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
 
2019-11-07 23:39:17   作者:陈青云   来源:陈青云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日头西偏,光线带着血色,染红了荒郊野地。
  蓦地,陈家麟感觉怀里的人在扭动,他大吃一惊,以为是错觉,低头一看,只见“武林仙姬”的双眸睁开了,闪动着坐的火焰。
  奇迹,这真是奇迹,她竟然复活了。
  完全想不到的意外,太大的惊喜,使他说不出话来,口唇在剧烈地发颤。
 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令人无法置信的事。
  在刹那之间,他的脑海反而成一片空白。
  “武林仙姬”转动着使人沉醉的目芒,她终于开了口:“姐夫,怎会是你?”
  陈家麟颤声唤了一声:“芬妹!”
  他依然说不出其他的话来。
  “武林仙姫”长而弯的睫毛闪动了一下,幽幽地道:“我不是死了么?姐夫,你救了我?”
  陈家麟期期地道:“芬妹,我完全想不到……你会死而复活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“闭了闭眼,道:“我记得……我是被‘冷面怪客’带走,怎么……”
  陈家麟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神,道:“是的,芬妹!”
  想了才又接下去道:“是我……把你留下来,因为……我看你不成了,奇怪,你怎会不治而愈?”
  他仍没放松他的手,紧紧地搂着她,心贴着心。
  “武林仙姬”轻蹙着峨眉,思索了一阵子,道:“也许是‘牡丹令主’没存心要我的命,下手时留了分寸?”
  陈家麟摇摇头,又点点头,道:“目前只有这个解释。”
  停了停,又道:“芬妹,你觉得身上怎样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好像内元已经恢复了六七成!”
  陈家麟突地想起自己曾有过重伤自愈的经验。
  最近一次,伤在大母“牡丹令主”的“丧元指”下,自份必死,结果又神奇地死里逃生,这是什么原因?
  如果说,自己身上有某种天生的异禀,但陶玉芬没有,怎么也会发生这种事呢?
  “武林仙姬”玉靥突地一红,道:“姐夫,你……你的心好热……”
  陈家麟不由一怔神,胀红着脸道:“芬妹,你说什么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垂下了眼皮,似乎不敢看他,口里娇羞不胜地道:“姐夫,好像你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热力,传到……我的身上,很热,你……是以你的内元助我么?”
  陈家麟惊异地道:“我……没有呀?”
  他想不透这道理,奠非自己身上真的有某种天赋奇能,不但能救自己,也能救别人?自己如此楼着她,奇能隔体而传……
  “武林仙姬”扭动一下娇躯,道:“姐夫,我要起来!”
  陈家麟面上一阵热辣辣,赶紧松开了手,“武林仙姬”翻身坐在他旁边,夕阳廻光中,她那美得不能再美的面庞,越发的眩目了。
  本能上的反应,他不禁有些意马心猿,他记起了师弟“失心人”的话:“你们已经拜过花堂,定了名份……”
  他的脸发红,心在跳,下意识地瞟了她一眼,又想起已成“花月别庄”之主的封大娘曾提出同样的条件,自己也答应了她。
  这该如何是好?
  两人如此的肌肤相亲,今天是破题儿第一遭。
  他又想到如果不是发生这变故,她早已是“花太岁”祝龙的人了,很多事,事后想起来才觉得可怕,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。
  “武林仙姬”像突然记起什么事似的激声道:“姐夫,听说你失踪了,生死不明,怎会……”
  陈家麟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脱口道:“是听我的……”
  说了半句,猛省这话不妥,倏又转口道:“是听‘失心人’说的!”
  我的,她的什么?
  “我的”这两个字,深深刺入陈家麟心坎,他像忽然省悟了,怪不得她对自己从没明白地表示过态度。
  原来她爱的是师弟“失心人”,师弟一力要促成自己的好事,这牺牲太大,用心也非常可感。
  真相明白,,他却又感到一阵空虚,象是失落了什么。
  也许,这就是人的本,谁免不了自私,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事,一个人,如果他说绝无自私之念,那是骗人的。
  不过自私有深浅之别,如果能多替别人作想,少替自己打算,这便是难能可贵的了。
  到此刻,他才真正的感觉到,自己还是爱她的,这一份爱,只能永远地埋在心底了。
  她爱的是“失心人”,而“失心人”是自己的师弟。
  “武林仙姬”见他久不开口,幽幽地道:“姐夫,你在想什么?”
  陈家麟不期然地面露苦笑道:“我在想……世事白云苍狗,变幻莫测,许多事常常出人意料之外,而且也无法预测。”
  他这是有感而发,陶玉芬是否能体会,便不得而知了。
  她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我也有同感!”
  一声马撕,传入耳鼓,陈家麟这才发觉那匹坐骑不知在什么时候起身离开,此刻正在不远处啃着青草,他不自觉地笑了笑,总算没把它累死。
  “武林仙姬”忽地又转了话题道:“姐夫,‘失心人’有个姐姐,你是知道的……”
  陈家麟大感愣愕,奇怪,在这种时候,她会提出这种问题来?当然,他是忘不了的,但他的确久已没想到那神秘女女了。
  他最不能忘的,是她那鬼魅般的身法,那份快法,可以说超出人体的极限。
  他没着过她的庐山真面目,仅记得一个糢糊的身影,即使她现在就站在面前,他不一定能认得出来。
  其实,这也不足为奇,“失心人”的真面目,他也不曾见识过,他想不透,他姐弟为何如此神秘?
  “失心人”是父亲的传人,他姐姐也是么?
  他受了伤之后,被带到黑谷石窟,才揭开了彼此的关系,但他没有机会问这些。
  现在“武林仙姫”突然提起她来,那是为什么?
  心念之间,他淡淡地道:“当然知道,芬妹为何提起她来?”
  “武林仙姫”嫣然一笑,道:“姐夫见过她的真面目么?”
  陈家麟道:“这倒不曾!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那我告诉你,她是个美人,真正的美人,论才德品貌,我都无法与她比拟,这是实在的,我不骗你……”
  陈家麟心中一动,道: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  咕叽一笑,“武林仙姬”道:“姐夫,你不能打光棍一辈子,总得……”
  陈家麟脱口道:“芬妹想做媒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嗯了一声道:“对了,姐夫与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这姻缘决不能错过。”
  陈家麟道:“人家愿意嫁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么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只差没拍胸脯,以断然的口吻道:“只要姐夫点点头,包在我身上。”
  陈家麟想笑,但他笑不出来,他完全明白她的用心,故意用这方式来表明她对他完全无意。
  也许,她认为这做法很聪明,其实很笨拙,至少,依陈家麟的性格,他不会欣赏这一套。
  他冷冷地道:“芬妹,好意心领了!”
  “武林仙姬”皱眉道:“难道姐夫已经有了意中人?”
  陈家麟道:“也许。”
  “武林仙姫”偏起头道:“能告诉我是谁么?”
  陈家麟随口道:“时辰未到,不便提起,以后再告诉你吧!”
  “武林仙姫”把小手指放到口边,轻轻咬了咬,满面狐疑地望着陈家麟,欲言又止,她在考虑他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真实。
  陈家麟刚才的绮念完全消散了。
  她不提双方间的过往,也没问自己的态度,仍称自己为姐夫,居然要替自己做媒,这未免太可笑。
  她既然爱上了师弟“失心人”,却又不肯明说,故意打这哑谜,算了,自己也不说破,由她去吧。
  沉默了片刻,“武林仙姫”不自然地笑了笑,道:“姐夫,希望你多多考虑我的话,不然,你会后悔莫及?”
  陈家麟淡淡一笑道: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”面色一正,象是很郑重地道:“姐夫,可是……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对‘失心人’提起……”
  这句话使陈家麟大感困惑,不解地道:“为什么,这是好事呀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期期地道:“你不知道……”
  她似有什么难言之隐,说不出口来。
  陈家麟道:“我当然不知道,知道了就不会问你。”
  “武林仙姬”含糊地道:“请你记住我的话,反正有一天你会知道的。”
  陈家麟没这心意,所以也不想追问下去,站起身来道:“芬妹你有安身之处么?我送你去……”
  “武林仙姬”也站起身来,舒展了一下娇躯。
  就在此刻,一个颇不陌生的女人声音,遥遥传了过来:“陶玉芬,如果你忘了我俩之间的协定,你将后悔一辈子!”
  陈家麟心头大震,四望不见人影,一时也想不出发话的到底是谁,惊奇道:“对方是谁?”
  “武林仙姬”以极低的声音道:“就是她!”
  陈家麟想了想,明白过来了,发话的是“失心人”的姐姐,真的是说曹操曹操便到,奇怪,她与陶玉芬之间有什么协定?
  怎么会突然在此地现踪?
  “武林仙姬”的面上,浮起了一层异样的表情,幽幽地道““姐失,你不必送我,我走了!”
  说完,弹身驰去。
  陈家麟怔在当场,说不出心里那份感受。
  他突然发觉自己很笨,笨的像条牛。
  在第二次洞房时,“武林仙姬”拒绝行周公之礼,还故意编了一套耸人听闻的话,那不是摆明着做戏么?
  “失心人”以狗血矇人眼目,把她劫走,这些时,他俩当然是在一道。
  她的父母也先后被“失心人”救走,可笑,自己一直被师弟蒙在鼓里,现在,她要替自己做媒,真是滑稽之至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剑残虹

上一篇:第二十二章
下一篇:第二十四章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