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2019-07-13 14:25:56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眼看天已快亮,她知道再不能耽延了,他一回来,决心便会动摇……
  于是,她咬牙疾书:“麟哥,别了,我不能给你幸福,我只有走,不必找我,勿复以薄命女子为念,善视我们的孩子,这不幸是我造成的,是我的错,愿天罪我,愿你弦断重续。别矣!珍重!薄命妻云芳 留”
  她掌着灯,把爱儿看了又看,稚子何辜,竟遭无母之痛,她的决心快要动摇了,她想撕碎了那字柬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……
  “玉妹!”那热切的呼唤,像往常一样遥遥传来。
  她如中蛇蝎般全身一震,再无考虑的余地了,她一横心,吹灭了灯火,连跌带爬地冲出门外,盲目地疾奔,只奔出十来丈,她再也支持不住了,一头钻入荒密的苇丛中,无力地躺下喘息。
  陈家麟边唤边走,他奇怪为什么爱妻一反常例,不来接他?
  进入屋里,床上的爱子睡得正香甜,却不见玉芳的影子,他呆了一阵,走出屋外,大声叫唤:“玉芳,玉芳……”
  四野寂寂,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  他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寻常,陡地,他想起昨天晚饭时,她说的那句没头没脑的话:“……如果没有我,你能带孩子么?……?”
  他猛打了一个寒颤,折回屋里,发现桌上的字柬,他直觉地感到不妙,一颗心几乎跳出口来。
  看完字柬,恍若晴天一个霹雳,震得他全身发麻,一屁股跌坐椅子上,几乎晕了过去,久久,才悲声道:“玉妹,你为什么要走?”
  突地,他似一头发了疯的老虎般冲出门去,边跑边边叫,在附近兜着圈子,声音都嘶哑了,就是没有回应。
  陶玉芳被那声声的呼唤,叫得柔肠寸断,她想冲出去,抱住他,死,也得死在他的怀里,她在想,自己这样做,是对?还是不对?
  那断肠的呼唤又由近而远,消失了。
  陶玉芳出了苇丛,她想回小屋,此刻,爱儿不见娘,是否哭了?
  想到孩子,她再也忍不住了,不顾一切地返奔小屋。
  到了屋后,从壁缝里偷偷望进去,只见丈夫抱着孩子发呆,他在流泪,她第一次看到他流泪。
  陈家麟此刻正陷入了沉思中:“她为什么要抛夫弃子而走,自己什么地方亏待了她?莫非她嫌自己是个渔郎?但孩子是她生的,她竟能狠得下心……”
  于是,他想到昨晚卖鱼回家时,桌上有残余的酒菜,她说是一个江湖郎中来求一饭,这话可信么?这地方连条小路都没有,谁会路过?……”
  他又想到两年前,她投水为自己所救,她为何投水,为何巴巴地跑到这荒僻的地方来投水,夫妻两载,她没提起过,这始终是个谜……
  莫非她有了外遇?这很可能,自己打渔是晚出早归,她难耐枕冷衾寒之苦,昨晚有江湖郎中来过?今晨她便失踪了。
  私奔,定是和情人相约私奔了,根本就不是什么江湖郎中,可笑自己信以为真,毫不起疑。
  皆因自己平日太相信她了,被她所表现的贤淑所蒙蔽……
  他情不自禁地脱口叫出声来:“陶玉芳,你空有美丽的躯壳,灵魂却这么卑贱……”
  她想出声,回到这幸福温馨的小屋,回到丈夫的怀抱,让爱子重获母爱,她出走到现在,前后只半个多时辰,但却像过了十年那麽长。
  陈家麟又自语道:“陶玉芳,我恨你,永远恨你,无论无涯海角我要找到你,杀你,我不要再枯守此地,我要在江湖中扬名立万,让你看看……”
  这几句话,又使她改变了主意,她在心里暗道:“恨我吧!麟哥,恨得愈深愈好,等你成名之时,我已身化黄土,你永远也找不到我了,恨,可以使你活下去,使你振作,扬名立万。
  如果我回头,到了那一天,你只有哀伤,哀伤会慢慢腐蚀你的生命,我这么做是对了,麟哥,孩子,永别了!”
  她潸然离开了,怀着一颗破碎的心走了,走向命运之神为她安排的路。
  小孩久不见娘,“哇!”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  这一哭便没个完,任陈家麟如何逗哄都不成,哭得陈家麟心碎肝摧,几乎要发狂,心头的那一股恨,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。
  “小哥,怎么回事,让小孩哭翻了天,小两口闹嘴了?”
  随着话声,一个笠帽蓑衣的老者走了进来,四下一望,又道:“娘子呢?”
  陈家麟抬起头来,嘶哑着声音道:“她走了!” 
  那小孩见有生人进门,反而不哭了,转动着泪眼望望老者,又望望他爹。
  老者一看陈家麟的神情,不由大吃一惊,栗声道:“你说什么,走了?”
  “是的!”
 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“什么事也没有,我今晨打渔回家,她已经走了……”
  “唔,总有原因的,把经过的情形说与老爹听听看?”
  于是,陈家麟把昨天傍晚回家后的事,一五一十说了出来,把那字柬递与老者,再说出自己的判断。
  老者苦着脸,手捻胡须道:“必定另有原因,你说她不守妇道,随人私奔,老汉不相信她是这种人……”
  陈家麟愤愤地道:“人已经走了,拋家弃子,该作何解释呢?”
  老者突地一拍脑袋道:“该死,老汉老糊涂了,早晨二楞子告诉我,他昨夜载了个江湖郎中过湖,给了他一两银子船钱。他高兴得什么似的,一大早赶着进城去给他媳妇买衣料,那郎中定是在你家要求酒饭的人无疑了……”
  陈家麟皱眉道:“那她告诉我的是实话了,这……我想,问题说不定是在老郎中身上?”
  “也许是!”
  “老爹,我求您件事……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我想把玉麟寄您府上,请您的二媳妇照看些时……”
  老者一翻眼道:“你准备做什么?” 
  “我要去找那贱人,不杀了她难消这心头之恨!”
  “小哥,算了,天下之大,那里去找她,说不走有一天她回心转意……”
  “不,我已经决定了,如果老爹那里不方便收留小儿的话,我带着他走。”
  “这是什么话,凭你师父对我周啸天的恩德,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,说什么方便不方便,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凭一时意气行事,得从长计议。”
  陈家麟以坚定的口吻道:“周老爹,我已决心这么做了。”
  老渔夫周啸天叹口气道:“好,我答应把孩子带回家去!”
  陈家麟起身从枕头下摸出一封银子,突地跪了下去,道:“老爹,请先受我一拜……”
  周啸天把他扶了起来,口里说:“你这是怎么了,老汉我不作兴这一套。” 
  陈家麟起身把银子放在桌上,道:“老爹,这点银子您带回去,算是小儿的吃穿,以后……”
  周啸天瞪眼道:“你当我老汉没见过钱?再谈钱我拍拍屁股走,孩子你自己带着吧!”
  陈家麟感动得流下泪来,再不敢说第二句话了。
  周啸天容色一缓,从怀中摸出一个核桃大的小球,道:“这是当年老汉没做渔夫前随身带的小玩意,很多人认识此物。你只要用小指扣住环扣,一动便会发出声音,你带着,先到饶州城拜访祝二员外,出示这东西。他将助你查探那江湖郎中的下落,我判断那老郎中过湖后必到饶州……”
  陈家麟口里已说不出感激的话,仰手接了过来。
  周啸天又道:“我还想起一件事,湖对面,便是闻名江湖的邪门‘花月别庄’,庄中尽是姿色不俗的莺莺燕燕,说不定小娘子……”
 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:“老爹的意思是说陶玉芳可能是‘花月别庄’的人?”
  “大有可能,你别冒失去闯,否则便永远查不出来,先见祝二员外请示机宜,他会告诉你如何做的。”
  “是!”
  “还有,在江湖中可别随便泄露师门来历,令先师遁迹次间是有原因的。”
  “再则,你既继承了令师他老人家的衣钵,他所遗兵刃,你当然不能离身,要特别谨慎,不可妄造杀孽。
  这是令先师生前交代老汉我转告的,我见没有必要,所以一直不曾说,现在是该转告你的时候了,望你时时警惕在心!”
  周啸天吁了一口气道:“没必要最好少滞留江湖,事了即回,同时如果找到了你妻子,得弄明白原因,别莽撞……”
  “是的!”
  “现在把孩子给我!” 
  陈家麟不由又流下泪来,他舍不得离开这块肉,这像是挖了他的心,但又不能不如此,眼看骨肉乖离,今后的事不可卜,怎不令他摧肝断肠。
  稚子无知,周啸天一哄,便乖乖地让他抱了,周啸天当然体会得到陈家麟此刻内心的感受,为了减少他的悲酸,抱了孩子便走。
  陈家麟软瘫在椅子上,这个家,算是破碎了,两年来所憧憬的,也告幻灭了,望着这空虚的屋子,视物伤情,他片刻也无法忍耐了。
  于是,他打点了衣物金银,仍是渔郎打扮,所不同的是腰间多了一柄古剑,叩别了师父的灵位,锁上门,跳上船,朝对湖扬帆而去。
  到了对岸,他系牢了船,他知道周老爹会料理的,踏上土地,这是他江湖生涯开始的第一步。
  朝西一望,巍峨的楼台近在咫尺,他想:“陶玉芳真的会是‘花月别庄’的人么?是不是现在……”
  突地,一声暴喝震耳传来:“呔!好狗不挡路,小子,闪开!”
  陈家麟被唬了一跳,抬头望去,只见两骑马已停在身前,马上是两名下人打扮的汉子,再后面,约莫隔了两三丈,又是五骑按辔徐行而来,当先的马上人是一个衣着鲜红的贵介公子,后面随着四名健仆,派头可是不小。
  面前的壮汉之一粗声暴气地再次喝道:“小土包子,你聋了?”
  另一个打了个哈哈道:“妙极了,他居然还佩着剑,说不定是个学把式的!” 
  说着,一抖腕,一条软鞭灵蛇般卷来,在陈家麟的颈子上绕了数匝,往回一带,却是纹风不动,复运力猛扯……
  陈家麟伸指一捻,鞭梢立断,那汉子用力过猛,在陡然失重的情况下,仰面栽下马来,另一名汉子脸上登时变了色。
  当鞭子卷来时,陈家麟本来可以闪开的,但他没有动,手中鞭子在脖子上绕了数匝。
  虽然他已经二十出头岁,还做了爸爸,但他没走过江湖,他心里在想,为什么这些人全不讲理,动不动就出手?
  那人把鞭子往回收,他不耐烦了,所以用手指头捻断了鞭子,在他看来这是小事,所以没有进一步的行动。
  他自己不知道,他这一手已经是惊世骇俗了。
  那坠马的汉子跌得灰头土脸,可能是平常欺负人惯了,没被人欺负过,所以没考虑到利害二字,弹起身来,拔出佩剑,恶狠狠地朝陈家麟扑去。……  
  “找死,还不退下去。”声音不大,但极威严。
  那汉子进手快,退得也不慢,一下子便退到了路边,象一条狗被主人喝斥,垂头夹尾,霸道之气一点也没有了。
  天下间,越是豪奴恶仆,越对主人显得恭顺,这汉子就是这模样。
  出声喝止的,是那贵介公子,他仍然端坐马上,但已到了距陈家麟不及一丈之处。
  陈家麟用手抛掉绕在颈上的鞭梢,微一仰首,望向那贵介公子,只见对方年纪与自己相仿佛,最大也不超过二十五,长得挺清秀,只是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,使人看了便打从心眼里觉得不舒服。
  贵介公子哈哈一笑道:“朋友,你可是真人不露相,有两手,亮个万儿吧?”
  陈家麟没走过江湖,但对这些江湖言语与一般禁忌,是听师父教导过的,心想:“自己初出茅芦,哪来的万儿。”
  他直觉地便想到陶玉芳曾叫过他“渔郎哥”,立即触动了灵机。
  如果自己以此为号行走江湖,说不定能引出陶玉芳来,于是淡淡地道:“渔郎陈家麟!”
  贵介公子一怔神,道:“朋友叫什么?”
  陈家麟再次道:“渔郎陈家麟!”
  江湖道上以渔郎为号的,还真是罕闻,贵介公子忍俊不住地道:“朋友是打渔的?”
  陈家麟只是欠缺江湖味,可并不是笨,一本正经地应道:“不错,打渔的,五湖四海,专打奇鱼珍鲜,不打小鱼小虾。”
  贵介公子不由眉头一皱,这两句话使他莫测高深,论名号,可说不见经传,论衣著,道地的是个渔家郎,但论长相气质,可就令人吃惊了,当下将话就话道:“朋友今天是打渔来了?”
  陈家麟随口应道:“打渔的以此为业,不过还是要看天候、时辰、地头、对象。”
  这几句话,更令贵介公子吃惊,江湖人多半是重心机的,这几句话使他一连转了无数念头,当下朗声一笑道:“朋友在此莫非是张网以待?”
  陈家麟微微一笑道:“在下从不张网待鱼,一向是鱼来张网!” 
  他本随口应答,但听在对方耳中,便不是那么回事了。 
  贵介公子语带深意地道:“朋友今天是碰上珍奇的鱼鲜了?”
  陈家麟一听话音知道对方弄拧自己的意思了,冷漠地道:“在下无意撒网,是贵介恃强下手的。” 
  贵介公子深深打量了陈家麟几眼,道:“朋友知道本公子是谁么?” 
  陈家麟讨厌对方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,和使人不舒服的神色,淡然道:“各走各道,在下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”
  贵介公子也斜了他一眼,道:“你很高傲?”
  陈家麟懒得理料对方,举步便要离开……
  贵介公子一拨马头,横拦路中,冷冷地道:“朋友交代明白了再走!”
  “交代什么?”
  “你方才折了本公子手下的马鞭子,该有所交代!”
  “如何交代法?”
  “非常简单,你既然身带长剑,不能说不会用,只是拿来装门面吓唬人的,本公子要仰量一下你的能耐……”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三章
上一篇:
第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