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完功完德 共宿共飞
 
2020-05-14 17:20:5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万斯同一路纵跃,身形丝毫也不敢停留。
  当他来到了围墙旁边的时候,他先扬手打出了一掌金钱镖。
  这一掌金钱镖打得墙上铁丝网叮当一阵乱响,随即引来了无数箭矢。
  就在箭矢一落的同时,这位身怀绝技、周身是胆的少年奇侠,身形再次拔起。
  这一次他纵得更高了,甚至于连墙头的钢架沾也不沾一下,就这样掠过去了。
  可是他落身之处,已聚有无数的官兵。
  这批兵弁,乃是临时从守备营抽调而来,才部署好的。
  万斯同身方一落,那名守备亲自挥剑而上,大吼道:“大胆的飞贼,还不就逮。”
  说着一剑向万斯同头上砍下,万斯同实在不愿多伤人,可是事实逼得他又不能不下手。
  他冷笑了一声,猛出右手,以“拨手”一荡这名守备的手腕子,厉叱了声:“撒手!”
  这位守备大人可真听话,“当”一声,宝剑就扔下不要了。万斯同借势一吐掌力,只用了三成内功,就如此,那守备身子“通通通”,一连退了八九步,“扑通”一声就倒下了。
  这么一来,顿时大乱,这守备营,都是绿营子弟,素来以打仗为职责,比之府台衙门里的那些兵弁,那可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  此刻一见守备负伤,立时就有一名哨官大吼了一声:“上刀。”
  众兵弁一起丢下了弓箭,齐同一致地抽出了腰刀,大叫了一声,纷纷涌上。
  万斯同这时只杀得双目赤红,他狂笑了一声,再次抽出了那口寒铁软剑。
  只见他身形如旋风似地倏地一转,一片铿锵之声,众兵弁有不少人,手上的刀只剩下了一半。
  他们惊栗地后退着,这才知道,来人非但有高来高去的本领;而且手上还有削铁断玉的兵刃,一时都害怕了。因为这种兵刃要是碰着了,那可是准死不能活。
  万斯同狂笑了一笑,一手持剑,一手抱着人,背后还背着一个人,只见他挥剑如风,刹那之间,已自人群里杀出了一条道路。
  他足下不敢丝毫停留,这一气疾行,足有五六里之遥,眼前已不见任何人迹。
  那钱来顺在背后道:“大侠客,放下我吧,我家到了。”
  万斯同就站住了脚,先搁下了郭潜,又解下了钱来顺,后者是扑地就拜。
  万斯同忙把他扶了起来,含笑道:“你不要客气,你有钱吗?”
  钱来顺道:“我家开油场,有一些钱,只是我们得快搬家,要不然狗知府不会饶我。”
  万斯同冷笑道:“不要紧,你先回家去吧,这个知府他活不长了。”
  钱来顺不由打了一个寒战,他最不敢看这位大侠的眼睛,因为他觉得太亮了。
  想着就跪下来要磕头,万斯同拉着他道:“你走吧,回去好好地做人。”
  钱来顺连连点头,道:“大侠你不用关照我,我钱来顺吃了这次亏,我还敢不好好地于吗?”
  说着就向郭潜鞠了一个躬,就顺着街撒腿跑了。
  郭潜微笑道:“大哥真是功德无量了。”
  万斯同收起了剑,含笑道:“兄弟,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你,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
  郭潜长叹了一声,道:“大哥,你住在哪里?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二人一前一后,遂顺着这条大街直驰了下去。
  因为郭潜的体伤未愈,所以万斯同不敢行得太快,行了一程之后,已然望见了台州客栈的大门。
  万斯同指了指道:“我就住在这里。”
  郭潜怔了一下道:“大姑娘原来也住在此呀!”
  “我知道!”万斯同说,遂和郭潜二人越墙而入。
  那刘大个子,倒真还不敢睡,一个人点着灯,在堂屋里守着。
  当万斯同和郭潜走到了他身边,他还不知道,万斯同拍了他一下,才把他惊醒。
  当他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看见了面前的两个人,不由吓得张大了嘴。
  却为万斯同用手把他的嘴捂住了,道:“你不要叫,快给我这兄弟上药。”
  刘大个子抖索索地道:“大爷……你可真是神仙!这才多大工夫呀,你就把人给救回来了。”
  说着又用眼去瞧郭潜,见他总共一日夜不见,竟弄成了这个样子,遍体鳞伤,不由摇头叹息,道:“看样子要找一个伤科的大夫来才行。”
  万斯同摇摇头,说道:“不用,你我二人就行。”
  刘大个子又回头看了一眼道:“这里不行,怕人看见了,还是到你房里去吧!”
  说着就扶着郭潜先行,郭潜先前是为精神所鼓舞,一鼓作气,倒也不觉十分苦楚。
  这时候一松下气,再为室内暖气一热,他就感到受不住了。
  要不是刘大个子扶着他,他可真要倒下去了。
  三个人来到了房内,刘大个子匆匆离开,把事先早就预备好的东西拿进来,又点了一盏灯。
  两个人直忙到天亮,才把郭潜全身上下的伤口敷好了。
  刘大个子看了一下天道:“天可是亮了,大爷,我看这位郭爷身上的伤,怕是一时还不能行动吧!”
  万斯同闻言皱眉不语。
  他内心实在是惦念着花心怡,真恨不能即时赶到,杀了川西双白,把她救回来。再者他曾亲回答应项一公,要为他找回失物,这个诺言,似乎也需要尽快实践才是。
  可是眼前郭潜,负伤如此,他是自己昔日手足之交的挚友,自己又何忍离他而去。
  想着,他真是忧心如焚,一时不知如何才好。
  郭潜哈哈一笑道:“大哥,我的伤经此包扎之后,已经不妨事了,你还是尽快去救花小姐要紧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话虽如此,可是你一人留此,我怎能放心?”
  郭潜大笑道:“大哥,你竟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了,我怕谁?”
  万斯同皱眉道:“我走之后,你的伤又未复元,万一那狗官又来为难你,那时该如何是好?”
  刘大个子接口道:“这是一定的,你看吧,天一明就有人来。”
  郭潜只是连声冷笑不已,万斯同忽然拍了一下桌子道:“一不做,二不休,我这就去,结束了那狗官的性命,看他还抖什么威风!”
  郭潜和刘大个子全是一惊,一齐用手把他给拉住了,刘大个子吓得脸上变色道:“我的爷,现在天都亮了,哪有白天杀人的道理,再说……”他结结巴巴地道:“他是一个知府,如果叫人杀了,还得了?”
  郭潜冷冷笑道:“知府不知府倒没什么,只是现在天亮了,大哥你不便杀他。”他皱眉又道:“如果你的脸叫人认出来了,以后可就不能出门了。”
  万斯同想了想,就说道:“我可以戴着面具。”
  郭潜摇手道:“不行!不行,经此一闹,那知府恐怕早躲起来了,你找也找不到他,何必白去一趟?”
  万斯同一想,也有道理,不由叹息了一声说:“如此说来,就只好等他们来了。”
  这一句话,把刘大个子吓得直打哆嗦,“啊哟”了一声,道:“我的爷,可不行呀!
  你大爷杀了人一走,没有事,我可是完了。”
  “怎么会有你的事?”万斯同问。
  “怎么没有呀?”刘大个子结结巴巴地道,“他们会说我窝藏凶手呀!大爷,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呀!”
  郭潜不由坐起道:“大哥,我看我们一块走吧!”
  却被万斯同又把他给按下了。
  万斯同就向刘大个子道:“你这地方,有隐秘的地方没有?”
  刘大个子摸着头,说道:“有是有,只不过……”
  万斯同一瞪眼道:“掌柜的,我是看你还有一点义气,所以才给你说这些。你也知道,我这位兄弟,是一百个冤枉的,还有西院那个姑娘,她如今也叫人给绑走了,如今生死不明,我们在外之人,凡事都要有个良心,我现在只听你一句话。”他冷冷一笑又道:“这件事,你要是愿意担风险,就点点头,那就得麻烦你,把我兄弟藏起来;要不然,我们马上就走,不过……”
  这番话听得刘大个子傻了,良久之后,他忽然跺了一下脚道:“好吧!”又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:“我刘某人也是讲信义的人,你们可以问问,刘大个子,在这老神仙庙附近,如何叫得响。”
  说着压低了嗓子道:“我看,你们二位就到地下室里去怎么样,就是黑一点,不过可以点灯,也暖和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:“很好,就这样吧!”
  刘大个子就站起来道:“那么我先去准备一下吧!”
  方言到此,忽听得一个伙计在外喊道:“掌柜的,又来了客人了。”
  刘大个子大声道:“来了客,带进房不完了,还告诉我干嘛?”
  那个伙计道:“不是,你老不是关照过,再有带刀剑的人一概拒收吗?”
  刘大个子怔了一下道:“是呀!”
  伙计道:“一共来了三个人,都带有家伙。”
  刘大个子不由一怔,就看着万斯同道:“坏了,一定是官人来了。”
  万斯同冷冷一笑,就站起了身子道: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  刘大个子直皱眉道:“这么吧,你站在里面,待我先看看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!”说着就开了门,小伙计就领着二人出了天井院子,来到了前院。
  就看见有三人立在院中,万斯同正要躲避,忽地认出其中之一,不由笑道:“原来是他们,我也不用躲了。”
  刘大个子问:“是谁呀?”
  万斯同也不理他,快步上前道:“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碰头了,三位可好?”
  原来他们三人是大内三品带刀护卫项一公,宛平府捕头要命金老七,及来自东洋的武士柴木。
  这三人乍一见到了万斯同,自是惊喜不止,全都围了上来。
  项一公上前一步,抱了一下拳道:“老弟台,可真是辛苦你了,贼人的事情,不知有了下落没有?”
  万斯同叹了一声道:“现今这事情,已是闹得满城风雨,无人不知了,我们进去再详谈吧!”
  项一公叹了一声,愁容满面地道:“要再找不到贼人,我的前程也完了。”
  刘大个子在一边直翻白眼,忍不住问:“三位是住店?”
  万斯同代他们点了点头:“掌柜的,你给开两间上房,这是我的朋友。”
  刘大个子答应着去了。
  要命金老七上前小声问:“你与那两个家伙朝了相没有?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我虽然没有,可是我一位拜弟倒和他们见着了,如今还负了重伤,就在这店中住着。”
  项一公哦了一声道:“那我们去看看他,真是对不起得很。”
  于是四人直接进了郭潜房内,万斯同为他们彼此介绍了一番。
  三人因为郭潜是被川西双白伤成这样,都不禁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歉疚,其实郭潜敌视川西双白,却是为另一件事。
  项一公坐下之后,拿着腔道:“郭兄弟,你们兄弟这么帮我们的忙,将来事成之后,我必定要亲自禀告皇上,重赏你们。”
  郭潜不禁怔了一下,他还不明白项一公的身份。
  万斯同就含笑向郭潜道:“这位项兄,乃是朝廷的红人,官拜三品。”
  郭潜抱了一拳道:“失散!失敬!”
  项一公叹一声,道:“惭愧得很,要不是这位万兄中途相救,我三人也许已冻死在雪地里了。”
  万斯同冷冷一笑道:“我这位兄弟,因为看不惯川西双白强盗作风,中途见义勇为,却不料本地的官府,竟把他当成强盗论罪,打得他遍体鳞伤。”
  三人都怔了一下,项一公惊道:“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  万斯同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那项一公听罢之后,白眉一分,冷冷一笑道:“太不像话了。”
  他偏头问金老七道:“老七,这是什么地方?”
  金老七道:“是台州府。”
  项一公哼了一声道:“一个知府,能有多大前程,居然敢如此无法无天,我项一公既耳闻此事,就不能袖手不管。”
  说罢连声地冷笑了起来,他向万斯同抱了一下拳道:“老弟,你可以放心地去找川西双白,至于这位郭兄弟的安全,一切都由老兄负责,那个昏官要是再敢来此拿人,我可以对付他。”
  金老七嘿嘿笑道:“项大人此刻是有圣旨在身,一切权宜行事,就是斩了他这个知府,也无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  万斯同不觉大喜,道:“既如此,小弟就放心了,这里一切,也只有仰赖老兄了。”
  项一公苦笑道:“兄弟,这点忙算什么,你真能拿住了川西双白,把那两箱东西弄回来,那可才是真正帮了我们大忙了,连柴木兄都谢谢你呢!”
  柴木三太郎立刻“飕格”,说了一句日本话,又行了个九十度的躬。
  这时刘大个子已进来了,就说:“三位的房子开好了。”
  说着又指了指地下道:“这个也好了。”
  三人都一怔,万斯同笑道:“不用了,我们不必再搬到地下室了。”
  刘大个子不解道:“为什么?”
  万斯同一笑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现在你去备一桌酒菜来,我吃过之后立刻就赶路,把我的马备好。”
  刘大个子答应着走了,须臾备好,五人一齐入座,万斯同慨然道:“这里的事有劳项、金二兄了。”
  项、金二人连道:“不敢、不敢!”
  就在这个时候,客栈外发出了一阵喧哗,那刘大个子面色如土地跑进来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,衙门里来人了。”
  众人目光一齐视向那位有三品前程的项一公身上,就见他嘿嘿一笑道:“不要紧。”
  他冷笑着对刘大个子道:“你让他们进来,我有话说。”
  刘大个子担心道:“进来不得了,见了面他们又得打起来了。”
  万斯同冷笑道:“无妨,项大人关照你,你就照做。”
  刘大个子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位项大人,也弄不清这位爷是干什么的。
  当下就慢慢地出去了,不一会儿,就听见众声鼎沸,哗哗啦啦地来了一大群人,门也给踹开了。
  为首几个,像是捕快模样的人,都拿着铁尺刀剑,一个个满脸杀气。
  为首一个像是一个小官,他身边站着的正是本州捕头刘君,这老儿右胳膊算是全废了,还用架子绑着呢!
  他一见郭潜,大声叫了一声:“好小子,你还在这里。”
  用手一指郭潜,对他身边的那个武宫道:“营官,就是这小子。”
  这名小官,敢情还是一个营官,他大喊了一声:“拿下来!”
  当时就来了两名捕快,扬锁套来,却被项一公一手拨开,这老头儿呵呵一笑道:“且慢,你们是哪里来的,凭什么拿人?”
  项一公这种举动,令所来的这一群官兵吃了一惊,那名小营官翻了一下眼皮,打量了他一会儿。
  他由鼻子里哼了一声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你有权问吗?放手,混蛋东西!”说着,他用力一带,抓住了项一公手上的铁链子,可是却怎么也扯不回来。
  那两条铁链子紧紧地抓在项一公手里,他却是用尽了全力,也休想拉出。
  他身侧一名捕快,见状大怒,举刀就向项一公头上砍来。
  可是他刀还未砍下,却被项一公身边的要命金老七,一伸手给扣住了门脉,钢刀“当啷”一声掉了下来。
  众人一时哗然,至此那位三品带刀护卫,才冷冷一笑,道:“我本来不想多管闲事,这可是你们自找的。”
  他双目一瞪,望着为首那名营官道:“是知府叫你们来的吗?”
  那营官见项一公气度不凡,举止从容,心内未免有些嘀咕,此刻冷笑道:“我有逮捕他二人归案的公文,给你看看。”
  说着自怀内取出了一张盖有官印的公文,在项一公眼前晃了一下,冷笑道:“老哥们,现在你明白了吧,你还是少管闲事。”
  项一公一伸手,已从他手上把那张公文抽了出来,哈哈一笑,那营官上前一步,正要夺取,却被项一公两把扯得稀烂。
  那营官霍地变色,呛的一声抽出了腰刀,正要挺身而上。
  却见项一公伸出手,很安详地说道:“且慢!”
  这种斯文的动作,反倒令那营官怔了一怔,他面上青筋暴跳道:“你这老头儿好大的胆子!”
  那个碎了肩骨的刘君在一边,大声道:“把他也带走。”
  然后他指着各人道:“你们不要以为本事大,可以伤了人就跑,告诉你们,火器营已在这客栈四周都布置好了。”
  他手指了那营官一下道:“这位就是营官徐大人,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!”
  火器营的徐营官还在上下打量着项一公,沉声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  项一公呵呵一笑,他一只手探进怀内,摸出了一个锦缎的公文信封,一面道:“老夫的身份一露出来,这事情可就麻烦了,连你们的知府都有罪。”
  项一公这一取出信封,就令他们神色大变,因为他们都是官府来往的人,像项一公这种公文封式的样子,他们一看就知道,乃是极高身份的公文来往格式。
  项一公从内中抽出了一张黄色印有团龙的信笺,冷冷一笑,递与那位营官道:“来,徐营官,你双手接过去看看!”
  徐营官脸色一变,他冷冷一笑,一只手把这公文接了过来。
  只见上面草草地写着几行字为:“谕令三品护卫项一公,至浙为朕办理私事一项,沿途省、府方便行事,不得责难!
  钦此!”
  下面是一颗圆形的朱砂印记,这位徐营官再一细看,不由得全身一阵颤抖,讷讷道:“啊!”
  项一公自他手中接过了圣上的谕旨,呵呵一笑道:“徐营官,你还不服吗?”
  说着项一公霍地一瞪双目,徐营官面色苍白地道:“恕卑职冒失,莫非你就是……”
  项一公点了点头,冷然道:“你现在立刻把四周火器营解散,至府台听候老夫发落。”
  徐营官打了一个冷战道:“是!”
  他连头也不敢抬地就转身走了,项一公又道:“且慢!”
  “大人尚有何事?”徐营官问。
  项一公冷笑了一声,手指刘君道:“本大人沿途已听说你的恶迹很多,如此之人,怎能身负刑捕之责,徐营官,你先与我拿下来,等我见了知府再说。”
  刘君不禁吓得“啊”了一声,后退了一步,他咬着牙向徐营官道:“徐大人,此人是什么身份?他怎能下此命令?”
  徐营官冷然一哼道:“这位项大人,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的亲信,你老弟还是乖乖听话地好。”
  刘君顿时就怔住了。
  徐营官叹息了一声,手指着刘君,道:“锁上!”
  哗啦一声,刘君脖子上多了一条链子,可笑的是,这条链子,原来是要用来套郭潜的。
  徐营官锁上了刘君之后,神情沮丧地道:“卑职也是奉总兵之令,暂受府台大人提调,至于内中详情,卑职并不尽知,方才若有冒失之处,尚请大人勿怪。”顿了顿道:“大人如无差遣,卑职就先去了。”
  项一公微微一笑道:“不知者不罪,徐营官,烦你寄语知府一声,就说本大人今午拜访,嘱他小心迎候了。”
  说罢,“哼”地冷笑了一声。
  徐营官面色又是一变,后退了一步,又答应了一声:“是!”
  说着就转身带着众人去了,自然也带着那为锁链紧锁着的刘君走了。
  刘大个子目睹及此,真是又惊又喜,他立时过来,对着项一公行礼道:“大人请原谅小民,刚才多有冒昧。”
  项一公笑着摇着头道:“你很好,这件事不要张扬,还是照老样子对我好了。”
  这时项一公又亲切地握着万斯同的手道:“老弟,这一趟全靠你了,你不要看方才我还挺神气的,弄不好,回去可够我受的。”
  要命金老七也眼巴巴地望着他道:“万少侠,祝你马到功成。”
  万斯同在这些亲切的眼光里,忽然觉到此行的责任重大,自己一人的得失,关系着这些人的荣辱存亡。他苦笑了笑,说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  这时伙计已为他备好了马,他就腾身上马,头也不回地打马而去。
  在大岔山下,有个地名叫田头,那是属于仙居县管辖的地方。
  这时候,天已经很晚了,驿道上冷冷清清的,并无行人。
  可是由通台州府的那条官道上却飞来了三匹快马,并且夹杂着叮铃铃的串铃声音,深夜十分噪耳。
  直到跑近了,才看清楚了,并不是三匹马,那是二驴一马。
  两条小毛驴之后,是一匹白花大马,马上驮着一个大油篓,篓子很大,足可装下一个大活人。
  两条小毛驴背上的人,正是大名鼎鼎的川西双白。
  勒住了缰绳之后,叶青皱了一下眉,道:“我们虽然赶了一大段路,总怕后面会有人跟上来。”
  柳焦狂笑了一声道:“你太多心了。”他闪烁着那双小眼道:“据我所知,这浙南就没有什么高手,天台山上倒是有个老魔头,可是他们上丸天宫的人也不会轻易管这闲事。”
  叶青喘了一下道:“你这么说,我们倒是大可不必再赶了。”
  柳焦点头道:“小心是要小心,不过犯不着这么跑了。”
  “对了!”叶青道:“我很担心那个姑娘受不了,咱们打开来,让她透两口气吧。”
  柳焦拉住他道:“算了,老大,别丢人了,你的年纪已可做她爹了。”
  叶青不悦道:“老夫少妻多得是。”
  柳焦哼了一声,一带小驴,独自前行。
  叶青忙追上他,嘿嘿笑道:“算了,算了!和你说着玩玩罢了,我不会有这个闲心。”
  柳焦冷笑一声道:“有这个心没有,自己心里有数,我要是再不知道你,可是白活了!”
  叶青虽是身居兄长,可是对这位拜弟,却是素所忌讳,见状就不再多说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