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完功完德 共宿共飞
 
2020-05-14 17:20:53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万斯同长叹了一声,略略把项一公等三人失箱的经过说了一遍,最后皱眉道:“这两箱东西,既关系三人的生死存亡,我不能不管,再说那项一公还帮了郭潜如此的大忙。”
  心怡低头想了想,叹道:“大哥不必着急,也许我可以帮大哥这个忙,,只是……”
  万斯同喜道:“姑娘只要告诉我那两箱东西在哪里,我就有办法取来。”
  心怡苦笑了一下,轻轻地摇了一下头说:“大哥,不是我小看了你,要取回这两箱东西并不简单。大哥,你可知道有一个叫水母的人吗?”
  万斯同不由吃了一惊,点头道:“我认识她,姑娘,这两箱东西,莫非到了她手中?”
  心怡点了点头,万斯同怔了一下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  花心怡遂把这件事大概说了一遍,万斯同听完之后冷冷一笑道:“姑娘,有一件事,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,秦冰是我一个忘年之交,为了一件东西,和水母结下了深仇大恨。”
  “什么东西?”心怡问。
  万斯同淡然一笑,遂自身上取出了一个小匣道:“就是这部《水眼集》。”
  心怡不由吃了一惊,她奇道:“咦?”
  万斯同笑了笑,遂把这部书交到了心怡的手中道:“姑娘不必奇怪,这是我为姑娘清理东西时,无意自枕中发现的。我怕遗失了,所以带在身上,现在见了你,就可还给你了。”
  心怡点了点头,道:“我正好要还给她。”
  万斯同摇了摇头道:“不!我希望这本书能还给它原来的主人秦冰。”
  心怡皱了一下眉道:“可是,我已经答应了水母,我怎能失信于她呢?”
  “这不要紧!”万斯同想了一下道,“我可以替你去见她。”
  心怡想了一会儿,默默地点了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只是你要答应我,不要和她动手!”
  万斯同想了想,笑道:“只怕她不会容我,姑娘,你可以放心,这事情你交给我办就是了,我定不会令你失望。”
  心怡讷讷地道:“我怕你不是她的对手,你想,连川西双白尚还不是她的对手呢!”
  万斯同心知自己的奇遇她还不知道,当下微微一笑道:“姑娘大可放心,我必定能胜任,你还是先回台州,在台州客栈等我就是。”
  心怡含笑道:“谢谢大哥,那么我这就走了。”说着深情款款地又看了他一眼,这才策马自去。
  暮晚的昏鸦在水面上翩翩飞起,西方一轮红日给大地换上了一身红色的外衣。
  万斯同身披蓑衣,头戴红色的小帽,在水边平竿垂钓。
  他不时地目望江心,在等候着一个人。
  他开始有些怀疑,会不会是心怡记错了,再不就是水母已经认出了自己。
  忽然他发现身后竹林内有了响动,一个人徐徐地向他身后走来,慢慢地,终于站定了。
  万斯同平竿而坐,不动声色,可是他相信这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,心情未免有些紧张。
  良久之后,那人才发出了一声冷笑道:“既来见我,为何不上前答话?”
  万斯同把鱼竿向水中一抛,倏地转过身来,哈哈笑道:“谷巧巧,我们久别了。”
  在他眼前站立的,正是那个貌相奇丑、高大痴肥的女人——谷巧巧。
  水母怔了一下,她实在记不起这看来陌生的面貌,后退一步,冷冷地道:“你是谁?”
  万斯同随手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,哂道:“花心怡姑娘托我来还你一样东西。”
  “不错!”水母粗声地说,并且探手而出道:“拿来给我。”
  万斯同微微一笑,他遂自身上,把那部《水眼集》取了出来,晃了一下道:“是这个吧?”
  水母伸出蒲扇大手,往书上就抓,可是万斯同却又把手收了回来。
  水母不由怔了一下怒道:“怎不给我?”
  万斯同嘻嘻一笑道:“因为不是你的。”
  水母立时鹤发林立,厉声道:“小子,你要戏耍我吗?你真是活腻了!”
  方斯同把书随手丢在一边地上,水母立时纵身过来捡拾。
  可是万斯同却哈哈一笑,双掌霍地平推了出去,只听见“哧”的一股疾风。
  水母那么重大的身子,吃他这种内力一逼,竟不由自主地一连后退了四五步,方才拿桩站稳。当下不禁大吃了一惊,遂见万斯同手指着地上的《水眼集》道:“水母,这部《水眼集》就在这里,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,我们不妨比较一下高下,你如胜我,这部书自然由你取去,否则却要归我处理。”
  水母嘿嘿一笑,错齿出声道:“小畜生,你休想要这部书。”
  “我本来不想要。”万斯同冷笑一声道:“我只是要把它给我的老朋友秦冰。”
  谷巧巧不由怔了一下,她面色紫青地打量了万斯同一眼,发出了一声极难听的怪笑。
  万斯同笑道:“水母,你可曾记起来了?”
  谷巧巧这时面涨通红地道:“我记起来了,那夜我和秦冰老儿约斗时,是你在一旁助他可是?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道:“正是我,水母,你那口寒铁软剑,也在我身上。只要你胜了我,我愿一并还与你,只是你如落败了,却得心甘情愿地服输。”
  水母气得全身发抖,她记起了断臂之仇,如非是心怡那日救了自己,纵不死在湖边,也将要落成个残废。现在这个仇人,就在自己眼前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了!
  当下一声怪笑道:“这办法很公平。”
  万斯同冷笑道:“水母,条件并不止此,还有你从川西双白手中所得的两箱东西。”
  谷巧巧翻了一下眼,口涎四滴地道:“这是那个姓花的姑娘告诉你的?”
  万斯同哼了一声道:“是川西双白告诉我的,怎么,你可愿意?”
  谷巧巧毫不考虑地点了点头道:“一切都随你。”
  她说着足下慢慢地向前移动着,万斯同伸手笑道:“慢来,水母你看看。”
  他说着自腰上,把那口寒铁软剑抽了出来,含笑道:“这是那口寒铁软剑,我把它放在地上,只是你的那两箱东西呢?”
  谷巧巧乃是一个经不得激的人,闻言满头乱发,蛇也似地颤动着。
  她大声道:“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?”
  万斯同笑道:“我不能相信你,因为你是一个惯于说谎的人。”
  水母气得全身发抖。
  万斯同不缓不急地道:“你曾经偷了八指佛僧弘忍大师的东西,你和你父亲都是不讲道义的人,我怎能信得过你?”
  万斯同这话,是有意激她,说得极为刻薄,水母聆听之下,果然难以消受!
  这件事,数十年来,一直是她内心的一件隐秘,平日想都不敢去想,更不要说被人当面揭穿,挖苦。
  一时之间,只见她面色变得极为苍白,肥脸上滚动着大颗的汗珠!她身子抖了一下道:“小畜生,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?”
  万斯同见状,心知自己这几句话,已触动了她的要害,当下淡淡地道:“这一点你倒可以放心,这件事很少人知道,我不会对人说的,莫非不对吗?”
  水母惨笑道:“你说的句句实言,正因为如此,所以今天,我是万万不得放你活命……你等一会儿。”说罢,回过身子,“扑通”一声,纵身入水,随即无踪。
  万斯同心中虽是有些紧张,可是他自信有把握战胜对方,所以并不害怕。
  他目视着薄冰初化的水面,在水母偌大的身躯落水之时,仅仅炸开了一条水纹,刹那之间,又归平静,心中甚为钦佩水母这一身水里的功夫。
  望着水面,正自发愣,忽见近前浅水处,冒起了一个水花,重新现出了水母的身形。
  在她的两腋下,各夹了一个黑漆箱子。
  箱子似乎相当沉重,水母把它们小心地放在地上,起身道:“小辈,你可看到了,你如胜我,这东西就任你拿去。”
  万斯同点头道:“这么说,我倒是错看了你了,这两箱东西,并不是我要,而是物归失主。”
  水母怪笑道:“只要你能胜我,这两箱东西就是你的了,你要怎么和我较量,快说!”
  万斯同冷冷一笑,他转过身子,忽见他张开了嘴,吐了一口白气,那白气初出口时乱如雾,可是刹那间,却结成了一道粗有儿臂大小的气柱。
  看到此,水母已不禁面色大变,遂见这股白气,随着万斯同一声闷哼,匹练似地,直向水面上射去,眼见那静静无波的水面,吃这股白气一逼,竟兴起了一股浪花!
  万斯同身形半蹲,面呈赤色,眼看着那道气柱在水面上开了尺许宽的一条空隙,直入水底,一任水面浪花翻卷,却不能使分水复合。
  万斯同即运功将出口的真气收回,脸上带着微笑,转向呆若木鸡的水母道:“你只依样施来,我就服输,任凭你发落。”
  水母一时间脸色猝变,连连后退了几步,先前的干云豪气,荡然无存。
  她知道对方所施展的功夫,乃是失传武林已近三百年之久的一种内气功夫,名唤“分水功”。施功之人,如无空指毙人的极上功力,万万是不能施展。
  水母谷巧巧乃是个十分机智的人,她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,更不要说是必败的仗了。
  良久之后,她黯然地点了点头道:“今天我总算开了眼界了,我不如你甚远。”
  说话之时,她上下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,因为数十年来,真正令自己心悦诚服的,这青年还是第一人。
  万斯同微笑道:“这么说你是服输了?”
  水母似乎已经呆住了,万斯同谅她也不敢和自己动手。当时就走过去,把那两个小箱子提起来,觉得极为沉重,料定必是原物无疑。
  他望着水母正色道:“这两箱东西和这本书,我都归还原主,我们之间的仇恨,也一笔勾销。你如不服,可到雁荡去找我,随时随刻我都候教。”
  谷巧巧脸色涨成了猪肝的颜色,看样子似像要哭,半天她才咬了一下牙道:“这些你拿去吧,只是你的大名是……”
  “万斯同!”万斯同随口答应了一声。
  谷巧巧身形腾起,只听“哧”一声,水面上再次炸开一道水纹,就不见了她的影子。
  当一切都顺利完成之后,万斯同和花心怡带着一种别样的心情,开始上路了。
  两匹马,八只蹄子,得得地在碎石路面上响着,他们都有种说不出的心情,紧紧地拘束着自己,好像各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一样。
  走了一程,他们仍然默默无语。
  姑娘已经改了装束,她披着一领紫色的长披风,鹿皮小蛮靴,长长的剑鞘垂在马鞍前面,不时铿锵有声地响着。
  她那粉色的小脸,在这种严寒的西北风里,显得更娇艳红嫩,两弯蛾眉之下那双水灵灵的眸子,在凝视瞟睨的时候,真能把你的魂给勾出来。
  尤其是当万斯同偶尔地注视她时,她回报的那种多情温柔的笑容,就不由自主地令他想到了那远在天台的花心蕊。
  甚至于可以这样说,她比心蕊似更妩媚、更动人。
  两匹马并鞍联辔地行着,朝日的旭光,把他们的身影长长的映衬在地上。
  而花心怡,也是一个品行端庄、极知自爱的女孩子,她对于万斯同的热爱,只是深深地放在内心里,生怕叫对方看出来笑话自己。
  可是天下任何事情都好遮瞒,唯有感情,那是没有办法掩饰性的。
  也许你可以掩饰一时,但你绝不能终久地隐藏,更何况有情人都较常人更为敏感,那真是所谓的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了。
  万斯同和花心怡,正是这样的。
  心怡此时的心,真有如一团乱麻,她渴望着赶快回家,重整家门。
  她更渴望着能与万斯同终身厮守,然而她知道,万斯同此时所负的任务,只不过是护送自己回家而已。
  因此只要自己一抵家门,他的责任也就没有了,他就会抛下自己去了……
  每一想到这里,心怡内心就有无限的离愁,她是舍不得离开他。如今,在这甫抵家门的时候,这种害怕的心理就更浓了。
  她渴望着万斯同能进一步地向自己表示,表示出他的情意,那么自己也就好顺水推舟,一吐自己的私衷了!
  可是相反的,万斯同反倒是更加冷落了。
  心怡曾不止一次地发现他一个人每当黄昏的时候,那种伫立痴望的表情。
  他寂寞得很,他是需要爱情的,然而倔强的人,一切都是倔强的。
  在许村小住了一天,第二天,天气更冷了,虽没有下大雨,可是瓦檐上、小桥上都遍布着厚厚的一层霜,朔风吹得凛冽了。
  第二天的清晨,他们出发了。
  两匹马,带满了东西,顺着通山的道路,徐徐地行走,午后,他们来到了黄山。
  在日落西山的时候,他们来到了阔别已久的那幢阁楼。
  “到了!”心怡翻身下了马。
  看到这座楼,她不由想到了妹妹和母亲。
  如今阁楼依旧,人物全非,正是:“燕去楼空,佳人何去?”
  万斯同帮着她把东西自马上取下来,见庭院里已积满了落叶,可以想像到,房间内定也是蛛网遍布,面目全非了。
  然而事实却小有差别,当他们推门走进去时,却发现楼下各物和昔日一样地陈列着,一样的清洁。
  心怡吃了一惊,讷讷道:“这里莫非有人来过了?”
  万斯同摇了一下头道:“不会吧,谁会找到这里来呢?”
  可是他们立刻又发现到更奇怪的事了,鼻中也嗅到一些特别的香味。
  在大厅的一角,他们看见置着很大的白木供桌,桌上列有八盆菜肴干果,尚还点着两根白色的素烛,光色昏黄,闪闪摇曳。
  案头正中,尚燃着一个三足小鼎,飘着阵阵的檀木香味。
  二人脸色为之一变,匆匆行到供桌之前。
  却见正中墙上,悬有一张画像,心怡一眼就看出那是母亲的画像。
  一旁尚立有供签,其上写着:“先妣花氏之灵位
  不孝女心怡心蕊叩立”
  心怡忍不住眼泪籁籁滴了下来,她再也忍不住唤了一声:“娘……”
  一时扑到供桌前大哭了起来,万斯同也不禁在一旁唏嘘不已。忽然身后一个颤抖的声音道:“姐姐……同哥……”
  二人大吃了一惊,猛一回头,却见心蕊一身白衣,头发披散地站在楼梯的梯口。
  心怡呆了一下,讷讷地道:“妹妹……”
  她二人忽然扑抱在一起,大哭了起来,万斯同伤心地上前道:“你们不要哭了。”
  又问心蕊道:“亮弟呢?”
  心蕊眼泪模糊地抬起头道:“同哥……过去都是我不好,我对不起你。”
  万斯同笑了一下道:“现在不要再谈这个……过去的就算了……斯亮呢?”
  心怡也惊觉道:“他没有跟你来吗?”
  心蕊摇了摇头:“我是……一个人跑出来的。姐姐……”她激动地道:“妈是被他们给逼死的,我恨他,我不能再跟他……”
  心怡吃了一惊,她看了万斯同一眼,叹道:“我们上去再慢慢谈。”
  万斯同这时心如刀割,因为另一宗不幸的事儿,终于又产生了。
  他一言不发地扶着她姐妹二人上了楼,坐定之后,心怡道:“妹妹,这件事我也曾听大哥说过了,老实说,又能怪谁呢?只能怪你当初太任性,太不听话……”
  心蕊抽搐道:“姐姐,我错了。”
  她忽地伏在心怡的身上痛哭失声道:“姐姐,你原谅我吧!”
  心怡的泪像珠串似地落了下来,她双手把妹妹抱起来,道:“你不要伤心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只是不幸的事情,千万不要再发生了。妹妹,你也要原谅妹夫,因为他也是为了爱你。”
  心蕊泪下如雨,只是伏在椅子背上哭。
  这么冷的天,她只穿了一袭单衣服,头发散乱,那样子就像是一个鬼!
  万斯同和心怡看着她这种样子,都不禁伤心。心怡取过了一件衣服给她穿上,一面含笑道:“你不要哭了,我姐妹总算见了面,这是一件喜事。”
  心蕊就擦干了眼泪,她脸上带着笑,看看心怡道:“姐姐,你什么时候跟同哥结婚?”
  这一句话直问得二人都不禁一呆,心怡的脸一时就像红布一样。
  她看了万斯同一眼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  万斯同含笑道:“心蕊,不要胡说……没有的事。”
  “你们……”心蕊张大眸子道,“难道你……你不爱我姐姐?”她又拉住心怡的手,激动地问:“姐姐……你难道不爱他?”
  心怡鼻子一酸,竟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来,万斯同更是剑眉深皱着一语不发。
  花心蕊忽地走到了他的身边,悲声道:“同哥,我以前错了。我对不起你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,我知道你是一个肯上进的好青年,姐姐她……她一切都比我好,你为什么……”
  万斯同面红如火,抖声道:“不要说!”
  心蕊擦了一下眼泪,走到了心怡的身边道:“姐姐……答应我,嫁给同哥吧……只有你才能配得上他,姐姐……”
  才说到此,就听得一旁另一个声音道:“这才是天赐良缘,你们都不要推辞了。”
  众人看时,却见竟是万斯亮站在窗前,他满面风霜地走到了万斯同身前,行了一礼道:“哥哥!”
  万斯同握着他的手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  万斯亮苦笑了笑道:“等会儿再谈吧!”
  他走到心怡身前,行了个礼道:“以前我实在太放肆了,怡姐请多原谅。”
  心怡已知他和万斯同的关系了,听说他又有悔过之心,再者他又是自己的妹夫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
  当时脸红了一下道:“不必客气。”
  万斯亮又走到了心蕊身边,打了一躬道:“心蕊,我找得你好苦……你却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。”
  心蕊垂下眼皮作作没听见,万斯同方要过去劝说一番,忽见万斯亮抬头道:“啊!我还忘了,你们看谁来了?”
  说着忙探头窗外,就在这时,南宫敬已走了进来,他目光直直地看着心怡姐妹二人,苦笑道:“你们当真不要我这个父亲了吗?”
  二女不由对看了一眼,她们都知道站在身前的这个老人,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一时都呆住了。她们本来坚持的心,早就软了,因为任何成见,都经不住真情的考验,一时都忍不住扑倒在他膝下,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  万氏兄弟也禁不住感动得流下泪来,南宫敬更不由得老泪滂沱而下,他拍着二女道:“爹对不起你们,更对不起你们的娘,好孩子……你们起来吧!”
  这时万斯同也上前行礼道:“师兄!”
  可是南宫敬却伸出了手,破涕为笑道:“斯同,从今以后你应该对我改改称呼才是。”
  万斯同怔了一下道:“什么……”
  南宫敬呵呵一笑道:“你应该和斯亮一样,称我一声岳父才对。”
  万斯同一时面红过耳,南宫敬这句话一时给了他很大的支持,心蕊首先破涕为笑,万斯亮也连连称妙。
  南宫敬笑道:“斯同,我是从小看你长大的,说起来也无什么不妥,况且这事斯亮给我建议之后,我也禀明了师父,他老人家极为赞成,并且专命我来为你们主持婚事。
  你莫非还不答应?”
  万斯同听到此,目光之中,不禁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神色,他偷偷地看了心怡一眼道:“只怕……心怡她……”
  心蕊一跳而起道:“姐姐一定会答应的。”
  说着她过去按着心怡肩膀笑问道:“姐,现在就等你一句话了。”
  南宫敬正色地道:“你是一个侠女,就大方说一声吧!”
  心怡一时面色绯红,她偷偷地看了万斯同一眼,红着脸点了点头,赶忙把头又低了下去。
  众人不禁爆出了一阵大笑,这阵笑声不禁把多年来的所谓离愁别恨都逐散了。

  (全书完,感谢helatony补齐缺文)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官差官威 枉法枉民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