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三 美人垂青 老姬赐秘
 
2020-05-14 15:26:34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第二天天刚亮,万斯同就早早地起来了,小带子给他送来了漱洗的东西,并且侍候他用完早餐。
  万斯同见她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,知道她定是有话要告诉自己,就问她道:“你有事么?”
  小带子笑了笑说:“事情是有点儿,只是怕相公不乐意,所以……不大敢说……”
  万斯同剑眉微蹙道:“什么事呢?”
  小带子格格一笑,一面倒上了一杯茶,然后往门外看了一眼,笑道:“相公,你是一位正人君子,老实说,昨天你在瘦西湖,我们就看出来了,要不咱们郡主,怎么能对你特别留情呢?”
  万斯同冷然欠身道:“这么说,我还该谢谢你们才对了。”
  小带子双手连摇,一面窘笑道:“哟!相公爷,你可别挖苦我们,我是不大会说话的。”
  万斯同最讨厌人家说话拐弯抹角,当时很感到不耐烦,就笑了笑道:“你有什么话,直截了当地说吧。”
  小带子眨了一下眸子,略为吟哦道:“相公,平心而论,你看我们郡主这个人如何?”
  万斯同心中一跳,可是他丝毫不动声色,点了点头道:“很好。”
  “只是很好两个字么?”小带子问。
  万斯同俊脸微微一红,小带子笑眯眯问:“我问你,我们郡主长得怎么样?”
  万斯同想了想,自然在这一方面,他也实在是挑不出人家的错来。
  当时窘笑了笑说:“这还用说吗!谁都知道,她是很美的。”
  小带子面色也有些红,她抿着嘴笑了笑说:“好!这是你亲口说的,那么我再问你,她对你又怎么样呢?”
  万斯同点头道:“比起他们来,算是对我破格优待了,你问这些作什么?”
  小带子慢慢走到了一张位子上,坐了下来,轻轻叹了一口气道:“相公,我这些话,你可谁也不许说,郡主要知道,可得打死我了。”
  万斯同笑了笑,未置可否,他倒是十分钦佩这丫头的口齿伶俐。
  小带子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我们郡主要说起来,无论才貌和人品武功,哪一样也可以说是顶尖儿的了,只是她却因为眼光太高,所以一直到如今,仍然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儿。”
  万斯同心里一阵阵发热,暗忖道:“好呀!你这小东西,敢情是来提亲了,这我可就不能随随便便地应付你了。”
  想着只把一双俊目看着他,仍然是一言不发,小带子偷偷地睨了他一眼,眉目含了几分羞涩道:“我因见相公也是直性人……”
  说着低下了头,一会儿又抬了起来,笑了笑道:“我就直说,你也不会笑话我……”
  万斯同仍是不发一语,可是这种事情,是他最感到棘手的,他现在最怕就是沾上这个“情”字。
  “这可是我私下里的主意。”小带子说:“你就是真恼了我,可与我们郡主没有关系,因为人家压根儿还不知道这件事呢!”
  万斯同简直不敢答腔,小带子小手搓着那条绸子的小汗巾,欲笑尚羞地道:“我因见相公一表人才,人又斯文有礼,如真能和我们郡主……那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儿。”
  万斯同冷然道:“你不要乱说,我可是不够资格高攀,你是在说笑话吧?”
  小带子并不生气,她扬了一下秀眉说:“谁说笑话来着?我是说真的。”
  说着她凝睇地面道:“这些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见郡主对男子这么关心过,你可知道……”
  她直直地看着万斯同,又道:“为了你,郡主竟把拐子婆婆的一只脚给砍掉了!”
  小带子秀眉一挑,似乎有些气他不懂情理,可是她并没有为此发怒。
  她微微笑了笑又道:“好吧,就算不是为了你,可是由此证明,郡主是对你多么好。”
  万斯同哂然一笑道:“你的话该完了吧?”
  小带子皱了一下鼻子,哼道:“你先别打岔,我问你一句话,不管你答不答应,我马上就走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万斯同讷讷地问,其实他内心怎会不知她要说的话。
  小带子很正经地问:“你可愿和龙郡主做一个朋友……做一对好朋友?”
  万斯同听她这么一问,倒不知如何来回答了,他本来想一口回绝,可是他很了解,小带子之所以如此开门见山地问自己,必定是受了龙十姑的暗示,她才敢如此说,否则断断不可能这么冒失。
  这么一想,他反倒说不出一句硬话了,因为,目前得罪了龙十姑,对自己是不利的。
  相反地,自己不利,那大厅里锁着的几位朋友,就不堪设想了。
  这一点现实的压力,令他很难下一个决定,小带子目光却是紧紧地看着他,在等着他的一句话。
  万斯同苦笑了笑道:“这个问题,我明天再回答你好不好?”
  “为什么呢?”小带子问。
  万斯同笑了笑说:“我总要想一想呀!”
  小带子往起一站道:“好吧!这个问题是不能太逼你的,你还是想一想,明儿个,我来讨一个回讯好不好?”
  万斯同含笑点了点头,小带子就笑眯眯地端着盘子走了,她走了之后,万斯同不禁双眉紧紧皱着,暗道:“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啦!”
  一时只急得他眼前直冒金星儿,偏偏这个时候,他身边又响起了那青蛇许小乙的声音道:“万朋友!万朋友!请来一趟可好?”
  万斯同站了起来,就向那间大厅前行去。
  他站在门口,由那个四方的门洞里,只见青蛇许小乙,正期待地望着自己。
  万斯同还没有说话,许小乙已痛苦地笑道:“朋友,你在快乐之中,不要忘了我们这群苦朋友,你总得设法快快救救我们才好。”
  万斯同皱了皱眉,说道:“我正在设法。”
  许小乙一双眸子这时看起来,已经深深地陷在了目眶之内,面色十分瞧悴。
  他气息软弱地道:“如果你再不救我,我可能就活不了啦!”
  他苦笑了笑又道:“还有这几位朋友,他们的命也将不保了,万朋友,你是一个很有为的少年,你要设法快快救一救我们。”
  万斯同目睹这种情形,内心也真有说不出的难受,他点了点头,道:“我一定设法。”
  许小乙面上现出了一丝笑容,他说:“那贱人对你是很好的,只有你可以说服她。”
  万斯同不忍再看下去,就转过身子走了,回到房中之后,他就想为了要救这几个人,自己只好欺骗那龙十姑的感情了。
  虽然这么做,是很可耻的,可是除此也别无良法,他于是就想到,明天小带子来时,自己对她怎么说,怎样欺骗龙十姑,然后才可使她把这群人放了。
  午餐的时候,万斯同又见到了小带子,他就告诉她说,如果十姑不嫌弃他,他是很乐意和她作个朋友的。
  小带子不禁大喜,万斯同讷讷地道:“我希望能请龙十姑来谈一谈。”
  小带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就走了,过了一会儿,她又回来了。
  万斯同微微笑道:“怎么样?”
  小带子把碗筷收好了之后,悄悄道:“今晚上我来接你,你可别睡着。”
  万斯同怔了一下,就点了点头,小带子对着他神秘地一笑,就下楼去了。
  午夜,万斯同依言在房内守候着消息,小带子果然依言而至,她悄悄地领着万斯同下了楼。
  万斯同才见大铁栅上,另有一个小铁门,小带子她们进进出出,全是由此出入的。
  她把背靠着铁栅口,笑道:“万相公,你可是一个君子,你可不能骗我,如果你一出门就跑了,你可是把我害死了,再说,你也跑不了。”
  斯同心内暗笑道:“我要是想跑,昨天晚上就跑了,还会等到现在?”
  当下冷冷笑道:“如果你不信任我,还是不要带我出去的好。”
  小带子闻言笑道:“别气,我是跟你说着玩的,我就知道,现在请你跑,你也不会跑的。”
  万斯同含笑点头道:“当然,我要走也要正大光明,绝不偷偷摸摸。”
  小带子竖了一下大姆指道:“好!这才有志气!”
  说着就侧身出了铁栅,万斯同也跟着出去,天空中下着毛毛小雨,把这一带花木草地,淋得亮油油的。
  小带子一面摸着头,一面说道:“相公,你跟着我来,小心滑倒。”
  她说着身形蓦地腾起,直向一个八角小亭上落去。
  万斯同微微提起长衣下摆,身形也跟着她落在亭上,这才发现果然甚滑,那是琉璃瓦,再为小雨一淋,当然是滑得很。
  他奇怪地问道:“干什么还要上房哪,不成了贼吗?”
  小带子托着盘子,一面顺着一条长廊顶子,在前面引路,闻言格格笑道:“可别瞎说。”
  她托着盘子,回过身子悄悄道:“你不知道,廊子里进进出出的人可多哪,要是给他们看见,不定会怎么想,所以我才带你上房。”
  说着缩脖子一笑,道:“我可不是会上房的人哩!”
  万斯同此时却与她玩笑不起来,因为他一向是把感情看得很神圣的事,自己行为也可以说不规矩,像今夜这种鬼鬼祟祟,类似“偷香窃玉”的行为,那还真是出生以来第一次。
  尽管自己这种行为,是有意义的,可是想起来,却也难免有愧于心。
  他心情十分沉重,在小带子背后一声不吭,二人一前一后,冒着霏霏的淫雨,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一片小竹林子围成的院子。
  这地方正是睡莲龙十姑的香闺,对于万斯同并不陌生,昨夜他还来此拜访过。
  可是这时候,他却装成一副陌生的情形,东张张西望望。
  小带子一只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,巧笑道:“到了,我们郡主,就住在这里,哟……”
  她一只手打着万斯同身上衣服道:“瞧你这一身水,等会儿我可又要挨骂了!”
  万斯同向后退了一步,没让她打,小带子眨着一双大眼睛笑了笑,就用手去拉了一下串铃。
  万斯同只是觉得全身热血沸腾,一颗心直跳不已,他讷讷地道:“不行……今天太晚了。”
  小带子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子,笑道:“什么太晚?你别跑。”
  万斯同心中一动,忽暗自笑道:“我怎会失去了往常的镇静了,我此来也不过是与她‘虚与委蛇’一番,又何必如此害怕紧张?”
  当下微微皱眉道:“来都来了,我怎么会跑?你叫门吧。”
  小带子说:“早叫了!”
  二人对答的当儿,那扇翠色的竹格门“呀”的一声打开了,露出了小铃子半边脸来。
  她打量着万斯同,笑眯眯地道:“怎么这么晚?人家都困死了”
  小带子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下,笑着说:“你有什么事?困死了活该!”
  “哎哟!”小铃子缩着脖子笑道:“你个死鬼,看我不打你。”
  说着开了门就要去追小带子,小带子摇着手讨饶道:“好铃子,别闹,别闹!万相公还站着淋雨呢。”
  三人都进去了,斯同这时才注意到,这院子里真是好雅致,有搭成长廊的藤篱花架子,有水仙花池子,有竹子搭成的小亭子……
  小铃子推开了客厅里的门,万斯同昂然而入。
  厅内亮着两盏长蕊的铜柱古灯,光色青碧,并无丝毫油烟,看来,真是清心悦目。
  这间客厅地面上铺着寸许厚的竹叶软垫,踩在足下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,作梅花状地排着一圈座椅。
  这些讲究的椅子上,都置着绿缎子包裹的方形圆形各式各样的软垫,正中一个六角形的大理石小桌,桌上置有一个长方形的瓷盒。
  盒内两边,分插着茶花和水仙,红白映衬,清芬满堂,那花儿傲然地挺立着,宛似凌波仙子,象征着它们清奇不落凡俗的格调和身份。
  再往上看,也就是厅顶的正中心,垂下了银色链十余条,它们相互纠结成一团梅花似的图案,每两条以上的银链连接处,都垂着一盏长圆形,鸭蛋也似的琉璃灯,只是此刻,这些灯都未燃起罢了。
  这座楼房的本身,只不过是些普通的青色的竹子,可是由于建筑的格式迥异,图案配合得不俗,再经过主人淡浓合宜的室内装置之后,再看起来,就显得无比的高贵幽雅,套一句俗言,那可真是“此屋只应天上有”了。
  万斯同在小带子殷勤的照顾下落座,他见正面的墙壁上,有几幅字画,其中一幅墨竹,笔力苍劲挺秀,望之以为名家书法。
  万斯同正忖摸这画的笔路,忽然室内灯光突熄,厅内顿呈黑暗。
  他不由心中一惊,忙自位上站起,可是就在这时,一股尖锐的劲风,猛然直奔他背后袭来。
  万斯同不由大吃了一惊,暗悔自己竟是中了她们的道儿,可是这却不是他悔恨的时候。
  来人掌风疾劲,逼得万斯同身子向前一跄。
  到了这时,万斯同也只有与对方一拼了,暗室对敌,根本连对方面目都看不清楚,他冷笑了一声,身子向前一伏,只待对方掌势再次迫进,就可以杀手功夫:“旋风八掌”
  予对方重创。
  可是来人似乎早已料到万斯同的心意,黑暗中,但闻得这人浅笑了一声,身形却向一边拨去。
  万斯同计算未得逞,身形只好向左边迈进。
  可是他足步方移,那暗中人带着一声浅笑,如同飞鹰搏兔似地,自上而下猛然落来。
  这一次万斯同可不容他得手了,他双掌上一提内力,就在来人身形下袭的一刹那,他猛地双掌向外一扬,掌心霍地向外一吐。
  他心中难免存有顾忌,所以掌力不敢贯足了,满以为这种情形之下,来人是万难逃开,可是他掌力方自推出,尚未打实的当儿,却感觉到迎面扑来一股潜力,正和自己发出的掌力迎在了一块儿。
  万斯同顿时只觉得足下大晃了一下,差一点跌倒地上,一双手臂,更彻骨地奇痛。
  经此一击之后,他才突然觉出来人功力,竟是大大地高出了自己。
  可是既已过手动招,总是要见个胜负强弱,绝无中途而止的道理。
  他羞忿情急下,大吼了一声道:“你是谁?”
  这人“哧”地一笑,却由他头上掠了过去,待万斯同发现时,这人已来到了斯同背后,霍地抖掌就打。
  万斯同早已为这人逗得火起,尤其是对方那种轻嘲讥笑,更令他感到无限羞愧。
  他内心中怀疑到是小带子或是小铃子二人之一,可是此刻看来,她二人又似无此功力,如是睡莲本人,她却又是为了什么呢?
  想念之中,霍地转身,他用“太乙牵手”,想去捋对方一双腕子。
  可是动手之人,真有鬼神莫测的绝技,在她眼中看来,对付像万斯同这样的敌人,实在用不着十分紧张和吃力的。
  万斯同双手抖出,本想牵人,却想不到反而为人所牵,待他发觉不妙,自己双腕,已在来人软绵绵的一双玉掌之中,他的脸不禁蓦然一红,怒叱道:“放手!”
  口中怒叱着,双腕更是用足了内力向外一挣,可是不挣还好,越挣越紧,休想挣开分毫。
  来人这时蓦地一声轻笑,她身子陡然向一边掠去,同时松开了双手。
  她口中道了声:“万兄受惊了!”
  又唤道:“小带子点灯。”
  万斯同这才在声音里确实了,来人正是这郡海山房的主人——睡莲龙十姑。
  他的脸可就禁不住红了,就听得小带子口中答应着,须臾灯光复明,却见龙十姑身着一袭紫色长衣,正自目如秋水似地,凝照着自己,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道:“万兄,我这是与你闹着玩,你不会生气吧!”
  万斯同甚为尴尬地道:“姑娘神技超人,在下真是不知自量。”
  十姑抿嘴一笑,说:“万兄务请包涵,我实在也只是想逗着你玩玩,却想不到万兄真动怒了。”
  说着白了一下眸子,微微哼道:“方才那一掌要是打上了,我这条命也就休想活了!”
  万斯同脸红了一下道:“姑娘休要取笑,我已感到无地自容了。”
  十姑这时笑嘻嘻地道:“万兄快请坐下。”
  她回过头来,对着小铃子道:“快去倒茶来。”
  说着她自己也坐下来,笑向万斯同:“我虽知你会武功,却不知到底功夫如何,所以才借着玩笑,试一试你的本事,果然不错。”
  斯同苦笑了笑道:“如非是姑娘手下留情,此番已是不堪设想,还说什么武功不错,岂不是笑话。”
  龙十姑见他说时面带怒色,不禁深悔方才自己玩笑开得过火,当下忙赔笑道:“怎么,你还在生气么?”
  斯同笑了笑说:“哪里……”
  这时候,小铃子为二人献上了茶,退侍一边,十姑回头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和小带子可以下去了,去睡吧,天不早了。”
  小铃子答应了一声:“是!”就和小带子一并退下去了。
  她二人退去之后,龙十姑轻轻吁了一口气,目光在万斯同的身上转了两圈,哂然娇道:“早晨的事,小带子已对我说过了。”
  万斯同“噢”了一声,未敢接话。
  龙十姑见他不言,粉面上不禁微微泛起了一层娇羞,她接下去道:“能得万兄如此看重,结为知己,实是我的福分。”
  万斯同讷讷道:“能得姑娘青睐,才是三生有幸。”
  十姑闻言,嫣然笑了一下,她斜目睨了斯同一眼,遂把头低了下去。
  目视着她这种温情姿态,万斯同由不住内心怦然地跳了一下,可是立刻他内心起了一阵强烈的反应,他想到了自己的使命,同时也想到心蕊,想到了那个与他有过白首之约的花心蕊。
  顿时那股热烈的情焰,即化为乌有,他仿佛大梦初醒一般地摇了摇头。
  龙十姑惊奇地望着他道:“怎么啦?不舒服?”
  斯同脸红道:“没有,没有。”
  他坐直了身子道:“姑娘,我有一事相求,不知你是否肯答应?”
  龙十姑搁下了茶碗,轻轻颦笑道:“万兄有事只管吩咐,还谈什么求不求。”
  斯同含笑道:“谢谢姑娘。”
  十姑又问他什么事,斯同想了想才道:“我见那几位武林前辈,为姑娘禁锢甚苦,只怕有性命之忧,因此想求姑娘能破格开恩,把他们释放了,不知这一冒昧请求,姑娘可肯答允。”
  说完之后,一双瞳子坚定地望着对方,龙十姑似乎想不到,他会有这么一说,当时不禁怔了一下、一时没有说话。
  万斯同心中不禁大为焦急,当时苦笑了笑说道:“我虽与他们各位素昧平生,但是上天予人以好生之德,实在同情他们各位的遭遇,想姑娘亦乃一位名重武林的侠女,纵然放他们回去,又何惧于他们?再说……”
  他接上一口气道:“再说……以姑娘当今盛誉,此举实是有损姑娘的名望,一旦传闻于外,难免为人耻笑。”
  才言到此,忽见十姑蛾眉微挑,面带羞怒之色,万斯同不待她出口,马上又改口接道:“姑娘秀外慧中,当能洞悉此事利弊,尚请三思而行。”
  他这一番说词,果然令十站一时间闭口不言,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注视着万斯同的脸,微微笑了笑,遂又端起了面前的茶杯道:“万兄请用茶。”
  万斯同端起杯子喝了半口,正色道:“姑娘之意如何呢?”
  睡莲面色微红地笑道:“自然是依我自己的意思。”
  睡莲眨了一下眸子,浅浅一笑,又道:“万兄,你可知放虎容易养虎难这句话,眼前这些人,哪一个在江湖中,都非无名之辈,你以为他们被放之后,会对我善罢甘休么?”
  万斯同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,不禁为她问得张口结舌,一时不知所答。
  他苦笑了笑说道:“姑娘这么说,莫非真有意把他们都处死?”
  龙十姑托着盖碗,轻轻皱了一下眉,冷冷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  万斯同心中一惊,因为他由十姑这种神色里,分明看出十姑有处死他们的意思,不禁心中大是不忍!
  他叹息了一声道:“姑娘这么做太残忍了,还要三思而行。”
  龙十姑含笑地望了望他,道:“这真是你心里的意思?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十姑放下了茶杯,俏皮地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可以答应你,只是你……”
  万斯同大喜过望,脱口而出道:“只要姑娘肯释放他们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
  这句话一出口,他就不禁发觉出大有语病,可是却又无法改口。
  龙十姑闻言,似很欣慰地笑了笑,她叹息了一声,望着万斯同道:“我生就一副坏脾气,一生从未听过人家一句话,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你的话,也不知是为什么,自第一次见你,就觉出……”
  说着,脸色又微微红了,万斯同讷讷道:“姑娘这种深明大义的举动,令人钦佩!”
  龙十姑这时似乎只为讨好万斯同,别的一概不去想它,当时抿嘴笑道:“我如不放了他们,你定会笑我胆小,我此番把他们放了,你就无话可说!”
  万斯同计已得逞,心中好不高兴,可是他没有去考虑,自己种在对方身上的人情债,从此将永远偿还不清了,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  痴情的十姑,见状更是芳心大慰,她以为自己此举,已博得了对方的情意,当下好不快活!
  她笑问万斯同道:“你可知他们中了什么迷药?何故至今昏迷不醒?”
  万斯同假作不解地摇了摇头道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  十姑得意地耸了一下眉头,说:“这是我得自师门的天蓝神砂,因为采自万载寒泉,所以秉性至寒,他们各人,也只不过吸食了一粒,我如不设法救他们,只须四昼夜之久,任他们有多深的内功,也必五内裂碎而亡!”
  万斯同闻言,暗忖与那青蛇许小乙所说,大致不差,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。
  当下笑道:“那么,姑娘怎么救他们呢?”
  十姑微微一笑,道:“要救他们,也并不难,只需我以吸星神簪,在他们足下略一磨擦,自能把他们腹内天蓝神砂如数收回!”
  斯同点了点头,问道:“那么姑娘打算何时救他们?我看事不宜迟……”
  睡莲瞟了瞟他,含笑道:“我既然答应了放他们,自不会食言,你又何必这么急呢?”
  万斯同笑了笑道:“话虽如此,我只怕姑娘忘记了,岂不白白断送了这群武林高手的性命?”
  十始睨目道:“那么,我就把吸星神簪交给你,由你处置他们就是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龙十姑含笑而起道:“那么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  说着她就上楼而去,万斯同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客厅内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这龙十姑,只不过素日行事,太过任性些而已,其实并不能算是什么坏人。”
  于是就联想到,自己这么欺骗她,是不是应该?
  可是眼前已到了这种地步,也就由不得了,总之是救人要紧。
  他这么想着,遂见十姑已自楼上姗姗而下,她手中拿着一块翠绿色的牌子,远远地对着斯同笑道:“我可是有一点交待!”
  斯同忙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十姑窘笑道:“这件事情,要是给这里的人知道了,可是不大好,别人不说,就那拐子婆婆,就得把我骂死了!”
  万斯同道:“姑娘大可放心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
  龙十姑苦笑了笑说:“其实瞒也没有用,呶,你拿去吧。”
  万斯同接过了那块吸星神簪,觉得入手颇沉,微微有点发热,就小心地收入囊中。
  十姑又递给他一把钥匙,道:“这是开门和开他们每人手上锁的钥匙,好人做到底,你干脆都拿过去用吧。”
  万斯同本来对这一个请求,感到很渺茫,却想不到十姑竟会这么率直地答应了,她把师门至宝“吸星神簪”等物,都交给了自己,分明是从即刻起,已把自己不当成外人了。
  这一个转变,实是变得太大了,万斯同接过了钥匙真有说不出的感觉!
  他呆呆地坐了下来,当十姑那妩媚痴情的眸子在凝视着他的时候,他不止一次地想大声坦诚地告诉她说:“我欺骗了你,我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女友了,请你原谅我,我这么做,只是……”
  可是每一次,他都说不出口,因为他怕触怒了睡莲,自己生死事小,那七八个武林前辈,只怕是再也无法获得解救。
  当然,也许十姑不如他想像的那么自私,可是在事情未发生之前,这么猜想是不错的。
  万斯同内疚地情绪,已然由他那双星也似的瞳子里显露了出来。
  他望着龙十姑一时真不知要说什么才好,这种欲言又止的神情,很易令人误会成一种情绪的冲动。
  十姑望着他嫣然一笑,羞涩地道:“万兄,你还是快回去吧,来日方长,如因此损了你的清誉,实在是很不划算的一件事。”
  万斯同不禁心中一动,慌忙立起身来道:“谢谢姑娘,那么我告辞了!”
  十姑送他到了门口,笑了笑说:“我一向行事光明正大,方才所言,全为万兄英名着想……”
  说到此,她低下了头,万斯同不由俊脸一阵发热,暗中大大地叫苦道:“天啊!她竟是误会到这一方面来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  当下不禁张口结舌,更不知要怎么说才好了。
  睡莲微微抬起了眸子,睨着他笑了笑:“你今夜可把他们都请走,然后……”
  万斯同咽了一下唾涎,只是连连苦笑,他哧哧地道:“好,然后怎么?”
  十姑笑着转过了身子,她两只手把竹门推得关上了,却柔声道:“明天上午我会去找你,然后我还要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  斯同更吃了一惊,现在龙十姑的每一句话,都令他感到惊心,他顿了顿问:“见一个人?”
  十姑已背着身子走了,闻言回过身子道:“现在不告诉你是谁,明天早上你就明白了。”
  万斯同看着她走回了石楼,才怏怏地转过了身子,心中忽然发觉到自己看错了人了,他本来多少有些认为,龙十姑是一个行为不端、感情放荡的女人。
  可是此刻,事实证明了,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姑娘,这对于万斯同来说,更感到是一种说不出的内疚与痛苦。
  因为人们的感觉,几乎都是同样的,对于一个坏人施以惩罚,是不会问心不安的,若是一个无辜的人,你就会问心有愧了。
  现在万斯同的感觉正是这样,他希望自己对龙十姑的感觉是愈来愈坏,可是不幸得很,却是越来越好。
  回到了石楼之后,一个人又静静地想了一会儿,才向那间大厅内行了过去。
  青蛇许小乙早已焦虑不耐地在呼唤道:“万朋友,有消息么?”
  万斯同没有答话,取出钥匙,把门打开了。
  他先亮着了火,把桌上的灯给点着了,萤萤的火影之下,他看到了一张可怕的面容,也看见了许小乙那双期望疲倦的小眼晴。
  这些所谓的武林前辈,一个个是再也“武”不起来了,他们仍然在昏迷之中。
  许小乙摇了一下头,哧哧地道:“怎么,你是来救我们的么?万朋友……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一大把钥匙,在他手中哗啦啦地响着。
  许小乙兴奋极了,他好像精神恢复了不少,催促道:“好兄弟,快!快!把我手上这对劳什么子给弄开,我可真要死了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二 勇闯龙潭 轻捋虎须
下一篇:四 人迷图失 穷追力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