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五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 
2019-08-03 17:42:15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长沙。
  湖南的省会。
  热闹繁华的城市。
 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长沙镖局,一个趟子手立刻迎了出来。
  “各位来此是……”
  “我们是来找人的。”周杰道。
  “原来是周镖头,请到厅里坐!”那名趟子手立刻认出了周杰。
  周杰领着一行人进入客厅,瑶华和若华急着想见到谭文通,不禁东张西望起来。
  周杰会意的笑笑,对着那名趟子手,道:“麻烦你请谭镖头来,我们有事求见。”
  那名趟子手道:“各位先在此喝茶,我去请谭镖头。”
  不到盏茶时分,那名趟子手和一个五旬左右的老者进入了客厅。
  周杰看到那老者,立刻起身一抱拳,道:“谭兄,近来可好?”
  那老者呵呵笑道:“托周兄的福,我很好!不知周兄来此是为了——?”
  周杰尚未回答,若华已开口道:“爹!”
  谭文通错愕的看着若华,道:“这位公子是?……”
  一旁的瑶华抿嘴一笑,道:“爹!才隔数月未见,你老人家已把女儿忘记了?……”
  谭文通惊喜的望着瑶华、若华,道:“真的是你们两个?我太高兴了!你们怎会如此打扮呢?害得爹都认不出来了……”
  若华上前亲热的搂住了谭文通,道:“爹,女儿好想你,可是一直没有你的音讯,要不是周镖头告诉我们你在此任职,我和姊姊还不知道你的行踪呢!”
  谭文通慈爱的抚着女儿的脸颊,道:“若华,爹承蒙龙总镖头的关爱,要我留在局里帮忙,局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对我很好,你们可以放心。”
  瑶华也上前握住了谭文通的手,道:“爹这次我们易钗而弁,就是陪小姐来游历江湖……”
  于飞虹亦起身敛衽一礼,道:“谭伯父,瑶华和若华都是我的知心好姊妹,我实在很感谢她们二人对我的照顾。”
  谭文通连忙回礼,道:“多谢于姑娘对小女们的厚爱,我曾听慕白公子说,于姑娘待她们如亲姊妹,其实她们只是你的婢子,于姑娘可任凭使唤。”
  于飞虹惶恐的道:“伯父言重了!瑶华和若华乃女中豪杰,做我的婢子实在太委屈了!”
  周杰对谭文通笑道:“谭兄,你也太谦虚了!于姑娘确实是人中之凤,两位女公子也不让须眉,不但打伤了火焰掌马信,也击退了白幡招魂,武功之高,确实令人刮目相看……”
  谭文通喜道:“若华、瑶华,想不到你们数月未见,武功却进步如此神速?……”
  若华抢着回答,道:“这都是小姐和老爷指导有方,感谢他们的栽培之恩……”
  说完,又向于飞虹躬身一礼。
  “若华,别多礼了……”于飞虹笑道。
  周杰又道:“谭兄,你知不知道龙总镖头的行踪?”
  谭文通道:“不清楚,只知道他去湘西。”
  周杰道:“有谁知道他的确实行踪?”
  谭文通道:“这就要问姜镖头了,总镖头临走时曾向他交代了去处。”
  周杰着急道:“不知姜兄可在局里?”
  谭文通道:“他押镖去了,大概明天早晨就会回到局里,你们可在这里先住一夜,明天再问姜镖头。”
  周杰无奈道:“也只好如此了!”
  谭文通立刻命人安排他们的住宿,一切妥当后,众人各自回房休息。
  只有瑶华、若华留下来陪着谭文通,闲话家常。
  父女情深,他们有谈不完的话题。
  夜深了,他们才尽兴的回房休息。
  第二天清早,一行人正在厅里吃早餐时,谭文通领着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到众人面前。
  “周兄,姜镖头来了!”
  周杰连忙起身向那瘦高男子,拱手一礼,道:“姜兄,一道共餐?”
  “哦,不用了,我和谭兄已吃过了。”
  “姜兄,你可知道总镖头的确实行踪?”
  原来这位瘦高的男子,和周杰还是知心好友,只是两人分别在信阳、长沙分局任职,平常较少往来,但并不影响他们的友谊。
  瘦高的男子名叫姜金,使用的兵器是两柄银斧,外号“飞斧夺魂”,在江湖上颇有名气。
  “周兄,总镖头是到雪峰山找一位武林奇人。”
  周杰道:“总镖头不是去湘西调查一批失镖吗?”
  姜金微笑道:“就是为了这件事,总镖头才亲自前往拜访那位武林奇人。”
  周杰道:“那位武林奇人知道失镖的下落?”
  姜金点点头。
  “姜兄可知那位奇人的住处?”
  姜金道:“知道!总镖头和那位奇人交情不错,以前我和总镖头押镖时,曾到过他的住处。”
  周杰道:“姜兄可否告诉我他的住处?”
  姜金皱眉道:“那位武林奇人有个怪癖,不随便接见陌生的访客,周兄前去,未必能见着他的面。”
  周杰着急道:“那怎么办呢?”
  一旁的于飞虹插口道:“姜镖师,能否请你带我们前往?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见龙总镖头和慕白公子。”
  姜金沉吟了半天,道:“这……”
  于飞虹道:“你和周镖头随行保护,我们一天付一百两银子,其他途中的一切开销由我们负担,你觉得?……”
  姜金点头同意。
  于飞虹向瑶华一眨眼,瑶华会意的取出一块金锭,交给姜金道:“这锭黄金,算作定金,见到总镖头后,我们再结算……”
  姜金点点头,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  于飞虹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走吧!”
  周杰道:“于姑娘,这次和我们前来的那名趟子手,就让他回信阳镖局吧!沿途有我和姜兄,打尖、宿店都不成问题,这样也可节省开支。”
  于飞虹欣然道:“一切就麻烦周兄了!”
  姜金纳闷的瞧着于飞虹,然后问周杰道:“周兄,这位明明是个公子,你怎么叫他姑娘呢?”
  周杰微笑道:“姜兄有所不知,她们为了行动方便,所以改扮男装……”
  “原来如此!”姜金恍然大悟道。
  “见过姜镖师!”瑶华、若华同时道。
  “这两位是?……”姜金问道。
  “她俩是谭兄的女公子。”
  “噢!是谭姑娘……”姜金向瑶华、若华颔首致意。
  “茶花、刘星见过姜镖师!”
  “他们是?……”
  “是于姑娘的从人。”
  “哦!”
  姜金也一一向刘星、茶花回礼。
  众人寒喧了一阵后,姜金和谭文通先行离去。
  于飞虹等人则继续留在厅里吃早餐。
  匆匆吃完早点,一行人走到了镖局门外。
  姜金已准备好了一辆舒适宽敞的篷车,于飞虹、瑶华、若华都坐入了车厢,由刘星赶车。姜金、周杰、茶花则分别骑着快马,姜金和茶花在前开道,周杰押后保护。
  谭文通送两个女儿上了车厢,依依不舍的向她们话别后,马车随即急驰离去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客栈的大厅里。
  于飞虹等人吃过晚餐后,大伙儿坐在厅里闲聊。
  姜金向于飞虹道:“于公子,明天一早赶路,中午时分就可以抵达雪峰山了。”
  于飞虹微笑道:“姜镖头、周镖头,你们一路辛苦了,早点休息吧!”
  “好!”姜金和周杰应了一声,告退而去。
  “小姐,这一路下来,畅行无阻,都没有发现敌踪,实在很奇怪……”若华道。
  于飞虹道:“哎!怎么又叫我小姐,别忘了,不要露出破绽……”
  “是!公子!”若华顽皮的吐吐舌头。
  于飞虹皱眉道:“我想他们不会如此轻易放过我们的,定是暗中观察我们的行踪。”
  “对!敌人势力庞大,绝对不会这样罢手。”瑶华附合的道。
  若华天真的道:“我想那些人,一定是被公子高超的武功吓跑了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  瑶华道:“敌人耳目众多,不可忽视……”
  茶花插口道:“愈是平静,愈是蕴藏着危险……”
  刘星接道:“我们还是小心戒备才是。”
  瑶华道:“不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?”
  于飞虹一扬柳眉儿,道:“只要我们有坚强的意志力,和充沛的体力,随时保持警戒之心,就不用怕敌人的攻势……”
  “对!我们养足了精神,蓄势待命!”瑶华道。
  茶花坚决的道:“我们全力以赴……”
  于飞虹吩咐道:“你们都累了一天,早点休息吧!”
  “是!”
  一行人各自回房安歇。
  一夜平静的过去了。
  第二天清早,周杰、刘星、姜金、茶花已恭候在蓬车旁,于飞虹等人坐进车厢,马车继续向前奔驰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蓬车快速的向前奔驰,经过了宽敞平坦的官道,转入崎岖的山路。
  于飞虹感觉车行颠动,马车速度也慢了下来,知道已进入山路。就在此时,忽然传来了吆喝声:“行旅让道!行旅让道!”
  于飞虹觉得这吆喝声很熟悉,好奇的启开车帘一角,向外看去。
  只见八个黑衣大汉,环护着一台软兜而行,后面尚有四个分别穿着金、褐、白、黄四色,手执铁棍的彪形大汉殿后护卫。
  于飞虹忖道:这人不就是在信阳官道上所遇到的红衣人吗?为何又在此出现?
  瑶华紧张的拉着于飞虹的手,道:“小姐,这就是那令人闻名丧胆的黑道人物——懒龙,不知他来此作啥?”
  于飞虹命刘星停下车,移向道旁,让软兜先行,然后对瑶华道:“稍安毋躁,我们静观其变!”
  软兜经过了于飞虹的马车前,却停下来了,兜上下来一个肥胖的红衣老者,威厉的对刘星道:“请你们的主人下来说话!”
  刘星开口道:“这位大爷,找我们主人有何贵干?你我素不相识啊?”
  红衣老者怒道: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,还不快请你家主人?”
  车厢里的于飞虹听到了懒龙的声音,就跳下车来,问道:“这位前辈,找我何事?”
  红衣老者肃然道:“你就是于姑娘?”
  于飞虹惊讶道:“你知道我姓于?”
  红衣老者微笑道:“我不但知道你的来历,你们的行踪也了若指掌……”
  于飞虹柳眉一挑,道:“前辈就是闻名天下的懒龙啰?”
  红衣老者大笑道:“不错!正是老夫!”
  瑶华、若华也跳下车,围绕在于飞虹的身旁,护卫着她。
  于飞虹蹙眉道:“阁下找我何事,你直说吧!”
  红衣老者微笑道:“于姑娘,你果然很直爽,好,我只有一个要求,希望你给老夫一个面子,回翠园红楼,不知姑娘可否答应?”
  于飞虹冷笑道:“你别做梦了!我就是死,也绝不会回去翠园红楼。”
  红衣老者沉吟道:“姑娘,你当真如此固执,不肯给老夫一个面子?”
  于飞虹道:“想不到名动江湖的懒龙前辈,居然要听命于人,对我这个小女子施加压力,真是太可笑了!”
  红衣老者恼羞成怒的道:“老夫是关心你的安危,江湖险恶,只有回翠园红楼才是你的安身之处,况且你若答应回去,老夫沿途护送,姑娘绝对安全无虑!”
  于飞虹冷笑道:“我不须要你的关心,也绝不会回去翠园红楼,我要游历大江南北,欣赏美丽的风光景色,和山川文物……”
  红衣老者生气道:“你当真执迷不悟,休怪老夫动于无情!”
  于飞虹冷然道:“请吧!”
  红衣老者双手一拍,道:“布阵!”
  四名手执铁棍的护卫迅速的围成一个圈圈,和红衣老者各摆出一个方位,紫紧的将于飞虹等人包围在内圈。外圈则是八个彪形的黑衣大汉,他们已将腰间的佩刀拔出各摆出一个架式。
  姜金经验丰富,知道红衣老者正要发动历害的阵法,他悄声对于飞虹道:“于公子,这老魔头要发动阵法,咱们要小心应付!”
  “这是什么阵法?”于飞虹问道。
  “五行八卦阵!”姜金答道。
  周杰接道:“听说懒龙的最厉害杀招,就是这套‘五行八卦阵’,里圈为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共五人。外圈则为乾、艮、巽、坤、坎、震、离、兑共八人,发动起阵势,如千军万马,可怕之至……”
  刘星镇静道:“咱们要冷静沉着应付,不可自乱阵脚……”
  茶花亦道:“敌人攻心为上,想瓦解我们的士气,咱们不可畏怯……”
  于飞虹意气风发的道:“咱们也有厉害的招式,刘星、茶花、瑶华、若华听着,用无影门的‘七巧幻形步’和‘法轮九转’剑法,对付他们的‘五行八卦阵’。”
  刘星、茶花、瑶华、若华皆点头示意。
  姜金亮出了两柄银斧,周杰也拔出了刀,二人已摆开架式,准备应战。
  红衣老者此时又道:“于姑娘,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考虑清楚,跟我回翠园红楼,万事皆休,否则有所死伤,老夫概不负责……”
  于飞虹柳眉一挑,道:“你不用多费唇舌了,动手吧!”
  红衣老者不再说话,向他的部属们作了一个手势,立刻发动阵法。
  只见内圈五人,外圈八人开始在圈圈里跑,将于飞虹等人密密包围住。
  于飞虹等人只觉魔影幢幢,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影,有如千军万马奔临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  于飞虹率先提起短宝剑,用“法轮九转”招式,向前面一人刺出,但却落空,原来她刺到的只是一个幻景,瑶华、若华、刘星、茶花也都是同样的情形,所刺到的人,都是虚幻的影子。
  姜金、杰的武功较于飞虹等人略差一筹,已渐感头晕目眩,体力不支。
  于飞虹等人虽然杀不出重围,但自保尚绰绰有余,他们用“七巧幻形步”守住了敌人的攻势。
  原来这“五行八卦阵”发动后,会让人产生幻觉,好像看到“海市蜃楼”一样,虚虚实实分辨不出。
  红衣老者有意拖延时间,消耗他们的体力,到时手到擒来,不费吹灰之力。
  就在此时,突然听到周杰发出一声惨叫,原来他一个不留神已被铁棍打中左臂,痛得他大叫出声。
  于飞虹慌得朝周杰望了一眼,道:“周镖头,你的伤势要不要紧?”
  周杰忍住了痛苦,咬牙道:“于公子,我不要紧,你不用管我。”
  于飞虹觉得很歉疚,周杰为了她而受伤,实感过意不去。
  瑶华、若华也苦思破敌之计,可是她们用尽了方法,却冲不出重围。
  于飞虹渐渐着急起来,照这样打下去,他们非体力殆尽不可,到时只有束手就擒了。
  何况,周杰又受伤了,情势对他们相当不利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上一篇:第四章 风寒露重与谁共
下一篇:第六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