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八章 情到深处无怨尤
 
2019-08-03 17:47:19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若华自在雪峰山中和南宫慕白等人分手后,再次碰到南宫慕白,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过南宫慕白。
  即使是站在一侧的瑶华都感觉到她的失常。
  当于飞虹告辞时,若华还有点难过,心中巴不得于飞虹能答应赵子平的挽留,多待一会儿。
  在听到于飞虹婉拒时,失望之情不禁浮在脸上,随即听到南宫慕白要送于飞虹她们回去,脸上的失望一扫而空。
  南宫慕白和于飞虹在山荫道上,曾数次和赵子平道别,阻止他下手,赵子平终于答应不再相送,殷殷相邀两人再访。
  一路上,南宫慕白不停的对于飞虹的近况,问个不停,关切之情,溢于言表。
  于飞虹一一回答,若华不时的插口代为补充。
  瑶华在旁,柳眉儿不觉的皱了起来,几次借口将若华遣走,但若华总是很快的又到了厅上。
  瑶华终于忍不住,喝止住若华。
  若华一脸委曲相,首先引起南宫慕白的怜惜。
  “瑶华姑娘,无妨的,我倒挺欣赏若华姑娘的豪爽,她坦白、不作伪,就让她留下来!”
  “是嘛!姐姐。慕白公子和我们早就认识,他关心小姐,我告诉他没错啊!”
  瑶华对她实在没奈何,再说当着于飞虹和南宫慕白面前,也不好太过责备她,只好任由她一人去说了。
  于飞虹道:“瑶华!去我房里左边的小箱中,那里有卷我用黄绫包着的书,把那书取来送给南宫世兄。”
  瑶华应声而去,回转来时,手上果真拿着一个黄绫布包包,给于飞虹看过,随即送到南宫慕白的面前,递了过去。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南宫慕白接过布包时问道。
  “南宫世兄,小妹上次在研究龙总镖头的‘飞龙十二式’时,总觉得有点缺漏。前些日子,小妹悟出在第九式时,一些出手式只要稍改,便能使整套剑式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。小妹不才,将整套剑式又作了修改,请南宫官世兄跟总镖头指正,若不弃嫌,就请总镖头留下吧。”
  “飞虹,别自谦了,为兄就将这好消息告诉龙兄去,这一次,他定乐得不眠不休的练个一年半载,不理局务了!”
  于飞虹被南宫慕白这幽默的说法,逗得抿嘴一笑。
  于飞虹本是绝世天姿,这轻轻一笑,自有一番风韵,更另有一种美。
  南宫慕白一瞧,不由得看痴了,两跟盯着于飞虹的脸上瞧。在他如痴如醉间,于飞虹也发现他的异常,脸上升起两朵红云,更增加了她的娇美。
  幸好理厨这时捧来两碗银耳汤,瑶华首先拿了一碗,端给于飞虹,若华将另一碗端给南宫慕白,这才打断了南宫慕白的视线,而让南宫慕白清醒过来。
  南宫慕白回过神来,脸色有点讪讪然,接过银耳汤时,一边低着头喝,有些不好意思看站在一旁的若华。
  “飞虹,明天可要去游湖?”
  “不!今天累了一天!”
  南宫慕白听到她累了,忙站起身来告辞,于飞虹也不多留,站起身来想送客。
  南宫慕白一回身,阻止于飞虹送她。
  “不用,明天愚兄再来看你!”
  “好,那明天我就烹茶待客!”于飞虹心中有事,也就不再客气。
  “小姐!我送慕白公子出去!”若华走到门口,不待丫头挑起帘子,已躬身等待南宫慕白。
  于飞虹点点头,等待二人出去后,方走到里间,静等着画眉为她卸装。
  另一边,拥被、抱枕已将床铺安排好,于飞虹一挥手,示意二女出去,卧房内仅留下瑶华一人。
  于飞虹静坐在床头,一动也不动,满腹心事。
  瑶华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发生,才让于飞虹的眉儿频皱,心事重重。正想上前去问时,只听于飞虹自言自语道:“那龙爪分明是招掌式,这乘龙图绝非仅是一幅图画而已!”
  瑶华听到“乘龙图”三字,心中便明白,小姐必是由那幅图上领悟到什么,一时间,也不开口打扰她,任凭于飞虹坐在床头独自沉思。
  “小姐!小姐”若华的声音,急促的自门外传进来。
  瑶华不待于飞虹命令,已快步向外面走去,转眼人已到了外面。
  房间中央的小桌上,南宫慕白软软的趴在桌上,鼻息粗重,人已昏迷不醒。
  “怎么啦?”瑶华讶异的问。
  “姊!快!快点请小姐出来,救慕白公子!”若华一脸着急,眼泪也扑漱的流了满腮,手上还染有血迹呢!
  瑶华未开口,只见卧室内已款款走出于飞虹。
  于飞虹身上仅披着一件外衣,来不及梳装,便走到南宫慕白身边,抓起他的手腕,把起脉来。一会儿,她放下手,示意瑶华帮忙抬起南宫慕白的头,又翻了翻他的眼皮,然后退一步,让瑶华和若华把南宫慕白抬到隔壁的卧房去。
  于飞虹走入内室,取了一个玉瓶,将玉瓶递给若华。
  “若华,你将瓶内的丹丸,拿两粒喂南宫世兄,瑶华派人到金大叔那里,要三粒‘保生丸’一并给他服下去,再为他解开被点的穴道,以免时间一久,会落个伤残的。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我爹的药是天下最好的疗伤圣药!”
  若华好像小孩子般,一边揩眼泪,一边将药喂入南宫慕白口中,口中仍哽咽个不止。
  瑶华派去的人,很快就回来了,不仅带回药,也把金百轮给带来了。
  金百轮一脸惶恐的对于飞虹请罪。
  “金叔,这不干你的事,只不知道南宫世兄是在哪里被打伤的。”于飞虹眉头深锁,边说边走向南宫慕白躺着的房间内。
  房间内,若华姊妹俩早已将南宫慕白安置在床上,若华坐在床沿上,仍忧心戚戚的,经过一番整梳,脸上找不到泪痕了,除了稍肿的眼皮外。
  看到于飞虹和金百轮进来,二女不约而同的站起来,分别对于飞虹和金百轮一揖。
  “若华姑娘,可否告知老夫南宫大少爷怎么受伤的?”
  “我送慕白公子出去,才走出大街不远,我们正在谈我爹的近况……”说到此,若华脸上一红,停顿了一会。
  这一停顿,于飞虹还没什么,但老江湖的瑶华和金百轮心中就有所觉。
  若华稍一犹豫,便又娓娓道出——
  我二人边走边聊,不觉出了大街。
  这时已经看见湖面了,我才和慕白公子分手,亲眼见他穿过那竹林,正想转身回来,突然听见慕白公子呼喝声,一惊便停下身仔细瞧。
  “什么人?”慕白公子的声音。
  “送你上西天的人。”一个粗声的男人声。
  我心中一动,展出轻功,行进竹林。
  竹林内,有五个灰衣蒙面人,手上拿着兵器,气势汹汹的围着慕白公子,见到我出现,立刻有二人过来围住我。
  那群人,似乎不想放过我和慕白公子,连话都不肯多说,刷刷的兵器已交叉飞舞攻上,招招狠毒,无一不是致人于死地的毒招。
  慕白公子以一敌三,手中的剑势有如飞龙般,夭矫穿梭在三件兵器的合击下,其中一个还不时射出暗器,可是慕白公子舞起一片片寒光剑幕,那些暗器反而倒射向那三人。
  那三个蒙面人也不是弱者,其中有二人使的是戒刀,刀光霍霍,挟着雷霆万钧之势,直劈向慕白公子,慕白公子的“踏雪无痕”轻功实在妙,就那么轻飘飘的一滴溜转,人已从刀幕中脱身而出,反手一记五行掌推出,砰砰砰的响过,那三个后退好几步。
  以后的事,我就不太清楚。另外的两个蒙面人的掌力强劲无比,随手而出,逼得我后退好几步。我心知我的内力不足,剑法、掌法造诣可不差,所以我就以力借力,四两拔千斤的剑势反挑,其中一个高大的灰衣蒙面人差点被我的剑反挑刺中。
  那蒙面人退得快,反应也快,身形虽退,掌风却转向又反击过来,我前后受夹击,干脆来一记“野火烧天”,准备让他们受个教训。结果两个蒙面人被我迫得退避撤招。
  两个蒙面人怪喊一声,各自拍出一掌,只见狂风劲势又起,直撞向我手中短剑,猝不及防,手上的剑被他们掌风撞掉,直向竹林外飞去。
  我一惊,纵身飞起,施展老主人教的“七彩幻形步”,在半空中接住短剑,再反身一式“破云穿壁”由上直下,反袭二个蒙面人。
  没料到那群蒙面人,那么卑鄙无耻,竟然发出无声无息,阴毒绝伦的鹅毛粗细的毒针,慕白公子在下面大声喊叫,我忙的一斜闪,避过了那批毒针,心中气愤不过,改“穿云破壁”为“法轮九转”,伤了其中一个蒙面人臂膀,还打了另一蒙面人前胸一掌。
 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慕白公子分神提醒我,却被那其他的三个蒙面人刀势、掌风、暗器夹击,而有点手忙脚乱,其中一人不知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,迎风一扬,慕白公子竟然身子一软,“啪啪”中了他们两掌,昏倒在地。
  我一看糟糕,撇下他们两个受伤的蒙面人,“定穴珠镖”连连施出,打中了其中二人,他们五个才相扶着退走。
  于是我连忙将慕白公子扶了回来……
  若华说时,金百轮已是一脸凝重的神色,眼晴一扫闻声赶来侍候在门外的八龙女,只见八女个个脸罩寒霜,不待吩咐,已自散开到外面搜查。
  待若华说完,于飞虹鼻中轻轻一声冷哼,金百轮抬头望向于飞虹,浑身打了个冷颤,眼光不敢接触她。
  于飞虹的目光如寒电,正冷冷的看着金百轮!
  “金叔!”
  “小姐!”
  “你们不让我随意行走江湖,怕生不测。现在我已时时在你们照顾之中,为什么我南宫世兄才离开我的住所不远,就遭人袭击,如此一来,我怎么敢安心的呆在此地呢?”
  “属下失职,属下这就去查!”金百轮惶恐的合抱双手一揖,告辞转身退去。
  金百轮方退到门口,猛听身后传来若华的声音:
  “小姐!我看他们连有敌人迫近都不知道,这地方不住也罢!”
  金百轮头没转,却加紧脚步往外走去!
  于飞虹幽幽一叹不语,半晌她嘱咐若华好生看护南宫慕白,才转身离去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南宫慕白悠悠醒来,身躯动了一下,只感全身虚软,胸口闷痛,随即又晕了过去!
  恍惚之间,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:“小姐!他动了……动了一下……”
  “我知道了,你小心的看着,半个时辰后,再喂他三粒‘保生丸’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南宫白又昏过去,失去知觉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南宫慕白又醒了过来。鼻中嗅到一股脂粉的香味,伸出手去,竟碰触到一个柔滑细腻的手臂。
  心底一怔,忖道:“这是谁?”
  想睁开眼,却偏偏那眼皮重得张不开,只觉得脑中一片昏胀,勉强翻动身子,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!
  身边一声娇柔的叹息传来。
  “唉!总算是脱险了!”
  南宫慕白一怔,忙强睁开眼睛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鹅黄色衣裳的女子坐在床前,娇美动人,一双红肿的眼睛,正关切的凝视自己,脸上露出欣喜的颜色。
  是若华,南宫慕白吃了一惊,挣扎着想坐起,那知这一挣扎,胸口又是一阵气闷,头晕脑眩的,屋子内景物也翻转,忙又躺了下来。
  若华温柔的道:“慕白公子,别动呀,你在我们这里,很安全。别乱动呀!”伸手为南宫慕白拉过被子,轻轻盖好。
  “不要说话,好好地休息。小姐说,大概再休息四五个时辰,毒性就会全解,你别担心喔!”
  南宫慕白听她的口气,又担心、又着急,一片关怀之情溢于言表,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温暖的感觉。
  他不解自己是如何被救到这里的?
  这又是谁的房间?
  枕旁、被角传来阵阵幽香,他了解这间卧房必是女子的卧房,只是不知道,这里是谁的卧房呢?
  瞬间又想起,这不会是飞虹的卧房吧?如果是,那么飞虹岂不是没有休息的地方。心中觉得过意不去,想起来离去,谁知一动,天旋地转的,惨哼一声,又摔倒床上去,有如锤击般,疼痛难当。
  耳边响起若华惊急埋怨声。
  “慕白公子,求求你,别乱动,你服下那些丸药,还须再四五个时辰静养,才能生效。你一挣扎乱动,不是多受罪吗?”
  在南宫慕白还未辩说时,若华玉手微扬,一指点了他的睡穴,让他安安静静地睡上几个时辰。
  南宫慕白再度苏醒时,全身非常舒服,暗暗运气,只觉六脉真气运行自如,通畅无阻,胸口不再气闷,心中高兴,伸展四肢已不再那么无力。
  床边高兴的娇呼声响起:“好了!好!”
  娇语中,隐含一片关切真情,亲切感人。
  南宫慕白睁开眼,正巧若华也低下头,正伸手想为他拉起刚刚被他挣动滑下的被子。这一面对面,眼对眼,一时羞的红晕满颊,慢慢的将头垂到胸前,娇羞的不好意思再看南宫慕白。
  南宫慕白却没有想到别的,只是觉得若华和往日不太一样,但想到未昏睡前便一直受她照顾,于是低声道:“姑娘是否一夜没睡?”
  若华轻“嗯”了声。
  南宫慕白忙坐起,拱手一揖,谢道:“多谢若华姑娘。”
  若华忙偏身一避,让过那一揖,摇头道:“慕白公子毒性方解,不宜多动,请再多躺一会!”
  南宫慕白感到混身还是疲乏无力,不由得苦笑一声,又躺下去。
  若华看到他那苦笑,心中一阵怜惜,朱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,脸上又升起一片红晕,羞答答的抿了抿嘴,看了他一眼。
  南宫慕白看在眼里,不由得一呆,但他从来只把若华当妹妹看,也就不会往深处想,一时间,被若华的异常搞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“你昨儿一天没吃,饿了吗?”
  南宫慕白一怔,道:“我来了一天了么?”
  若华轻轻摇摇头,说道:“错了,是两天!”
  “慕白公子,你饿了吗?”
  “多谢姑娘,饿是不饿,不知这里是谁的卧房?”
  “我的!”若华嫣然一笑:“这儿没别的空房,所以我把公子扶到我房里,慕白公子可别嫌这儿脏喔!”
  “怎么会,我感激还来不及呢!”
  忽听外面脚步声响,一个俏生生的丫环端了盘东西走进来!
  “若华姐姐,鸡粥给送来了!”
  “谢谢!”若华接过,放在桌上,用小碗盛了一碗,吹凉之后,再端到床前。
  南宫慕白看那丫环走路,足尖一点,便由门外直落桌边,这种轻功身法,非寻常人能办到,不由多看一眼,想不到一个小丫环,身怀上乘武功,暗暗吃惊。
  那个丫环并没有出去,站在桌边,冲着若华抿嘴直笑。
  若华朝丫环瞪了一眼,娇嗔道:“画眉,没事了,尽在那里傻笑什么?”
  画眉瞥了南宫慕白一眼,小嘴一抿,轻轻的靠在若华耳边,开玩笑道:“我这就走啦!放心,我方才来时说过,我不会打扰你和你那心……”
  “心”字未完,若华已放下碗,纤手抬起,就往画眉的脸上拧去!
  红衣一闪,格格娇笑声中,画眉已斜出数步,扮了一个鬼脸。
  “好姐姐,我不说啦……,我让你和……”
  “死丫头,不说还在嚼舌头……”若华刚放下的手又抬起来。
  画眉偏又作了一个神秘的笑,还来不及说话,若华的手掌已快近身,不见怎么移动,而画眉的身形已移近门口了!
  “好姐姐!饶了我吧!老天保佑你早日找到一个好姐夫……”
  说完,眼睛又瞟了南宫慕白一眼,如行云流水般,穿过房门走远了。
  南宫慕白的功力不差,画眉的话声虽低,也听得清清楚楚,虽然猜不透这少女的来历,看她和若华说话之间的口气又像姐妹,嘻闹间又像朋友,不知这少女是怎么来到于飞虹身边的。
  但经过画眉这一闹,看到若华的天真活泼、淘气顽皮的样子,他觉得好像又拣回一个妹妹般,心中坦然多了。
  正在沉思间,若华已将粥吹凉,端到床边。
  “快吃吧!免得她又担心的跳脚!”画眉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!
  若华笑着瞪了画眉一眼。
  “她是谁?”南宫慕白楞楞的问。
  画眉抿嘴一笑,佯怒着沉下脸,道:“她是谁?你怎会不知道。是你面前的人儿,真是的!”
  “吃不吃是小事,怎么她会跳脚呢?”南宫慕白不解的问。
  “你快吃吧!”若华急急说着,又转头对画眉道:“死丫头,你存心来捣蛋,找麻烦?”
  “别生气!我只是来告诉你们。小姐说,等南宫公子吃饱,她就过来看你!叫姐姐别忘了让南宫公子吃药丸!”画眉叮嘱着若华。
  “知道了!”若华点点头,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玉瓶,又道:“喝完粥,再吃一次药,休息一会,受毒后的休养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  说到吃药,南宫慕白的眉头,不禁皱了一皱。
  画眉看见他皱眉,当作南宫慕白不喜欢再吃药,心中为若华有些功亏一篑打抱不平。
  “南宫公子,你昏倒的两天两夜,若华姐姐就不曾合眼休息过,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,要你吃药,也是盼望你快点好,你还在皱眉……”
  这一番话,南宫慕白楞了一楞,随即陪笑道:“我不是不吃药,我是想到要再吃药,就表示我体内尚有余毒,心里着急。总之,都是在下的不好,让若华姑娘担心,慕白十分抱歉。”
  说完,起身下床,想朝若华一揖道谢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上一篇:第七章 大难不死有后福
下一篇:第九章 金钗令出震江湖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