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杀人计划
2019-07-09 08:03:33   作者:司马翎   来源:司马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可是就在浪子老八杀机盈胸之际,清丽可人的妙玉,却在此时闯了进来,远远便道:“无不能,你那无不知老哥到底猜中什么?让你高兴得连嚷带叫?”
  无不能一见妙玉姗姗而进,拍手乐道:“假尼姑!浪子老八要杀死我和无不知,你快来评评理……”
  妙玉走进室内,一见浪子老八满脸杀气,不禁诧道:“怎么了?老八?”
  浪子老八喟然一叹,废然坐了下去,道:“唉!他们在逼我杀人!”
  妙玉转向无不知,问道:“可有此事?”
  无不知颓然道:“我早就知道他必然会动杀机,不错,目下我又碰上了另一个难题……”
  妙玉讶道:“你的难题何其多,眼下只要我出面,老八不会想动手杀害你们,你们但请放心!”
  无不知摇着大脑袋,道:“假尼姑!老八什么事都依你,但这回却依不得你,不信的话,咱们打个赌,怎么样?”
  说话时,无不知显出对打赌之事有极大兴趣的样子,浑然已完全忘掉浪子老八将动手杀他的事。无不能闻言也拍手附和,又叫又闹。
  妙玉黛眉微蹙,不由得吁声道:“你们死到临头,还不改童真之态,我可要撒手不管,任由老八将你们碎尸万段了……”
  无不知楞了一下,无不能也停止拍手的动作;一时之间,厅堂之中突然静了下来。好一会,才听见无不知无可奈何的道:“老八!你当真非杀死我们兄弟不可?”
  浪子老八心绪已渐平静,但他的心中仍然充满了杀机,因此耸耸双肩,道:“你们兄弟不死,便是我亡;此刻我仍然死不得!所以只好请你们兄弟多多包涵!”
  话一说完,浪子老八果然又站了起来,从他的神态来看,确非危言恐吓,敢情却已下定决心,杀死无不老儿。
  无不知喟然道:“你的心情我非常了解,换上我,我也会急于将祸根除去,免得整天心惊肉跳;因此你现在的作法,我甚是同情,不过在你动手之前,能不能听老友一言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请说吧!”
  无不知正色道:“你要杀我,是因为你相信我所设计得那套杀你的计划,绝对可以致你于死地,对也不对?”
  浪子老八没有出声,但点点头而已,无不知又道:“既是如此!你就不应该杀我!”
  此言一出,厅中诸人莫不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,只听无不知好整以暇的又道:“你们觉得我这话甚是矛盾是不是?其实当中道理,只要用心去想,是不难明白的……”
  浪子老八果然皱着眉头,很用心的思忖无不知的话;妙玉、甚至无不能也都不约而同的陷入沉思。
  过了一会儿,浪子老八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重新落座,然后才徐徐说道:“无不知说得不错,此刻我委实不能动手杀人,否则我将陷入更不利的情势之中。”
  无不知喜道:“你终于想通了?”
  “不错!”浪子老八迅即道:“我想通了!有道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虽然不能杀你,但我却可以将你们擒了下来,关在一处隐密之地……”
  无不知和无不能骇然变色,尤其无不能更是急得连连后退,道:“不!你不能这样做!想害你的是无不知,要关就关他,此事与我无不能毫不相干!”
  浪子老八理都不理无不能,道:“虽然目下将你们杀死,我将永远陷于被杀的危迫之中,但如果要无不知将杀害我的计划公开出来,势必又不可能,我只好退而求其次,将你们关起来……”
  无不知抗声道:“关了我们也没弄处,我绝不会泄露出来!”
  浪子老八冷哼一声,道:“那咱们走着瞧!”
  他话一说完,立刻如鬼魅般的欺近无不知,一指将之点住穴道,身子一转,又将企图趁乱开溜的无不能抓了回来。
  他将两个老儿提回座中。妙玉不禁嗔道:“老八!平日这两个老儿与你相处极洽,你这样做不觉得太绝情吗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若非看在平日相交份上,我必定杀了再说;妙玉!你难道没发觉他们两人已被收买了!”
  妙玉诧然的将目光投向无不老儿,表情仍然未能全信,不料无不能却嚷道:“冤枉呀!是无不知被收买,我可没有呀!”
  这话等于证实了浪子老八的判断,妙玉不能不信。她正想开口责备无不知,浪子老八却道:“你是促成此事之祸首之一,无不能!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  无不能张口结舌,急待要辩,浪子老八却又道:“你在无不知完成杀我的计划之后,便极力促使无不知找人付之实行,是也不是?”
  无不能胸无心机,忍不住道:“你,怎么知道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看你跃跃欲试的神情,我哪有猜不着的道理;你巴不得有人按计将我杀死,因为一旦如此你就有机会表演你那一套使我老八复活的神技,对也不对?”
  无不能闻言不禁猛点其头,无不知见状叹了一口气,道:“无不能!他在套你的话,你不要泄漏那么多秘密好不好!我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  无不能大声道:“他猜的一点也没错,叫我从何否认起?”
  浪子老八微微一笑,道:“我甚至可以猜出你们出售那套计划的价钱,无不能!你信是不信?”
  无不能又点点头,脱口道:“一共是白银二千四百两,黄金二百斤……”
  他报出价钱,才发觉自己说溜了嘴,赶忙掩口不语,那神情就像偷吃糖果的小孩,当场被人发现般的尴尬。
  浪子老八转脸朝着无不知道:“无不能除了计划内容之外,还知道些什么?”
  无不知坦然道:“反正他知道也不多,而且让他透露出来,我也不对买家负责,他爱说什么就叫他说什么,你问吧!”
  浪子老八考虑一下,道:“你买卖既已做成,我如果硬逼出你的全套计划,一来显示我老八太不够意思,断了你们的财路;二来我浪子老八威名亦因之大受损害,难不成我就怕了那买家对头不成,对不对?”
  无不知突然哈哈笑道:“你的脾气果然也没改,我知道你决计敢接受我的挑战,哈!哈!”
  浪子老八没有答理,朝无不能问道:“你一定知道那买家是谁吧?”
  无不能一点迟疑也没有,便道:“是桂西青岩施家堡用重金买去的……”
  浪子老八闻言不禁大皱眉头,忖道:“那桂西青岩施家堡人材济济,而且又有一次暗杀我的失败经验,他们舍得以重金买走无不老儿的计划,不难想象那套计划必然甚是高明……”
  他脑中思路不断,片刻之后,方始举步走到无不能之前,缓缓举起右手,无不能见状骇道:“老八!你不能杀我!”
  叫声中,浪子老八已然迅如闪电般的连点无不能和无不知的三处穴道,又欻然退回他原先站立的地方。
  无不知和无不能这时才发觉他们穴道已解,恢复了自如的行动,慌忙双双跃起,头也不回,一溜烟的落荒而逃,刹眼间已跑得无影无踪。
  妙玉见状笑道:“这一对宝贝可真绝,真叫人啼笑皆非……”
  她顿了一顿,转注浪子老八道:“你什么时候发觉他们已将杀你的计划出卖了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无不知的计划原是赌气筹思出来的,并无出售的意思,无奈我那些死对头在技穷之际,找上他们;他们两个老儿又极贪财,双方岂有不一拍即合,立即成交之理。因此当无不知露出待高价而沽的得意劲儿,我就知道他已经将杀我的计划卖出去了。”
  妙玉讶然道:“那么你是在他得意洋洋的神态中发觉有异的了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是的,如果没有人上门求售,无不知怎知道我目下的身价值钱?既然有人上门求售,你想,无不老儿会不见钱心动吗?”
  妙玉微点螟首,道:“无不老儿贪财爱货的脾气,江湖上人人尽知……你往后该怎么办?”
  浪子老八喟然道:“无不老儿虽然重财轻义,但却是一诺千金,信用极佳,目下要他们说出已卖出的计划,是决计无此可能,因此往后我只有更加小心谨慎……”
  妙玉恨声道:“你刚才应该杀了他才是!”
  浪子老八苦笑道:“我原也有这种想法,不过经过深思之后,我觉得还是留下他们,将来必有用处!”
  妙玉不以为然的道:“他们唯钱是命,你我两袖清风,休想有利用他们的机会……”
  浪子老八指着室外道:“妙玉!你等着瞧,看我能不能花一个子儿,就叫无不老儿提供个消息奉送!”
  妙玉美目朝室外望去,只见两个矮老儿,一左一右的又跑了回来,不问而知,是无不老儿他们去而复返。
  那无不能甫一进门,便高声嚷道:“假尼姑!你看!你看,咱们刚离了鬼门关,无不知那老儿偏又拖我回到这鬼门关口,真的不知死活!”
  无不知接口道:“老八上次出的那难题没有解决,老子死也不走……”
  他一面说话,一面走回厅中,还自在浪子老八的座旁坐了下来,又道:“老八!那难题的解答是什么?”
  浪子老八笑道:“重门配上重锁,只有一个又聋又哑,无手无脚的白痴老人知道开启之法,除非你能医好他,叫他说话,才有办法将锁打开;可是偏是此人已无药可救,你有什么办法开启那道重锁?”
  无不知道:“是呀!我想了三年之久,就是想不出办法来,除非能使那老人清醒开口……这问题太没意思!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你不会,所以觉得没有意思,算啦!你想不出来就认输吧!”
  无不知道:“那怎么行,无不知就应该什么都知道,这一桩我一定要弄明白,否则我必定食而无味……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那你回去继续想呀!跑来这里噜苏什么!”
  无不知涎着脸,低声道:“我们打个商量,行吧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有什么好商量的?”
  无不知看看妙玉,将声音压得更低,又道:“比如说,你可以不可以将那开启之法告诉我?省得我多费脑筋!”
  浪子老八闻言,忍不住大笑道:“原来这也是你想出来解决难题的办法?”
  无不知很认真的点点头,道:“这当然也是解决难题的办法,叫做无中生有;只要能解决你那开锁的难题,你总不能限制我使用手段吧?”
  浪子老八真有点啼笑皆非之感,道:“亏得你想出这一招歪理,原来你无不知之大名是这样子得来的,今日才叫我看穿!”
  无不知仍然很认真的道:“目前我的难题只有你这一桩,你告诉了我,我便知道,我不就是个无所不知之人吗?”
  浪子老八心中另有打算,懒得跟他瞎扯,于是道:“好吧!我将那开启重锁之法告诉你,让你保持无不知三个字的令誉;不过有一条件!”
  无不知道:“什么条件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告诉我,桂西青岩施家堡以及平西王府的人为什么要杀我?”
  无不知想一想,道:“这个!我也不大清楚,可能跟蔡将军有关!”
  浪子老八黯然道:“蔡将军与我家大哥、二哥均已遭鞑子杀害,难道平西王还怕我这人单势孤的老八反抗他?”
  无不知接道:“这事我还没有深入研究,等我想出来再告诉你。至于施家堡的人,可能系受平西王府之差遣,所以要取你的性命。”
  浪子老八不以为然的道:“内容绝对没有这么简单;你好好回去想吧,等把问题想出一个结果,再来找我,我一定把那开启重门重锁的方法告诉你!”
  无不知急道:“拜托你行行好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胸中只存有一个难题,如今多出一个问题来,叫我如何消受得了!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要我先把第一问题的答案说出来?”
  无不知马上道:“嗯!这样我才能来集中心力,找出施家堡以及平西王府欲取你性命的原因!”
  浪子老八考虑一下,终于道:“好吧!咱们以一易一,两不相欠,我也不怕你到时食言。”
  无不知哼道:“笑话!我无不知几时失信于人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废话少扯,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法解答那打开重门重锁之法吗?”
  无不知摇头道:“我当局者迷,当然不知道,否则我岂不是一举找到办法了吗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对!你是当局者迷,落入我有意安排的迷局之中,怪不得你无法找到那开启重锁之法。”
  无不知心急的道:“什么迷局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我在出此难题之时,故意强调那名又聋又哑,既是残废又是白痴的老人。于是,你思路一触及问题,很自然的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那老人身上,而忽略了主题,所以你无法找出开门之法。其实那老人与实际开锁的问题,看似有关,却是毫无干系。”
  无不知搔首道:“你是说,我不应该在那老人身上动脑筋?”
  浪子老八道:“不错!你费了那么多心力,在那老人身上,仍然得不到丝毫帮助,就应该憬悟才对,可惜你这个人一旦钻入牛角尖,就越发一误再误!”
  无不知恍然道:“对呀!那老人既然对问题没有些许帮助之处,我早该放弃他才是!啊呀!我上当了……”
  浪子老八微笑道:“此刻你发觉上当,已经太迟了,对不?”
  无不知气得满脸通红,道:“你这臭狐狸,你故意引诱我将全部思考力,集中在那老人身上打转,这——这没道理呀!”
  浪子老八得意的道:“现在你可以转移注意力,在那门重锁上花脑筋呀?”
  他顿了顿,用一种揶揄的口气道:“其实办法极为简单,纵是天下间最难开启的门锁,大概也很难经得住那火药爆炸之力吧?哈……你不会使用火药吗?”
  无不知怔了一下,突然狂声大笑,一面笑一面往外便跑;无不能见状,虽然有一点莫名其妙,但他还是跟着往外跑。浪子老八则大声喊道:“无不老儿!可别忘了把我的问题研究出来呀……”
  刹那间,无不老儿已去得无影无踪,只那浪子老八的喊叫声,仍在寺外群山中低徊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飘花零落

下一篇:第三章 东瀛浪人
上一篇:
第一章 浪子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