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盖世雄风
 
2019-07-04 00:15:33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“金剑十四号”满面杀机地离桌向前欺近数步。
  立即有数名“金剑手”挪动酒座,使中央的空间增大了些。
  一僧二道三俗之中的一个秃顶老者,起立躬身道:“禀太上护法,刀剑无眼,目前似不宜结怨‘地宫’?”
  这秃顶老者显然是为吴刚开脱,吴刚认定他便是“一妖”的化身。
  锦袍老者淡淡的道:“十四号,别伤他性命!”
  “金剑十四号”恭应了一声:“是!”
  吴刚没有抬头露脸,默然站立,充满了神秘的意味。
  “金剑十四号”拔出金剑,在吴刚身前五步之处立定,寒声道:“拔剑!”
  场面顿呈无比的紧张。
  吴刚冷冷的道:“在下空手接你一剑!”
  “你怕么?太上有令不取你性命,尽管拔剑就是!”
  “在下拔剑不见血不回!”
  短短一句话,充满了无比的杀机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“金剑十四号”不屑地一哼道:“好狂妄!”
  锦袍老者哈哈狂笑道:“有趣,‘幽灵地宫’出了你这名剑士,行将轰动剑林了。”
  吴刚缓缓地抽出“凤剑”,森森剑气映着灯光,使满座生寒,谁也看得出,这是一柄宝刃。
  他脚下不丁不八,右手握剑,斜举向上,左手掐诀,曲肘横胸,这种架式,大越武林常轨,跪异万分。
  “金剑十四号”下意识地心头一寒。
  在座的,都是非凡高手,纷纷转向,凝注场中。
  锦袍老者目光犀利,已看出吴刚的路数不对,宏声道:“全力出手,生死不论!”
  “金剑十四号”有力地应了一声:“遵命!”
  这一声令下,使紧张的场面添上了杀机。
  所有的目光全凝结住了。
  吴刚像一尊神秘的塑像,人,诡秘,剑式,更诡秘。
  “金剑十四号”低喝一声道:“报名,这是比武规矩!”
  吴刚一字一句地道:“不必多此一举,因为你死定了!”
  “金剑十四号”面色气得一白,目中的杀机浓得令人不敢逼视。
  沉默,使人透不过气来。
  每一分,像一刻那么长。
  “呀!”
  栗吼声中,“金剑十四号”出了手,势如迅雷奔电。
  寒芒一闪,一切都在刹那静止,吴刚的剑,由上扬之势变为平伸。
  “砰!”
  “金剑十四号”栽倒了下去,脑袋滚向“金剑手”这一桌的脚下,血,像喷泉似的洒了出来。
  所有的人全呆了,这是什么剑术!竟然这等厉辣?谁能相信,堂堂“金剑手”在一个照面之下身首分家,连哼声都没有!
  锦袍老者面上起了抽搐。
 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,打破了冻结的空气,七名“金剑手”齐齐起立,手按剑柄,十四道目光,集中在吴刚身上。
  锦袍老者干涩地道:“坐下!”
  七名“金剑手”悻悻然的坐了下去。
  吴刚心中的狂喜,简直无法形容,这一剑,奠定了他的信心,他从容不迫地徐徐回剑入鞘。
  锦袍老者栗声道:“这是‘幽灵地宫’的剑术么?”吴刚不答,转身举步,向楼梯口走去,一步,一步,是那么从容,那么沉着。
  七名“金剑手”再次按剑而起,怒目圆睁,但锦袍老者没有开口,谁也不敢妄动,眼睁睁望着吴刚从楼梯口消失。
  锦袍老者喃喃地道:“此子如罗致入盟,盟主可高枕无忧了!”
  秃顶老者道:“恐怕不容易……”
  锦袍老者一拍桌道:“否则除之!”
  且说吴刚下楼,出店,楼下驻守的黑衣汉子,全不知楼上发生了什么事,只用骇异的目光送吴刚离店扬长而去。
  冬夜市短,除一条正街之外,已是灯火阑珊。
  吴刚低首慢行,心里不停地思忖着——
  “妖中之王欧阳残”何以自损身份,易容混入“武盟”之内?
  他说的“……别坏了大事……”是什么意思?
  锦袍老者是何来历?
  这一行人的目的是什么?
  ……
  但,这些疑问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凭想象了解的。走着走着,已到了街路尽头……寒风砭肤,月色凄清,眼前不见半个行人。
  觅店权宿一宵吧!心里想着,折身便待回……
  蓦在此刻——
  一条人影,从不远处越街路而过,身法快得出奇,有如蝙蝠掠空,一闪而逝,吴刚目光何等犀利,一眼看出这身影十分眼熟,当下不遑多想,一弹身,如幽灵般尾追下去。
  另一条人影,却又暗蹑吴刚之后。
  越过镇尾,便是荒郊,前面人影投入一片古柏修篁之中。
  吴刚业已发觉自己被人盯踪,只不知盯梢者是与前面人一路,还是另外的?他故作不知,连头都不回,循小径直扑入竹林之中。
  后来的人影,在竹林外刹住身影,窥探了片刻,举步入林,走不到三步,眼前忽现一条人影,儒衫佩剑,大帽遮脸。他,正是吴刚。
  “呀!”惊呼声中,那人影钉住了。
  吴刚一眼便认出这人是刚才酒楼中一僧二道三俗中的一名道士。
  “道长意欲何为?”声音冷得令人不寒而栗。
  那道士满面惊怖之色,连退了两步,栗声道:“原来是阁下,贫道误会了!”说完转身便走……
  “站住,转回来!”
  那道士全身一震,止步回身。
  “阁下有话说么?”
  “为什么追踪本人?”
  “这……没有的事,贫道误以为阁下是本门弟子,所以追了下来!”
  “嗯!你说谎的本领不高明,区区这身打扮,除了瞎眼的,谁也不会误认,就算如此吧,这是什么所在?”
  “不知道!”
  “前面入林的那人是谁?”
  “前面……贫道没注意到!”
  “道长有个称呼吧?”
  那道士略一沉吟之后,道:“崆峒派驻武盟代表‘一真’!”
  “崆峒派”也是当年血洗“武林第一堡”仇凶之一。
  吴刚心头泛起了杀机,一颔首道:“很好!‘武盟太上护法’是何来历?”
  “这……贫道无从奉告!”
  “此来目的是什么?”
  “一真道人”不语。
  “道长别浪费时间,坦白些好!”
  “是……是搜捕一名武林公敌之后……”
  “当年‘武圣吴永泰’之子!”
  吴刚一咬牙道:“区区便是!”
  “一真道人”踉跄倒退,骇极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吴刚身形一欺,寒芒乍闪,拔剑,出手,快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  “嗯!”半声低沉的闷哼,“一真道人”栽了下去,身首分了家。吴刚徐徐回剑入鞘,把尸身踢入竹丛之内,然后转身淌进林中。
  顺着幽篁小径,行约十丈,眼前出现一道围墙,墙头可见碧瓦飞檐,墙门上一块字匾额,写的是“修缘庵”三个字。
  吴刚心想,原来是一座尼庵,先前的人影到底是什么路数?
  他望了一眼深扃的庵门,飘身而入。
  庵堂内供的是白衣大士像,青灯长明,只是不见人影,想来女尼们已入睡了。
  后进,一间精舍,隐约透出灯光,纸窗上映出两个模糊的人影,似是一男一女。尼庵本禁男子涉足的,半夜三更,庵内出现男女,显见有些邪门,吴刚好奇之念大炽,鬼魅般欺了过去,倒贴檐下,不带丝毫声息。
  吴刚从横檽空隙向内一张,不由心火直冒。
  精舍之内,锦帐牙床,布置得有如新婚洞房,一个骚媚入骨的中年女尼,仅着亵衣,浮凸毕现,与一个灰衣中年,隔桌而坐,一双粉臂,平放桌上,一任灰衣中年抚摸,眉目之间,春意满溢,桃腮泛起了两朵诱人的红晕。
  这是出家人么?那灰衣中年,也是满面邪淫之色,人已届不惑之年,但仍然十分英俊,白面无髭。
  女尼牛山濯濯的顶上,没有戒疤,实在令人不解。如果她多一头秀发,的确可算是一个美人,就是现在的风韵,已足令人倾倒。
  灰衣中年望着女尼邪意的一笑,道:“上床罢,我很累!”
  女尼媚眼一抛,眸中闪出了异样的火花,嗲声荡气的道:“大哥,这种日子我实在腻了……”
  “小骚货,现在已无所谓了,留起头发准备还俗吧!”
  女尼起身,倒进灰衣中年的怀中,双手勾住他的颈子,仰起粉面,道:“大哥,事情办好了?”
  “嗯!”
  “一干二净了?”
  “差不多!”
  “差不多,什么意思?”
  “已在送总坛途中,此刻当在数十里之外了!”
  女尼粉腮一变道:“为什么不做干净?”
  吴刚实在按捺不住了,正待……
  灰衣中年苦苦一笑道:“我何尝不想,可是上命难违!因为牵涉到了‘武圣吴永泰’的遗孽!”
  吴刚心头狂震,又按捺住听下去。
  女尼蹙眉道:“我有些不放心!”
  灰衣中年在女尼腮巴子上捻了一把,道:“小骚货,放心,万无一失,妙得很,神仙难测。”
  “如何妙法?”
  “上床再说吧!”
  “你猴急什么?”
  “告诉你我累了,整整折腾了大半天,此次若非太上护法亲自出手,今晚我大概不能回来与你见面了,你这假尼姑只好去找和尚!”
  吴刚心头又是一震,原来这对狗男女是“武盟”的爪牙。
  他说的到底是回什么事?为何与自己有关?这非问明不可。
  心念之中,飘身落地,冷喝一声道:“朋友,出来答话!”
  “谁?”随着喝声,灯灭了,窗内一片漆黑。
  女尼的声音道:“是什么不长眼的东西,半夜三更来寻死?”
  “呀”灰衣中年低声惊呼,接着急促地道:“是我方才说的酒楼现身的怪物,别招惹!”
  声音寂然。
  吴刚心头大急,莫被对方溜脱了,一掌劈碎窗檽,运足目力往里一看,哪里还有半丝人影。对方会见影而遁,是他始料所不及的,否则根本不必招呼,立即采取手段,对方插翅也飞不出掌握。
  心念之中,猛挥数掌,一幢精舍,塌了半边,依然不见人出现。
  “阿弥陀佛!”
  颤抖的佛号声中,四名老尼,从边厢踉跄奔来,一个个面无人色。
  吴刚暴喝道:“人呢?”
  老尼之一,合什道:“施主说的是谁?”
  “那一双狗男女!”
  “阿弥陀佛,贫尼不知!”
  “你是住持么?”
  “是的!”
  “好一座清净尼庵!”
  “我佛慈悲,贫尼身处淫威之下,苟延残喘……”
  吴刚一看这四名老尼都非江湖中人,懒得再问下去,掠空而起,前后搜了一个遍,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,想来那对狗男女已远飚了。
  出了幽篁小径,心里在思忖那灰衣中年所说的几句没头话:什么东西业已在送总坛途中?为何与自己有关?锦袍老者一行的目的,是为了这事么?
  追截!
  目前除了根据这一丝线索追截之外,别无良策,此去“武盟”总坛,大路只有一条,追截并不困难,难的是根本不知实情,等于捕风捉影,纵使真的碰上了,又如何分辨呢?
  他深悔自己失策。
  思忖再三之后,决定先折返镇内,探查一干“武盟”爪牙的下落,只要碰上其中任何一人,这谜底不难揭开。
  于是,他不再犹豫,弹身朝镇上奔去。
  片刻工夫,便已回到镇内,街上冷冷清清,不见行人,茶楼酒肆均已收歇,灯火寥若晨星。到了原先的酒楼前,只见店门紧闭,连半丝灯火都没有了。
  这一步棋算是落空了,下一步呢?
  他站在酒店前发楞……
  想来想去,只有仍照最初的主意,追截。
  照灰衣中年所说的,已在数十里之外,如果自己全力疾赴,明天近午,或可追上对方,假使对方速度不快,天明后必可追及。
  可是追截什么呢?灰衣中年并未说出送总坛的是人还是物。
  既是与自己有关,说什么也得查个水落石出。
  心念之中,出镇上道。
  天亮后,抵达施南城,城禁初开,趁早市的往内涌,赴早程的向外挤,喧喧嚷嚷,人嘈马嘶。
  城厢路边小店,烟气腾腾,锅勺乱响,已然开堂应客,这现象是其他地方少见的。
  吴刚自无进城的必要,顺脚进入一家小店。
  他的那身打扮,引起一阵骚动,但腰间的剑,已表明了他的身份,一般行脚小贩,最怕惹麻烦,骚动瞬即平复。他要了饭菜,默默地低头吃了起来。
  邻座,传来一声低沉但震耳的声音:“这家伙有些邪门!”
  另一个声音道:“省省吧,少惹事为妙,别耽误了任务!”
  吴刚心中一动,从帽沿下偷眼瞄去,只见三个黑衣汉子,与一个身穿重孝的年轻人,排了满桌酒菜,狂饮大嚼,不由疑云大起。
  这四人有些不伦不类,身穿孝服,岂有清早欢饮之理?
  任务两个字是什么意思?
  莫非……
  只见身穿孝服的少年,面上毫无戚容,抬头向后侧一桌八名粗汉道:“哥们,动作快些,准备赶路!”
  听声音,就是最先发话的人。
  这批人到底是什么路道?

相关热词搜索:孤剑泣残红

上一篇:第五章 蛟龙出穴
下一篇:第七章 公义之台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