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

第七章 剪除天衣,奋不顾身
2019-07-07 16:25:24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魏大中又沉默了下去,萧展鹏叹息着再道:“事情本来可以顺利解决的,就是由于侯爷的不信任他,弄到了这个地步。”
  “有道理——”魏大中仰天长叹:“一个人太固执实在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连天衣也会算错,又何况侯爷?”
  “我与天衣到底都只是一个人,人算不如天算。”魏大中又一声长叹。
  天衣看着他们,怔在那里,他在想着燕王竟然瞒着他私下与司马长风接触的事,突然亦长叹一声,道:“人算的确不如天算。”
  萧展鹏目光一转:“阁下为燕王卖命,当然想不到亦遭遇这种对待。”
  天衣道:“可是我也绝不会怪责燕王爷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燕王不择手段,为求达到目的,事实是一个枭雄。”
  天衣道:“阁下既然精通相术,可看出燕王是否帝王之相?”
  魏大中没有作声,天衣看在眼内,笑了:“阁下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  魏大中不禁摇头:“经过司马长风的事,我也不敢太肯定。”
  天衣道:“但无论如何,司马长风若非天生反骨,是绝不会背叛的。”
  魏大中亦同意,点头道:“这也是道理。”
  “所以燕王做这个皇帝是一定的了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。”天衣笑了笑,说道:“虽然他这样对待我,我还是不会生气。:“
  魏大中道:“你准备怎样做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将他杀掉?”
  天衣道:“他若是成为帝皇,追随他的人总会有一定的好处。”
  魏大中恍然:“你只是想证明给他看,司马长风并没有多大本领。”
  天衣道:“以他的为人,只要知道事实真相,一定会重新考虑,再作安排。”
  魏大中无言,天衣笑接道:“你不必怀疑,我一定不会天生反骨。”
  魏大中冷笑:“我虽然看不见你的真面目,却可以肯定一点,你一定是小人之相。”
  天衣大笑,伸手抓下了叶安的人皮面具。
  萧展鹏魏大中不由定神望去,他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天人——天衣的真面目。
  在他们来说,那无疑也是一个意外。
  一般人的心目中,天衣英明神武,与天神无异,这当然是由于传说的影响。
  萧展鹏魏大中虽然没有这种感觉,但由于多次与天衣的手下接触,作生死搏斗,在他们的心目中,天衣也是一个杀气很重,若非威猛就是阴森肃杀的人。
  眼前的天衣却是那么的平凡。
  好像他那样相貌,毫无特色,绝不会给人任何特别的感觉,而随便往人群中一转,便很难再找出来。
  魏大中当然怀疑:“这真是你的真面目?”
  天衣反问:“你们以为我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  魏大中摇头:“无论如何你应该有些杀气。”
  天衣道:“一个杀手若然有杀气,行动的时候很容易为人所觉察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也有道理,阁下的武功虽然不清楚,但能够修练到这个境界,实在不易。”
  萧展鹏亦道:“我也不能不承认你实在是一个杀手中的杀手。”
  天衣道:“要做到这个境界并不困难,我的手下有很多个都能够做到。”
  “是真的?”萧展鹏怀疑。
  天衣接问:“假扮叶安手下的我的手下,你们难道就感觉到他们的杀气?”
  “若是感觉到,早便已怀疑。”萧展鹏说的是心里话。
  “只要他们杀人前没有杀人的念头,到真正动手的刹那才动杀机便成。”天衣洋洋得意的:“这说来容易,要真正做到可要一段长时间的训练。”
  魏大中听着点头:“绝无疑问你既是一个优良的杀手,而且也是一个优良的导师。”
  天衣仰首道:“你们也无疑是我出道以来遇上的最厉害的对手。”
  魏大中接问:“你能够用的人到现在还有多少?”
  天衣道:“可以说没有了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你花了这么多心血,却得来这种收场,不觉得可悲么?”
  天衣道:“什么收场现在还不能够肯定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你还有余力对付司马长风?”
  天衣笑了:“要对付司马长风有什么困难?没有你们的帮助他又能够起得了多大作用?”
  魏大中道:“你以为对付我们就这么简单?”
  天衣说道:“你已是强弩之末,要是你没有这么多说话,勉强还可以放手一击,现在连一击的气力,我看你也都已没有了。”
  魏大中没有作声,这时候他已是一个血人也似,但以剑支地,仍然不倒。
  萧展鹏看出魏大中伤势严重,到这个时候却也已再无说话,一心只想着如何跟天衣拼一个清楚明白。
  天衣也看出萧展鹏的心情:“至于萧展鹏,他现在的武功最多也只能够发挥八成,除非飞燕脱险,他了无挂虑,又真的一心在晋王,才有满意表现。”
  魏大中目光转向萧展鹏:“晋王爷是怎样的一个人,萧兄弟应该明白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明白,可惜他实在不懂得用人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我是一个问题,可是当你发现一个人每次预测都成事实,你若是仍然不相信那个人,才奇怪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经过这件事,他应该明白的。”
  魏大中道:“相由心生,只看相看不到心,有时难免会出错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正如阁下的相貌,天生奸恶——”
  魏大中摇头:“这奸恶之中另有大忠大义的部份,不是深懂相学的人不能够看得出来的。”
  天衣插口道:“我甚至看不出你身怀绝技,而且在司马长风之上。”
  魏大中说道:“很多事你都看不出来的。”。
  天衣道: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我是不会怪燕王爷的,也只要我最后击倒司马长风,还是会受燕王爷的重用,高官厚禄。”
  魏大中摇头:“我看就不会了。”
  天衣道:“燕王爷为人如何,相信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明白。”
  魏大中冷笑:“所以有司马长风来取代你的地位,你跑来这里送死。”
  天衣道:“司马长风的出现,连你也始料不及,又何况我这个根本不懂得相人的人。”
  魏大中又一声冷笑:“到这个地步,我还是相信自己相人的本领。”
  天衣打了一个“哈哈”:“你相出我必死在这里?”
  “你原就是横死之相,而现在死纹已现,一脸死气,自然离死不远。”
  天衣听着又打了一个“哈哈”:“这种话对我是没有影响的。”
  魏大中正色道:“我只是说事实。”
  天衣笑问:“谁来杀我?”
  魏大中还未答话,天衣三枚暗器已射来,他的暗器又快又准,而且出手诡异,寻隙抵暇,令人防不胜防。
  魏大中伤重之身,当然闪避不开,萧展鹏亦想不到天衣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,亦来不及封挡暗器。
  三枚暗器一枚也没有落空,都打在魏大中身上。
  魏大中一伤再伤,一个身子摇摇欲堕,眼看便要倒下去。.
  萧展鹏上前要扶一把,却被魏大中喝住:“别管我,小心天衣!”
  萧展鹏道:“我会小心——”剑指天衣。
  天衣无动于衷,盯着魏大中: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殭,不看着你倒下,我是不放心的。”
  魏大中只是冷笑,天衣笑接道:“现在我只须对付一个萧展鹏。”
  魏大中冷笑道:“我绝不会看错的,你一定会倒在萧展鹏面前。”
  天衣喝一声:“住口——”双手一扬,暗器便要射向魏大中。
  萧展鹏很自然的扑向魏大中,要替魏大中将暗器挡下,天衣正是要他这样做,双手暗器并没有射向魏大中,在萧展鹏动身那刹那,才一齐出手,射向萧展鹏,既急且密,又险又辣。
  萧展鹏一心封挡这些暗器,当然没有问题,现在他人在半空,剑又在抢救魏大中,无论反应动作都难免慢一些。
  这一些已足以致命。
  他虽然武功很好,江湖经验到底不如天衣的丰富,尤其是杀人的经验。
  魏大中也没有这种经验,却已准备了一死,身形同时展开,反挡在萧展鹏的面前。
  他受伤虽重,但全力一扑,仍然很快,也正好将暗器全都挡下来。
  这一把暗器打在他身上,立时将他打得倒飞开去,也同时将他的生命打断。
  萧展鹏不用看也知道魏大中不可能活命,收拾心情,反而冷静下来。
  天衣盯着他:“你的运气也不错,出门遇贵人,死也死不了。”
  萧展鹏喝道:“少废话。”
  天衣摇头:“你绝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“出手好了。”萧展鹏剑一振,迫前,杀气奔腾。
  天衣道:“飞燕若不是还在我手中,你心无旁骛,还有一战之力,现茌只有等死。”
  萧展鹏当然明白他这是攻心,反而越来越冷静:“我若是不拼命,飞燕与我都不能够活命,拼命却也许能够杀出一条生路。”
  天衣说道:“你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的。”
  “做你的手下?”
  “到底是一个聪明人。”
  “你的手下都是你杀人的H具,也没有一个有好收场。”萧展鹏冷笑。
  “做司马长风的手下也没有分别。”天衣笑了笑:“最低限度,我的手下都知道在为哪一个人做事,知道是为哪一个人死亡。”
  萧展鹏不能不承认,天衣笑接:“现在已接近最后阶段,你我两人合作,只有好处。”
  萧展鹏忽然笑起来:“若是魏大中就不会说你这种话。”
  “因为他懂得相人?”
  “最低限度他看出我不是一个那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。”
  “这实在可惜得很。”天衣缓缓移步向一侧。
  萧展鹏也移动了脚步,他看出天衣在找寻有利的位置,也许突然发出致命的一击。
  也就在这时候,他看见飞燕,还有蟋蟀向这边奔来。
  那刹那他不由一阵狂喜,面上也不由突然露出了笑容。
  天衣看在眼内,目光一转,暗器并没有趁机会出手,只是蓄势待发。
  他知道一定会有更好的机会,他绝对可以等到那个时侯,也绝尉有信心把握得住。
  飞燕蟋蟀老远看见萧展鹏,非独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,连戒备的心情也没有。
  萧展鹏看在眼内,身形很自然的移向蟋蟀掠来的方向,以防天衣突然出手。
  天衣没有动,面上故意露出疑惑的表情,嘟囔道:“她怎可能跑出来?”
  他是故意说给萧展鹏听的,萧展鹏没有在意,应道:“看来你的手下并末为你尽力。”
  “他们不会的。”
  “那是飞燕蟋蟀好本领了。”
  天衣佯叹了一声:“他们既然能够平安回来,我那两个手下是没有生存的希望了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们不是喜欢杀人的人,若限于环境还是会出手的。”
  天衣道:“一定要杀人的时候若是不杀人,那便只有等死的份儿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他们又怎会等死?”
  说话间,飞燕蟋蟀已掠至,蟋蟀目光及处,嚷道:“你杀了魏大中?”
  萧展鹏苦笑。“当然不是我杀的。”
  飞燕接道:“魏大中是晋王爷的人,那个叶安就是天衣。”
  萧展鹏道:“你们现在可以看到天衣的真面目了。”
  飞燕蟋蟀不由一齐望向天衣,蟋蟀脱口道:“他就是天衣?”
  天衣突然间伸手一指展萧鹏:“他才是——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天衣

下一篇:第八章 独闯王府,行刺成功
上一篇:
第六章 假扮使者,混入侯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