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
2019-07-13 16:22:39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古红莲分明是个青楼女子,现在看起来,却是个隐迹风尘的奇娇娃,这是多么不可思议?
  不但如此,而且听话音似乎知道锦衣书生的来历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的面色起了变化,惊震困惑兼而有之,最后竟然收起了长剑,目注锦衣书生道:“我并非怕了你,而是有所顾虑。”
  锦衣书生道:“大可不必,我们说过生死各自认命。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不由心火又发,寒声道:“你别得理不让,如果事情迫在头上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顿住了。
  锦衣书生道:“怎么样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沉着脸道:“照样杀你!”
  锦衣书生朗声笑道:“好极了,在此地动手的确不妥,咱们东门外见,是汉子就别开溜。”
  古红莲目注锦衣书生道:“陈公子,不能化敌为友么?”
  锦衣书生断然道:“不能!”
  古红莲眸光一闪,道:“陈公子执意相拼动机不是为了我吧?”
  锦衣书生怔了怔,微微一笑道:“古姑娘,在下不便回答你这问题,就此别过了!”
  说完略一拱手,又朝“花间客”任品方道:“记住,我在东门外等你!”
  话声中,转身便走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一咬牙道:“区区准到!”
  古红莲大声道:“陈公子,肯听我一言么?”
  锦衣书生置若罔闻,疾步出院去了。
  鸨子古妈妈这才站起身来,僵仍木然发呆。
  这情况太意外了,她连作梦也没估到。
  她记得古红莲在两年前,被人卖到这里,说是官宦之后,因家破人亡而卖身,但言明,对客人只限于陪酒及文墨酬酢。
  当时见她丽质天生,人才出众,也就答应了,想不到她是个古怪女子……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期期地道:“古姑娘,能请教真实姓氏么?”
  古红莲冷冷一笑道:“用不着,反正我只是个臭婊子!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深深一揖,红着脸道:“古姑娘,恕区区失言冒犯……”
  古红莲一摆手道:“你可以走了,以后不必再来此地,给你个忠告,最好不要去赴约。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以异样的眼光深深一扫古红莲,道:“古姑娘下了拒客之令?”
  古红莲冷冰冰地道:“可以这么说的。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冷哼了一声,二话不说,举步便走。
  到了东门外,约莫半里之遥,只见一条人影,兀立在道旁空地上,赫然正是那锦衣书生。
  “花间客”缓缓走近前去,在相距丈许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  锦衣书生冷冷发话道:“你还算有种!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沉凝十分地道:“渔郎,你别迫人太甚!”
  这锦衣书生,正是“渔郎陈家麟”,如果他不改装束,可能见面任品方便认出他来了。
  他的行动,是“武林仙姬陶玉芬”授计的。
  陈家麟已然答应了“武林仙姬”取任品方的性命,同时他也看出对方不是什么正道之士,只有照原来的计划做了。
  当下冷冷地道:“什么也不用说了,我们动手吧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声音微显激动地道:“渔郎,区区奉主人之命,不许与你为敌,不要得理不饶人。”
  陈家麟心头一震,脱口道:“你是‘牡丹令主’手下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道:“一点不错你说对了!”
  陈家麟愕然了,想不到“花间客任品方”竟然是“天香派”的人,“武林仙姬”与他是同一门派,为什么她说任品方威胁她母女的生命?
  为什么要利用自己作刽子手?
  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怪事。
  如果这件事被“牡丹令主”知道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  难怪她、再叮嘱自己守秘,原来是同门相残。
  为什么?
  为什么?
  他不由踌躇了。
  心里疾转着念头:“该不该杀姓任的呢?‘武林仙姬’说的话可信么?她是不是另外有什么可怕的企图?”
  心里一连串的问号,他不知如何是好?
  同时他也想到那青楼女子古红莲,她又是什么样人物?
  她不但知道自己的来路,而且她对任品方说的“你被杀只有认命,你杀了他便活不了!”
  这不是明显的指着“牡丹令主”不许手下与自己为敌,违命者死么?
  可是看样子她不是任品方的同路人,那她该是什么路数呢?
  为什么寄身青楼呢?
  杀了任品方无疑的便介入了对方同门相残的漩涡中,这值得深深考虑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见他久久没有开口,接着又道:“渔郎,为了—个烟花女子,不值我俩拼生斗死,是么?”
  这句话使陈家麟一时答不上语来,就事论事当然是如此,可是如何向“武林仙姬”交代呢?
  在主意还没打定之前,转以他语道:“古红莲不是真的青楼中人吧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道:“我是今夜才发现这蹊跷的,怎么,你也不知道?”
  陈家麟道:“我是首次涉足这种地方!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略作沉吟道:“你对她有意么?”
  陈家麟摇了摇头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目光一转,道:“我们还要不要打?”
  这可使陈家麟为了难,杀他与否必须作一抉择,深深一想道:“以后看情形再说你可以走了!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冷冷一笑道:“渔郎,说话客气些,别太目中无人,我姓任的还不曾向谁低过头,让你三分,完全是为了上命所迫,别自以为了不起。”
  陈家麟道:“你有心要证明一下么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窒了一窒,道:“未始不可!”
  陈家麟手按剑柄道:“拔剑吧?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犹豫了一阵子,徐徐拔剑在手。
  陈家麟也掣出断剑,双方各取方位,扬剑对峙。
  “这能证明什么?分出了强弱又如何?简直毫无意义。”
  陈家麟心里在转着念头:“这是个好机会,要不要对他下杀手完成‘武林仙姬’之托?
  “可是自己刚才想到过,这件事其中大有文章,介入同门相残的恩怨里,实在是愚行,而且犯了江湖大忌。
  “陶玉芬并非什么正派女子,犯得着么?
  “自己约对方来这里决斗,妓院里的人全知道,并非秘密,杀了他,事情如何了?”
  这么一想,杀人的意念又打消了。
  对峙良久,彼此都看得出碰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。
  沉哼声中,双方出了手,几乎差不先后,而且用的都是攻招。
  金铁交鸣声中,双方各退了一步。
  乍分又合,又是一阵刺耳的金铁碰击声,双方再退。
  陈家麟蓦把功力运到十二成,沉稳地递出一剑,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当然识货,立即以全力应攻。
  剑气漫卷中传出一声暴响,“花间客”任品方连退了三个大步。
  高下算是分明了。
  好胜,可以说是武林人的通病也是人的天性,没有几个人自甘服输物,除非在很特殊的情况下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面色一变之后,眸中倏露杀光,可能,他准备不计后果,要施展绝招。
  眼为心之表,发于中必形于外。
  陈家麟是纯厚,不是笨,他是聪明绝顶,当然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动机。
  当下目泛奇芒,沉声道:“任品方,俗语说事不过三,这三个照面,大概可以证明一切了。
  “如果你还想再出手的话,告诉你第四招我必杀你。”
  这话,使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心里发了毛,他不得不重作考虑……”
  蓦在此刻,忽听一个女人的声音道:“任巡察,我奉劝你不要做出不智的行为!”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脸色一变,眼中的杀光倏地消失了。
  陈家麟暗吃一惊,举目望去,只见一个女人的身影,站在三丈之外,不知是何时到的,想来是双方会神对峙的时候。
  原来任品方是“天香门”的巡察,地位相当不低。
  这女人又是谁呢?
  听口气,当然也是“天香门”的人。
  “花间客”任品方尴尬地转身拱手道:“董使者,多承提醒!”
  说完,突地闪掠而去,眨眼间便消失在蒙蒙夜色中。
  那被称作董使者的女人,向前移近了丈许。
  陈家麟第一眼便看到对方发鬓边簪着一朵花,随即意识到对方是“牡丹令主”手下的“红花使者”。
  仔细再看,花的颜色略有不同,是金色的,那就该是“金花使者”。
  这使者徐娘半老,风韵十足。
  她悠悠地开了口:“你就是‘渔郎’陈少侠?”
  陈家麟先收了剑,才点头应道:“不错,正是在下,芳驾有什么指教么?”
  “金花使者”道:“请少侠随我来,敝主人召见!”
  陈家麟心头一震,顿时紧张起来。
  记得“红花使者公孙大娘”约自己到靖安城,由人接引,见“牡丹令主”,对方怎会到了南昌呢?”
  他在刹那之间,连转了几个念头……
  “牡丹令主”要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?
 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?
  对方命令手下不许与自己为敌的谜底,今天可以揭穿么?
  “红花使者”说过的“残红惊绮梦,从兹陌路人”,暗示着什么?
  “金花使者”又道:“少侠还有什么考虑的?”
  陈家麟努力一定心神,道:“贵主人现在何处?”
  “离此不远!”
  “芳驾如何称呼?”
  “金花使者!”
  “能先见告贵主人要见在下的原因么?”
  “到时便可知道!”
  陈家麟吁了口气,道:“如此请带路吧!”
  在“金花使者”前导下,顺官道奔去,时分已近三更,路上行人绝迹,陈家麟的心情相当紧张,也很乱,始终无法平静下来。
  “醉翁”等一干武林先进,出江湖卫道,目标是“天香门”,他无形中成了他们一份子,今晚一去,处境便非常微妙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二十四章
上一篇:
第二十二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