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四章 各为其主,悍不畏死
2019-07-07 15:53:27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谢方平看着蟋蟀追踪昆仑奴离开,立即把握机会,悄然离开。
  联络的地方距离他们歇息的树林并没有多远,是一个驿站,负责人易冲,是魏大中的心腹,一个中年人,表面上看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练家子,适如其份。
  他知道萧展鹏一伙的行踪,所以谢方平出现,他一些也不觉得奇怪。
  谢方平开门见山,随即告诉他豹尾的事,易冲一听立即摇头叹息:“豹尾是我们的主要卧底,没有了他,我们根本不可能再得到有关天衣方面的消息。”
  谢方平接道:“我就是担心大爷不知道,等候豹尾的消息。”
  易冲笑笑:“豹尾既然死了,又怎还会有消息给我们?”
  谢方平道:“豹尾的秘密到现在是否仍然不为天衣所知,我们还是不清楚。”
  易冲笑容一敛:“你是担心豹尾的身份已经被天衣揭穿,这一次的袭击其实是一个圈套?”
  谢方平道:“表面上看来应该不是,但细想之下,亦不无可能。”
  易冲道:“我不明白。”
  “从豹尾得到的消息,豹组是天衣手下最厉害的一组,可是来势不外如是。”
  “所以你怀疑豹组并不是豹组。”
  “这豹尾应该知道的,除非豹组里的成员彼此都互不认识。”
  “不无可能,但亦有一个可能,豹尾对豹组的分量过分强调。”易冲又淡然一笑:“没有人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是不重要的。”
  谢方平一怔,道:“我看豹尾不是这种人。”
  易冲道:“我也只是胡乱揣测,但正如你们说除非天衣早已有所安排,又或者豹组的确就是这许多本领,否则没有理由这么容易给击败。”
  谢方平沉吟着:“其实也不是怎样容易的。”
  “但既为天衣的心腹,全力一击之下,应该有一定的威胁。”易冲说道:“以你所说,你们都是并不太过困难便将之了结。”
  谢方平不由又道:“我们对付狼组的时候,一样是不太困难。”
  易冲看着他笑了:“你现在是什么心情?”
  谢方平一怔,摇头:“这的确是一般人的毛病,为了强调自己的本领,纵然是易事,也强调并不容易。”
  易冲道:“我当然是希望豹尾也是这样。”
  谢方平又摇头:“希望就是了。”
  易冲到道;”否则豹尾的底细已经被天衣揭破,天衣一定会把握机会,利用豹尾去引开我们的注意力。”
  “萧展鹏本领很好,他叫来的朋友也不错,还有那个昆仑奴,其实豹组失败,也不是不无可能的事。”
  “那个萧展鹏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到现在我也瞧不透。”
  “大爷觉得这个人不像是盲从附和的人,可能还不清楚司马长风的底细。”
  “司马长风的底细,我们难道又清楚了吗?”
  易冲摇头,苦笑了一下:“当然还未清楚,否则也不会这样麻烦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我曾经跟踪这个人,可惜最后还是被他摆脱了,不知道他屡次深夜离开王府,所为何事。”
  易冲道:“大爷好像一直都不放心这个人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有时我也觉得也许是大爷过虑,这许多年下来,他都没有什么不妥。”
  易冲道:“大爷对相学很有研究,早已看出这个人是反骨之相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会不会看错?”
  易冲道:“到目前为止,好像还没有,大爷有时候简直就是料事如神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希望他就是没有看错,我监视司马长风下来,总是觉得他并不太坏。”
  易冲道:“这是主观。”
  谢方平接道:“他的手下好像萧展鹏昆仑奴也都是一直在拼命。”
  易冲道:“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  谢方平摇头:“不知怎的,我就是总觉得大爷处理这件事有些错误。”
  易冲奇怪的看着他:“这种话不是你说的?”
  谢方平一怔,苦笑:“我也奇怪怎会说这种话,这种话我的确不应该说的。”
  易冲摇头道:“幸好你是对我说,否则可就麻烦了。”
  谢方平苦笑:“你当然不会将这番话转告给大爷。”
  易冲道:“我不是这种人,只是这种话你以后的确不要再多说。”
  谢方平只有苦笑事实,他的确奇怪,以他的为人的确不会说这种以下犯上的话,可是那刹那他就是有那一股冲动,觉得如骨在喉,不吐不快。
  易冲接道:“你应该回去的了。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个豹尾,不想再损失一个谢方平。”
  谢方平脱口道:“我算得是什么?”
  “错了,大爷一直告诉我们,众志成城,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。”易冲说的很认真。
  谢方平不由又苦笑,魏大中果真是这个意思,更加就要争取萧展鹏司马长风。
  易冲好像看到谢方平心深处,笑了笑:“大爷一切自有主张。”
  谢方平点头,易冲接道:“我们既没有能力改变一切,除非不再追随这个人,否则有些事情还是要接受的。”
  谢方平不由又点头,易冲又道:“你这个人的运气也很不错。”
  “最低限度,我遇上的都是很不错的人。”
  易冲微笑,说道:“即使不是我,你这番话传进大爷耳中,大爷也不会有反应的。”
  谢方平笑笑道:“大爷学究天人,若是听信闲言改变主意,未免太对不起自己了。”
  易冲道:“不错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我也要回去的了,说不定萧展鹏现在已发觉我的离开。”
  易冲笑说道:“你以为他会有什么反应?”
  谢方平道:“他应该已经对我们动疑,可是暂时又不想采取行动。”
  易冲道:“你应该有你的理由。”
  谢方平笑道:“若是这也要易大哥操心,也枉为大爷的手下了。”
  笑语声未落,一声惨叫便传来。
  易冲谢方平面色一变,第二声惨叫接又传来。
  “看来是你的行踪已经泄露了。”易冲目光一转,探手抄起了旁边的一个算盘。
  那是铁打的,也是易冲的独门兵器。
  谢方平伸手抓着剑柄,摇头:“我已经极尽小心,除非蟋蟀的追踪昆仑奴是一个陷阱。”
  易冲叹息:“现在是解释不来的了,我曾经吩咐,无论是什么人闯进来,若提不出暗号,格杀勿论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那他们必定全力出击,来人当然一定会有所误会。”
  易冲嘟囔着说道:“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什么人也好,能够闯进来的,一定不会简单,易大哥还是离开为妙。”
  易冲尚未答话,门便已被踢开,萧展鹏高飞燕双剑疾冲进来。
  谢方平面色一变,挡在易冲面前,接一声:“走——”
  易冲摇头:“走不了——”
  萧展鹏飞燕身形展开,左右截住了去路,谢方平目光再转,叹息:“都是属下坏事。”
  易冲淡然一笑:“有些事情早一些知道总是好的。”
  谢方平目光转向萧展鹏,方待开口,萧展鹏已道:“我早已留意你的了。”
  谢方平一皱眉,道:“蟋蟀是一个圈套?”
  萧展鹏道:“兵不厌诈。”
  谢方平道:“也许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没有。”
  谢方平试探着道:“我们是顺天侯的人。”
  萧展鹏冷然一笑:“这并不值得奇怪,我们早已清楚,只是没有确实证据。”
  谢方平不由问:“你们是早已准备对付我们的了?”
  萧展鹏道:“当然。”
  谢方平目光一转再转,轻喝一声,道:“易大哥!快走。”长剑紧接出鞘,挡在易冲面前,冲杀前去。
  萧展鹏一剑横截,高飞燕随即扑向易冲,不等她扑到,易冲的铁算盘一抖,五颗铁算珠已疾射前去。
  飞燕一剑挡开,易冲算盘随机冲上,尚未冲到,萧展鹏已弃下谢方平掠至,剑刺易冲。
  谢方平方要冲上,飞燕剑已划至,他无暇理会,与飞燕交手一剑,又截击萧展鹏,他知道易冲的地位比自己重要,舍命也要保护易冲离开。
  易冲当然明白谢方平的意思,却也明白由于谢方平这样做,萧展鹏更不会轻易罢手,可是在这个时候,说什么也没用的了。
  谢方平完全不明白,由于他这种行动令萧展鹏更觉得易冲的重要,看见萧展鹏全力向易冲进攻,亦发狂的冲前,挡在易冲面前。
  他是准备拼了性命要保护易冲离开。
  易冲不喜欢谢方平这样做,可是谢方平一定要这样,也无可奈何。
  谢方平这样横挡在他身前,无疑是影响了他的动作,使他的铁算盘施展不出。
  萧展鹏飞燕双剑齐展,谢方平根本就不是对手,不到片刻,身上已穿了几个血洞,倒在易冲身前,临时之际还来一句:“易大哥,我已经尽了力。”
  易冲不禁有些啼笑皆非,目光及处,摇头:“这是愚忠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应该与你配合,各自采取行动,先将消息送出去。”
  易冲道:“应该是这样的,可是我也不能不承认,好像他这种人也不多。”
  “的确不多。”萧展鹏剑指易冲:“你是不是这种人?”
  易冲笑了:“他可以为我死,我可以为顺天侯死,你说是不是?”
  萧展鹏接问:“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?”
  “只有废话。”易冲大笑,身形冲天而起,铁算盘一阵乱响中,算珠急射向萧展鹏高飞燕。
  萧展鹏一剑展开,将算珠拨下,易冲手中铁算盘的框子已抖得笔直,一条铁棒也是击来。
  萧展鹏剑迎上,飞燕一旁亦掠至,双剑合击。
  易冲的本领绝无疑问在谢方平之上,但比起萧展鹏仍然有一段距离,再加上一个飞燕,更加就招架不住。
  飞燕武功虽然没有萧展鹏的好,但到底聪明,剑施展开来,完全能够配合萧展鹏的攻势,助长萧展鹏剑势的凌厉。
  易冲也是在拼命,可是铁算盘的框子施展不开,处处被萧展鹏飞燕双剑控制,要拼命亦拼不来。
  萧展鹏飞燕步步进迫,一直将易冲迫到墙角,双剑过处,虽然刺不中易冲,亦在墙上穿了一连串剑洞。
  易冲应付的很吃力,但仍然苦撑,萧展鹏也是有意要将他迫到绝境才问:“这是你最后机会,是否愿意跟我们合作?”
  “废话——”易冲暴喝一声,奋力一击。
  这一击早已在萧展鹏飞燕意料之内,双剑交剪,恰到好处,将铁棒剪为两截,随即展开,左右插向易冲的双肩,意图将易冲双肩穿透。
  易冲看在眼内,眼中一阵绝望之色,与之同时,手中一截铁棒,插向自己的咽喉。
  这一下来得既迅速,又突然,萧展鹏飞燕要抢救已经来不及,他们只有看着易冲倒下。
  飞燕不由自主偏过半身,萧展鹏看着易冲倒下了,才回过身来。
  “我实在不明白。”飞燕的确有些不明白,易冲对自己的生命竟然一些也不留恋。
  萧展鹏淡然的说道:“他那些手下既然一个个都悍不畏死,他这个头儿当然亦是。”
  飞燕道:“生命对他们来说完全是不重要的?”
  “也许他们觉得这样做更有意义。”萧展鹏沉下声道。
  飞燕没有做声,悄然往外走,萧展鹏没有跟上去,在室内搜索了一遍,虽然他知道以易冲那种人一定会小心处理一切事情,绝不会将什么线索留下来,他仍然存着希望,不肯轻易放弃。他当然失望,也若无其事的走出院子。
  飞燕守在院子内,看见萧展鹏出来,摇摇头。
  “找不到什么?”
  萧展鹏有些无可奈何道:“还是要找的。”
  飞燕道:“我明白,只要有一分机会,你们都绝不会放弃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也只是这一段日子。”
  飞燕偎进萧展鹏怀中:“一定的。”
  萧展鹏感慨地叹了一口气,这种日子他也是觉得太紧张、太凶险,可是他也是那种人,只要是有意义又答应去做,无论如何他都会尽力,死而后已。
  飞燕当然不会明白,只是有时感触太多,难免有些话冲口而出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第五章 彼此疑心,互相猜测
上一篇:
第三章 孤注一掷,出动豹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