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2019-07-13 14:25:56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陈家麟不由心火直冒,强忍着道:“在下的剑不轻易出鞘!”
  贵介公子大刺刺地道:“如果你怕的话,当本公子之面把剑解下,以后别再行走江湖,便放过你。”
  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,陈家麟修养再好也难以忍耐了,当下把笠帽边檐往上一推,双目射出迫人寒光,声音一寒,道:“阁下别太目中无人?”
  贵介公子从容下马,那原先落马的汉子立即过来把马带开,其余五名手下,也纷纷下马,空出一段路来。
  陈家麟心想:“没来由,一出来便碰上这种事,看样子对方在剑上必有相当造诣,自己从未和人正式动过手,不知师父所教的管不管用……”
  贵介公子意想咄咄逼人地道:“渔郎,拔剑吧,看看你打渔的手法?”说着,先掣出剑来。
  陈家麟知道这场架是打定了,遂也缓缓拔出剑来,斜斜扬起,初次和人动手,心头不免有些忐忑。
  他想,如果敌不过对方,那只有重新回去做个真正的渔郎了。
  他这柄剑,严格说起来,并不象剑,因为剑尖断了一截,是平头的。
  那几名贵介公子的手下,忍不住笑了起来,但只是哑笑,不敢笑出声音。
  但贵介公子本人却不同,他一看到这柄形式奇古,但没有剑尖的怪剑时,脸色突然变了,那一份骄矜之色,也从脸上消失了。
  陈家麟见对方脸上阴晴不定,心头大感困惑,不知对方在打什么主意? 
  贵介公子错愕了半晌,自动收起剑来,道:“朋友,算了,本公子不想与你斗了!”
  几名手下,大感意外,他们从未见过主人自动收篷的,这是破题儿第一遭,六人同样的想法:“莫非这渔郎来头太大,公子示怯了?”  
  陈家麟当然更加不解,暗忖:“莫非这贵介公子是个虚有其表的纨绔子,所以才虎头蛇尾?彼此无怨无仇,也乐得不惹事。” 
  心念之中,他也归剑入鞘。
  贵介公子立时又换过一副脸孔,道:“渔郎,我们交个朋友如何?”
  陈家麟起始就对他没好感,略一沉吟道:“对不起,在下高攀不上。”
  贵介公子的脸突然红了,求人被拒,实在有些下不了台。
  铃莺响处,一骑骏马疾驰而至,路被阻塞,那骑马只好停了下来。
  来马通体雪白,没一根杂毛,马上是个锦衣书生,面目佼好如女子。 
  陈家麟举目扫了一眼,心想:“这又是谁?都是到‘花月别庄’的寻芳客么?”
  锦衣书生开了口:“喂,朋友们,借个光好么?”
  贵介公子闻声回顾,哈哈一笑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黄三公子!”
  来的,正是“玉笛书生黄明”,陈家鹏却不认得。这一出声招呼,手下人立刻把马匹拉向路边。
  “玉笛书生黄明”跃下马来,双手一拱道:“幸会啊,想不到在此逢上阁下!”  
  贵介公子傲岸地一笑,道:“黄兄是拜访别庄的么?”
  “哦!想来是彼此彼此。”
  “区区有句话想奉劝兄台……”
  “请讲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  “听说黄兄最近对此地走动得很勤,莫非醉翁之意……”
  “玉笛书生黄明”俊面微微一变道:“阁下也没太疏,是么?”
  贵介公子脸色一沉,道:“兄台是想作护花使者么?可惜名花早已有主,所以……区区奉劝兄台还是息了这念头的好!”
  “玉笛书生”口角一撇,道:“阁下自认是名花之主么?” 
  贵介公子眉头一挑,道:“可以这么说的!”
  “那真是太不幸了!”
  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阁下要折这蟾宫之桂,迟了一步,‘鄱阳夫人’早已亲口答应在下这门亲事……”
  贵介公子语含不屑地道:“呦!那应该向兄台道喜,竟得夫人允婚,今天想是纳聘来了?”
  “玉笛书生”道:“这倒没有,但方期当已不远!”
  “‘武林仙姬’本人也答应了?”
  “对不起,这是在下的事,毋劳挂齿。”
  陈家麟从对方的话中,已约略听出了一点眉目,两人都为了什么“武林仙姬”而来。 
  而“武林仙姬”多份是“花月别庄”的女少主,但事不干己,也做不得去深想。
  贵介公子冷笑了一声道:“如果区区说‘鄱阳夫人’的掌珠自己亲口应承了区区,该怎么说?”
  “玉笛书生”的面色遽然大变,窒了半晌才道:“她本人说过:唯母命是从。” 
  贵介公子冷傲地道:“区区最后奉劝兄台一句,息了此念,打马回程吧!” 
  “玉笛书生”剑眉一挑,寒声道:“在下也以此语奉赠!”
  “兄台还是执迷不悟?”
  “阁下未免太以目中无人,我‘玉笛书生’黄明,不是易欺之辈……”
  “当然,当然,堂堂三湘第一家的三公子,谁敢小觑,可是区区有个毛病,不轻易改变主意,今天你我只有一人可以入庄,兄台看着办吧!” 
  “玉笛书生”脸色一变再变,但仍不失风度地道:“在下久闻‘关洛侠少’的三招‘空灵剑法’独步武林,今天有幸领教,也是一大快事……”
  陈家麟感到此刻才算明白这贵介公子叫“关洛侠少”,既然“玉笛书生”说他的三招“空灵剑法”独步武林,倒是要见识一下。
  “关洛侠少”阴阴地道:“谬奖了,兄台的‘梅花三弄’也属武林一绝。”
  “玉笛书生”道:“我们是点到为止么?”
  “悉听尊便,如果区区落败,打马便走!”
  “在下亦然,请!”
  “关洛侠少”拔出了佩剑,“玉笛书生”自衣襟内抽出一支玉笛,双方摆势相对。
  陈家麟静静地作壁上观,他看双方的气势,都无懈可击,谅来双方的功力悬殊不到哪里。
  只是“玉笛书生”使用的是玉笛,武术中有所谓一寸长,一寸强,笛比剑短了许多。
  而且再坚实的玉笛说什么比不上百炼精钢,在兵刃上“玉笛书生”已差了一着,除非他有什么特殊造诣,否则败多胜少。
  场面在无声无息中透着无比的紧张。
  双方对峙了约莫盏茶工夫,风声动处,只见剑芒笛影,一合即分。
  陈家麟目如电炬,他看出“关洛侠少”的剑术,果是上乘,而“玉笛书生”笛招,却是别出蹊径,不与兵刃接实,用的是粘、点、看、挑,攻敌之所必救,这就弥补了兵器之短了。
  双方又回复对峙之局,彼此的神色都沉凝万分,这不仅是争女人,也是保名。
  凡是成了名的高手,都尽量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,除非是不得已,否则输的一方传出江湖,名气无疑的要受损害。
  所以江湖惯例,凡是这一类的赌斗,多半在隐秘之处,暗地为之,问题可以解决,名气不受影响。
  如果公开决斗,败的一方撕破了脸,必千方百计报复,于是便仇连恨结无了无休。
  甚或迁怒旁观者,使无辜的人受牵连。
  陈家麟幼承师训,虽缺实际经验,听可听得多了,而且对方的爭执,竟然是为了女人,这正触动了他的隐痛,十分不齿对方的行径,不愿再呆下去,冷眼一扫对方,举步便待离开……
  “玉笛书生”陡地跳出圈子,大声道:“且慢,此人是谁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淡淡地道:“算了你‘玉笛书生,惹不起!”
  既然提到自己头上,陈家麟不由止了步。
  “玉笛书生”怎么看也看不出这一身村俗的土青年有什么惊人之处,唔了一声道:“在下惹不起?你阁下呢?”
  “区区并不打算招惹!”
  “他为何在此地?”
  “兄台何不问他本人?”
  ‘嘿嘿,‘关洛侠少’无事尚且生非,竟然也有不敢招惹人之时,这倒使黄某人大感意外,喂,朋友何方高人?”
  随着话声,转面对正了陈家麟。
  陈家麟对方才“关洛侠少”突然收剑的事,正感到十分奇怪,现在听他一说,更加悬疑莫释了。
  当下冷眼回望“玉笛书生”道:“江湖无名小卒‘渔郎陈家麟’!”
  “王笛书生”怔了一怔,继而哈哈一笑,转向“关洛侠少”道:“阁下是寻在下开心麽?”
  “这话怎么说?”  
  “这位阁下不敢招惹的朋友,倒真是名震武林的人物,哈哈!”
  这是非常的轻蔑,陈家麟不内心火真冒,但他不准备发作。
  “关洛侠少”一听便明白“玉笛书生”的心意了,正色道:“是不是一位人物,事实可以证明,兄台要证明一下么?”
  “玉笛书生”是个胸有城府的人物,一听“关洛侠少”这么说,心中不免起了嘀咕,下意识地转目深深打量了陈家麟一眼,仍看不出这村夫俗子有什么出奇之处。  
  除了眼神较常人清澈,人长得英俊之外,别无惊人之处,暗忖:“莫要被‘关洛侠少’冤了,在江湖中传为笑柄,这人也许是他手下,故意扮成这等怪样,否则,依他平常的作风,岂容别人在旁观战。”
  这么一想,心头便笃定了,微一撇嘴道:“怎么个证明法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道:“很简单,兄台如能在这位仁兄手下过三招,我方一弘打马回头,如何?”
  陈家麟心头暗暗一震,“关洛侠少”竟然敢以自己的武功作赌注,彼此素昧生平,他怎敢冒这个险?
  府城深的人,一向多疑,这一来,“玉笛书生”又不安了。
  他信得过“关洛侠少方一弘”说话算数,难道这名不见经传的乡巴佬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物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也不简单,他已惴透“玉笛书生”的心意,加上一句:“怎样,兄台!”
  “玉笛书生”冷冷地道:“他是阁下的人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朗声笑道:“区区与这位仁兄见面不到半个时辰,兄台不要猜疑。”
  “玉笛书主”若有所悟地道:“这么一说,阁下想是证明过了,所以不敢招惹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毫不思索地道:“非不敢也,是不愿也,我们没动过手。”
  “那阁下凭什么敢以他的功力作赌注?”
  “避免我俩直接冲突,岂不甚妙?”
  陈家麟被两人当成了谈价钱的对象,心中十分气恼,但估然灵机一动,暗忖:“自己不是自誓要扬名立万,给陶玉芳瞧瞧么,跟前两人想都是响当当的人物,如果籍此露上一手,渔郎之名可能会因而传出去。”
  这么一想,那股愤懑之气便平了。
  “玉笛书生”想了想这话不无道理,当下一点头道:“好,就这生办,阁下说过的话算数么?”
  “关洛侠少”面现不之色道:“兄台以区区为何许人?”
  “玉笛书生”不再开口,转对陈家麟道:“朋友想来都听明白了,亮剑吧?”
  陈家麟冷漠地扫了“关洛侠少”一眼,道:“阁下好主意,在下就算受你利用一次吧!”
  说完,转对“玉笛书生”,缓缓抽出了那柄没尖锋的平头剑作以起手之势。
  “玉笛书生”眼光不赖,陈家麟的气势,使他暗吃一惊,他知道碰上不易与的高手了。
  仍此刻已不能打退堂鼓,否则便是认输,只好静气凝神,把攻力提聚到十二成,横笛以待。
  其实,陈家麟内心并无十分把握能在三招之内胜“玉笛书生”,对方的真实功力他还摸不透,仅凭刚才的观察是不够的。
  他把十成功力,凝聚剑身,心里在捉摸应该以什么招式应付对方的特殊笛招……
  “关洛侠少”微笑着,若无其事地注视着两人,象这场比斗根本与他无关,不知他是笃定陈家麟必胜,还是另有打算?
  场面又一次呈现紧张,由于其中之一是陈家麟,所以紧张之中还透着神秘。
  “呀!”朗喝声中,笛剑交辉,发出一声清越的振鸣,“玉笛书生”疾退三步,低头检视玉笛是否受损,心头可骇震至极。
  他的笛招滑溜奇诡,一向不与对敌的兵刃接实,但这“渔郎’的剑术,奥妙无方,竟然使他无法展笛招之长,一上手便露了短。
  陈家麟好整以暇地归剑入鞘,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悠闲冷漠,但内心却十分振奋,这一击增加了他对师传武技的信心,也考验了自己的功力深浅。
  “玉笛书生”见玉笛无损,才透过一口气来,抬起头,见对手已收剑,心内微感一愣,沉声道:“高下未分,朋友怎地收了剑。”
  其实他这话是硬起头皮说的,他已觉察自己不是这“渔郎”的对手,但为了面子,为了“武林仙姬”,他必须拼下去,他准备以绝招来个背水一战。
  陈家麟冷冷地望着对方道:“彼此无怨无仇,点到为止,不必比了!”
  “玉笛书生”听出话中有话,但一时想不透,若说自己退身检視玉笛,这并不算输,为什么说点到以为止呢?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三章
上一篇:
第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