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情仇一梦
 
2019-07-04 00:38:40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吴刚骇然道:“意外?什么意思?”
  吕淑媛正色道:“我虽懂解除禁制之法,但功力所限,实在是勉力而为,既费时,又费力,施行起来,事倍而功半,设使中途受到干扰,无人护法,后果实在堪虞……”
  吴刚大受感动,深情地注视了吕淑媛一眼,道:“媛妹,不要勉强……”
  吕淑媛不等吴刚说完,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头,道:“刚哥哥,你如果功力不复,势必寸步难行,你知道多少人等着要你的性命?”
  吴刚俊面为之一变,这是实话,只要自己一露面,杀劫随来。
  “媛妹,我有几句话想问你……”
  “你不说我也知道!”
  “你……知道?”
  吕淑嫒似水的眸光一转,道:“你想问我的来历,是吗?”
  吴刚微微一笑,道:“媛妹,你真聪明,猜对了!”
  吕淑媛突地粉腮一黯,幽幽的道:“刚哥哥,并非小妹故神其秘,我的身世,暂时不能告诉你,希望你能谅解……”
  吴刚心中打了一个结,但仍不死心的道:“既然媛妹有难言之隐,我不问就是,不过……”
  “不过什么?”
  “可否问问身世以外的事?”
  “可以,你问吧!”
  “嫒妹是‘武盟’中人?”
  “这一点我不否认!”
  “嫒妹救了我,岂非犯了叛逆之罪?”
  “我自己这次行动还不致被人知道。”
  “你是潜入的?”
  “嗯!”
  “太上护法何许人?”
  吕淑嫒面现难色,沉默了许久,才毅然道:“事关本盟最高机密,刚哥哥,你既想知道,我……告诉你……”
  吴刚显得有些激颤的道:“他是谁?”
  吕淑媛目光先朝四周探索了一番,才抑低了声音道:“他便是武林人闻名丧胆的‘妖中之王欧阳残’!”
  吴刚如中蛇蝎般从地上跳了起来,栗声道: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
  “妖中之王欧阳残!”
  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  吕淑媛困惑的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  吴刚不由语塞,他怎么说才好呢?
  吕淑媛若有所悟的“哦!”了一声,道:“对了,你好像曾经说过是他老人家的记名弟子?”
  吴刚颔了颔首,道:“这是事实,我从他老人家习艺四月……”
  这下轮到吕淑媛震惊了,圆睁杏眼道:“我完全迷糊了,这从何说起呢?”
  “媛妹断定他是真正的欧阳残本人?”
  “这如何假得了……”
  “可是”
  “可是怎么?”
  “传我武技的欧阳残另有其人!”
  吕淑媛也骇然站起身来,栗声道:“怎么会呢?”
  “事实真的是这样,!”
  “妖中之王只有一个呀?”
  “谁是真的呢?”
  “太上护法是真的!”
  “何以见得?”
  “他的信物‘阎王簪’为凭!”
  “我也有一枚!”
  “什么,你也有一枚?”
  “不错!”
  “能让我看看吗?”
  “可以!”
  吴刚从怀中取出那支追命银簪,递与吕淑媛,吕淑媛骇异地接了来,托在掌心中反复细看,突地矢口而笑道:“刚哥哥,这是假的!”
  吴刚全身一震,骇呼道:“是假的?”
  这实在是作梦也活不到的事,这支“阎王簪”竟然是假的?
  吕淑嫒以一种坚定的口吻道:“一点不错,是假的!”
  吴刚楞楞地道:“媛妹何以能断定这是假的?‘”
  “因为……”
  蓦在此刻——
  一个苍劲的声音道:“谁说这是假的?”
  二人同感一震,吕淑媛的话刹住了。
  随着话声,一个白发白须的黄衣老人,倏然出现。
  吴刚登时激动欲狂,这老人正是四月传艺的“妖中之王欧阳残”。
  吕淑媛惊声道:“老前辈何方高人?”
  黄衣老人直逼两人身前,口里漫应道:“我老人家么?呃……”
  出手如电,虚空一挥,吕淑媛“砰!”然栽了下去。
  吴刚大惊失色,栗呼道:“老前辈,您……”
  黄衣老人淡淡的道:“老夫有话和你说,让她安静的躺一会!”
  吴刚俯身拾起那支“阎王簪”,怔怔地望着黄衣老人,一时之间,不知从何说起,他须要解答的问题太多了。
  黄衣老人先开口道:“小子,你相信这是假的么?””
  吴刚茫然道:“晚辈不知道!”
  “你对老夫的身份怀疑了?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这无关宏旨,你我并无师徒的名份,传你武技,只是为了爱才!”
  吴刚定了定神,整理了一下思绪,道:“老前辈易容投入‘武盟’?”
  “不错!”
  “有所为么?”
  “当然,事关中原武林的存亡祸福!”
  “可否明示?”
  “武林盟主正在进行消灭正义的力量,存心独霸武林天下!”
  “他目前的身份,已属武林第一人……”
  “盟主与霸主是有差别的,盟主须受各门派代表的节制,也受盟规的约束,不能为所欲为,霸主则不然!”
  “但他目前所为,与霸主何异?”
  “还有一段距离!”
  “他是谁?”
  “目前还不知道,没有几人知道他的真面目,现在有一个机会……”
  “什么机会?”
  黄衣老人目光扫向昏睡地面的吕淑媛道:“从她口中也许可以掲开谜底!”
  吴刚一震道:“对她迫供?”
  “你小子反对?”
  吴刚想了一想,道:“是的,晚辈不同意!”
  黄衣老人嘿地一笑道:“你小子被她迷了?”
  “嗯!”
  “晚辈斗胆请问,老前辈真的是……”
  “这还有假?”
  “那锦袍老者是谁?”
  “来历如谜,老夫正在查探!”
  “可是她说……”
  “女人心,海底针,小子,谁知道她是什么用心。”
  吴刚困惑不已,到底谁是真的?谁是假的?
  “老前辈的信物一共有多少?”
  “两支!”
  “两支?”
  黄衣老人从怀中取出了另一支“阎王簪”,道:“这便是!”
  吴刚瞄了一眼,道:“神刀会主之死,是前辈下的手么?”
  黄衣老人一怔,口里“唔!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  吴刚却不肯放松,紧接着追问道:“藏龙庄中,晚辈目睹‘阎王簪’出现,欧阳芳丧命……”
  “小子,老夫的行动不许人追究!”
  吴刚窒了一窒,转过话题道:“老前辈与‘武林盟主’夫人有渊源么?”
  “谁说的?”
  “她亲口说的!”
  “信口胡诌,我老人家与谁都没有渊源,如有,便是你!”
  吴刚意犹未释,但又无法再继续追问,那冶艳妇人曾提出数项“妖中之王”的独门绝技,自己一样也不懂,看来她真是信口开河,可是吕淑媛该不会对自己说假话,如何以说锦袍老者便是“妖中之王”呢?
  心念之中,道:“老前辈方才说有话要与晚辈谈?”
  “嗯!”
  “请问有何教言?”
  “你记得曾欠老夫一个条件么?”
  吴刚心中一动,道:“记得的!”
  “老夫此来,就是要你实践那诺言!”
  “好的,请老前辈提出来吧?”
  “很简单,你只依老夫做一件事……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立刻到‘幽灵地宫’求亲!”
  吴刚做梦也想不到对方提出的竟是这种条件,顿时目瞪口张,不知如何是好,他怎会提出这条件呢?莫非他是“地宫”中人?否则,怎知自己在“地宫”曾有婚议。
  对了,当自己甫离“魔湖”出道,在武陵山外镇集酒楼中,初逢锦袍老者,对方指出自己武功是“幽灵”一派……
  心念之中,脱口道:“老前辈是‘地宫’一份子么?”
  黄衣老人哈哈一笑道:“老夫来历你不必追问,现在谈的是条件!”
  “但老前辈何以偏偏提这条件呢?”
  “条件便是条件,这是你小子的造化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孤剑泣残红

上一篇:第十一章 正义之剑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