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钗令 正文

第四章 风寒露重与谁共
2019-08-03 17:37:56   作者:卧龙生   来源:卧龙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坐在车中的于飞虹,也下令车行加速,紧追在瑶华的身后。
  十余丈高的大树上,浓密枝叶中,垂下了一条丈余长短的白布,上面写道:此幡招魂,见者转道。
  瑶华停下了脚步,道:“周镖头,这招魂幡上的意思是,只要咱们不走这条路,就不会和他冲突了。”
  周杰道:“是!可是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,除了咱们折回,只有驾车登山,绕道而行。”
  “姑娘不会绕道的,周镖头请守在此处,我去见识一下招魂幡。”
  瑶华姑娘说完话,突然由长衫之内,拔出了一柄剑,缓步向前行去。
  那是一柄短剑,长约一尺八寸左右,和一般的宝剑三尺六寸的长度,刚好一半。
  但短去了一半,就将剑锋,藏在身上,就方便多了。
  周杰不自觉的伸手,摸摸背在身上的刀把。
  但闻车轮声响,于飞虹乘坐的马车,已然行到身后,垂帘启动,若华飞身而出。
  她关心姊姊的安危,早已在车中向于飞虹请命,行近大树,立刻飞身而下,一个飞跃,人已飞落在瑶华身侧。
  这时,两人相距那飘动的白幡,只不过两丈余的距离。
  瑶华回头望了若华一眼,低声道:“若华,你停下,我如遇险时,再接应我。”
  若华道:“姊姊,你接应我,小妹去试试?”
  “你什么都不清楚,不用争了……”瑶华举步前行,直到那飘动的白幡之下。
  忽然间,白幡上,飞射出一抹寒芒,直袭过来。
  瑶华吃了一惊,振剑一挡,一枚三寸多长的钢针,被击落在地上。
  瑶华心中忖道:这白幡之上,怎会有钢针射出,但既是钢针,即属暗器,操纵白幡的,显然是人了……
  但闻一个冷冷的声音,由大树上密茂的枝叶中,传了下来,道:“此幡招魂,见者回避,难道你不怕死么?”
  瑶华道:“这是行旅往来的大道,阁下在此挂上招魂幡,是何用心?”
  “问的好……”一条白色的人影,由大树上,飘然而下。
  瑶华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全身白衣,脸色白里透青的人,肃然立在白幡之下,挡住了去路,道:“江湖上有谁不知白幡招魂的规矩,白幡飘动,行人回避,白某不杀你,退回去吧!”
  瑶华心中忖道:他要我们退回去,是何用意?
  “山道崎岖,这是唯一通路……”瑶华摇摇头,说:“我们只能前进,无法后退了。”
  白衣人冷笑一声,道:“招魂幡出现江湖以来,老夫是第一次和人这么客气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  瑶华心中琢磨,他如不肯让路,今天这一架是打定了,也不用再客气了。当下摇摇头,道:“此路非你开,布幡拦道,行同打劫,……”
  白衣人接道:“女娃儿,区区如非早知你们的身份,此时你早已魂断气绝了,趁区区还未发火,早些回头去吧!”
  瑶华奇道:“你早知道我们的身份?”
  白衣人点点头。
  瑶华道:“我明白了,你埋伏于此,就是要逼我们不能通行?”
  白衣人又点点头,笑道:“女娃儿,你终于想通了。”
  瑶华道:“我们走水道,被人撵下船,走陆路,又被阁下阻断,不准我们通行,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目的何在呢?”
  白衣人道:“白幡追魂,在江湖之上,可不是无名之辈,你只要打听一下,不难知道老夫是何许人了。至于目的何在,你应该心中明白才对。”
  “就是不明白嘛!——”瑶华说:“我们初涉江湖,和人无怨无仇,为什么竟不允许我们乘船行车?”
  白衣人淡淡一笑,道:“翠园红楼,幽静华丽,有什么不好,江湖上凶险重重,又有什么好玩,何不回去……”
  瑶华明白了,这些人,并无对付他们的用心,目的只在逼他们回去翠园红楼,所以,他们只是虚张声势,逼他们下船,阻止他们南下,表现出了水旱两路中奇大的潜力,使他们知难面退。
  “我们既然离开了那里,就不会再回去了……”瑶华坚定的说:“阁下如是一定要阻止我们,恐怕只有动武一途了。”
  白衣人双眉耸动,似是已动了怒火,但却突然又忍了下去,道:“小丫头,你叫谭若华,还是瑶华?”
  一下子叫出了瑶华的姓名,显然,这白衣人对她们十分了解。
  “我叫瑶华,前辈对我们的一切,似乎都很清楚。”
  白衣人道:“白幡招魂,在江湖道上,威名赫赫,你这丫头,为什么一定要为难老夫?”
  瑶华道:“前辈见谅,我们已经无法再回头了,纵然是前途荆棘重重,凶险万分,也只有奋力闯关,死而无悔……”
  “你们一定要和老夫为难么?……”
  瑶华接道:“箭已离弦,能发难收,前辈如不肯放我们一马,我们只好奋力一战了。”
  白衣人冷笑一声,道:“想不到老夫在江湖上威望,竟然镇不住你们几个丫头,当真是初生之犊不畏虎,说不得只好让你们见识一下了……”
  突然身躯一闪,白衣飘动,人已闪身到瑶华的身侧,五指拿向瑶华的右肘关节。
  周杰看的呆了一呆,忖道:好快的身法,只此一招,我就闪避不开。
  但瑶华闪得开,身躯斜转,右手挥动,劈出三剑。
  白衣人怪叫一声,竟被那涌来的剑光迫的倒跃而退。
  剑势出手,迫退了招魂的主人,瑶华还没有什么感觉,但周杰却震惊极了,只看的目瞪口呆。
  白幡招魂,在江湖是何等凶悍的人物,竟然被瑶华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,几招快剑给逼退了。
  瑶华横剑说道:“老前辈,为什么对我们苦苦相逼,咱们和你无冤无仇啊?”
  白衣人吁一口气,道:“退回去,老夫没有伤人之心,但你们如要硬闯此关,那就是诚心跟老夫过不去了!”
  瑶华道:“我已经说的很明白,老前辈不肯让路,我们只有放手一搏了。”
  白衣人双目中突然闪起一抹冷光,道:“老夫虽然奉到了尽可能不伤人的令论,但你们几个丫头如若不给老夫留下面子,那就别怪老夫要出手伤人了。”
  谭瑶华心中忖道:“这个人连胡子也没有,一口一个老夫。”不禁仔细的看去。
  只见那白衣人脸色白的很怪异,有如透明的白玉,不见一点血色。
  这时,垂帘启动,茶花由车中飞身而出,有如一支离弦之箭般,平直的射向瑶华停身之处,直到瑶华身侧,才突然一挺腰,稳稳的落在瑶华的身边。
  “好身法……”周杰暗暗喝采道:“身形如箭平射而出,是轻功中最难练成的身法,看来,这几个小姑娘都是身负绝学的人物。”
  茶花站在瑶华的身侧,低声道:“瑶华姊,要不要小妹替你?……”
  “暂时不用,……”瑶华说,“我如不行,你再接替。”
  大约白衣人也由茶花的飞行身法中,瞧出了这几个小姑娘,不是好对付的人,皱皱眉头,道:“退回去吧!条条大路通京都,何必要走这一条?”
  瑶华道:“没有办法,我们该乘船的,但却被你们逼下了船,前辈请让道吧!”
  举步向前行去。
  白衣人怒喝一声,遥遥劈出一掌。
  瑶华感觉到那涌来的掌风之中,挟着一股奇寒之气,心中一惊,忖道:这是什么奇怪武功?当下一提气,宝剑随身进,一招“法轮九转”,连人带剑的向前冲了过去。
  剑光如轮中,闪出了朵朵剑花。
  但闻一声冷哼,白衣人突然飞身而起,跃上大树,随手取下白幡,飞驰而去。
  一招克敌,瑶华也有些大感意外。
  凝目望去,只见几滴鲜血,滴落在黄土地上。
  “好剑法,好剑法,叹为观止矣……”周杰大步行了过来,说:“周某人走十余年,见过的搏杀恶斗,不下数十阵,但像姑娘一剑惊退‘白幡招魂’这等江湖神秘高手,在下却是从未见过,今日算大开了眼界。”
  瑶华低声道:“周兄,那‘白幡招魂’只是一个称号,也代表他的身分,但他的姓名呢?叫什么?姓什么?”
  “知道他姓名的人不多,但‘白幡招魂’这个称号,就代表了他这个人,……”周杰缓缓说道:“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,十几年前在江湖上出现,很快的树立起“白幡招魂’的威名,但却又消失不见,此后,难得在江湖上出现一次……”
  周杰缓缓说着,将目光投向远处,似陷在沉思之中,全然忘了方才的打斗一般。
  瑶华接道:“怎么这样呢?忽现忽隐,岂不是违背了他身入江湖的目的?”
  周杰道:“是有些奇怪,他一且消失,就像是消失在水中的雨滴一样,不见了,未留下任何痕迹,所以,九大门派曾经组成了一个狙杀‘白幡招魂’的除魔小组,由九大门派中,各派出一位武功高深的人参加,花了三年多的时间,竟然找不出他隐身的地方,只好解散了那个组织,但他要出现的时候,就突然来了,像来自幽冥地府中的鬼魂、魔影,无迹可寻。”
  “噢!在九大门派组成的除魔小组,追杀他的时候,‘白幡招魂’是不是在江湖上出现过呢?”瑶华提出了问题。
  “可笑可悲的事情,就在这里了,除魔小组江湖搜迹,到处追杀‘白幡招魂’时,他仍然在江湖上出现过几次,但除魔小组,仍然查不出他的下落。”周杰苦笑着说:“名义的除魔小组,只有九个人,但背后的支持力量却是九大门派的力量,再加丐帮也投入了这次除魔行动,以丐帮耳目之广,仍然无法找出‘白幡招魂’来自何处,去了何方。”
  只听一个娇甜的声音接道:“他不会化阵清风而去,也不是来自九幽地府中的鬼魂、魔影,而是有人收藏了他……”
  转头看去,只见于飞虹正站在两人身后,不知何时,她已经离开蓬车,走在两人身后。
  周杰暗暗吃惊道:这一群女娃儿,究竟是怎么练的,个个似是都有着出神入化的武功。
  他虽然听说过瑶华姊妹的事情,但对其详情却不是全部了解。
  于飞虹微笑着对周杰点点头,道:“周杰可知道目下江湖上,有哪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组合,能够掩护‘白幡招魂’这样的人物,也许就可以找到他的藏身之地?”
  周杰沉吟了一阵,道:“目下江湖上群雄并起,窜起了不少有实力的组合、堂口,长江水道上,以洞庭水帮和排教的实力最强,陆地上那就十分庞杂了,岭南、关外的不说,只是江北、江南道上,就有了很多堂口组合,但这些组合,大都限于一个地区,他们的力量,实在没有办法和九大门派抗拒,……”
  “周镖头,……”于飞虹说:“这些人当然不行,敢窝藏‘白幡招魂’那样的人,自然不是一般的江湖组合,要实力强大的,能在整个大江南北有所影响的组合。”
  周杰沉吟了一阵,道:“目下江湖没有盟主,组合庞杂,黑白两道中,各有所属,如说有一个能够统率大江南北的人物,在下倒是想不出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力,也许龙总镖头知道?”
  于飞虹虽然聪明绝顶,但她对江湖中事,知道的太少,连推想的时间,也是没有。
  瑶华突然问道:“周镖头,家父在贵局中作事,周兄对我们姊妹,应该很信任了?”
  “当然信任,……”
  “好!那我请教周镖头一件事情,……”瑶华说:“龙总镖头和慕白公子,为什么到湘西去,我虽然没有到过湘西,但听说那地方荒凉,……”
  “不错,湘西地区多山,而且充满着神秘,湘西赶尸这一行,人尽皆知,龙总镖头是为了追查失镖,慕白公子为了帮龙总镖头的忙。”
  瑶华道:“原来如此,那失镖可是藏在湘西境内?”
  “对!劫镖的人,身分不明,但总镖头交游广阔,手眼通天,查出了一点线索,那一批失镖,落入了湘西,恰好慕白公子来访,答允了总镖头,一起到湘西一行……”周杰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失去的是一批很珍贵的珠宝。”
  于飞虹接道:“那价值很高了?”
  “是!听说有数千万的价值!”周杰神情严肃的接道:“目前,这件事还未爆发出来,对方也很能体谅总镖头的苦衷,给了我们三个月的时间,希望我们能寻回失镖。”
  于飞虹听得十分入神,低声道:“如果寻不回那批失去的珠宝,将会如何呢?”
  “赔价,敝局这些年在江湖上虽然有名气,十几处分局,生意都相当不错,也赚了相当多的利润,不过,这一趟失镖价值太高,如果全额赔偿,龙凤镖局的基业,恐怕就会动摇,对龙总镖头来说,这实在是一个很沉重的负担。”
  “瑶华……”于飞虹转头说道:“你看,咱们能不能帮得上忙。”
  瑶华道:“姑娘的意思是……”
  于飞虹道:“咱们想办法帮助龙总镖头,最好能助他们寻回失镖,如果寻不回来,把咱们带的珠宝送给他们——”
  瑶华接道:“姑娘,帮助龙总镖头寻回失镖最好,至于咱们带的东西虽然不少,但能不能和一批镖货相比,那就很难说了?”
  周杰道:“那批珠宝,装满了两个大箱子,珍珠、美玉,计有两千多件……”
  “噢!那就不够了,我们带的珍珠、玉器,不过两百多件……”于飞虹说:“只及一成的数量……”
  这位姑娘,当真是纯洁的很,财不露白,她竟然一口气说出她带了多少珍贵的珠宝。
  “多谢姑娘的美意……”周杰说:“除了赔偿这批珍贵珠宝损失之外,本局如若追不回这趟失镖,一旦张扬出去,龙凤大镖局的招牌,也算砸了,对声誉上的影响,更为严重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你是说,这批失窃之物追不回来,今后,就没有人再到贵局托保了?”
  “是的,龙凤大镖局十几处分局,总镖头又待人厚道,单是开销,一个月就要上万两的银子,如果没有生意,镖局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瑶华,我们该尽力帮忙!”
  “是!龙总镖头是慕白公子最好的朋友——”
  “还有令尊……”于飞虹说:“也在龙凤镖局作事,只此一项,我们就不便坐视……”
  目光转到周杰的身上,接道:“周镖头,我们本来没有要事,一路上,观看风景,边走边玩,现在,既然这案重大的事,咱们应该赶忙一些,早到湘西,不知要如何走法,才能快一些?”
  “咱们不能乘船,只有骑马赶路,可是这一段山道不平,城市不大,要买几匹马,只怕也是件很困难的事……”周杰说:“不管如何走,咱们都得先到长沙,长沙分局,才会有总镖头的消息。”
  瑶华道:“这么说,坐船最快,顺水扬帆,要走多少时间?”
  周杰想了一下,道:“大概一天两夜,就可以赶到长沙。”
  于飞虹微微一笑,道:“咱们能不能再回头乘船?”
  周杰的心中,乱的一塌糊涂,只看瑶华身手,一剑惊退“白幡招魂”,可想到于飞虹的成就,能赶到湘西,对龙总镖头确实有很大的助力。这位于姑娘,也显然结了很厉害的仇家,除了“白幡招魂”可以确定之外,还有那位多年不见的懒龙突然出现,这也是周杰心中嘀咕处,替龙凤大镖局带去了几个绝高的帮手,但也可能留下后患,替龙凤大镖局带来了很多强敌。
  一时间,主意难定,不知该如何处理。
  于飞虹微微一笑,道:“周镖头,有什么事,何不提出大家商量一下?”
  “我在想……”周杰心中忖道:反正他们要去找总镖头和慕白公子,不论帮不帮助我们找寻失镖,都是一样的结果。
  有此一念,胆气顿壮,笑一笑,接道:“如果咱们再回船上,并不困难,在下担心的是,万一有人追来,在船上动手搏杀起来,不知诸位的水性如何?”
  于飞虹道:“困难处,也就在此了,我们这些人,都不会水,不知周镖头的水性如何?”
  周杰道:“在下生长在太湖之滨,水性还过得去,不过在下武功低微,恐怕很难和人抗拒。”
  瑶华道:“如若咱们从陆路上走,要几时才能赶到长沙?”
  周杰道:“山路崎岖,恐怕要七八天之久了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那就乘船,给他们个出其不意,顺水快行,等他们发觉咱们又改走水路,咱们可能已到了长沙。”
  周杰略一沉吟,道:“这个办法不错,诸位请慢慢的往前走,十余里处,有一处小河口,那是山中泉水汇聚的一条小溪,那里有几十户人家,形成了一个小渔港,有几艘渔船停泊,诸位在那里等候,在下找到船,驶往那里见面。”
  于飞虹道:“停在那里太久,会引人起疑,我们尽量走慢一些,天色入夜,再到港口。”
  “好!姑娘思虑很周密,在下告退……”
  布帘启动,若华飞跃而出,道:“我跟你去?”
  周杰点点头,两人正待动身,于飞虹突然说道:“慢一点,刘星、茶花,你们搜搜看,附近是否有人?”
  刘星、茶花应了一声,左右两侧扑去。
  但见人影发箭,片刻间消失不见。
  这份惊人的轻功,又看到周杰楞在当地,忖道:如此轻功,世所罕见,总镖头只怕也难及得,这主仆一行,当真是个个身怀绝技。
  大约一刻工夫,刘星、茶花,先后回来,齐声说:“回姑娘的话,五里之内可以藏身之处,没有敌踪。”
  于飞虹点点头,道:“周镖头,请上路吧。”
  周杰一抱拳,和若华联袂而去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金钗令

下一篇:第五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上一篇:
第三章 一饭难酬美人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