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,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
 
2019-08-22 10:32:14   作者:王度庐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几日之后,这天是正月二十九,北京人说:“节也过了,年也跑了。”这月是“小建”,明天二月初一,后天就“龙抬头”了。花园大院住的那位刘太太蔡湘妹,虽然拖着一条被箭射伤的腿,可是痛痛快快、高高兴兴、风风光光地过了这个新年与灯节。她跟得禄的老太太、得禄嫂,还有李家的二嫂子、张家的三婶子、马家大姑娘,连斗了二十多天的“梭胡”,赢了好些钱,比她走软绳卖艺挣的钱还多。同时她的当家的一朵莲花刘泰保在外面赌钱也赢了不少。她真快乐,买了张“胖小子摸鱼”的年画贴在屋里,她希望今年自己能生这么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小子。她也不想搬家了,而且得禄的老太太现在跟她很好,还要认她做干女儿呢!
  前一天晚上,她丈夫刘泰保瞧着她的腿完全好利落了,现在要给她一条软绳,她照旧能跳“八仙庆寿”,遂就说:“我说,喂!咱们明儿该干正经的啦!明天买点儿礼,先到鼓楼西看看玉小姐去,年前她不是说,以后你可以常常到她宅里去玩吗?那咱们就索性藉此拉拢拉拢她。我也不是想巴结玉宅,好在提督衙门找差事,那一箭之仇,咱们也可以不报,只是,爸爸死在土城的事咱们可别忘啦!跟她宅里走熟活了,先打探打探碧眼狐狸的底细,那小狐狸到底是谁?自然,就是小狐狸跟咱们走个头碰头,咱们也是犯不上动手自讨苦吃,可是,斗虽斗不了他,我刘泰保还会用智赚,万一这宝押对啦,小狐狸落了网,把咱们去年丢的那些脸挣回来是真的!你说怎么样?明天你辛苦一趟。把小狐狸捉住了,咱们威镇九城,你看那时候得有多少镖店请我去帮忙?得有多少宅门请我去教拳?等到五月节叫你穿上绣花裙子,樱桃、桑葚、棕子,咱们成筐整篓地买!”
  蔡湘妹说:“你当是我跟了你净图吃穿啦?得啦,别说啦,明儿我去就是啦!你当是只有你记着,我把我爸爸死的事情就忘啦?”说着便拿新绸子的手绢蘸蘸眼泪。
  次日,二十九,上午刘泰保就到街上买来了礼物,是两斤福寿饼、一蒲包儿龙井茶叶、一篓福橘、半斤蜜枣。下午,蔡湘妹搽好了脂粉,梳了一个巧妙的盘龙髻,戴上鲜红的绫绢花、镀金首饰,又换上了花边红缎袄,下边是绣着金凤凰的红缎小弓鞋,手上戴着一串镀金的戒指,胸坎下挂着一条红绸手绢,还有个平金的红缎荷包。她对镜端详着,又磨烦了多半天。刘泰保从街上挑了一辆新车雇来,他拿着四样礼物,蔡湘妹就袅袅娜娜地走出了街门。
  街坊的马家大姑娘正在门口买花样儿,她瞧见湘妹就羡慕地笑着问说:“刘二嫂子您出门儿去呀?”蔡湘妹说:“可不是!我到鼓楼西瞧瞧玉宅三小姐去。”刘泰保说:“快上车吧!”湘妹蹬着车凳儿上了车,刘泰保也跨上车辕。车帘并不放下,车夫收起了板凳儿,就赶着骡子走了。不多时就走到了鼓楼,刘泰保就跳下车去,说:“我在这儿等你,你一个人去吧!见了她……”蔡湘妹说:“你就别嘱咐我啦!”车便又往西去了。
  到了玉宅的高坡儿前,蔡湘妹就叫车停住,她下了车,手提着四件礼物,袅娜地走上了高坡。玉宅的大门洞里正坐着四个仆人,其中的一个一眼看见了蔡湘妹,就惊慌慌地向他的同伴说:“来了!那走软绳的小脚娘儿们可又来了!糟糕,她还提着礼物。”于是四个仆人一齐屁股离开了长板凳,都直着眼看蔡湘妹。
  蔡湘妹走到近前,拿着点儿架子说:“你们给回一声儿,我姓刘,住在花园大院,我是来看望看望这里的太太和小姐!”说着,就迈动莲足进了大门槛。她把礼物要交给仆人,仆人都不敢伸手去接。
  一个仆人就恭恭敬敬地说:“刘太太,您先在这儿等一等,我们进去问一声,因为宅里的太太和小姐全都病着。”蔡湘妹惊讶地说:“全都病啦?那我更得赶紧进去看看啦!”仆人又把她拦住,说:“您先在这儿等一等吧,我们太太跟小姐因为病,许多日子没见客啦!我们先进去回禀一声,然后再请刘太太!”说着,一个仆人赶紧转身跑到里院。蔡湘妹把几件礼物放在大板凳上,她就娉婷地站着,跟这里的三个仆人闲谈天。三个仆人全部恭恭敬敬地回答,可是同时都用眼溜看蔡湘妹,都像是有点魂不守舍似的。
  这时里边出来了两个仆妇和大丫鬟绣香,她们见了蔡湘妹,便一齐请安。绣香就过来说:“因为太太小姐都受惊得了病,房中供着神,所以来了客全都不能接见。小姐知道刘太太来了,还带来礼物,就吩咐我们说:
  ‘谢谢刘太太了,礼物实在不敢受。’刘太太是坐车来的吗?要没坐车,我们这儿派人给您送回去。过些日,小姐的病好了,一定到府上看您去!”
  蔡湘妹怔了一怔,便做出不高兴的样子,说:“你们看,我大老远的来了!”
  绣香说:“实在是屋中供着神,不能在屋中让堂客。因为灯节那天,太太带着小姐出去看灯,回来天晚了,街上的匪徒又闹出了点儿乱子,所以娘儿俩全都病了,过了这些日子了。据大夫说,是受了点儿惊邪。”
  蔡湘妹发着怔,喘了口气说:“那么人我见不着,礼物也不收了?我这礼物可也太薄,不过是为表一表我的心,因为太太小姐都待我不错。上次要不是小姐亲口对我说过,叫我以后有工夫找她来谈闲话儿,这回我可不敢来,我也知道,像我这样儿的,不配登上这高门大府!”
  绣香赶紧说:“那倒不是!前几天我们小姐还问呢,说那位刘太太没来吗?腿上受的那一箭也不知好了没有?倒是很挂念着您的。现在真是因为病,昨天邱宅里来的少奶奶也没见着!”
  蔡湘妹咬着嘴唇,半天才说:“我也不能愣闯进去,我带来的这礼物我可不能再带回去啦!你们告诉小姐,别混疑惑我,今天我是诚意来瞧太太小姐。一点儿别的事也没有,也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存着好心!”仆妇都笑着说:“刘太太您这是哪儿的话?礼物你既不能带走,那么我们就大胆替宅里收下,回头再禀报太太小姐吧!”绣香却用眼瞪着那两个仆妇。
  蔡湘妹没法子。无论怎样她今天也见不着玉娇龙了,她只好转身往外去走,嘴里还叨念着说:“我真想不到,今儿我会白来一趟!”两个仆妇把她送到大门外,都抱歉地说:“真对不起刘太太!等我们小姐病好了,大概她一定去瞧您!”
  蔡湘妹也不言语,袅娜着身子走下高坡,那赶车的赶紧预备下小板凳。蔡湘妹蹬着板凳儿上了车,高坡上站着的两个仆妇都说:“刘太太,谢谢您啦!”
  蔡湘妹说:“你们告诉小姐,过几天我再来瞧她!”说着,一低头就要进车。却见南边离着车不远站着一个人,这人长得极为魁梧英俊,年有二十余岁,穿着青缎大夹袄,黑绒坎肩,头戴一顶镶金边儿小帽。这人穿得很阔,两只眼可带着些贼气,不住地瞧她的头,望她的脚,蔡湘妹就恨恨地隔着纱窗向外骂道:“兔子眼睛,瞧什么?没见过你家祖奶奶?”外面那人听见了,可是并没言语。
  蔡湘妹自己放下车帘,叫赶车的快些走,可是那人依然跟着,并向赶车的问道:“车里的嫂子娘家姓什么?”
  蔡湘妹气得扒着窗向外大骂:“兔崽子!你管得着我姓什么吗?还问我娘家,兔崽子,瞎了眼!”车窗外的人也生了气,怒声说:“你这婆娘别骂人,老爷问你是抬举你,是喜欢你!”蔡湘妹气得骂了声:“混蛋!”掀开车帘就叫赶车的停住。那人却冷笑了一声,嘴里还嘟嚷着骂着,就走开了。
  这时刘泰保赶紧地跑了过来,见她媳妇抄着赶车的鞭子要下车去打人,他就拦住,问说:“是怎么回事儿?”蔡湘妹指着说:“就是那个人,那兔崽子,他调戏我,他还问我娘家姓什么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刘泰保瞪了那人的背影一下,赶车的人就笑着说:“那也许是个疯子,刘二爷跟太太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!”
  刘泰保又向他媳妇问说:“你见着玉娇龙了没有?”蔡湘妹说:“没见着嘛!玉太太跟玉小姐都病着,不见客。说了半天他们才收下咱们的礼,一下玉宅的高坡就遇见了这兔崽子!”
  刘泰保把媳妇劝进车里,叫赶车的快些把车赶走,他却气忿忿追上那人。只见那人大踏步地走到鼓楼前,原来这道旁有个脸上有两块刀伤的小伙子,正牵着一匹榴红色的大马和一匹青马,在那里等着他。这魁梧的少年接过来鞭子上了红马,又回过头来看了看。刘泰保就上前忿忿地问说:“朋友,你先别跑,刚才你跟我媳妇问的是些什么话?”这人微微地笑说:“我看她头儿脚儿不难看,才问问她……”刘泰保当时气得拍着胸脯,说:“小子!你来到北京也得睁睁眼,一朵莲花刘二爷的女眷你敢调戏?小子!”他一耸身要向马上抓这人,不想没有抓住。这八荡马走开了,身后那脸上有刀伤的小子骑着青马掠过,顺手一皮鞭正抽在刘泰保的脖子上。刘泰保大骂,跑着去追,那两人却一齐哈哈大笑,催着马向南跑去了。
  刘泰保本想今年得出出风头争争脸,没想到第一次上街,媳妇就受了调戏,他又吃了这个亏,他真气疯了,顿脚大骂着说:“好小子,反正你们两人当天逃不出北京城,今天我要搜不着你们的窝处,不斗斗你们,太爷就不叫一朵莲花!”
  这时街上有许多人都拥了过来,刘泰保就站在人丛中拍胸脯、道字号。忽然有个人上前来,拉着刘泰保的胳膊说:“刘二爷!我这儿有头小驴。借给你骑,你快追赶那两匹马去好不好?”刘泰保一看,这是本地的流氓,名叫花脖陶九,遂就说:“好!快牵来!”花脖陶九便跑去牵驴。
  这里刘泰保又气忿地说:“只要追着那两个小子,刘太爷绝不能饶他们!这些日我因为在家里过年,不愿惹闲气,现在可就说不得啦!不但我们要斗斗这两人,还得把去年的老账算一算。诸位知道碧眼狐狸的事吗?碧眼狐狸是被兄弟给剪除了,可是那小狐狸依然藏匿在京师,兄弟早晚要把捉住,牵给诸位看看,是什么模样!”说着又低声努嘴说:“我刘泰保若不是顾忌着玉正堂的面子,也早就把那档子案子破了!”
  围着的人一听到刘泰保又拉扯上了玉正堂,有的就惧祸躲开,有的就向刘泰保使眼色,好意地悄悄嘱咐他说:“刘二爷,您在街上说话留点儿神,不然闹出点什么事,合不着!”刘泰保却微笑着,摇头说:“不要紧,玉大人跟我有交情,刚才我给他送去的礼他全都收下啦!”
  这时花脖陶九已把一头草驴牵了来,并悄声向刘泰保说:“刚才我又听人说啦,那戴金边小帽的家伙这几天时常在玉宅大门前转,那脸上有刀疤的人就在鼓楼前牵着两匹马等着他,仿佛是等着玉宅的什么人出来似的,说不定就与那狐狸案子……”
  刘泰保赶紧摆手,说:“老兄弟请你守严密些!我要不是看出这一点来,我也用不着跟那两个小子赌这口气,兄弟!再见!”说着刘泰保骑上了驴,向众人一拱手,挥鞭地走去。
  其实这时那两匹马早已去远了,但刘泰保也根本没有想要追上,他就一直到了煤市街全兴镖店。此时他表兄神枪杨健堂是回延庆家中探望去了,刘泰保一到这里更是随随便便,他就找着瞪眼薛八、歪头彭九、花牛儿李成、跛脚金刚高勇,和那年前受伤现在还没有十分好的铁骆驼梁七,把刚才的事情说了,然后就说:“这人是年有二十六七岁,身材与五爪鹰孙大哥差不多,可是腰躯挺拔,长得模样不坏,比咱们哥儿几个都漂亮,他胡子剃得很干净,身穿青缎大夹袄、青绒坎肩,头戴青缎小帽,可镶着金边儿,仿佛是故意摆阔似的。不过他那匹深红色的大伊犁马,在咱们这儿倒是少见,也许他是由别处来的,他说话有点儿河南味,不知诸位近日在客栈和各镖店里看见过这么个眼生的人没有?”
  瞪眼薛八等人寻思了半天,都说:“没大留神这个人!”跛脚金刚高勇就说:“戴金边小帽的人现在不多,只要找着他那顶帽子就找着那个人了。”花牛儿李成说:“他这么阔的人不能不逛堂子,今儿晚上我们到八大胡同串一串,也许能找着他。可是,万一找错了也是糟糕,顶好刘二爷你在嫂夫人跟前请两天假,每晚跟着我们在南城串一串,也许能找着这个人。为办正经事儿,嫂夫人也不应骂你荒唐。”
  刘泰保笑了笑,说:“好!我先进城去一趟,真得向我媳妇请个假,然后我出来在南城住五天,不探出那小子的来历不进城!”于是大家笑了笑,又说了一会儿闲话,刘泰保就走了。他不但回家去告诉了蔡湘妹,并到东西城和北城都托附了朋友为他打听头戴金边小帽的人。晚间,他就换上了一身阔衣裳回到南城,准备与花牛儿李成等人一起到八大胡同妓院聚集之所去寻访那个人。
  这时八大胡同里非常热闹,最有名的是韩家宝华班。听说数年前名侠李慕白困顿京门之时,常来这里逛游,这里的名妓翠纤与李慕白有过一档子艳事,至今还有许多人能说得出来。宝华班之外尚有金凤班、玉香班、红林院、绮梦楼等等,都是藏香蓄粉,丽人云集,每晚一般富贾豪商,咸来此走马寻乐。不过清朝有例,凡是现任官职的人,一概不许涉足花丛,可是一般做吏的,职位虽小,挣的钱可多,他们出入此间却没有避忌。
  这些日,各妓院中就出来了这样的一位“大爷”,此人衣饰阔绰,有时还穿着官靴,似乎是什么衙门中的师爷,又像是哪处王府的大管事的,花钱简直如流水一般,任何人也没有他阔。只是他没有常性,在玉香班认识个姑娘,谈上几句话,他又往对门的红林院,由红林院出来,他又许回到玉香班。他见了他刚才挑过的那个姑娘就装作不认识,打算另挑,这在妓院里按规矩说是绝办不到,可是他太肯花钱,又太不讲理,有时妓院的伙计也就设法通融通融,不愿闹出事来。好在这人打茶围从来不耽误时间,他只是跟妓女谈上几句话就走,真正是“走马看花”。有时他出了头等班子,又许入三等下处,所以这人是近日花丛中的一怪人。
  一朵莲花刘泰保和花牛儿李成等人,假充嫖客来到胡同里寻访,头一日听说有这个怪人,第二天就被他们遇着了。遇着的地点是在胭脂胡同,堂名叫做“绮梦楼”。刘泰保分明看见那人走进去了,他便拉着花牛儿李成、瞪眼薛八、歪头彭九往里去走。
  这三个镖头虽也都是花丛中的魔王,八大胡同里的混混儿,但他们一向逛的只是些下等的娼寮。这绮梦楼的门口油饰得很新,墙上的砖都雕着花鸟,两旁门灯照如白昼,门前停着几辆簇新的大鞍车,出入的人全是绸缎裹到底。他们这四个人除了刘泰保身穿青洋绉大棉袄,腰系绣花汗巾,还够点样儿,其余这三个,个个都是短打扮,衣服连扣子也没有,只用一条带子系住,所为的是脱了衣服打架方便。花牛儿李成是一脸鼻烟,瞪眼薛八不仅瞪眼,而且永远撇着嘴。歪头彭九的那脑袋实在难看,四下剃得精光,苍蝇落上都得滑下来,当中可留着一条像麻绳儿一样的小辫,红头绳上拴着一个小铜钱。
  他们也知道自己不配进“班子”,然而禁不住刘泰保往里拉,并说:“怕什么?你们哥们儿都是老江湖,什么地方没去过,难道这花钱的地方都不敢去了吗?”花牛儿李成红着脸说:“不好意思,咱们这身打扮不衬!”刘泰保却扬眉吐气地说:“有什么不衬?有钱就衬!咱们来此是为办案,若等你们回去换换打扮,贼早就跑了!”他随说着,随往门里去走。门里的毛伙见他们的打扮跟气色就有点儿特别,一听他们说什么来此为是办案,可又有点儿惊惧。
  当下刘泰保大大方方地吩咐瞪眼薛八在院中巡风,他就挑选了个名叫春莺的妓女,带着李成、彭九进屋去喝茶。这春莺姑娘的房中虽都是些榆木擦漆的器具,但摆设得极为华丽,有雪白的沉香床跟月亮般明亮的梳妆镜,歪头彭九简直不敢往镜中去看他自己的那根小辫。春莺姑娘倒是毫无名妓的架子,穿得华丽,长得娇美,可又有点小姐和命妇的神色。她殷勤地给这几位装烟倒茶,李成跟彭九全都坐立不安。刘泰保倒还态度从容,他手托着茶碗,就问说:“春莺姑娘,刚才我看见一个戴青缎金边儿帽子的阔大爷走进来,那是哪屋里的客?”
  立在镜边的艳丽的春莺姑娘指了指上头,说:“那是楼上素娥屋里的客,姓罗。素娥跟我是干姐妹,她说,那人倒是花钱不打算盘,只是没常性。他来了一次以后再来,他就不认旧人,打算另挑了。”
  刘泰保望了李成一眼,悄声说:“你们给我记住!那人姓罗。”又说:“你们二位在这里坐一会儿,我出去解趟小手儿。”
  歪头彭九本来除了辫子上的那个小铜钱之外,另外是一个钱也没带,他怕刘泰保使坏,把他放在这儿,叫他丢人,所以刘泰保前脚出屋,他随之也出来了。刘泰保便瞪眼说:“老九,别这么怯怯吞吞的!今天咱们是来此花钱,你也不是六七岁的小孩,来到外婆家里就认生!”歪头彭九摇动着他头上的那个小铜钱,说:“我也是要上茅房!”刘泰保便往屋里推他,并悄声说:“眼看大功就要告成啦,你别沉不住气,在里边混搅!”
  他刚把歪头彭九推回去,在院中站了半天的瞪眼薛八又跑了过来。悄声说:“我听明白啦,那家伙是楼上素娥屋里的客。”刘泰保说:“我比你打听得更明白,快回去给咱们取家伙来!”瞪眼薛八赶紧转身走了。
  这里刘泰保就站在庭中,灯光照着他,许多毛伙都拿眼溜着他。他解开汗巾系在里面的小夹袄上,把辫子盘在头顶上,又挽了挽袖头,脚站了个丁字步,专等那戴金边帽子姓罗的人一下楼,他就上前去打架。各屋中全都灯光摇摇,笑语细细,刘泰保在院中站立了一会儿,歪头彭九又由屋子里探出头来叫他。这时忽听楼上有男子放声高唱,刘泰保赶紧向彭九摆手,侧耳细听,可是他却听不大懂,因为这既不是梆子腔,也不是二簧,倒有点儿像昆曲,只隐隐听得漫声唱道:“……父遭不测母仰药,扶孤仗义赖同宗。我家家世出四知,惟我兄妹不相知,我名日虎弟日豹……”
  刘泰保暗自冷笑,说:“这是哪里来的老虎豹子?我刘泰保今天倒要在此施展施展虎豹的身手!”他也不管唱歌的人是谁,便扯开了嗓子高叫一声:“好啊!”接着又叫道:“真好嘛!”
  两个毛伙忙过来向他请安,说:“大爷!请您到屋里去坐吧!”
  刘泰保却摇头说:“不!我在这儿也是唱戏啦!再说许他唱就许我叫好,谁也拦不住我!他在姑娘跟前显显嗓子,我也卖弄卖弄嚷嚷!”
  这时许多香巢内的门帘全都打开了,楼栏杆上也趴满了人,花红柳绿,燕语莺声,都借着灯光向他来望。刘泰保便扬脸向楼上招手说:“姑娘们,再请刚才唱戏的那位消遣几段,我一朵莲花刘泰保闯遍山南海北,还没听过这么特别的梆子腔。那位消遣完了,我还要请出一位戴金边帽子的朋友跟我演出武戏!”
  说到这里,就听楼上有人像霹雷似地喊了一声:“浑蛋!”刘泰保仔细一看,就见一个身穿红衣裳的妓女旁边站着一条大汉,这人此时虽未戴着金边帽子,可正是那个姓罗的人。刘泰保就哈哈一笑,说:“好!刘大爷来这儿花钱正为的是找你,你的花名儿叫什么?”这人不懂“花名”是什么意思,只一拍胸脯说:“我叫罗小虎!”旁边的许多妓女全掩着口咯咯地笑起来。
  那人更是大怒,向刘泰保说:“你上来!”刘泰保说:“你下来!”那人找着楼梯就要往下走,却被几个嫖客把他拦住,有人说:“不要惹他,他是铁贝勒府教拳的师傅一朵莲花刘泰保!”罗小虎用脚顿得楼板直响,说:“管他是谁!”又怒声说:“你有胆子上楼来吗?”
  刘泰保哈哈一笑,说:“有什么不敢?若要怕你,刘大爷犯不上费尽千方百计到这儿来找你。前天在鼓楼我就想斗斗你,被你骑上马逃走了,今天,你就是骑上狮子,我也要把你揪下来!”说着他一扔大棉袄,拍拍双手,表示手中并无兵器,此次专凭拳斗,然后就一步紧一步地往楼上去跑,吓得楼上的妓女全都哎呀哎呀地直叫。因为罗小虎的力太大,旁人都拦阻不了,刘泰保一上楼来,吓得别人便全闪开了。
  刘泰保晓得这家伙必有几下身手,他一上楼来就先发制人。一拳向罗小虎的当胸打去。罗小虎并不闪避,只用手去粘,刘泰保收拳闪避,罗小虎却攻上前来,要伸手擒住刘泰保的腕子。刘泰保轻移慢躲,等到罗小虎的手蓦然一抄手腕之时,他忽然披拦截砍,其势极猛,右手打开罗小虎的臂,左手向罗小虎的小腹猛捶。罗小虎一退身,身后就是楼栏杆,刘泰保一拳没打着,再进一步去逼,不想两只手全被罗小虎握住。并且握得甚紧。刘泰保心中着急,便怒骂道:“这算是哪一路的拳法?”他双手用力去夺,膝盖向前顶。不料罗小虎用力将他一抡,刘泰保的身子就趴在了楼栏上。刘泰保又蓦然用脚去踢罗小虎的脸,没有踢着,罗小虎便一撒双手,刘泰保的身子就由楼上飘了下来。楼下的妓女又都惊叫:“哎呀!”
  刘泰保一挺腰,身子立定,便摆手说:“别害怕!我没摔着!”蓦然,头顶上又有一个光亮亮的东西打了下来。瞪眼薛八大喊道:“不好!”刘泰保赶紧双臂一抡,一只由楼上飞下来的大玻璃灯就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  刘泰保益发愤怒,见薛八已取来家伙,他就说:“扔给我!”薛八便把一口单刀飞起来扔给他。刘泰保轻巧地抄住了刀把,然后向楼上指骂着说:“小辈!你用辣手暗算,不是好朋友!滚下来,我借你一件家伙,咱们刀枪对砍,见个高低。”罗小虎在楼上说:“谁同你一般见识!”刘泰保持刀又往楼上去跑,说:“你别吹!今儿咱俩这武戏当场不出彩,就永不煞台!”
  他将要走上楼去,罗小虎却迎下了两三步。刘泰保抡刀就砍,罗小虎向旁一躲,刘泰保再一刀,又被罗小虎闪开,那刀喀的一声,正砍在楼梯栏杆上。楼下毛伙一齐大声喊:“御史大人查街来了!”彭九、薛八却都说:“没有,他们瞎说!刘二哥你放心去干!”
  刘泰保抖擞着精神,单刀如电,嗖嗖进逼,那罗小虎却不住向上去退。忽然他由怀间抽出了一口兵刃,迎着刘泰保的单刀一削,就听呛的一声,刘泰保就仿佛是扑了个空,他大吃一惊,半截刀已飞下楼梯,当啷落地。罗小虎以带环的短刀进逼,刘泰保用半截刀招架。。同时喊叫道:“好家伙!你手里也有宝剑!”遂翻身跳下了楼梯。瞪眼薛八赶紧追来,递给他一根扎枪。刘泰保才将枪接到手中,忽觉有暗器飞来,他赶紧闪身,瞪眼薛八的手腕上却中了一支箭,痛得他哎呀一声。刘泰保吓得身上一阵哆嗦,叫道:“哎呀!原来你就是小狐狸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卧虎藏龙

上一篇: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,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
下一篇:第八回 彩舆迎新娘途逢恶虎,香车随宝马私走娇龙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