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情仇化解 骨肉团聚
 
2020-05-14 16:56:1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似如此有半盏茶的时候,南宫敬身上,竟是由冷而渐转为炎热起来。
  最后遍体汗下,头上蒸蒸冒出了白雾,黑衣人见此情形,才松下了一口气。
  他松开了双手,含笑道:“现在你可以放心了,只请暂时不要说话,以防真气外泄。”
  南宫敬张开二目,心中对这位救自己的思人,真是感铭入髓,连连对他点头不已。
  这人治好了南宫敬之后,才退至一边,睁着那双黑白分明、炯炯有神的眸子,视向场内,留意地观察着二老的身手。
  鬼面神君和三盒老人,这时候正在各尽所能地作殊死之争。
  在方才很长的时间里,他们几乎已竭尽了所能,可是依然并不能取胜对方,因此这时看来,他二人都极为暴怒。
  二老几乎是一样的,头上的发束全都散开了,尤其是鬼面神君那张脸,这时候看起来更是吓人,那颜色是一色的紫红,像是闷了一口气似的。
  以二老如此的内功造诣,这时候,他二人竟会发出了很大的鼻息,喋喋之声,有如兽喘!
  忽然四只瘦掌“砰”的一声粘在了一块。
  这种情形看来很怪,虽然并非仅有,可是一般人在四只手掌相接之后,都是很快地又会分开的,但他二人这一粘住之后,竟是再也分不开了。
  但其二人身子,却一阵阵地发抖;并且自他们的头顶上冒出了蒸蒸的白气。
  任何人一望即知,他们是把全身的内力,都贯注出去。
  四只凌厉的眸子,紧紧地互相逼视着,谁也不肯往旁边微瞬一下;而且谁也不多说一句话,较之开始时的嬉笑漫骂,趾高气扬,彼此揶揄情形,简直大异其趣!
  在场各人见状,无不惊心动魄——像这样地坚持,不觉又是甚久,仍然不曾分开,不分胜负。可是在明眼人眼中,他二人之中,显然已有一方渐渐不支。
  在一阵喘息声中,紧接着双方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——那黑衣人不禁眉头一皱,想到了事情的不妙。
  只是他却知道在这种情形之下,自己是不能插手的。
  因为二人全身精力,全在四掌相接之处,又以互相拚耗甚久,双方内元之气,均已极其微小,自己如果贸然插手,这种情形之下,受祸者绝不止于一方,很可能二人都会送命。
  他很明白这一点,是以并不上前相助,他更知道,这时候任何一方,顶多只能取胜对方,任何一方要想制另一方死命,却是不可能的!
  眼看着,二人又一阵颤抖。
  在这次颤抖中,鬼面神君鼻中微微发出了一声轻哼,霍地双掌抖速加剧!
  矮小的柴昆,就在他的这一声厉哼之下,身形渐渐地向下萎塌了下去。
  先是弯腰,而曲膝,而瘫软,最后双掌向回一撤,咕噜一声,全身瘫软在地上了。
  在这场实力的较量下,这位久居青城山,一生从未遇过敌手的三盒老人,竟败了下来。可是,他败得心服口服。
  因为鬼面神君葛鹰内功实在较他略胜一筹,仅仅不过是“一筹”而已,这“一筹”
  之差,也就明显地分出了胜负。
  软倒在地上的人,固然是一时难以站起,而那半倒未倒的人,也休想再移动分毫。
  他们全身,就像刚在水池子里洗了个澡似的,在这么冷的天气里,汗珠子却是不停地滴着。
  白色的雾气,自他们那生满了胡须的嘴中喷吐着,那样子看起来,实在是狼狈极了。
  鬼面神君用悲怆的声音笑道:“老儿,你服输了么……你可服气?”
  瘫软在地上的柴昆,只是连连地苦笑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葛鹰虽是极想一掌下去,结束了对方的性命,只是他此刻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  就在这时,一股无形的潜力,直向他身上逼到,要在平日,葛鹰只消一挥袖,就能把这种来犯的力道消于无形。
  可是此刻他不要说是消灭对方的力量,就是想动一动双脚的力量,也用不出来了。
  是以这股力量,很容易地就把他逼倒下去。
  只听得“通”的一声,他就坐了下来,虽想作势爬起,却是力不从心!
  这种情形,立刻给三盒老人柴昆挽回了一些脸面,他们——除了当事的葛鹰之外,谁都不知道葛鹰的倒下,是由于外力所逼迫,只以为他也是因内力不继的缘故。
  喘哮着的柴昆,看见如此情形,竟哈哈大笑起来。
  他断断续续地道:“葛鹰……你也服了吧!哈……你到底也倒下来了。”
  葛鹰吃了这个亏,却无法说出口,他明明知道,那股无形的潜力,定是一旁的那位神秘少年所发,只是,他却不便说出来。
  因为一说出口,他这一世的威名,也就要付之流水,因为对方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,而自己却是一派武学宗师。
  如果人们知道,葛鹰被一个少年举手之间,打倒在地,这个脸他又如何丢得起?有了这种想法,这老儿虽是一肚子委屈,却是一言不发,他只是用眼睛怒视着那个黑衣少年!
  南宫敬这时见葛鹰在已登胜场的刹那之间,也陪着师父一并倒了下去,心中大为释怀——因为他这一倒,算是保全了师父一生的威名。虽然师父先他而倒,可是既然二人都倒了,又何能再分前后?自然算是一个平手。
  上丸天宫中数百名门人,见此情形,他们无不吃惊。因为他们心目中,一向倚为长城的人物,竟然也倒下去了,这使他们一时感到失去了依赖。
  一时之间,众声鼎沸,俱是纷纷夺门而出,情势乱成了一片。
  刹那之间,所有弟子均逃了个空,偌大的演武厅内,仅仅剩下了葛鹰父子、柴昆师徒,还有那个黑衣少年。
  这五个人,倒有四个是不能动的,柴昆师徒是一坐一卧,葛鹰父子却是一倒一立。
  葛金郎自从为黑衣少年人门点穴之后,始终是僵立在当地,摆着姿势,纹风不动。
  想是血凝过久,这时双目已微微凸出,牙关紧咬,面目显得一片灰白。
  黑衣人见状不忍,上前拍了他肩膀一下,斥了声:“去吧!”
  葛金郎经他这么一拍,才“哇”地叫了一声,随着咕咚一声坐倒当地。
  这时候,那两个精疲力尽的老人,都已相继地喘过气来,喘息声渐趋平和。
  最后就见柴昆努力地爬了起来,他是有意要争这一口气,虽然他比葛鹰先倒下,可是他却一定要比葛鹰先站起来。
  葛鹰见他站起来,当下也挣扎着站起来,黑衣少年含笑趋前道:“葛鹰,你服了么?”
  鬼面神君低低地冷笑了一声,又点了点头,道:“柴老儿的功夫,我总算领教了,待贫道稍息之后,还要见识阁下的功夫。”
  柴昆哈哈一笑道:“你连折两名爱徒,已为我师徒消了心头之恨,再说花蕾昔日,也确有冒失之处,我们这笔账,暂时到此为止吧!”
  他冷笑了一声,看了一边的葛金郎一眼道:“只是这个奴才,罪魁祸首,却是饶他不得!”
  鬼面神君嘻嘻一笑道:“掌下败将,不足言勇,你又凭什么饶他不得?”
  柴昆倒是被他这句话说得一愣,他面色微微一红,又道:“这么说,我们还要再比一场么?”
  葛鹰怪笑了一声,喃喃道:“柴昆,你的功夫贫道已领教过了,你是没有办法胜我的,贫道要请教的是这位少侠客。”
  他说着足下踉跄进了几步,嘿嘿怪笑着说道:“来吧!少年人,我们来决一胜负!”
  黑衣蒙面少年点了点头,他含笑道:“老魔头,你若是执意要同我比斗,现在却是不可,等你体力恢复之后再说……不过……”他笑了笑又道,“……你先仔细思量一下,你的功夫是不是行?”
  他说着一步步,沉实有力地直向着葛鹰行去,身形稳若泰山,葛鹰忽然神色大变。
  他口中“噢”了一声,身子由不住摇了一下,这时,柴昆和南宫敬也都发现了。
  他师徒也不禁惊吓得瞠目结舌,一时间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循着他三人目光望去,就在那黑衣少年所行过的地方,留下了一些足印。
  令人吃惊的是每一个足印,足有五寸来深,深深印在这坚比金铁的光滑的石板上。
  这种功夫,如不是他们亲自目睹,简直是不能相信,只是却又不能不信!
  鬼面神君那狂傲的态度,至此算是一丝也没有了,他喃喃地道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  这少年人,忽地又是一声朗笑道:“老鬼,你再看这个!”
  就见他双掌霍地向上一举,只听得“轰隆”一声大震,石屑纷飞里,整个大厅剧烈地大震了一下!各人注目看时,只见那离着地面,高有三丈的大厅顶壁,竟开了一个二尺见方的大窟窿。
  黑衣人冷冷笑道:“葛鹰,你还不服气么?”
  这种身手,真可说是把在场请人都吓呆了,柴昆在一边由不住感叹道:“小兄弟,我老头子算是服了你,好厉害的通天掌力!”
  鬼面神君葛鹰,这时面色如土,他点了点头道:“你的身手果然惊人,贫道一生未曾服人,此番算是服了你。小朋友……”
  他抖颤着说道:“令师何人?你的大名可否见告呢?”
  黑衣人冷笑道:“你也无需知道我的名字,你这老儿一向是夜郎自大,上丸天宫更是包藏武林败类、破坏江湖道义的地方,实在没有再存在的必要,我看你还是解散了的好!”
  葛鹰长叹了一声,道:“这也不消你说,上丸天宫从现在起算是完了!”
 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,点点头说道:“你如听我言,自此悔过向善,我也不为已甚。”
  说到此,这少年双目一亮,继续道:“否则,万斯同再来天台山,也就是你老儿寿终正寝之时!”
  鬼面神君葛鹰,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他确实不敢得罪眼前这个人物。
  却是无意中听见了来人报姓名为“万斯同”,这名字实在很陌生,当下呵呵一笑道:“未来的事,谁也不可预料,少年人,得放手时且放手,能容人处且容人,你的大度,我记住就是!”
  万斯同闻言冷冷一笑,这时一旁的三盒老人柴昆,却直直地走了上来。
  他仔细地端详着万斯同的脸,惊奇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同儿?万……斯同?”
  黑衣人翻身拜倒在地,亲切地恭声道:“正是弟子,你老人家请恕弟子无礼!”
  他说着右手一揭面上那块人皮面具,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。
  柴昆仔细地又注视了一下,大感奇怪地道:“啊……果然是你……同儿……你……
  你……”
  万斯同磕了一个头,含泪道:“弟子别后一切,容后再禀,此刻还是先处理眼前事情要紧。”
  柴昆惊喜得不知如何是好,他一面扶起了这个弟子,说道:“不要多礼,起来吧!”
  万斯同又走到南宫敬身前,恭敬地打了一躬,唤道:“大师兄!”
  南宫敬瞪着大眼道:“你真的是万师弟?”
  万斯同恭敬道:“小弟奉命至黄山,不想那花蕾……”
  南宫敬一摇手道:“唉!这件事不必再谈了。”
  他说到此,虎目中,竟滚下两行泪来,一面叹息道:“这都怪我当初意志不坚,以至于弄得如此下场,只是愚兄我有一事不明……”
  他注视着万斯同道:“你那嫂嫂,她果然生有一女么?”
  万斯同闻声不由面色一片铁青,南宫敬一提,也正提到了他心中恨事。
  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是一双孪生的女儿。”
  南宫敬冷笑了一声道:“那一定不是我的骨肉,我没有这种女儿。”
  万斯同慨然长叹了一声:“这事情绝非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清的;再者,此时也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。”
  他苦笑了笑,又道:“这事以后再谈吧!”
  南宫敬伤心地点了点头,万斯同遂叹了一声道:“大师兄,眼前你预备如何处理他父子二人?”
  鱼鳞剑南宫敬目视柴昆道:“师父有何意见?”
  柴昆嘻嘻一笑道:“你是正主儿,这事由你,我不管,你看着办吧!”
  南宫敬目视着一边的葛鹰,冷冷一笑,葛鹰面带不屑,只是他一语不发,因为眼前情形他知道,自己说话也讨不了什么好。
  南宫敬冷笑了一声道:“方才万师弟已说过了,我也不便太为已甚,那花蕾虽说是我妻子,但她个性偏激,行事任性,这件事情,多多少少,也是她自找的。再说这上丸天宫,也死伤了多人,我们这件事,也就一笔勾销了。”
  柴昆在一边点头道:“这么做很对,既如此,此处我们也就不必再多停留,现在就走吧!”
  万斯同方自点头,忽觉得身后劲风猛袭了过来,并有人大声叱道:“小子!你纳命来吧!”
  一口明晃晃的宝剑自头上猛劈下来,虽是劲猛力足,可是要想伤害这位出自雁荡,身负绝技而来的少年,却是没有可能!
  就在这口剑已几乎挨在了万斯同的头顶上面之时,万斯同一抬手,用了一招自《合沙奇书》之中所学得的“粘”字诀。
  只见他单手往剑上一粘,那么锋利的宝剑,却是伤他不着,非但如此,对方雪亮的剑身,竟然紧紧地贴在他的手心之上。有如磁石吸铁,再也难以分开。
  即见他掌势顺着剑身向下一滑,已滑至剑柄之上,二指向下一分,持剑人如是胆敢不松手,这只右手就别想要了,因为万斯同指尖,已然点在了对方“分水穴”上。
  只见银光一闪,来人这口长剑,已到了万斯同的手中,紧跟着,这位少年奇侠,已把身子转了过来。
  这才看清了敌方来人,敢情竟是葛金郎!万斯同冷笑一声道:“葛金郎,我原有饶你之意,你却胆敢暗算于我,此番看你如何再能逃生?”
  葛金郎这时面色苍白,他一步步地后退着,样子像是十分害怕!一双手嗒然下垂,眼光闪灿,显然胸罗奸诈!
  突见他右掌一翻,“哧”的一声,一口薄叶飞刀,划空而至,直往万斯同面门上奔来。
  万斯同不禁冷笑了一声,用抢到手的长剑,向外一翻,“呛啷”一声,已把这口飞刀挥落一旁。
  可是葛金郎,并不就此罢手,他忽然身形向左一拧,飘了出去,足尖一点地“怪蟒翻身”,只闻得“唰唰”两声,一连又是两口飞刀,直向万斯同两处肩井穴上掷来。
  万斯同身形岸然不移,他只是如意地运用着掌中这口长剑。
  这时只见他左右一摇晃,“叮当”两声,两口飞刀,遂为他打落一边。
  紧跟着他足尖一点,已到葛金郎身后,就在葛金郎再次翻腕欲出的当儿,一口冷森森的剑刃,已经搭在了他的手腕之上。
  “无耻之流!”万斯同冷冷地道,“你还不服输么?”
  他长剑一抖,葛金郎那只拿着飞刀的手,也跟着剧烈地抖了一下,飞刀“当”的一声,也随着落了下来。
  万斯同剑眉一挑,长剑向外一挑,已把对方身上的鹤羽披风给划开了一道长口子。
  这时一边的鬼面神君葛鹰,忽然大吼一声道:“姓万的,你不能杀他……你……”
  长剑直点在了葛金郎的心窝之上,万斯同哼道:“这是他自己找死,又怨得谁来?”
  葛鹰紧张地道:“万少侠,你先放下剑来,咱们有话好说。”
  万斯同把心一狠,正想一剑刺穿对方的心,可是他的目光,忽然接触到葛金郎胸前所悬挂的一件东西上,他就像触了电似地,颤抖了一下。
  他忽然收回了剑,一时眼光都直了。
  那战栗的葛金郎,倒也硬朗,当下冷笑了一声道:“万斯同,我技不如你,无人可怨,你快下手吧!”
  说着又闭上眸子,万斯同这时走近了一步,他目光仍然注视着对方胸前所悬挂着的东西。
  那是一块绿光晶莹的翠玉牌儿,它的形状十分特别,是半日形状,一边有锯齿的痕迹。
  万斯同忽地垂下了剑,上前伸手就去抓这块东西,可是葛金郎却反手按住了。
  他瞪眼道:“你做什么?”
  万斯同口中讷讷地说道:“这件东西是……”
  “哼!”葛金郎冷笑道,“你杀我可以,只是不许你碰我这个东西。”
  万斯同呆了一呆,目光惊讶地看着对方,慢慢地道:“这块翠玉牌,你是哪里来的?”
  是时另外三人,也都好奇地走了过来,葛鹰冷笑道:“这是他自幼随身之物,是老夫为他打制的,你要如何?”
  葛金郎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这块翠玉牌,咬牙道:“万斯同,你何必说这些废话,快下手吧!”
  万斯同冷笑道:“且慢!”
  他接着大声说道:“这牌子上,可有字么?”
  葛鹰冷然道:“哪有什么字呢?”
  可是葛金郎却惊诧地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有两个字,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  万斯同猛然拉开了衣服,把自己胸前那块翠玉牌,取了出来,葛金郎顿时就呆住了。
  他“啊”了一声,手也松开了,万斯同忙自他前胸把那块牌子摘了下来。
  他用一只颤抖的手,拿着这块牌子,在眼前一看,却见葛金郎这块牌子,竟是和自己这块一模一样,只是裂痕一凸一凹,略有分别。
  他那块牌子之上,也有两个凸出的阳文,是“肉”、“足”二字。
  试着和自己那半块牌子一对,正是一块绿光四溢的完好翠块。
  万斯同牌上原有“骨”、“手”二字,如今对上葛金郎这上面“肉”、“足”二字,正是“骨肉手足”四个凸出的字。
  万斯同不由“啊”了一声,顿时仰身坐倒!葛金郎也已看过,只见他一双手连连颤抖不已,一时泪下如雨,叫道:“你是……”
  万斯同这时已翻起身来,他忽然拉住了葛金郎,痛声道:“兄弟……你是我的手足兄弟啊!”
  葛金郎这时也不禁鼻子一酸,淌下泪来,只是他仍然不大敢相信,他惊异地用眼睛望着一边的葛鹰,抖声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这是一件隐秘,可是鬼面神君葛鹰,到了此刻,显然是瞒不住了。
  他一时面色极窘,口中喃喃地说道:“这……”
  万斯同回过头来,看着柴昆,含泪道:“师父,这是怎么一回事,你老人家可曾知道?”
  三盒老人柴昆见状,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道:“想不到你们竟是兄弟,这真是太巧……太巧了。”
  他说着嘻嘻一笑,对着葛鹰道:“老朋友,原来他不是你的儿子啊!这件事,你怎么可以瞒他呢?”
  葛鹰冷笑道:“虽不是他亲生之父,但我却对他有二十年养育之恩,又有什么分别?”
  葛金郎闻言面色大变,他忽然激动地道:“啊!原来你……你不是我的父亲……那么我的父亲呢?”
  鬼面神君呆了一呆,叹道:“你父亲早已丧生在贼人之手……”
  柴昆这时点头道:“如此说来就不错了,这件事说来真是……唉唉……”他只是连连地叹息着。
  万斯同目含热泪道:“师父,请你老人家把我兄弟二人的早年身世说一说吧!”
  三盒老人长叹了一声道:“这叫我怎么说呢?葛鹰说得对,你们的父亲大概是被强盗杀死了!”
  他皱了一下眉,回忆起当年的一段往事,喃喃地说:“那是一个大雪天,我和你大师兄……”
  说着指了一下南宫敬道:“就是他,我们为了要到安图去办一件事,路过长白山……”
  他又叹了一声,眨了一下眼皮道:“那时碰见了你母亲。”
  万斯同和葛金郎全都心中一动,他二人一齐把目光集中在柴昆身上,这老人用手指了一下葛金郎道:“那时我们并没有看见你。”
  葛金郎脸上闪过一阵疑虑,他没有说话,柴昆遂道:“只有同儿一人,被他母亲背着。”
  想了一下,看着万斯同说:“你母亲名字是盛……”
  南宫敬在一旁接口道:“盛红鹃。”
  柴昆点点头道:“不错,是盛红鹃,还是你记性好,这事情有二十多年了。”
  万斯同焦急地道:“你老人家就快说吧!”
  柴昆点了点头,又叹息了一声道:“你母亲那时身上受着重伤,全身是血,看样子,她大概也练过几天武艺,身上带有宝剑。”
  万斯同和葛金郎二人,听到这里,都忍不住淌下泪来,二人目光一对,又都低下头来。
  柴昆顿了顿道:“据你母亲说,她和你父亲是贩卖药材的商人,不意在长白山,遇见了一帮匪人。那批匪人要打劫你父母,你父母和他们一言不合,就动手打了起来。你父亲……可能就是这么死的。”柴昆说到这里,心中也很悲哀。
  一旁的兄弟二人,呆呆地不发一言。
  三盒老人一只手捋着长须道:“那时你母亲背着你,在雪中爬行,我和你大师兄忙替她诊治伤处,只是伤势太重了。”
  老人眨了眨眸子道:“很厉害的刀伤,在这里。”
  说着摸了一下腰的部位,又道:“你大师兄给她上药,她直摆手说没有救了;并且求我们去为她找一个人……”
  说到此,兄弟二人互看了一眼,不禁淌下泪来!这种化仇敌为骨肉的场面,实在很动人,就连南宫敬也忍不住频频慨叹。本来他对葛金郎恨之入骨,可是目睹此情,顿时对他道:“你兄弟如今见面,是一件天大的喜事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。”
  万斯同擦了一下泪,遂又问柴昆道:“我母亲托师父你要找之人到底是谁?”
  柴昆看了葛金郎一眼,愈发觉得二人生得一模一样,他点了点头道:“徒儿,你们不要再哭了,你们确是孪生的兄弟,这是一点也不假的。”他接着又追忆道:“那时,你母亲托我们为她找一个孩子,我想那个孩子就是你了!”
  说着用手指了葛金郎一下又道:“她说那个孩子,和她背上的孩子,乃是一对孪生子,本来他是你父抱着的,后来土匪来了,你父亲为了对敌,就把他放在一边,不想他竟走失了。”
  葛金郎抽搐了一下,兄弟二人泪眼相视,谁也没有出声打岔。
  柴昆于是又接下去道:“你们母亲当时托我务必要为她把走失的孩子找回来……那时她伤得很重,但是还没有死。”
  “我就在一旁照顾她。”柴昆说:“你大师兄当时冒着大雪出去,去找那个走失的孩子;可是长白山这么大,要去找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,那是多么不容易……一直到了晚上他才回来,孩子也没有找着,你母亲伤势很重,她一直没死,主要是在等那个孩子。”
  说着叹了声道:“真可怜!”万斯同和葛金郎二人,俱是忍不住泣出声来!
  柴昆苦笑道:“你们也不要哭了,兄弟相会,是喜事呀!”
  他叹了一声说:“你母亲死了之后,我们把她给埋了,只是可惜你们的父亲,他的尸身,我们找遍了附近的山林也找不着。因为天黑,我们还有事,要不然也许能找着,当时就带着同儿一个人走了!”
  南宫敬咳了一声,在一旁接道:“你母亲还告诉我说你父姓万,你叫斯同……”
  葛金郎抬起头道:“那么我呢!”
  南宫敬怔了一下,点了点头道:“你自然也姓万了,你的名字叫斯亮,大概我还没记错。你母亲当时嘱咐我找你的时候,只要喊‘小亮’!”
  葛金郎一边点头,泪如雨下,你忽然朝着柴昆跪下来,一面叩首道:“我真是该死,把恩人当作仇人,二位老人家请原谅我。”
  柴昆忙把他拉了起来,一面谦虚道:“少侠不必多礼,不知者不怪,唉……以后就好了。”
  鬼面神君见状不由冷笑了一声,怒斥道:“狗才,你的救命恩人是贫道,又与他们二人有何关系?”
 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,都不禁把目光转向了他,就见他上胸不时地起伏着。
  他大声吼道:“贫道非但是你的救命恩人;而且还为你兄弟报了杀父大仇!”
  万斯同听他这么说,不禁吃了一惊,转身打量着他。
  葛鹰忿忿地道:“道爷我怎会向你们撒谎!”
  他说着看了柴昆一眼道:“你说得不错,那的确是一个大雪的日子,奇怪呀!按说贫道应该遇见你师徒二人呀!”
  柴昆含笑道:“那天你在长白山?”
  “怎么不是?”葛鹰直眉竖眼地道,“我上长白山是为了去挖一支好参。”他轻叹了一声道:“谁知会碰上这种事。”
  他用手指了葛金郎一下道:“当时你倒在雪地里,哭得都快死了,小手上沾满了血,身上也是血!”
  鬼面神君可不像柴昆说话那么斯文,他大声道:“我就把你夹在胳肢窝里,心里却很奇怪,因为你身上并没有伤,那么血又是哪里来的呢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剑戮伏虎 掌毁降龙
下一篇:第六部 剑气红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