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三 喜获旷古录 惊失心上人
 
2020-05-14 16:35:57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他们两个就涉着水一直走到了瀑布前面,十姑首先低头钻了进去,万斯同也跟着进去,水把他头发整个地全打湿了。
  等到钻进去之后,万斯同才见,果然有一座四方形的石室,石质如玉,且打磨得十分平滑,外面瀑布虽是哗哗地泻下来,可是这间石室里却是一些水迹都没有。
  十姑把火亮着了,石室内立刻光华大盛,万斯同惊奇地四面打量着,他真想不到,这地方会有如此神秘的一间暗室。
  就在石室的正前方壁上,悬有一幅四方形的画像,画像上是一个白胡子老人,另有一行字迹,在这图的下方,写的是:“合沙宗师之神像”。
  十姑指了一下这张像道:“这就是合沙老人,那部《合沙奇书》就是他手撰的。”
  万斯同望着老人遗像,不禁肃然起敬,当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十姑却只是冷冷地看一眼,显然的,她是认为不屑如此的。
  万斯同行礼之后,就走到老人遗像前,见图像下方,有一尺许圆形青玉石块,嵌在石壁之内。
  奇怪的是那青玉壁石之上,有五个圆形指印,深深陷入玉石之内。
  龙十姑就把右手五指插入指孔之内,说也奇怪,那青玉圆块,竟自左至右地转动了起来。
  十姑就用力地往外硬拉,可是那玉石只能左右转动,却休想拉动分毫。
  龙十姑冷笑着,对万斯同道:“你看见了没有,那部《合沙奇书》,必定是藏在这石壁里面,只是这石块,我却是没有办法拉开。”她说着皱着眉,一面抽出了手道:“你来试试看,也许你力量大些。”
  万斯同一声不哼地把手指插入到孔内,觉得那指孔大小,仿佛就和自己的手掌一模一样,手伸在里面,竟是没有剩下一些空隙。
  他用力地往外面拉了拉,那玉石仍是丝毫不动,十姑见状不禁皱眉道:“要用力。”
  万斯同一时力贯单臂,施出了鹰爪力,霍地向外一提,满打算定要拉开,可是事实却非如此,那青玉石块,仍然是纹丝不动。
  他叹了一口气道:“不行!”就抽出了手。
  十姑又把手伸进去,用全力晃了两晃,也是没有用,她就拔出手来道:“我找你帮忙,就是因为你有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剑,你可以用它把这块玉石结刨出来,那样就不愁打不开它。”
  万斯同心中一动,就当真把围在腰内的寒铁软剑拔了出来,一时光华耀目。
  可是他转念一想,又把剑收回了鞘,重新围在了腰上。十姑奇怪道:“为什么不用剑呢?”
  万斯同摇了摇头道:“不行,不能用剑砍,你想想,这是合沙老前辈当年修真的地方,这块玉石定是他亲手安置,又是一块宝物,如果贸然地用剑毁了它,岂不是有违他老人家的心意?”
  说着他又叹了一声道:“还是另想办法好了。”
  十姑冷冷一笑,道:“你的胆子太小了。”
  万斯同摇了摇头道:“这不是胆子小不小的事,而是我不能做。”
  “那么……”龙十姑冷笑着说,“既然你不敢,这样吧,你把剑先借给我,看我斩开来给你看看。”
  万斯同脸上一红道:“这……不行!我不能借。”
  龙十姑倏地蛾眉一竖,却又放下了颜色,笑了笑道:“我知你是心存敬畏,怕那大木上人,其实你太多虑。别说那个老人现在不会在此,就是在此,有你我二人合力,怕他作甚?”
  万斯同退后了一步,苦笑笑说:“姑娘,你先静下心来,我们来研究一下,可能另有妙法。”
  龙十姑举着火折子,失望地叹息一声,她退回了身子,一言不发。
  万斯同这时望着那石块发了一会儿呆,心中就想,这是一个什么道理,为什么这玉石可以左右旋转,却是不能前后?
  他退后到一边,默默地坐了下来,运用心智仔细地推敲着这其中奥妙,一言不发,龙十姑只是紧紧地皱着眉,就道:“我看,你还是把宝剑……”
  万斯同一摆手,阻止了她的话,站了起来,又把手插入指孔之内,试着往左用力一转,却见那青玉块,在石壁内,就像车轮也似地转着。他又试着往右用力,也是一样。
  这时候他内心不禁有了一些主张,心忖道:“这其中,必定含有极为神秘的先天易数道理在内。”
  他脑中这么想着,偶一抬头,却见那画上的老人,一双大眸子,好似直直地在看着自己,神态栩栩如生,目光之中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,他的心不禁有些虚了。可是冥冥之中,又好似这纸上的图像,正在向自己透露一项不可告人的神秘似的。
  他内心不禁大大地为之一动。
  这种感觉,可以说完全是一种毫无根据的内心感觉,一种幻想和一种灵感。可是人生,却也有很多事情,是凭这种突然的灵感而成功或消逝。
  在老人这张图像的目光里,万斯同似得到了一种神灵的启示。
  正好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蝙蝠,突然由那幅画像里,鼓翅而出,由于那蝙蝠飞出的突然,不禁把室内二人都吓了一跳。
  龙十姑正欲举掌劈空击去,忽听万斯同大声吼道:“且慢!”
  这声音不禁把十姑吓了一跳,她惊愣地望着万斯同,而万斯同却正仰首看着那幅呆板的画像。这时候,陆续地又由图像之后,一二三四五六七,连方才那一只,共是八只。
  它们飞出之后,箭也似地直向室外穿水而出。
  万斯同大喝了一声:“八!”
  忽见他右手疾转,把那玉石一连转了八转,方及“八”数,就闻得那块青玉内发出“叮当”如同呜金似的一声脆响。
  这声音,令十姑吃了一惊,她大喜道:“快快拉呀!开了!开了!”
  可是万斯同样子就像是一个呆子一样,他那微微合闭的一双眸子,就像是在参一件先天易理一般。
  他脑中仿佛隔石听到了,听到了那远处寺院的鸣钟之声,那声音微弱但清楚,一共敲了二十四下。
  他就毫不犹豫地向左面,一连转动二十四转,在他一声不哼默默地转动时,十姑在一边看他,就像是在看一个呆子似的。
  万斯同一连转了二十四下,最后一转时,他像疯子似地,并且用手,重重地在青玉上击了一下,道了一声:“开!”
  只听得石内又是“叮当”一声脆响。
  万斯同抽手回身,纵出了六尺以外,只听见石壁处传出了一阵琴瑟之声,仿佛有人在石内挑动琴弦一般,那声音好不动人。
  紧接着,那青玉块就像车滚似地,飞快地转动了起来,同时乐声忽止。
  同时之间,石壁上,响起一片喳喳之声,一扇大小约有三尺见方,厚达六尺左右的笨重石门,慢慢地启了开来。
  龙十姑大喜,正在扑上来,忽为万斯同一把把她拉住了,她回身道:“我要去拿书。”
  “快伏下!”万斯同紧张地道。
  他说着自己猛地伏了下来,十姑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也伏了下来!
  可是她心中有些莫名其妙,就在她心存怀疑的当儿,就听见“哧哧”之声密如贯珠般自空中交叉而过。
  随着叮叮当当一阵乱响,少说也有百十支短箭,自那敞开的石门之内,漫天地射了出来。
  那些暗箭力道极大,一支支都射入石壁之内,激起了满天星火,石屑纷飞。
  二人都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,因为如此劲道的暗器,他们还是首次见过,任何人也是万万躲不过的。若非是万斯同见机得早,此刻二人早已横尸当地。
  二人都不禁抽了一口冷气,直到一切安静之后,万斯同才缓缓地爬了起来。
  龙十姑见他起来,才敢跟着起来,就见那大石门已完全洞开,现出了门内的一个长形石柜!
  那石柜长仅数尺,内中有一个明格,全系青色玉石砌成。
  龙十姑又重新晃亮了火折子,只见那明格内,放着一个缎面的书匣,上写着“合沙奇书”四个大字,她不由大喜,不假思索地伸手就抓。
  万斯同心存仔细,见状要唤已是不及,十姑手方触及匣面,只听得她“啊”的一声,倏地后退了好几步,一时面色如土。
  再看她手背上,却中了一枚长短仅有寸许的银色小箭,已然没羽。鲜血正由她雪也似的白手腕子上淌出来,十姑身形踉跄后退,痛得她娇躯连连颤抖。
  可是,她竟咬着牙,把那枚小箭给拔了下来,万斯同吃惊地道:“伤得厉害吗?”
  十姑手捂伤处,牙关紧咬,退后了一步,一言不发,可是她那双美丽而贪婪的目光,却仍然往石柜中搜索着。
  万斯同也怕时机不再,深恐那石门会自行关上,当下忙探手把那《合沙奇书》取了下来。
  他双手把这部《合沙奇书》捧了出来,却见下面有一白钢机钮,那机钮本为书压着,此刻书一去,那机钮突然地跳了半寸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。
  万斯同真是福至心灵,要换任何人来说,也不会有他这么机灵,更不会有他这些料事如神的预感。
  这机钮方一跳起,万斯同已晃动身子,电也似地拉着龙十姑自柜内飘出。
  他身子方一跃出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真是个震耳欲聋的一声大响,仿佛是整个的石室都被震得塌了下来。
  再看那厚大的石门,此刻已然关上,和石壁严丝合缝,和来时一样,看不出一点痕迹。
  二人都不禁吓了一跳,万斯同连声叫险,心想自己只要迟缓半步,此刻怕不砸成了肉饼,即或不然,也只怕终身埋葬石柜之中了。
  他余悸尚存,慢慢地,他把那部《合沙奇书》抱入怀内,叹道:“好险!姑娘我们走吧!”
  龙十姑这时已略微把手上的伤包扎好,她怔怔地看着万斯同手上的那部《合沙奇书》,嘴角欲动。
  万斯同忽然明白了,当时微笑了一下,把书放下来,一面把匣子启开,果然内中有书三卷,用蓝色缎子封着面,十分平贴。
  三卷上有红色书签注明着为“天、地、人”三卷。他略微翻动了一下,见内全是工笔书写的蝇头小字,旁边却偶有红笔加注的记号,间页另有生动的图形,映衬得清爽朗目,栩栩如生。
  万斯同笑了笑说:“这部书暂时由我保管,待平安外出之后,我定然双手奉交与你,因为那头大鸟或许还会再来。”
  龙十姑苦笑道:“书是你苦心得来的,自然由你。”
  言下似很失望,样子也极为勉强,万斯同见她如此表情,心中未免不乐。
  他本打算把书给她,可是因心念瞎婆婆之言,生怕书现在就交给她,难免触怒大木上人和那头怪鸟;再者他内心多少有些割舍不得,还打算和她商量一下,先行借看数月,此刻看来,这一愿望,还是不说的好。
  他内心这么想着,就冷冷一笑道:“姑娘,你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三心二意,我既然答应把此书赠你,自不会再生出枝节,一待出了乱石岭后,我定然把这书奉交与你。那时,你回杭州,我也要去一个地方。”
  十姑翻了一下眸子,她脸色有些发红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问:“你去什么地方?”
  万斯同皱眉道:“去雁荡。唉!我已经为你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了。”
  十姑低下了头,她心中默默地想道:“眼前他能把书给我,实在是天大的人情,我不妨让他自去,好在雁荡离此地也不太远,以后我还怕他跑了么?”
  想着就问:“你住在雁荡?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并且微微一笑,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未婚妻花心蕊,她一定还住在那里。她如还等着自己,那么就立刻与她结为夫妇。
  想到得意处,他情不自禁地笑了笑,十姑也不知他心中想些什么,她也有她自己的主意就是了。
  这时候,二人就站起了身子,室外那扇水晶帘子,哗哗地响着。
  十姑在前,万斯同在后,双双迈出了室门,又重新涉水向岸边行去。
  此刻天空中落着丝丝的牛毛细雨,东方已有了曙色,天可是差不多亮了。
  万斯同虽觉有些遗憾,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极不平凡的事情,心中很是得意。
  至于龙十姑,她那一双剪水的瞳子,却不时地向万斯同怀中望着,面色甚为阴沉。
  要是换了任何一个人,她决不会容他占有这部书,哪怕是一分钟。可是万斯同,一来是这部书的得者;再者,那丰俊的仪表,早已令她心醉,她不忍心下手硬抢。可是她内心却有些怀疑,怀疑万斯同是否真舍得把这三卷天下至宝《合沙奇书》双手奉赠自己,所以她内心始终是很纳闷。除非书在她手上,她才能放心。
  就在这时,忽然当空一声长鸣,这种声音,对于二人来说,都是熟悉的。
  他二人都不禁大吃一惊,慌忙向天上望去,果见那头大鸟又出现了。
  它在空中来回地盘旋着,发出了极大的鸣声。
  万斯同深恐有意外,当时大声地叫着;并且向天上挥着手,可是这一次,那头大鸟仿佛没有听见一般。
  只见它陡然在空中把身子一歪,斜着身子,就像箭一般地冲了下来。
  在它接近二人的时候,霍地右翅一分,直向水面上击去,击起一股水箭,朝着二人身上打来。
  那水箭的劲道极大,二人都不敢为它打上;可是身在水中想要躲闪却是不易,一时都不由得跌倒水中,弄得遍体透湿。
  万斯同最担心的是怀中那部《合沙奇书》,生怕为水弄湿了。
  他慌忙取出来看看,所幸书外另有匣子,要不然就会湿了!
  就在这时,那只大鸟又采取另外一个角度,由高空直冲下来,二人已走到了岸边,未及上岸,却为大鸟的巨翅所打来的水柱,射了一身一脸。因为力道极猛,二人都差一点儿跌倒。
  龙十姑不禁勃然大怒,她抖手打出了一枚“烈火丸”;可是那精灵的大鸟,它身上早已事先沾满了水,这烈火丸打在了它的身上,只发出了“滋”的一声,顿时冒出了股烟,连火花也没亮一下,就熄灭了。
  十姑大吃一惊,又连续打出了几枚,全是如此,她这才知道,这种暗器是失效了。
  那头大鸟见烈火丸不能生效,它就什么也不怕了,当时厉啸了一声,突地低飞而来。
  万斯同忽然抢上前,他以为自己和这头大鸟多少有些交情,谁知这大鸟似乎连他也认不得了。
  它猛然分出了一只爪子,直向着万斯同的那部《合沙奇书》抓去。
  万斯同大吃一惊,他慌不迭,向后一闪,这时龙十姑更怕那部书为鸟抓去。
  此刻见状,娇叱了声,她突地抽出了剑,直向鸟爪上绕去。
  大鸟蓦地腾空,它口中发出凄厉的鸣声,似乎恨十姑已入骨髓,可是却有些怕她的剑。
  万斯同仍然向天空大声嚷着,那大鸟也许是由于龙十姑而迁怒到了万斯同,所以,它丝毫不理会,此刻正在天上兜着圈子。
  龙十姑忿忿地道:“好么!那老头子纵鸟伤人,我就放火烧了他的林子。”
  她说着就要重施故技,万斯同见状,慌忙把她拉住,正在推拉之际,忽听得当空一阵笛子吹奏的声音,十分清亮。
  二人都不禁吃了一惊,因为这地方,怎会有外人来呢?
  那头大鸟本在低空盘旋,听到了这笛子声音,它忽然收束了双翅,落在了一座大石的尖峰,“呱呱”对空高鸣了两声,笛声遂止。
  十姑怔怔看了万斯同一眼道:“我们走,快!”
  万斯同摆了摆手,这时空中发出了一声冷笑,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万斯同,这部书是你得去了么?”
  万斯同慌忙跪地道:“正是晚辈,求老前辈放行。”
  老人嘿嘿一笑说:“你真是好造化,这多年以来,多少人铩羽而归,你却很轻易地得到了。昨日你来,我已略运智慧为你推算,算出此书今日定必出山,却想不到应在了你这孩子的手上。”
  万斯同恭敬地跪地不发一言,老人笑了笑又道:“和你同行女子是谁,为何不跪?”
  万斯同忙向十姑递了个眼色,可是十姑天性骄傲,她内心早已恨透了这个老人,此时焉肯与他下跪?
  可是她也知道,此老既能辟谷此山,可见非同凡流,自己还是不要当面招惹他的好。
  说着深深打了一躬,极为勉强地道:“晚辈龙十姑参见前辈。”
  老人发出了一声阴沉的冷笑,道:“龙十姑,你好大的胆子,来到我这飞雷涧恣意狂横,伤我爱鸟,烧我花木,居心阴狠,莫此为甚。”
  说着又发出了一阵冷笑,稍停才道:“你的报应就在眼前了。”
  说着又是一阵长叹,徐徐说道:“这是你自取其咎,关于对你的发落,贫道自有安排,我先不向你多说话,你也不必多言。”
  十姑闻言面上现出惊惧之色,只是她绝不忏悔,面上现出了冷冷的笑容。
  万斯同见状,不禁为她深深地担心,他慌不迭地道:“老前辈务请开恩,这都是晚辈等年少无知……”
  才言到此,那老人已冷哼道:“这与你没有关系,你不必多说。”
  万斯同只好止住了话,可是他内心十分为十姑难受,却又不知如何劝说才好。
  龙十姑此刻,用剑尖点在一块石头上,蛾眉微挑,面上似有怒容,却是一言不发。
  那老人忽又嘿嘿一笑,语气突然变得温和道:“万斯同,你知道,我是有事情与你商量的。”
  万斯同吃惊道:“老前辈,有话请说,晚辈洗耳恭听。”
  老人才道:“好!”
  遂又问道:“你手上抱的,可是那部《合沙奇书》么?”
  “是的!”万斯同弯腰答应一声。
  “很好!”老人咳了一声道:“我是想,这部书你年纪太小,书中武功多系独家奥秘,只怕你不易参透,是否可由我为你暂时保管几年?”
  万斯同怔了一下,却见十姑怒容满面地摇了摇头,万斯同脸红道:“多谢老前辈关怀。”
  老人插口道:“我这是爱惜你。”
  万斯同讷讷地道:“晚辈年岁虽轻,但因此书得之不易,颇想珍藏研究,以为传家。”
  老人长叹了一声,语音悲切道:“万斯同,不瞒你说,老夫坐关已多年,至今却不得大脱手解法,只是想参阅一个合沙老前辈的秘诀口语罢了。莫非以老夫当今的身份,向你求借一下也是不肯么?”
  万斯同不禁面色十分为难,一旁的十姑,就冷冷一笑道:“堂堂武林前辈,却向后辈如此乞讨东西,传扬出去,岂不丢人?”
  老人冷笑了一声,道:“小小女子,大难当前,尚不知悔,你知道什么?老夫若想强要,别说你二人无法抵挡,即你二人师尊合力联手,也是枉然。只是老夫与万小友,尚有些交情,所以才至诚降格向他借取,老夫此举非偷非盗,明可对天,有何丢人?”
  说到此,又冷笑道:“你这小女子不知天高地厚,大难当前,不知反悔,反敢对我无礼,老夫若不给你些教训,谅你日后定必更加猖狂。”
  十姑所以胆敢如此,主要是只听老人言语,不见其人,她猜出老人定是坐关在紧要关头,身子不能移动,只能发话,又怕他何来?
  所以,她笑了一声,道:“你这窄谷,自认部署周密,在姑娘看来,亦只不过如此。”
  此话方了,就见眼前晨雾之中,衣衫飘动,定目望去,一个瘦削清癯的道人,已站在眼前。
  这道人身着一袭浅灰色的道衣,长可及地,足下是一双多耳麻鞋,或是衣服太长,所以看不出他的脚部动作,他只是缓缓地前行着。
  二人见状不禁大吃了一惊,尤其是龙十姑,知道自己一时口舌之争,竟将这怪老道激出来,眼前怕是对自己大大的不利了。
  想着不禁面色吓得苍白,一时再也不敢多说了。
  道人缓缓行抵二人身前不远站定,先向万斯同微笑着点了点头,万斯同忙躬身一礼,口中谦虚道:“老前辈你何故亲临,晚辈等实不敢当。”
  道人冷冷一笑,眸子遂转到了十姑身上,用冷峻的口吻道:“女娃娃,你师尊何人?
  是谁家子弟?”
  十姑眨了一下眸子,看了他一眼,却是一句话也不回答,她心中正在想着脱身之计。
  道人见她不语,面色不禁渐渐转愠,冷哂道:“娃娃你此番来时,你那师尊莫非没告诉过你,此来有一番劫难么?”
  这一句话,不禁令二人都吃了一惊,尤其是十姑惊得猛地抬头看着道人。
  这道人冷冷一笑,平伸一手,指着十姑面容道:“你印堂发暗,阴霾侵主,如不应在贫道此一劫内,日后定有杀身之祸。这都是你素日自傲自负,妄自托大,任性胡为的报应,又怨得谁来?”
  他这一番大道理,听在龙十姑耳中,不禁勃然大怒,她生性极为好强,又因武技过人,素日为人恭维,直如公主一般。
  这道人一番凌厉挖苦之言,她如何能听入耳内,蛾眉一挑,杀机顿起。
  可是她也知道道人隐居此谷内,已过百年,素日来,江湖上对他的传闻,多系捕风捉影之谈,谓其已成半仙之身,虽未免言过其实,可是由此观之,这道人也绝非无来头。
  只看他这种说来就来,轻似飘絮的身材,已知道人炼气的功夫,到了“登峰造极”
  的地步。
  龙十姑观察到了这些,虽有侵犯之意,她也不得不小心从事。
  当下强忍心中暴怒,勉强打了一躬道:“晚辈恭领教诲。”
  这道人正是大木上人的真身肉体,他百年以来,鲜问世事,一意炼丹求道,已成不死之身,内功自是可观。道人善观天时地利,夜观星象,更于静中透参人生的变迁,凡人思维入其望中,自是一目了然。
  此刻龙十姑表面恭敬,内心存有歹念,上人自是一望就知!
  因此他的面容陡然就拉了下来,冷冷一笑,不发一语,他本想先下手擒她入手,倒不如待她先发动了。
  在上人来说,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,因为他自弱冠入道以来,还是首次与人动手,他几乎不敢相信,这外表极美的女孩子,竟敢下手向自己行凶。
  为了证实他猜测是否属实,所以他转身向万斯同含笑说道:“你这孩子根骨质素,俱是上材,日后好自为之,不难大成。”
  万斯同正弯腰称谢,就在这刹那之间,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龙十姑,竟突然出手。只听她一声娇叱,忽然身形向下一低,双掌齐出,把她多年不曾用过,压箱底的“五行内功”,突出发了出来!
  十姑因知道人非是易与之辈,所以一出手,就用出了十成功力,只期这一掌,就能把道人立毙掌下。
  可是她未免想得太天真了,这种掌力若说拿来对付任何一个武林高手,对方也有性命之虑;可是若用来对这百年坐关的童身道人,却显得太幼稚了。
  掌力方出,那道人双袖霍地向上一举,身形纹丝不动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大响。
  道人身如巨石,纹丝不动;而龙十姑则如同是撞在一堵有弹力的墙上一般。
  只听她口中尖叫了一声,突地反身就倒,同时口中也喷出了一口鲜血,当时就昏死了过去。
  万斯同虽说与她并无深交,但是多少有些情分,见状惊呼一声,猛然扑过去,把她扶持起来。
  他惊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只是惊异地看着大木上人。
  道人冷冷一笑道:“好厉害的姑娘,竟敢对贫道下此毒手,若非是贫道力抵三关,这五行真力,也是承受不起的。”
  说到此,他又微微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她害人不成,反害了自己,五行真力乃心肝肺脾肾五脏之力,此刻伤我不成,她反倒五脏俱伤,看来,她生命是保不住了。”
  说着又叹了一声,轻轻走到十姑身前,单手摸索着她腕上脉门,遂松手,摇了摇头。
  万斯同见状大惊,慌忙道:“老前辈,你要救她一救,救她一救!”
  道人见万斯同语音恳切,也似有些感动,他叹了一声说:“这是她自作自受,怨得谁来?五行真力素日用上三四成,也足可制人于死,她竟敢以十成功力向贫道暗袭。”
  说到此,白眉一扬,愤愤地又道:“贫道与她,到底有何深仇大怒,竟下这种毒手?”
  说着,又冷冷地笑了几声,万斯同此刻见十姑面如金纸,双目微合,看来已是气若游丝。
  想到了与她多日相处,同路共行,虽说并无暧昧情形,却未免有些物伤其类,一时悲从中来,落下了两行眼泪。
  道人微笑了笑道:“你也不必伤心,此女心地也实在太毒,留她在世上,尚不知有多少人要受她毒害!”
  万斯同不禁跪下来,悲声道:“此女虽是心术有些偏激,自大狂傲;然而并非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务乞老前辈念她年幼无知,设法救她回生。弟子情愿将这部《合沙奇书》奉上,以交换此女的生命,尚乞你老人家务必开恩。”
  道人不禁面色一惊,他仔细地看着万斯同道:“你说的是真话么?”
  万斯同咬了一下牙,道: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  说着双手奉书,道人摇一摇头道:“且慢给我,容我先看看这女娃娃再说!”
  他说着微微皱眉又去摸了十姑一会儿脉门,半天才苦笑道:“不行了。”
  万斯同闻言,不禁热泪夺眶而出,道人却一摆手,叹道:“你这孩子心术很好,即如此,贫道只得格外成全她了。”
  万斯同不禁大喜,连声道:“谢谢老前辈!”
  道人哼了一声,徐徐说道:“先不要谢,死罪虽免,活罪却饶她不得,何况贫道也要煞一煞她的傲气,令她以后好好为人!”
  万斯同讷讷道:“只要老前辈救她活命就好了。”
  道人奇怪道:“她与你是何关系?”
  万斯同面红了一下,遂正色道:“晚辈与她只是萍水相逢,谈不到什么情谊,只不过承她诸多关爱就是了!”
  大木上人点了点头说道:“难得!”
  道人说完了这句话,目光又死死地盯在龙十姑面上,说道:“为了替她消除日后大难,此女需要在这飞雷涧中,面壁七年。”
  “七年?”万斯同吃了一惊,因为这应上了瞎婆婆铜锣神算,他不由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道人鼻中哼了一声道:“这是贫道破格对她成全,以她心术,本当死有余辜,现在你也不必多说了,七年之后,此女自会出山,彼时她可能会变成另一个人,这就要看她的造化了。”
  万斯同闻言,虽有些难过,但听道人所说,又似对她有益无害,虽然七年是一段极长的日子,可是十姑如能如此因祸得福,也是一件可喜的事情,这也是她自作自受,不幸中之大幸了。
  龙十姑性情高傲,凡事任性,至今却得到一个极大的教训,这是她咎由自取,却与旁人无关。
  秉性忠厚的万斯同,在苦苦哀求了大木上人之后,得知十姑所谓的“七年之灾”,却不幸真地应验了,他除了惋惜顿足之外,又能如何呢?
  上人这时自怀内取出一个玉瓶,大小形状,就和鼻烟壶的样子差不多。
  他由瓶内倒了一粒极小的丸丹,走过去放在十姑的嘴里,然后回过头来,冷然道:“你可以放心了,贫道这粒冷香丸足以挽回她的生命。”
  万斯同戚然地点了点头,大木上人遂又一笑,说道:“万小友,现在我已答应了你……”
  话尚未完,万斯同已双手把书呈上道:“晚辈绝不食言,这部《合沙奇书》老前辈就拿去吧!”
  道人想不到这少年,果真竟如此慷慨,一时也不禁有些出乎意料之外。
  人类的感情,都是一样,譬如说,你爱一件东西,人家愈不肯给,你愈想要,真要是对方割爱双手奉上,你却又觉得不大好意思收受了。
  这种情形,正如同眼前是一样的,万斯同历尽了千辛万苦,得到了这部书,现在他毫不犹疑地双手奉上,那位不费吹灰之力,而坐享其成的老前辈,他就是脸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收下。
  何况他又是一位三清教下的有道之人,这个脸,他可是真拉不下来。
  当下两弯白眉连耸了耸,手已伸出,又收了回来,汗颜地笑道:“我只是借阅些时候罢了。”
  万斯同面不改色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岂有反悔之理?这东西也不过是晚辈意外得来,既然老前辈想要,晚辈决心赠送,还说什么借不借,岂非见笑了。”
  这几句话,说得大木上人一时面红如火,头上白发像要立起来了。
  他忽然伸出手来,把万斯同送在面前的书向外一推,慨然地长叹了一声,口中讷讷讷地道:“你快将这部书收起来吧!快!快!”
  万斯同不禁吃了一惊,道:“老前辈你……”
  上人苦笑道:“万斯同,你这番话说得太好了,贫道显然也动了贪念,现在,你把这部应归你的书收起来吧,贫道决心不要了。”
  他说话之时,面色灰白,像是深深地受着内心的谴责,他那双精光炯炯的眸子,甚至于也不敢去和万斯同的目光相接触了。
  “老前辈!”万斯同不明地道,“这是为何?晚辈是心甘情愿送上的呀!”
  “你不要再说了!”大木上人显然有些生气了,他一挥手,道:“你快快收起它来!”
  万斯同心中大喜,正要揣入怀内,道人却又道了声:“且慢!”
  他招了招手,道:“这部《合沙奇书》贫道如猜得不错,该是天、地、人三卷,是不是?”
  “是的。”万斯同说:“一点不错,老前辈。”
  上人和悦地一笑:“数十年前这部书曾害我动了一次贪念,那时贫道是由一女子手中得来,本想翻阅,因见书面戒语,自知此举难免天谴,这才送归石柜,因书面戒语曾谓五十年后,才是此书真正出世之日,贫道满想,至时由柜中再取,易如反掌,也就没有十分担心。”
  他长叹了一声,又道:“那书柜虽经合沙宗师以易数天锁镇压,然贫道早已参透先天易理,也不难算出开启之诀,所以,满想你等凡夫俗子,至时万难与我争夺。”
  说到此,他已发出了一声长叹,苦笑了笑道:“到此我才深深知道,缘分这两个字,是不可强求的。”
  道人目光,在万斯同身上打了个转儿,又冷笑道:“说来你可能不信。”
  “什么……事?”万斯同真有些糊涂了。
  上人又苦笑了笑,道:“我那平日料事如神的神算,就在近来失灵了。”
  “怎么会呢?”万斯同吃惊地问。
  上人张大了双目,感慨道:“我是说独独对此一推算失灵,你说怪是不怪?现在,我是完全相信这一个‘缘’字了!”大木上人又指了一下万斯同手上的书道:“这东西当真是与我无缘,我如想勉强占有,只怕尚有杀身之祸呢!”
  万斯同忽然想起一事,就问道:“老前辈所说的数十年前得书的女子,又是谁呢?”
  上人面色不禁突然变得凄凉,顿了顿才道:“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彼时如非她贪心过甚,这部书已为她拿去了,不过,书封不到启时,她妄取亦是无用,反有杀身之祸。”
  说到此,他又笑了笑道:“那女子只为一时贪念,因而几乎丧命,较诸眼前这小女孩下场,却又惨得多了。”
  上人回忆到了那一件惨厉的往事,他几乎不敢再去仔细地想。
  可是万斯同却感伤道:“那位女老前辈不是和你老人家约好,要五十年后,再取这部书么?”
  上人怔了一下,面带希冀地点了点头道:“可是她过期并没有来,贫道曾答应她来时,愿助她一臂之力,现在,这部书却已经为你得去了。”
  说着长叹了一声,却很奇怪地又道:“你怎会知道?你认识她么?她如今年岁很大……吧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二 强闯夹道险 勇挽千钧危
下一篇:四 更番遭耻辱 涤虑练奇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