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二 强闯夹道险 勇挽千钧危
2020-05-14 16:31:1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那大鸟带着他,只兜了一个圈子,即平开二翼,像纸鸢似地飘了下来。
  落足之处是一片杂乱的石头,水声潺潺,眼前不远,像似有一座石屏,月光之下,也看不甚清那大鸟把他载来何地,复见它张开二翅腾空而去。
  万斯同追了一步,高声唤道:“喂!鸟兄弟,喂……”
  可是那头大鸟却头也不回地飞远了。
  他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来,想了想方才的一些遭遇,就如同是梦幻一般。
  眼前被它带来此地,不可否认,那藏书之处定在眼前,还是好好在这附近搜一搜才是。
  想着他就向前一步步走去,见眼前果然有一座大石耸立着,石上书着“两仪”两个大字,月光之下,这两个字甚是苍劲有力。
  石后是一条宽约三尺左右的石道,弯弯曲曲地展延出去,想是因为年久无人清理,这石道上已为乱草遮满了,微风吹来,他鼻中嗅着阵阵的花香。
  万斯同就顺着这条羊肠细路,一直地行了下去。
  这条窄道曲曲折折,直通向一座巨石洞门,月光之下,似觉得那洞门颜色深黑,高有数丈,很像是一座无人的野洞。
  他加紧了步子,往前行去,当他走到洞门旁边,忽然惊愕住了。
  原来竟有一丝灯光,由里面照出来,他心中暗暗想道,这就奇怪了,此时此刻莫非竟会有人在此?
  想着他就大胆地迈进了石门,却有一种阴森森的说不出来的感觉,凭这种感觉,他猜想这里决不会有人居住。
  那一丝灯光,是由左前方散出来,这石室内,别无长物,只有一张长有数丈的长方形的石案,左右两侧俱有通廊斜伸外出。
  万斯同由左边弯进去,果见灯光较先前为亮,那灯光是由一门敞室内传出,室门前是一扇落地屏风,此刻并有低微的谈话之声自内传出。
  万斯同心中一动,暗想如此深夜,竟还有人在此谈话,可谓之怪事了。
  想着他就转入屏内,他本以为还有石门,谁知身才转进去,那谈话之声忽然止住。
  同时眼前灯光大亮,室内正有二人在隔案谈话,一人是一年已古稀的老人,另一人不看尚可,这一看足令他怒火中烧。
  原来那另一人,竟是中途由自己身上盗得桑皮纸图的骑驴少女,她此刻仍是黑衣黑帽,手中尚还拿着一条黑绿色的小马鞭,正在和对面老人说话。
  万斯同这一进来,二人都不禁大吃了一惊,相继立起身来,尤其是那黑衣人,脸色更形惊慌。
  万斯同望着她冷冷一笑道:“朋友,想不到我们会在此地又见面了。”
  那黑衣人脸色一阵通红,却又勉强带出一个微笑,道:“朋友,你也来了。”
  那古稀老人面色微怒地看着黑衣人道:“小老弟,这位又是何人?”
  那黑衣少女嘻嘻一笑,说道:“和你我是一条道上的,哈!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了。”
  老人面色十分难看地望着万斯同道:“朋友你贵姓,来此何为?”
  万斯同本有一腔怒火,可是眼前也不是打架的时候,再者这黑衣人的功夫,他也是目睹过的,此刻她对自己微笑,不禁一时发作不得,而这个老人又正向自己问话。
  他只得忍着怒,打量着眼前老人道:“我姓万,你贵姓?我来此做甚,你管得着吗?”
  老人一怔,一双绿豆眼精光四射,遂又嘿嘿一笑道:“你问我姓什么,这位小朋友可以告诉你。我乃是好心地问问你,你却如此对我……”
  才说到此,那黑衣人哂然一笑,玉手一分道:“好了!好了!你们不要吵了。”
  她明眸向万斯同这边瞟了一眼,又对老人一笑道:“你也太没有容人之量了,那部书既为古人所留,言明有缘得之,多他一人又有何妨?”
  老人冷笑一声道:“你的度量倒是不小,哼!依老夫看来,此人定是与你一路,你还想瞒我么?”
  黑衣人不由明眸一翻,薄怒道:“你这人怎么如此多心?你莫非没有看见这小子一进门,还对我瞪眼么,却又怎会是我一路来的?”
  她边说着,边把小马鞭,重重地往石上一抽,冷笑道:“既然你如此多疑,我们还是各人办各人的就是了,我就不信我不如你。”
  那老人脸色铁青着,挥着掌,道:“且慢。”
  遂又回视万斯同道:“这么看来,你也定是为了那部《合沙奇书》而来了?”
  万斯同冷然道:“已知何故多问。”
  老人瘦削的面上,带出了一个阴沉的冷笑,勉强忍下了这口气,冷冷地道:“你们年轻人,脾气都大暴躁了,遇事沉着,才是处世之道。”
  他说着苦笑了一下,叹道:“既如此,你也坐下,我们来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  老人说着遂又落座,万斯同这时才注意到老人背后,有一连五只青色的竹筒,斜背在背后,开口处都有特制的铁皮盖子封着,一时也猜不透是何物件,见他身着一色的黄茧布肥衣,脚下缠有青布的绑腿,一双鹿皮快靴,打扮得有点不伦不类。
  万斯同心中怀疑地忍气坐了下来,却见那黑衣人一直用眸子在看着自己。
  万斯同因早已怀疑她是女着男装,所以倒不好细细地打量她了,心中只是奇怪,因为自己始终像是在哪里见过她,这个念头只好暂压心中,留待以后再观察了。
  黑衣人见他落座之后,才用手一指那老人道:“此老乃是来自贵州的蛇老尉迟八太爷,想你有过耳闻吧?”
  万斯同心中不由暗吃了一惊,这才知道,眼前这个枯瘦的干老头子,竟是在武林中有蛇神之称的尉迟丹,人称八太爷的怪杰。
  他当时抱了一下拳,道:“久仰,久仰!”
  黑衣人后又指着万斯同道:“此人姓万,名字我也不清楚,也是个大有来历之人。”
  说着笑着看着万斯同,又道:“人家身上可有削金断玉的宝剑,要斩你那些蛇头。”
  万斯同不禁俊脸一红,那尉迟丹,闻言却好好地打量了他几眼,点了点头,面现冷笑不语。
  在那黑衣人略为把万斯同向蛇老尉迟丹介绍之后,这位一向出没于苗荒的武林怪杰,嘴角轻轻带起了一个冷笑,他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上下地打量了万斯同几眼,就又把头转过去了。
  这种傲态看在万斯同眼中,自然心中大是不乐,可是也无可奈何。
  他耐着性子坐了下来,蛇老尉迟丹眯着细小的眸子,又扫向他,徐徐地道:“老弟台,你来此是为了那部《合沙奇书》自不待言,只是你可知那书的藏处么?”
  万斯同心中一怔,但他却不愿输口,冷笑了一声道:“既来到此,还愁找不到那书藏处么?”
  尉迟丹白眉一耸,遂又嘿嘿笑道:“小兄弟,你们做事是有勇无谋,凡事不是这么容易的。”
  他说着看了那黑衣人一眼,又笑了笑道:“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位朋友。”
  他用手指了一下,万斯同愤然道:“我本来无意与你二人合力,是你们要拖我来的。”
  蛇老伸手皱眉道:“别吵,别吵!办法是有的,只是不知你乐不乐意,再者你身上这身功夫……”
  他目光又开始在万斯同身上打量着,冷冷一笑道:“我可是并不清楚,是不是能应付得下来,很是问题。”
  万斯同也被他说得不大得劲,偷偷看了那黑衣人一眼,却见她正凝视着自己微笑,万斯同的脸就禁不住红了。
  那蛇老遂又舒眉道:“不过也说不上了,反正这种事是各人凭自己的造化。”
  这时那黑衣人,笑吟吟地对万斯同道:“万兄,这里的情形,你可能还不大了解,我与八太爷已经详细地找寻过了,藏书之处也有了眉目……”
  说到此,目光一凝,一双细眉毛,微微皱着。
  她说:“据我二人的观察,要想从容把藏书得到手中,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须要通过一条极险的通道,这过道之中,可能有厉害的埋伏。”
  蛇老扬了一下瘦掌,冷笑道:“老夫自信尚能通过,这位哥儿……”
  他用手指了黑衣人一下,接道:“他的武功也不差,足可应付,只是你……”
  万斯同冷然道:“你不必顾虑我,我应付不了,只怨我自己学艺不精。”
  尉迟丹怔了一下,遂笑道:“这样很好。”
  他说着自袖内抽出一张牛皮纸,是一个纸卷儿,然后他摊开在桌子上,上面是用炭笔画的各种图样,圈点线条不一。
  黑衣人嘻笑道:“你的运气不错,我与八太爷穷了半日之工,打探得来的情形,你却不费吹灰之力,一目了然,想来未免太不公平了。”
  万斯同目视着她,见她每说话时,总似下巴往下缩着,声调很低,极像有意改腔换调,一时真弄不清楚,她到底是男是女。
  此刻听她这么说,不禁记起前恨,哼了一声道:“你还认为不公平?我那张地图若是中途不为人窃去,此刻怕早已到了。”
  黑衣人不禁面色一红,她唇角那一枚黑痣,衬上那张乖巧的小嘴,看来确是很俏,当她发现万斯同目光紧盯着她时,她的眸子就很不自然地瞟向一边去了。
  万斯同见她不说话,心知她定是内愧不已,也不好再进一步挖苦她。
  一旁的蛇老尉迟丹,由二人对话里,自然也听不懂是什么含义。
  他显得很不耐烦地道:“我们不能再耽误了,依照在大木上人的告示,如果今夜天亮以前,我们不能通过那间客室,必须要等到三天之后才能再试一次了。”
  万斯同不解道:“我还不大懂你的意思。”
  尉迟丹冷笑道:“到时你就明白了。”
  他站起了身子,很慎重地道:“为了减少我们不必要的自相残杀,所以和这位小友才有这么一个君子协定,那就是我们共同合力,突破藏书通道,至于书归谁所有,那只有凭各人的造化和手段了,没有得到的人,不可节外生枝,更不可暗箭伤人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样很公平。”
  蛇老冷笑道:“自然是公平了。”
  他忽然想起一事又道:“小朋友,你那口斩金截铁的宝剑呢?”
  万斯同拍了一下腰畔,道:“现在身边。”
  蛇老点了点头道:“你要随时备用,很好,这东西我们可能用得着。”
  黑衣人这时趋上前道:“在进入藏书之处一路上,我们三人必须要互相援助,同舟共济。”
  万斯同秉性忠厚,对于这些条件,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,他点了点头,慨然道:“当然。”
  蛇老尉迟丹这时把他的裤脚更扎紧了些,腰带又系了系,向万斯同道:“你已准备好了暗器没有?”
  万斯同方探手去摸,尉迟丹已递给他一个蛇皮袋子,他说:“拿着用。”
  万斯同接了过来,尉迟丹又给了那黑衣人同样一袋,黑衣人笑了笑,道:“老头,你把这种东西也带出来了,只怕用不着吧?”
  蛇老冷笑道:“用不着最好,总比没有好。”
  万斯同好奇地解开袋口向内中一看,却发现是用宣纸包好的一枚枚圆形弹子。
  同时他鼻中已嗅到了一股强烈的硫磺味道,他忽然知道了,这些弹子,竟是武林中一种独门特制的暗器,名唤烈火丸,出手即燃,威力无匹。
  他虽一向不喜用这些毒恶的暗器,可是也不妨备而不用,到时再看情形而定。
  蛇老尉迟丹把烈火丸分与二人后,他沉声道: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  黑衣人眨目道:“你说那大木上人在谷中么?”
  尉迟丹摇了摇头,道:“此老即使尚在人世,只怕年岁过高,不会再管这些闲事了。”
  他说着又冷冷一笑道:“不过,我们的目的是硬闯硬拿,他既有每年一开的诺言,怎能怪我们上门求书?”
  黑衣人皱了一下眉说:“如果此老也在,问题很麻烦,而且听说尚有一只怪鸟……”
  万斯同不禁心中怦然一动,暗中想道:“莫非这所谓的大木上人,就是赠我东西的那个神秘老人么?”
  他心中这么想着,不觉感到异常兴奋,方才那一番惧怕之心,不禁去了许多。
  蛇老尉迟丹冷冷一笑说:“怎么老弟,你胆虚了么?”
  黑衣人嘻嘻一笑道:“什么话?我们走吧!”
  说着她率先出室,蛇老居中,万斯同最后,三人一并出了这间石室。
  只见黑衣人带路,直向走廊外行去,这时天色很暗,虽有月光,看来也是阴暗得很。
  这附近环境是那么的静,四处荒石乱草之间,磷火点点,此即一般人所谓的“鬼火”。因其明灭不定,颜色青绿,故一般人皆称之为鬼火。
  三人无话匆匆向前行着,因前二人脚步极快,万斯同自然不能落下,所以紧紧跟着他们。
  前行了里许,皆是荒芜树林,这条小路曲曲折折下行甚远,那蛇老尉迟丹,在前面一言不发,他步行极快,像是对这一带情形了如指掌。
  万斯同跟着他二人,心中不禁有些怀疑,不知二人要把自己带到一个什么地方去。
  正思念间,见二人已停住了脚步,眼前是一方高有三丈的大石碑,因为天黑,那碑上写些什么,万斯同却是看不清楚。
  三人立定脚步之后,黑衣人就回过头来,用手指着左边的一条过道说:“我们三人,必须要从这一条窄道中通过去。”
  万斯同打量着那条窄路,心中暗暗吃惊,见这所谓的窄路,竟是介于两座巨岩之间的一条小夹缝而已,夹缝之内风声飕飕,那穿弄而来的风,扑在三人身上,真有些阴森的感觉。
  万斯同注意着那两座岩峰,高可参天,午夜中打量起来,真有些狮虎难以攀登的感觉。
  蛇老尉迟丹驻足冷冷地道:“果然这窄道的大石门开了,我们千万不要错过这机会。”
  他说着首先腾起了身子,直向那双峰之间的夹道前落去,黑衣人蜂腰轻轻下折,也如同箭一般地扑了过去,万斯同见二人如此慌张急驰,心中不禁暗暗好笑,心知他们都存心想第一个通过窄道,好先抢到那《合沙奇书》。
  按理来说,他又何尝不急,只是眼前二人之武功,都远在自己之上,自己刻下又唯二人马首是瞻,这书能落在自己手上的机会,实在是太小了。
  他对自己,实在没有多大信心,只不过能同他二人一并入内,长长见识也是好的。
  所以他既存有这种心,反倒不急了,当他身子随着二人纵到了石峰之前,才看清了,那夹缝入口处,有一方高有十丈许的巨岩错开了。
  据蛇老说,这块十数万斤的大石,昨夜尚紧紧地封在夹道之口,今夜却无声无息地为人错开,大石门上生满乱藤草,当它关上的时候,任何人也判断不出来它是一扇门,设计之巧,宛如天生,真可谓“鬼斧神工”。
  万斯同细细打量着这巨大宛如岩峰的大石门时,蛇老和那个黑衣少年,在夹道口已显出极为不耐之色。
  尉迟丹不悦地道:“小兄弟,你倒是下来呀?唉,你们这些年轻人,这么重大的事情,你们反倒把它当成不关痛痒的事情来处置。”
  他气得脸色苍白地望着那黑衣人又道:“走!我们先进去。”
  黑衣人哂道:“他已经来了,我们三人联合,总比一个人一意孤行的好,何况他手上还有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呢。”
  尉迟丹听到后来,倒是不动了,只是用锐利的目光去看着万斯同。
  万斯同匆匆走到道口,尉迟丹冷笑道:“兄弟,你不要把事情看得过于简单,这弄道之中,隐藏着大木上人精心装置的十八具木人,和九十九支顽石丧门钉,另有飞枝吊人绳七十二处,百年以来,多少英雄豪杰,丧身受创其内……”
  他说到此,显然也有些心虚了,抖颤颤地道:“你们年纪轻轻,哪知道其中厉害,万一要是中途受害,老夫也是救不了你。”
  万斯同冷笑道:“果然如此,我只怨自己的命,怎能怨你,你老人家还是多多留意自己的好。”
  尉迟丹气得一连冷哼了两声,冷笑道:“你不要为老夫担心,反正谁的武功好不好,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  他说着身形向下一矮,双掌前后交错着,用“龙行乙式穿身掌”的身法,陡地腾了起来,往下一落,已隐入夹道之中。
  黑衣人望着万斯同笑了笑道:“万兄,依我劝告,你还是不必入内的好。”
  她苦笑了一下,显得又很是真情地道:“我说的是真话,因为你的功夫还差一点。”
  万斯同不禁俊脸一红,心中大怒,正想反唇相讥,忽然看见对方那种表情,他的心中不禁动了一下,同时这两句话,对方说出来时,竟是柔若女子,一改她方才的有意压低声调。
  这证实了她果然是一个女子,万斯同不禁呆住了,他想要仔细地观察她一下,看看她到底是谁乔装的?
  可是这黑衣少年竟笑了笑,突地纵身向窄道之中扑去。
  万斯同冷冷一笑,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  因为对方虽然是一番好意,可是当面这么说,也是近于侮辱,堂堂七尺男儿,岂能为一女孩子轻视?
  想到此,他就再也不犹豫地向着那双峰之间的夹道纵了进去,身方扑入,只觉阴风透体生寒,窄道两侧,是高可参天的古松树,看过去,就像是站着两行巨人一般。
  那蛇老尉迟丹和黑衣人,俱都早已无踪,万斯同心中更是紧张,一时足下加劲,施展出了轻功绝技,猛然向前面追去。
  夹道虽是够窄的了,可是仍能容数人并排行走,他心中不禁暗气二人,只顾一意孤行,竟不依约互相照应。可是,因此却也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应酬和麻烦,因为事实上他对蛇老印象并不好,对那女扮男装的人,也只是好奇,说不上有什么好感。
  想念之中,他已飞扑出数丈以外,心中正在奇怪,因为据蛇老所说,这其中有极厉害的埋伏,可是这时却是一样都未见,这不是很奇怪么?
  他心中正在狐疑莫释的当儿,忽然觉得足下踏着了一截枯枝,倏地向下一软。
  万斯同心中一惊,蓦地腾身而起,他只当是踏上了一个陷阱。
  谁知身子方往一边飘下,蓦然间就在一棵大松树之后,电也似地闪出了一个长人。
  天黑看不大清楚,只觉这人身材极为高瘦,头顶戴着一顶大斗笠。
  这人身形闪出之后,却直直地朝着万斯同身上撞来,万斯同惊叱一声,道:“是谁?”
  因那人来势太凶猛,万斯同深恐为他撞上,当下一掌击出,直向这人前胸击去。
  只听见“砰”地一声打个正着,瘦人身形被打得向后一拱。
  但是,万斯同的感觉里,这一掌虽是打上了,却好像击在一面牛皮战鼓上一样,同时之间,他也看清了敌人的那副尊容。
  只见对方墨首平面,阔肩长臂,竟是一具巨大的木人。
  只是这本人的前胸后背,却是牛皮紧紧缠成的,掌击上去,犹如擂鼓一般。
  那木人本不知发招过式,显然的,他必须要等着敌人的接触,才能触动机钮,抽招换式。
  果然,那木人随后拱之势,身子霍地向下一蹲,万斯同隐闻得它腹中有钢条“咚”
  地一声,忽见那木人右腿倏地举起,紧紧贴着地面,“唰”地一腿扫来,这一招在招术上是“铁牛耕地”,只是一般人的脚,是如何也不能踢得这般快法。
  那疾劲的风,挟着木人的一条木腿,只是一闪,已到了万斯同腿旁。
  万斯同这才知道厉害,他慌不迭把身子猛地拔起,那木人的脚,擦衣而过,直把万斯同吓出了一身冷汗,暗忖这一下要是让它扫上了,自己这条腿就别打算想要了。
  那木人一招不中,随着身形疾速地转了一周,接着又通心一掌,只是部位多少有了些偏差,因为木人到底是木人。
  万斯同有防备,这一拳是无论如何,也不能叫它打上,他身形疾转,出左手一荡这本人膀子,觉得极为吃力,可是他右手却不闲着,以“小天星”掌力,霍地向外一击。
  只听得“叭”的一声,实实地击中了这木人的前胸,顿时间,听得“喀嚓!喀嚓!”
  一连串的发条声音,那木人,就如同来时一般地,疾速地向后退去。
  万斯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,顿时不敢再有丝毫大意,他谨慎地疾步继续往前驰去。
  两旁那些高大的松树影子,看起来都像是隐藏着的木人,真有点风声鹤唳的感觉。
  不想他才行了几步,突闻得左侧树梢上有弓弦“咚”的一响。
  万斯同不及回头就本能地向前一个猛扑,可是却觉得头顶上,并无丝毫动静。
  他心中奇怪道:“怪事!莫非我听错了!”
  想着就由地上又爬了起来,谁知身方直起,却觉得右侧方,“哧”的一股尖风袭到。
  万斯同再怎么也没想到,这暗器,竟会由相反的方向发出来,而且没在一点声音。
  待他发觉时,那暗器已距离他右面胸肋不及三寸,那是如何也躲不过了。
  万斯同吓得“哦”了一声,就在这一刹那间,忽听得前方一声清叱。
  万斯同尚不及看出来人是谁,只听得身侧“叮”一声,现出了一点火星,那暗袭自己的一枚长形钉状暗器,竟为另一枚银色暗器击落。
  随着眼前人影一晃,现出了那黑衣人亭亭玉立的身材。
  万斯同不禁面色甚窘地点头道:“谢谢你了。”
  黑衣人嫣然一笑道:“走吧,为了不放心你,我耽误了不少时间,快走!”
  说着她就拉了一下万斯同的袖子,率先前进,万斯同既知她是女子乔装,形迹上更不敢与她显得亲近,此时见她竟用手拉自己,吓得忙挣了开来。
  这美少女后退了一步,嘴唇微启,想是要说什么,却又临时忍住了。
  她微微叹息了一声道:“你呀!”
  只说了这两个字,就住口不说了,万斯同这时看她,愈觉得唇齿之间,仿佛像谁似的,就问:“你到底是谁?如何化装成一个男的?”
  这句话,令她秀眉一挑,也似微微有些吃惊,她摇了摇头道:“别瞎疑心,我不认识你。”
  说着就跺了一下脚,又道:“我得快走了!”
  就在她身子方自腾起的时候,他们都显然听得前路蛇老尉迟丹大笑的声音。
  这声音不禁吸引得二人加速奔上,却见数丈以外,窄道内,对立着三个人影。
  蛇老尉迟丹面向着这边,另有二人,却是背朝这边,这时就听得尉迟丹冷冷笑道:“朋友,不是尉迟丹太自私,今日却是不能让你们过去。”
  黑衣少年与万斯同,这时已相继赶到,尉迟丹呵呵一笑道:“你们二人来得正好,这里有两位朋友,大家认识认识!”
  万斯同远看背向自己的二人,已有些眼熟。此时见他二人一回头,万斯同才看清了,果然是一字剑商和夫妇。
  只见二人面色似极为气愤的模样,当他们发现身后的黑衣人及万斯同时,更带出了大惊失色的表情。
  商和对万斯同抱了一下拳,强笑道:“原来万朋友也是道中人。”
  他目光又转向一边的黑衣人,冷冷地道:“《合沙奇书》有缘者得之,你们何故不许外人插足?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  蛇老尉迟丹冷冷一笑道:“商老二,老夫久仰你在秦岭一带有些声望,早想会你一面,今天倒是巧得很,老夫就在这窄谷之中见识见识你的一字剑法!”
  这老儿口中说着,身形倏地拔起,身形往下一欺,双腕同时荡起,直向商和两肩上按去。
  看起来并不出奇,可是这却是蛇老仗以成名的“五行鹤爪”之一,名唤“飞绸捞鱼”。
  一字剑商和耳中久仰过这个怪老头的名宇,可是,却不知道这老儿,竟是如此不讲武林道义,说打就打,一见面就下毒手。
  商和自感忍无可忍,当下冷叱了一声“好!”
  他身子猛地向下一蹲,右手“天命一掌”,霍地向上一推,发力八成,直向蛇老小腹上打去。
  这种打法果然高明,尉迟丹狞笑了一声,就空一滚,避过了商和这致命一击。
  商和忽然向一边的妻子燕翅镖段英叫道:“你还不快走!此地有我来对付他们。”
  段英闻言身方纵起,不想足方站起,忽觉头上疾风已先她掠过。
  不容她看清来人是谁,只觉得一股罡风迎面而来,燕翅嫖段英足下“倒踩莲枝步”,倏地向后猛退,却忍不住被这人凌厉的掌风,逼向身形跄了一下,惊慌之下,才见迎面而立之人,竟是今晨掌伤自己的那个黑衣人。
  段英由不住心中大怒,她右臂向外一翻,只听见“呛”的一声,一口雪白的三尖两刀奇形兵刃,已经抽了出来。
  燕翅嫖段英兵刃在手,精神大振,娇叱了声:“小辈,你未兔欺人太甚,莫非我夫妇当真还怕了你们不成?”
  她口中这么说着,手中三尖两刃刀向上一举,倏地一杀腰,掌中刀“铁锁横舟”向外一挥,刀上泛出了一片雪光,向这黑衣人拦腰斩去。
  可是这黑衣人确实有惊人的功力,容得对方刀刃已临到了眼前,还不见她有任何动静。
  燕翅镇段英心正奇怪,俗谓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,尤其是像她这种名家动手,根本无需招式打出,就知对方是否能够化解。
  以燕翅源段英精湛的造诣,自是不待细说,这口刀方一递出,她已知道自己上了对方“以身喂招”的大当了,不禁大吃了一惊。
  当下一声惊叱,身形是“老子坐洞”式,霍地向后一坐,掌中刀用全力向后一抽。
  可是仍然显得太慢了,对方黑衣人本是名噪两江,闻名丧胆的人物,只是暂时乔装,使人认不出罢了,她那厉害的手段,自不会因为乔装而有所逊色。
  就在燕翅镖段英发现自己身手慢了一步,而上了大当的时候,她果然是上了大当了。
  黑衣人哂然一笑,左手“迷掌”向外一伸,五指张开晃了一晃,右手却“噗”地一把,叼在了段英手腕于上,口中叱了声:“放手”!
  只听得“当啷”一声,三尖两刃刀已飞出数丈以外,刀口正砍在青石之上,划起了一片火光。
  就在同时间,这美少女用“十字摆莲”的手法,交叉着向外一兜。
  那段英一声惨叫,身形踉跄退出了七八尺,“扑通”一声坐于就地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下一篇:三 喜获旷古录 惊失心上人
上一篇:
一 仗剑救灵禽 夤缘逢异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