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血光剑影
 
2019-07-04 00:26:37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前尘往事,一齐奔赴心头,亡命、路劫、避雨、血衣、追杀……
  他咬紧牙关,控住如狂潮般的杀机。
  总领队接下去道:“各位可以动身了,为防事机泄露,各位在离此之后,立即分散。”众丐立起身来,鱼贯出殿。
  “丑面人屠”自始至终,不曾发一言,现在才开了口:“我们仍须在此等下去么?”
  神风总领队道:“当然,这是上面的命令!”
  “那件事呢?”
  “停会再办!”
  要办什么事,吴刚当然猜想不到,只是有一点可以确定,对方不会立即离开此庙。
  于是,他闪身出庙,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林外官道旁。
  丐帮尤一峰一行十二人,来到官道之上,尤一峰扬手示止,道:“各位,我们分手吧!”
  蓦在此刻——
  一个大帽遮脸,腰悬长剑的青衫书生,幽灵般出现在众丐身前。
  众丐齐齐发出一声惊呼,为首的尤一峰挺身而出,道:“朋友何方高人?”
  “索血一剑!”
  “呀!”
  尤一峰连退数步,其余众丐一个个惊魂出了窍。
  自“公义台”事件之后,“索血一剑”四个字,已震撼了整座武林,可说妇孺皆知,黑白道通晓。
  尤一峰硬起头皮道:“朋友有何指教?”
  吴刚双眸在暗夜中有如两颗寒星,直照在黄发老丐面上,冷森森的道:“阁下是丐帮总舵管事尤一峰?”
  尤一峰骇然又退了一步,颤声道:“老化子正是!”
  “区区向阁下打听一个人……”
  “谁?”
  “贵帮小长老宋维屏!”
  “啊!朋友也认识敝帮宋长老?”
  “唔!”
  “朋友找宋长老何事?”
  “阁下只回答区区的问话,旁的不必谈。”
  “宋长老目下行踪不明!”
  “是失踪了么?”
  “这……可能是的。”
  “堂堂长老,何以会失踪?”
  “老化子无可奉告!”
  “尤一峰,你非说清楚不可!”
  黄发老丐扫了身旁一名中年丐者一眼,那中年丐者悄没声息地向后缩身,显然,尤一峰向他告警求援。
  吴刚冷酷的道:“不许动,谁动谁先死!”
  那中年化子双脚钉住了,不敢再移动。
  黄发老丐栗声道:“索血一剑,本帮与朋友有过节么?”
  吴刚冷极地道:“问题在你本身!”
  黄发老丐一震道:“老化子与朋友素昧生平,这话从何说起?”
  “闲话少说,宋长老是如何失踪的?”
  “不知道!”
  “丐帮四位长老死于意外,你也不知道么?”
  黄发老丐登时面如死灰,其余众丐,也亡魂出了窍。
  “朋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问你自己!”
  “老化子不懂?”
  “尤一峰,欺师灭祖,在丐帮戒律中,处分不轻吧?”
  黄发老丐目瞪口呆,答不上话来。
  有三名丐者,站得距吴刚稍远,一看苗头不对,悄没声息地弹身便逃。
  “哇!哇!哇!”
  三声惨号,几乎是同时发出,地上,多了三具无头尸体,吴刚倒提长剑,若无其事地,追击、出手,没有人看清。
  众丐一个个像得了风瘫病,两腿发软,摇摇欲倒。
  黄发老丐尤一峰鬼魂飞到了天外,看样子自己在庙内向神风总领队陈述的话,业已全听在“索血一剑”之耳,计谋业已败露,偏偏对方功高莫测,又无法向庙内求援。
  情急之下,他忽得一计。
  “朋友……要找敝帮宋长老?”
  “不错!”
  “有过节么?”
  “嗯!”
  “老化子……不得不说了,宋长老现被囚在庙内!”
  “真的么?”
  “若有半句话,天诛地灭!”
  “可是在庙内你分明说小长老失踪……”
  “这……这是故意造成的失踪。”
  “很好!”
  “老化子等可以……走了?”
  吴刚寒声道:“你等还打算走?”
  “朋友……”
  “坦白告诉你,区区与宋维屏是八拜之交,要代他清理门户。”
  此言一出,众丐魂散魄飞。
  尤一峰转身便……
  “哇!”
  惨号声中,一颗黄发人头滚出老远。
  其余八丐,呐喊一声,四散逃命。
  惨号连连,虽然奔逃的方向不同,但没有一人能越出五丈距离之外,只不过眨眼工夫,十二名丐帮叛徒,悉数死于非命。
  两条人影,自林中疾掠而出,扑到现场,显然是庙外负责警戒的“神风剑手”闻声出来探视
  吴刚兀立道中。
  两人一刹身形,其中之一惊呼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另一个栗声道:“是……索血……”
  吴刚向前一欺身,冷森森的道:“不错,区区正是‘索血一剑’,两位来得巧。”
  最后一个巧字出口,“凤剑”已闪电般划了出去,可怜,两名“神风剑手”,在江湖中已算不凡的角色,但在吴刚剑下,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,仅惨嘷得半声,便已魂归极乐。
  吴刚在尸身上拭了拭剑身血迹,归入鞘中,略不稍停,如夜暗中的蝙蝠般,循原路线扑同庙中。
  殿内,灯火仍然通明,根本没有发觉外面的变化。
  吴刚仍,回到原处,一望之下,既惊且怒,杀机火炽。
  “神风队”总领队与“丑面人屠”并肩而立,十几名黑衣剑手,围成了一遒屏风,地上,躺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乞儿,他,赫然正是拜兄宋维屏。
  “丑面人屠”阴阳眼闪着狰狞的光,刺耳的音调令人股栗:“队座,开始问话吧!”
  “副座,烦你先点上小化子的四肢穴道,然后再为他解毒!”
  “好的!”
  吴刚不由发指,原来盟兄是被毒所制,对于毒,他一窍不通,当下硬把一股杀机怨气压了下去,看看他们怎样对付宋维屏。
  “丑面人屠”挪步上前,凌云虚点数指,然后自总领队手中接过一粒药丸,塞入宋维屏口中,一摆手,道:“架他起来!”
  立即有两名剑手上前,一左一右,把小化子挟了起来。
  工夫不大,小化子吐了一口长气,睁开眼来,似已知道要穴被制,四肢无力,根本就不挣扎,只是目中的怨毒之气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总领队一抬手,道:“副座,你问吧!”
  “丑面人屠”颔了颔首,冲着小化子阴森森地一笑,道:“小长老,实话实说,免受皮肉之苦,反正不说也不行……”
  宋维屏凄厉的道:“说什么?”
  “你那拜把兄弟吴刚的下落!”
  “不知道!”
  “小要饭的,放明白些,别以为你在丐帮地位尊崇,在此地,你并不比一只狗强到那里,那姓吴的小子是本盟要犯,‘百龙令’追索的对象……”
  “不知道!”
  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  “真的不知道!”
  宋维屏左颊上现出了五条指印,血沬随之喷了出来,他穴道受制,毫无反抗的余地,一双眸子,像是要喷出血来,厉声道:“丑面人屠,你得意吧,小化子死了,有人会剥你的皮的……”
  “住口,你说是不说?”
  “不知道!”
  事实上,宋维屏真的不知道吴刚的下落,而吴刚今夜也是自上次结拜分手之后,第一次见到他。
  总领队悠悠插口道:“宋长老,你自己不怕死,得替丐帮的前途着想呀?”
  小化子目眦欲裂,咬牙切齿的道:“丐帮前途怎样?”
  “丑面人屠”接上了话:“包庇武林公敌之后,抗拒武林共奉的‘百龙令’,本盟可以名正言顺地下手,小要饭的,你可以想象得到后果?”
  “武盟!呸!魔鬼集团……”
  “啪!”
  又是一记耳光,掴在右颊上,牙齿和血喷出,落地有声。
  “你到底说是不说?”
  “狗爪子,你……杀了我吧!”
  “桀桀桀桀,没这么便宜。”
  吴刚再也耐不住了,说来说去,事缘已起,致使盟兄遭这无妄之灾,连带丐帮带来了惨劫,此事,非自己解决不可。
  他飘身旋落院地之中。
  “什么人?”
  廊沿上负责警卫的“神风剑手”一涌而上……
  吴刚半声不吭,亮剑便扫。
  “哇!哇!”
  三名首当其冲的栽了下去,另五名折剑而退。
  吴刚大踏步跨上殿廊。
  殿内的“神风剑手”飞蝗般弹了出来。
  “哇!哇!……”
  惨号、血光、尸体,倒下的有六人之多。
  其中一名惊叫一声:“索血一剑!”
  吴刚业已欺入殿中°
  总领队与“丑面人屠”未及采取行动,便与吴刚朝了相。
  吴刚一掀草帽,露出脸来,这是他准备大下杀手的前奏。
  两名挟着宋维屏的黑衣人,迅快地退到神龛前,但仍扣住宋维屏不放。
  总领队金剑出鞘,“丑面人屠”蓄势待发,尚剩下不足十名“神风剑手”,个个横剑戒备,但却退得远远的,显然虚张声势。
  总领队栗声道:“索血一剑,你意欲何为?”
  吴刚冰寒地道:“杀人流血!”
  四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,出自“索血一剑”之口,别具慑人的威力。
  场面,骤然充满了恐怖的气氛,全殿弥漫了死亡的气息。
  吴刚深深地望了宋维屏一眼,宋维屏双目圆睁,显然十分惊奇……
  “丑面人屠”色厉内荏的喝道:“索血一剑,你敢屠杀武盟弟子?”
  吴刚冷厉的道:“我杀尽你们这批武林蠹虫!”
  “你敢与整个武林为敌?”
  “正是如此!”
  “可惜你活不过今晚了!”
  总领队金剑一扬,道:“索血一剑,你太张狂了……”
  “阁下是神风总领队?”
  “不错!”
  “很好,先拿你开刀!”
  刀字出口,脚步朝前一挪,“凤剑”斜斜上扬,左手捏诀当胸。
  总领队目中掠过一抹惊怖之色,但他没有退缩,金剑有些微微颤动。
  吴刚深知“金剑手”的功力,是以把功力提足了十二成。
  沉默!
  死寂!
  “呀!”
  “嗯——”
  暴喝,金铁交鸣,挟着一声像发自地底的闷嘷。
  “砰!”
  总领队栽了下去,一颗脑袋只剩一层皮连在颈子上,血如喷泉而冒。
  所有在场的“神风剑手”,全部面如死灰。“丑面人屠”的丑脸,变得更加丑怪了。
  一招,只一个照面,不可一世的神风总领队,竟然接不下一招。
  吴刚带煞的目芒,射向“丑面人屠”:“邓十五,现在轮到你,我要你一寸一寸的死!”
  身列武林八大凶人之一的“丑面人屠邓十五”,猛打了一个冷颤,连退了三步,暴喝道:“你们上!”
  那几名“神风剑手”,已被这场面惊呆了,谁也没有行动,对命令恍若未闻。
  吴刚陡地一欺身,“凤剑”以闪电奔雷之势挥出。
  “丑面人屠”闪电般向侧方殿门弹去,在受死亡威胁的情况下,这一弹之势,快得有如电光石火,但,仍比吴刚的剑势慢了一丝丝。
  “哇!”
  一声栗人的惨哼,身躯砰然摔落地面,一只左脚掌,硬生生从踝骨之处切落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孤剑泣残红

上一篇:第八章 诡雾迷云
下一篇:第十章 索命三剑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