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六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
 
2019-08-03 17:44:27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初更时分,蓬车行到了一座村落之前,突然出现了十二盏气死风灯,一排横立,拦住了去路。
  四先生迎了上来,道:“姑娘,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  于飞虹心中一直在思索周杰告诉她的话,虽然不是完美之策,但却是目前唯一的办法,一个受尽尊敬的人,看不到任何真正的面目,那些尊敬,也就是距离。
  她必须想办法缩短这种距离。
  只有掀开人与人之间那一层虚伪、掩遮的面纱,才能发现一个人真正的面目。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于飞虹掀开车帘,露出一张美丽的脸。
  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,目光凝注在四先生的脸上。
  好聪明的丫头,立刻就施展出来了。
  四先生突然低下头,眼观鼻、鼻观心,肃容说道:“这只是一座农村,但为了不让姑娘劳累,我们已准备了姑娘的行宫——”
  “行宫?”于飞虹道:“我只是一个跑江湖的人!”
  “行宫的意思,是表示姑娘在我们心目中的高贵,一个人的身份,自己很难去决定什么。”四先生说:“必须别的人作出评断。”
  “好!我们歇下来——”
  “是!替姑娘带路!”四先生吩咐完一句话,立刻转身而去。
  奇怪,四先生似是有心要避开于飞虹。
  虽只是一座农村,但于飞虹的宿住之所,仍是布置的极为清雅,一色的淡黄绫壁,檀木的大床上,铺着白色全新床褥。
  “这地方有些奇怪……”瑶华低声说:“好像只有姑娘一个人住,我们都住在数丈之外,那里房舍绵连,为什么要姑娘一个人住在这里?”
  “不用为我担心!”于飞虹目光转动,四顾了一眼,道:“也许这个地方比较清静。”
  “我留在这里,为姑娘守夜?”
  “不用了,你们该好好休息一下,要刘星和茶花也好好休息,四先生一定会有着很安全的布署……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听我的话,你们出去吧。”于飞虹十分坚持的说:“除了我招呼你们,不要轻易闯过来。”
  瑶华、若华对望了一眼,悄然退出,顺势带上了房门。
  熄去火烛,于飞虹和衣躺在床上。
  她毫无睡意,瞪大眼睛出神。
  她在测验自己的判断,是否正确。
  三更时分,微风飒然,一个轻微的脚步声,停落在后窗之外。
  于飞虹耳目灵敏,又是全神贯注,听得十分清楚。
  但她忍下来,未作反应。
  窗外人轻轻弹动窗楹,低声道:“姑娘睡熟了么?”
  于飞虹挺身坐起,道:“是四先生?”
  “是!在下有事奉告,不知是否会惊扰姑娘?”
  “那倒不会,等我点起灯火。”
  “最好不要!”四先生说:“如是姑娘觉着有所不便,在下就在窗外和姑娘交谈几句!”
  “那怎么行?”于飞虹打开窗子,低声道:“四先生请进吧!”
  人影一闪而入,未带起一点声音。
  于飞虹心中忖道:看来,他刚才飞落窗外,是故意发出声息了,这个人胆大心细,每件事,都似是经过算计。
  四先生目光转动,打量了房中各处一眼,笑道:“对在下深夜来访,姑娘是不是有些怀疑?”
  “不是怀疑,是有些奇怪。不过,我相信,四先生一定有要事指点?”
  四先生淡淡一笑,道:“孤男寡女,深夜中雅室晤面,姑娘不怕坏了名节么?”
  于飞虹心中有点冒火,忖道:你既然知道会玷污我的名节,为什么要深夜来此。
  不容于飞虹回答,四先生又微笑接道:“在下已精心安排,在半个时辰之内,不会有人发觉,但不知姑娘的人……”
  “他们未得我的招呼,不会来此惊扰。”
  四先生微微一怔,道:“怎么,姑娘已料定了在下会来么?”
  “不是……”于飞虹平静的道:“我相信四先生的布署,要他们安心休息!”
  “姑娘果然是善体人意……”
  这话十分轻佻,于飞虹沉吟不语。
  四先生道:“姑娘要见金百轮,在下已传出飞讯,我想三五天,就该有消息传来了。”
  “多谢四先生。”
  “姑娘想知道什么,现在可以问了!”四先生道:“我们的时间不多。”
  “待我如贵宾,总非无因而起吧?”
  “难道令尊一点也没有告诉你?”
  “没有……”于飞虹说:“所以,我希望四先生能告诉我。”
  “兹事体大……”四先生说:“我想迟则三月,快则一个月,以姑娘的聪慧,应该就可以明白了。”
  “我希望尽快知道!”于飞虹说:“四先生不会让我失望吧?”
  “目前,这还算一个秘密,如是在下泄漏了,姑娘,可知道这个后果吧?”
  于飞虹道:“不知道,是不是很严重?”
  “可能会丢了性命,算不算严重呢?”
  于飞虹道:“这个……”
  她本来,早已想好很多应付的办法,但此刻,却又无法施展。
  她究竟是个很纯洁的女孩子,有些事,想想可以,但临场表演,却有所不能。
  “当然,这件事对姑娘的关系很大……”四先生说:“能够早一点知道,可以先作仔细的考虑,再作策划应变,那就从容多了!”
  “可是四先生不肯说啊。”
  “唉!事关区区的生死,自然是有些顾虑了!”
  于飞虹暗暗吸一口气,道:“四先生,要如何才肯说呢?”
  四先生目中神光一闪,道:“如能使在下觉着死的值得,自然就可以说了!”
  于飞虹心中忖道:不知他心中想些什么?我是否能够做到?
  “姑娘,请保重,只要再忍耐一两个月,就可以真象大白,实也用不着作痛苦的抉择,使在下也拿生死作注……”四先生抱抱拳,道:“在下告退。”
  “等一下……”于飞虹暗咬银牙,说:“怎么样,才能使你不计生死?”
  她想到了杜秋寒,已经葬身在那山崩地裂的深谷中,此心所属,已成了明日黄花,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呢?
  这是个很可怕的想法,这一念之间,可以沦入魔道。
  四先生皱了眉头,道:“你真的急欲知道?”
  “是……”于飞虹说:“我希望立刻知道,你有什么条件开出来吧?”
  讲沉着、老练,欲擒故纵的手法,于飞虹实难和四先生抵抗。
  “姑娘觉得在下这条命,能值多少钱呢?”
  原来,他只是想要银子,于飞虹暗暗忖道:这就容易解决了。
  “我有很多钱,四先生请随便开价吧!”
  四先生道:“钱,在下这一生大概已花用不尽了!”
  于飞虹呆了一呆,道:“那你要什么?”
  “姑娘有什么?”
  “我?除了钱外,就没有什么了。”
  四先生道:“应该有的,瑶华、若华……”
  “你要她们……”于飞虹道:“这我不能作主,要和她们商量一下。”
  四先生微笑道:“瑶华、若华,虽然是很美的姑娘,但她们算不得人间绝色,确难和在下之命相比。”
  于飞虹“噢”了一声,道:“那你是——”
  “要你!”四先生道:“当今之世,大概只有姑娘之美,可以让在下拿命一搏了!”
  “我……”于飞虹虽然早已料到了他的用心,但一旦对面锣、当面鼓敲了起来,仍不免心头鹿撞,惶惶不安的说:“你要作什么?”
  四先生叹息一声,道:“姑娘难道还不明白么?我想不是区区一个,任何人,只要见了姑娘,也难免会兴起拿命一搏之心。”
  “不会呀……”于飞虹道:“周杰、姜金,他们都没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  “他们不会……”四先生道:“姑娘如当空皓月,他们不过萤火之光,自不敢有些妄想,在下就有些不同了。”
  “你!你有什么不同?”
  四先生道:“区区这身武功,放眼天下,能和我一战的人,屈指可数,何况,区区自信胸怀的谋略,也足以助姑娘一臂之力。”
  “你要帮助我?”
  “对!我告诉了姑娘这件秘密之后,咱们就要开始精心筹划,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,然后,咱们即将和江湖上,一股最强大的势力对抗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你要我作什么?”
  “妻子……”四先生说。
  “这……太突然了,四先生,能不能让我仔细的想一想,再答复你?”
  “好!不过,我要一个时间,于姑娘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  “十天,好不好?”于飞虹说:“十天之内,我会给你个肯定的回答。”
  四先生摇摇头,道:“恐怕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给你考虑了,我也要时间准备呀!”
  于飞虹突然间,陷入了一个完全无助的空间,她心中累积的疑问,形成了一种很大的压力,竟然无法和四先生的要求抗拒。
  “那你要给我多少时间?”
  “三天……”四先生说:“你必需在三天之内,作个决定,当然,在下不会压迫姑娘,你可以忘了我今天的谈话,在下也会尽快离开此地。”
  “离开这里,你要到哪里去了?”
  四先生道:“离开你,越快越好。”
  “好吧!就是三天,三天后,可给你答复。”
  “姑娘!”四先生说:“你可以拒绝,与姑娘无损,对我也没有坏处,我可以走的很远,这一生,都不会再见到你,但如果你答应了,要立刻兑现……”
  “立刻兑现,那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就是立刻成亲,姑娘,只有让我得到你,我才有帮助你的勇气。”
  预期于飞虹定会生气的,但于飞虹竟然平静的点点头,说:“好!我答应你了,就嫁给你。”
  四先生微微一笑,道:“姑娘,这是终身大事,你要仔细的想想啊?”
  “我会想的,三天过后,你来听我的回音吧!”
  四先生不知是太过兴奋,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听觉,呆呆望着于飞虹,竟然规规矩矩的抱拳一礼,道:“姑娘是答应了在下,那在下不打扰了,告退。”
  身躯微晃,破窗而去。
  “好妙的轻功!”于飞虹心中暗忖:这人武功之高,当真是前所未见。
  无影门以轻功驰誉江湖,但于飞虹却自知没有那份能耐。
  木门呀然,瑶华缓步而入,道:“小姐,没有跟踪他的人,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  “他的武功太高了,我们就想监视他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……”于飞虹轻轻叹息一声,说:“他害怕的不是我们,而是躲在他身后的人,唉!我该怎么办呢?”
  瑶华听得怔了一怔,道:“姑娘的意思是?”
  “像四先生那样的高手,我们该不该把他引入我们之中,让他帮助我们呢?”
  “当然应该……”瑶华说:“可是,四先生肯帮助我们么?”
  “唉!瑶华,这就是我为难的地方了,不知该如何应付。”于飞虹低声道:“目下,我们对敌人知道的太少,似乎是只宜智取。”
  瑶华道:“姑娘的意思是要婢子……”
  “我们要好好的商量一下,这件事充满着神秘,他们展现出来了惊人的实力,四川唐门在江湖上是何等的威风,但却甘愿俯首听命,看起来,懒龙、怒狮、闪电豹,也似和他们有关……”于飞虹似是突然间成熟了,条理分明的说:“四先生更是莫测高深,但他也在一种威权下听命行事,那个人,又是什么样一个人物呢?”
  “是的,姑娘,处此情景,只宜智取……”瑶华道:“利用他们对你的崇敬,争取时间,套取内情。”
  “不容易,他们都是年老成精的人物,论经验、阅历、察颜观色,咱们绝不是他们的敌手,那位四先生,更是一只千年老狐。”
  “说的也是啊!我和若华虽然跟着爹跑了几年江湖,但如要人家较斗心机,只怕也是顾虑不周。”
  “在那不归谷山腹之中,我看到江湖三奇遗留的法体,一女二男……”
  “这和我们目前的处境,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给我一点启发……”于飞虹苦笑一下,道:“他们坐化石室,遗体不腐,说明了三位老人家都已到内功神化之境,被困石洞之后,以内功逼干身上的水份,便遗蜕不坏,那说明了石室被山壁移动封闭之后,他们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窒息,但就观查所及,却没有破壁而出的行动,你可知道,那表示了什么?”
  瑶华沉吟了一阵,道:“他们都不愿离开那里?”
  “对!为什么呢?”
  “情爱!”瑶华道:“三人同穴……”
  “瑶华,你果然是聪明的很,我细看他们的留言,用字简略,不用心思去揣想,很难了解他们的意思,他们都不愿花费太多的功力,用在石壁留言上,以便保留元气,多活一些时间。”
  “那时,石室中空气渐少,多活一些时间,岂不是痛苦多些?”
  于飞虹目中神光闪动,道:“如果他们心中都有所属,再大的痛苦,也可以忍耐。”
  瑶华双目眨动,道:“姑娘,咱们要用计?”
  “美人计!”于飞虹黯然说道:“我心已死,情已尽,能把全部的心思,用在运筹谋略之上,和他们一较高低,胜固可喜,败又何妨?”
  “好!婢子听命行事,一切在所不惜!”
  于飞虹微微一笑,道:“瑶华,在翠园红楼中,爹让我读了很多杂书,当时,甚觉无味,现在想来,爹是早有用心,不过,此事,不能太多人知道,你、我之外,连若华也不能说明。”
  “小姐放心,我会保守秘密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这些日子,我细想三奇留下的武功,都是精萃绝伦之学,但言简意深,不易了解,我们一面研究,一面练习,我想总有一天,双方会图穷匕现,兵刃相见。”
  瑶华似是也被激起了豪气,笑一笑,道:“小姐这番话,使我豪气生动,觉得好玩,咱们就抛去女儿心,逐鹿江湖一番……”
  于飞虹笑接道:“瑶华,这不是好玩的事,这是玩命……”
  “我知道,婢子不怕死……”
  “不畏死亡,也只是匹夫之勇,重要的是咱们要掀开一个江湖大秘密,懒龙、怒狮、闪电豹,都非门派宗主,一方豪雄,但他们所到之处,却使江湖上人人畏惧,盛名正著时……”于飞虹微一沉吟,接道:“他们却突然而隐。”
  “是啊!”瑶华说:“好不容易闯出来的名头,却又一下子弃之不顾,又是为了什么?”
  “那说明了,他们只是受命行事,表面上英雄盖世,其实只是一个受人遥控的傀儡,现在,又突然出现江湖,便是证明。”
  瑶华道:“当今之世,谁能控制这龙、狮、豹,三大凶人呢?”
  于飞虹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这大概是武林中从未有过的大隐密了,我们何幸,竟然卷入其中,何其不幸,在我们一入江湖,就遇上了这样的神秘、强敌……。”
  瑶华心中一动,道:“小姐,老爷断了双腿留在翠园红楼,可也和他有关?”
  于飞虹低声接道:“这就是我们要查的事了!”目光凝注在瑶华的脸上,沉吟不语。
  瑶华被看的有些不安,道:“姑娘,有什么事,只管吩咐,水里火里,婢子万死不辞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上一篇:第五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下一篇:第七章 大难不死有后福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