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二章 露真情 誓结鸳盟
 
2020-01-19 10:30:59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四丑作恶自是万端,然则死得确也够惨,长孙萼铁石心肠,眼见如此惊心怵目的惨况,竟是眉头也不皱一下,四丑残肢倒地,她却轻松之极的笑道:“圣儿不错,做得干净利落,过来!”
  圣儿听长孙萼赞赏自己,即忙喜孜孜的跃了过去,眼望狄抱寒道:“萼妹妹……”
  一言未了,长孙萼俯身探臂,“唰”的一声,一马鞭抽向圣儿头上,圣儿惊叫一声,举臂抱头,不敢闪避。
  圣儿挨了一鞭,怔忡不安地看着长孙萼发呆。
  长孙萼笑吟吟地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圣儿口一张,长孙萼尖声叫道:“叫姐姐。”
  圣儿点头道:“是,叫姐姐。”忽地一指狄抱寒道:“姐姐,他是谁?”
  长孙萼嫣然一笑,脸上宛如一朵绽开的百合,道:“他是你姐夫,现在睡熟啦,你别吵他!”
  圣儿茫然道:“姐夫呀!怎么他坐着睡觉?”
  长孙萼道:“谁说坐着不能睡,他已经睡了四五天啦。”
  圣儿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点头道:“我知道,准是吃了‘醉仙蜜’,我爹说谁吃了‘醉仙蜜’,谁就得睡上十天半月!”
  长孙萼听得浑身一震,诧异道:“什么‘醉仙蜜’?你爹几时有这东西?”
  圣儿尚未答话,站在一旁的范彪韩震江同声叫了一句:“少爷!”
  长孙萼陡地转面,目光如利剑般的扫了两人一眼,这一眼冷峻严厉之极,看得二人不由自主的连退数步。
  圣儿见长孙萼面如寒霜,忙道:“姐姐,你别杀他们,爹爹叫他们跟着我的。”
  长孙萼面色一弛,含笑道:“你爹要替你娶媳妇哩!你知不知道?”
  圣儿脸上一红,忸忸怩怩的点了点头。
  长孙萼问道:“你爹如今在家吧?你此刻到哪里去?”
  圣儿兴高釆烈的道:“我爹到济宁找宝贝去啦!我正要看我爹去哩!”
  长孙萼“嗯”了一声,闭目沉思半晌,蓦地双目一睁,两眼盯在圣儿脸上。
  圣儿一见长孙萼目露凶光,吓得急声叫道:“萼妹----姐姐,我---”
  长孙萼沉声道:“现在跟着我,不许你到济宁找爹!”
  接着转脸厉声喝道:“范彪,韩震江过来。”
  范韩二人心知事情要糟,硬着头皮走至骡车近旁,同时躬身道:“长孙小姐有何吩咐?”
  长孙萼冷然道:“你二人昼夜兼程,尽快的找到孟叔叔,就说圣儿现在我的身边,说我在金乡镇等他,自今日算起,四日为限,过了时限就不必来啦!”
  范彪躬身道:“长孙小姐……”
  长孙萼不待他讲下去,淡淡地道:“大概你二人的功夫也都长进了吧?”
  范彪低头道:“范彪天胆也不敢与小姐动手……”
  长孙萼截断他的话,两眼望着天空道:“孟叔叔将圣儿交给你们两人了吧?”
  范彪低声下气地道:“范彪不是这意思,只是恐怕老爷子已经离开了济宁,想请小姐宽限几天时日才好。”
  长孙萼连连冷笑,笑声收歇之后,慢条条地道:“你二人倒是忠心。”陡地厉声喝道:“快滚,误了时限大家认命!”
  范彪、韩震江二人早年也是江湖上出名的辣手人物,自被“天巧星”孟康收服以后,成为孟康两条得力的膀臂,二人都很精明干练,俱皆熟知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的性情,这时一见长孙萼发横,两人同声唱了一个肥诺,纵身上马,挥鞭绝尘而去。
  这圣儿正是“天巧星”孟康独子孟圣,孟康诡计多端,聪明过人,偏偏虎父生犬子,这圣儿却是智慧低劣,傻里傻气,这时一见范韩二人舍己而去,哭丧着脸向长孙萼道:“姐姐,我要寻我爹去!”
  长孙萼看来喜怒无常,这时忽然又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就跟着姐姐吧,过几天你爹就会来寻你。”
  圣儿似有些不信,问道:“如果不来呢?”
  长孙萼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爹如果不来,说不得姐姐只有送你去姥姥家啦!”
  圣儿瞠目道:“我姥姥已经死了,就送我回家见我妈吧!”
  长孙萼看了身旁的狄抱寒一眼,道:“不,你妈也和你一起见姥姥去。”
  金乡镇客店之中,狄抱寒醉卧榻上,仍然未醒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整日守在他的身畔,默默无言的陪伴着他。
  长孙萼原是个玲珑心肝,玻璃人儿,只因关心太切,才致一时失了理智,自从听到“天巧星”孟康身在济宁,又有什么“醉仙蜜”后,她已豁然贯通,心下了然。
  她知道狄抱寒不致有何凶险,也知道自己错杀了“一剑镇三山”施俊义一家,她倒并不对死者愧疚,但知狄抱寒苏醒之后,对此事必然不肯干休,是以这几日她脑中一直在盘算对策,一时想到撒谎,一时想到撒赖,过一会又想到使泼,又想待他苏醒之后,自己立即来一场嚎啕大哭,又想待他醒来之后,自己索性反来个拍腿一走,唉!情根之种,曷其扰人!
  圣儿傻楞楞的坐在墙角里,这几天小傻子吃足了苦头,长孙萼想到心烦之处,立时就将他折磨一顿,颐指气使,呼来喝去,有时暴燥起来,干脆给他个拳打脚踢,几天下来,竟将傻小子弄得鼻青眼肿,不成人形,傻小子武功不弱,如果动上手,未始不能周旋一时,怎奈积威之下,始终是不敢还手。
  二十年前,“寰宇五绝”横行天下,五个人“怪、毒、诡、淫、巧”各具其极,敌我不分,五人俱皆无是无非,但凭所喜,尽量的凌辱武林,直将整个江湖弄得腥风血雨,暗无天日,然后才各自销声匿迹,潜隐山林。
  二十年弹指而过,江湖中并未澄清多少,这房内三人,一个是朱问天的得意之徒,一个是孟康的跨灶之儿,再一个却是长孙咎的掌中之珠,“寰宇五绝”的子弟门人均已长大,即使五绝倦于生事,他们的后人也不肯闲着,微风起于萍末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相信么?此时店门外已经来了两个女子。
  看起来江湖中已经起了一道暗潮,只待彤云聚,大风起,立即就要掀起滔天的恶浪,血海行舟,不知多少人该当灭顶,几个人得以生还。
  圣儿开口说话了,期期艾艾,畏畏缩缩,简直可怜到了十分:“姐姐,我爹怎的还不来?”
  长孙萼淡淡的微笑了一下,道:“也许你爹不想要你啦!”
  “我妈要我!”圣儿急着道:“姐姐送我回家吧!”
  长孙萼已是恨透了“天巧星”孟康,闻言瞥了傻小子一眼,冷冷地道:“看你的运气吧,你爹今日不到,我就打发你上路。”
  小傻子一听要他孤身上路,顿时惶急万分,道:“姐姐送我回去,我一个人识不得路。”
  长孙萼又好气又好笑,指戢骂道:“老天爷作孽,生出你这傻子羞辱你爹,打发你上路就是一刀杀了你,送你见姥姥去,我才懒得送你哩!”
  圣儿听说长孙萼要杀他,嘴一瘪,眼看就要哭出来。
  长孙萼瞪眼喝道:“你敢装死相!”接着挥手道:“滚出去喝酒吧,你爹到了即刻领来见我!”
  圣儿犹如死囚遇赦,连连点头的奔出房去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叹了一口长气,倒身躺在床边,望着长睡不醒的狄抱寒出神。
  这间店临街辟了一片酒肆,乡镇小店,并无许多客人,此时午未之交,堂中除了几个过往行商在打尖吃饭外,窗前尚还坐了两个女子,大点的二十一二,身着一袭紫裳,薄施脂粉,倒插花枝,点绛唇,坠马髻,看来既美又艳,一身媚骨,极是风流绮丽。
  小的方在妙龄,白衣似雪,生得朱唇皓齿,樱口蛮腰,脸上神情冷傲,一副孤芳自赏的样子。
  这两个女子神态极端相反,坐在一处殊不相称,两人相对无言,各自低斟浅酌,圣儿出来时二人对望了一眼,同时都现出迷惘之色,紫衣女微一摇头,二人重新自顾自的饮酒。
  圣儿出笼之鸟,人未坐下,口中嚷道:“啊!太爷要上好的酒,上好的菜,吃完了到我姐姐处拿银子!”
  圣儿在店中住了三四日,小二哥已是摸着了他的性情,闻言一声应诺,向着厨下高声喝道:“嗨!‘傻’爷要上好的酒,上好的菜!”
  这“傻”字虽然唱得含含糊糊,厅上客人倒有大半笑出声来,窗前的两个女子亦是莞尔展颜。
  圣儿只道众人笑他吃不起好酒好菜,用眼一瞥两个女子,随手抓起堂倌送来的竹筷一撒,两只竹筷如箭离弦,直向笑声最响的那个方位奔去,霎时厅上一阵惊喊,跟着又是“笃笃”两声。
  窗前两个女子注目看了壁上一眼,两人同时黛眉微蹙,神色微变。
  圣儿一双竹筷同时出手,两支箸竟然打得四个人的耳朵鲜血淋漓,竹筷先后钉入壁上,深浅却同是四五寸深。
  厅上乱成一片,四个挨打的手捧耳朵叫痛,要想过来理论,却又壮不起胆量,小二哥两腿直抖,口中尽管哆嗦。
  蓦地,店门口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:“好俊的功夫,这位敢莫是狄抱寒小侠?”
  语音甫落,店外走进三个男子,为首的四旬上下,身穿灰袍,气宇极为轩昂,紧跟着一个青袍老者,最后一人,三十来岁,黑黑脸膛,身形十分高大,三人俱各带着一个长形包裹,显然其中藏着兵器。
  三人进入店内,径自来到圣儿面前,为首的灰袍男子双手抱拳,道:“在下伍天宏,敢问小侠可是狄抱寒狄公子?”
  圣儿楞楞的看着三人,瞠目道:“我叫圣儿,孟圣,圣少爷。”说罢坐下,转脸朝店小二喝道:“赶快拿上好的酒,上好的菜,拿慢了少爷撕下你的耳朵!”
  店小二连声应诺,弯腰哈背的跑到厨房催促去了。
  三人对望了一眼,退至一旁空桌上坐下,灰袍男子朝着账房叫道:“掌柜的,烦你过来一下,咱们有事相询。”
  掌柜的趋了过来,道:“爷们要用酒饭?还是欲待住店?”
  那自称名叫伍天宏的灰袍男子道:“酒饭自是要用,不知你这店中可曾住有一对少年男女?”
  青袍老者插言道:“约莫四五日以前来至此处,那少年来时昏睡未醒!”
  掌柜的眼望圣儿,口中讷讷地道:“小号中客官甚众,来来往往,小人实是记不得许多。”
  伍天宏等人见他言词闪铄,方欲追问几句,突地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手提孟圣那口精芒耀眼的宝剑出现在甬道口上,笑吟吟的问道:“什么人要找狄抱寒?”语毕莲步生香,走到孟圣桌旁坐下。
  伍天宏等人一见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持剑出现,三人同时神色一变的立起身来,手中迅速地拉开包裹,取出兵器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将手一摆,笑道:“诸位勿须性急,用过酒饭后动手不迟。”
  接着向那掌柜的道:“三位爷台的酒食记在我的账下,尚有那两位女客,也都由我作东。”
  说时手向窗边两个女子一指,紫衣女微微一笑,白衣少女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。
  此时伍天宏等人业已撤出兵器,伍天宏是一对判官笔,他这对笔较之江湖中惯用的判官笔要长出五寸,笔杆也较细长些,青袍老者抽出一柄精钢长剑,那身如黑塔的男子亮出一根铁画桨,三人俱将兵器靠着桌子竖在地上,那铁画桨将桌子顶得“吱”的一声,往旁移了数寸,看来总有五六十斤重。
  厅上客人一见苗头不对,立时纷纷会账开溜,适在此时,店外走进一个年约七旬的老和尚,这老和尚身形秀伟,貌相庄严,一袭棉布僧袍纤尘不染,进店后目不斜视,径自坐到门边一方空桌之旁。这老僧一进店内,立即引起厅上众人的注意,只见他低声向店小二要了一碗素面,接着低眉垂目,彷佛入起定来。
  伍天宏霍地从座上站起,向着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拱手道:“这位莫非是人称‘断魂仙’的长孙姑娘!”他满面忿怒,态度和礼貌却不落人丝毫话柄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晏晏一笑,道:“三位尊姓?究竟是找狄抱寒,还是找我长孙萼?”
  伍天宏惨然一笑,说道:“在下伍天宏,‘一剑镇三山’施俊义是在下的拜弟。”跟着手指青袍老者道:“这位是在下的师兄,江湖人称‘化龙剑’凌九皋。”
  青袍老者应声将手一拱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微一颔首,道:“久仰二位的侠名,这位呢?大概与‘玉金刚’萧大侠有些关连。”说时眼望那身如铁塔的男子。
  这男子抱拳沉声道:“在下萧威,萧宁乃是在下的胞弟。”
  伍天宏接口厉声道:“长孙姑娘,你可知道‘玉金刚’萧宁未死?姑娘对施家满门血债有何交代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听说萧宁未死,心中微感一惊,淡淡一笑道:“人是我所杀,三位稍安勿燥,少时长孙萼必定还各位一个公道。”接着美目闪若严电,看着窗前二个女子道:“你们二位呢?也是冲着长孙萼来的吧?”
  紫衣女眼光满堂一扫,亮声道:“我姐妹花紫云花凌霜,此来一则替你送终,再则看看狄抱寒是个何等人物,居然有人替他如此卖命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电目一注二人脸上,讶然道:“你们都是‘情天一魔’花无忌的弟子吧?‘玉蕊宫’离此不近啊!你们跑得好快呀!”
  名叫花凌霜的白衣少女见长孙萼话中带刺,怒喝一声道:“长孙萼,你休要贪口薄舌,我师姐死在你的手上,今天你就准备偿命吧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突地暴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,道:“你说的可是那个脱得赤条条的花红蒂?…”花凌霜不待长孙萼语毕,双足一垫,从桌面上凌空扑了过来,口中怒骂道:“教你这贱人识得‘玉蕊宫’的厉害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一声娇笑,身形亦自凌空而起,两人身在半空各自攻了三招,出手均是快到了极点。
  二人身形落地,立即打得难分难解,两人都是以快打快,才一交手,顿时人影不分,四只白藕般的手臂快如电掣,二人都是十指幌动掌不带风,其出招之飘忽快捷,下手之阴辣老练,看得孟圣张口流涎,伍天宏等摇头不已。
  顷刻之间,二人交手已经五十余招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眼看尚有四个强仇大敌窥伺在侧,尤其那紫衣女子,看神情武功必在花凌霜之上,几个人无须合围,仅以车轮战即可置自己于死地,当下把心一横,口中霍地一声娇叱,错腰点足,身形跃起半空,裙里腿快于电光石火,飕飕风响,三寸不到的金莲在裙下交相闪动,眨眼间连踢了花凌霜八腿。
  厅上早已被捣的一塌糊涂,桌椅碗盏满地皆是,长孙萼身在空中,一口气凌虚连踢八腿,将花凌霜踢得后闪不迭,陡地一个疏神,脚在一张倒着的椅上一绊,高手较技,滞碍不得分毫,花凌霜脚步微一错乱,长孙萼业已下坠的身形倏地一横,上身后仰,双足交叉而起,两只铁菱鞋尖其快无伦的踢上花凌霜的右臂,花凌霜一声尖叫,臂上顿时血流如注,染红了一条衣袖。
  变生猝然,厅上几人俱出于意外,花紫云右腕一扬,三根细如牛毛喂得蓝汪汪的“寒魄神针”了无声息地打向长孙萼“玄机”,“章门”,“太溪”三处大穴。
  毒针出手,人也跟踪扑上,口中一声娇喝道:“功夫不错,待花紫云领教领教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虽在激战之中,眼角却始终罩定厅上诸人,花紫云“寒魄神针”方才出手,长孙萼立即纤腰一拧,吐气沉身,让过三枚见血封喉的毒针,双足落于地上。
  花紫云身随掌上,二人迅即打在一起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自幼即在江湖上闹事,身经大小数十战,今年虽只十七岁,却已会过黑白两道的无数高人,她本就心狠手辣,轻易不饶人,此时敌众我寡,而且无一不想取她的性命,出手之际,自然更是丝毫也不留情。
  二人招招阴辣,下下狠毒,盏茶时间不到,已经对拆了五十余招,花紫云武功堪称江湖上一流高手,不过比起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来,终因所好有偏,砍伐太甚,功夫练得不纯,内力也因之较差,如此快来快去,五十招之后,逐渐感到有点血气浮燥,力不从心。
  激斗之中,花紫云蓦地左手食中二指微弓,疾取长孙萼双目,右手一招铁琵琶手,“铁骑突出”猛弹长孙萼左臂,见长孙萼塌肩闪避,立时钩拿回撒,变捺掌搏进,手至半途,蓦地并指如戟,疾点长孙萼胁下“天池”穴,同时一招“上下交征”,猛踢长孙萼足踝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大叫一声:“好!”
  双足一挫,身形倏地右移半尺,左掌变雕手猛啄花紫云右腕,右手五指掇拢,长孙萼也不追击,仅只笑盈盈的站立原地,眼角余光却瞥向店门旁的老和尚脸上,似欲看看老和尚有何反应。
  原来长孙萼估量形势,深知今日,这局面万分凶险,狄抱寒睡在后面,自己势不能单独逃走,然而孟圣武功不在花紫云之下,花凌霜已经受伤,功力自必要大打折扣,自己果然拼命,依旧可以与对方五人一搏,只是这老和尚来得过于蹊跷,令人心内无法不生疑虑,是以与花紫云动手之际,故意使出这么三招少林派的武功,试试老和尚是否动容,哪知老和尚对厅上的打斗恍如不见,依然和初进店中一样,低眉垂目的坐在门边,好似仍在等着他那碗素面。
  长孙萼方自心中嘀咕,那个名叫“化龙剑”凌九皋的青袍老者忽然走到厅堂中央,一横手中精钢长剑道:“长孙姑娘武艺惊人,老朽不才,欲向姑娘讨教几招剑法。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脆生生地一声笑道:“凌老英雄七十二手‘披风化龙剑法’驰誉江湖,今日有缘相遇,长孙萼敢不敬领高招,我剑法荒疏已久,想来必不是凌老英雄的敌手,我如输了,自必是任凭三位处置,不过万一长孙萼侥幸承让一招半式,不知凌老英雄有何话说?”
  凌九皋尚未开口,花紫云高声叫道:“长孙萼,今日你是胜亦死,败亦死,想活命却是做梦!”花凌霜冷哼一声,接口道:“素来只说‘断魂仙’残忍嗜杀,岂料尚还懂得江湖规矩,讲话如此客气!”
  这两人一吹一唱,暗刺长孙萼示弱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顾念昏睡不醒的狄抱寒,强忍一口恶气,淡然说道:“你们这两个见了男人就脱裤子的东西,单打独斗……”
  话尚未了,花凌霜陡地一声怒叱,左臂接连外扬,顿时乌光闪闪,满空“寒魄神针”直向长孙萼射到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冷笑连连,莲足微错,罗袖轻飘,人已转出毒针笼罩之下,霎时“沙沙”之声不断,落了一地剧毒无比的蓝色细针。
  花凌霜见如此阴损霸道的暗器仍然奈何不了长孙萼,伸手腰间一探,立时掏出一条金丝蝎尾软鞭,欲待纵身向前拼命,花紫云将她拦住,语含挑拨地道:“这多人都不急,偏你急的什么,久闻‘玉面毒心’长孙咎的看家绝技是一套‘幽眚指’与‘森罗九九剑法’,今日适逢其会,‘披风化龙剑’对‘森罗九九剑法’你就不想开开眼界么?”
  “化龙剑”凌九皋与伍天宏等人俱是江湖上著名的侠义人物,三人虽是特意来此寻仇,但是一见有“玉蕊宫”的人插手其间,三人立时就有些犹豫,“寰宇五绝”在江湖上俱皆口碑不好,但以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名声最坏,“玉蕊宫”出来的后辈门人更是胡作非为,久为正派侠士所不齿。
  此时“化龙剑”凌九皋一见花紫云大有卡庄刺虎之意,不禁微微一哼,向长孙萼抱拳说道:“姑娘家传绝艺,‘森罗九九剑法’威震江湖,凌九皋倘如不胜,从此不再过问施家之事。”
  长孙萼畅然一笑,转面向孟圣叫道:“圣儿,宝剑借我使一下!”
  孟圣忙将宝剑递了过来,花紫云笑道:“喂!傻小子,你是否孟康的儿子?”
  孟圣两眼直翻,在花紫云脸上看了半天,道:“我叫圣儿,孟圣,圣少爷!”
  花紫云一声荡笑,将手一招,柔声道:“要看就过来看,来!过来!”
  小傻子孟圣将头摇得拨浪鼓似的,两眼却依然看在花紫云脸上。
  花紫云媚眼一笑,问道:“怎么样?我很好看吧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“呸!”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转向“化龙剑”凌九皋高声道:“长孙萼手中是柄宝剑,老英雄剑下不必留情!”说罢不再客套,左手捏诀一引,寒光起处,一剑向着凌九皋左臂刺去。
  “化龙剑”凌九皋赖剑成名,七十二手“披风化龙剑法”灵幻快速,变化神奇,他在这套剑法上浸淫了三十余年,如今已至炉火纯青的境界,长孙萼宝剑才动,他的精钢长剑亦已展动,刹那间精芒耀眼,剑气森森,只见两团光华交织来去,再也分不出二人的身影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出道江湖以来,用剑的时候并不很多,她身畔也从未曾带过佩剑。不过凌九皋说得不错,“森罗九九剑法”名震江湖数十年,女孩子内力较逊,而且剑是百兵之祖,看家绝技,自然也是她防身保命的功夫。
  “森罗九九剑法”别辟蹊径,与武林中各派剑法路子迥然不同,全套剑法九路八十一手,阴狠险辣,尽走偏锋,剑招中阴手多于阳手,非常诡异复杂。
  二人均是剑在意先,点到即收,一刻工夫,交手已经百招,长孙萼吃亏在长力不足,先时又已连战二人,便宜处却在掌中是把宝剑,必要时可以硬接硬架,径削凌九皋的兵刃,“化龙剑”凌九皋强在内功深湛,火候老练,二人各有长短,竟打了个半斤八两,旗鼓相当。
  精芒电闪,剑气如虹,二人愈打愈快,越打越猛恶,此时满厅中剑气弥漫,寒风浸肌,罡气呼啸作响,将两旁观战的人脸上刮得刺刺生痛,身上衣衫波动不止。
两百招之后,二人均已头上见汗,口中轻喘,长孙萼眼看尚有强敌在侧,这样打下去当真是败亦死,胜亦死,方待猛下辣手,和凌九皋狠拼几招时,陡地花紫云抖出一根非丝非帛,两端各赘一个带刺金球的紫色锦带,高声叫道:“如此打法,要待几时方了,报仇要紧,霜妹一齐上!”语罢紫色锦带一抖,疾向长孙萼身后攻去,花凌霜略一犹豫,左手舞动金丝蝎尾鞭欺身而上。
  “化龙剑”凌九皋不愧侠义豪杰,花紫云身形才动,他立即撤剑后闪,扬声道:“姑娘剑法高明,凌九皋佩服之至,今天到此为止,他日有缘再行领教。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宝剑接住花紫云花凌霜二人,口中一声娇笑道:“老英雄客气,长孙萼只怕活不到他日哩!”说话中宝剑连震,向花氏二女各自攻出三剑。
  蓦地,黑大汉萧威洪声叫道:“伍大哥,施兄之仇改日再报,这傻小子既是孟康之子,咱们擒住他作为人质,逼孟康治好宁弟的哑症如何?”
  伍天宏叫一声“好!”二人立时徒手扑向孟圣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突地一声厉叱,一剑逼退花紫云花凌霜二人,宝剑看也不看地反手一丢,喝声道:“圣儿接剑!”
  花紫云一见长孙萼甩去宝剑,顿时格格一声娇笑,左手一扬,三根“寒魄神针”分上中下打向长孙萼身上,同时紫色锦带抖得笔直,带上金球疾点长孙萼“商曲穴”,花凌霜金丝蝎尾鞭“呼”的一声,鞭尾向着长孙萼背上“灵台”穴点到,这两人兵器尾上都有剧毒,打中穴道,立时见血封喉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冷然一哼,脚下倒踩七星步,让过三根几乎难以看得见的“寒魄神针”,手中精芒一闪,拔出了那柄吹毛立断的匕首,反手一撩,削向花凌霜金丝蝎尾鞭的末梢,同时左手拇指扣上中指,向着花紫云“巨阙”穴上遥遥一弹,立时一缕劲风“嗤!”的一响,直向花紫云心窝撞到。
  此时厅上打得如火如荼,其猛烈险恶的情形远非适才可比,花凌霜左手使鞭虽然威力大减,但花紫云一根锦带飞灵翔动,“寒魄神针”令人防不胜防,长孙萼久战乏力之下,匕首护身,“幽眚指”伺机还招,亦不过堪堪保住性命。
  孟圣力敌伍天宏萧威二人,宝剑倒是有攻有守,伍萧二人俱皆用出了兵器,萧威铁画桨足有六十斤重,算得是重兵器内的重兵器,他天生神力,招式沉重非凡,单是画桨带起的风声就震得人耳膜生痛,再夹上不时的暴声呼喝,彷佛天神下凡一般。
  伍天宏是点穴名家,一对判官笔神奥不测,招招精奇,两只笔尖一直就在孟圣周身大穴上幌动,不过伍萧二人均无意伤害孟圣的性命,是以两人双战孟圣虽然绰有余裕,这一打了生擒的主意,反而处处显得蹩手蹩脚了。
  这一边花紫云花凌霜连手合攻长孙萼,越打越是险恶,双方都想置对方于死地。
  突然——
  店门外传来一阵紧密的惊雷之声,声才入耳,音响立时增大,刹那间声音已到邻近,原来是两匹怒马狂奔而来,两匹马两个人全是汗水淋漓,满身皆湿。
  厅上激斗的六个人俱皆心中忐忑,担心是对方来了帮手,果然两匹马离店门尚有数丈之遥,鞍上立刻飞起两条人影,两人半空中同声大喝,旋风般地扑向伍天宏萧威二人,“化龙剑”凌九皋一见,立时挥剑截住了一个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一看,来的乃是范彪韩震江二人,酣斗之中,大声喝问道:“范彪,孟叔叔来了没有?”
  此时厅上混乱不堪,范彪已经和孟圣连手拒敌,韩震江已与凌九皋打出店外去了,这厅内地方不大,伍天宏孟圣这一伙也在逐渐向店外移去,孟圣一听长孙萼提起,忙地跟着问道:“范彪,我爹爹呢?”
  范彪不答孟圣问话,口中高声道:“老爷子有事无法抽身,命范彪先送了解药及软甲来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一听解药已经送到,厉声道:“圣儿一时无碍,你先到后面去将解药让狄公子服下。”
  范彪哪知伍天宏萧威二人想生擒孟圣,见二人武功高强,心恐孟圣抵敌不住,是以虽听长孙萼喝喊,仍然是恋战不肯离去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怒火冲天,大喝一声:“范彪!”
  接着“嗤——!”的一声,罗衫胸前被花紫云锦带尖端的针球撕裂了一片。
  长孙萼恨得双眼血红,霍地双足垫劲,身形凌空纵向范彪,身未坠下,手中匕首霞光暴涨,陡地向着范彪肩上刺去。
  这一手大出众人意料之外,连伍天宏萧威二人也惊得手中一慢,范彪没想到这当口长孙萼还会行凶,骇得身子猛往地上一倒,疾施“懒驴打滚”身法滚开,哪知身形尚未站住,花紫云倏地电闪而至,一指向他“肩井”穴上戳下,口中尚自娇笑道:“什么解药软甲,且先让我瞧瞧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一见花紫云要抢解药,陡地脸上煞气横生,银牙一咬,扬腕向前猛力一抖,手中匕首顿时呼啸而出,带着一溜精芒快速绝伦的射向花紫云的心口。
  长孙萼匕首出手,满厅打斗之人同时惊得脱口喊叫,花凌霜喊出一声“师姐!”下面的话已是来不及出口,花紫云探身出指,手指尚未够到范彪身上,蓦地耳闻啸声,瞥见一道闪光,已临身前,这匕首来得太快,花紫云脸色惨变,眼看匕首要贯心而过,万万是无法闪避了。
  忽然间,厅堂内鸦雀无声,十几道眼光一齐聚集到花紫云身前。
  原来花紫云身前站着先时进店的那个老和尚,谁也未曾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,只知和尚出现之后,硬以两指钳住了已经刺破花紫云衣衫的匕首。
  老和尚宝相庄严,静静的站立当地,一双寿眼却是无限哀伤,无限怜惜的看在长孙萼脸上,看锝长孙萼怔忡不安,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。
  此时众人为老和尚的庄严所慑,谁也不敢冒然开口说话,忽然老和尚递出匕首,示意长孙萼拿取回去,长孙萼见和尚两眼仍然看在自己脸上,有心向前接过匕首,心中不知怎的有点畏惧,欲待摇头不要,却又有些舍不得,呆了一会,终于还是畏畏缩缩的走向前去,伸手接过匕首,老和尚突地眼帘下覆,口中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这声叹息充满了忧伤和怜悯,听得长孙萼全身猛然地一震。
  少顷,老和尚双目微睁,向长孙萼道:“姑娘请先将狄公子救醒,老衲意欲向他请教一事。”
  此时“化龙剑”凌九皋与韩震江二人也都回到了厅内,老和尚双手合什,向伍天宏等三人道:“三位檀樾为友复仇,此乃江湖义气,老衲实不敢妄置一辞。”说至此处,口中喟然一叹,悲天悯人之心溢于言表,接着徐徐的道:“只是杀戮相寻,冤怨相报,因果循环何时是了?”
  老和尚语音未歇,花紫云陡地笑道:“这位老禅师法号如何称呼?老禅师虽有普渡众生之心,只怕众生碌碌,没有放下屠刀之意哩!”
  这女人,老和尚方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的性命,她口中却无一字之谢。
  老和尚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蓦然双目一开而阖,开合之间神光湛湛,令人不可逼视。
  长孙萼悬念狄抱寒,无心细听和尚的禅机,伸手向范彪道:“快将解药给我!”
  范彪伸手在怀中掏出一只拇指大小的玉瓶,道:“老爷子言道,这瓶中盛的是‘空青液’,狄公子服后须臾即醒。”说着将玉瓶递与长孙萼,又从怀内拿出那件“灵猱软甲”交给长孙萼道:“老爷子吩咐,说这软甲乃是不祥之物,他老人家不要,命范彪交还狄公子或是长孙姑娘。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手持软甲,口念“不祥之物”四字,心中不禁感慨横生,星眸瞟了这位尚未说出法号的老僧一眼,转向伍天宏等三人道:“这软甲是施俊义的,我狄哥哥前往施府,也是为了送还此物,如今施俊义已死,此中是非暂时不论,你们先拿回去,任凭你们如何处置。”言罢上前一步,伸手递出“灵猱软甲”。
  “化龙剑”凌九皋等三人同时后退一步,伍天宏敞声道:“在下等三人仅只为友报仇,并不为友夺宝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心中暗忖:“这软甲绝对不能留下,否则狄哥哥醒来定必有所误会,他一定以为我为了软甲才杀死施俊义一家!”想着淡然一笑,道:“长孙萼横行天下,杀人无数,任谁报仇,姑娘我随时候教,故人之物,你们拿去吧!”
  言毕功凝右臂,手腕一震,“灵猱软甲”顿时抖开,宛如一块铁片般,“呼”的一声,直向伍天宏飞去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软甲出手,立即转身向甬道中跃去,哪知身形才起,霍地听得身后掌风乱起,喝叱震天,忙地扭头一看,只见漫天掌飙之中,伍天宏凌九皋萧威等三人纷纷闪避,店门口与窗口同时有黑影晃动。
  原来长孙萼掷出软甲,伍天宏尚未决定是否伸手接过,花紫云霍地一推花凌霜,接着双手齐扬,一大蓬“寒魄神针”分向伍天宏等三人打去,人如一缕轻烟,快速无伦地扑向空中的“灵猱软甲”,范彪见机最快, 花紫云身形才起,他也同时向着软甲扑去,不料人才离地,花凌霜陡地一声娇喝,也是三根“寒魄神针”向他迎面打到。
  “寒魄神针”其毒无比,杀了人连伤也找不出来,几人哪敢托大冒险,顿时各自闪避,同时凌九皋伍天宏范彪韩震江等四人俱皆扬掌猛劈,还击花紫云花凌霜二人。
  花紫云“寒魄神针”打出后,飞快地半途截下了“灵猱软甲”,身形快逾闪电的一幌,由店门处纵身屋外,花凌霜由窗口纵出,范彪一声厉喝,跟踪追了下去。
  韩震江急向长孙萼躬身一揖,长孙萼不待他开口,一挥手道:“去吧!”
  韩震江手拉孟圣,疾向店外跃去,孟圣大嚷道:“我的马,我的马,我的剑鞘!”
  “化龙剑”凌九皋突然向伍天宏道:“师弟,无论如何,软甲不能落入这种荡妇淫娃手内。”伍天宏点头道:“咱们追!”
  三人向老和尚与长孙萼齐一拱手,转身出店疾追而去。
  霎时之间,厅堂内落得沉寂如死,长孙萼一瞥满地的碎瓷断木,一瞥对街站着看热闹的人,转面朝着柜台叫道:“掌柜的,你出来!”
  柜台下慢慢地探出一颗头来,正是店里的掌柜,掌柜的战战兢兢,蹶着屁股趋上前来,长孙萼道:“毁坏的东西统统算在我的账上,地上掉的蓝色小针粘上就死,快扫起来去挖个坑埋了!”
  说着向老和尚欠身道:“请老禅师后面待茶。”
  老和尚微一颔首,跟着长孙萼来至后院房中,长孙萼拔开小玉瓶闻了一会,见瓶内盛了数十滴青色液体,却无任何气味,放心不下,将玉瓶双手递给老和尚,道:“有劳老禅师法眼,不知这瓶中之物服下有害无害?”,
  老和尚接过玉瓶在鼻端嗅了一刻,又凝目看了好一会,摇首笑道:“这位孟施主真是神通广大,据老衲判断,这瓶中藏的正是万载灵石空青,此物最具宁神醒脑之功,乃修道人梦寐以求之物,倘使内中未曾掺杂其他药物的话,服之对人有益无害。”
  长孙萼接过玉瓶,忍不住又沉吟了良久,最后硬起心肠,将瓶中青色液体倾入狄抱寒口内,口中喃喃的念道:“大家都认命吧!”
  这句话说得声音很低,辞句含糊不清,老和尚却听得清清楚楚,他好似较之长孙萼更为担心,双目瞬也不瞬地盯在狄抱寒脸上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担心的是狄抱寒的安危,老和尚却是担心孟康果尔在空青中掺有其他药物,狄抱寒如有不测,这小姑娘不知会做出一些什么惨绝人寰的举动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一章 夺宝甲 血雨腥风
下一篇:第三章 恩情恨 沙洲喋血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