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
2019-07-13 16:40:54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于是,两人就近树上,各折一根树枝,削去枝叶,折成普通剑长短,然后站定了方位,道了声:“请!”
  亮出了门户,抱元守一,劲贯枝梢,两根树枝,在他俩这等好手的手中,并不输于百炼精钢。
  双方的起手式,显出了双方在剑术上非凡的造诣。
  气势,完全无懈可击。
  明月初升,银光匝地,改变了夜的帐幕,把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。
  对峙了约莫一盏热茶的时间不知是谁先不耐,也许是双方都不想再耗下去,两人同时出了手。
  双方的招式,同样的精奥凌厉,一场激烈的搏斗,叠了出来。
  由树枝上迸发的劲气,发出“丝丝!”地撕裂空气的声音,令人动魄惊心。
  激斗了近五十招,双方不分轩轾。
  陈家麟沉呼一声,改招换势,施展师门绝学“万方拱服”,不出所料,完全被对方封挡开去。
  青衫书生立还颜色,用的也是“万方拱服”,磅礴的气势,似乎仍在陈家麟之上。
  式与式之间的连接变化,也更见绵密精妙,这使陈家麟骇震英名,天底下的怪事,没有这些更怪的了。
  如果是师门同源,对方早该抖露出来了。
  对方说巧获,是否意味着“剽窃”呢?
  这些意念,脑海中只是闪电般一闪而没。
  他应付了青衫书生的一击,又以同样的招式反击回去,因为这是他全部武学中最凌厉最奇奥的一招,舍此便没什么好打的了。
  由于双方用的是同一招式,每一式,每一个变化,都在被此的意料中,连想都不必去想,攻守都是顺理成章。
  所以预期的威力便无法发挥了,实际上变成了内力的互较,看谁能保持力量到最后一刻。
  惊人的搏击,持续下去,象是没有止境,谁也记不清多少回合。
  双方都有同样的心思,如果全力攻击的话,内力将相对地消耗,便不能持久,失败就注定了。
  在这种情况之下,彼此都存心保持元气,待机一击奏功。
  本来是奇绝武林之学,由于反覆施为,一成不变,惊人的搏斗,变成了单调,机械的动作。
  不过,话又说回来,内力的损耗仍是可观的。
  地面上的影子转了方位,月亮已升高了,这表示搏斗的时刻已经不短。
  突地,青衫书生在攻击一招之后跳出圈子,胸部的起伏,证明他在喘息。
  而陈家麟也一样好不到哪里,一样的力浮气促。
  青衫书生垂下树枝道:“不打了!”
  陈家麟道:“高下未分,问题便不能解决,为什么不打?”
  青衫书生徐徐吐了口气,道:“这样打法,到天亮也分不出高下。”
  陈家麟道:“那要如何打法!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改天再打,我还有别的事要办。”
  陈家麟倔强地道:“不成,今晚非分出高下不可!”
  青衫书生冷笑了一声道:“渔郎,你我都得承认内力消耗得差不多了,最后的结果是什么?”
  “你说是什么?”
  “两败俱伤!”
  “不管怎样,还是要打。”
  “可是我不想陪你落在‘牡丹令主’的手中。”
  一句话陈家麟瞿然而震,这一方是“天香门”的天下,线眼四布,这情况大有可能。
  即令是此刻,如果对方有“不败翁”一类的高手现身,以现在的内力,根本就应付不了。
  而且真假“渔郎”的公案尚未了结,对方当然不会放松查缉。
  可是就这样放了手,又觉得心有未甘,错过今晚,要打对方就难了。
  他感到踌躇了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
  青衫书生已猜透了他的心事,接着又道:“渔郎,你不必担心找不到我,因为我还找你有事。”
  陈家麟心中一动,道:“还找我有事,什么事?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现在言之过早。”
  陈家麟有些气不过,大声道:“鬼话,有事不当面解决,还要待以后,天下没这种理……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各有各的打算,你认为绝对无理的事。也许在我是非常有理,信不信由你!”
  陈家麟把利害二字,在脑海极快地打了几个圈,对方说的也有道理,鹬蚌相争的结果,必是渔翁得利。
  说不定此刻“天香门”的爪牙,已经在暗中虎视眈眈,这倒不可不防。
  再落入对方之手,不会再有假“渔郎”援手了。
  于是,他强按下这股子气道:“不打也可以,但有些小问题朋友还是要交代一下。”
  青衫书生淡淡地道:“什么小问题?”
  陈家麟道:“譬如说,朋友此次进‘栖凤馆’,说是受人之托了,是受何人之托?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在馆中,我说出来意之时,你就应该知道我是受谁之托,是吗?”
  陈家麟道:“在下不知对方是位神秘的姑娘,但她是谁?”
  青衫书生不假思索地道:“道人之秘,是江湖大忌,这点要她本人告诉你才合适。”
  陈家麟心中那股子怒火,又冒了起来,扳着脸道:“朋友实在够圆滑,回答的够干脆,那朋友本身呢?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等下次我们打过之后,分出了高下,自然会一一事告。比如说,你根本不认识我,如果我随便捏造一个姓名来历,你也难辨真假,但我不屑于这样做。所以,你也不必多问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  说完,抛去了代剑的树枝,转身便走。
  陈家麟本想拦住他,但身形却没移动。
  在刹那之间,他连转了几个念头,拦住对方,对方不肯吐实,又能怎样,彼此功力相等,拼下去,除了两败俱伤,又能得到什么?
  只这转念之间,青衫书生的身影消失了,又留下一个难解的谜。
  突地,他想起了与“血手少东”之约,看时辰已是二更。
  此去江边,还有一段不近的路,过了约定时辰,变成了自己失约,于是,他扔去树枝,匆匆奔离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三十一章
上一篇:
第二十九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