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情仇化解 骨肉团聚
 
2020-05-14 16:56:1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葛金郎自从得知葛鹰并非是他生父之后,心中对他颇有芥蒂。
  葛鹰继续道:“说来也巧,这个时候,竟来了一帮子山贼,大概有五六个人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”
  他回忆了一下,大声道:“手里可都掂着家伙,见了我抱着那个孩子,就都上来了。”
  “他们真找对了人了,当时我问他们干什么,他们有的叫我放下孩子,有的还叫我留下东西来。”
  葛鹰接着说道:“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,他们居然敢告诉我,说他们是土匪,说这孩子的父亲,已被他们杀了。”
  万斯同和葛金郎都不禁面上霍然变色,葛鹰又嘿嘿一笑道:“他们其中有一个还问我有没有见一个年轻女人?说还背着一个小孩,我当时气火头上哪里还与他们多说,把他们全给杀了。”
  葛鹰冷哼了一声,望着葛金郎,点了点头道:“是我见你可怜,才把你带来天台。
  更因怕你伤心,所以这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,因为你原来姓什么我也不知道,所以干脆按我的姓,给你取了个名字。我老年得子,无异拾金,所以叫你金郎。”
  这么一说,大家才都明白,柴昆又呵呵大笑道:“所以他就成了你的儿子?”
  葛鹰不禁面色一红,他倏地一瞪双目道:“柴老儿你休想在一边风言风语,别人怕你,贫道却不怕你,你还要打么?”
  三盒老人一叹道:“只要你有兴趣,老夫无所谓!”
  鬼面神君葛鹰冷冷一笑,正要发话,他那原先的儿子葛金郎,忽然跪在地上痛声道:“二位老前辈,万请息怒,这都是弟子不好,弟子真该万死,我……”
  他说着忽然举掌直向自己顶门上击去,这种情形,把眼前诸人都吓了一跳,所幸万斯同及时出手,叼住了他的手腕子。葛金郎看着万斯同忍不住泪下道:“兄弟,你为会么不让我死?我没有脸再活下去了!”
  万斯同目放精光道:“你是葛金郎的时候,我不叫你死;现在你是万斯亮,我就更不能叫你死了!”他冷笑了一声,又道:“天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值得你去死?好糊涂的兄弟!”
  说着把那只紧抓住的手向外一松,葛金郎一时面红过耳,讪讪垂下头来。
  这一霎他仿佛觉得自己变了一个人,脑子里一片空白,真不知何所适从。
  “父亲”已不再是自己的父亲,“家”也不再是自己的家了,手足的骨肉至亲,原是自己誓不两立的仇人,这一切,简直是变化得太离奇了,太令人想不到了。
  万斯同看着他叹了一声又道:“你不要忘记,你已是有了妻室的人,而且你已有了儿子!”
  这一句话使葛金郎怔了一下,他点了点头道:“我们虽是至亲手足,可是却不知谁是哥哥,谁是弟弟,你看,我该怎么称呼你呢!”
  万斯同不由把目光望向师父柴昆,柴昆把眼睛望向南宫敬道:“你知道么?”
  鱼鳞剑南宫敬拍了一下手道:“不说我都忘了,当初那位盛红鹃曾说过,万斯同是哥哥!”
  葛金郎激动地握住万斯同的手道:“这么说你是哥哥了!”
  万斯同含笑点了点头,心里真是感慨万千!这时一边的葛鹰,忽然笑了一声。
  大家都回头看着他,这个老魔头一副悲伤的样子,大声道:“上丸天宫完了,我这个家也完了,父子也散了,哈,好极了!好极了!”他哈哈大笑了几声道:“现在你们是一家人了,我这个外人也该走了,再会吧!”说着猛地转身就走,葛金郎赶去唤了声:“真人!”
  葛鹰转身看着他,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你这小子还惦记着我么,我不是你的爹!”
  又狂笑了一声,手指着他道:“好在你从来就没叫过我一声爹,只管真人长真人短的,看来这也是天意吧!说起来你也不吃亏;而且我把你养成这么大,为了你……”说到此,他忽然面现戚容,顿了一下,忽然叹了一声,回头就走。
  葛金郎蓦地扑到了他身前,双膝下跪道:“真人,你老人家千万不要如此说,你老虽不是我亲生之父,可是这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,又叫我如何能忘怀。如你老人家愿意,我愿拜在你老人家膝下,为一义子,你老可愿意?”
  柴昆见状不禁手捋银髯,连连点头不已,心中却忖道:“这小子倒也有几分良知!
  我原先倒是错看了他!”
  葛鹰闻言眨了一下眸子,呆了一呆,遂大笑了一声,双手把他扶了起来。
  他点了点头,喜悦地说:“你有这份心,我就高兴了,你看……”他手指着门外道:“走散了的人,我葛鹰可以再召集,败落了的门户,咱们也可以再好好地整顿,唯有离开了的儿子……却不……”
  说着又苦笑了笑,点了点头道:“现在你既自愿拜我为父,我也就收你为义子。待百年之后,在我坟上烧柱香,也不惜我疼爱你一场。”
  葛金郎已感动得声泪俱下,葛鹰这派豪兴真情,着实使得在场各人,内心深深为之感动不已!
  万斯同目睹如此,也忍不住走过来,向葛鹰深深一拜道:“舍弟既拜在你老身下为义子,万斯同与舍弟一母双胎岂能例外,义父在上,受我一拜!”
  说着他就要曲膝下跪,鬼面神君慌不迭地用双手扶住了他。嘿嘿笑道:“贫道不敢当、不敢当,万少侠,你不要折煞贫道吧!”
  万斯同叹了一声道:“既然你老执意不肯,便请受弟子大礼参拜!”
  葛鹰面红道:“方才已经受过了。”
  可是万斯同仍然毕恭毕敬地对他行了三个大礼,退立一旁。葛鹰呆呆地看着他,又回望了柴昆师徒一眼,柴昆师徒双双含笑相向。
  老魔头狂笑了一声,扬起双手道:“罢!罢!贫道一生是恩怨分明,就冲着万少使这三个礼,贫道与柴昆老儿的仇恨,一笔勾销。贫道退离天台,终生隐退,再也不在武林中逞强好胜了。”
  葛金郎伤感地道:“你老人家仍然可在天台纳福,又何必退隐别山?”
  葛鹰老脸一红,嘿嘿笑道:“傻孩子,为父的脸皮可没有这么厚啊!”
  众人都笑了,葛鹰收住了笑声,看着葛金郎道:“我几乎都忘了,从今以后,你的名字是要改了,你应该叫万斯亮,再叫葛金郎可就要让人家笑话了。”
  说到此,陡地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狂笑,笑声里有悲伤、惭愧沉痛……
  笑声未了,人已越窗而出,一缕白烟似地消失无踪。
  万斯亮欲追不及,怅望厅外,一时百感交集,点点热泪滑腮而下。
  万斯同拍了他肩膀一下道:“我弟兄会面,是一桩喜事,不可不令弟媳知道,你带我去见她一面吧!”
  万斯亮点头道:“这个应该。”
  他又看了柴昆师徒一眼道:“二位老人家,也请入内一叙吧!”
  柴昆嘻嘻一笑,连连点头道:“好!好!我们还没吃饭呢。”
  万斯亮恭敬地道:“那么请入内,由弟子侍奉吧!”他又转身向南宫敬躬腰行礼道:“南宫大侠请!”
  南宫敬这时不知怎么,总觉得有些不自在,他心中想到那个嫁给万斯亮的女儿,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自己见她之后该怎么称呼呢?
  当下一行人,鱼贯进了大厅,可笑这上丸天宫原是如何热闹的场面,这时却冷冷清清,看不见一个人。真是“大树一倒,猢狲尽散。”
  他们随着万斯亮,绕过了一条小径,来至一处幽雅楼舍,一个丫环正在门口张望,远远看见斯亮,她就跳了一下,高声道:“少爷回来了。”
  万斯亮点了点头,就拉开了门,请各人入内坐定之后,心蕊也闻声出来了。
  她穿着长可及地的大红缎裙,鬓发上戴着朵“美女樱”,就和她圆圆的脸一样的嫣红和妩媚,她走在栏杆的旁边,向下望了望。
  万斯亮说:“心蕊,你快下来,你看谁来了?”
  心蕊笑着答应一声,一阵风似地跑了下来,嘴里还在问道:“谁来了?”
  可是她的目光,在接触到斯同的一刹那,她突然像木人似地怔住了。
  她手中本来拿了一束花,竟也落在了地下,讷讷地道:“你……是你?”
  斯同苦笑了笑道:“是我!我来看看你。”
  万斯亮立刻过去拉住了她的手,笑道:“心蕊,你猜他是谁?”
  花心蕊见丈夫如此兴奋,一时有些出乎意料,讷讷地看着丈夫道:“谁?他是……”
  斯亮兴奋地道:“他是我哥哥,我的亲哥哥,我们是孪生的一对兄弟。”
  心蕊不禁眸子一亮,她退后了一步,道:“啊……这是真的?”
  斯同笑道:“再真也不过了。”
  然后他们各取出了一块翠玉牌,心蕊猛地抢过来,对在一起。
 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,那双大眼睛里,滚动着晶莹的泪水,忽然像断线的珠串似地散落下来,一时抽搐着饮泣起来。
  兄弟二人都吃了一惊,相互对看了一眼!万斯同叹了一声:“弟媳,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,请你忘记它吧!斯亮是我的手足骨肉,你们的结合,我也感到很骄傲,你应该高兴才是。”
  心蕊擦了一下泪,黯然地点了点头,这种情形,把一边柴昆师徒,看得莫名其妙,俱都面面相视。
  斯亮忽然想起一事,他回身指着二老道:“心蕊,你快拜见这二位老人家。”
  他先指着柴昆道:“这是我哥哥的师父柴昆老师父。”
  心蕊慌忙拜下,南宫敬却独自坐在了一边,他正望着墙上的一幅画儿发呆。
  万斯亮一时也呆住了,他真不知如何来向妻子介绍他,按说,他老人家是万斯同的师兄,却又是自己的岳父,又应该是心蕊的亲生父亲。
  这真是太荒唐了,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儿啊!怎么自己竟先张罗着介绍哥哥以及柴昆,却把一位堂堂正正的大主儿给忘了!他该怎么说呢?如果他提到花蕾已死的消息,心蕊岂不伤心?
  想着他顿时就呆住了,他指着南宫敬道:“这位是……是你的……”
  心蕊一怔,翻着眸子,惊奇地问道:“是谁?”
  柴昆嗟叹一声道:“傻孩子,他是你的亲生父亲,他名叫南宫敬,你没有听母亲说过么?”
  这句话,就像一声雷似地,使得心蕊怔在了当场。她面色一阵大变,大声道:“不!
  不!我没有父亲,你们不要乱说!我没有……”
  她望着万斯亮,可是万斯亮肯定地点了点头道:“心蕊,他老人家正是你的父亲,我的岳父,这是一点也不会错的。”
  “胡说!”花心蕊倏地张大眸子,她尖声叫道:“我没有父亲,我妈说过,我没有,没有!”
  万斯同见状,不由皱了一下眉,他忍不住上前,正要劝说,那一边的南宫敬忽然站起来怒道:“你们不必多事。”
  然后他望了心蕊一阵,心中至为难受地叹息了一声,苦笑了笑道:“她没有说错,她是没有父亲的,因为她父亲从来没有见过她……”
  万斯同顿足道:“大师兄,你怎么能这么说?”
  南宫敬冷冷一笑道:“我这个做爸爸的,从未尽过一丝做父亲的责任,现在怎能勉强她来认我呢?”
 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,忽地点了点头说道:“恕我失陪,我还有事先离开一步的好。”
  说完掉头就走。
  花心蕊却忍不住在一边痛哭出声,实在的,她的委屈也太多了,眼前每一件事,都令她迷惘、痛心。
  她和姐姐心怡都曾在母亲面前发过重誓,今生今世绝不认父,虽然那是母亲逼迫她们这么做的,可是却也深植内心!
  而父亲的出走,弃她们母女于深山不顾,却是真的!
  虽然为什么会这样,她并不了解,在她们那幼小的心灵里,是不会追究事实原因的。
  对于父亲她们由思念而失望,由失望而恨恶,早已根深蒂固。
  现在忽然出现了这位父亲,叫她如何能去接受承认?
  南宫敬已走到了门口,听到了心蕊的哭声,忽然回过身来,只见他面现伤感,热泪夺眶,忽然纵身而出。万斯同正要去追他,柴昆却摇手道:“同儿,就由他去吧!”他叹息了一声又道: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说起来我也有不是之处!”
  万斯同愣了一下,却见花心蕊忽地跑上楼去,重重地关上了房门,发出了悲痛的哭声。
  柴昆的一双老眼也红了,他摇了摇头道:“这事情暂时不要谈了。”又望着万斯亮道:“你去劝一劝她吧!”
  万斯亮点点头待要回身,柴昆又道:“老夫也该走了,以后我会和她父再来此处,一切见面再谈吧!”说着老人目光又望向万斯同道:“你呢?”
  万斯同道:“弟子愿随师父回去。”
  柴昆含笑道:“你兄弟才见面,还是盘桓几日,好在雁荡离此不远,你不妨暂居冷碧轩吧!”
  万斯同点头,又道:“弟子这两年的经过、遭遇也需要向师父禀明才是。”
  三盒老人笑了笑,一面摇头道:“不急,不急,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一个大概,再过十天,我自会去冷碧轩寻你。”
  说着即向万斯亮含笑点头,转身步出,纵身自去!
  柴昆走了之后,万斯亮忽然低下了头道:“以前都是我不好,对于你,我真惭愧,我真不知要说什么才好!”
  万斯同摇摇头含笑道:“你不要这么说,过去也不能全怪你……”
  说到此,他咬了一下唇,苦笑说道:“兄弟,心蕊是一个好女孩,她只是太任性了一些,你以后应该好好照顾她,不要与她一般任性才是。”
  万斯亮感激地点了点头,又问:“同哥,你应该在此多住几天,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  万斯同道:“离开,你要去哪里?”
  万斯亮叹了一声道:“如今上丸天宫人全都散了,义父也去了,这里还有什么住头?
  所以我想跟着你在江湖上走走!”
  万斯同冷冷一笑道:“你如今已是有家室的人,怎可像我一般闲云野鹤地四下乱闯。”顿了一下,他又道:“我先要回雁荡冷碧轩去,说到雁荡,我应该还要谢谢你才对。”
  万斯亮一怔道:“谢我?”
  万斯同点头道:“为什么不该谢你?你想那冷碧轩本是一个简陋的石洞,却为你加工兴建,如今变得焕然一新,这不应谢谢你么?”
  万斯亮面色一红即垂首不言,万斯同正色道:“不是我说你,他也要改一改以往的生活习气了。尤其应该学着吃苦,奢侈的生活,只能使人懒散趋以无为!”
  万斯亮面红过耳,一时说不出话来,万斯同笑了一下道:“你的功夫三年以前原比我高;可是现在反倒差我甚远。当然,主要的原因是我有了一番奇遇,可是主要的,我是下了极大的苦功;反之,你非但没有进步,我看还有退步。”
  万斯亮不由长叹了一声:“今后我要痛下苦功。”
  万斯同笑了笑道:“你我兄弟今日一见,足证有缘,依我来看,上丸天宫人已尽去,你也不必再搬了,就和弟媳住在这里。”才说至此,忽见一个三岁大小的男孩,自楼上倒爬下来。
  万斯同一怔道:“咦!这孩子……”
  万斯亮一笑,纵身过去,把他抱了下来。这孩子白白胖胖的,一只手指着楼上,对万斯亮道:“爸爸……妈妈在哭……哭得大声。”
  万斯亮笑了笑说:“我知道了,一会儿就上去。”
  他遂对万斯同道:“这就是我的孩子,今年三岁了。”
  万斯同摸了摸他的小臂,那孩子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眸子望着万斯同,又回头望着万斯亮,他迷惑了,小嘴断断续续地道:“爸爸……两个爸爸。”
  这一句话,把这一双孪生的兄弟都逗笑了。
  万斯同看着那孩子漂亮的小脸,觉得他的眼睛和嘴都像心蕊,脸盘儿却像万斯亮,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。从他心灵的深处浮了上来,脑子里离了谱地想着:“如果当年初下黄山时,就和心蕊成了婚;那么,我的孩子应该比这个更大了。”
  回过念头来,再望着这个孩子,他虽不是自己的骨肉,可是在血统上,却也与自己无异。苦笑了一下,他觉得应该快刀斩乱麻,不要再牵挂这一份非分之情了。自此以后,倒应该打起精神来,把一番热情,用在江湖道义上,用来造福人群。
  “走吧!”他对自己说,“离开这个地方吧!”想到此,他紧紧咬了一下牙,慨然地对万斯亮道,“兄弟,我走了,以后我会再来看来的!”
  万斯亮却紧紧地拉着他一只膀子道:“这怎么行!我兄弟才见面,无论如何你也要住上十天半月,要不然不放你。”
  万斯同一笑道:“兄弟,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,各人有各人的地方,我还有事,以后再见吧!”他苦笑了一下道:“我只有一句话交待,请善待心蕊,否则我可不饶你。”
  虽是一句轻松话,可是自他那闪亮的眸子里,却做出令人不敢逼视的威力。他真的走了,重新踏上江湖路途了。
  他伫立在雪地里,目送着才相会的胞兄离开之后,万斯亮也不禁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。
  他注视着雪地里的足迹,见万斯同所走过的地方,只留下极浅的印子,雪花飘下来,很快就看不见了。
  这种“踏雪无痕”的绝顶轻功,令他既惊且佩,身边的孩子,却一股劲地拉着他的衣袖。
  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
  万斯亮拉着他的小手,回过了身子,使他意外地吃了一惊,原来不知何时,心蕊已立在他的身后,只见她秀发披肩,面形消瘦,颜色十分苍白。
  她身上穿着一袭大红的缎裙,长可及地,一双白足,其白如雪,却是赤裸着,没有穿鞋,就那么赤足站立在雪地里,她那双圆大的眼睛,呈现着一片呆滞。
  万斯亮吃了一惊,道: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
  心蕊目光迟滞道:“他走了?”
  万斯亮怔了一怔,遂点头道:“是的,我哥哥他走了;不过以后他还会来。”
  “他走了……”心蕊泪眼模糊地说,“他再也不会来了……”
  说着,她转过了身,口中喃喃地道:“同哥……同哥……你走了,你不回来了。”
  万斯亮心中不禁大大地动了一下,他飞快地跑上前,用力地拉着她的手,摇晃着:“心蕊,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弄成这样?你……”
  心蕊忽然用力把他的手甩开了,她说:“你不要碰,不许弄脏我的衣服。”
  万斯亮吃惊地道:“你……你疯了?”
  “嘻嘻!”她无拘地笑道,倏地转过了身子,两只手拉开了身上大红的裙子,在雪地里很快的旋转着身子,秀丽的长发,就像一片乌云似地飘散着。
  万斯亮不由扑上前,紧紧地抱住了她,一时热泪夺眶而出。
  他嘶哑地叫道:“心蕊,心蕊……你真的疯了?”
  忽然心蕊把他推到了一边,这个像玉似的美人儿,睁大了眸子道:“我没有疯?谁疯了?我还要与斯同哥拜拜天地呢。”
  “拜天地?”万斯亮一时眼睛发直!
  “是呀!”花心蕊又旋转一下身子,她的双手拉起裙角,妩媚地道:“你看这裙子美不美?漂不漂亮?我要结婚了。”
  万斯亮不禁触景伤怀,内心真有说不出的悲愤,悲伤的是,爱妻可能已经真的疯了;愤怒的是,她的心中真正爱的却仍然是万斯同,爱的是自己的哥哥。
  这么些年以来,自己始终认为她是真心真意地爱着自己,谁知道她内心的深处,却仍然藏着这一段无法除去的隐情。
  一股无名的怒火,忽地燃烧着他,反手用力地打了她一掌,厉声叱道:“无耻的贱人!”
  这一掌直把心蕊打跌在雪地里——她只是喃喃地唤着“万斯同”这个名字,她说:“我要和你结婚……拜天地!”举起了雪白的手,在空中缓缓地抓着落下的雪花。
  万斯亮忍不住扑在她身上,一时热泪浸衫,喃喃地道:“我错了……我错了……心蕊,你原谅我吧!”
  那个三岁的孩子,名叫小台,因为他是生在天台山的,这时也哭着跑过来,嘴里只是叫着:“爸爸!妈妈……”
  万斯亮哭了几声,就毅然地站了起来,双手把心蕊捧起:“心蕊,你告诉我,真的不爱我?你爱不爱我?”
  心蕊木无表情地笑着:“我爱你……爱你。”
  万斯亮不禁狂喜,可是紧跟着心蕊又唤着:“同哥哥!同哥哥……你走了,你不和我拜天地了?”
  万斯亮不禁顿时就怔住了,这一刹那,只觉得打心里凉起,一阵冰凉串遍全身,眼泪忍不住再次溅落在地。
  小台又在身后直叫,他咬一下牙,回头道:“孩子!跟爸爸回去,不要哭。”
  说着他就抱着心蕊回到阁楼,两个丫鬟,都呆呆地站在客厅里。
  她们已被眼前的事吓呆了,这时双双跑上来,要去服侍心蕊。
  万斯亮摇摇头说:“没有你们什么事,你们下去吧。”
  两个丫鬟正要退下,斯亮又道:“你们去给我找一匹马来。”
  小碧吃了一惊道:“少爷要出门?”
  万斯亮点了点头说:“我要出门一趟,也许很快就回来,也许很久才回来,你们要好好地照顾家里。”
  小碧说:“少爷放心,我们不走。”
  小蓝又说:“他们全都走了。”
  斯亮就点了点头,抱着心蕊上了楼,心蕊这时却比先前安静多了,她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般。
  斯亮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发了一会儿呆。
  他自言自语道:“我要把他找回来,然后我走。”
  可是他又想到了万斯同临去时那毅然的态度,恐怕他是不肯再回此地了。何况心蕊已与自己到了今日这种场面,他又怎会再和她结为夫妻?
  这么想着,他不禁又发呆了,偶一偏头,却见心蕊不知何时,竟然已经醒了,这时正以一双水汪汪的眸子,望着自己。
  万斯亮摸了她头一下,觉得很烧,他极为难过地道:“心蕊,我实在错了,我知道,你真心爱的是我哥哥,现在我就要找他去。”他叹了一声,又道:“我找着了他,叫他回来,如果他顾念昔日与你的情份,我就劝他与你结为夫妇,否则,我也就不回来了。”
  说着低头饮泣了起来,心蕊此刻像是清醒了,她讷讷地道:“不要去……”
  说着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万斯亮,那星星似的一双大眼微微闭上。
  她喘了一声说:“我像是做了一个梦,金郎,我刚才怎么了?”
  万斯亮心中松下了一口气,可是他仍然显得十分伤心,长长地叹息了一声,苦笑道:“没有什么,只是吓了我一跳,我以为你疯了。”
  心蕊叹了一声说:“金郎……我……”
  万斯亮含笑道:“我忘了告诉你,现在我叫万斯亮,不再是葛金郎了。”
  心蕊倏地张开眼睛道:“为什么?”
  万斯亮略把自己和万斯同早年情形说了一遍,花心蕊一句话不说地仔细听着。
  听完之后,她忽然闭上了眸子,说:“不!我还是叫你金郎,我讨厌万斯亮这个名字。”
  万斯亮非常洞悉她此刻的感触,不禁笑了笑,这时小碧已经揭帘子走了进来,道:“少爷,马已经备好了。”
  心蕊忽地坐起说:“备马做什么?”
  万斯亮说:“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约十天半月就返回来,你好好留在家里。”
  心蕊一呆道:“你去找万斯同?”
  这句话不禁问得他一呆,心蕊立刻拉住他道:“不许你去,金郎,我爱你!”
  说着她挥手,对小碧道:“把马再牵出去,他不走了。”
  小碧答应了一声,又退了下去,万斯亮苦笑了笑道:“你真把我给弄糊涂了。心蕊,我知道,你的心还是爱我哥哥的,我们虽是多年夫妻,可是我却永远无能力取代他的地位。”
  心蕊一只手拉着他的膀子,把头埋在他胸上,只是泣着,她说道:“你别瞎说了,我现在想通了,既然已嫁给了你,就是你的人,你真要是走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  万斯亮不禁微微一怔,半天没有说话。忽然他看见室内供着的年菜,烧的大红蜡烛,才令他蓦然地想到,今天是大年除夕。好个大年除夕,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“悲欢离合”,在内心激荡着,他忍不住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!真诚欣慰地拥着花心蕊,无言胜有言走向罗帏中……度过一个快乐的新年!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剑戮伏虎 掌毁降龙
下一篇:第六部 剑气红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