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二章 翠园红楼隐佳人
2019-08-03 16:57:57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一行人回到了信阳镖局,谭氏父女被安排在一座幽静的跨院中。
  这信阳分局的规模相当的大,人手众多,单是镖头就有七、八个,一行三进的大宅院。
  龙在天亲自带着谭氏父女进入跨院,笑一笑,道:“贤父女好好的休息一下,一个时辰之后,我再叫人开上酒饭……”
  谭文通接道:“如此麻烦总镖头,谭某人心中不安的很。”
  龙在天道:“谭兄言重了,你们是客人,我保护你们是为了赚银子,用不着客气,三位要什么,只管吩咐下去就是,我已经下令戒备,三位尽管放心休息。”
  说完,拱手告退。
  望着龙在天远去的背影,谭文通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这情形有点不对!”
  谭瑶华道:“什么不对?”
  谭文通道:“龙在天在江湖上声望甚隆,这般的招待咱们,有些大背常情?”
  谭若华道:“他不是说的很清楚,有人给了他银子,他保护咱们的安全。”
  谭文通摇摇头,道:“为父没有这个身份,也没有这个财富,事非寻常,必有特殊的原因?”
  瑶华姑娘微微一笑,道:“他肯接下这个担子,也不是冲着我们,而是看在那受托人的面子上,当然,也可能接受了很重的酬劳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姊,那人究竟是干什么的?不但有一身绝高的武功,而且,在江湖上也有很大的面子。”
  瑶华摇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为父的在江湖上走动了几十年,从未遇上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  若华道:“爹,一点也想不出来么?”
  谭文通道:“想不出来,实在想不出谁会有这个声势,爹已经把我所认识的人,全都想遍了。”
  瑶华叹口气,道:“爹,不用多想了,想不到的。他也许只是觉着好玩,要龙总镖头出面保护咱们,只不过是他自己下不了台……”
  谭文通道:“大丫头,不能这么说,想想看,如若不是人家插手,咱们现在是个什么样子?不管人家是什么心情,这份恩义,总是要记在心中。”
  瑶华口齿启动,欲言又止。
  若华道:“既来之则安之,以后事,以后再说,姊,咱们洗个澡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”
  瑶华点点头。
  父女三人沐浴更衣,又小睡了片刻,龙在天才亲自带人送上了酒莱。
  酒菜相当丰盛,而且,龙在天竟然留下来和三人同桌共餐。
  谭文通一直有着受宠若惊的感觉,举止间,有些拘谨,倒是龙在天豪放热情,一点不带牵强,端起酒杯,道:“谭兄,咱们干,两位姑娘能吃几杯,自斟自饮,我不敬你们了。”
  瑶华姑娘心中憋了很多话想问,但她却咬咬牙忍了下去,默默不语。
  谭文通更是心中千言万语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  若华是胸无城府,想不起该问些什么。
  酒过三巡。
  龙在天自己忍不住了,笑一笑,道:“谭兄,我已派人去通知他了,快则今夜,至迟明天,日落之前,他一定会有个交代……”
  谭文通道:“是是是,兄弟恭候就是。”
  瑶华本来不想要说话,但看父亲拘谨近乎木呆,只好开口说道:“龙前辈,小女有几句话,不知道该不该说?”
  “大姑娘太客气有话尽管说!”
  瑶华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们,他是谁?他花了多少银子,要你保护我们?”
  龙在天笑道:“他是谁,我想明天入夜之前,你就可以知道了,最好由他亲口说出来,岂不是更好,至于多少钱,我倒可以奉告,他雇我承保这次生意,按日计酬,每天纹银二百两,在商言商,这是很高的价钱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一天二百两,一个月三十天,那不是要六千两银子了。”
  “是啊!如若这个差事,日子长一些,我想连镖局都该歇下来了……”龙在天哈哈大笑一阵,道:“不过,两位姑娘不用替他担心,他家的银子多的很,三五万两也不算一回事。”
  瑶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他真说过,不要我了……”
  龙在天接道:“他当时只是觉着好玩,事后是越想越不对,所以,连你的面也不敢见,就离开了这里。”
  瑶华道:“他住在这里?”
  龙在天道:“是啊!他还和区区挺谈得来的,到信阳,大都住在此地。”
  瑶华道:“总镖头和他很熟了?”
  龙在天道:“很熟、很熟,我们已经交往了两三年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他会不会拒绝回来?”
  “这个……”龙在天说:“我就不敢太肯定的回答了,不过,我派人去找他,是要他一定回来一次。”
  瑶华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我谭瑶华虽是女流之辈,但说到一定就要做到……”
  龙在天接道:“一句戏言,姑娘又何必太认真呢?不过我相信,他对西门玉的事,一定会有一个安排。”
  瑶华道:“他和我约定的很清楚,怎能是戏言。”
  龙在天沉吟了一阵,道:“瑶华姑娘,如若他有苦衷,不能实现诺言呢?”
  瑶华道:“我自然是不会迫他,不过,我一定要他当面说个明白。”
  龙在天微微一笑,道:“他如肯回来,一定会当面给大姑娘说清楚的,如若他没有回来呢?”
  瑶华道:“龙前辈请指示晚辈一条明路,我去找他问个清楚。”
  龙在天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  瑶华姑娘忽然站起身子,道:“最好现在就去!”
  若华道:“我也去……”
  瑶华道:“你……”
  若华突道:“我去作证人,他说话时,我在旁边,句句都听的很清楚……”
  龙在天站起身子,突道:“两位姑娘请坐,第一,我未得到他回报之前,还不知道他现在何处,第二,有些地方就算我带你们去,也是无法见他……”
  瑶华人已冷静下来,缓缓坐下身子,道:“噢!为什么呢?”
  龙在天沉吟了一阵,道:“除非主人有意传见,否则,咱们根本进不去,当然,也包括龙某人在内。”
  瑶华姑娘忽然明白了,那位戴着面具的青衣人,是一位很有身份名望的人,身份重到连龙在天这样的人,也不能随便见到他。
  龙在天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再要纠缠下去,那就是不识趣了。
  “既是如此,这件事就此作罢,前辈见到他时,告诉他,小女子是真诚履约就行了,至于此后,我们父女行止如何,容我们父女研商一下,明天给龙前辈一个答复……”瑶华姑娘冷静下来之后,处事顿见条理。
  龙在天沉思了一阵,笑道:“这件事如何变化,现在龙某人也不便擅专,姑娘说的对,贤父女先请好好的休息夜,明天咱们再作详谈。”
  用过酒饭,回到居处,父女三人围桌而坐。
  经过了西门玉途中截击之后,谭文通心中明白了事态的严重,魔郎君对谭氏姊妹,似是已存了必得之心,以魔郎君目下在江湖道上的声威,想逃避他的追踪掳杀,实是一件很难的事。
  他这个作父亲的,忽然感觉到对不起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要不是带着她们闯荡江湖,卖艺为生,利用两个女儿的技艺、美色,赚取银钱,怎会落得今日的局面。
  他用尽心思,但却始终想不出一个保护两姊妹的办法,以一个跑江湖卖艺的身份,也很难见托的正大的门派保护之下。
  所以,当瑶华决心履约追随那青衣人时,谭文通没有阻止,他心中明白,这可能是唯一能保护二女不受伤害的办法。
  父女三人默然对坐,良久都未开口,虽然看似一桩很简单的事情,但父女三人心中的感受,却是完全的不同,担心性命的危险,也牵涉到父女的情怀。
  三人所面临的危机一样,但心中的感受却不相同,各有各的想法,一时间,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?
  默对良久之后,还是谭文通先开口,叹息一声,道:“原想早一点脱离是非之地,料不到西门玉那魔头,竟然是穷追不舍,如此认真,唉!是爹害了你们……”
  瑶华姑娘苦笑一下,道:“爹也不用自责了,这大概就是命运吧!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我们能够作到什么,就尽力而为,至于成败生死,既非咱们所能掌握,那就由它去吧!”
  若华黯然说道:“我好恨,西门玉为什么一定要逼得我们走头无路,他又为什么爱管闲事,却又为德不卒,把我们吊在半空中,撒手不管……”
  瑶华叹道:“妹妹,不要怪人家,想想看西门玉是何等人物,当今武林之中,有些什么人能够在千百人围观中不动声色的吓走他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姊,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?”
  瑶华道:“不知道,不过,仔细想一想,应该有脉络可寻,龙凤大镖局是目下江湖最有威望的镖局,能够支使龙在天亲自出马,保护咱们父女的人,又是何等身份,放眼天下武林,多少人有这份能耐。”
  谭文通点点头道:“对,就常理而言,龙在天绝对不会接下这趟生意,他不是为钱,咱们就算肯尽出所有,他也不会收受,接下这趟完全是为了那位托他之人的面子。”
  瑶华道:“以一个开镖局的人而言,绝不愿对立西门玉这么一个敌人,那位托他保护我们的人,也不过是一时间下不了台,感觉着不好意思,才托了龙总镖头出面,把眼下的事情承担起来,我们总不能永远都要人家保护……”
  谭文通点点头。
  若华姑娘道:“我恨他的也就在这里了,既然麻烦,就不该出面管这档事,既然拔刀相助了,却又畏首畏尾,不敢出面,这算得什么侠义英雄?”
  “妹妹,到目前为止,人家没有一点错,暗中相助,惊退魔郎君,又托龙在天及时救了咱们,这是一份恩情,我们不能不感激……”
  “姊,可是他说过的话,为什么不算?”
  谭瑶华笑一笑,道:“说过要我去作他一位红粉好友的丫头是不是?”
  “不管他说什么,……”若华理直气壮的说:“说过就得算,岂可言而无信。”
  “他没有承诺什么,他只是说过替朋友选个丫头,如若他的朋友不喜欢我,他有什么办法?……”瑶华分析道:“他肯花了大批的金钱,请了天下最为有实力的镖局,来保护咱们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咱们的事要自己担起来,总不能老靠人家,再说,一个人帮一个人,救得一时危机,总不能要求人家照顾我们一年、十年、一辈子吧?”
  谭文通点点头,道:“说的有理,咱们父女的事,和人何关?”
  若华吁一口气,道:“姊,那咱们应该如何呢?”
  瑶华道:“现在,就要商量这件事情,最好是能避开西门玉的追觅,但这机会不太大,一旦遇上,应该如何?……”
  “姊,你是不是已经想好应变的办法?”
  “这是件大事,关系着我们一辈子,姊不能帮你决定……”
  谭文通接道:“你们姊妹好好商量、决定,爹不想干与,不管你们有什么决定,爹都全力支持。”
  瑶华淡淡一笑,道:“爹的江湖经验丰富,还希望能够给我们指点指点。”
  谭文通默然点头。
  造成目前的险恶境遇,谭文通自责极深,连他作父亲的权威,也甘愿放弃了。
  若华道:“说吧!姊,你想怎么办?”
  瑶华道:“首先要决定的事,是要不要和西门玉去拚命……”
  谭文通接道:“咱们父女三人联手,也非其敌,为父的死不足惜,可是你们花般年华,死的太可惜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爹,听姊说下去,我知道姊一定想好了办法,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办法可以想,但非良策,咱们决心拚命,那就置生死于度外,我想和西门玉同归于尽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噢?你准备怎么办?”
  瑶华道:“法不传六耳,女儿相信可以和西门玉闹个玉石俱焚,但我不知道他会先向我们三人中那个下手,也无法知道事后,西门玉的爪牙会不会追杀你们?所以,女儿不敢专擅,要爹和妹妹一起决定。”
  沉吟了一阵,若华缓缀说道:“姊,除了拚命,还有别的办法么?”
  瑶华道:“有!咱们跟西门玉去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咱们两个人,都跟他?”
  瑶华道:“不错,他已经说出来了,绝对不会改变,一个人无法满足他的贪念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瑶华,这两个办法都非善策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最好的办法,就是咱们明夜悄然离开……”
  谭文通道:“不通知龙总镖头一声么?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不通知他,这种事越秘密越好。”
  “姊,你不等他了?”
  “等?他如明天不来,那就不会来了。”
  “噢!我明白了,所以,我们明天晚上方走。”
  瑶华叹息一声,道:“我也希望能见他一面,至少,他会指点一些对付西门玉的办法。”
  若华道:“希望有始有终,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  瑶华笑一笑,未置可否,低声接道:“咱们先要准备好易容的东西,一离开,就易容改扮,希望能逃过西门玉的监视。”
  若华道:“三个人走在一起,易露行藏,如若咱们分开走,逃出监视的机会要大很多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这办法虽然不错,但实力分散,一旦遇险,岂不是全无接应……”
  谭文通接道:“走在一起,保持个一定的距离,爹也想到了一个拚命保命的办法……”
  若华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  谭文通道:“到时间,你们就会明白了。”
  竟也是不肯说出来。
  谭若华叹息一声,道:“爹,龙在天既然已接下这趟生意了,我们为何不好好的利用一下?”
  谭文通道:“你姊姊的办法不错,咱们利用夜色掩护,易容潜行,逃过西门玉魔掌的机会就很大了。”
  若华摇摇头,道:“话是不错,咱们能想到的办法,西门玉也可能想到,只要被他们盯上了,咱们逃脱此危的机会,就十分渺茫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妹妹想到了什么高明办法?”
  若华道:“咱们要龙在天保护咱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,遥遥千里,我不信西门玉会一直跟着咱们,西门玉放弃跟踪,咱们再潜隐远走。”
  谭文通点点头,道:“好!若华是真的长大了。”
  瑶华姑娘道:“妹妹本就十分聪明,只要她肯用心去想,定会想出好办法来。”
  言下之意,对若华的主意也是大为赞赏。
  谭文通道:“这办法虽然有点折腾龙在天,但也顾不得了,问题是咱们要到哪里去?”
  若华姑娘道:“这就要问爹了,当今江湖上,那里最危险?”
  谭文通微微一怔,道:“去最危险的地方,什么意思?”
  若华道:“咱们父女要逃命,自然要冒点险,置之死地而后生,西门玉就犯不着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好!妹妹才智,胜姊十倍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姊,我不过偶有一得罢了,如论处事的圆通,妹妹万难及得姊姊。”
  谭文通道:“当今江湖上最危险的两个地方,一个是千毒谷……”
  “去不得……”
  父女三人霍然站起,同时喝道:“什么人!”
  “我……”木门呀然而开,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年,缓步而入。
  一个很英俊的年轻人,但面目陌生,三人都不认识。
  奇怪的是瑶华、若华立刻感觉到,这位就是帮助她们惊退西门玉的人。
  两姊妹的反应是同时说道:“是你!”
  青衣人微微一笑,接道:“我是谁?”
  两姊妹答不上话。
  本来,就不认识,第一次见面时,他戴了精巧的面具,现在他却以本来的面目出现。
  那是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孔,初见的面孔是呆板木然,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
  现在这张脸,却是剑眉星目,轮廓明朗,除了稍带点傲气之外,十分动人。
  青衣人吁一口气,道:“在下一时好奇失态,出言唐突了姑娘,这几天来,越想越觉不安,所以,请托了龙总镖头保护贤父女,希望能稍赎失言之过。”
  瑶华双目盯注在青衣人的脸上瞧看,这个人和梦寐中幻想形貌尤有过之,不禁黯然一叹,道:“你说完了?”
  青衣人尴尬一笑,道:“大概说完了。”
  瑶华姑娘道:“好,那就听我说几句话。”
  青衣人道:“姑娘请说。”
  瑶华姑娘道:“第一、你用不着心里不安,怎么去给人家作丫头,是我们的约定。第二、你可以不要我,但我不能不去,自然,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,那就作罢,所以,用不着逃避。第三、不管事情如何变化,应该有个交代……”
  青衣人叹口气,接道:“这一点,确实是在下疏忽了,在下的感觉中,是我要求的有些过份,事后想想,有着挟恩求报的味道,心中就更惭愧了。”
  瑶华心中本有一腔怨气,此刻却突然消失了,笑一笑道:“你那深闺好友,还要不要丫头呢?”
  青衣人道:“这件事,我还没有对她提过,姑娘的心意是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那就提一提吧!要不要反正你也不能决定,不过,结果如何,一定要告诉我一声……”
  青衣人道:“这个,我怎么对她开口呢?”
  瑶华道:“容易的很,你就说,你救了我们,我感恩追随,再说,我也无能去摆脱西门玉,你不能为德不卒……”
  “好理由……”青衣人笑一笑,说:“不过,太委屈姑娘了。”
  瑶华低下头,道:“事逼如此,说不上委屈了。”
  青衣人点点头。
  若华姑娘爽然开了口,道:“公子,我可不可以问你几句话?”
  青衣人望望若华,笑道:“可以,二姑娘请问。”
  若华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的姓名?”
  青衣人沉吟了一阵,点点头,道:“可以,我叫南宫慕白。”
  若华呆了一呆,道:“你是南宫世家中人?”
  南宫慕白点点头,道:“是!”
  若华道:“勿怪龙总镖头对你言听计从了。”
  南宫慕白微微一笑,道:“在天兄和我是知己好友,倒不是因为南宫世家门第,才接下这次生意,再说,我也是按现矩办事。”
  若华未作争论,嫣然一笑,道:“你说不能去千毒谷……”
  “对!不能去,千毒谷中,千毒汇集,不是一般人住的地方。”
  若华道:“那我应该去那里?”
  南宫慕白道:“天下如此广大,何处不能安身立命?”
  若华道:“西门玉不会放过我……”
  “这个……”南宫慕白目光转动,室中只余下他和瑶华、若华两位姑娘,那谭文通不知何时,已经离去。
  若华追问道:“西门玉可能把一腔怨恨,都发作到我的身上,想像得到,我必会受尽蹂躏、虐待。”
  南宫慕白“噢”了一声,道:“姑娘的意思呢?”
  慧黠的若华眨眨大眼睛,道:“我只知道千毒谷凶名卓着,我如躲入千毒谷中,西门玉大概不敢找去。”
  南宫慕白道:“能保护二姑娘不受伤的地方,又何独千毒谷一处?”
  若华道:“嵩山少林寺、武当三元观……”
  南宫慕白道:“不成,那两个地方的老和尚、老道士清规森严,不会收留你。”
  若华道:“那要请问慕白公子,我该到那里去?”
  南宫慕白苦笑一下,道:“二姑娘愿不愿意和令姊在一起呢?”
  若华淡淡一笑,道:“方便么?”
  南宫慕白道:“这要二姑娘自己决定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好吧!保命第一,西门玉如果不敢追去,想到咱们竟会和南宫世家攀上关系,绝不再怕西门玉找麻烦了,不过,爹的心中仍是不安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是啊!宰相的门户七品官,南宫世家的丫头,在江湖之上,也不敢有人欺侮。”
  谭文通点头大笑,但笑意中有点得意,也有点凄凉,二女固可从此避开了西门玉的追觅凌辱,但皇后娘娘的丫头,也总是一个丫头罢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下一篇:第三章 一饭难酬美人恩
上一篇:
第一章 卖艺女郎遭煞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