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二 拼命拼搏 失手失宝
2020-05-14 17:17:17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武林中人,多数不重视穿着打扮,所以屡见蓬头散发,衣衫不整的怪相。却极少见过,像高矮二人,这么工心计于衣着打扮的。
  万斯同不禁心中甚为纳罕,他匆忙上了坐骑,在后面一路尾随了下去。
  二人好似尚不知身后有人跟踪似的,两匹小白驴连辔而行,叮叮当当,在这大雪的野道上行着,别有一种出尘的风趣。
  古人有“踏雪寻梅”之乐,看来还不如他二人那么风趣,二人手中还各有一条小马鞭,也是白色细竹所制,不时地指指点点,俨然像是一对风雅的隐士,又像是浪游他乡的骚人墨客,却不像一双拿刀动杖的武林中人,自然更不似绿林道上的响马贼人了。
  可是万斯同却提起了兴趣,他不相信自己会看错,他一定要对这二人摸一个清楚。
  黑马惯于驰骋,却极不耐这样慢走缓行,跟在这两匹小毛驴后面,既不能快,又不能慢,所以行走得十分别扭。有几次扬蹄欲驰,都为万斯同用力给勒住了。
  这时它不耐地发出了长嘶,这一叫不要紧,那前面慢行的一双小驴,忽地一扬前蹄,猝地飞驰了起来,却差一点把高矮二人给摔下马来。这时候,可就无意间看出二人的功夫了。
  就在那小驴一扬前蹄的同时之间,这高矮二人,不约而同地同时自鞍上蹿了起来。
  他们虽如此,可是看起来还是险得很,身形起在空中并不高,可是看起来很轻稳。
  远看起来,二人就像两只大鸟,那痴肥的衫袖,活像是两片大翼,只是开合之间,却又安安稳稳地落在鞍背上。
  二人同时落鞍,同时扣缰,俱把坐下的小毛驴给勒住了。
  这时万斯同却也同时勒缰,他口中并作喝斥之声,也把那匹黑马给制服了。
  再抬头望时,那高矮两个怪人,已都在鞍上回过身来,同时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视着自己。
  万斯同心说:“糟了,不要给他们两个看出来了。”
  当下仍然慢带缰绳向前行去,偏偏是他坐下那匹黑马动了好奇之心。
  要知马驴本是一类,这两种畜生凑在了一块,最多争执。驴虽小,但个性最固执,所以一般牧者,从不把这两种畜生关在一起。”
  尤其是这两匹小驴,本是蜀西番地的一种特产,极为稀少,别地很难看见。
  所以连万斯同坐下的这匹黑马,也动了好奇之心,按说它如直行过去,也就没事了。
  但这匹黑马却直向其中之一的小驴身上偎去,那小驴背上的人,是那个瘦如旗杆的高个子。
  黑马一偎近,两匹小驴先就惊动了,各自已先惊跳起来。
  高个子那头小驴更不禁团团地打起转来,如此一来,那个高个子也跟着直打转,他口中“哟!哟!”直叫,可是小驴不听,他忍不住怒斥道:“小子,小心你的马。”
  那个矮子,脾气最躁,这时见状,早就怒不可遏,口中大骂了一声:“龟儿子!你硬是找死!”
  一面扬起马鞭,“唰”的一下,直向万斯同的那匹黑马头上抽了下来。
  可是万斯同怎会让他打着自己心爱坐骑,就在那矮子马鞭下抽的同时,他已知道欲打下的部位,猛地一带马头,看似无奇,可这当中时间控制得极为准确。
  马鞭抽下,黑马同时扬颈,一上一下,却正好躲了过去。
  矮子这一马鞭,由于用力过大,又加上自忖着万无一失,所以势子非常疾。
  他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有此一着,只听得“叭”的一声。
  这一鞭子没有抽着对方的马,却正好打在了自己小白驴的肚皮上。
  这一鞭子分量是如何的重,那头小毛驴如何吃受得住,只痛得狂叫起来。
  矮子一鞭打错,心中是又惜又怒,他大吼了一声,声如夜枭,身子却如同旋风似地自驴背上踪了起来。
  他先不顾找对方算账,因为他的小毛驴,已经如同发疯似地直向前狂奔了去。
  这个矮子顿了一下足,先是撮口吹了一声,可是小驴无端为主人打得这么重,哪里还听话回来?
  这一下矮子可急了,他冷笑了一声,匆匆对万斯同道:“你小子先等着我,我们回头再算账。”
  他口中说着,再也不敢多耽搁,只见他那一双短腿,在雪地里一顿,双手前伸,身形就像脱弦之箭似地,直向前面小驴追去。
  瞬息之间,人驴皆已无踪。
  万斯同在马背上,眼见这矮子竟有如此身手,心中也不禁吃惊,就打定了宗旨,非要看一下二人来此的动机不可。
  他佯作吃惊地在马背上大叫道:“啊!真可怕!”
  这时那个高个子已把他坐下的小驴控制住了,用目光狠狠地盯视在万斯同身上。
  他怒声道:“你是郎格走路的?妈的!没长眼睛吗?格老子……”
  万斯同忙抱拳赔笑道:“对不起,这都怪我的马,畜生无知,你老何必骂人呢?”
  高个子一双碧眼骨碌碌地在万斯同身上转着,此时闻言,扬了一下眉毛,冷笑道:“骂人?格老子,我还想揍人咧!你龟儿子会骑马吗?”
  万斯同只好忍着怒气,他知道如果此刻自己露出了功夫,无异令他二人心存戒心,那么再想盯着他二人,就不容易了。
  当下苦笑了一下道:“怎不会骑马呢?只是你们骑的驴子太怪相,惊了我的马罢了,真是对不起。”
  说着,他就带马向前行去,那个瘦高个子在后面尖声大叫道:“站住!站住!”
  万斯同本想不理他而去,可是一眼看见先前追驴的那个矮子,已自前方乘驴疾驰而来。
  他知道这矮子来了,自己免不了还要有麻烦,不禁眉头皱了一下,正想带马快逃;可是转念一想,就此见识一下他们的功夫,也是一件好事。
  想着,就勒住了马,再看那矮子,乘骑如飞,不多时已驰临眼前。
  大概是制服这头小驴,花费了他不少气力,在驴背上吐气如雾,人驴都喘成了一片。
  他老远地就挥着手,这时大声嚷道:“老大,看着他,不要叫他跑了。”
  那个被叫为老大的瘦子,尖声说道:“他跑不了。”
  万斯同干脆不走了,他要看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,那个矮子这时翻着一双小眼道:“小伙子,你是要惹事是不是?我早就看出你不是玩意儿。”
  他说着话,倏地自驴背上腾身而下,右腿向前一上步,同时出手已经拉住了万斯同手上的疆绳。
  他为要报复方才几乎堕驴之仇,右手用足了力,往上一扣一夺,口里叱道:“你给我下来吧!”
  随着他手一翻,只听见万斯同口中发出了“啊呀”一声,整个人都离鞍飞了出去。
  紧接着“扑通”一声,落在七八尺之处的雪地里,可是是否摔着了,也只有他自己明白。
  就见他借势滚了一下,弄了一身的雪,紧接着,他就大声地啊哟了起来。
  小矮子倒没想到对方这么饭桶,他本以为对方也许多少会些功夫,却没料到如此不济,只凭自己带缰之力,竟能把他摔成这样。
  当下嘿嘿一笑,大笑道:“饭桶!就这么一点本事,还敢出来现眼。”
  那个高个子在一边看得有趣,不禁哈哈地大笑了起来,万斯同却仍然在地上大声地啊哟着。
  他一面叫道:“这是有王法的地方,你们敢这么打人吗?”
  说着他由雪地里跳起来,两只手抓着地上的白雪,直向这高矮二人乱掷了过去。
  可是他有意乱掷着,那些雪团,不是在前,就在后,要不就落在二丑四周,反正没有一团打在二人的身上,同时他一边跳骂着,作出一副乡下人的样子。
  他这种情形果然就把这一双老江湖给蒙住了。
  二人本以为万斯同是一个角色,想不到却是一个如此的废物,一时怨气全消,都呵呵大笑起来。
  那矮子更大笑着大声道:“龟儿子,回家抱娃娃去吧!老子不晓得什么叫王法,嘻嘻……”
  他说着,又在那匹黑马的屁股上重重地一拍,大声喝斥道:“去你的!”
  那匹马经他如此一来,长嘶了一声,直向来处奔去。
  万斯同大声叫道:“天啊!我的马。”
  说着,就撒开双腿,直向马跑之处追去。
  那个矮子目视着他跑远了,遂笑得前后打跌,一面向瘦高子说道:“妈的!老子看走了眼了。”
  高个的瘦子也是呵呵直笑,可是他只笑了几声,就止住了,皱了一下眉道:“老二,那个小子腿好快啊!你先不要笑。”
  矮子闻言,直向马跑之处望去,果然人马已无踪影,他怔了一下,却又嘻嘻笑道:“你放心吧,他要是真有什么功夫,刚才怎么如此松包蛋?”
  说着咳了一声,走到了他的小驴旁边,他的怒火立刻又来了。
  只见那小驴方才被自己鞭过的地方,已然留下了一道红红的血印子,鲜红的血,已渗了出来。
  那头小驴像是极为痛苦的,不时回头用舌头去舔着伤处的血渍。
  矮子看到此,不禁打心眼里难受,又骂了几句,遂蹲在地上,解开行囊,找出了上好的刀伤药,小心地为它包扎了一番。
  高个子频频催促道:“快走吧,别再耽搁了。”
  这矮子才翻身上了驴背,一高一矮,遂缓缓向前行去。
  这两个怪人,正如万斯同所猜测,一点不错,他们是绿林道上有名有姓的一双人物。
  这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和秦冰大战水母、花心怡的川西双白。
  那个高瘦个子的是草上露叶青,那个矮子是瓦上霜柳焦,兄弟二人向居川西。
  川西双白,成名武林已二十年,而且人人都知道,他二人是老搭档,极少有人敢轻易招惹他们,因为这两个家伙手段是太毒了。
  他们虽然定居川西,却从不在川西做案,每逢作案,这兄弟二人,必定借词外游,最远的地方,连直、鲁、青、蒙都曾去过。
  他们眼光准,盯货也是极为内行,无论黑白两道的东西,只要是大油水,绝逃不开他二人眼下,一经盯牢之后,他们是立刻上线开扒(下手行劫),绝不走眼,也从未失过风。
  所以,这几年来,他兄弟二人,始终过着优裕的生活,由于萍踪无痕,使一些知道他们底蕴的官府中人,也无可设法。海捕公文,散发各省,他二人依然逍遥自在,时间一久,连官府对他二人也不再缉捕了。
  三年前,他二人至洞庭寻水母报仇,虽是遇见了花心怡,令二人焦头烂额,可是最后仍然是报了仇了,水母和秦冰双双堕涧,自是万无活理,但那花心怡,也眼见她自峭壁上坠下,一口怨气也算是出了。
  川西双白由是返川,心情颇为愉快,他二人仍然是一年做案一次。
  这一次,他二人看上了一宗买卖,一路跟踪入浙,大致的情形,他二人也都摸清楚了。
  这宗买卖,说来实在惊人,那是当今圣上,御旨朱批特派大内三品带刀护卫项一公,至浙省三门湾,领回日本武士柴木三太郎护卫的八千金币和六十四颗夜明珠。
  这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,却不知怎么为这一双老儿打听到了。
  当今的这位武宗皇帝,原名厚煦,国号正德,十分英明,在位虽不久,却与邻邦十分和睦。他得知这个消息,亲自派下一名护卫至浙省迎接这位日本的武士,这件事,连浙省的地方官都不知道,可谓十分隐秘,一切都由那位身怀绝技的大内高手项一公部署迎接。他身怀有武宗皇帝的密令,可是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,才会出示。
  这位三品护卫,自得到这项命令之后,内心可是十分焦虑,因为他原是江湖中人,所以很清楚江湖绿林中那些贼人的手段。
  所以他一路上乔装成一个极为平常的生意人,一点儿痕迹也不敢显露。
  等到在三门湾接下了柴木三太郎之后,他依然是提着心,要按皇帝的意思,是令他调动各省州县的捕快,协助护送。
  可是项一公却宁可独自一个人来办这件事,他知道这消息一经过州县官府,无异向江湖中标明了告示,反倒败露了身形。
  所以他沿途之上,是谁也不敢惊动,那位日本武士虽是日本的剑道高手,可是他深深知道,中国地大人多,能人异士太多,又经过项一公陈述其中的厉害,这时柴木三太郎也不禁有些发慌。
  于是在项一公的建议之下,这位日本人特地打扮了一番,衣服也换过了,模样儿看来倒是和中国人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嘴上那两撇小胡子,他却舍不得刮,还有那口武士刀,他是说什么也要挂在腰上,据他说,这是代表他们日本人的武土精神。
  项一公因为他是客人,不好过分强迫他,也就只好任他如此。
  他二人自三门湾乔装入台州,预备稍歇一二日之后,即取道入京。不想,川西双白盯上了他们。
  叶青和柳焦也知道这买卖太棘手,而且一经抓获,自己二人是万无活理,而且这种事无异是犯上叛逆,太危险了。
  所以他二人更是十分小心,平日连大店都不敢进,吃饭也是找那些极小极僻的饭店,惟恐败露了身形。
  可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百密难免一疏,却惹起了那位新上道,身怀绝技的万斯同的注意,这也是命运天定。
  川西双白这一次跟踪,可不像昔日那样亦步亦趋,他们线放得极长。
  所以,一路上,有很长的距离,很好的机会,他二人都不动,一直盯到了台州。
  在这个地方,他们的心才动了,为什么呢?因为这地方四面都是山,括苍、天台、大盆、雁荡等四周环视,一经下手之后,随便往哪一处山里窜,都令对方束手无策。
  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到了。
  不要看他二人这么悠闲地走着,其实他们的眼睛比谁都要精明。
  两头小驴渐行渐远,驿道也开朗了,展望在眼前,是一片辽阔的原野,昨日的大雪,点缀得这地方成了一个银色世界。
  矮小的柳焦咳了一声,勒住了小驴,翻着一双小眼道:“老大,我看那个老小子八成也有些明白了。”
  草上露叶青怔了一下道:“何以见得?”
  柳焦冷冷一笑,用手上那纯白细竹的小马鞭,指着丈许外的雪地道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  叶青顺其指处看了一下,皱眉道:“这不是很清楚的轮迹么?”
  柳焦冷笑了一声道:“老大,你走了眼了,你再看看这边。”
  他的小马鞭又指向一个岔道,叶青顺望过去,不禁又啊了一声,道:“怎么又有一辆车呢?”
  矮子嘻嘻一笑道:“不要紧,他跑不了,要想瞒过我可是不容易。”
  他口中这么说着,陡然一按双手,整个的身子自驴背上拔了起来,如同一片枯叶似地,已落在了雪地上。
  就见他先弯下腰来仔细地观察着雪地里的轮迹,唇角带着冷笑。
  遂又在那岔道之处,也观察了一番。
  然后他身形一蹿,四平八稳地又落在了那小毛驴的驴背之上,手指前方大声说:“直下去,没有错。”
  叶青皱眉问:“有把握吗?”
  柳焦哂道:“你想,车上有八千金币,分量是不会轻的,在一上路时,我已试过了它的轮迹,除了吃雪不算,它下土的深外是一指半,现在一点也不会错的,快走,我们跟下去。”
  草上露叶青不禁十分佩服,当下嘿嘿一笑说:“真有你的,矮子。”
  两头小驴,即迎着凛冽的寒风,向前面疾驰而去,这一程,他们足足跑下去有好几里地。
  就在一箭的射程之外,一个小黑点,已在雪地里以奇快的速度移动着。
  柳焦嘿嘿一笑,手指前方道:“老大,没有错吧?”
  叶青手推着背后白布缠包的兵刃,冷笑道:“这是好地方,下手吧!”
  柳焦想了一想,摇头道:“不要慌,再等一会儿,现在我们上去看看吧。”
  二人同时用手把鞍后的行囊打了开来,一刹那间,叶青颔下多了一缕长须,手中多了一面小铜锣。
  柳焦的右手却多了一面旗牌,上面却写着:“六爻神课,奇门遁甲”。
  正中却有“大小白仙”四个大字,他背后还有一个木匣子,上面横一道竖一道贴满了红纸,写的是什么“万应锭”、“解肠散”、“七宝丹”……等等。
  叶青已迫不及待地飞驰而上,小驴上的串铃,叮叮当当地响成一片。
  这一双小驴,一跑开了,可是真快,霎时间,已追上了前行的篷车。
  这时已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辆篷车,那是一辆双辕二马的黑色马车。
  马车的式样很特别,设计的式样也极轻巧,皮窗半敞开着,车行如飞。
  可是它的速度,依然是不如那双小毛驴快,不多时两头小驴已追到了近前。
  这时叶青的小锣“当”地敲了一下,高声道:“神算——灵”。
  赶马车的,是一个四十上下,短小精干的汉子,一眼就可以看出,他身上是有相当功夫的。
  这时他手中马鞭一挥道:“走!走!我们有急事要赶路,哪有工夫算命!”
  可是川西双白的两匹小驴,始终贴得很近,叶青打着京腔道:“客人要知道吉凶祸福,过去未来不要?卦不虚算,一算必灵。”
  柳焦也在一旁帮腔道:“来一卦吧,老爷。”
  那个马车夫倏地一勒缰,瞪眼骂道:“混蛋,给老子滚开!哪有在半路上算命的道理?闪开!”
  说着他举起鞭子,就要向叶青身上抽去,忽然车内传出一声:“福子,慢着。”
  那车夫愤愤不平地把鞭子收回,川西双白遂见车窗“哗”地一声全开了。
  现出了一个六十上下的老者面孔来,这老者面色红润,两道灰眉已半秃落,双眉之下,那一双眸子,倒是精光四射,他身上穿着一袭酱面团花的袍子,头戴小便帽,完全一副商人的打扮。
  他向二人打量了一番,面现惊异地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  柳焦抢先说道:“老爷,我们是南昌的大小白仙,专为过往的贵人算卦的。老爷,求一卦吧!”
  他一面说着,还作出一副卑下的笑容,老者闻言半天之后,才冷冷地一笑说:“我们有急事,要赶路,你们找别人去吧!”
  说着正要挥手令行,可是叶青忽地用手抓住了他的车窗,笑道:“老爷,你面现晦纹,前路必有凶险,还是来一卦吧!”
  老者闻言不禁勃然大怒,双目一瞪,紧接着,他却又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  笑罢之后,他点了点头道:“朋友,你们招子可不亮,我们这车上可没有油水呀!”
  双白不由心中一惊,柳焦装作不解笑道:“咱们要小油水就够了。”
  这老者忽地双眉一挑,“砰”的一脚,把马车门给端了开来。
  跟着他一挺身,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朋友,你们报个万儿吧!”
  双白嘻嘻一笑,交换了一下目光,柳焦忽地一抖手,把手中的旗牌抖出,直向着老者面门点去;并且发出了一声狂笑道:“相好的,别装糊涂了。”
  那老者果然武功不弱,他忽地朗笑了一声,大声喊道:“柴木小心,有强人来了。”
  车座里,立刻有人应了一声,只听见哗啦一声,另一扇车门也开了。
  从里面跳出了一个身材矮胖,留有八字须的人来,只见他腰上插口长柄的长刀,另一边,也有一口皮鞘的短刀。
  此人一下地,怪声怪调地道:“强盗,哪里?来来……”
  一眼看见川西双白,这日本人也不由吃了一惊,因为他想像之中的强盗,必须是人高马大,却想不到对方竟是如此一双不起眼的人物。
  当下狂笑了一声,回头对那老者道:“中国朋友,不要慌,我来!”
  只见刀光一闪,一口明晃晃的武士刀,已自鞘内拨了出来,并且就势,快如闪电地直向柳焦连人带驴劈了下去。
  川西双白一见来人这种怪相,就知是来自东洋的武士,别看他二人横行武林数十年,伤人无数,阅历老练,可是东洋人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,不要说比斗,连见也是第一次。
  柴木的刀到,柳焦身形一偏,已离鞍而下,真是轻同落叶一般。
  东洋人对于这一手,是从心眼里佩服;可是,他依仗着自己乃是东洋有名的刀手,还没有把这两个人看在眼中,只是心内有些惊异而已。
  按他们本国的刀法,也是大有讲究的,普通刀手只能封一方,即正前方,较高者可兼顾二方,最高者可封四方,即四面敌人来,都可防御。
  柴木的造诣,已到了封四方的境地,是以一刀不中,他赶上了一大步,又是一声吼叫,刀由右前方,斜劈而出,映出了一道寒光。
  就在这时候,矮小的柳焦,已冷笑了一声,呼的一声,展开了他的那柄奇怪兵刃“紫金旗”。
  随着旗展之势,卷起了大片的雪花,他身形向下一矮,紫金旗向外一挥。
  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两股兵刃迎在了一块,柴木三太郎就觉得掌心一阵发热,武士刀差一点给震了出去,这才知道中国人果然厉害。
  他双手紧握刀柄,再次进身,武士刀贴着地面,“唰”的一声砍了出去。
  柳焦和这个东洋人动手,心中却一直有些提心吊胆,方才一接之下,他觉得对方手劲很大。尤其是对方那种刀势,自己还真摸不清他的路数。
  这时一旁的叶青已冷笑道:“快点制服了他,哪有工夫与他瞎缠!”
  柳焦这次身形已跃了起来,可是柴木的刀法,也不可轻视。
  一连三刀他没有砍中敌人,他已老羞成怒,这时他忽地大吼了一声:“唬哧!”
  只见他倏地一翻手腕子,掌中刀由下而上,长虹贯日似地卷了起来,直向柳焦的小腹上直劈了过去。
  这一式刀法,是柴木救命绝招之一,柳焦一时大意,差点为柴木砍上。他身形虽然跃起,可是看起来却是险到了家,柳焦不由大怒,一时杀机顿起。
  只听他狂笑一声:“好奴才!二太爷今天看你怎么跑!”
  口中说着,掌中旗蓦地卷起,“浪打金舟”,挟着一股罡烈劲风,直向柴木迎面打去。
  柴木猛地向左面一闪,可是柳焦紫金旗上诡异莫测,看是打东,其实打西。
  柴木方举刀格去,刀势一出,这位日本的武士,立刻也知道自己是递了一个空招,他猛地大叫了一声,想借势吓退对方。
  这位来自东瀛的武士柴木三太郎一声大吼,倒是把川西双白中的那位瓦上霜柳焦吓了一大跳,紫金旗已发出,却又倏地往回一收。
  只见他那矮小的身子,如同狂风似地转了出去,紫金旗往掌下一压,惊异地向着柴木仔细地看了一眼,冷笑了一声道:“东洋朋友,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柴木早先曾在中国住过,略悉汉语,此时闻言双手握刀,大吼了一声:“我西!”
  这一刀挟着雷霆万钧之势,直向瓦上霜柳焦当头劈了下来。
  柳焦这才知道,日本人那一声吼叫,乃是无为而发,却想不到把自己吓了一跳,方才一式自己原来已取胜,如此却令他逃开,一时怒火中烧,杀机顿起。
  柴木刀到,柳焦只向侧边一闪身子,左掌向外一封,施了绝招“恨福来迟”,只听嗡一声,柴木的刀已被封了出去。
  东洋人对这种功夫是外行的;而且是闻所未闻,这口倭刀被柳焦这种内家真力一崩,他只觉得一双虎口炙炙地发热,同时身子直向后仰了出去。
  瓦上霜冷笑一声,进一步,紫金旗再次卷起,“遍卷飞萤”,直向柴木侧腰卷去。
  柴木三太郎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,他身形后仰,门户大开,若再想逃开柳焦这一式,那真是妄想了。
  那一旁身负皇命迎接柴木的大内高手项一公,看到此,他是再也忍不住了。
  他原以为这位来自东洋的剑手,必定也有几手厉害的功夫的,却想不到竟然如此脓包。
  柳焦的紫金旗只要一挥下,这柴木若想逃得活命,那可真是梦想了。
  而项一公身负皇命,负有保护柴木之责,若是柴木丧命,自己也可能因此丢官丧命。
  所以他是再也不能装糊涂了,这时尖叱了声:“朋友住手!”
  声随人起,声落人落,一支鸠形杖已把柳焦紫金旗磕在了一边。他就势一晃身子,挡在柴木的身前。柳焦招已展出,忽地为一柄鸠形杖自一边磕开。只觉得对方手劲颇大,再一注视,才知来人竟是那来自大内的项一公。
  瓦上霜柳焦身形旁侧,嘻嘻冷笑了一声道:“怎么样?朋友,他也要尝尝柳老二手上这柄玩意儿的厉害么?”
  项一公这时连怒带气,脸色焦黄。
  他拿出了他的官架子,咳了一声道:“二位朋友,你们的招子空了。”
  说着连连冷笑不已,柳焦一翻小眼道:“此话怎讲?”
  一旁的草上露叶青也冷哼了一声道:“兄弟,你不要中他的诡计。”
  项一公嘿嘿一笑,手指着柴木三太郎道:“这位是来自东洋的朋友,来此是为朝我皇上天子,不才我正是护送这位朋友的官差。”
  说到此,他双目一瞪,厉声道:“我是朝廷三品带刀护卫,此次当差,受有圣上亲托,尔等草寇有几个脑袋,竟敢打劫皇差不成?”
  谁知道这川西双白,乃是绿林中专做别人不敢做的硬买卖,项一公这番话,并吓不倒他们。这时闻言之后,那柳焦嘻嘻一笑,点了点头,转首向着叶青道:“老大,听见没有?人家是大内的高手,而且是负老头子的钦命的,怎么样,咱们只好逃了吧!”
  草上露叶青哈哈一笑,啐道:“鹰爪子(绿林中人称官府人皆是如此)!你打这个旗号,就能把我兄弟吓住了不成?”
  说着又是仰天一笑,兔嘴连掀,道:“相好的,这里是天高皇帝远,你别吓唬咱们,我们不向你要钱,我们跟这位东洋朋友要点东西。”
  项一公听到此,不由又惊又急,惊的是,这是一桩极为隐秘的事情,怎会为这两个人打听到;怒的是自己抬出了皇差的身份,这两个东西居然毫不买账,竟敢以身对抗皇室,真是胆大妄为之极。
  他说着自怀内掏出了一个杏黄色的信封,匆匆打了开来,现出了一张公文,上面有血红的大印。当然,川西双白作案已久,焉有不认得这种东西的,他二人一看这种公文的形式,就知道这是一件极为重要的随身公文。只凭此一纸公文,沿途百官无不唯命是听。
  他们对着了一眼,二人微微一笑,更坚定了他二人的下手决心。
  项一公公文在手,微微抖了一下,大声道:“怎么样?你二人莫非还要亲自过目一下才行么?”
  柳焦扬了一扬手,嬉皮笑脸道:“快!快收起来,收起来,皇帝老子还要那么多钱干嘛呀?再说这点点小芝麻,在他老人家眼睛里,又算得了什么呀?”
  才说至此,那项一公斥道:“住口!”
  他指指柳焦道:“你有几个脑袋,竟敢上侮天子?好!好!今天你家项大人,就拿下你这不知死活的逆贼。”
  他说着匆匆把信封收起,回身对柴木道:“你还是快快进车里去吧,待我来拿下他。”
  柴木三太郎闻言,摇头大声道:“我不怕,不怕……”
  他边说,身形平蹲,双手把武士刀向前举了一举,他刀身平置,借着刀光,可以清楚地看出来自四面八方偷袭的人影。
  瓦上霜柳焦嘿嘿冷笑一声道:“老大,你办你的,我来对付这倭鬼。”
  项一公闻言不禁吃了一惊,他知道这高矮二人,身上都有惊人的功夫,自己或许尚可勉力对付一人。可是,柴木三太郎的本事,方才已经见识过了,他如何有能力来对付另一人?
  一念及此,项一公就不敢动手了。
  他脑筋转了一转,当下干笑了一声道:“二位朋友,我知道你们是身上缺点银子,这事情容易,待我写一张字条交给二位,前往台州府衙门领取现银五百两,就算我项一公交了你们两位朋友,如何?”
  瓦上霜柳焦闻言,嘿嘿冷笑了一声道:“谢谢你了……”说罢,遂一瞪眼,冷然一笑,道:“朋友,你看错人了,就凭五百两银子,就想打发我们?”
  项一公强忍怒火,道:“你们想要多少?朋友,本大人纯系爱护你们,你们不要不知好歹。”
  柳焦哈哈大笑道:“好!好!既然你如此爱护咱弟兄二人,我们也不能不知好歹。
  这么吧,那八千金币免了,只要把那一批夜明珠交出来,我们就走。”
  此言一出,项一公不禁脸上变色,就连柴木三太郎也吓得一怔。
  项一公一定神,瞪眼道:“什么……夜明珠?”
  柳焦笑笑道:“不错,把夜明珠拿出来,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  项一公这时只好振作起来,他点了点头道:“二位朋友果然高明。不错,这位柴木朋友是带来了这些贡礼;可是,这些东西早就从旁的地方运走了。”
  柳焦一声断喝:“你胡说!”他冷笑了一声,又道:“柳二爷眼里可是揉不进沙子,你如何瞒得了我兄弟二人?”
  项一公淡淡一笑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  这样一来,不禁令川西双白十分猜疑,叶青首先忍耐不住,冷哼了一声,道:“我自己会看。”
  他身形一晃,已纵上了马车,那赶车的,乃是大名府的捕头要命金老七乔装的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下一篇:三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
上一篇:
一 白雪白驴 怪人怪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