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五章 彼此疑心,互相猜测
2019-07-07 16:19:57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鸽子一般都没有辨认,顺天侯府魏大中养的信鸽也是,只是鸽腿上多了一根铜管。
  昆仑奴不错目光锐利,但要他立即分辨出来,还是很难的,看见那只信鸽,他还是追了出去,只因为他非独看见信鸽,还看见放信鸽的魏大中。
  他正在萧展鹏一伙居住的院落的瓦面上,这样做他目的只是要看清楚周围的环境,却意外的看见魏大中与童路。
  相距有一段距离,他看不见魏大中和童路的神情变化,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但鸽子由他们手中飞出去,他却是绝对肯定。
  鸽子也正向他这边飞来,他当机立断,立即跳下瓦面,往外疾奔了出去。
  萧展鹏迎面走来,一见立即问:“什么事?”“信鸽——”昆仑奴冲口而出,这些简单的语言他是说得来的。
  萧展鹏没有再问,昆仑奴也没有再说什么,发足狂奔,其急如箭。
  蟋蟀也就在这时候一旁转出来,看见昆仑奴这样狂奔,也有些奇怪,方待打个招呼,昆仑奴已破口大骂一声,一拳迎面击去。
  蟋蟀也可谓反应灵敏,偏身避开,下意识便要还手,萧展鹏已掠至,伸手按住他。
  “这个小子又在干什么?”蟋蟀接问道:“若是要跟我再较高下,可是大大欢迎。”
  萧展鹏摇摇头道:“他是去追那只信鸽。”
  “信鸽?”蟋蟀一怔:“难怪他看见我这样紧张,这个小子也是,什么时候?我怎会再跟他开玩笑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可不是这样想。”
  说话间,那只鸽子已从上空飞过,蟋蟀看在眼内,笑了笑:“我倒是不怀疑他是否追得到那只信鸽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据说若非你阻挠,上一次他已经可以将那只鸽子抓住的了。”
  “这可是事实,否则他也不会看见我便这么生气。”蟋蟀摇头:“这个小子的两条腿也不知什么做的,跳跃奔跑不是一般人能及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没有练过轻功什么,可是轻功再好的人也没有他那这份耐力。”
  蟋蟀道:“可不是,我轻功绝无疑问在他之上,但一番施展下来,总要歇息一下,他却是完全不用歇息的,跑上个三五七天好像也没有问题。”
  “胡说——”萧展鹏道:“三五七个时辰才是。”蟋蟀道:“你又没有看见他跑上三五七天,怎知道他不成?”
  萧展鹏笑笑:“我就是忘记了你喜欢抬杠。”
  蟋蟀接问:“那只鸽子是什么人放出去的?”
  萧展鹏摇头,说道:“这要他才清楚了,他整个早上东跳西跃,瓦面上走来走去。”
  蟋蟀再问:“会不舍是魏大中放出去的?”
  “即使不是由魏大中亲手放出,也一定是他的主意。”萧展鹏道:“这个时候放出去的一定是重要的消息,不是要对付我们,就是要对付那个使者叶安。”
  蟋蟀道:“不是说叶安身份特殊,不会有人敢对他胡来?”
  “话是这样说,到要紧关头,天知道天衣方面会有什么行动?”
  蟋蟀想了想,说道:“我实在不明白,魏大中若是心存不轨,到底又是哪方面的人?”
  萧展鹏道:“难说,很有可能他是天衣的心腹,亦不无可能他就是天衣。”
  蟋蟀又说道:“传说中的天衣本领高强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若是我没有看错,他应该是一个内家高手。”
  蟋蟀道:“我也看出他的眼神有异一般,全身上下充满一种无形的劲力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所以我才有此怀疑。”
  “他若是天衣,要杀晋王岂不易如反掌?”蟋蟀笑了笑:“你说他的女儿就是晋王的妃子。”“也许他有什么顾虑,又或者燕王与他方面还有什么未达成妥协。”
  “你想得太远了,”蟋蟀道:“我就是只想到他要杀晋王应该很容易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也没有说不是,他的女儿一向得宠,要下手的确轻而易举。”
  蟋蟀道:“我不喜欢费心思,可是这件事,我实在不明白。”
  萧展鹏苦笑一下,道:“我也是,好像除了我们、除了天衣,另外还有一些在干着什么?”
  蟋蟀道:“晋王除了燕王,还有什么仇敌?”
  萧展鹏道:“这我也不清楚,晋王据说可以得传王位,这个王位当然是很多人要谋夺的。”
  蟋蟀道:“这可就麻烦了,解决了燕王,还有其他王,什么时候才罢休!”
  萧展鹏正色道:“我可是不管那许多,燕王之后,我便退出。”
  蟋蟀笑说道:“那便早该退出的了,既然不单止燕王,事情开始便已是没完没了。”
  萧展鹏又正色道:“这还关系司马长风……”
  蟋畔截着道:“你不用多说,我是明白的,但愿事情快些解决,了却大家的心愿。”
  萧展鹏点头:“应该很快的了,叶安咋夜也曾跟我谈过,皇帝是喜欢晋王的多,只是晋王与燕王比较起来,燕王是显得更英明勇武果断。”
  蟋蟀道:“这可是要他才清楚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是皇帝身旁的红人,应该很清楚皇帝的心情的。”
  蟋蟀道:“他那么说可见得晋王继承王位的希望其实并不大,还要看燕王的表现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但这批证据若是落在皇帝手上,燕王便完了。”
  “看来晋王也不是一个好东西,懂得暗中收集证据,对付燕王。”
  “也是被迫这样做。”萧展鹏话没说完,突然摇头:“但是否被迫我可也不能够肯定。”
  蟋蟀谠道:“你能够肯定的只是晋王管理之下,地方太平,大家都生活得很好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这是事实。”
  蟋蟀道:“燕王地方的人生活又怎样,你是否清楚,又曾否到过?”
  萧展鹏道:“没有。”
  蟋蟀道:“有关燕王的一切你全都是听回来的。”
  萧展鹏笑了:“不管怎样,我都是食晋王之禄,自然要替他担忧。”
  蟋蟀淡然道:“我担心的只是我的妹妹,还有她跟你的将来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不是已经决定了。”
  蟋蟀将他双手一摊:“那我现在只管替你快些将事情解决,好让你快些退出官场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看来不会再躭搁多久的了?”
  蟋蟀又问道:“你真的要护送叶安上京?”
  “不这样如何放心?”
  “不是说叶安身份特殊,没有人会伤害他?”
  “叶安只是一个特使,重要的是那些证据,天衣用不着伤害他也可以将证据夺去的。”
  “到天衣夺取证据的时候,叶安也相信不会拒绝。”
  “他未必拒绝得来,即使他不怕死,到必定要杀他的时候,天衣还是舍下手去杀的。”
  “我看他不是不怕死的那种人。”
  “所以索性保护他回到京城,了却心事,我也跟他说清楚的了。”
  “他怎样意思?”
  “当然赞成,看来他也知道此行十分凶险,明白我们的决心。”萧展鹏微喟:“只是你们要辛苦了。”
  “谁叫我们是这种关系。”蟋蟀接道:“你也看到的,飞燕为了你甚至于不惜拚命。”
  萧展鹏叹息一声,说道:“这种话你不用跟我说,我现在甚至后悔跟飞燕说这件事。”
  “飞燕若不是这种人,你可以后悔,既然她是这种人,除非她不知道,否则她还是要跟你在一起的。”
  萧展鹏摇摇头,说道:“这大家都清楚。”
  蟋蟀想了一想,忽然苦笑:“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噜囌,只是看见你总要噜囌一番。”
  “这是你太关心飞燕,并没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  蟋蟀道:“没法子,谁叫她是我的妹妹。”
  “我看她咋天也是太累了,到现在还不见她起来。”萧展鹏下意识往蟋蟀后面一望。
  “不是啊——”蟋蟀道:“方才我经过她的房间,敲门见没有反应,推开一看,人已经不在房间内,还以为她跟你在一起。”
  萧展鹏一皱眉:“我可是一直在这附近,没有遇上她。”
  “那跑到哪儿去了?”蟋蟀嘟哝道:“这个小丫头,就是没见过世面,什么都好奇,要去凑热闹,也不留句话,叫人这样子担心。”
  他说得轻松,萧展鹏一听却知道不是那回事。
  在未到来这里之前,他绝无疑问是很放心的,现在,一听知道飞燕不在,哪能不担心。
  现在到底是非常时期,虽然说天衣的手下伤亡殆尽,到底是怎样情形,没有人能够肯定,而无论如何,天衣仍然是存在,就是一个天衣,已不是飞燕能够应付得来的了,又何况树林的袭击,昆仑奴险些中伏,并不是天衣的所为。
  天衣的手下已经是那么难应付,若是天衣亲自出动,飞燕可以肯定绝对应付不来。
  证据与他们既然全都进入顺天侯府,天衣与他的手下追踪而来,窥伺左右,是绝无疑问的事。
  那片刻,蟋蟀的联想得很多,越想便越担心,萧展鹏所想的绝对不比他少,那份担心当然也不比他轻,只是他没有说出来。
  他实在想说一些安慰的话,却也实在说不出。
  蟋蟀反而说了:“以我看,一会她便会回来,用不着担心。”
  不等萧展鹏答话,蟋蟀又道:“这地方气派这么大,我们这种乡包子又怎会能不动心,不到处看看?”
  萧展鹏忍不住苦笑:“我们还是到处去找找,看她到底跑到哪里去?”
  蟋蟀看了萧展鹏一眼,没有再说话,转身往外走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第六章 假扮使者,混入侯府
上一篇:
第四章 各为其主,悍不畏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