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八章 独闯王府,行刺成功
2019-07-07 16:29:04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司马长风又笑了,道:“你虽然是我的手下,受的却是晋王的俸禄,护送证据的事即使没有我的命令,你们还是要上路的。”
  萧展鹏点头。司马长风道:“这不是谁的责任,是事实,一切由魏大中安排,包括晋王在内,我只是洞悉先机,摆脱魏大中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你也知道天衣中途必定会出击,我们此行实在很危险。”
  “夺回证据是志在必得,天衣的出击在所难免,魏大中也已作好了安排,你们除非有意摆脱晋王,不再为晋王卖命,否则还是免不了此行的凶险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你其实可以告诉我们真相。”
  司马长风笑笑:“我只问你们是否一心效忠晋王,是否会因为我的不受重用而离开晋王?”
  萧展鹏道:“应该不会。”
  司马长风大笑:“这就是了,你们虽然是我的手下,效忠的到底是晋王。”
  萧展鹏看着司马长风,心情那刹那突然有些混乱,他知道司马长风跟着要说什么。"
  司马长风果然接道:“现在只是晋王要利用你们引开天衣,不顾你们死活,绝不是我。”
  萧展鹏叹了一口气:“你难道不可以告诉我们真相?”
  “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保护自己的权利,我不甘心不受重视,可不知道你们的感觉。”
  “也不知道昆仑奴?”
  司马长风一怔:“我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昆仑奴,可是我要维护他,不难引起晋王的怀疑,既然他的命是我救回来的,为我而送命又有何不可?”
  “你这样说我没有话可说了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留在这里?”
  “等我?”萧展鹏不由问。
  “不一定是你,每一个可能活下来的人,但若是魏大中的秘密没有泄露,我可能要等上一段颇长的时间。”
  “回来的若是昆仑奴?”
  “他不会有话说的。”
  “好像他那样忠心的人不多。”
  “那是愚忠,我需要这种愚忠的人,但他不随你们去,晋王是必怀疑我。”
  “可惜他已经死去,不能够回来。”
  “回来他也不会找我算账的。”
  “你知道他是为什么死亡?”
  “因为我的命令他才会效忠晋王,他虽然为了晋王的事牺牲,我得负全部责任。”司马长风一顿接道:“当然魏大中也难逃其责。”
  萧展鹏叹息,事实昆仑奴若不是追魏大中那只信鸽,根本不会送命,而魏大中只要表明态度,也根本不会有这种误会"
  等了一会,他又问道:“回来的若是天衣?”
  “这一战在所难免,不是他死,便是我亡。但他若是知道事实真相,是必不会全力以赴,而大战之后,以你们的身手,他纵能幸免,也难免受伤,而我以逸待劳,自是必胜。”司马长风笑问:“天衣到底是怎样子的一个人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萧展鹏这样回答。
  “他既然已经倒下,你难道完全没有兴趣不想看清楚他的庐山真面目?”
  “兴趣是有的,可是我根本不能够肯定他是否天衣。”
  “是么?”司马长风怀疑的。
  “他若是真的天衣,应该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而且我们也不可能有这许多人活下来。”
  “除了你,还有什么人?”
  “蟋蟀飞燕都平安无事,那个天衣的身手并没有传说中的厉害。”萧展鹏话说来半真半假,目的当然也就只是要司马长风相信,天衣还存在。
  司马长风疑惑的看着萧展鹏:“他们怎么不随你一齐进来?”
  “这是我个人的事,必须由我个人来解决。”萧展鹏摇头:“要他们北上护送证据,已经是有些过分的了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不象是会说谎的人,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话?”
  萧展鹏佯装一怔:“哦?你以为我在说谎?”
  司马长风笑了笑:“是否说谎,要清楚并不是一件困难事。”
  萧展鹏冷冷道:“你尽管去弄个清楚明白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谢方平他们回来,总会有一个清楚明白的。”
  “他们绝不会回来的。”
  “已经倒在天衣手下?”
  “他们已经知道你投靠燕王的秘密。”萧展鹏摇头:“消息是由昆仑奴得来的,只有他才可以追上信鸽,可惜他不知道追回来的消息是让大家清楚你的秘密。”
  “道听途说,有什么能够证实?”
  “燕王南下与你会面,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大家都已经清楚明白。”
  司马长风皱上眉头,萧展鹏所说的他实在难以肯定是否事实。
  萧展鹏接道:“我这次回来,原是要痛骂你一顿,可是现在提不起兴趣了。”
  “什么原因?”
  “我原就不是做这种工作的人,一切都想得太美好,现在终于发觉到底是怎么回事,从此摆脱这种工作,应该是值得高兴的。”
  “你做了这么多年官,难道就甘心就此放弃?”
  “不放弃也得放弃,我只得一条命,再留下来不难又再被出卖,一个人的运气不会是永远那么好的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听你的口气,对这方面多少还有一点儿兴趣。”
  “那只是你的感觉而已。”萧展鹏一个哈哈:“燕王晋王,一个比一个厉害,谁还提得起兴趣。”
  “花了这许多时间,就此放弃?”
  “现在放弃最底限度我还有朋友,再下去连朋友也没有的了。”
  司马长风继续道:“你可以考虑清楚的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不用了,留下来而且还要面临天衣的死亡威胁。”
  司马长风接问道:“你们将那个天衣击杀在什么地方?”
  “顺天侯府东行三里一个丛林内,你可以去看看到底是否真正的天衣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会去看的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祝你好运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回来只是要跟我说这些?”
  “也主要弄清楚你是否背叛晋王,现在事实证据倶在,够清楚的了。”
  “然后你准备替晋王复仇?”
  萧展鹏摇头:“我也绝不是那种愚忠的人,只是不清楚事实真相,实在有些不甘心。”
  司马长风有些奇怪的道:“我以为你会因为受骗而生气,找我拼命。”
  “若是我的朋友因此而身遭不幸,我会跟你没完没了,现在这种情形下,正好借这个机会退出官场,从此不再与官场中人接触。”
  “你本来就无意于官场。”
  “现在总算如愿以偿。”萧展鹏目光一转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要听的是老实话,不是老实话不说也罢。”
  萧展鹏淡然一笑:“我说的你既然不相信,那也就算了,反正天衣很快就会出现。”
  司马长风笑笑:“那么,我等他出现好了。”
  萧展鹏又是一句:“祝你好运。”转身举步,往外走去,头也不回。
  司马长风看着他离开,突然拔剑,“呛郞”龙吟声中,剑光匹练也似射向萧展鹏背后。
  萧展鹏没有理会,脚步反而停下来,剑尖也就在距离他背后一寸处停下来。
  司马长风剑一顿,冷笑:“你知道我的手只要往前一伸,剑便可以刺进你的后心?”
  萧展鹏很冷静的道:“我的存在对你可以说毫无影响,你没有杀我的必要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有没有影响只有你才明白。”
  “若是连这一点你也不明白,我们也可以算是白认识一场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真的对官场已毫无留恋?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所以留在晋王府到现在,除了先父的影响,便是你的关系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到现在你仍然不明白我的处境。”
  “我完全明白,也明白你的为人。”萧展鹏失笑:“我们还是就此分手,以后不见面的好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以后你有你退隐山林,我忙着做我的官,见面的机会是没有的了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也许很快我便会忘记这件事。”
  “一个人要记忆一些事情固然有困难,但要忘记一些已经记忆的事情却更加不容易。”
  “我会尽力一试。”
  “你果然很了解我。”司马长风终于放下剑:“我也的确没有杀你的必要。”
  “你平日教我们对敌人要心狠手辣,以绝后患……”
  “对敌人的确是应该这样。”司马长风摇头:“可惜你不是敌人。”
  “这实在可惜得很。”萧展鹏冷冷地道:“一直以来我都想清楚一试你的身手,看看你的本领是否在我之上。”
  “现在当然没有这个必要了。”司马长风道: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你的身手实在很不错,但若是平日,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萧展鹏接道:“因为我没有你那么狡猾。”
  “可以这样说,飞燕兄妹若是有什么不测,方才你动手杀我,一定可以击倒我的。”
  “这是说我们之间的武功相差不远。”萧展鹏道:“可惜不能证明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不想做没有意思的事,我也是的,总之,就当你已经将我击倒好了。”
  萧展鹏笑了笑:“能够安全离开这里,在我来说,已经是得胜了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若换是我,不一定有这个胆量,所以说你胜了我也无异议。”
  萧展鹏问:“你可是要送我离开?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不送也罢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也是这意思,可是你一定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,我也无可奈何的。”
  司马长风打了一个“哈哈”,手一翻剑入鞘,萧展鹏没有理会,继续往前行。
  司马长风没有再追前,剑也没有再出鞘,冷冷的目送萧展鹏离开晋王府。
  到萧展鹏消失不见,他才收回目光。
  风吹叶落,司马长风看着叶落,心头突然亦变得萧索起来。
  萧展鹏到底有没有说谎他不知道,以他认识的萧展鹏,应该所说的都是事实。
  天衣若是仍然生存,到现在一定已清楚事实真相,下一步的行动应该就是来对付他,而将会采取什么手段,则是只有天衣才清楚。
  若是出击萧展鹏等人的不是真正的天衣,那么天衣必然不是他所预料的那样,手下已没有可用的人,而且他还有几个得力的心腹。
  相反他则是一个可用的人也没有,这早已在他意料之内,萧展鹏纵能幸免,在知道事实真相之后,一定也不会再为他效命。
  所以萧展鹏的态度他一些也不觉得意外。
 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萧展鹏判断错误,他们所杀的是天衣本人。
  心念一动他的身形立即拔起来,往外疾掠了出去,掠过院子,掠向萧展鹏的去向。
  追踪萧展鹏,一切便有一个明白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第九章 兔死狗烹,政客末路
上一篇:
第七章 剪除天衣,奋不顾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