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一章 卖艺女郎遭煞星
 
2019-08-03 16:38:37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信阳州西南十里王家寨,虽不是州治县府的所在,但却是非常富有的大村落,两千多户的大人家,大都能丰衣足食。
  但最著名的还是王家寨那座三官庙,远近皆知,香火鼎盛,平常日子里,已是香火不绝,到了每年四月初八的庙会日期,更是人山人海,方圆数百里以内的信徒,潮水般的涌来这里,也吸引了江湖上的各行各业,赶往大捞一票,也使得王家寨一年一度的三官庙会愈来愈热闹,原本只有三天的会期,不知怎的竟然一下子变成六天。
  六天的热闹,自然是比三天好玩,也广受赶庙会的百业欢迎。
  今年的庙会规模更大,两台大戏对唱,赶会的人潮,日达十余万,庙会场中百艺杂陈,叫人眼花撩乱,终年难得出一次家门的大姑娘、小媳妇也赶来问卜求子,顺便买些胭脂花粉,这就使三官庙会上的红男绿女更具特色,每天,排队等候上香的香客,直排了二里多长。
  王家寨三官庙会的规模,连信阳州的市面都受到了影响,会期之中,市况萧条。
  百艺杂陈的会场中,最受欢迎的是一个五旬老者带的一对卖艺的姊妹花,一大早开了锣,就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。
  三官庙庙会期间,有不少走钢索,上刀山的江湖杂耍,但从没有这一对姊妹花来的哄动过。
  自然,这两个姊妹长的漂亮、好看,是原因之一,但最重要的是,她们两姊妹表现出的技艺引人遐思,也是前人从未有过的表演。
  那是一种充满着挑逗性的特殊技艺,两姊妹轮流仰卧在一张方桌上,用一对金莲小足,挟着一块青砖,只要有人能把青砖由她那对莲足拔出来,就算胜了这场赌约,胜的人,可以把仰卧桌子上的佳人带走,为妾作婢,悉凭尊便,而且,还有五百两银子陪嫁。
  两姊妹都缠的一双好小脚,金莲三寸,盈盈一握,只要稍有一把气力的男人,都相信,此事轻而易举,别说可以双手齐用了,就算是只用两个手指头,也不难一下子拔出青砖。
  怪也怪在这里了,看似容易的事,偏偏就是那么困难,三官庙会已开始三天了,就没有一个人,能在那对金莲足中拔出来那块青砖。
  既是赌约,当然得要有输有赢,参加的人必须先付一两银子。一两银子,能赢一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,外带五百两陪嫁的银子,可算得是一本万利,何况,看上去,又是那么轻易可胜。
  但三天下来,参与这场赌约的不下一千多人,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能把青砖拔出来,这情形,使得那老者和两姊妹日进斗金,每天,都能赚上个三五百两银子。
  输的人虽然很多,但不信邪的人更多,前仆后继,连绵不绝,有些人,昨天败过,今天仍然要赌。
  事实上,有些人是别具用心,拔不了青砖,却能顺手捏一下那莲足。
  两姊妹也知道有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,花一两银子,旨在有机会捏一下那双小脚,也只好装作不知道,反正,还隔着一层红色缎子鞋面,和三尺裹脚的白绫,既然是抛头露面走江湖,总不能像大家闺秀那样严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防。
  今天生意特别好,还不到中午时分,放在桌子前面的收银木箱子,已经堆满,那老者心里有数,约略估计一下,已有五百两银子左右,那就是说,这两姊妹一个上午,已经应付了五百个顾客。
  看样子,这一天撑下去,怕不有上千两银子的进账。
  天下还有什么生意,能有这么一个赚法。
  看看日已近午,老者突然抱拳一个罗圈揖,高声说道:“诸位乡亲好友,日已近午,两个丫头也累了半天,让她喘口气、吃点东西,休息片刻,再向各位领教,今天上午就到此打住,有兴致的朋友们下午请早,反正,庙会还有两天半,时间正长,机会很多,小老儿父女们很感激诸位仁义大哥们捧场,我这里再谢谢了。”
  说完话,又是一个罗圈揖。
  这当儿,突闻人群中有人高声嚷道:“王武举来了,诸位请让让路吧!”
  人群分裂,一个身着青绸子裤褂,虎背熊腰的大汉,大步行入了场中。
  但闻一个尖嗓门的声音嚷道:“这一下成了,王武举出了头,咱们王家寨这个面子,总算是搬回来了……”
  另一个粗重的声音接道:“说的是呀!输了银子事小,要是传说出去,王家寨八九千口人,竟然连人家大姑娘一对小脚挟着的砖头都拔不出来,那可是大丢面子的事。”
  一个老迈的声音说道:“这档事要是传出去,不但王家寨没有面子,只怕信阳州的人,听了都会脸红。”
  那尖嗓门的声音又道:“王大伯,你看,王武举有把握么?”
  “当然有把握……”老迈的声音说:“王武举能举三百斤的石担,耍四十斤的关王刀,开牛角硬方,那丫头一对金莲,能有多大力气?……”
  那老者耳听八方,已听到了人群的嚷叫、对方,打量了步入场中的青衣大汉一眼,抱拳道:“王举人?”
  “不敢,在下王青。”
  他身材魁梧,但说话却温文有礼,好像习武之外,还读过书。
  “小老儿谭文通。”
  王青点点头,道:“谭老丈。”
  他话虽说的客气,但举止之间,却是保持举人的身份,不肯抱拳还礼。
  谭文通道:“无君子不养艺人,小老儿带着两个女儿,路经贵宝地,赶上了这场庙会,因为缺少川资,才设下赌擂,贵宝地人气旺盛,财富雄厚,肯捧小老儿父女的场,我们父女感激不尽……”
  王青瞧瞧木箱里的银子,淡淡一笑,接道:“老丈你这不是筹措川资,一日聚财数百两,那是设局行诈了。”
  谭文通淡然一笑,道:“王举人言重了,咱们父女也是凭本事赢来的银子,谈不上行诈两字。”
  王青脸色微变,道:“说的也是,凭本领赢来的,在下也可以出手试试了?”
  谭文通略一沉吟,道:“可以,不过,你王爷是举人身份,小老儿觉的……”
  王青伸手由衣袋中取出一锭银子,道:“在下也按规矩行事。”
  随手把银子丢入木箱之中。
  他这块银子特别大,足足有五两左右。
  谭文通伏身捡起,在手中掂了一掂,笑道:“这块银子太多了,咱们作生意童叟不欺,多的奉还——”
  暗运功力,手指用力一捏,一块银子,竟被生生剪作两段,把一块约莫二两重的交给王青,道:“此地没有天平,大约不会差的太远,请王爷收下。”
  王青脸色一变,道:“老丈好功力。”伸手接过银子,只觉上面仍然微微烫手。
  谭文通道:“王举人请吧!”
  王青踏前一步,暗中运气,靠近木宽桌。
  这时,两个姊妹,也都站起身子,二妹并肩而立,春兰秋菊各具其美,王青看得喑暗点头,忖道:“二女如此姿色,勿怪那些人一个个趋之若鹜了,一次输了纹银一两,竟也不会心痛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左面长女叫瑶华,右边是幼女若华,王举人请随便选一个。”
  王青原来十分坚强的信心,此刻突然间动摇了,只凭那老者两指挟断银两的功力,分明是一位江湖高人,这份功力,王青自知不如,来时一股傲气,顿时消失,再看二女,貌美如花,虽在江湖上走动,却无风尘之气,心中亦生敬慕,想一想,道:“在下王青,那一位姑娘愿意指教?”
  瑶华回望了若华一眼,道:“妹妹,该你了。”
  若华嫣然一笑,点点头,双肩微耸,人已飞上木桌,仰身而卧,右面金莲轻挑,把一块青砖挟在双足之中。
  她动作快速,一气呵成,四周数千双眼睛,竟然没瞧清楚,她如何把一块青砖,挟入两只金莲之内。
  王青暗中运气,两双手臂上,顿时暴出了一片青筋,道:“姑娘小心了!”
  若华道:“王爷请。”
  王青右手抓住一截青砖,大喝一声,用力一拉,若华半蜷的双腿,竟被拉近,但那块青砖,仍在一双金莲之中,未拉出来,不禁一皱眉头,暗中加劲,右手微转。
  但闻波然一声,青砖中断,洒落一片青色粉末。
  谭文通笑道:“王爷好臂力,秋色平分,未分胜负,依例要退回王爷的银子。”
  王青淡淡一笑,道:“在下没有赢,不敢收回,就此告别。”
  一转身子,大步而去,挤出人群不见。
  谭文通回望了一眼,高声说道:“王举人手下留情,小女应败未败,贵宝地人情厚重,小老儿衷心敬服,此刻起,小老儿和两个丫头即收摊子,不再献丑了……”
  “慢着……”一个身着宝蓝长衫,年约二十四五的年轻人,缓步行入场中,笑一笑,道:“老丈准备停手了?”
  谭文通目光一转,见来人面色白中透青,骨瘦如柴,但衣着华丽,双目关阖之间,闪动着一股冷森的寒芒,以谭文通江湖经验的丰富,一眼之间,已看出对方是一位真正的高手,不禁心头一震。
  不容谭文通答话,蓝衫人已自笑一笑,接道:“三官庙会的会期还有两天,在下希望老丈赚足了川资,到最后一天,在下再出手碰碰运气,想不到的是老丈竟要中途罢手,这就迫的在下不得不提前试试了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兄台怎么称呼?”
  蓝衫人道:“不敢、不敢,区区在下还不到三十岁,怎敢当得兄台二字的称呼?”
  谭文通道:“阁下的大名是……”
  蓝衫人接道:“区区还未胜过两位姑娘,似乎是用不着先行通名报姓吧?”
  谭文通微微一怔,道:“两位姑娘……”
  蓝衣人接道:“对!老丈有两位女儿,并未说明只有一个参加赌约,自然是两位姑娘都算在里面了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这个……”
  蓝衣人冷冷接道:“在下两个都要,当然,在下会付出两份赌金。”
  这时,站在谭文通身后的瑶华姑娘,脸色一变,接道:“你有把握能胜过我们?”
  “有……”蓝衫人淡淡一笑,说:“如若区区没有把握,怎敢来此献丑。”
  目光打量了瑶华一阵,又转到若华身上,接道:“两位姑娘都生的如花似玉,在下如若只得一位,岂不是一桩很大的憾事?”
  在万众注目之下,他谈笑自若,语涉轻侮,竟然没有半点羞愧之色,神情冷傲,目中无人。
  谭若华娇嗔顿生,怒道:“你想的好啊……”
  谭文通伸手拦住了若华,缓缓道:“只可惜晚了那么一步,老朽已经决定收摊子了。”
  “不行!老丈说过,要作完这档会期,如若食言背信,那就是老丈的错,如何能怪得在下?”蓝衫人冷冷一笑,接道:“不过,区区可以放弃那一千两银子的陪嫁,只要带走两位姑娘。”
  谭文通抬头看看天色,道:“阁下如此执意迫逼,老朽父女只有勉力从命,不过现在日已近午,两个丫头累了半天,体力不支,午时过后,再让她们姊妹领教如何?”
  蓝衫人淡淡一笑,道:“一言为定……”声音突然低沉接道:“如果老丈和令媛想籍午餐开溜,那就别怪区区心狠手辣了。”
  谭文通竟然点点头。
  蓝衫人微微一笑,突然行前两步,伸手在谭文通身上拍了两下,道:“如是老丈不想让两位姑娘当场出丑,区区倒也想好了一个好办法。”
  “噢!什么办法?”
  蓝衫人低声道:“三官庙会期完后,老丈把两位姑娘交给区区带走,当然,在下会有补偿,付老丈百两黄金,而且,区区还保证庙会期间,老丈父女平安无事。”
  说完话,转身而去。
  谭文通似乎是受到电击一般,呆呆的站在那里,不言不语。
  四周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去,一则是天近午时,既是赶庙会来的,身上都带着钱,应该好好吃他一顿午饭,二则看热闹还有一段晨光,四月初夏,天气已热,围在四周的人逐渐散去。
  谭文通仍在呆呆的站着,瑶华疾快的向前两步,低声道:“爹,你怎么了!”
  大热天,谭文通静立的身体,却似是有些发抖,不知是因心中气愤,还是心头已寒,对瑶华姑娘的叫声,竟似未曾听到。
  若华行过来,轻轻推了一下,谭文通才如梦初醒一般,回顾了两个女儿一眼,道:“爹错了,不该让你们抛头露面,赚这种钱的。”
  若华嗤的一笑,道:“你是怎么啦?失魂落魄的,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?”
  少年不识愁滋味,那知老父心中苦。
  谭文通看了若华一眼,凄凉一笑,道:“快些支起蓬帐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”
  大两岁的瑶华,似是已感觉事态的严重,低声道:“小妹,帮忙我撑起蓬帐。”
  两人动作熟练,片刻间,已撑起了一个用油布做成的蓬帐。
  谭文通已收木箱银两,进入蓬帐之中。
  原来,这王家寨客栈不多,除了一部份借宿亲友之众外,大部份行商、小贩,都自带蓬帐休息。
  瑶华姑娘似是已感染到这股低沉的压力,神情也变的严肃起来,低声说道:“爹,你在为那蓝衫人烦心么?”
  谭文通点点头,叹口气,道:“爹错了,爹害了你们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哼!有什么好怕,我不信他能胜过姊姊,再说,还有你老人家撑着呀!”
  “是啊,爹……”瑶华低声说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……”
  谭文通摇摇头,黯然接道:“兵来将挡,谈何容易,你们可知他是谁呀?”
  若华道:“他不敢报出姓名,自然是一个无名小卒了。”
  瑶华姑娘道:“爹认识他?”
  谭文通道:“唉!本来不认识,但听他阴沉强横的口气之后,我却想起了一个人来,形貌、神情,和江湖上的传说一样,大概是不会错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什么人啊?”
  “魔郎君西门玉……”谭文通的双目中,闪动着颤栗的光芒,似乎心中已想到了某种可怕的后果,脸色黯然的接道:“近年中崛起江湖的一位黑道高手,手段冷酷,喜爱美色,但非绝色不爱,看来,你们逃出魔掌的机会不大!”
  谭若华一嘟小嘴,道:“爹也太长他人志气了,咱们一个人不是他的敌手,我和姊姊联手,总可以对付他了吧!”
  “爹,妹妹说的有理,咱们收了摊子,立刻起程……”
  “瑶华,走不了的……”谭文通黯然中,带着几分无可奈何。
  瑶华接道:“我知道,他已经留下了话,咱们无法在大庭广众之前,联手合击,他要是追上,咱们就可以联手对付他了,他拦路抢劫,就不能算比武过招,就算父女三人一齐出手,在武林中也说得过去。”
  谭文通苦笑一下,道:“魔郎君西门玉搏杀了太行五怪的联手合击,那一战,使他成名江湖,百招内刀劈点苍门两大高手,使他声名大噪,这些年来,他纵横江湖,会战了不少高人,战无不胜,从未有过败迹,咱们父女三人就算联手拒敌,也没有三成胜算。”
  瑶华呆了一呆,道:“这么说,咱们……”
  谭文通神情肃然的接道:“爹现在,就是和你们商量一下,如何应付这件事情?”
  若华道:“爹,咱们三人联手,仍非其敌,还有什么办法好想呢?”
  谭文通道:“爹读书不多,也不能安贫乐道,其实,凭爹这把气力,种几亩薄田,也可以养活你们姊妹衣食无缺,但我却没有善尽父职,传了你们武功,偏是你们两姊妹,又都是练武的好材料……”
  “这没有什么错呀……”若华说:“姊姊和我都很喜欢学武,爹有一身好本领,不传给我们,岂不是可惜的很……”
  谭文通苦笑一下,接道:“爹深爱你们,但都不知道如何去教养你们,把两个天资聪慧,如花朵般的女儿,教成了江湖中人。”
  瑶华道:“爹,我和妹妹从没有怨过你,江湖儿女没有什么不好,何况,你还请了教书先生教我们念过书,现在,我们都长大了,就是爹让我们重作选择,我们还是选择学习武功,就像现在一样。”
  “对嘛……”若华接道:“爹带我们在江湖上走动,开了不少眼界,见过不少世面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,何况,遍历大江南北,这生活好玩的很……”
  谭文通摇摇头,道:“若华,现在,咱们正面临着生死大关,你好像全不放在心上?”
  若华微微一笑,道:“有爹和大姊,自然用不着我来担忧了。”
  谭文通怒道:“二丫头,你当真不懂事情是多么严重么?”
  若华天性活泼,而且,这些年来,在父亲、姊姊的呵护之下,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头,对父亲的一身武功,更是敬佩,心中根本就不相信江湖之上,还有人能强过父亲、姊姊的。
  虽然父亲叱责,一整脸色,但心中仍是一片灿然,毫无忧虑。
  谭文通肃然接道:“爹不懂什么大道理,但我觉着生死大事,应该由你们自己决定,不便代包。”
  瑶华姑娘感觉到情势严重了,略一沉吟,道:“爹的意思是?”
  谭文通道:“咱们父女眼下有三条路好走,这第一条就是三人联手,和西门玉拼了,但爹要先说明白,胜算很小,结局是父女三人,无一幸免,这一条路不宜走……”
  若华道:“第二条路呢?”
  谭文通道:“你们立刻改装,混入人群中,逃亡天涯,由爹断后,阻止那西门玉的追袭,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不行,咱们父女三人都毫无胜算,爹一个人岂不是白送性命,此路不通。”
  “这是条最好的路,爹拼上老命,阻止他一阵,你们应该可以逃出一段路了,不过要从此隐密行踪,日后找个喜欢的人嫁,从此脱离江湖,也许,可以安渡一生岁月,西门玉和你们并无仇恨,过一段时间,也就不会再追觅你们的行踪了。”
  瑶华接道:“咱们父女相依为命,怎能弃爹而去,此事万万不可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难道三个人一齐死了,才是最好的结果不成?”
  瑶华道:“要死就死在一处,女儿也不能弃爹爹不顾。”
  谭文通怒道:“糊涂,就这么决定了,不听话就是不孝……”
  瑶华急道:“爹……”
  若华接;道:“大姊,别叫,还有第三条路呢?也许第三条可行。”
  谭文通叹道:“第三条,那就是等他胜了赌约,你们姊妹跟他去吧……”
  “不要……”若华尖声接道:“我看到他那个样子,就讨厌,跟着他还不如死的好。”
  谭文通叹道:“我知道这样会断送了你们一生的幸福,不过,依照咱们订下的赌约,取下青砖,就要把你们带走,爹是老混账,走了几十年江湖,竟然忘了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这句名言。”
  瑶华道:“这些年来,咱们走南闯北,无往不利,何况,这些都是我和妹妹同意的,也不能怪爹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我忽略了你们已经长大,江湖生涯使爹变得麻木了,我对不起你们的娘,也从没有为你们想过,直到大祸临头,才知道过去是多么的愚蠢,瑶华,带着妹妹走,给爹一个赎罪的机会,我已老了,死而无憾,但你们正是锦绣年华,不能就此断送一生。”
  谭瑶华淡然一笑,道:“爹,你既是江湖中人,别忘了我和妹妹,也是江湖中人,我们卖艺江湖,赚钱生活,没有什么错,爹不要再提舍身阻敌,让我们姊妹逃命的事。西门玉如真有爹说的高明武功,爹就是拼命护女,我们也没有逃走的机会……”
  谭文通呆了一呆,答不上话。
  他心中实无把握能接下西门玉几招,又能让女儿逃出多远?
  瑶华接道:“其实,咱们立下的赌约,也该遵守,西门玉来的时候,女儿和他谈谈,他真能胜了我,女儿就依约跟着他去,为妾为婢也只有认了,但我要劝他放过妹妹,如能说得动他,希望爹能体念女儿的苦心,带着妹妹离开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姊,你知道孝顺爹,我却整天惹爹生气,要去由我去,你跟爹离开,这些年,咱们已积存了不少银子,足够下半生的生活用度,以后,就不用再走江湖了。”
  谭文通想一想,瑶华说的确是有理,也是最好的一个办法,但想不到的是平常淘气的若华,竟然也能说出一番道理来,和姊姊争相牺牲。
  “不要和姊争……”瑶华无限温柔的望着若华,说:“跟别人不像和爹在一起,一切由你,宠爱有加,姊姊大你两岁,比你懂事,也比你能忍受痛苦,也许姊姊能说服他,改邪归正……”
  谭文通接道:“瑶华,你是真心如此么?”
  瑶华道:“女儿输了,应该履约,是不是真心,那就不重要了。”
  若华突然冒出一句话,道:“难道江湖之上,就没有比西门玉武功还强的人么?”
  谭文通道:“有!但那些人都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,他们很少在江湖上行走,也不肯管咱们这些事情,再说,一时间,也无法找到他们。”
  若华道:“咱们赶过不少庙会,像三官庙这样规模的大场面,真还不多,难道他们都不来看看么?”
  “就是他们来了,也不会管咱们的事情。”谭瑶华叹息一声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,咱们是赌输的,江湖上一个卖艺姑娘,在那些武林大豪的眼中……”瑶华黯然说:“压根儿就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  “哼!他们有什么好神气,还不是和我们一样……”若华大不服气的说道:“也是江湖人……”
  谭文通道:“不一样,江湖道上,有正有邪,有黑有白……”
  若华道:“爹!咱们算正派人物呢?还是邪派人物?”
  谭文通微微一呆,道:“不算邪道,因为,咱们不偷不抢,也不巧取豪夺,但咱们算不上正派人物,咱们作的是江湖中下三流道上的卖艺生涯……”
  谭若华道:“卖艺有什么不好,凭技艺换饭吃……”
  “对!姑娘说的不错,凭技艺换饭吃,没有什么不对,但……”
  “什么人?……”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 翠园红楼隐佳人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