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

四 更番遭耻辱 涤虑练奇功
 
2020-05-14 16:37:02   作者:萧逸   来源:萧逸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枫林只是一个靠山的小镇,离乐清县尚有七八十里地,所以显得极为清静,整个的市镇,仅仅只有一家小客栈,设备极为简陋。
  万斯同暂时就在这里留了下来,客栈虽小,却埋在红叶深处,一个饱经路途沧桑的失意人,在此是很能得到安静和憩息的。
  傍晚的时候,他推开了窗户,一个人把盏望着红叶,饮了几杯老酒,仿佛觉得那先时的一腔豪气,此刻竟是一些也不存在了。
  那习习的风抄着树梢吹下来,此时正有人用沙哑的喉咙在高唱着,他唱的是:“征衫穿破谁针线,点点行行泪痕满,落日解鞍芳草岸,花无人戴,酒无人劝,醉也无人管!”
  声调凄怆,古意盎然,万斯同放下了酒杯,寻声望去,见一发色已斑的汉子,正以手击树,张着大嘴唱着这动人的歌词,身边树上,拴着一匹瘦马,人马俱带着浓重的风尘之色。
  万斯同不禁心中一动,感伤地想道:这汉子满面风霜,独自感伤,看来和我的心情一样,可见人世上尽多的是失意人啊!
  想着不禁喟然长叹了一声,那汉子本来离万斯同不远,听到了这声叹息,忙一偏头,正好和他目光相对。
  万斯同只得微微一笑,道:“老兄,你这歌词太好了,再来一段吧!”
  那汉子咧开大嘴一笑,由地上拍衣而起道:“见笑!见笑!俺只当这附近没有人,却不料惊扰了老弟你的清静。罪过!罪过!”
  一面说着就要去收拾地上的杯箸,万斯同忙道:“老哥你太客气了,兄弟也是失意之人,因此听到了老哥的歌声,不禁一时神往!”
  他说着一面站起身来道:“如果老兄不嫌弃,兄弟愿意移樽就教,咱们共饮几杯如何?”回
  那汉子生着一张赤红的脸,颔下浓须绕口,身材高壮,望之有燕赵之风。
  他闻言哈哈一笑道:“好!如此一来可就有人饮酒了,只是……”
  他指了指铺在一张牛皮纸上的简陋酒菜道:“这些残菜剩酒,老弟你不嫌脏?”
  万斯同已跃窗而出,一面笑道:“无妨。”
  那汉子见此少年如此豪兴,遂不禁大喜,当下双手握住万斯同的手,寒暄说道:“兄弟你贵姓呀?”
  万斯同微笑道:“小弟姓万名斯同,老兄是……”
  汉子用纯粹的家乡口音说道:“俺名马铁军,老家是江苏徐州府。兄弟,你请坐。”
  万斯同含笑坐下,心忖久闻苏北之人,勤俭耐劳,雄健朴实,看这位老兄倒真是不虚。
  当下这马铁军为他斟上一杯酒,万斯同见那下酒的菜,只是一包花生米,七八块豆腐干,可是他却吃得极香,酒已醉了八成。
  本是萍水相逢,用不着彼此深交,二人你来我往,互相饮着酒,吃着花生米,豆腐干。
  万斯同才知道那汉子是一个布商,专门跑布的生意,他由苏北家乡,自山东郯城、枣庄等地转载府绸土绸,到苏北贩卖,获利虽不多,一家老小却也不愁衣食,只是这种生意却是极为辛苦,在外的时候多,在家的时间极少,因此他才客中感伤,唱出了悲情的歌。
  他又问万斯同的身世,万斯同只略略说了个大概,马铁军不禁十分吃惊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睁着一双半醉的眼睛道:“看不出来老弟你还是个身上有功夫的人,真是失敬了!”
  万斯同不免客气了一番。二人正在杯酒交欢之际,忽听得岭陌上有一串铃声,哗啦啦的,直向这边驰来,那串铃的声音,极似在杭州道上,遇见龙十姑的小驴上发出的声音。
  万斯同不禁吃了一惊,慌忙向岭陌上望去,但见两匹马,正飞快地向这边驰来,他们像是取道直上的样子,那铃声,正是自坐骑的颈上发出来的。
  二马一黑一白,刹那间已至近前,万斯同见白马在前,其上坐着一个锦衣公子模样的少年,后面黑马上却是一个青衣小厮。
  那公子身披银色羽毛披风,内着紫红色劲服,背插宝剑,生得长眉秀目,唇红齿白,十分俊逸,尤其是那匹白马的颈上,那一串铜铃,每一颗都有核桃大小,金光闪闪,煞是好看!跑动起来,铜铃一齐晃动,哗啦!哗啦!声闻数里。
  万斯同本是随便地一望,只是这一望却令他心中一动,因为少年这份容貌,他竟好似在何处见过一般。
  忽然他就立起身来,脑子里顿时想起来,这个人正是在冷碧轩内墙壁上所悬挂的画中人物,就连他身上所披的这一领羽毛披风,也是极其仿佛,万斯同不禁心中立刻紧张了起来。
  最奇怪的少年容貌,竟真的是和自己极为相像,万斯同与马铁军坐处正是这茶馆通道的道边,离着路边不过尺许远近。
  那马铁军不禁口中“咦”了一声,他猛然站了起来,往前几步,睁大了眼睛道:“这人怎么和老弟你……”
  说着他又回过头来打量万斯同,又扭头去看那骑马的彩衣少年,愈看愈觉得奇,他的眼睛就愈发睁得大了,他简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相似的人。
  刹那之间,那两匹马已跑近了,马铁军口中啧啧地称奇,竟忘了自己所站的地方了。
  等到他发现那彩衣少年的马已经到了眼前,才发现自己处身的危险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  万斯同这时才突然惊觉不对,他猛然伸手去拉他道:“小心!”
  可是那彩衣少年放马如飞,竟是如人无人之境一般,万斯同伸手拉马铁军之时,也正是他挥鞭打人之时。
  但听得他口中叱道:“该死的东西!闪开!”
  “叭”一声,这一马鞭,抽在了马铁军的脸上,马铁军真想不到,对方少年竟是如此蛮横,居然敢下手抽打自己。
  由于他是在无备之下,这一马鞭,正抽在他那大而红的脸上,立刻皮开肉绽,鲜血顺脸而下。
  他痛得大叫了一声:“哎哟!”
  那少年抽打了人,竟还似不能泄恨,只见他单手一带马缰,身子旁侧,猛地一脚直向马铁军头上踹去。
  他脚下是镶有白钢扣花的牛皮短靴,这一脚要是踹在了马铁军的脸上,可是非同小可。
  所幸万斯同此刻在一边目睹情形,他的怒焰激涨,这一脚是如何也容不得他踹上去了。
  他在马铁军的身后,蓦然伸手把马铁军向身后一带,少年这一脚却踹了个空。
  彩衣少年本有十分把握,这一脚一踹一个准,他万也想不到,这地方会有什么能人。
  这一脚由于力道过猛,踹了个空还不说,自己身子却猛地向前一送,那只踹出去的脚,却正好到了万斯同面前。
  万斯同一时怒起,哪里还顾到其他,只见他陡地一伸手,不偏不倚,却正叼住了少年的脚,就势向外一带,冷叱了声:“你给我下来。”
  彩衣少年一身超人的武功,却因为一时太大意,才致眼前吃了大亏,万斯同伸手出去,他并非没有看见,只是由于身形前耸,再想收足,已是来不及了。
  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却为万斯同抓了个紧,那少年手中皮鞭“唰”的一声同时抡下来,他口中叱道:“小子你敢!”
  结果呢,他的皮鞭抽在了万斯同的肩膀,而自己却也为万斯同拉下马来。
  少年鲜丽的一领披风,也为鞍子挂破了,人也摔在了地下,还险些为马蹄子踩着。
  这时他身后那个小厮也赶了上来,这小子仗着他主人的势力,又会些拳脚,一向是目中无人,这时眼见主人为人拖下了马,如何能依得?
  当时由鞍旁“呛”的一声,抽出了一口刀来,自后而前地向着万斯同背上斩去。
  万斯同如今功夫,要说对付那彩衣少年,或许不及,可是拿来对付这个小厮,却是游刃有余,太轻而易举了。
  这一刀劈下之时,一边的那徐州大汉马铁军,吓得大声吼道:“兄弟当心呀,刀!”
  万斯同也早已听到了金刃劈风之声,只见他身形向前一俯,那小子的钢刀,已离着他背上不及半尺。
  马铁军已吓得哇呀呀大叫了起来,他以为万斯同再想逃得活命,真是万难了。
  可是他估计错了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,就见万斯同陡然缩肩现掌,他并不回头看,只凭着特有的听觉能力,竟是认得极为清楚,这一掌正抓在了那小厮砍下来的刀背之上。
  那小厮名唤魏七,外号叫“红眼七”,因其双目一年四季都是红红的,像害眼病一样,所以才得了这个外号。
  至于那个鲜衣彩帽的美少年,正是如今冷碧轩主人葛金郎,也是花心蕊的丈夫。
  他因每数月都需至天台山其父魔官去探望一次,也不过逗留几天就回来了,可是后来逗留的时间却是愈来愈长。
  这一次他带着红眼七回返天台,因为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,所以多逗留了些时间,而这件意外的事,却和心蕊有关,葛金郎十分愤怒,正打算回来之后,要好好地责问心蕊一番,共谋对策。
  所以他们的马特别快,却想不到在自己已经到了雁荡家门的时候,竟会发生了这件不愉快的事情,主仆二人都是素来欺人已惯,一点也不能吃亏的,如今怎能咽下这口气,俱不禁大怒。
  那红眼七一刀砍下,非但没有砍着人家,却为人家把刀给抓住了。
  这小子就知道遇见了厉害的人了,他口里还不干净地骂了一声:“他妈的!”
  一面用力地往回抽刀,可是那口刀就像是嵌在了石头里一样的坚固,休想抽动分毫。
  红眼七就知不妙,手一松回头就跑,可是敌人已如同旋风一般地转过了身子,一掌向他打来。
  那一边的葛金郎蓦地腾了起来,可是却已经晚了一步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!
  红眼七口中叫了一声,直跄出去八九步,才一交栽倒,他口中又叫了一声,就昏了过去。
  这时候葛金郎身子已经落了下来,见状用力地顿了一下足道:“好小子!你敢下毒手?今天少爷要制不了你,也愧为鬼面神君的传人了!”
  万斯同原想问问他和心蕊之间的关系,本不想这么贸然出手,可是此刻却是势成骑虎,再想善罢甘休,已是来不及了。
  同时葛金郎这种气焰和狂横的行为,不禁激起了他的侠义个性。
  当下冷冷一笑道:“这是他自己找死,怪得谁来?”
  他说完了这句话,突然想起了“鬼面神君”这个名字,不禁大大地吃了一惊。
  鬼面神君葛庭这个名字,他是很早就听说过了,知道此老乃是天地间的一个极怪之人,所练武功,无不是怪异绝伦,而且生性残酷,动辄杀人,武林中人提起他来,无不谈虎色变。
  此刻葛金郎一提到他,万斯同心中怎不吃惊,当下冷笑了一声道:“久仰了,只是……”
  他的话方说到此,那葛金郎已纵身而上,他再也忍不住这口气,当下抖手骈二指,直朝着万斯同双目上点去,这一招名唤“二龙抢珠”。
  俗谓“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”,葛金郎这一递招,在万斯同眼中看来,已知道此人受有高人传授,当下怎敢怠慢?
  他慌不迭向后一撤步,同时,用“闲门栅”的硬功夫,把双掌向外猛地一推。
  葛金郎心中也自吃惊,因为对方少年掌上那种充沛的掌力,他立刻就体会出来。
  如果他不撤手,自己这两个手指就别想要了。
  情急之下,他鼻中哼了一声,身形是“老子坐洞”式,向后一矮,同时右手化指为掌,倏地向右边一翻,这一招名唤“孔雀开屏”。
  只见他五指箕开,和左掌遥遥交叉着,直向万斯同臂上划去!
  他的指尖上可是透着功夫了,否则他是断断不能如此施展的。
  万斯同心知厉害,他内力已自吐出,再想收回,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,当下口中“嘿”了一声,硬硬地把双手撤了回来。
  二人这一动上手,直把一旁的马铁军看了个目瞪口呆,他脸上虽然还在淌着血;可是他却忘了用手擦一下,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二人腾跃着身子。
  所幸这条后山的野道上,并没有行人,二人就在这生满了杂花和堆有乱石的岭陌上,展开了各人的身手,一时却也难分轩轾。
  约有盏茶的时间,忽见二人身子各向两边一分,马铁军吓得叫道:“别打了!算了!”
  二人又往里一合,马铁军又嚷道:“老弟,算了吧!俺认倒霉就是了!”
  二人那种龙腾虎跃的身形,把他的眼都看花了,他真不知他们谁胜谁负。
  忽然二人又分开了,马铁军就认准了万斯同,猛然扑过去想拉他。
  可是二人这种分合,本是动手的一种转手功夫,也就是说有更厉害的招式要随之而出,这种情形意味着,不能善罢甘休。
  马铁军还没有扑上前,二人却又互叱了一声,第二次往当中凑了过去。
  也就在这第二次的合凑里,二人的胜负可就立刻分了出来。
  暮色沉沉里,仿佛看见那羽衣少年右手向上一分,也不知他是挨着了万斯同没有;可是后者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呼痛之声。
  他们蓦然地分开了,羽衣少年面带冷笑地耸了一下肩,却是二话不说地走上前去,把倒卧在地的红眼七给拖了起来,腾身上马。
  两匹马在暮色苍茫里,得得地直向岭上飞驰而去。
  马铁军心中怔了一下,他再去看万斯同,似乎是看不出什么不对来。
  只见他身形站在当地纹丝不动,面色似乎有些发白,可是却不十分显著。
  马铁军问:“兄弟,你怎么啦?”
  万斯同眸子微微闭着,闻言却睁了开来,他面上带着一丝苦笑道:“没有什么!”
  说着他就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了原先喝酒的地方,坐下来,一面微笑道:“来,咱们喝酒。”
  马铁军本以为他受伤了,见状才算放下心来。
  他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血,嘿嘿笑道:“兄弟,你为我受累了。”
  然后他又咬了一下牙道:“他娘的,那个小坏种。”
  一面说着一面恨恨地坐了下来,掏出一块布巾,轻轻地在脸上抹着血。
  万斯同这时却靠着一块大石,微微地闭上眼睛,马铁军擦干净了脸上血渍之后,忽然一怔,说道:“老弟……我看你是……”
  万斯同忽然张开了眼睛笑了笑说:“没有事,咱们喝酒。”
  说着端起了怀子,一仰而尽,马铁军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喝酒;只是万斯同为他和人家打了架,现在人家说要喝酒,他还能不奉陪吗?
  当下苦着脸,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万斯同脸色铁青道:“刚才那个少年你认识么?
  他叫什么名字?”
  马铁军茫然地摇了摇头,又道:“俺没有见过他,瞧他小子也不是什么正经人,穿得花花绿绿的,不像个东西。”
  万斯同闷不哼声地又喝了两杯酒,吃了几粒花生米,就推杯而起道:“老兄,我走了。”
  马铁军忙站起身子发愣道:“不再聊一会儿吗?”
  万斯同此刻剑眉微皱,闻言摇头一笑说:“不聊了,老兄,今日打架之事不要对人提起。”
  马铁军又愣了一下,眨着眼睛说:“俺知道,那小子身上有功夫,俺惹不起他。”
  万斯同冷冷一笑说:“倒不是如此,我只怕他此地党羽众多,老兄你身上没有功夫,难免会吃亏。”
  马铁军别瞧他个子大,胆子可是真小,闻言吓得脸色如土,却又故作大胆地挺了一下肚子说:“俺不怕,俺与他们拼了,这是有王法的地方。”
  万斯同笑了笑,就回过身来;可是,他才走了没有两三步,就咕噜一声倒下去了。
  马铁军在后面看见吓了一跳,慌不迭地跳起来,一面叫道: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  万斯同这时已挣扎着又站了起来,马铁军却用力地把他给扶住了,一面皱眉顿足道:“唉!我就知道你不大对!这怎么是好?”
  说着又叹息了一声,跺了一下脚道:“老弟,你是受伤了不是,要不要紧?”
  万斯同咬着牙不语,可是头上却淌下大颗的汗,那马铁军又跺一下脚,急道:“事到如今,你老弟还不说话,老弟你太要强了。”
  说着扶着他往前走了几步,又问:“是被那小子伤了不是?”
  万斯同紧闭着嘴,勉强地点了点头,马铁军大口地叹气,又咬牙大声骂道:“娘那个脚!那小子可真狠呀,伤着哪儿了?”
  万斯同挺了一下腰说:“不要紧,你不用管我,我自己还能走。”
  马铁军仍紧紧地扶着他,一面哭丧着脸道:“兄弟!这事情你可不能充好汉,要是有内伤,你可得马上治,晚了就许碍事。”
  万斯同只是叹气摇头,马铁军一面扶着他往前走,一面道:“咱们快进去,我给你瞧瞧去,早先没卖布之前,在老家我是专门给人看病的,专看跌打刀伤,骨头折了我也能给你接上!”
  万斯同闻言倒不再坚持了,他点头叹道:“既如此,就麻烦老兄给我看一看吧,大概我身上有伤。”
  说着二人已行至店前,万斯同不愿叫人看出他有伤来,到了客店前,他拼命地撑着离开了马铁军,大步地向里面走,马铁军紧紧地在后面跟着他。
  二人进房之后,万斯同单手按着桌子,还要强忍,马铁军却硬把他扶上了床,道:“老弟,可是委屈了你了,你快躺下吧!”
  万斯同和衣躺了下来,可是他脸上仍然带着笑容,马铁军忙坐下来给他看脉。
  茶房进内倒茶之后就走了,马铁军关上门后就问:“兄弟你伤着哪里了?”
  “大概是三里穴。”万斯同说。
  马铁军“噢”了一声,皱眉问:“是内伤?”
  万斯同又点了点头,遂道:“并不太重,我幸亏是运着气,要不然……”
  马铁军皱了一下眉,点头道:“老弟,你知道,我虽不会武,可是这种情形我知道。”
  说着偏头咧着嘴道:“倒看不出,那小子娘儿们似的,还有这种好功夫。”
  万斯同惭愧地叹了一声道:“这人内功果然是好,他只是以二指戮了我一下,否则我只怕……”
  马铁军立刻又吓得脸色一变,忙站起来把窗子关上了,一面却道:“怕风吹了你。”
  万斯同知道他是害怕,却故意掩饰,当下并不说破,只是皱眉不语,同时之间,觉得左肋十分疼,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。
  这时马铁军把灯光移近了些,一面为他把身上衣服解了开来,露出胸脯,他就用灯光去细细地瞧着,又问道:“是这里么?”
  万斯同指了一下说:“这里。”
  马铁军把灯往下移了一点,忽然吓得“啊”了一声,灯也跟着一抖,险些落地。
  原来就在左肋第六根骨下,有两个红点,色作紫红,那形状就和人手指形状是一样的。马铁军在徐州为走方郎中时,什么病伤都见过,这伤迹他一看,顿时就知道万斯同是为人点伤了内里脾肾了。
  一时吓得他面色如土,他说:“老弟,你张开嘴来看看。”
  万斯同张开了嘴,又伸了伸舌头,马铁军忙把灯光就过了仔细地看了一下,不禁叹息道:“老弟呀,你的话不错,错非是老弟你有极好的内功,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,这条命可就完了!”
  然后他搁下了灯,面色稍缓地道:“不要紧,中气你算是封住了,没有散。”
  万斯同总算放下了心来,他哼了一声,道:“只是喘气就痛,老兄,你再看看吧!”
  马铁军又仔细看了一下,又在他四周按了一会儿,说:“老弟,你再运运气。”
  万斯同立刻把内力运行了一遍,马铁军用手重重地推着他的肚子,数下之后,他住手道:“没有事,中气没有散!”他擦了一下脸,吐气道:“吓了我一跳。”
  “要紧么?”万斯同又问。
  马铁军摇了一下头,说道:“要紧是不要紧,不过你一天半天还是得在床上躺着。”
  万斯同不禁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声,马铁军发了一会儿怔,又道:“我得亲自给你抓药去。”
  万斯同感激地道:“你只开张方子,叫店小二去就行了。”
  那马铁军似乎也怕在外面又碰见了那两个人,闻言之后就说:“也行。”
  他说着就出去找店中人开方子去了,万斯同独自睡在床上,内心却不禁暗暗想道:“好险呀!看那羽衣少年确实是受过高人传授,我武技远不如他。”
  想到此,心中真是说不出的难受,忽然他又想到,那少年如真是住在冷碧轩中之人,这事倒令人有些费解了,他是什么人呢?
  “莫非这人,就是她们所谓的葛少爷么?”
  他这么想着,内心不禁又动了一下,忽然忆起那天台山的鬼面神君不是姓葛名鹰么?
  那么这人如姓葛,或许是他什么人吧!
  这么想着,心中打了一个冷战,就对方才少年所说是鬼面神君的传人,有几分相信。
  可是他并非是一个软弱的人,尤其是那羽衣少年这么伤了自己,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的。
  自然比这个更痛苦万分的却是那花心蕊,一想到了她,他全身直冒冷气。
  现在又多上这么一个羽衣少年在其中,他真不知道这少年和自己心上人花心蕊之间,到底有什么关系。
  “倘若他二人已经……”万斯同这么想着,顿时昏了过去。
  这个谜底,他必定是要揭开的,而且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。
  正在他愤愧交加之时,那马铁军推门而入,他脸上涂了一些药,走进来,弯下了腰,轻声地说道:“刚才已经打听过了,这个人他们都不认识,大概是一个新来的,我看也许是白莲教的人。”
  万斯同只苦笑了笑没有去理他,马铁军又笑了笑道:“我在这附近也看了看,他们人是走了,大概不会再来了。”
  说着就坐了下来,只是端着茶杯发愣,万斯同见他胆小至此,不禁好笑,却也不便说什么。
  一会儿茶房在外面叩门道:“大爷你的药来了。”
  马铁军忙起来去开了门,见那茶房手中大包小包提着好几个,一面对马铁军道:“这些药叫我好找,药店里说这些药很少有人买。”
  马铁军一面点着头,赏了他几个钱,又道:“烦你给弄个火来,再弄个药罐,我自己煎。”
  茶房点着头答应着走了,须臾就把这几样东西弄来了。
  马铁军倒是很仔细的,他亲自一样样地检视着下锅煎熬,有的还另外加纱布包扎起来放下去。
  万斯同见他如此费心,不禁十分感激,在床上道谢不已。
  马铁军叹了一声道:“老弟,你不要客气,要不是为了我,你能与人家打吗,不打架你哪能受这个委屈?唉!这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  说着用筷子翻搅了一下药罐子,又扬了一下眉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已看出了,你老弟是一位身负奇技的少年英雄,快客,我真佩服你。”
  说着还伸了一下大拇指,万斯同不禁面色一红,苦笑道:“算了,老哥你少挖苦我吧!”
  马铁军这时似乎忘了脸上的痛,站起来大声道:“这算什么?胜败乃兵家常事,今天你别瞧他打了你,往后就许你打了他,老弟你有这身好功夫,再好好练几年,那小子准不行。”
  这几句话虽是信口而出,却不能不说没有理由,听在万斯同耳中,不禁动了一下。
  真的,这些时间里,常常会令他觉得技不如人。尤其是在遇见十姑和现在这个人之后,他的好胜心不禁油然而兴。
  不过他听了马铁军的话,并没有回答,只叹息了一声,就闭上眸子休息不语。
  马铁军又同他说了几句别的话,药煎好之后,他亲自喂万斯同服了下去。
  服下之后,他就说:“最迟明天晚上你就能下床了,我这药是专门为你活气调血的,准灵。”
  万斯同连连点头称谢,马铁军看了一下天色,说道:“今天我也住在这里了,我看……”
  他四周看了一眼,又讷讷地道:“我看……老弟要不嫌弃,我就和你住一个房吧!”
  万斯同因为自己夜里也许需要有个人招呼,再者也知道他是害怕,当下就点了点头。
  马铁军于是很高兴地出去招呼茶房,叫他在这间房里又搭了一张竹床,又叫来了饭,万斯同却只能吃稀饭。
  饭后,因为万斯同要休息,所以他们很早就睡觉了,一夜无语,尤其是万斯同,自服药之后,那伤处果然就不再痛了。
  想不到马铁军的药竟会这么灵验,次日天亮之后,马铁军先是看了看他的伤,他的脸色立刻就和缓了下来,含笑道:“行啦!老弟,你的伤是好了,只是还不能下床。”
  万斯同点了点头,伤势既去,他那要强好胜的雄心,不禁又高涨了起来;只是当着马铁军他却不愿表露出来,只淡淡笑了笑道:“这要谢谢你才是。”
  这时候伙计送来了一盆水,马铁军侍候着万斯同洗了脸,又叫了两碗面吃了。
  饭后,万斯同默默地运功调息,他已确知自己是无碍,想到了昨日那羽衣少年,对自己“三里穴”上按指之时,分明他是想制我于死地。只看他胜利后那种眉飞色舞的样子,真是令人痛恨。
  “他必定是以为我死了,或者重伤在床上,才能泄除心中之恨。”
  可是他又想到了那羽衣少年的身手,他和自己对敌时,那种从容不迫的情形,静如山岳,动如狡兔,确实是一个厉害的对手。
  于是他就暗暗嘱咐自己,在下次再见他的时候,务必要提高警觉。
  他脑子里简直是乱七八糟,一会儿想东,一会儿又想西,想到了那少年的容貌,却也是一个令人奇怪的事。因为世上尽管多得是相似的人,可是那么惟妙惟肖之人,确是绝不多见。
  这少年看来,就好像和自己是孪生兄弟一般,莫非我和他在血统上……
 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失笑了,心忖我简直是瞎想,可是由此却令他想到了自己的辛酸身世。据师父讲,他老人家是在雪地里拾到自己的,那时还在襁褓中。
  师父还告诉自己说,唯一的一项证物,就是一块翠玉牌。
  想到这里,他不禁探手到内衣里,把那块翠玉牌拉了出来。因为这是他自幼就戴在身上的东西,所以他始终佩在身边。
  那块牌子绿光晶亮,只是式样十分特别,是月牙式的,一旁还有锯齿的裂碎痕迹,那下面有“骨”、“平”两个雕凸出来的字迹。
  每当他看到这两个字,总不禁引起一层莫名的费解和伤心,这两个字,固然是一个谜,自己的身世又何尝不是一个谜?
  马铁军这时也看见了,他就趋前弯下腰道:“哟!这是翡翠的吧?”
  万斯同忙收了进去,一面笑了笑道:“戴着玩的。”
  可是马铁军这种老于世故的人,焉能会看不出来,他知道这块翠玉牌,定隐藏着一段隐秘;只是他自知和对方不过是陌路相交,不便“交浅言深”,所以他就笑了笑不再多说。
  为了万斯同的伤,马铁军又多耽搁了一天,万斯同十分过意不去,所以非逼着他走。
  马铁军一来归心似箭,再看见万斯同伤已不碍事,他也不愿再多耽误,勉强又留了半天,吃过午饭以后,他又为万斯同详细诊断了一会儿,才向这位少年侠士道别而去。
  万斯同对他这种古道热肠十分感激,当下留下了他的地址,以便日后有机会去拜访他。马铁军知道他是一个侠士,所谓四海为家,自不会有什么固定居处,所以也没有问他居处。
  他们在这荒凉的小客栈里,殷殷话别,店外却下着丝丝的细雨。
  那个贩布的徐州客马铁军走了之后,万斯同这间房子,顿时安静多了。
  整个下午,他都在静静调息养伤,其实他现在已经完全复原了;可是他脑子里却有另外的一个决定,他要为今夜的行动而“养精蓄锐”。
  天黑了,那毛毛细雨也停了。
  万斯同把自己整理停当,只见他身着那袭得自大木上人的紧身内衣,头扎英雄巾,足下是一双黑缎薄底快靴。
  他的目光灼灼,精神抖擞,只见他身形一弓一蹿,已快如脱弦之箭,“嗖”一声,蹿上了屋顶。此刻风声唰唰,飘下了一天的红叶!夜凉如水,此时此刻,该是人们好梦方酣的时候,谁又会注意到,这个夜行人的去留呢!
  万斯同是必定不会甘心的,倒不是要报昨日的二指之仇,实在是他对那个曾有婚约的心上人放心不下,他要去探一个水落石出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剑气红颜

上一篇:三 喜获旷古录 惊失心上人
下一篇:第五部 骨肉情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