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九章 兔死狗烹,政客末路
2019-07-07 16:31:59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燕王不由点头:“人就是这样,以为自己明白别人一定也明白。”
  司马长风接道:“我若是明白,总有很多办法让晋王死于非命,而最低限度,动手的时候也会蒙着脸庞,不让别人认出来。”
  燕王道:“现在很多人都知道,晋王是你杀的,所以我说你要是心狠手辣便该更彻底,鸡犬不留,那即使你离开的时候,路人看见,也不敢多作废话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甚至我应该将屋子烧掉。”
  燕王道:“现在来说当然是迟了,我也曾考虑如何补救。”
  “你就是不能够。”
  “这是我至为抱歉的地方。”
  “你应该抱歉的,因为这件事你实在欠我太多。”
  “的确太多。”
  “我杀晋王,别人只以为是我背叛,我到底都是晋王的人,不可能与你拉上关系。对,天衣才是你的手下,但是晋王府内死的人,没有一个是死在天衣的暗器下。”
  “还有,顺天侯府中也是你的人跟魏大中的人拼命,跟我拉不上关系。”燕王不由又一笑:“天衣最后出手,乃是在荒野。”
  “总之,你是完全置身事外,只要将我杀掉,一切便成为秘密。”
  “所以你怪不得我。”
  “伴君如伴虎。”司马长风长叹:“人无犯虎意,虎有杀入心。”
  燕王道:“机会我是给你了,你不懂得掌握,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  司马长风点头:“我现在真的死心了。”目光一转,又落在那袭天衣上:“以我的本颂,暂时已无须害怕任何入,又何必这样贪心,打那袭天衣的主意?”
  燕王道:“天衣无疑有它的吸引力,尤其是对你们嗜杀成狂的人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不能不承认若是那袭天衣穿在身上,的确如虎添翼。”
  燕王道:“看我花了多少时间才清楚你的一切,包括你的嗜好。”
  “那是因为你当我是天衣的大对头,准备以我取代天衣的地位。”司马长风冷笑:“所以你不能不清楚。”
  燕王道:“你却是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苦心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这实在抱歉。”
  燕王道:“现在不用了。”
  司马长风长叹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人在官场,情形却是更坏。”
  燕王道:“每一个人都有错,你当然也不例外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原则是很重要的,现在我还是难免一死,却死得既没有价值,还落得一个反叛之名。”
  燕王道:“这些话我听着难过,所以以后我更加会坚持原则。”
  “为求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?”
  燕王只是笑,司马长风接道:“你以为这一次的事有没有人知道?”
  “你意思是你已经作好了安排,一有不测便有人将事情公布天下?”
  司马长风接道:“这并不需要多大麻烦。”
  “问题只是你是否有可信的人,那个人又是否会替你卖命?”
  “你说呢?”司马长风反问。
  “没有。”燕王回答得很爽快:“我清楚你的出身,也清楚你的为人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晋王也是这样说。”
  “这当然有分别的,所以他失败。”燕王叹息:“我明白你的心意,只是希望在你倒下之前,留下几句惊心动魄的话,令我不得安枕。”
  司马长风面上冷笑,心头却是在发寒,他的确是想象萧展鹏那样,哪知道燕王却是不肯上当。
  燕王叹息着接道:“我也不问你还有什么心愿,因为你未必相信我会替你实行,九泉之下,无论如何也是一股冤气,不得安息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看来我什么也不需要说的了。”
  燕王道:“你当然是绝对不会甘心的,可惜除了动手之外,你已没有什么能够做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预早安排的人可以出来了。”
  燕王道:“需要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出来。”
  司马长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长啸声中,挺直了身子,鲜血随又从他的伤口冒出来,他浑身浴血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  燕王毫无反应的,在他身后的幔幕却在这时候分开,大群侍卫从幔幕后走出来,为首的几个一看便知道都是内外功兼修的高手。
  司马长风看得出,若是平日他绝不将他们放在眼内,可是现在,任何的一个都足以对他构成威胁的。
  他也感觉到死神迫近,心里一阵又一阵的恐惧,却是不能不接受下来,只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真正的走到了末路,只有等候死神降临。
  他没有停下来,继续向燕王走去,一步紧接一步,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。
  燕王的手下脚步与司马长风的呼应,到司马长风接近,他们已全挡在燕王的面前。
  刀出鞘,刀尖闪着光,司马长风感到刀锋的寒气,却没有停步。
  燕王那些侍卫也没有退缩,一直到司马长风来到了面前,他们突然有一种感觉,走到面前来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具行尸。
  他们仍没有出手,一直到司马长风的胸膛与其中的一柄刀的刀尖快要接触的时候。
  司马长风脚步继续,胸膛终于抵在刀尖上,那个侍卫只等他出手,他没有出手,那个侍卫反而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。
  到司马长风出手,那个侍卫要用刀也来不及了。
  刀尖已插进司马长风的胸膛,司马长风一些感觉也没有,就好像是来送死的,事实上他浑身伤口,加多一点儿的伤痛,很难有感觉的了。
  那个侍卫的感觉却是非常尖锐,司马长风的拳头就像是铁打,他的心脏也立即给打碎了。
  他惨叫,一个身子倒飞,撞倒了后面三个侍卫,滚做一团。
  司马长风长剑随即出鞘,毒蛇般飞卷穿插,迎着他的两个侍卫立即倒下来。
  更多的侍卫左右拥上,乱刀齐下,司马长风没有退缩,直往前冲,硬封硬挡。
  挡着他的侍卫一个接一个倒下,他脚步不停,却越来越慢。
  气力随着鲜血迅速从他的体内排出,那些侍卫由封挡不住到封挡得住。
  司马长风知道支持不了多久,也知道燕王座下的高手尚未出手,等待出手。
  他当然也知道那些高手除非不出手,否则必定是厉害的杀着,绝不是以他目前的体力所能够应付得来,甚至不堪一击。
  他的心不住往下沉,一股难以言喻的悲痛同时由心底涌上来。
  他实在不想死,对死亡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,可是他也清楚燕王的决心,是绝不会让他有活命的机会,离开燕王府的了。
  他虽然知道一口气难以咽下,死不瞑目,却也知道要杀燕王是没有可能的事,但还是要一试。
  他的身子终于往上拔起来,拔得并不高,却仍然能从那群侍卫头上掠过。
  那群侍卫乱刀往上插,都没有赶及,刺不到司马长风身上。
  燕王身前的几个高手立即出手,兵器齐展,迎向凌空扑前来的司马长风。
  两下接触,司马长风一个身子被震飞,倒摔出数丈外。
  那几个高手跟着动身,一批接一批,始终都是与燕王保持一定的距离,那是小心不让司马长风有出手袭击的机会。
  司马长风身形着地,勉强站起身子,已经有些摇摇欲堕,但仍然支持不倒。
  燕王远远看着摇头:“司马长风,我看你还是自行了断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黄泉路上寂寞,能够多找几个伴总是好的。”燕王道:“唉!你还是这个性子,多少也要占些便宜,不肯吃亏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已经吃了那么多亏,还要我吃亏,怎成?”
  燕王道:“那你找伴好了。”身子一转,往内堂走去。
  司马长风大喝:“别走——”
  燕王回头一笑:“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?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难道你不要看着我倒下?”
  燕王道:“我信任我的手下,除非你真的倒下,否则他们是不会罢手的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也不会罢手的,在倒下之前,总要几个的命。”
  燕王道:“那你要好了。”
  司马长风目光一转:“你们总要记着,你们的主人视你们的性命如草芥。”
  燕王不由又笑了:“这种话不是你说的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要他们清楚你的为人总是一件好事。”
  燕王道:“他们不是都看得清楚?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有些人总是要说才明白的。”
  燕王道:“他们一向都明白一件事,食君之禄,担君之忧,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  司马长风不由怔住,接又道:“他们现在更明白一件事——你的心狠手辣。”
  “错了——”燕王沉声道:“是一个叛徒的下场。”
  司马长风又是一怔,说不出话来了。
  燕王又接说道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做叛徒其实并不可耻,但一定要够聪明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我承认是一个笨蛋,只因为我对政治是一个门外汉。”
  燕王道:“你的确是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看来我在你面前无论说什么也是废话的了。”
  燕王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大家都要引以为戒的,就是疏不间亲。”
  司马长风不由大笑:“对,我完全不知道你平日怎样对你的手下,却想到在你的手下面前离间你们的感情,实在笨得可以。”
  燕王接道:“你是晋王的手下,可是到你杀晋王的时侯,晋王座下的其他人仍然全力要保护晋王,这是什么道理,你若是明白,便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不错。”随即又大笑起来。
  燕王接道:“魏大中晋王的选择其实没有错,你并非一个做事的人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你不用多说,我完全明白自己的弱点所在。”
  燕王道:“有些话我是不用说的,对一个将死的人一切也是废话,可是我总要让其他人知道事情的真相,做事的原则。”
  司马长风说道:“那你做事是什么原则?”
  燕王道:“无毒不丈夫。”
  司马长风不禁长叹了一口气,好一会才道:“我不知道你将来会有什么结果,但我可以肯定说一句,你能够说出这一句话,到底是一个英雄,纵然做不成皇帝,也绝对会创一番大事业,扬名千秋后世。”
  “这是必然的了。”燕王说得很有信心。
  司马长风目光再转,说道:“我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,反正大家都不会听入耳的。”
  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了,那些侍卫长刀在手,在监视司马长风,同时还兼顾着燕王。
  司马长风看出这些的确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好手,即使武功不太好,但要从他们的保护下伤害燕王,确实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。
  他们都看着可马长风,眼神带着同情,就像在看着一条负伤待毙的狗。
  司马长风有这种感觉,也受不了这种目光,可是他仍然压抑着,冷冷的接道:“那大家上前来杀我好了。”
  燕王笑应:“应该主动的时候他们会采取主动的。”
  司马长风听着心头一凉,他们若是不采取主动,那是要看着他血尽而死,若要找几个伴一同上路,便只有自己采取主动的了。
  那些侍卫显然都明白燕王的说话,齐皆倒退一步,严阵以待,看他们的样子,是打算看着司马长风支持不住倒下,省得无谓伤亡。
  司马长风目光一转再转,冷笑,说道:“我可是没有见过一个像你这样恶毒的人。”
  燕王道:“我只是为我的手下设想,不想他们作无谓牺牲。”
  司马长风道:“对付不是你的手下,你却是未免太残忍。”
  燕王笑了一笑,道:“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吗?”
  “无毒不丈夫。”司马长风长叹一声,剑展开,一步一步向那些侍卫迫去,他受不了那种目光态度,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一战。
  没有侍卫冲前,刀却已尽展,燕王座下武功最好的几个亦蓄势待发,他们知道司马长风强弩之末,起不了多少作用,但他们仍然小心防范,他们宁可白费气力,也不想事后后悔,
  司马长风每走一步心头便沉重一分,他知道所走的是绝路,但已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  他终于大声呼叫,冲前,长剑尽全力劈出。
  燕王的属下长刀尽起,一片刀光涌前,将司马长风裹在刀光里。
  惨叫声呼喝声此起彼落,司马长风刀光中浮沉,也终于在刀光中消失。
  燕王看得很清楚,无动于衷,这个人绝无疑心够狠、手够辣,有足够的条件做大事。
  所以历史证明,这个人始终是一个大人物,完成做皇帝的条件。

  ── 黄鹰《天衣》全书完,古龙武侠网凌妙颜OCR并校对,张探花复校 ──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上一篇:
第八章 独闯王府,行刺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