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
2019-07-13 16:24:32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陈家麟认出来了,林中对谈的一个是“武林仙姬陶玉芬”,她已经知道“花间客任品方”没被杀。
  另一个是两年前,在“花月别庄”外发现车底艳尸,自己被误为赶车人,乘彩轿而来的封大娘。
  她在别庄中的地位,仅次于“鄱阳夫人”。
  沉默了片刻之后,两人又继续交谈下去。
  封大娘语音沉重地道:“姓任的不死,终是个祸患,那等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……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叹了口气道:“渔郎为什么食言放过他呢?”
  封大娘道:“除了你姐夫‘渔郎’,没人能对付得了他,而且不露痕迹更难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姓任的抓住我娘这点把柄,迫我嫁给他,您想,我能委身这种败类么?”
  封大娘道:“玉芬,你嫁给你姐夫正合适……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不,我不能嫁给他。”
  封大娘道:“那是为什么?” 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第一、我如果跟了姐夫,任品方不会放过,那件事揭穿了,我母女只有死路一条。
  “第二、姐夫身份不明,也不知道主人与他是什么关系,我恨这些互有关系的人。”
  陈家麟在暗中紧紧皱上了眉头,看来“武林仙姬”不是想象中的那等肤浅。
  封大娘长长吁了口气,道:“玉芬,主人有意要你与‘渔郎’结合,那是为什么?”  ‘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谁知道有什么图谋,我又岂能做她的工具?”
  封大娘摇头道:“如果主人以命令行之,难道你要抗令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不会,我已经下了一步棋……”
  封大娘讶异地道:“你下了什么一步棋?” 
  陈家麟不由心中一动,凝神倾听,看她下的是什么棋?
  “武林仙姬”幽幽地道:“如果‘渔郎’本人不答应,主人便不会下令!”
  封大娘道:“你怎知‘渔郎’会不答应,象你这般天生丽质,除了木石才会不动心,而且你姐姐玉芳已经弃世,你与她是同胞,长得一模一样……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我断定他不会答应,这就是我下的棋,昨天我与他见面时,故意风言风语,装得俗不可耐,让他讨厌我,昨天我已看出这步棋生了效,他神色间对我相当鄙视。
  “听娘说,我姐姐端庄贤淑,我这一表演在两相比较之下,他当然会起反感……”
  封大娘道:“你这步棋不高明,走错了!”
  封大娘惊声道:“不管你姐夫是什么来路,主人在他身上有什么打算,但可以看得出,他是个正人君子。
  “你这么一做,反而造成了任品方的机会,他是主人最宠信的人,你能逃过他的手掌心么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果然着了急,栗声道:“这便如何是好?”
  陈家麟在暗中激动无比,想不到“武林仙姬”的鄙俗是故意装出来的,自己还是看错她了。
  这一揭开了真相,他对她的看法有了极大的转变,这一转变,他的心情便紊乱了,一时之间,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受。
  久久,才听封大娘开口道:“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,你还是争取‘渔郎’为上策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”期期地道:“如果主人是别有所谋,我岂非害了他?还有那姓任的……”
  陈家麟心中深受感动,从这句话中,可以看出她不但灵慧,而且心地不恶。
  于是,把她当作亡妻偶像的意念,又从心底升起,是的,为爱儿玉麟带妈妈回去,一个能照样给他母爱的妈妈。
  可又,转念一想,心又冷了,谁知“牡丹令主”是什么居心!
  同时自己已当面拒绝了她,难道又去求她不成?
  于艳华凄清的面影,又浮现眼前,他忘不了互相拥抱的那一幕,如果“武林仙姬”结合了,她会怎样?
  想到这里,不由一阵心悸,情绪也越发的紊乱了。
  出江湖为周老爹报仇,却惹上了这多情感上的纠纷,这是始料所不及的。
  他又想到,报仇必须杀“白骨魔”。
  而“白骨魔”是“牡丹令主”座下三大尊者之一。
  另一方面,自己无疑地与“醉翁”他们走一条路,也就是“天香门”的敌人,无论是与“武林仙姬”或者于艳华结合,后果又是什么?
  问题愈来愈复杂,他真不知道如何自处了。
  封大娘道:“天快亮了,这件事慢慢再商量吧,对了,夫人提过令尊的消息么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凄凉地道:“我爹是由姐姐奉养的,现在姐姐死了,他老人家又双目盲残,真不敢想象日子怎么过?
  “唉!天意,如果不是两位老的水火不容,分道扬镳,娘也不会走上这条路,等于是卖身与“天香门”,明里是分坛主事实上是工具,是奴才!”
  陈家麟一听,连呼吸都窒住了,原来两年前所见的瞽目老人,是爱妻的父亲,玉芳走了,老人何依?
  自己说什么也该尽点子婿之道,接替爱妻侍奉他老人家的天年,何处能找到他呢?……
  心思狂乱到了极点,真想不到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来!
  只听“武林仙姬”接下去又道:“年纪大了,许多从前看不开的事也看开了,娘已打发人探访爹的下落,可是,人海茫茫,如何寻觅呢?唉!……”
  封大娘黯然道:“玉芬,你是大娘我从小看大的,情感不殊母女,有许多事,大娘我还是护着你。
  “依我看,你不如进城去,‘渔郎’可能已经回头,干脆把事情敞开说明白,别的问题便好解决了。”
  陈家麟考虑着,是否此刻现身出去?
  蓦在此刻,只见一条人影,幽灵般出现两人身前。
  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齐齐惊呼了一声,待看清楚了来人面目,才又躬身道:“原来是董使者!”
  陈家麟也吃了一惊,现身的竟是那引见自己的“金花使者”董芸香,她们的对话她听到了么?
  如果她早潜伏在侧,问题可就万分严重了。
  “金花使者”脆生生的一笑道:“封大娘,陶姑娘,你俩在此地做什么?”
  陈家麟虽然看不到两人脸上的神色,但可以想象得到是什么样子。
  封大娘被称作护法,想来是分坛的护法了。
  封大娘陪着笑了笑,道:“我与玉芬出城散散心竟然忘返了!’
  语调相当的不自然。
  “金花使者”又是一声脆笑,道:“哦!是散心的,不是商量什么机密大事吧?”
  两人如触电似的一震。
  封大娘期期地试探着道:“使者来了些时候了?”
  “金花使者”声音突地变得很冷地道:“嗯!是来了一会了!”
  两人面面相觑,哑口无言,心里可急煞了。刚才的话,进入“金花使者”的耳中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  “金花使者”接着道:“封护法,刚才提到任巡察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封大娘全身在冒冷汗,嗫嚅地道:“闲谈,没……没什么!”
  “金花使者”道:“是闲谈么?不过,我听起来好像不是闲谈,主人因事动驾出山,就在不远的地方,两位随本使去参谒主人吧!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声音有些发颤地道:“此时恐怕搅扰不当,待天明之后再去参谒……”
  “金花使者”冷酷地道:“陶玉芬,主人也正奇怪‘渔郎’怎么与任巡察因争风而起冲突,原来是你一手导演的。这档子事,你得亲自向主人解释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强笑着道:“使者在谈什么,我……听不懂?”
  “金花使者”语音转厉道:“用不着巧辩了,想不到本门中竟然生出了叛逆!”
  “武林仙姬”惊怖地退了数步,娇躯簌簌抖个不住。
  “武林仙姬”与封大娘的谈话,被“金花使者”听到,后果是什么,不问可知了。
  叛帮与欺师灭祖,武林门派悬为第一条禁律,现在两人已被“金花使者”扣上了这顶帽子,必死不说,可能还要株连到别人。
  俗语说,狗急了也会咬豹子,现在封大娘就有了这种动机。
  她先朝“武林仙姬”深深望了一眼,然后沉凝地开口道:“董使者,你我都是‘天香门’同参,对主人的忠诚,绝对没话说。
  “刚才玉芬所谈的,纯属个人私事,也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,使者以叛逆两字相加,未免太过份了。”
  “金花使者”冷冷一笑道:“封护法,这事该由主人裁夺!”
  封大娘沉着脸道:“使者一定要这么做?”
  “金花使者”阴阴地一笑道:“封护法,难道你还敢对本使者采取行动不成?”
  这句话够厉害,有了这种动机,那是罪上加罪。
  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面色惨变。
  凭两人的功力,要想明着收拾“金花使者”,恐怕很难办到,事机泄露的话,是百分之百的死定了。
  “金花使者”察言观色,知道自己所料不差,接下去道:“封护法,你知道主人的性格,事情闹开来,分坛主也要担上干系,聪明的话,乖乖随本使者去见主人,还有可能获得宽赦……”
  “武林仙姬”栗声道:“如果不呢?”
  “金花使者”冷厉的目光在她粉靥上一扫,道:“小妹子,千万不要说这个‘不’字,本使者有权先决后报!”
  话锋一顿,又道:“你是天生尤物,不能做遗恨终生的事。”
  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绝望地对规视着,死亡的阴影,紧罩在心头。
  两人产生了同一的心思,反正是死路一条,与其坐候宰割,不如冒死一擒,最后还有自绝一途,那比惨酷处死强得多。
  这么一想,神色之间,便不自觉地流露出来。
  “金花使者”媚荡的脸上立笼杀机。
  眸中的寒芒,令人不寒而栗,缓缓拔出剑来,以刺耳的音调道:“本使者出了手,你俩毫无机会,最后忠告,缴剑上路?”
  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,双双拔剑移身,站成了犄角之势。
  “金花使者”脆生生一笑道:“好啊!你俩愿意如此,本使者也没办法,真是太可惜。”
  笑声很脆,但一点也不悦耳,相反地使人心摇神颤。
  就在这血腥场面一触即发的情况中,一条人影,幽灵般出现直逼场心。
  “金花使者”目光掠处,不由脱口惊呼了一声:“渔郎!”
  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也惊震地转过目光。
  她俩不知道“渔郎”的真正身份,也不敢断定他站在哪一边,因为他没有如约杀“花间客任品方”。
  陈家麟站定了身形,灼灼目芒,直照在“金花使者”的面上。
  “金花使者”惊疑地道:“渔郎,你现身何为?”
  陈家麟淡淡地道:“适逢其会,凑个热闹。”
  “金花使者”道:“渔郎,这是本门家务事,你不能插手……”
  陈家麟冷漠地道:“很可惜,我已经被牵连在这场是非之中了。”
  这话,听在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的耳中,不啻仙音妙药,象是溺水者在行将灭顶之际,忽然抓住了一块浮木。
  “金花使者”栗声道:“渔郎,你别胡来,被主人知道了,可有你瞧的?”
  陈家麟道:“那是另外一回事,芳驾应该知道玉芬是我的姨妹,我不能袖手。”
  “金花使者”粉腮大变,栗声道:“你准备怎么样?”
  陈家麟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。
  因为刚才“武林仙姬陶玉芬”与封大娘的一席交谈,已使他改变了对“武林仙姬”的看法。
  他也明白当前的情况,如果让“金花使者”离开,“武林仙姬陶玉芬”与封大娘便算完了。
  “鄱阳夫人”也将受到连累,不管“花月别庄”的行事为人如何,亡妻陶玉芳与她们的关系是抹不掉的。
  心里想着,口里沉声道:“说什么也是多余,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!”
  “金花使者”瞪着双眼道:“渔郎,说了半天,原来是你勾结她们背叛我们主人?”
  陈家麟冷漠地道:“如果芳驾要维护门规,只有看剑上的能耐了!”
  “金花使者”目芒一扫封大娘与“武林仙姬”,厉声道:“本使者要彻底清理门户了!”
  说完,转注陈家麟道:“渔郎,本使者不想与你斗,由主人来处理吧!”
  说完,就要转身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二十五章
上一篇:
第二十三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