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
2019-07-13 16:29:09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神龛里突地又传出了一个低沉的话声:“是二哥么?”
  “你是三弟?”
  神龛中飘落一条人影,正是那吴弘文,蒙面书生是陈家麟。
  陈家麟迫不及待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吴弘文抑手把他拉到了供桌下,才悄声道:“院地四周,都是‘牡丹令主’手下的高手,家师也在内……”
  陈家麟骇然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吴弘文咽了泡口水,道:“二哥,你来得太巧了,我正半筹莫展,你看到院中的轿子了……”
  “怎么样?”
  “里面坐的是‘醉’、‘癫’二翁……”
  “吓!怎么……”
  “二翁着了对方的道儿,被活捉了架在轿中,现在对方布下罗网,等待‘寿翁’上钩,把‘天外三仙’一网打尽。”
  “寿翁……什么样子?”
  “我也没见过。”
  “二翁是怎样被制的?”
  “嗨!这该怪我粗心大意,傍晚时,我到城门外的横街酒肆,替二翁沽酒,想不到对方在酒中做了手脚,几口下肚,便醉倒了。
  “对方的人也适时而至,我见势不妙,赶紧藏了起来,二翁被他们放入轿中,摆在院地里,等‘寿翁’来到……”
  “对方怎知‘寿翁’会来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三翁在此约会的事,对方是怎么探到的。”
  “这死的伏在殿中又是怎么回事?”
  吴弘文激动地道:“对方在轿边埋了炸药,只等‘寿翁’到来,这人是奉令在此守候,暗中引燃炸药的。
  “药线在大殿的门槛下,我是准备必要时扑杀他。
  “但对方埋伏的高手太多了,却想不出救二翁的办法,现在炸药的威胁算是解除了……”
  陈家麟陷入了沉思,这的确是个难题,原来“武林仙姬”、“牡丹令主”亲临坐镇,目的便是倾全力对付“天外三仙”。
  就在此刻,殿外院中忽地亮出了光影。
  两个伸头外望去,只见轿前多了两盏纱灯,是用竹竿挑着插在地上,灯上各绘了一朵牡丹花。
  陈家麟激奇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吴弘文道:“谁知对方弄什么玄虚!”
  一个女人的身影,出现轿前,是一名“红花使者”,她掀开轿帘,检查了一遍,口里喃喃地道:“愿三仙早返仙界!”
  说完,身形又隐去了。
  场面回复原来的死寂,但诡谲的气氛却更浓。
  陈家麟忽地想到刚才被杀的这名“天香门”弟子,曾误认自己为巡察“花间客”任品方。
  而吴弘文又说今晚暗中伏伺了不少高手,这么说,“花间客”与“白骨魔”定必也在场。
  心念之中道:“三弟,你知道‘白骨魔’是个什么长相?”
  吴弘文道:“对了,你曾要我设法查他的下落,很抱歉没查到,我问过‘醉翁’,据他说,‘白骨魔’人如其号,他的标志是三角白骨皂幡。”
  陈家麟点了点头,他身边就带着一支插在周老爹心窝上的皂幡,他曾对死者誓言,要把这支皂幡,插回“白骨魔”的心窝。
  一条人影,如飞絮般飘落院中,赫然是一个头戴寿字员外巾的华服老人,长得一脸的福泰相。
  吴弘文悄声道:“来的定是‘寿翁’无疑了!”
  果然,暗中传出了一个苍劲的话声,“寿翁,久违了,今晚幸会!”
  “寿翁”从容地四下一扫瞄,哈哈一笑道:“今夜到场的朋友不少,阁下是谁?”
  苍劲的声音道:“牡丹令主!”
  陈家麟冷哼了一声,道:“他不是,不知是谁冒充的。”
  吴弘文道:“二哥怎么知道?”
  陈家麟道:“我与对方谈过话,‘社丹令主’是女的。”
  吴弘文惊声道:“女的,怎么会呢?二哥见过她本人……”
  陈家麟道:“没见她的庐山真面目,但与她隔着锦屏谈了不少话。”
  “谈些什么?”
  “以后慢慢再说!”
  “奇怪,对方弄什么玄虚?”
  只见“寿翁”打了个哈哈道:“实在是幸会,令主大驾光临,又摆下这等场面,有什么指教?”
  苍劲的声音道:“我们先开诚布公的谈上一谈,‘天外三仙’归隐已久,何故复出与本门作对!”
  “寿翁”毫不考虑地开口便应道:“令主何不自问一下,这几年来的所作所为是否合乎天道?”
  “哈哈哈哈,看来三位是以悲天悯人了之士自居了?”
  “老夫等一生,从不沽名钓誉,只是为所当为!”
  “好一个为所当为,本令主奉劝阁下一句,成名不易,保身亦不易!”
  “这话怎么说?”
  “阁下何必明知故问,武林人能活到象三位这等寿数很不容易,君子明哲保身,何苦与自己过不去呢?”
  “咱们不打哑谜,有话请直说了吧?”
  “很好,希望三位从此收手,优游林泉。”
  “寿翁”仰天一笑道:“说得好,不过老夫等一生行事,有个不变的原则,凡事但求心实,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收手退身,何能心安理得!”
  苍劲的声音突地变得很冷地道:“这么说来,三位是要与本门作对到底了?”
  “寿翁”道:“如果反过来,老夫请求令主以武林苍生为重,从此收手呢!”
  苍劲的声音断然道:“一国有君,武林岂能无主,办不到。”
  “寿翁”声音一寒道:“那就言止于此了!”
  “阁下会后悔?”
  “老夫等为所当为,何悔之有。”
  “眼前阁下就要悔,不信等着着……”
  “令主有志君临武林天下,当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何不现身一见?”
  “不必了,那是多余,阁下两位同道在轿中相候,阁下有话要对他俩说么?”
  “寿翁”陡然一震,怔住了。
  他做梦也估不到“醉”、“癫”二翁已被对方所制。
  他现身时就知道边两顶轿子有些古怪,却料不到轿中会是二翁。
  陈家麟用肘一碰吴弘文道:“我们助‘寿翁’一臂之力,先救下二翁再说……”
  吴弘文道:“如何救法?”
  陈家麟道:“我们现身出去,两人救人,一人断后……”
  吴弘文摇头道:“不妥,对方埋伏的高手不在少数,一个人功力再高也阻挡不了,同时我们与‘寿翁’未谋一面,蓦然出去,必生误会,等解释清楚,对方已采取了行动了,还救什么人,小弟我倒是有个办法……”
  陈家麟道:“什么办法,快说吧?”
  吴弘文道:“我先以传音入密之法向‘寿翁’表明身份,然后以最快捷的行动,各救一人。
  “对方并不知道炸药手业已被杀,行动时必有顾虑,时间足可允许把人救入殿中。
  “二哥你截住殿门,只要稍微挡上一阵,我们就算成功了,你的身手,大概全身而退不难……”
  陈家麟颔首道:“好,就这么办!”
  苍劲的声音又起:“阁下何不先见见两位贵友,有什么未了的话,也可以互作交代,再退可就没机会了,那将是很遗憾的事!”
  “寿翁”报之以一阵哈哈狂笑,表面上还是那么从容,心里在疾转着念头。
  吴弘文乘时传了话。
  “寿翁”掀开轿帘,把“醉翁”与“癫翁”分别抱出轿外,平放地上。
  两翁瞪着眼,不能动弹也开不了口。
  苍劲的声音又道:“阁下不再作考虑了么?”
  “寿翁”沉声应道:“老夫一向不轻易改变主意,令主安排了什么礼数,可以献宝了。”
  苍劲的笑声,震空而起。
  这笑声,便是安排好的,点燃炸药的暗号。
  也就在笑声激荡之中,一条人影,闪电般掠到院中,与“寿翁”同一动作,各抱一人,反扑回正殿。
  动作极快,出乎所有“天香门”伏伺的众高手的意料之外。
  四下里传出了惊呼之声,谁也想不透何以炸药失效,但又不敢立即行动,怕万一爆作,毁了自己人。
  只这迟疑之间,二翁已被安然带入殿中。
  那冒充“牡丹令主”的,想来是此行之首,意识到事出蹊跷,大声下令道:“前后堵截,快!”
  十几条人影,从暗中现身,扑向大殿,有的越屋到殿后堵截。
  殿内空空如也,殿后也不见人影。
  人,神秘地失了踪,只剩下一具尸体,是他们预伏的炸药手,事实已说明了一切。
  追击的人落空而回,为首的下了命令:“此次任务失败无法向主人交代,我们都难辞其咎。
  “看来古怪出在这殿中,一定有地下秘室之类的布设,现在大家分头搜查殿里每一寸地方。
  “务必要追个水落石出,如本使者所料不差,人还在殿中没离开。”
  于是,殿内展开了仔细的搜索,敲墙触地,拂尘挪物,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地下室中,一灯荧然,“醉翁”与“癫翁”被平放在床上。
  “寿翁”、陈家麟、吴弘文等三人,面面相觑,束手无策。
  陈家麟悠悠开口道:“晚辈猜想,两位老前辈既非中毒,也不是经脉受制,定是服下了使人酣醉的药物。
  “据晚辈所知,只要待上一天半日,药性消失,不解自醒……”
  “寿翁”道:“你有把握?”
  陈家麟把客栈中,自己装醉的经过,约略说了一遍。
  “寿翁”点头道:“看来只有等了,这真是阴沟里翻了船,想不到醉鬼一生中口不离酒,却在酒里栽了斤头。”
  说完,目注陈家麟道:“你已见过了‘牡丹令主’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二十六章
上一篇:
第二十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