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情仇化解 骨肉团聚
 
2020-05-14 16:56:1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葛鹰这时发须皆立,他那瘦长的身体,就像是喝醉了酒似地,踉跄而进。
  每走一步,他就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,眸子内闪烁着可怕的血光。
  他这么歪歪斜斜地一直走到了南宫敬身前,才站住了。
  南宫敬抱元守一,掌中剑住肋下一收,现出一半的剑锋,他发话道:“请!”
  葛鹰又是一声狂笑道:“南宫敬,我们可是先说好再动手。”
  南宫敬面现青霜,道: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  “嘿!”葛鹰在说这句话时,不由杀机顿起,他扬了一下手道,“你为你妻子报仇,我为我徒弟雪恨,咱们可是用不着客气。”
  南宫敬嘿嘿一笑说:“这是自然。”
  葛鹰嘻嘻一笑,又道:“照理说,我道爷大你甚多,本不屑与你这小辈动手,只是你这小辈如今算是一派的掌门人,在江湖上,也算稍有虚名,所以道爷才破例与你交手。”
  南宫敬被他气得面色青紫,恨不能上前一剑把他给杀了,可是对方既在说话,总应等他说完才好动手。
  当下强忍下心中怒火,一言不发。
  葛鹰顿了顿又说道:“我今天特别让你,以空手对你,也就是这个意思,这样,总算是把身份拉平了,却也无话可说。”
  说着,目光向一边的三盒老人柴昆扫了一眼道:“自然,那时,还有你那老鬼师父为你收尸,你也可以安心了。”
  南宫敬咬牙笑道:“老贼,你的话完了没有?”
  葛鹰一声大笑,只见他整个身子平蹿了起来,在空中一双瘦爪,霍地抡起,直向南宫敬头顶上抓了下来。
  南宫敬右手剑决一领,右手鱼鳞剑“笑指天南”,倏地点起了一点星芒,直向葛鹰胯下就点。
  鬼面神君双手抱膝,就空一滚,南宫敬的剑尖只是差在毫厘之间,却是没有点上。
  他心中不由吃了一惊,目睹葛鹰这种来去如风的身法,他不由出了一身冷汗。
  这才知道外面谈起这老鹰头时,那种谈虎色变的样子,并非是虚有做作,敢情这个老东西,手底下果然是有些玩艺儿。
  他虽自思手中持有利刃,可是看情形,连对方一双空手,也不见得就能取胜。
  当是不敢怠慢,抖擞起精神来,掌中剑一紧,足下“八步赶蟾”,快如电闪星驰似地紧蹑到了葛鹰身后,掌中剑“捉星射斗”,猛劈了过去。
  葛鹰瘦手倏地向空一举,就像一小孩子“捉迷藏”似地,把身子向前一挺。
  说也奇怪,南宫敬那口剑,依然是擦着他的衣边划了下去。
  看起来葛鹰固然是险到了极点,又现出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,可是南宫敬却禁不住深为吃惊。
  场外的三盒老人,也和徒弟一样地都看出来了,看出来葛鹰所施展的功夫,乃是数十年来,早已失传武林的一套“戏猫图”。
  这一套功夫,全靠一气运用,中途不可停顿,看起来身形就像是凌空而行,事实上也差不了多少。因为这一套功夫,最忌讳的是足踏实地,即使是非踏不可,却也只能以足尖轻轻一点,如有一步运的是浊力,那不待敌人打你,你自己就非先倒下不可。
  三盒老人目光一触及此,心中就不禁为南宫敬深深地担忧。
  鱼鳞剑南宫敬也是吃惊不小,可是事已至此,绝无中途罢手之理,何况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  就在葛鹰身形方一让开此剑的刹那,南宫敬足下飞点而上,左手前挥,拉开了极大的一个架式,掌中剑这一次却施的是“三环套月”。
  冷碧的剑锋,“唰唰”一连套出了三圈剑光,直向葛鹰门面及两肩上刺来。
  这一招式,从剑上来说,可说是十分厉害,因为你拿不准敌人到底要刺什么部位,你护面门,他可能是挂两肩,你要是让两肩,却可能是劈面门。
  而且南宫敬施展起来,是那么的疾劲诡奇,令你防不胜防。
  鬼面神君葛鹰忽地一声冷笑,他那枯瘦的身体,看来是屹立不摇,并不急于闪避。
  容到对方剑到,他猛地两臂向外一张,只听见“当当”两声脆响,南宫敬的宝剑,竟为他弹出了满空的银星,嗡嗡声里,荡了回来。
  长笑声里,那葛鹰一掌劈出,全身平伏,成一直线,这一掌出势是劲猛力足。
  南宫敬心中禁不住大吃一惊,因为此刻门户大开,对方倘有厉害招式攻来,自己只怕要吃亏了。
  一念未完,那葛鹰果然于此时趁虚而入,掌风尖锐,声到掌到,只消他掌心猛吐,内力也就即时发了出来。如等他掌力吐出,再图解救,可就什么都晚了。
  南宫敬有鉴于此,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有伤元气了,他猛地张开了嘴,声如雷鸣似地一声大吼。
  这声音,蓦然由他嘴里吐出,就像是当空响了一个焦雷,声震山岳,其势端的惊人!
  在场诸人,无不为他这一声吼叫,震得耳鼓发麻,如同当头响了一声焦雷!
  鬼面神君也不例外,他绝没有想到,对方竟会施出这种“莽牛气功”来应敌。
  这一声大吼,惊得他打了一个哆嗦,掌力无形中减了一半,也未能即时打击。南宫敬身形却在此时滴滴溜溜地一个疾转,转到了他的身后,掌中剑“力劈华山”,照准葛鹰头顶就劈,这一手功夫,可是狠到了家。
  按说葛鹰乍惊之下,这一招他是很难逃开的,可是这个魔头真是有一身鬼神不测的功夫,的确不愧是独占一方的武林怪杰。
  他那看来摇晃的身子,忽地又向前一倒,足下仍然仿佛是凌空一般。
  南宫敬这么疾快的一剑,却又是砍了一个空,依然是擦着他的衣边砍下去的。
  这一连几剑没有砍着,南宫敬已不禁心中有数,他知道自己这五十年苦练的功夫,如今和这个老魔头比较起来,还是有一段相当的距离。看起来,即使是师父三盒老人上场,也未见得就能稳操胜算。
  果然就在他这一剑方自落下的刹那之间,鬼面神君葛鹰嘿嘿一声怪笑,他整个身子,只凭一双足尖轻轻点在地上,霍地一个疾转,如同风车似地转了过来。
  这一次葛鹰像是愤怒到了极点。他手下是一点情面也不留,身形这一欺进,真可说是快如惊雷骇电,南宫敬惊魂之下大吼了一声,短剑施出了最厉害的一式救命绝招“一剑双花”。
  这是他过去在青城独具慧心,所体会出来的一式剑招,用以临危救命。
  它的特色在于背后现剑,剑由肋下抖出,一点咽喉,一刺前心,乍然看来,那只是两点银星,绝不给你以思索的机会。
  这只是一刹那之间的事,二人是一攻一进,全是疾招,只听得“当啷”一声脆响。
  二人之中,一人踉跄后退,那口鱼鳞剑,却如同一支飞箭似地飞上了半空,“笃”
  的一声,实实地钉在了这演武厅的大梁上。
  再看南宫敬本人踉跄的身形,已坐了下来,他的面色现出了一层灰白之色。
  他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好……葛鹰……你……”
  可是葛鹰此刻双目赤红,这个老魔头是安下赶尽杀绝之心而来的,这时见敌人已负伤,哪里肯放过机会。
  好在在动手之前,他二人已经说明白了,动手过招是各不相让,就算把他毙于掌下,谅那柴昆老儿,也是无话可说。
  因此他身形再次向前一纵,铁掌二次抢起,狞笑了一声道:“冤家你到阴间点卯去吧!”
  嘴里这么说着,双掌之上贯足了内力,猛地劈空打出,空气中,发出了一声急响。
  那负伤在地的南宫敬,此刻说话全没有力气,焉能再躲开对方如此厉害的一击?
  他双手霍地一按地面,跳起了一尺,眼看自己就要横尸就地,猛可里,闻得一声断喝道:“住手!”
  紧跟着斜刺里,劈出了一股同样疾猛的罡风,迎着了葛鹰所击出的掌风,发出了闪雷似的震动,整个大厅都似乎为之一摇。
  这一震之威,可真是骇人极了,南宫敬在这一震之下,幸得保生。
  他知道这掌力是师父所发的。
  果然在这一震之后,那个瘦小干枯的矮老头子柴昆,如同一只灵猴似地,自一边纵身而上。
  他的身子极为灵活,跳跃起来,更像是一只猴子,可是他的脸色,现在却是不带一点喜容。
  身形向当中一落,轻叱了声:“徒儿退。”
  南宫敬在方才与葛鹰面对的一招之下,为葛鹰无名指点中了“三里穴”道,故此他的身子初时看来如同僵了一般,只能坐着,站不起来。
  可是此刻情急之下,一阵滚扑之后,穴道已自解开;只是他的穴脉真根,已受了对方真力震伤,这伤势自非十天半月所能恢复,此刻再想动手与人过招,那是妄想了。
  这时听到师父之言,勉强自地上站了起来,踉跄退在了一边位子上坐下。
  鬼面神君葛鹰,眼看自己只需一掌,就可把南宫敬结果在地,却在此时杀出了柴昆,一时怒恼高涨。
  呵呵一笑,他瞪目欲裂地道:“老儿你要替你这徒弟死么?”
  “呸!”柴昆往空啐了一口道:“我们谁送谁的命,现在还不知道,来吧,这是压轴戏,老夫倒要领教你几手绝活儿,看看到底有多厉害!”
  葛鹰这时面色青紫不定,他强忍着内心的忿恨,嘿嘿一笑道:“好!等打败了你这老儿,一并取你们师徒的性命也是不晚。”
  才言到此,忽见柴昆凌空一指点来,空中发出了“噗”的一声尖啸。
  这是天南派的劈空指力,柴昆以数十年内力贯入,自是非同小可。
  葛鹰耸肩猛笑道:“雕虫小技,也敢献丑!”
  铁掌一挥,迎面而来的指力即散为无形。
  柴昆知道他是以“二仪无相神功”把自己真力化解,心中不禁吃惊不小。
  这才知道,这老儿身上竟有高不可测的功夫,自己虽不见得就不如他,可是要想立时取胜,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二人仍然是距离着约有五六尺的距离,遥遥屹立,并不混在一起交手。
  因为他二人心中都存有戒心,在他二人眼中看来,也都知道,今番是遇见了生平仅见的大敌。
  二人之中,只要有任何一方略为疏忽大意,都可能导致一败涂地,不可收拾的下场。
  所以他们都极为慎重,遥遥而立,只是在细细考察对方的空隙,以期能在一举手之间,立操胜券。
  在接过了柴昆的劈空指之后,葛鹰忽地抢手连弹了三下。
  却有三点白物,直朝着柴昆呈“品”字形打到,柴昆也是一声朗笑,大抽一挥,遂趋于无形。
  原来葛鹰打来的三截指甲,是他以内力把指甲尖端折断后再打出来的。
  看起来,这些动作似近乎儿戏,其实却大不简单,须知,在他们这种幼稚的手法之后,却往往隐藏有厉害的杀手!
  葛鹰见对方破式之法,是循着自己的旧路,不禁两道白眉一挑,冷冷一笑。
  二人仍是隔有五六尺的距离,遥遥对立着,甚至于他二人还各自退了一步。
  这种情形,看得场内众弟子,都大为惊奇,他们自出娘胎,像这种对敌之法,还是第一次见过,都不禁相互对望,摸不清头脑。
  柴昆忽然向左跨出了一步,可是葛鹰跟着,向右跨出一步,依然保持原状。
  葛鹰向前一步,柴昆却又后退一步,仍是原样不变。
  柴昆嘻嘻一笑道:“老鬼,你怎么不先发招啊?”
  葛鹰冷冷道:“贫道是主人,主人自然要让你这客人先发招才是。”
  柴昆见对方奸滑十分,不易上钩,心中颇为警惕。
  鬼面神君嘿嘿一笑,道:“你天南派功夫,原来不过如此,实在是徒负虚名。”
  柴昆嘻嘻回道;“你这上丸天宫的武功也不见高深呢,承教,承教!”
  葛鹰怒道:“你师徒眼看就要死在道爷双掌之下,尚敢在此口出狂言,信口雌黄。”
  柴昆置之一笑,显然他二人这番心思,又都是白用了。
  四只闪烁的瞳子,牢牢地互相盯着,谁也不曾眨一下,好像唯恐稍一疏忽,对方立刻有狠毒的招式攻来一般。
  二人之中,就个性来言,鬼面神君葛鹰个性较急,柴昆较缓,久候之下,柴昆是不忧不急,而葛鹰却是迫不及待了。
  他忽地怪笑了一声,足尖一点,整个身子飞纵了起来,待到身形向下一落,已到柴昆身前,左掌向前一探,柴昆仍然不摇不动。
  葛鹰心中知道,这老儿可是比他徒弟厉害多了,自己这一式“迷踪探手”,看来是大可不必了。
  想着他狂笑了一声,右掌随着左掌的回式,穿了出去,使的是一招“进步打虎掌”,力道劈空而出,这是一招沉实的招式。
  柴昆见他真招相击,不敢再静待不动了,他那矮小的身子,猛地向下一矮,双手交叉着向外一抖,用“剪梅手”直向葛鹰两肋括去。
  两位老人家都是年逾古稀的人物,岁数也差不多,一个是蓬发鬼面,一个却是瘦小枯干,却都是白发加霜,二人这一走开了身手,看起来可真是惊心动魄到了极点。
  四周诸人,在二人胜负未分之际,真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。
 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,外院里传来了一阵急骤的云板之声,那声音清脆刺耳,像是遇见了极为紧要之事。
  上丸天宫各弟子,一听见这阵云板声,俱都知道,本宫竟然再一次面临大敌,一时之间,人人都为之变色,几名辈分较长弟子,匆匆离座而去。
  葛金郎本在一边观战,闻声之后,匆匆外出,遂又赶回来,一时也忍不住面上色变,场内场外一样地令他悬心不下,急得只频频皱眉不已。
  这时那云板之声传得更近,当当声震耳欲聋,当此一刻,任何人也难以保持沉静矜持。
  场上的二老,这时打斗,也正到了激烈的时候,忽然葛鹰猛地劈出了一掌,掌风有如音哨似地传了出去,这个老鹰头狂笑了一声道:“且慢!”
  三盒老人柴昆,听到云板之声响得奇怪,心中也自称奇,听得葛鹰一叫,忙向一边纵了出去。
  这时葛金郎向柴昆看了一眼,上前对葛鹰匆匆耳语了几句,后者立刻双目一挑,嘿嘿一阵怪笑。
  他对葛金郎笑道:“你且去会会这个小辈!”
  葛金郎抱拳弯腰说了一声:“是!”
  他说着转身就走,葛鹰愤怒的目光盯着柴昆冷冷一笑道:“柴老儿,你这调虎离山之计,看来并不高明!”
  他接着声色俱厉道:“慢说他是一个年轻小辈,就是像你柴昆这样的再来一个两个,且看看我这上丸天宫是怕也不怕?老儿,我错看你了。”
  柴昆心中一怔,翻了一下眼皮道:“老鬼,你胡说些什么?”
  鬼面神君只当他有意做作,不由愈发暴怒,狞笑了一声,二话不说,猛地扑了过来,双掌一正一反,用“阴阳反掌”直向柴昆前心上猛击了去。
  三盒老人见他这种手法内力充沛,愈发不敢轻视,就忙向下一伏腰,正想施“铁琵琶手”,还敬他一掌。
  谁知却在这时,这演武厅内一阵大乱,所有弟子都惊呼起来。
  二老不由自主地,各把掌力向回一收,却见一个全身黑衣少年,正大步地踏进厅来。
  这青年生得猿背蜂腰,身材魁梧,面上却戴着一张人皮面具,只微微露出上额下唇,使人难窥全貌,但却可断定是一少年!
  紧随此人身后,蜂拥着数十名道装弟子,同时踏入大厅。
  他们俱都手持兵刃,可是却无人胆敢袭近对方少年身边一步。
  这种情形可又比昔年的花蕾,甚至于今日所来的柴昆师徒神气多了。
  在场在葛鹰不禁眉头微微一皱,就连三盒老人柴昆和南宫敬,也不禁心中纳罕。
  他们俱猜不出来人到底是谁,一时都不禁心内纳罕!
  先前为葛鹰派去迎战的葛金郎,这时从外面呼啸着闯了进来,他手中持着一口明晃晃的剑,满脸杀机。
  遂见他用剑一指这人道:“小子你不要跑,少爷送你到西天去!”
  挺身而上,掌中剑“桃李满枝”,划起了大片银光,直向这黑衣人前胸划去。
  黑衣人一声狂笑道:“去你的!”
  只见他右手向外一扬,却是没有看清,他这一式手法是怎么施展的,只听得“呛啷”
  一声,对方那口宝剑,已飞了出去,落向了一边。
  同时间,那葛金郎全身更像是一具木人似地,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了。
  他仍然是做着一个递剑的招式,只是全身不动了,两只眸子更较往常睁得大些,头上是青筋暴跳,看来全身的血都像是凝固了。
  黑衣人一声朗笑道:“葛金郎,我此刻先放你在此,等一切事了,我再和你算账。”
  说着,他就直向场内走去,这种神奇的招式,足把场内各人的眼睛都看直了。
  就连那一向狂傲自大的葛鹰和柴昆,也不禁都直了眼。
  以他二人那种造诣和阅历,竟是没有看清方才黑衣人那一招式,是如何施展出来的。
  他们甚至于不敢相信,武林中竟会有如此诡异身法的人物,更何况由体态上判来,对方不过是一个年轻人。
  葛鹰后退了一步,大声叫道:“朋友,你找谁?上丸天宫,岂是你撒野的地方!”
  黑衣人冷冷一哂,道:“你既然可以在此胡闹,我也自然可以胡闹,这山是你的么?”
  鬼面神君被对方怪话一激,登时一怔,当下双眼圆睁,嘿嘿笑道:“既有如此身手,当非无名小辈,小朋友你报个万儿吧!”
  黑衣人嘻嘻一笑,道:“你先不要问我名字,我其实与你这老鬼,并无深仇大怨。”
  葛鹰嘿嘿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请足下一旁落座,待贫道战胜了这个老儿,再与阁下一道究竟。”
  黑衣人目光一扫柴昆师徒,微微一笑道:“这两位乃是在下所敬重的武林人物,却不容尊驾冒犯欺凌!”
  葛鹰强压愤怒,冷冷一笑道:“俗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小朋友你可犯不着为别人的事,把自己拉入是非之圈。”
  言方到此,一旁闪出了一名中年道人,他手指着黑衣人,对葛鹰道:“真人,千万不可放过此人,他一路行来,已打死了多人,伤者无数,天宫正门,也为他用掌力震塌了。”
  葛鹰闻言之后,满头白发,刺猬般地直了起来,嘿嘿一阵怪笑,道:“本座知道了,你且下去。”
  那青衣道人退下去之后,葛鹰望着这黑衣人,面上像抽了筋似的一阵痉挛,半天才嘿嘿地笑了四五声。
  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他显然已知道对方不是好意的。心里略微盘算了一下。遂道:“我门下弟子死伤多人,只怪他们学艺不精,贫道现在只问你,朋友你的来意如何?是否与贫道有什么瓜葛?”
  鬼面神君葛鹰说出这番软弱服输之话,显然是别有苦衷!
  原来这老儿,在连番灾祸之后,心胆已寒,此刻目睹对方蒙面人举手之间,竟把儿子葛金郎制服,手法迥异,前所未见,自是非比寻常。更何况眼前大敌未去,哪敢再结强仇呢?
  有了这双层因素,这位天台山的老魔头,才会如此委屈求全,说出如此低声下气之言。
  可是他的这一心思,仍是自用了。
 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道:“葛鹰,我此来主要是会一会令郎的,既然碰上了这场热闹倒也乐得凑上一份!”
  一边的三盒老人柴昆,闻言后嘻嘻一笑道:“小伙子,抢生意不是这么抢的,凡事有个先来后到,这么好了,你先在一边看看,我老头子要是真不行了,死在他的手下,你再给我报仇也行。只是现在我们才打了一半,你叫我让你,我可是不答应。”
  黑衣人似乎对他甚为恭顺,当下嘻嘻一笑,后退了一步,一面抱拳道:“那么弟子暂作璧上观就是了。”
  柴昆眨了一下眸子,微微笑道:“恕老夫眼生,足下大名是……上来执弟子之礼,老夫可是愧不敢当。”
  黑衣人抱了一下拳道:“老爷子你不要急,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。”
  柴昆点一点头,道:“好!我们废话少说。”
  说着他又朝着葛鹰冷冷一笑道:“来吧!伙计,我们的架还没打完呢!”
  鬼面神君葛鹰冷眼旁观,见初来的这个少年,竟和对方敌人拉上了交情,甚至于向对方执起弟子之礼来了,一时心里纳闷。
  此刻见状,不禁有些老羞成怒,呵呵一声怪笑道:“老鬼,你以为贫道就怕了你不成?待道爷先成全了你这老鬼之后,再来会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。”
  说着,他再也不客气,身形一矮,已纵身而上,搂臂直向对方小腹气海穴上打去。
  柴昆冷哼了一声,身形向后一弓,双掌齐出,如封似闻地直向葛鹰递来的手上击去。
  二老这一递上手,二次打作了一团,一时之间,但见人影憧憧,怪啸连声。
  一旁冷眼旁观的黑衣少年,这时却走到了南宫敬身侧,后者却因伤势过重,正闭目调息,这时闻声,倏地张开眸子,道:“你是……”
 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:“小可身份少时便知,此刻却不便见告!”
  南宫敬心中想到一人,却不能断定,思念之中,对方一双手掌,已按在自己双肩之上,敢情他擅于“指压”之术,一时为他拿捏得十分舒适!
  南官敬虽是负伤不便多说,内心却极为明白,只由对方掌上所逼运的力道判来,这个人分明练过“混元一气”的功夫,对于这种功夫,南宫敬只不过一知半解;并无深悉,却知是武林中一门至今仍不为人所深知的武林玄功!
  对方这个少年,他究竟何许人也,竟会有如此造诣,真是令人惊奇了。
  说也奇怪,他久久运功都打不开的血路穴门,经这黑衣人“混元一气”气招贯入之后,立刻就觉得两股热流,交叉着一路势如破竹地穿行直下,所过之处,无论各穴各脉,竟是畅行无阻。一时间,他只觉得百骸尽酸,周身上下连连颤抖着直打寒颤,忍不住发出了呻吟。
  黑衣少年一笑道:“你先忍耐些吧,这就好了。”
  说话之间,南宫敬一连打了两个喷嚏,愈发地颤抖不已,黑衣人见状,不禁皱了皱眉,心中暗暗吃惊,因为葛鹰这种闭穴的手法,竟是大异一般。
  虽然他自信,以自己所练成的“混元一气”功夫,足能把脉穴打开,可是要想当时即愈,却也是办不到的。
  是时场内二老打得正酣,那种飘忽如飞的身形,和呼呼疾劲的掌风,真是足以吓人。
  可是那个黑衣少年,却连正眼也不看他们一眼,只是极为轻松地继续把内力贯入南宫敬的身体,双掌连连地抖动着。
  在他每一抖动的时候,必定有火热的真气之功,自掌心贯入对方体内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剑戮伏虎 掌毁降龙
下一篇:第六部 剑气红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