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四章 各为其主,悍不畏死
2019-07-07 15:53:27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一天过去,路上并没有什么不妥,豹组十二个杀手的追踪监视果然是老到,并没有露出破绽引起萧展鹏他们的怀疑。
  入夜,豹组的杀手便散开,经过一天的追踪,他们已确定萧展鹏他们行走的路线,那与曹升送出来的消息完全一样,所以他们可以暂时放弃追踪监视,安心休息,准备第二天采取行动。
  袭击的行动由天衣拟定,由豹组的头儿执行,确定了萧展鹏他们的行动才宣布。
  豹首绝无疑问是天衣的心腹。
  他们聚在这里,由豹首宣布天衣的计划,等到每一个人都明白计划的细节,随即散开。
  没有必要,他们都不会聚在一起,万一有什么变化,聚在一起便会全军覆没。
  天衣算无遗策,可是与晋王交手以来,虽不是每一次,但大都是落在下风,也所以更加小心。
  这一次,他的计划更加完整,可是人算到底不如天算,他到底不是一个真正的天人,没有能知过去未来的本领,仍然漏算了一件事。
  豹组之内也有内奸。
  豹组虽然由他一手组成,但挑选人手方面,还是有其他的杀手选拔,那当然是武功好,一向也有很好表现的杀手。
  内奸是豹尾,一个中年人。
  豹尾在为进豹组之前是蝎组的头儿,由蝎尾升到蝎首已经不是一件容易事,蝎组全组覆没,而只剩他生存下来,当然也不简单。
  天衣并不知道豹尾是在魏大中的仔细安排下进入蝎组的,蝎组的覆没完全是由于豹尾的暗通消息与晋王的人里应内合。
  那一战的惨败,天衣却是知道的。
  豹尾回来的时候身上大小二十七处伤,若换是别人早已经倒下,豹尾能够支持着回来,可见的确是身手不凡。
  更重要的是豹尾负伤回来,还带来一个珍贵的消息,也因为那个消息,狼组的七个杀手及时取消一项袭击行动,幸免于难。
  天衣也就更加相信豹尾了,也因而才将他编入豹组,当作心腹。
  豹尾仍然保持冷静,一些不重要的消息绝不放出,等待时机,以避免天衣的怀疑。
  天衣开始的时候的确在观察他,有些消息完全是假的,也有些半真半假。
  豹尾的冷静,完全赢得天衣的信任,然后他发觉豹组几乎是完全没有行动,只是一次接受严厉的训练考验,也所以他更加肯定豹组的确是天衣的心腹,除非不出动,否则必定是惊天动地的行动。
  事实证明的确是这样,令他最放心的还是他知道天衣对自己已完全信任,可以放心将消息送出去,无须顾虑,当然他仍然会极尽小心。
  这些日子不是他已经完全清楚豹组每一个杀手的性格,在大家散开之后,他原地潜伏了半个时辰,肯定每一个杀手都已离开他才离开。
  在他离开之前已经在附近留下了暗记,暗示天衣厉害的杀手将会在前面的树林采取袭击行动,暗示晋王的人小心避开。
  他并不知道晋王这一次出的是什么人,单从天衣的审慎,又出动他们这一批杀手,已想知事态的严重,也想象得到其中必然有魏大中的心腹,可以明白自己留下的暗记知所趋避。
  留下了暗记,他仍然不放心,再在前面路上再留下暗记,警戒晋王的人更小心。
  豹尾可以说费尽心思,极尽所能,推测也没有错误,也只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  魏大中这一次也可以说是弄巧反拙,他满肚子计划一心只想将天衣导入歧途,好使晋王收集的证据能够安全送到使者手上,却忘了豹尾的存在,也忘了豹尾并不知道晋王府方面的情形,看见晋王的人踏入陷阱,当然会提出警告。
  看得懂那些警告暗记的也就只有他的人,而他们能否阻止萧展鹏的决定也就得看萧展鹏对他们的信任。
  萧展鹏既然已立下决心,能够影响他的人当然也就只剩下一个司马长风。
  豹尾的警告对萧展鹏来说可以说是一些作用也没有,魏大中的人提出警告,也难以启齿,话说了非独没有作用,反而引起萧展鹏的怀疑。
  第一个发现豹组杀手留下警告暗示的不是别人,就是谢方平。
  第二个是丁磊,这个人竟然也是晋王的手下,魏大中的心腹。
  他与谢方平也当然彼此明白,没有秘密,各自发现暗记,互看一眼,便有意无意倒退到一旁。
  谢方平随即一声低呼:“小丁,你看怎样?”
  丁磊沉吟:“是豹方来的消息,绝不会错的了。”
  谢方平叹了一口气:“我只是想知道你会怎样说服不让他们踏进陷阱。”
  丁磊道:“有命令吩咐我们小心,保护萧展鹏。”
  谢方平冷冷的看一眼丁磊:“我们方面不是也有踏进陷阱的可能?”
  “当然——”丁磊目光一闪:“除非我们现在离开,不再走下去。”
  “那不是坏了大事?”
  “豹方面大概也想不到大爷会这样安排。”丁磊沉吟着:“但无论怎样安排,天衣的截击是在所难免,除非他早已看破我们的企图。”
  “也是说天衣的出现反而是一件好事的了。”
  “按照原定计划,我们应该穿林而过,豹方面来的消息也就是豹方面会全力出击。”
  “豹一组比狼一组更凶悍,突然袭击不是我们所能够应付得来。”
  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唯有暂避其锋好了。”
  谢方平苦笑:“这是好办法,问题只是我们怎样说服萧展鹏。”
  “当然不能够告诉他事实。”丁磊亦苦笑:“那告诉他什么?”
  谢方平沉吟着:“总要一说的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萧展鹏一无所觉,一路走来都是那么安全,并无意外,所以谢方平丁磊对他提及改道,他实在是有些奇怪。
  “这条路有什么不妥?”他当然提出这个问题。
  “路虽然好走,可是弯路绕得太多,若是改走别的路,可以省许多时间。”谢方平只有提出这个理由。
  丁磊看见萧展鹏没有反应,连忙帮腔:“而且也安全得多。”
  “这条路难道不安全?”萧展鹏接问道。
  丁磊连忙摇头:“路上安全的,只是没有那条路好走。”
  “头儿安排我们走这条路,当然有他的道理,一路上既然那么安全,也就不用改变了。”萧展鹏随即展开司马长风的地图。
  那是一部很详细的地图,每一个地方都有注明是什么地方。
  谢方平丁磊看着怔在那里,看那副地图的详尽,他们便知道要说服萧展鹏放弃原定路线是没有可能的事。
  萧展鹏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人,随即问:“你们要怎样走?”
  谢方平目光一闪,手指落在地图上:“我们可以由这里开始……”
  萧展鹏立即摇头:“由这里到你说的那儿,可是先要走许多弯路,浪费许多时间。”
  谢方平一怔,萧展鹏接道:“由那儿开始,到目的地亦是要许多转折。”
  丁磊摇头道:“不一定,我们可以由这儿抄捷径,便可以省去那些转折。”
  萧展鹏笑道:“抄捷径还不是回到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的前面,与我们由这里继续前行,有何分别?
  蟋蟀随插口道:“非独没有分别,而且要走一段冤枉路。”
  丁磊怔住,谢方平看了他一眼,叹了一口气。
  萧展鹏对那张地图显然已经滚瓜烂熟,周围的情形非常清楚,除非他们也都很清楚,而且能够证明所采取得路线的确比萧展鹏走得更迅捷。
  在他们来说这却是没有可能的事,对周围的情形他们非但不熟悉,也没有一份那么详尽的地图可供参考。
  肖展鹏接问道:“你们建议我走那条路当然有你们的道理。”
  谢方平马上摇头:“只是印象中觉得那条路比较好走。”
  丁磊随亦道:“萧大哥提不起兴趣改变,我们继续走下去好了。”
  谢方平冷笑:“萧大哥一定要走下去,难道还有什么人敢去反对?”
  丁雷很自然的应一句道:“当然不会有。”
  萧展鹏也不是笨人,知道二人话中有话,应道:“我不是蛮不讲理的人,可是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,不能够说改道便改道。”
  谢方平看一眼丁磊,说道:“听到了,我们没有适当的理由,怎能够随便提供意见?”
  丁磊没有做声,谢方平又说道:“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妥才提出改道,在哪儿不妥?我却又说不出来。”
  萧展鹏目光转到谢方平面上,有些奇怪的:“我就是到现在仍然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  谢方平摇头:“每当有危险迫近的时候,我就会有这种感觉。”
  萧展鹏淡然一笑:“每当危机降临的时候,我也有感觉的,可是现在我没有。”
  谢方平没有做声,丁磊忍不住道:“你每一次的感觉是否都是那样准确?”
  萧展鹏道:“大都是,所以我能够活到现在。”
  丁磊冷笑道:“希望你这一次的感觉也是这么准确,化危为安。”
  萧展鹏微笑:“只要大家同心合力,即使怎样的危险也可以安全度过。”
  丁磊道:“这话是不错。”
  萧展鹏接道:“怕只怕我们之中有内奸存在,早已知道我们的行踪。”
  丁磊没有做声,谢方平目光一闪,道:“的确只有内奸防不胜防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若非内奸暗通消息,头儿也不会遇袭受伤。”
  丁磊淡然道:“天衣身手不凡,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够应付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头儿武功智慧也不是一般人可比,若非天衣有内应,里应内合,要暗算他?谈何容易。”
  谢方平插口,说道:“我们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,内奸什么总会有一个清楚明白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这我绝对相信,天下间也没有永久的秘密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事实是这样。”
  丁磊接道:“目前我们只有尽力将文件送到使者的手上。”
  萧展鹏颔首道:“我是希望大家都尽力。”
  谢方平丁磊也没有再说什么,一旁闪开,蟋蟀高欢等到他们退开才问萧展鹏:“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  萧展鹏道:“就是改道这么简单。”
  “原因却是说不出来。”蟋蟀摇摇头:“我看这两个人有些可疑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你看着他们。”
  蟋蟀目光转向昆仑奴:“没有其他人可以做这件事?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可以信任的,除了你与飞燕,便得一个昆仑奴。”
  蟋蟀不由打了一个哈哈:“这个昆仑奴倒是值得信赖的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只要你与他和平相处,我便放心了。”
  蟋蟀道:“你放心好了,在事了之前我不会跟他太冲突的,最多给他一点小麻烦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连这一点也不给可以不可以?”
  蟋蟀道:“我就是答应你也没用,兴趣一来还是会忘记的。”
  萧展鹏摇头,目光转向飞燕,飞燕笑了一笑,道:“他不肯答应你也一样不肯答应我。”
  蟋蟀接道:“别的事她不清楚,我这个脾气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。”
  萧展鹏无可奈何的一笑:“总之你小心,别在不适当的时候开玩笑。”
  蟋蟀道:“若是连这一点聪明智慧也没有,怎能够干这种大事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第五章 彼此疑心,互相猜测
上一篇:
第三章 孤注一掷,出动豹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