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五百人冢
 
2019-07-03 08:31:55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
  路上行人欲断魂;
  ……
  细雨霏霏,遍地泥泞,山村城郭,全被笼罩在烟雨濛濛之中,天地一片混沌,时间似已停滞在某一点上,使人分不出到底是什么时辰。
  车、马、轿、人,在迷蒙中蠕动,尽是扫墓的人。
  开封城巍峨的楼台雉堞,显得有些凄迷。
  一条孤寂的影子,佝偻着身形,顺着城厢大道,禺禹向西而行,车马迸溅的泥浆,把他的下半身涂成了泥人,雨水,使他的头发与衣衫沾成一片,紧贴在瘦骨嶙峋的身上,那形象看来可怜又可笑。
  他走着,走着,离了官道,抛下了人潮,走向一座稀疏的柳林。
  雨,竟然停止了,但灰暗的天空,几乎要覆压而下。
  穿过柳林,眼前现出一片废墟,总有两三里的广阔,虽然荒烟蔓草,仍可隐约看出那些断瓦残垣,从轮廓来判断,这一大片废墟的前身,必是一座不小的庄堡。
  废墟中央,隆起一座土阜,一块高约丈余的石碑,矗立土阜之前,上面赫然刻着四个惊心怵目的擘窠大字:“五百人冢。”
  是这巨冢之中,埋葬了五百人么?那孤凄的人影,到了巨冢之前停止了。他直起腰来,从怀中掏出了些香烛纸钱,放在墓碑前面地下,然后,僵立着面对墓碑。
  赫然,这人影是一个衣衫褴褛,满面污垢的乞儿,年纪约在十六七之间。
  一个沿门乞讨的化子,竟来祭扫这“五百人冢”,宁非怪事?
  小乞儿僵立了盏茶光景,才蹲下身去点香燃烛,烧化纸钱,除了香纸之外,没有任何祭品。他跪了下去,口里不知在喃喃些什么,只是,泪落如雨。
  一阵风过,吹灭了那对小蜡烛,烧残的纸灰,随风飘扬四散。
  小化子抬起了头,口里凄吟道:“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……”
  就在此刻——
  两条人影悄然出现在小化子身后三丈处,是两个劲装黑衣剑士。
  小化子可能功力不高,也许他根本不曾习过武,对身后来了人,懵然不觉。
  两名黑衣剑士互望了一眼,向前欺近丈许,小化子仍未觉察,两剑士轻轻拔出了背上长剑,作出戒备之势,神色紧张地再次互望了一眼,其中那年纪较长的颔了颔首,年青的干咳了一声,发话道:“朋友,起来答话!”
  小化子霍地起身回头。
  两名黑衣剑士下意识地向后了三四步。
  小化子满面油污,那层垢皮,厚得可以刮下来,瘦得皮包骨,毫无惊人之处,只是点漆双瞳充满了恨,似乎天下所有的恨,都已集中在他的眸子里,几乎凝聚成了形,任何人碰到这双眸子,都会不寒而栗。
  那年长的剑士吞了一下口水,道:“朋友报个万儿?”
  小化子半晌才开了口:“沿门乞食之人,没名少姓。”
  话声,冷得像冰珠,使人听在耳里,冷在心里。
  “朋友与‘武林第一堡’是什么渊源?”
  “武林中已没有‘武林第一堡’!”
  那剑士面色一变,道:“朋友不愿回答么?”
  小化子依然冷若冰雪的道:“无可奉告!”
  “朋友是十年来,第一个祭扫‘五百人冢’的人……”
  “是又如何?”
  “请朋友交代来路!”
  “没有什么可交代的!”
  “不后悔?”
  小化子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,举步离开,那神情,令人莫测高深。两名剑手被他这冷漠无动于衷的神情所慑,下意识地朝两旁闪开数步,手中的剑却握得更紧。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  震耳狂笑声中,一个黑袍老者,缓缓自巨冢侧方现身出来,这老者尖脸削腮,塌鼻梁,雷公嘴、颔下疏疏的一撮山羊胡,左眼大,右眼小,形态猥琐而诡异,使人一见便有说不出的厌恶之感,打从心眼里不自在。
  小化子不期然地停下了脚步。
  两名黑衣剑士,立即倒转剑把,垂下剑尖,躬身扶剑为礼,齐声道:“参见副领队!”
  黑袍老者大剌剌地挥了挥手,锐厉如鹰鹫的目光朝小化子一扫,口里微哼了一声,朝两名剑士道:“饭桶,还配做神风武士!”
  两名剑士赶紧垂下了头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  黑袍老者指着又道:“你俩看不出他不会武功么?”
  两剑士不敢答腔。
  小叫化面上没有丝毫表情,只有眸中的恨意依旧,他似乎除了恨之外,已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存在。
  黑袍老者面上掠过一抹不易觉察的诡秘之色,朝小化子一摆手道:“你可以走了!”
  小化子深沉地望了黑袍老者一眼,片言不发,举步离开。
  暮色渐浓,天空又飘起牛毛细雨,距开封城不及两里的天王庙,今天显出空前的热闹,三五成群的乞儿,从不同的墓地,满载而归。
  这种天气,若非逢上清明节,乞儿们要想求得一顿饱饭,几乎是不可能的,而今天讨得的祭余酒食,却够他们两天不须出门。
  这座败落的“天王庙”,今天像是在做庙会,廊沿殿堂,升起了一堆堆的火,火旁摆满了瓦罐破锅,食物的香味,加上乞儿们被雨淋湿近火熏烤蒸发出来的臭味,混杂成一股刺鼻的怪味。火圈中,扩散出各种不同的怪腔异调――
  莲花落!
  荒腔走板的戏曲!
  俚语小调!
  悲歌艳词!
  ……
  再加上嘻笑怒骂,豁拳行令,交织成一首庞杂无章的交响曲。
  这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的一群,也有他们一套不足为人道的生活方式。
  这时,一个瘦骨伶仃的小乞儿,提着缺了口的破瓦罐,低着头,穿过一堆堆的人群,向后面走去。
  “喂!小刚,来段曲子,桃花庵…”一个马脸中年乞丐,叫住了小叫化。
  另一个醉眼乜斜的麻面老丐,沙哑着喉咙叫道:“不,来段大姑娘进城!”
  小叫化苦苦一笑,没有接腔。
  角落被一个痨病鬼也似的老丐,似乎是被群丐所摒弃,独个儿冷凄凄地蜷屈在一隅,全身裹在一张破芦席中,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,一张脱了形的瘦脸,只见他硬撑起头来,有气无力的唤道:“小刚,过来!”
  小叫化应声走了过去,道:“大叔,您还没吃东西吧?”
  “啊哈!小刚,今天弄了些什么?”
  “半罐粥,一个馍……”
  “什么?今天你还上施粥厂……”
  “嗯!”
  “馍太硬,粥太淡,没胃口,你那老的恐怕不成了,你快去吧!”
  小化子眼圈一红,凄声道:“大叔,您前天给的药丸倒是很见效……”
  “小刚,药医不死病,佛渡有缘人,你爹油枯灯尽,药石只能让他多受几天苦,唉!你……去吧!”
  小化子的泪水夺眶而出,转身匆匆奔向后进。
  暄嚷嘈杂的声浪被几重院墙阻隔了。
  一间半坍的香积厨里,缺锅倒灶,冷凄凄的有些鬼气迫人,地上,隐约可见一团黑影,小化子三脚两步,到了门边,颤声低唤道:“爹!”
  黑影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哼唧。
  小化子进门,先打燃了火种,顺手抓了些破木片,在原来的灰烬中升起火来,火光照亮了这蛛网尘封的香积厨,也照见了火旁蜷缩在破毡中发抖的老丐。“爹,有些粥我给您热一热,您……不饿吧?”
  老化子睁开了失神的双目,怔怔地望着小化子,眼角噙着两泡泪水。
  小化子心碎肠折,暗忖,看样子爹真的不成了,怕挨不过这月半。他尽量忍住泪水,背过身把瓦罐放在火堆里,随手揩干了泪水,然后转身装出一个笑容,道:“爹,胡大叔的药丸真灵,您的气色好多了!”
  天知道,他这笑有多难看。
  老化子眼角的泪水,流向花白的鬓边,嘴一咧,暗声道:“我……不成了,只是丢不下你……”
  “爹,您……”
  “小刚,你忘了,我不是你爹……”
  小化子的泪水忍不住了,两长串直挂到腮边,哽咽着道:“十年来,蒙你抚养照顾,这称呼不用改了。”
  老化子喘着气道:“不,现在你已知道身世,称呼必须改过来……”
  小化子执拗的道:“爹,您歇歇,说话伤神。”
  “少主,乘我还有力气开口……”
  “爹,您叫我小刚吧!”
  “不!唉!十年来,跑遍大江南北,如今又回到出生之地……不能为你访到明师,我蔡玉书死难瞑目……”
  “爹,别说这样的话,您会好的!”
  “不必安慰我了,我自己知道命当尽了,少主,记住,你叫吴刚,但……这名姓切不可向任何人吐露,否则立遭杀身之祸……愿上天垂怜,你能遇到明师,习成绝艺,以报百……条无辜生命之仇……”
  小化子全身一颤,眼中的恨意浓得怕人。
  老化子闭上了双眼,急促地喘息。
  小化子吴刚把滚沸了的稀饭拿离火堆,从身旁取出一个葫芦瓢,倒了半瓢稀饭,放在一旁凉着,摸出那个乞来的又冷又硬的馍,扔到瓦罐里泡着。
  老化子精神似乎好了些,睁眼又道:“十年前,血案发生的当晚,若非鬼使神差,带少主外出收租,吴氏一门的香烟,恐怕断绝……”
  “爹,您先用粥吧……”
  “少主,十年岁月虚掷,我的罪孽深重了,实无颜以见先主人于地下,虽然也有几次奇遇,但少主即使学了他们功力的全部,也难与仇家之中任何一人抗衡,所以才高不遇,低不就……”
  老化子一顿之后,又道:“为了怕糟塌了少主的美质,连防身之技都没有传你,这一看,我也许错了……”
  吴刚拭了拭泪,道:“您老人家先用粥吧?”
  “不,我的时候不多了,有些话不能不说,仇家的姓名你都记住了吧?”
  “记住了!”
  “武林第一堡,树大遭风,名高遭忌,也是原因之一,但就事论事,大主人实在不该……”
  吴刚咬牙切齿的道:“有天我会杀他!”
  “少主,不能如此,他是你胞兄……”
  “他是罪魁祸首,是逆子,是吴家叛徒!”
  “唉!天意!天意!他可能已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  “未见得!”
  “一定,你大哥吴雄二十岁那年,刚好你出世,他无意中在北邙古陵获得一本上古奇书,三年工夫,练成了天下无敌的武功,一支剑尤为出色,仅露了一次脸,便搏得了‘无敌美剑客’的称号,声名震九州,竟盖过了老主人,以他的身手而论,报仇雪恨如反掌,天下其谁与敌,可是,十年了,毫无动静,作何解释呢?”
  “狼心狗肺之人,知道他存什么心!”
  “不能这么说,他与你是一母所生……”
  “不错,但‘武林第一堡’五百口人命,却毁在他手里。”
  “唉!他是一个刚正不阿的武士,怎么会变成煞星呢?是武功害了他么?”
  “家门不幸!武林不幸!”
  “少主,你如能练到你大哥的身手,便可报仇了!”
  “不!我必须比他高,因为我要杀他!”
  怨毒之词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老化子长长太息了一声,换过话题道:“少主,今天你回来得较平日晚?”
  “是的,我……”
  “怎么样?”
  “我去拜祭‘五百人冢’!”
  老化子陡地翻身坐起,栗声道:“你……你去祭扫‘五百人冢’?”
  小化子不安地道:“是的,今天是清明佳节。”
  “没有……遇到什么吧?”
  “有,有两名剑手逼问我来历,后来一个老怪物却要我离开!”
  “那……那老怪物什么形象?”
  “左眼大,右眼小,留了撮山羊胡,是什么神风剑士的副领队……”
  老化子面色成了死灰,颤声道:“完了!”
  吴刚慌了手脚,栗声道:“什么完了?”
  “你说的那怪物我认识,是江湖中八大凶人之一,叫‘丑面人屠邓十五’,凶残狠辣,黑白两道闻名丧胆,五年前受聘为‘武盟’神风剑队副领队,所谓‘神风剑队’,实际上便是‘武盟’的刽子手队……”
  “怎么样?”
  “多年来,‘武盟’没有放松过对‘五百人冢’的监视……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斩草除根,凡与‘武林第一堡’有渊源的,无一幸免!”
  吴刚目眦欲裂的道:“武盟是武林所推共主,竟然也蔑视正义……”
  “唉!错在当于老主人太刚直了些,不肯加盟,独树一帜!”
  “先父不肯加盟,必有原因?”
  “因为盟主来历不明!”一顿之后,惶急地又道:“我们得立即离开,对方放你走目的是要追查根底,好一并杀绝,说不定……此刻已走不脱了……”
  激动使老化子面孔扭曲,额上汗珠有黄豆大。
  吴刚咬紧牙关道:“您老人家怎能行动……”
  老化子厉声道:“你走!马上走!”
  蓦在此刻一一一一
  外面传来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:“走么!何必多此一举呢?哈哈哈哈,想不到堂堂‘武林第一堡’的大管家,竟然沦入乞讨群中!”
  吴刚挺身面对黑黝黝的厨外空庭,不知他是麻木了还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。
  老化子本已奄奄一息,此刻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,使他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但身形有些摇摇欲倒。
  吴刚赶快转身扶住。
  老化子努力迸出一句话道:“少主,快,从后面走!”
  吴刚坚决地一摇头,道:“不,我不能抛下您老人家!”
  “你……想死么?”
  “就死在一处吧!”
  “啪!”一记耳光打在吴刚的面上,热辣辣地,但不怎样疼。老化子牙齿打战,浑身剧抖,语不成声的道:“你……你能……死么?你……你……啊!少主,我竟然出手打你……”
  吴刚垂下了头,咬牙道:“我不能撇下您老人家!”
  “我早该死了,可是你……小刚,别让我死不瞑目!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小刚,我求你,快走!”
  外面,又传来那冰寒刺骨的声音:“双翅虎,出来吧,别枉费心思了,走?嘿嘿嘿嘿……”
  从老化子这外号“双翅虎”,可以想见他当年是什么样的人物,然而现在,他只是一个病入膏盲的老乞儿,挣扎在死亡的边缘。
  老化子一推吴刚,双目睁得滚圆,几乎突出眶外,虽然无神,但也十分惨厉惊人。吴刚被推得踉跄向后墙的缺口,而老化子却几乎栽了下去。
  屋内有火光映照,外面看里面十分清楚,里面看外面是一片漆黑。
  吴刚一抬头,见缺口外幽灵般站着两条人影,森森剑影,在暗中发亮,他重新靠近老化子,紧抿着嘴,什么也没有说,其实他能说什么呢?他不会武功……
  老化子面孔已完全走了样,惨厉地道:“你还等什么?”
  吴刚恨毒至极的道:“后面有人,我们被围了!”
  老化子全身一颤,悲声道:“天绝吴门,为之奈何……”
  “哇!”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  外面的声音又起:“双翅虎,蔡大管家,死也得像个武士呀!”
  老化子大声地喘着气,半晌才开口道:“丑面人篆,助纣为虐,赶尽杀绝,天理不容……”
  “嘿嘿嘿嘿,此刻还谈天理么?”
  “你……准备怎么样?”
  “看来大管家行动不便,早死早超生算了,小要饭的随老夫走一趟。”
  老化子气急攻心,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厉吼道:“我做鬼……也不饶……”
  话声未落,人已虚脱地倒了下去。
  吴刚这时才流出了泪水,俯下身去,凄厉地唤着:“爹!爹!”他明知这称呼不当,但十年如斯,他已不愿改口。
  人影一晃,火堆旁多了一个人,半点不错,正是日间在“五百人冢”前现身的那黑袍老者,“武盟”属下“神风队”副领队“丑面人屠邓十五”。
  吴刚目眦欲裂地瞪视着“丑面人屠”,毫无惧容,表情很单纯——恨!
  老化子欲挣乏力,人已陷入半昏迷状态,口里喃喃不清地念着。“我……无颜见先主……愧对合堡……”
  “丑面人屠”单掌虚空一按,“噗!”地一声,脑血四溅,老化子连哼声都没有,便已死于非命。
  吴刚五内皆裂,不言不动,口角沁出了两缕鲜血,双目赤红,瞬也不瞬地望着“丑面人屠”,这是恨到极处的表现,深沉的恨,那眼神,世上极难看到,但若看了一眼,便令你毕生难忘。
  “丑面人屠”不世恶煞,也不由为之胆寒。
  两人瞪视着,良久,“丑面人屠”终于开了口:“小要饭的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吴刚!”
  “很好,‘武林第一堡’堡主‘武圣吴永泰’是你什么人?”
  “先父!”
  “你很坦白,现在随老夫走!”
  “办不到!”
  “这不能由你!”
  话声中,一把抓起吴刚,向门外抛了出去,吴刚自是毫无反抗的余地,任由对方像抛球般抛出,暗影中卷出一阵疾风,接住吴刚的身躯,随即又消失在暗影中。
  “丑面人屠”弹身跟出,大喝一声道:“带走!”
  可煞作怪,竟然没有应声,目光扫处,只见两名守伺在外的手下,斜靠墙脚,不言不动,心知有异,近前一看,两名手下业已变成了两具死尸。
  “丑面人屠”大惊失色,一大一小的眸子,登时射出熠熠凶光,是什么人竟敢公然杀人劫人,而且神不知鬼不觉,毫无声息,栽筋斗事小,小化子身份特殊,如被救走,对盟主可难以交代。
  “是哪位朋友公然与‘武盟’作对?”
  没有反应。
  “丑面人屠”略一寻思,撮口发出一声轻啸,分布在四周的手下,闻声而至,不多不少,刚好十名,连死的共十二名。
  这批“神风剑士”全非庸手,个个目光锐利如鹰,甫到现场,便已发觉是什么回事,但没有半个人吭声,齐齐肃立待命。
  “丑面人屠”的山羊胡翘得老高,那神情像一头被激怒了的野兽,凶芒毕射地逐一扫了手下人一眼,然后下令道:“把庙中化子全部集中前殿,不许放走一人!”
  “遵令谕!”
  十名剑手,纷纷弹身奔向前殿。
  前殿传来一阵骚乱的声浪,但不久便告平复。
  “丑面人屠”阴恻恻地对空发话道:“朋友,区区在前殿候驾!”
  说完,举步离开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孤剑泣残红

上一篇:楔子 魔湖歌声
下一篇:第二章 神秘血衣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