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三章 一饭难酬美人恩
 
2019-08-03 17:36:26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无影门的轻身飞跃功夫,果然是和别的门派不同,能把一口真气运转于胸腹之内,飞跳腾跃,身轻如燕。
  虽然天下最好的方法,但也要禀赋、才慧配合,始有大成的可能。
  幸好,瑶华、若华都是很聪明的人。
  最重要的是两人都很用心,自从学得口诀之后,日夜苦练,从不稍停。
  于二小姐看到她们全神贯注,用心习练的热情,心中高兴,又开始传授了两人拳、掌、剑法。
  这一来,可把瑶华、若华给忙坏了,不是练习轻功,就是习拳、练剑。
  两人久走江湖,见多识广,只见二小姐传授的拳、掌剑法,一招一式,都是过去从未闻见之学。
  红楼中日子太平静了,像一潭死水般,虽然清澈碧绿,但却连一点涟漪波动,也未发生。
  于二小姐最大的快乐,就是指导二女武功后,看她们习练时的勤奋情态。
  虽然于二小姐对她们勤奋感动,但心中却暗暗忖道:这两个丫头,怎么如此一个笨法,我一日可成之技,她们要苦练十日,我一月可能的技艺,她们苦练三个月,才刚刚入门。
  事实上,瑶华、若华,都有着极优的天资,学习的进度,也十分快速,不过,在于二小姐的眼中,两人是很笨了。
  直到了半年之后,瑶华、若华才练成了那种特异的轻功,对无影门中的功夫,也有了一点大概的了解。
  于二小姐也减少传授,这才使两姊妹松了一口气,多了点空闲的工夫。
  看庭院中花谢叶落,初飘白雪,才警觉到,身入红楼,已过半载。
  半年时光,一心习武,竟然忽略了照顾小姐。
  细想情致,竟然和初入红楼一样,饭来张口,连衣物换下来,也有人拿去洗烫。
  除了花谢春红,秋菊盛放,几株腊梅在寒风初雪中展露蓬勃的生机外,一切都和来时一样。
  瑶华叹口气,道:“妹妹,我们太自私了,只顾自己练武,却忽略了小姐,明天起,我们要打起精神,好好的照顾小姐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姊姊说的是!这半年来,咱们过于紧张勤奋,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溜过,想想小姐,真是想哭一场,勿怪她感觉到寂寞,身负绝技,却没有离开过这翠园红楼一步,日月相处的,竟都是人非人的哑奴,这十几年来,真亏她熬了过去,如若换了我,只怕早就疯了。”
  瑶华点点头,道:“她所具有的大慧定力,岂是我们能及,细想这半年岁月,她和我们名虽主仆,但相处却如朋友,但我们对红楼中事,还是不了解,虽说,那哑奴已不再刻意逃避我们,偶尔让我们看到一下背影,但红楼中还有老主人,及那位金叔,我们还从未见过……”
  “姊……”若华打断的瑶华的话,说:“我们应该帮助小姐了,明天,咱们要全力以赴。”
  瑶华点头道:“对!咱们连小姐楼上的闺房都未去过,明天先想办法到她的闺房瞧瞧。”
  两人又商量了很多方法,决心进一层揭开这红楼之密。
  近半年来,二小姐常在天一亮就下楼来指点两人武功,偏是这一天,二女存心等候,于二小姐竟然迟迟不见下楼,二女急如热锅蚂蚁,在厅中走来转去。
  她们在红楼住了半年,却从未上过楼去,若华几次踏上楼梯,都被瑶华劝下。
  厅门启动,一男一女,手捧茶饭行了进来。
  瑶华姊妹虽然见过两次哑奴,但都是背影,未看清楚过哑奴真正的面目。
  此刻,他们迎面行来,两姊妹立刻凝目望去。
  但这些哑奴,却似是有意逃避两人的目光,不让她们瞧得清楚,故意的把头低垂,身躯侧转,迅快的摆好饭菜,退出大厅。
  但瑶华、若华仍然看了十之六七,他们面目不丑,年纪都在四十上下,想他们进入红楼作哑奴时,也正是青春男女。
  瑶华心中一动,忖道:这些哑奴,不知是先天缺陷,还是人所造成,为什么一定要男女各半。
  但闻若华叫道:“小姐,今日下楼好晚,婢子们已经等了半天了。”
  于小姐神情有点忧苦,但仍然勉强一笑,道:“累了你们!我们吃饭吧?”缓步入座。
  瑶华给妹妹施了一个眼色,示意她不可燥急追问,要用商量好的办法,引她自己说出来。
  若华张开的嘴巴,又闭了起来,也缓缓行近餐桌坐下。
  三人常在一起进食,都有着固定的座位,二女入座之后,一语不发,闷声吃饭。
  平日吃饭,二女都是陪着小姐,细嚼慢咽,这一次,瑶华姊妹,却是吃的十分快速,匆匆吃毕,坐在人侧,若华看看庭院中盛开的菊花,低声道:“姊,好久没有看到江南的风光了,断桥积雪,雷峰夕照,还有那金陵笙歌,钱塘大潮……”
  瑶华低声接道:“你只记得这些情景文物,其实,江南风光绮丽,都在春夏之间,所谓‘杏花、春雨、江南’,那暮春时节,桃红杏白,连绵数十里,实叫人有着花海、仙境之感……。”
  二女读书不多,无法引经据典的把江南之美,描绘出来。
  但这已经够了。因为,于二小姐懂,她满腹经纶,读书万卷,不禁低声吟道:“……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对……小姐,江南风光优美,尤其是春末夏初时刻,草长莺飞,花红十里……”
  于二小姐叹口气,道:“江南固然好,但那平沙雁落、器声、驼铃的大漠风光,又何尝没有它引人之处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啊?姑娘去过大漠……”
  于二小姐摇摇头,道:“没有,我是在书上看到的。”
  瑶华道: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姑娘应该出去走走,把各地的文物、风光,和书上的印证一下,看看可有出入。”
  于二小姐点点头,道:“我很想出去游历一下……”
  “好啊,婢子陪你……”若华急急接道:“我们稍有阅历,保证能使小姐玩的畅快……”
  “可惜,我不能去……”于二小姐幽幽的说道:“就算想离开这翠园红楼,到外面走走,也是不成了。”
  瑶华心中忖道:快入港了,就要触及真正的问题,更要小心一些才成。
  心中念转,缓缓说道:“姑娘,我不明白,什么人限制了你,不让你离开红楼一步?”
  于二小姐双目盯注在瑶华脸上,瞧了良久,只瞧得瑶华心头乱跳,呼一口气,道:“小姐,婢子是一片好心。”
  “我知道……”于二小姐黯然说道:“爹和金叔,都不许我离开这里一步。”
  若华道:“姑娘武功高强,不怕坏人欺侮,到外面走走,散散心有何不可,怎会受到如此严厉的限制?”
  瑶华道:“如果你一定要离开这里,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金叔会出手阻拦。”
  瑶华道:“老爷呢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只怕会重重责罚一顿。”
  若华道:“小姐,这里锦衣玉食,生活安适,但这和软禁有何不同,你不能擅离此地一步,这不是家,筒直如大牢一样,这究意为了什么?希望小姐能据实告诉我们,也好让婢子们代为分担优苦。”
  瑶华道:“姑娘,婢子们一片诚心,可质天日!”
  于二小姐沉吟了一阵,道:“你们鼓动我离此远游,要是金权知道了,绝不会饶过你们。”
  二女听得心头一震,道:“难道他会杀了我们?”
  于二小姐竟然点点头,道:“以他武功之高,杀你们并非难事。”
  若华只觉一股豪气,冲上心头,道:“杀就杀吧!只要小姐能快乐就好,我佩服你的定力,我想过你的生活,要是换了我,早就撑不下去了,就算不死,也会发疯。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有什么困难心事,何不坦诚告诉我们,婢子们也好为你出个主意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我在等待……”
  突然住口不言,脸上泛现出一片黯然神色。
  瑶华心中忖道:看起来,她有如快乐的小仙女一般,有谁知道她胸中竟然藏有着无比的痛苦,现在,已然快将她心中的隐痛发掘出来,不能中途而废,别说她和我们还有主仆的情意,就算没有,似这般如花似玉的姑娘,我也该全力帮助,纵然因此受到伤害,也是在所不惜了。
  她性情温柔和善,但已经决定的事,却又能勇往直前,不畏苦难,当下正容说道:“小姐,婢子们既追随身侧那就一片忠心为主,小姐如肯相信我们,就请坦然相告隐密,婢子们的心迹,唯天可表……”
  于二小姐叹息一声,答非所问的,道:“你们武功练的如何?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指导有方,我和妹妹都有着很大的进步,尤其轻功方面,更为显殊。……”
  “剑法也很重要……”于二小姐说:“天下最好的轻功,也只有逃命作用。但剑法却是克敌致胜的武功。”
  “是……小婢和姊姊都已全力以赴——”若华说:“我们自觉有很大的进境,也很感激小姐厚爱,所以,希望尽所有的能力帮助小姐……”
  “你们帮不上忙的……”于二小姐苦笑一下,说:“我都没有信心,你们的武功如何能够帮我……”
  “小姐,有些事,不一定要武功才能解决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……”瑶华说:“希望我们的阅历,能为你提供一得之愚。”
  若华道:“小姐的内心中,明明有着很深的痛苦,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,我们诚心诚意,愿为小姐分担痛苦,祸福与共,生死相从。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,一个人的命运,自己应该掌握……”
  于飞虹秀目中突然放出神光,接道:“自己能掌握得了么?”
  若华道:“能!所谓人定胜天!”
  于飞虹脸上闪起阵阵光彩,显然,她内心中已开始激动,大有跃跃欲试的心情。
  但片刻之后,脸色已阴沉下来,摇摇头,道:“单是金叔那一关,我们就逃不过。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,看你受苦的神色,想来,事情一定十分困难,但不论任何困难的事,总也是半由天意半由人吧?至少,应该尽人事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成功的机会太少了……”
  若华道:“小姐,先告诉我是为什么事吧?”
  “对……也许世间真的有一些事,天命早已定了,人力无法挽回……”瑶华说:“不过,小姐说出来,至少,我们可以替你分担一些。”
  于二小姐四顾了一眼,绶步行入庭院中,一株已吐新蕊的腊梅树旁坐下,瑶华、若华,紧追了过去。
  于二小姐低声道:“你们真的想知道?”
  “是!”两姊妹同时回答。
  于飞虹仰脸望天,沉吟了一阵,自言自语的说:“也许他们是好意……”
  这两句话突如其来,听得瑶华、若华,有如丈二金刚,完全摸不着头脑,两人对望了一眼,若华忍不住,道:“小姐,能不能说清楚一点?”
  于二小姐点点头,道:“你们可知道为什么称我二小姐么?”
  若华道:“姑娘,可是有一位姊姊,或是哥哥……”
  “姊姊……”于二小姐双目涌现泪水:“听爹说,她长的和我一样,也许比我更漂亮一些,但现在,她却变的很丑……”
  若华吃了一惊,道:“怎么会呢?……”
  “是事实……”于二小姐说:“我看到过姊姊,但她已完全变了样子,脸上溃烂有如蜂巢……”双手掩面,住口不言。
  瑶华久走江湖,听人提过大麻疯这种病症,不禁一呆,但她并未说出来,暗暗吸一口气,道:“二小姐,大姑娘也住在这翠园红楼中么?”
  二小姐点点头,道:“但她已经死了,尸体放在一具水晶棺中。”
  若华道:“大小姐也在这红楼中长大?”
  二小姐摇头,道:“我记事的时候,就没有见过姊姊,但隐隐间,又记得一个影子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大小姐和二小姐之间的年纪,相差很多么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姊姊大我十七岁,二十岁去世,那时候我只有三岁,所以,在我的记忆中,好像见过姊姊,但又没有清明的记忆。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,以令尊武功之高,及那位金叔的成就,难道不能找到一位能医治大小姐的名医么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你说,我姊姊真是病死的?”
  瑶华道:“是啊!我听说过有一种病,病发时,就像大小姐的病情一样……”
  于二小姐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么说,金叔没有骗我了?”
  若华听的呆住了,忘记了发问,只是楞楞的站在一侧。
  这时刻,就看出瑶华柔中蕴刚的韧性了,笑一笑,道:“二小姐可是觉得自己也有这种病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金叔这样告诉我,说我十九岁那年会发病的,姊姊也是十九岁发病的,二十岁死亡,算算时间,明年七月,我就满十九岁了,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‘那就更不应该留在这里了……”
  “不!不能离开,因为明年七月初一,会有人来帮我治病,所以,我一定要留在这里……”
  “慢着……”瑶华说:“那是说,你那位金叔,早已知道你有这种怪病,而且,一定会在十九岁发作,一直让你住在翠园红楼中?”
  “是……”二小姐说:“但过去,我不知道,两年前,我跑出了红楼,金叔捉我回来,才告诉我这件事情。”
  若华吃了一惊,忖道:二小姐的武功,已到出神入化之境,竟然被那位金叔给活捉了回来,那姓金的武功,岂不已到了可怕的境界。忍不住问道:“他能把姑娘捉回来,武功的高明……”
  于二小姐接道:“一则我没有全力反抗,再者金叔的武功,实也高明的很,所以,近两年来,我才下了一番苦功,不过,仍难和金叔抗拒。”
  瑶华道:“以小姐内功的精深,为什么不运功试试是否有病?”
  “试过了,我感觉不出自己有什么病……”于二小姐接着说:“本来我很想和南宫世兄谈谈,他见多识广,也许能解说明白,但我又不知从何说起。”
  “这翠园红楼中的人人事事,……”瑶华说:“如非身历其境,说出来,也很难叫人相信?但不知你身伏病毒的事,问过令尊没有?”
  于飞虹点点头,道:“问过,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老爷怎么说?”
  “他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,自然承认这件事了。”
  若华叹息一声,道:“二小姐,如非你告诉我们,我绝不相信你有这么多的痛苦。”
  瑶华肃然说道:“二小姐,我怀疑这件事情了。”
  “怀疑?难道金叔和爹,还会骗我不成,我虽然记忆不很清楚,但我知道姊姊的事,绝对不会是假的……”
  瑶华苦笑一下,接道:“我只是觉着这件事,大违常情,也相信老爷不会骗你,这中间,有太多的可疑,只可惜,我一时间还想不通。”
  若华道:“姊,你慢慢的想……”
  于二小姐接道:“你们现在该明白了,我不能离开这里,虽然,我很向往外面的世界!”
  若华目光转到瑶华的脸上,道:“姊,如果这些事实是真的,咱们不能让小姐冒险,反正只有不足一年的时间,等那人出现,医好小姐的病,咱们再带小姐出去游玩。”
  瑶华道:“那人是谁?他为什么要来替小姐治病,他如能医这种怪病,为什么现在不来?……”
  若华道:“是啊!小姐,为什么要等到你的病快要发作的时候,他才肯来?”
  于二小姐呆了一呆,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  瑶华道:“这根本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,不能相信。”
  若华道:“姊,要怎么办呢?”
  瑶华道:“小姐,能不能带我们去见令尊?”
  于二小姐道:“这个,我不能作主,要问过爹才行!”
  瑶华道:“好!那就尽快去问,带我们去见老爷,越快越好。”
  于二小姐点点头,道:“好!我现在就去见爹,你们回到卧室中等我。”
  转身漫步而去。
  返回室中,若华已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姊,你怎么能肯定二小姐没有病,你知道么?那是麻疯……”
  瑶华点点头,接道:“我知道这种病,它确实能在身上潜伏很久,但二小姐不是平常的人,咱们跟她练了半年的武功,你应该感觉到她的成就到了何等境界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但这些和她的病有什么关系呢?”
  瑶华道:“以她内功的精纯,身上真有病毒潜伏,岂会全无所觉?”
  若华道:“说的也是,不过,你要见老爷,又是为了什么?”
  瑶华道:“我怀疑这中间有什么阴谋……”
  “阴谋,难不成老爷还会害到他的女儿?……”
  “所以,我要见见于老先生了……”瑶华说:“二小姐的卓越成就,于老先生必然付出了很大的心力,除非于老先生有一种特别的目的,否则不会终年隐居在幽屋,不肯见人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会不会他根本就不能离开那个地方,所以,一住十几年,足不出户。”
  瑶华道:“妹妹,你实在很聪明,稍为再冷静一点,改了毛躁习性,连姊姊也不如你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姊不要夸赞我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我会慢慢的改,不过,我心实有些难过……”
  瑶华道:“又为了什么?”
  若华道:“唉!咱们初见到小姐时,我心中对她有着无比的羡慕,住在这样幽静地方,有如世外桃源,她那仙女一般的姿容,更使人敬重异常,可是咱们住入红楼之后,才知晓她是那么的寂寞,那么的痛苦,姊,我心里好同情她。”
  “我也是……”瑶华说:“所以,我不惜冒着很大的危险,来帮助她,若华,咱们在冒险,而且是生死之关的大险……”
  若华接道:“这么严重么?”
  “是的!严重的很,如果,这真是个阴谋,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……”瑶华黯然的说:“咱们姊妹自然是首当其冲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这座红楼之内,除了二小姐外,只有于老爷子一人,谁会杀咱们呢?”
  “于老爷子和那位金叔,都有可能,只要他们感觉到我们挡住他们的路……”
  “姊,天下会有加害自己女儿的父亲么?……”若华忿然说:“咱们在帮助他的女儿……”
  瑶华笑一笑,接道:“他们替小姐安排了一条路,不管是死路活路,二小姐都要走,如果咱们阻止二小姐走这条路,那自然会成他们眼中之钉,去之而后快了。”
  若华道:“如果那人是于老爷子,当真是不可思议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现在,咱们什么都不清楚,不能瞎猜,等小姐回来之后再说。”
  于飞虹带来了一个出人意外的消息,于老爷子竟然很高兴见她们。
  瑶华道:“小姐,是不是立刻去见老爷?”
  于飞虹点点头,道:“我带路。”转身向外行去。
  瑶华姊妹,鱼贯相随身后。
  她们进入了翠园红楼七月之久,除了大厅、卧室,和那庭院之外,又到了一个新奇地方。
  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于老爷子竟然也住在这座大厅之中,于飞虹在一处墙壁上,用手推了一下,墙角缓缓移动,出现了一个小门,一排石阶向下行去。
  瑶华看得心头暗道:二小姐定然常常去见她父亲,七个月中,出入何止数十次,我们竟然没有感觉。
  这座地下密室建筑的很费心机,一房一厅,但布置却很简朴,厅中一桌两椅,但却有个很大的书架,书架上摆满了书,中间一道垂帘,分隔内外。
  宏伟的红楼,但它的主人,却住在这么简朴的地下室中,两厢厅房,不下二十间,为什么让它空起来,还是别有用处?
  瑶华暗暗叹息一声,进住红楼如此之久,竟然没有进入两厢中照看一下。
  只听于飞虹说道:“爹,她们来看你了!”
  瑶华急急屈膝跪在帘外,道:“女婢谭瑶华,率妹妹若华叩见老爷。”
  垂帘内传出了一个威重的声音,道:“不用多礼,你们进来吧!”
  “是!婢子们遵命。”瑶华站起身子,于飞虹已抢先行入内室。瑶华、若华随后而入。
  内室似是比外面大一些,一张松木云床上,盘膝坐着一个鬓发如银的老者。
  瑶华、若华又要跪下,那老者却挥挥手,道:“你们的事,虹儿都告诉我了。”
  若华偷眼看去,查觉那老人一身淡青长衫,白发白髯都修剪的十分整齐,长衫洁静,形貌威严,也许是久年不见阳光的关系,脸色有些苍白。
  瑶华道:“愚姊妹承小姐收留为婢,感激不尽,本该早来拜见老爷……”
  青衣老人打断了瑶华的话,道:“老夫已经十几年未见客人,除了小女之外,你们姊妹是老夫十二年中唯一接见的人。”
  若华道:“老爷子,我们不是客人,我们是二小姐的随身女婢,也是你于老爷子的女婢。”
  青衣老人的严肃的脸上,竟然绽出了一抹笑意,道:“好甜的小嘴,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我们对二小姐,还有一片唯天可表地赤胆忠心。”
  青衣老人道:“小女有幸,能遇上你们。”
  瑶华心中忖道:听他言词之间,流露出对女儿无限的爱意,不禁胆气一壮,道:“老爷子,小婢有几句话,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?”
  青衣老人道:“你说。”
  瑶华道:“二小姐告诉小婢说,她生有一种怪病,不过,小婢不相信!”
  青衣老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似喜似怒的沉思不语,良久之后,才缓缓说道:“你根据什么说她没有病?”
  瑶华道:“小婢留心小姐的举止,看她内功上的成就,断言她不是有病的人。”
  青衣老人淡淡一笑,道:“看不出你小小年纪,竟然有论事决断之能……”
  瑶华心中暗道:他这话不知道是讽刺我还是夸赞我。
  但闻青衣老人接道:“说下去,你还有什么想法?”
  若华突然接道:“小姐青春年少,正是快乐人生的时光,把她限居在翠园红楼之内,忍受着寂寞,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。”
  青衣老人皱皱眉头,道:“如无红楼中十几年幽居生活,她怎能体会出上乘武功精义,又怎能练成很精纯的回旋先天气功。”
  瑶华道:“原来如此,老爷子的高瞻远瞩,果非小婢能及……”语声微顿,接道:“现在,老爷还要传授二小姐什么武功?”
  青衣老人双目突然一瞪,两道眼神有如暴射的冷电,道:“你们真的很关心她?”
  瑶华道:“是!”
  青衣老人道:“关心到什么程度?”
  瑶华道:“如果能让小姐平安,婢子万死不辞!”
  青衣老人目光转注到若华的身上,道:“你呢?”
  若华道:“以身代死,含笑九泉!”
  青衣老人望望于飞虹,沉吟了一阵,道:“虹儿,千古艰难唯一死,你相信她们的话么?”
  于飞虹道:“女儿相信她们,我知道她们是真的关心我!”
  瑶华、若华齐声说道:“婢子们言出衷诚,天日可鉴。”
  青衣老人道:“好!难得你们有份忠义之心,不过,飞虹的难关,尚未过去,老夫愿以全力帮她,由明天起,你们三人每夜子夜,到老夫这里听老夫讲述一些武功精要,三个月后,再说下一步的行动。”
  若华兴奋道:“老爷子的意思是说,只要我们好好的练功,您就答应让小姐去游历江湖?”
  青衣老人沉吟道:“这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。”
  瑶华接道:“多谢老爷成全,婢子一定会勤练武功,保护小姐的安全。”
  于飞虹也惊喜的道:“爹!虹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
  青衣老人微笑点了点头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上一篇:第二章 翠园红楼隐佳人
下一篇:第四章 风寒露重与谁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