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反戈一击
2019-07-11 10:57:18   作者:司马紫烟   来源:司马紫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古如萍行到里面,只见快口张手执梨花筒,正在跟一个年纪较老的白胡子老头儿拚斗,那老头儿的剑术十分凌厉沉稳,倒是快口张的章法已乱,完全是在拚命的样子。
  旁边还围立着一些渔民打扮。短打汉子,手中也没有执武器,冷冷地旁观着。
  侠口张边战还一边破口大骂:“宋良功,你这老王八旦,包庇妖孽,作害百姓,老子好心来劝你,你不听就罢了,居然还抽冷子给了老子一剑,完全不念过去,老子还救过你的性命,你这恩将仇报,忘恩负义的老畜生!”
  那个老者却冷笑一声振振有词地道:“个人恩怨事小,民族大义为先,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殊之!”
  快口张破口大骂道:“放你妈的屁!若要讲国仇,第一个该对付的就是白莲妖人,你别忘了李自成逼亡了明室,逼死了崇帧,就是白莲教徒作的怪,他的谋士牛金星,就是白莲教中的人,他们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。”
  宋良功似乎为这番话所折,顿了一顿才道: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,现在的白莲教主,成了宗裔朱三太子的王妃,倾全力助我匡复大业,老夫绝不准你们伤害了她。”
  快口张道:“清兵入关,明帝崇帧煤山自尽后,前明的宗裔已经死绝了,哪来什么朱三太子?”
  “胡说!这位朱三太子讳由忠,却是太祖嫡裔,有宗谱为证,这可冒充不来的。”
  “朱元璋多子多孙,他们嫡裔太多了,若是人人都要列为正统,天下那有这么多的宝座来给你们坐?再说从古到今,不知换了多少朝代,皇帝也换了不知多少姓氏,可知这天下宝座,不是那一姓氏永远占有的,天下乃人民之天下,唯有德者居之,你总不会否认这番话吧!”
  宋良功语为之塞道:“匡复之际,但计成功,不及其他,非常之事业必须行之以非常之手段。”
  快口张怒道:“胡说八道!宋老头儿,我认为你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国贼呢!明室久失人心,江山早该易主了,这个什么朱三太子尤其不是东西,你却硬要领着千万汉家子弟去拥这一个妖人,你对得起汉家的祖宗吗?”
  这时旁观的那些青年汉子,有几个颜为之动,宋良功怕他们会受快口张的言词所动,厉声喝道:“利口匹夫,满嘴胡言,饶不得你!”
  手下长剑突然加紧把快口张杀得连连后退。
  古如萍朝王丁泰看了一眼,他只有作了一声无言的长叹,他也明自古如萍的意思,是询问他说这种人是否该杀,他虽有为宋良功请命之心,这时也说不出口了。
  古如萍的攻击是突发的,他由侧里出手,长剑一绞而溯进,倏无声息!
  宋良功根本没防备,自己的剑被人绞飞,跟着咽喉处一凉一热,鲜血喷出,身子倒了下来。
  那些旁观的青年由于全神贯注在宋张之斗,也没看见他们来到,等到宋良功中剑倒地,他们才惊觉。
  一声发喊,纷纷围了上来,有武器的拉出武器,王丁泰大声喝止道:“谷大侠乃为锄奸而来,与我义师无关,退下!”
  那些青年看见是他,部份退下了,有一个青年却道:“王大叔,他杀了宋老爷子!”
  王丁泰道:“我知道,是我央请谷大侠出手的!”
  “为什么?王大叔,难道宋老爷子会是汉奸吗?”
  王丁泰痛苦地道:“他不是汉奸,但他求功之心太切,已不择手段,交结匪类,使我义师变了质,他的固执,比汉奸之祸国更糟,因为他是在害民,白莲教的种种害人手段,早已引起了公愤,他偏要加以包庇,引为同志。”
  那些青年这才不作声了,王丁泰又问道:“里面有那些人在!”
  一个青年道:“全在里面,不过玄衣龙女来了之后,他们恐怕在计划撤退。”
  王丁泰道:“那恐怕要趁早了,等他们上了船,又不知道要驶到什么地方去了,这个湖的河道很多……”
  古如萍和上官玲夫妇加上乔大妞早就领先行了前去,王丁泰道:“大家也去帮一手忙吧!我知道他们有很多人,对他们也极不满意,以前是我的错,容忍着他们,我们是代民伐罪之师,怎能残民以逞呢!”
  大部份青年汉子都呼啸一声,蜂涌而前,有几个人还犹豫不动。
  王丁泰脸色一沉道:“你们还站着干什么?我知道你们的心中并不赞同他们的行为,只是被他们的女弟子迷住了,你们别色迷心窍,以为是真心看上了你们了,那是在利用我们。
  千手观音被杀,那儿搜出了一张盟单,上面居然把他们的名字换掉了,存心把我们都给出卖了。”
  一个青年忙问道:“王大叔,是真的吗?”
  “难道我还会骗你们不成,盟单已落进了大内,幸亏上官珑和谷夫人交好,又把盟单给盗了出来,瑛姑因此跟他们理论,被他们杀伤了,这批人实在不是玩意儿!”
  那些青年们这才全部涌向了后面,靠近湖岸的地方,有一片广场,平时作为晒渔网用的,这时已辟为战场。
  古如萍和上官玲、乔大妞等,各自有了对手,正在展开厮杀,后到的那群青年,也被十几个女的敌住了,一对中年男女则仗剑静立一旁观战。
  王丁泰和快口张赶到,中年女子才喝道:“王丁泰,你是什么意思,居然吃里扒外,勾结外人,对自己人下手了,你难道丧心病狂去做汉奸了!”
  王丁泰痛心地道:“徐教主,王某耿耿此心,唯天可鉴,王某不会是汉奸,这儿的人也没有一个是汉奸,王某以前不知道你们的行为,才引你们为同志。”
  那个中年女子正是白莲教主徐美英,她哈哈大笑道:“王丁泰,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?想我白莲教创教至今,传统一直不改,你会不知道!”
  “可是加盟之时,你们说已经改变了!”
  “万变不离其宗,假如我们不练那些法术,就不成其白莲教了,你也别瞧不起我们是邪教导端,本教教义精深博大,天人合一的大道,又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了解的!再说,前明最早的太祖朱元璋也是靠着我们白莲教起家的!”
  他跟他舅舅郭子兴,都是我第四代教主韩林儿麾下的臣子,严格说起来,是他们夺了我白莲教的天下,他的子孙不肖,把天下弄丢了,我们又不计前嫌,替他们去夺回来,你居然敢说我们是异端?”
  元末之际,是韩林儿最先举事,朱元璋追随母舅郭子兴都在韩林儿帐下为将,韩林儿就是白莲教主,到了韩林儿之孙韩山童立,郭子兴代之而起,朱元璋则除郭而自立成事,乃为大明。”
  “那是个成者为王败为寇的乱世,无所谓谁是正统,最后成功的就是真命天子,也谈不上正逆之分。”
  王丁泰语为之塞,快口张是说书的,口才很好,自然不会输给人,立刻道:“自古多少兴亡,我们老百姓不是以那一家为主,乃以万民为主,你们残民以逞,就是异端,而且你们纵情姿态,罔顾伦常,行为类乎禽兽,若由你们得逞,天下将会大乱,所以非要铲除你们不可!”
  徐美英被他骂得火起来了,厉声叱道:“无知狂徒,信口雌黄,当杀无赦!”
  长剑一指,口中喝声:“疾!”
  两道光华卷了过去,快口张舞动梨花筒,挡了一阵,但是徐美英的袖口中又是一道暗赤色的光华飞出!
  快口张没有第三双手可以招架,光华在脖子上一绕,一颗脑袋已飞了起来,躯体砰然倒地。
  一位隐世的大侠,在眨眼间砰然归西,徐美英也展示出她三手飞刀的威力,剑是相当惊人的。
  上官玲的对手仍然是玄衣龙女,她的武功比玄衣龙女略高只是因为爱惜此人,不忍遽下杀手,所以一直在拖着。
  她一见快口张被害,再也忍不住了,一声清叱,长剑突刺,血光崩现中,玄衣龙女的右手齐掌被割下来。
  上官玲直扑徐美英,口中厉喝道:“妖妇,纳命来!”
  气势凌厉,徐美英却毫不在乎,冷笑道:“又多来一个送死的,本师慈悲你罢了!”
  她伸手一晃,手臂遽涨暴长,竟长有丈许,粗如树干,化为一只巨灵之掌,去抓上官玲的长剑。
  明知道是骗人的障眼法,上官玲也不禁吓了一跳,去势为之一顿,那只巨掌已抓住她的剑。
  乔大妞大喝一声道:“玲姐,别怕,这是邪术,我来破解它,诛此妖孽!”
  喝声中她打出了一团黄光,那是她精制的硫硝弹,是用硝石、硫磺等发火之物研碎合成的。
  一触即爆,专以祛去各种邪术的,硝弹击在巨掌上,一声霹雳爆了开来,血雨横飞,徐美英痛极飞退。
  那只手还是她的手,利用障服法术,化为巨灵之掌,再以她多年的修为,已刀剑不伤了!
  若是她现规矩矩以武功来抵敌,上官玲也不是她的敌手,但她偏爱搞鬼,被乔大妞一弹,炸断了四根指头,受伤不轻,飞身退上岸边的一条大船。
  上官玲和乔大妞那里肯放过她,飞身追上去,她旁边那个中年男子就是所谓的朱三太子,是跟徐美英之后一起退上大船的,见她们追过来了,扬手就是一团黄色烟雾撒出。
  乔大妞追得快,被撒个正着,头一昏,栽倒在船下水中。
  上官玲却愤急发招,身剑合一,青光缭绕中,将朱三太子斩于船头上。
  白莲教中有五六名子弟,纷纷跳上船,飞快地驶入湖心逃逸而去。
  上官玲因为乔大妞落水昏迷,把她捞了起来,无法再追,恨恨地回到岸上,看见还有几名女弟子,跟王丁泰手下的义师们缠战不休。
  那几个汉子可能因为与她们有过一点交情,手下并不认真,倒是那些女的毫不客气,出剑凶厉,剑下非死即残已经破翻了好几个,急得王丁泰大叫道:“你们这些混帐东西,告诉你们,这是一批长女,你们还不死心?”
  一个青年急道:“王大叔,你不知道她们有多狡猾,先头一上来,她们假意谈交情,要求我们手下留情,等我们松懈下来,她们的杀手却出来了,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上当,却奈何不了她们,她们厉害得很!”
  古如萍忙着在照顾乔大妞,要将她救醒过来,上官玲一股子怒火全发在这些女弟子身上来了,怒叱一声道:“厉害!我看你们有多厉害!”
  身随剑进,搭上一个,不出三招,不是腰斩,就是断头,这位女剑客这次可拿出了真本领,剑下不留活口!
  顷刻之间,已杀了八个,剩下三个胆为之寒,后面是茫茫大湖,那艘搂船已驶远了,她们只有抛剑乞降。
  上官玲不管这些,举剑照砍,又是一个腰斩。
  另外两个还没等她杀到身边,就吓得倒了下来。
  上官玲举剑还待砍下去,伤了右手的玄衣龙女上前来,跪在她的面前,垂泪道:“小妹情愿替两位师妹一死!”
  上官玲的剑再也砍不下去了,只有把剑收了起来道:“她们难道不该死?留在世上,谁能担保她们不再害人?”
  “小妹可以担保。”
  “你能担保?你看看她们一个个长得妖媚样子,分明入邪已深,再难引回正道上!”
  这些女孩子不但体态妖媚,隆乳细腰,而且除了外面一件长袍之外,里面都不着寸缕的。
  她们即使是对敌时,也是时常撩腿露阴,使敌手眼花缭乱,心神一乱,她们却趁机施出了杀手。这分明她们习惯于以色身为陷阱而充当杀手,已不知道廉耻为何物了。玄衣龙女继续垂泪道:“小妹知道她们积习很深,但她们从小就被训练成如此,并非她们本性淫邪,小妹会废了他们的武功,带他们找一座深山古刹,终身礼佛,以赎前孽,但求女侠饶其一命!”
  上官玲只有一叹道:“好吧!我可以放过她们交给你,她们若是以后怙恶不悛,我就唯你是问了!”
  玄衣龙女叩头道:“多谢女侠,小妹一定负责,她们若是积习难改,不用女侠找来,小妹会自己杀掉她们!”
  上官玲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小妹聂小玲!”
  上官玲道:“你叫小玲,我也叫玲,倒也有点缘份,我说小玲妹子,伤了你的手,我实在很抱歉,那是不得已,因为你缠着我,使我分不开身子,若是我能早点脱开身来,张师父也不会遭害了!”
  聂小玲道:“小妹怎敢怪女侠,小妹知道女侠已多次留情,因此对张大侠之死,小妹深感罪孽深重!”
  “算了!又不是你杀害他的怎么能怪你!真要怪的话,也只有怪宋良功那老杀才,若不是他暗算先刺了张师父一剑,张师父一身的功夫,也不可能轻易受伤害了,这都是劫,在劫难逃,命该如此!不过对你师父,我可绝不能饶恕,你可别再为你师父求情了!”
  聂小玲只有垂泪而已!
  古如萍却在那边叫道:“阿玲,你问问大妞中的是什么毒,我怎么救也不醒过来呢?”
  聂小玲忙道:“那是瘟疫散,是取自腐尸,散布瘟疫用的,必须以独门解方不可,小妹身边还有一些!”
  他掏出了一个瓶子送了过去道:“谷大侠,这种病毒很厉害,而且很容易传染的,还是认我来吧!”
  古如萍道:“我倒没有关系,已经能百毒不侵了,大妞儿的脾气很坏,醒过来不明就理,看到了你,恐怕会引起误会,还是由我来吧!这药是口服的?”
  “若中毒轻的,倒在指尖上闻一闻就好了,乔姑娘中毒很深已入肺腑,除了嗅闻之外,还需要口服才行,用一小撮就够了,这解药很珍贵,以后恐怕还有用!”
  古如萍接过瓶子道:“他们要散布瘟疫干嘛?”
  聂小玲道:“先在一个地方散开瘟疫,然后再去施救,这样才能神其术而广收信徒!”
  上官玲道:“岂有此理,毒是他们散的,然后再去施救以示恩,这种的手段也太卑鄙了。”
  古如萍道:“尚不止此些呢!施救不及的,死了一半,还要挑人,信心不足者不救,穷人不救,不信神者不救,他们曾经在几个地方施过术,足足死了有万余人,救活了两千人,还发足了财,足足捞进了几千万两银子,我闻讯太迟,追了过去,他们已经撤退了,连一点形迹都不留,只有无知愚民,还建了瘟神庙,供奉着瘟神娘娘,我今天见到的徐美英,就是那个瘟神娘娘的样子!”
  上官玲厉声道:“小玲妹子,有这回事吗?”
  聂小玲低头道:“我不知道,因为我在京师,别的事不大去管,不过我相信是有的,因为那一年制了很多瘟疫散的解药,还是由我监制的,所以我才有一瓶!”
  “你也会制解药吗?”
  “会的,不过那些药材很作孽,最好还是不必制练!”
  “买些什么东西?”
  “瘟疫散是用死人的肺腑内脏所制,解药却要用活人的肺腑内脏,新鲜煮熟,烤干研成粉末,这一瓶的量,大概要两个人的内脏!”
  “什么,一个人内脏有好几斤呢!焙干了也不止这么一点点,怎么还要两个人的内脏呢?”
  聂小玲道:“不是全部的内脏都有用,而是挑选了其中的一部份,炼制起来相当的残忍。”
  上官玲听了挑了桃眉作色道:“该死!该死!小玲妹子,你说这种手段是否正常?”
  聂小玲无言以答,半晌才道:“我知道不对,可是无力去劝阻他们,我有两个师姐妹就是因为看不过意,多说了一句,立刻被处死了,我也想反出去,无奈没有机会,他们的势力实在很大。再者,我受师恩深重,也不忍心叛变,一直很矛盾……”
  上官玲道:“现在好了,你总算已认清是非,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样的人,也该站出来大义灭亲了。”
  聂小玲道:“我一手已残,什么也不能做了。”
  “笑话,你只残了一只手,还有一只手呢!你若是为了师门恩重,断一只也算是报答过了,因为你那时是奋不顾身,拼死出战,我也本该一剑杀死你的,我留下你的性命,就是要你为己赎罪的!”
  聂小玲顿了顿才道:“我还能做些什么呢!白莲教在京中的基地据点俱已被破获,人员也伤亡殆尽,师父也跑了,我不知道还能尽什么力!”
  “不能放走徐美英,否则白莲教很快又会死灰复燃起来,除恶务尽,我要尽快地找到她。”
  “她这么一走上哪儿去就难说了,她那条大船,据说是从海上移进来的!”
  上宜玲道:“京师怎么能通海洋的?”
  古如萍道:“这倒可能的,这个湖的河道繁复,有些是与沪沟桥下的永定河相通,入了水定河,就可以到天津卫出海,只要懂得走,再加上有些地方,略施人力相辅,入海并不困难,问题是她会出海吗?”
  聂小玲想了一下道:“我不知道,不过白莲教在海外有几个据点,都设在山东沿海,那儿还有我几个师妹在座镇,她们在那儿设仙迹,装置成神仙洞府,倒是颇为成功,有几个年轻的富家子,被哄得十分相信,尽献所有的家产,上那儿学仙去了,师父若是无路投奔,很可能会到那儿去的。”
  “你去过没有?”
  “我去过一处,在玉版乡外的三神山,也在那儿扮过仙女,还骗得当地的渔民十分相信!”
  古如萍道:“好,只要去过,就知道去处,我们就不妨去碰一碰运气,我也曾听过海外三神山上有仙迹,总以为渔人故神其说,有什么高人隐士,借以藏身,故意弄些仙迹,以拒绝世人,故而不便前去打扰,却没想到你们白莲教在那儿捣鬼,聂姑娘,你带我们去一趟!”
  聂小玲微有难色,古如萍道:“你若有心向善,便当多尽点力,别的不说,单以三神山上放设仙迹,诱骗一些富家子弟前去上当,献尽家产后,一定还落个尸骨无存,这种害人的地方,也不能让它存在吧!”
  聂小玲被他的这番话所动,又沉思良久才道:“好!我带大家去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玉玲珑·玲珑玉

下一篇:第十九章 娇娃浪女
上一篇:
第十七章 千手观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