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
2019-07-13 16:40:54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人,有一个共通点,喜欢把别人与自己心目中的人比较。
  陶玉芳的美慧端庄,已经在他心中生了根,成了偶像。
  是以古红莲的表现,使他生出反感,同时也起了警惕,他怕无意中再造情孽,于是,他的心理起了变化,促使他决定了该如何做。
  他毅然开口道:“好,一言为定,在下答应这条件!”
  古红莲芳心起了震颤,陈家麟的话使她深感意外,眸中泛出了幽怨之光,扫向陈家麟,那神情很使人心动。
  但陈家麟一念既决,便不再动摇了。
  青衫书生眸中闪现一缕异样的光影,点头道:“好极了,一言为定!”
  古红莲的粉腮又起了变化,那是失意、怨怼,与恨的综合,这表情,使她的美大打折扣。
  她深深盯了陈家麟一眼,转向青衫书生道:“我不能忍受你上门欺人!”
  青衫书生抿嘴:“那又怎样?”
  古红莲咬牙道:“我要讨公道。”
  “如何讨法?”
  “手底下见分晓!”
  “古姑娘,理智些,在这里动手恐怕不妥当,再说,我打消了原意,已经是很不错的了,讲打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古红莲气呼呼地道:“无妨用事实来证明!”
  陈家麟怕场面弄僵,无法收拾,期期地道:“古姑娘,何必呢?……不值得如此啊!”
  古红莲眼圈一红,铁青着粉腮道:“陈少侠,我知道你心目中有个江湖第一美人,我无法与她争衡。不过……你如果与她结合了,恐怕会后悔,我这是真心话。”
  这话使陈家麟心头大震。
  他敏感地想到“天香门”巡察“花间客”任品方,被“武林仙姬”与自己诱杀,沉尸河底,古红莲是唯一的目击者。
  她说这话,是否暗示以此作要挟。
  如果是,那这女人的心地便一无可取了。
  但这件事可不能说破,露出了风声。后果便不堪设想了。
  首先遭殃的将是“武林仙姬”母女与“鄱阳夫人”的心腹手下。
  心念之中,故作淡漠地道:“在下心目中什么人也没有!”
  古红莲却不肯放松,紧迫着道:“这话可是少侠你亲口说的?”
  陈家麟硬起头皮道:“当然!”
  古红莲转对青衫书生道:“假公子,你大言炎炎,上门欺负人,露一手看看,否则你只好留在这里?”
  青衫书生冷极地一笑,合上摺扇,目光一凝,划出了一个招式.道:“古红莲,这一招你接得下么?足可完成我受人之托了吧?”
  古红莲粉腮剧变,对方用的是扇子,但使出来的是剑招,玄厉无比,她自忖绝对接不下。
  而更惊人的摺扇挥划之间,罡气刺肤如割,凭这一点,便足以显示对方内力的深厚了。
  她一时之间,答不上话来。
  一直呆在厅门之外的小杏子,也是面色大变,看来她不是院中的普通婢子,定是古红莲的心腹手下。
  陈家麟的表情更怪,俊面上竟然起了抽搐。
  这青衫书生表演的这一招的确是师门不传的秘技杀着“万方拱服”,而且比他所学的更见精妙。
 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  他又想到了冒充“渔郎”的那神秘人,同样会施这一招绝技,莫非眼前之人是神秘的冒充者?
  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?
  师门秘技,怎会外传的呢?
  师父过世已多年,他老人家生前可没收过别的传人?
  他激动得全身发颤从内心深处起了恐怖。
  这谜底必须要揭穿,太离奇也太可怕!
  青衫书生接着又道:“古红莲,希望我们从此不见面,如果见了面,情形会很难堪,区区告辞!”
  说完,略一拱手,意态悠闲地转过身去,侧顾陈家麟道:“渔郎,你走不走?”
  陈家麟正中下怀,毫不踌躇地道:“当然,咱们一道最好!”
  古红莲大叫一声道:“慢着!”
  青衫书生回过身道:“怎么,还有话说?”
  古红莲寒声道:“别把人看扁了。你也见识一招再走!”
  青衫书生眉毛一扬,道:“好极,区区拭目以观!”
  古红莲双袖交挥,极其诡异地在空中划了两个圆,潜罡旋动,隐闻雷鸣之声,青衫书生的长衫猎猎飞舞。
  陈家麟身形晃了两晃,差点立不住脚,不由为之心头大震,看来她的身手也是相当惊人。
  青衫书生惊声道:“正反两仪化和合,区区知道姑娘的来历了,对不住,莽撞之处,望姑娘海涵,区区收回方才带有敌意的话。”
  古红莲被对方一口道破武功来历,芳心也不由大震,厉声道:“朋友留个名下来?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没这必要,不过……也许有那么一天,我们能释嫌亲近,但现在言之过早。  当然,无法化除敌意也很难料。”
  说完,转身便走。
  陈家麟戴上笠帽,匆匆抱拳道:“古姑娘,失礼之处还请海涵,后会有期了!”
  古红莲的面色,变得十分难看,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:“陈少侠一定要走?”
  陈家麟讪讪地道:“在下不能不走,有些问题需要澄清!”
  古红莲道:“少侠这身打扮,出门便有麻烦……”
  陈家麟摇头一笑道:“顾不了许多了!”
  说完,匆匆出门,追上了青衫书生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时近黄昏,夜色在慢慢加浓,青衫书生也似乎有意避人眼目,专拣僻街小巷走,陈家麟隔数丈随在对方身后。
  到了城外,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,青衫书生在无人之处停了脚步,陈家因迫不及待地道:“朋友到底是谁?”
  “贾再生!”
  “贾——再——生?”
  “一点不错!”
  “贾兄的来路?”
  “对不起,无法事告!”
  “那位托兄办事的姑娘,与贾兄是何关系?”
  “噢!区区与她面是两张,命是一条!”
  陈家麟有些牙痒痒,看样子恐怕什么也问不出来,但这谜底是非揭穿不可的,否则分秒难安。
  轻轻一咬牙,道:“区区只有一个问题请教?”
  贾再生道:“无妨说说看,区区能答则答!”
  陈家麟沉声道:“这问题贾兄非答不可,在下不问贾兄的来历,也不管贾兄是真的男子汉,还是易钗而弁的英雌……”
  青衫书生一抬手道:“慢着,你视我为女人,这是侮辱。”
  陈家麟喘口大气道:“好,在下收回这句话,算是失言,现在请教贾兄在‘栖凤馆’用扇子比划的那一式剑招何来?”
  青衫书生嘿地一笑道:“奇了,武功不外是家传、师授、自创、巧获这几途,还能怎样得来?”
  陈家麟道:“贾兄说的不错,请问这四途之中是哪一途?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算是巧获吧!”
  陈家麟紧迫着说:“是如何的巧获法?”
  青衫书生扬眉道:“渔郎,你问的离了谱,区区不准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  陈家麟把心一横,冷冷地道:“恐怕不成!”
  青衫书生作色道:“妙极了,这是区区个人的隐私,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,你也无权迫区区说的呀?”
  陈家麟咬了咬牙,道:“老实说,那一招是在下师门秘技,贾兄说什么也得交代清楚。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区区可不管什么秘技明技,天下武功同源,容或有相似巧合之处,怎能定要说成是你师门不传之秘呢?”
  陈家麟固执地道:“这不是相似的问题,而是完全符合,天下没这等巧事!”
  青衫书生分毫不让地道:“渔郎,区区说过是巧获,既是巧获,其中当然有个巧字,如果反过来,区区也说这是区区师门绝技,你又如何说法?”
  陈家麟一愕,道:“这是强词夺理!”
  青衫书生道:“区区不说,你准备怎么样?”
  “那恐怕就耍伤和气了!”
  “讲打?”
  “这是江湖中唯一解决争端之道。”
  “如果区区不愿与你斗呢?”
  “很简单,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!”
  “区区也不愿呢?”
  这句话说得陈家麟啼笑皆非,完全是撒赖的口吻。
  当下大声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了!”
  青衫书生低头想了想,道:“好吧,看来这场架是打定了,你说怎么个打法?”
  陈家麟略显激动地道:“如果在下幸胜,贾兄便得说出武功来历,如果在下不敌,请上路,另图后会!”
  青衫书生笑了笑,道:“成,就这么办,不过……我没带兵刃,怎么办?”
  陈家麟想了想,道:“我们念不在拼生死,只求解决问题,以树枝代剑如何?”
  青衫书生点头道:“好办法,这样更可显出真功实力,来吧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残虹零蝶记

下一篇:第三十一章
上一篇:
第二十九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