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三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
 
2020-05-14 17:18:37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这两个川西巨盗,自入道作案以来,可以说无不马到成功的。就像今天一样,他二人顺利地又把这一宗大买卖搞到了手中。
  你可以想象到他们在成功之后,那种得意神态。
  他们并骑在雪道上驰着,不时传来他们得意的笑声。
  两口黑漆的木箱子,分驮在那两匹小驴的后股上,叶青忍不住怪笑道:“老二,咱们下来看看。”
  柳焦摇了摇头,嘻嘻笑道:“你就是忍不住,咱们要再走一程,现在还有危险。”
 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,皱了一下眉说:“妈的,我还有点担心,那三个家伙会追上来。”
  叶青冷笑了一声道:“他们真要追来,我们可不能留下他们的活命了!”
  两匹小驴跑开了,可也真不亚于健马,八只小蹄子翻动,雪花如珠。
  不多时,他二人又赶了七八里。
  眼前已行到一片森林,这林子已为白雪整个地盖住了。
  在林子的对面,有人家居住,两匹小白驴已累得气喘如牛,周身直冒热气。
  川西双白忍不住了,他们二人双双下了驴背,把两口箱子先搬下来,费了半天事才打开来。
  他们眼前,是一片金玉光辉。
  那是满满的一箱金币,一小箱光华四溢的明珠。
  两个巨盗眼睛都直了,虽然他们为盗数十年,可是像这么整箱的明珠、黄金,还是第一次过手。
  有此二箱东西,他们是今生今世吃用不尽,再也不必去冒什么风险了。
  两个人一时喜得都呆住了。
  柳焦遂用力把箱子盖上,并且回头看了几眼,紧张地道:“快包上!快包上!”
  叶青匆匆取了两块麻布来,二人匆匆用麻布,把箱子包上了,又结结实实地放上驴背。
  叶青说:“兄弟,这一下子,我们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了,我们要好好数上几天。”
  柳焦点了点头,却又皱眉道:“这种事,那姓项的也只有吃哑巴亏,他们是绝对不敢张扬,可是他们也不会就此甘心的。”
  “那么,”叶青紧张地问道,“又能如何呢?”
  “哼!”柳焦冷笑了一声道,“又能如何?当然是蹑下我们。”
  他看了拜兄一眼,点了点头又道:“依我之见,你我干脆就在这台州住上几天。”
  “那怎么行?”叶青道。
  柳焦冷冷地说:“怎么不行,他们绝对想不到,我们在得手之后,尚还敢停留在此地,我们也就乐得在此养足了精神;然后再走。”
  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
  草上露叶青和瓦上霜柳焦瞎打误闯地住进了台州客栈,整整的一天二夜,他们两个人都不敢出门,因为他们又怕那项一公等也找到了这里。
  两个家伙在房子里闷得发慌,第二日午后,柳焦实在忍不住,就道:“我们到外面溜一溜,探听一下风声去。”
  叶青皱了一下眉说:“我们还是换一身衣服比较好些。”
  拉开了房门之后,叶青步出天井,柳焦随后而上,迎面来了本店掌柜的刘大个子。
  二人并不认识他,刘大个子先抱了一下拳道:“二位客人要出门么?”
  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  柳焦忙问:“伙计,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?我们要去玩玩。”
  刘大个子嘿嘿一笑道:“西房里那个大姑娘知道吗?人家要休息了,今天最后一场,专为酬谢本地的客人;现在,正在对街店门口练把式呢!二位客人如果没事,也就捧个场去吧。”
  二人都不禁有些奇怪,因为他们还没有听说过,一个独身大姑娘卖艺的。一时都不禁动了好奇之心,点了点头。
  刘大个子又笑道:“这位大姑娘,人家真是人漂亮,玩意儿也新鲜,二位客人一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错了,快去吧!”
  川西双白遂走出天井,柳焦忽然不放心地道:“老大,房里那东西没有一个人看着,实在太危险,我看你先留在屋里吧,我到外面打探一下风声就来。”
  叶青皱了一下眉,遂道:“你留在房里吧,我实在闷得慌,等会儿我回来换你。”
  柳焦冷笑了一声道:“也好,我知道你是想去看那个卖艺的大姑娘。”
  遂又哼了一声道:“你可要小心,别多惹事,咱们现在的身份可是不能叫人家知道。”
  叶青素喜女色,他拜弟这一句话,正好说到了他心窝里去了。
  当下不禁脸色微红地笑了笑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,我哪能惹事?你放心吧。”
  柳焦无可奈何,只得转身回房而去。
  草上露叶青一个人步出了客栈,心记着方才刘大个子说的地方,慢步而前。
  走没多远,果然看见一座庙宇,在庙前聚了许多人,隐隐闻得有叫好喝彩之声。
  叶青心中想着那个大姑娘,足下就加快了,直向人群行去,奈何人太多,费了老半天劲儿,才挤进一半,仍然看不大清楚。
  这时听得场内娇滴滴的声音道:“今天为了酬谢大家的照顾,我不收分文,从明天起,我就不再来了。”
  叶青虽还没有看着人,可是听到那种声音,他的骨头先就酥了,因为那声音太好听了。
  这时人群中,发出了一片叹息之声,纷纷叫了起来,意思是要那大姑娘再继续留在此地表演下去。
  草上露叶青为了要一睹庐山真面目,就用力往内挤去。
  他的神力,使身前围观的人感到吃不消,随着他双手分处,纷纷地都让了开来。
  叶青也就到了最前面,现在他看见了,眼前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大姑娘。
  她高高的身材,白白的脸儿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眸子,转动的时候,真有无限的魅力。
  尤其是她那娉婷的身材,衬着一身青布袄裤,愈发显得如同玉树临风。
  叶青一生阅人无数,可是看到了这位姑娘,他不禁暗暗地喝了一声彩。说莫怪这么多人,都为她迷住了,敢情这姑娘,竟有如此姿色,一时之间,他的眼都直了。
  可是当他神智镇定之后,那位标致的姑娘,正无意地把目光向自己瞟来。
  就在这一瞟之下,叶青心中不由怦然地大大动了一下,心说这姑娘好眼熟呀!
  另外一方面,那大姑娘忽然发现了叶青,她的神情似乎也大大地震惊了一下。
  她立刻呆住了,忽然她向众人点头道:“谢谢大家的捧场,我们再见吧!”说着收起了剑,转身就走。
  叶青这时忽然大悟,一个影子,电也似地在他脑中闪过,那正是三年以前,自己兄弟二人在对付水母之时,所遇的那个少女。
  于是口中冷笑了一声道:“姑娘,你还认得我么?你先慢走一步,你不是和水母在一块,冒充是龙十姑的那个女人么?”
  心怡冷笑道:“见鬼!”说罢转身就走,径自回到客栈房中。
  她回到了客栈之内,一个人望着窗户发了一会儿愣,又想到了万斯同,不知他是否真的还会再来找寻自己。
  心怡这么想着,可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怀,忽见斜对门的那扇黑漆门儿,“呀”的一声打了开来,走出了一个一身锦衣的矮子来。
  那矮子背着手在门前张望着,似在等人的样子。心怡再一仔细看他的脸,不由大吃一惊,赶忙把窗子关上了。
  原来这矮子正是川西双白的瓦上霜柳焦,想不到这两个冤家非但也来到了台州,竟还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店中,真想不到。
  她心中更惊奇的是,听水母说过川西双白乃是一双巨盗,凡是二人出没的地方,必定是有为而至。他们是不会有什么雅兴,来来此一游的。
  想着心内甚为吃惊。
  她因关心那草上露叶青,是否已经转了回来,见了面又说些什么,所以又轻轻地把窗子拉开了一条缝,自己凑目其上,向外望去。
  果见方才卖艺时所见的那个叶青,这时正自外面走了进来。
  柳焦望着他道:“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?”又凑前小声道,“有什么发现?”
  叶青冷笑了一声道:“进去再谈。”
  说着二人进了房子,关上了门。心怡为了想知道他二人谈些什么,当下轻步而出。
  心怡小心翼翼地轻轻凑目窗上,用舌尖轻轻把牛皮纸边舔开一点,向内望去。
  就见川西双白各自坐在一张椅子上,室内设有两张木床,在床角外,平列着两口黑漆的木箱,一大一小,样式个别,和一般样子全不一样。
  心怡是一个很心细的女孩子,心中不禁动了一下,思忖道:“莫非这川西双白,在此地又做了什么案子吗?”
  她耳中就听得那方才转回的叶青道:“兄弟,有一件奇怪的事,我真不明白。”
  “什么事?”柳焦问。
  叶青冷冷地道:“你还记得三年前,我们去找水母的那件事吗?”
  柳焦怔了一下道:“怎么会不记得呢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  “别忙!”叶青皱着眉道,“我看这其中有问题,那个卖艺姑娘,正是从前冒充龙十姑的那个丫头。”
  “是她?”柳焦不由站了起来,他挑了一下眉毛道,“你在此等着,我去看看,要真是她,我们可不能饶她。”
  心怡在外面不由一惊,正要回身躲避,却见叶青拉住了他道:“你不要去了,她已经收场子不练了。”
  柳焦道:“不要紧,我们明天再去。”
  叶青摇摇头道:“她以后不会去了,你刚才没有听这里的伙计说,她不再练了么?”
  柳焦皱了一下眉道:“怎么可能呢?再不济,她也不会沦落到江湖卖艺呀!”
  叶青皱了一下眉道:“我也是奇怪呀,不过那样子是错不了。”
  “她看见了你没有?”柳焦问。
  叶青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是奇怪,她看见之后,也像吃了一惊,当时就走。”
  “你没有过去问她?”
  “怎么没有?”叶青道,“只是她不肯承认她是那个丫头,我看她一定是。”
  柳焦冷笑了一声道:“天下相似的人多得是,也不一定就是她,何况那个女孩,我们不是眼看着她落下山涧去了么?怎么会还没有死呢?”
  叶青发了一会儿怔,叹道:“再说吧,我倒不怕她,而是怕那个水母,那个老家伙如果没有死,可就讨厌了。”
  柳焦低头想了想道:“不论如何,我们要赶快走,这地方不是好地方,人太多,又杂。”
  柳焦哼了一声道:“报仇的事晚一步不要紧,主要的是这两箱东西,得快一点妥善地安置一下,要快出手。”
  说着就走过去,把那箱子打了开来。
  立时光华四溢,窗外的心怡这才发现,原来竟是一箱明珠。她不禁大为吃惊,这才知道川西双白果然是做了案子。
  她不敢在窗外久留,因恐为外人所发现,当时就悄悄地退了回去。
  谁知回房不久,就听得有叩门之声,心怡吃了一惊问:“谁?”
  那人也不答话,心怡猛地把门一开,顿时吓了一跳,一连后退了好几步。
  原来站在门前的,正是川西双白。
  这两个怪人,带着一脸的怒容,叶青冷笑了一声,指着她,道:“就是她,就是她,你看是不是?”
  柳焦一双小眼在她身上转了半天,厉声问道:“你姓什么,叫什么?为何要窃听我二人说话?”
  心怡鼓起了勇气,冷笑道:“谁听了?我根本不认识你们。”
  柳焦哈哈一笑道:“你装得真像,可是你的轻功太差了。”
  心怡对他这句话,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,讷讷地道:“什么轻功?”
  柳焦嘿嘿一笑,后退了一步,手指着雪地道:“你看,这是不是你留下的足迹?你还想赖?”
  心怡随着其手指处看去,果见自己门口到他窗前,有来回两行清楚的足迹,分明是方才自己大意,留下的。
  自己房中,只有一人,这是再也无法可以狡赖的,一时不禁面色绯红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草上露叶青嘻嘻一笑道:“姑娘,你好大的胆,想不到上天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今天看你还能如何逃开我二人的手去!”
  他尖着嗓音,又道:“我问你,是谁叫你来的?”
  心怡见事已败露,遂冷冷地道:“是我自己,我在此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,我怎知道你们要来?”
  草上露叶青怪笑了一声道:“水母在哪里?”他回头对一旁的柳焦道:“我们把她拿下再说。”
  叶青道了声:“好。”
  就见他身形一闪,已蹿了进来,一双长爪,猛地扬了起来,照着心怡双肩就抓。
  花心怡早就有了准备,不容对方双掌打来,身子霍地向下一矮,已如疾风似地闪了出去。
  须知心怡这三年以来,也曾潜心练习过些功夫,这些功夫,都是自水母当初交与自己的那本《水眼集》中习得的。
  她从来也不知道,自己练这些功夫,有了多大的长进,从来也没有施展过。
  就像她这一个转身,就正是其中的招式,草上露叶青还没有看清怎么一回事,心怡已转到了一侧。
  叶青不由吃了一惊,当下呆了一呆,心怡内心也甚为惊异。
  这本是她无意之间施展的身法,却想不到如此神妙,一时胆力大增。
  《水眼集》中多系此玄奥深妙的功夫,而三年以来,心怡都在飘零之中。
  虽然她也知道这些功夫的宝贵价值,可惜却从来也没有细心地长时期地去研习过。
  所以她只会其中一些散招和零碎的小功夫,成套的深湛功夫,却是不会。
  方才那一个闪身,在《水眼集》中名叫“回头浪”,和它相连的尚有三招,其名曰“游身四浪”,在《水眼集》中,只不过是开宗明义的一些小玩意儿。
  叶青顿时就怔住了,这时那矮小的柳焦也走了进来,他守在门前,冷笑着道:“方才这两手功夫,当年我也曾见水母练过,由此看来,水母定是你师父无疑。我们与水母有不共戴天的大仇,如此看来,我们是万万也不能饶你了。”
  这时柳焦抽出了兵刃,眼中现出了一片杀机,他厉声说道:“大哥,还不抽出了你的剑,我们要尽早把这丫头结果在此,以绝后患。”
  叶青知道自己这位拜弟,一向心狠手辣,眼前这位姑娘要是落在了他的手中,那是准死不活,不如自己先下手的好。
  想着一抬手,剑光闪处,弧形剑已出了鞘,身形一矮,蹿了上去。
  心怡不由大怒,冷叱了一声道:“无耻的东西,你还以为我怕了你不成?”
  心怡猛地自桌上抄起了剑把,向外一抽,宝剑在手,她的胆力也因之大增。
  当时纤腰一扭,剑上带起了一道光华,如同是一道电光似地,直向叶青拦腰斩了过去。
  草上露叶青弧形剑横着向外一格,只听得“呛”地响了一声。
  叶青还是舍不得就下毒手,弧形剑向左一偏,直向心怡腿上削去。
  奈何花心怡剑招精湛,又存了拚命之心,所以叶青一时极难得手。
  他的弧形剑到,心怡向前一伏身子,长剑自下而上,倏地倒卷了起来,直向叶青咽喉上斩去。
  这一手功夫,施展的极为快疾,室内地小,叶青竟差点被她伤着。
  如此一来,他不禁大怒,当下大吼了一声:“好个不知死活的贱人,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?”
  话犹未完,心怡的剑二次斩到,这一次是直探中宫,剑尖上冷森森地带起了一串星芒,叶青如不及时抽身,整个心窝都在心怡剑尖之下。
  他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,当时狂吼了一声,弧形剑向外一展“大鹏展翅”,直向心怡持剑的手腕之上绕去。
  一刹那间,这小小的房内,二人打成一团,两口宝剑带起了雪亮的锋芒。
  花心怡知道自己只要落在对方手中,下场将是不堪设想,所以她把浑身功夫,全数施展了出来。
  叶青由于存下生擒之心,无形之下身形就慢了很多,这么一来,二人就很难分出胜负。
  那伫立在门外的柳焦,耳闻得室内兵刃交击之声,长久的时间,并不见叶青得胜,未免有些着急,正想入室助他一臂之力。
  可是就在这时,他看见一个青年大步向这院子内行来,柳焦只好装着在门前散步的样子。
  那青年身材高大,面色微黑,身着一套青布衣裳,浓眉大眼十分英俊。
  这汉子见柳焦站在心怕门前不禁十分惊异,着实地打量了他几眼。
  遂以手要去叩门,柳焦不能再装傻了。
  他上前一步,咳了一声道:“喂!你找谁?”
  那汉子翻了一下眼,他活到这么大,还没见过这么矮的人。
  当时并不以为怪,只把他当成了店内的主人,就含笑道:“我是来找一位姓花的姑娘,她就是住在这间房内的。”
  柳焦冷冷地道:“她不在家。”
  这年轻人怔了一下道:“不会吧,方才伙计还说她在房内呢,怎么又走了呢?”
  说着又要用手去叩门。
  柳焦不由大怒,尖声叱道:“跟你说不在家,你这小子没听见是不?”
  青衣的汉子不由浓眉一挑道:“咦!你这矮子,怎么开口就骂人呢?我不看你小,今天我就得揍你。”
  瓦上霜回头看了一眼,见这院子里静悄悄的,没有什么人进来,他不由把心一狠,心说先把这小子结果了再说。
  当下装着含糊地道:“大姑娘是真的不在,你一个小子乱敲人家姑娘的门,你是安着什么心?”
  来人正是郭潜,他因明日就要远行,想到了这位素所敬爱的姑娘,特此来见她一面,向她辞行来的。
  却想不到,竟会为他撞上了这一对冤家。
  当时听到了柳焦如此说,不禁令他大怒,真恨不能过去一脚,像球一样地把他踢出去。
  正自气愤,听那矮子口中骂着,身子却向自己身边偎来。
  同时间,他耳中已听到了心怡房中传出了喝叱叫骂之声,不由大吃一惊。
  当下猛地撞开了心怡的房门,并且大声地问道:“姑娘在吗?”
  房门一开,就见花心怡踉跄而出,原来她竟是受了伤,左腿上鲜血淋漓。
  心怡乍然看见了郭潜,就道:“郭兄快救我,这是……”
  郭潜不及听完她的话,那矮小的柳焦,已自腾身而上,他双掌交叉着,随着起身之势,以“龙形乙式掌”,倏地直向郭潜当胸打来。
  这乍然发生的情形,令郭潜大吃了一惊,他心中尤其担心心冶的伤势,偏偏柳焦的身手是如此疾劲,几令他有些闪避不及。
  当时惊呼一声,猛地一个旋身,虽是闪开了对方的双掌,可是那种疾劲的掌风,仍然把他身子带出了数步之远。
  郭潜一惊之下,才知道这矮子,竟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,自己倒是看走眼了。
  这时相继又由房内飞快地出来一人,郭潜见是一个身材瘦长的汉子。
  他一出门,就冷笑道:“你还想跑吗?”
  说着直向心怡身边猛扑了过去,郭潜大吼了一声:“且慢。”
  他用力地一纵身子,同时之间,已把藏于身后的凤翅流金镗抽了出来,向外一挥,直向叶青面上斩去。
  这一手功夫相当厉害,同时疾快异常,叶青无意之下,不由吓了一大跳。
  他向边一闪,站定了身子,惊问道:“这是何人?”
  柳焦冷笑道:“先不要多问,你对付那丫头,我来对付这不怕死的小子。”
  说着一个虎扑之式,已扑到了郭潜身前,弧形剑由下而上,直向郭潜腹下斩去。
  郭潜因见心怡负伤,心中惦念着她的安危,哪里还有心情与他应战,奈何对方武技精湛,一时却摆脱不得。
  他大吼了一声道:“好强盗,我与你们拚了。”
  口中这么说着,掌中的凤翅镗划起了一道白光,直向柳焦当头砸了下去。
  瓦上霜柳焦冷笑了一声,只见他那矮小的身子,向前一滑,左手何上一托“巧接金轮”,“噗”的一声,竟被他实实地抓在了凤翅镗的镗杆之上。
  郭潜大吃一惊,用力地向外一夺,却未夺出,他就知道自己要糟了。
  当下只得松手放出兵刃,身形如旋风似地转了出来。
  瓦上霜柳焦深惧打搅了其他房客,如是惊动了官人,自己虽是不怕,总是大大的不便。
  有了这种想法,这矮子一时恶念顿起,弧形剑一举,朗笑了一声道:“小子,你回老家去吧!”
  他口中这么说着,身形已连纵而上,掌中剑由上至下划起了一道寒光,直向郭潜腰上斩去。
  郭潜这时连惊带吓,有些发呆,同时他目光已窥见一旁的心怡,已为那个高瘦个子的人迫得败象毕呈,更不由发慌。
  如此一来,柳焦的剑一到,他是万万不会逃开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二 拼命拼搏 失手失宝
下一篇:四 完功完德 共宿共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