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廿二章 开光会 血海行舟
 
2020-01-19 11:35:54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狄抱寒沉声一叹,哀伤地道:“一言难尽……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突然笑道:“施俊义一家,是‘断魂仙’长孙萼所杀,老头儿,你如果是想要‘灵猱软甲’,那么您尽管直讲,我本来就打算将这软甲作为你的酬劳,你不必多费心机了。”
  诸葛辙突地惨笑一声,道:“诸葛辙微末之技,而且年事已高,这‘灵猱软甲’便算无主之物,我也无心占有。”
  狄抱寒陡然悠悠叹道:.“施俊义一家虽非我亲手所杀,但系受我之累,老丈为友心热,狄抱寒感佩无已,这软甲老丈权代亡友收回,至于接续手臂之事,另作议论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瞟了爱子一眼,倏地面色一霁,朝向诸葛辙笑道:“关于施俊义灭门之事,孰是孰非,姑且不论,反正你无力报仇,却是事实……”
  狄抱寒见母亲大有威胁之意,心中不忍,插口道:“娘,咱们……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截住儿子的话头,继续朝诸葛辙说道:“接续筋脉,算不得绝世的秘技,我就不信除你之外,天下再无第二人能够。”
  诸葛辙冷笑道:“那么你们赶快去另请高明,如果强迫诸葛辙动手,诸葛辙只须略使手段,保你悔之晚矣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淡淡一笑道:“另请高明,也非什么难事,可惜崂山大会转眼即届,我这孩子,身系侠义道今后的命运,到时候非他出场不可。”
  诸葛撤冷笑一声道:“蟧山大会,倒是听人提过,哼!凭他年纪轻轻,敢说身系武林安危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放声一笑,说道:“老头儿,你何不来个借刀杀人之计?治好了吾儿的手臂,让他在崎山会上,死于仇家之手,那么一来,岂不等于你亲手为施俊义报了大仇?”
  诸葛辙霍地双眉猛剔,嘿嘿一阵冷笑,半晌之后,始才狞声问道:“除了阴阳二怪外,对方尚有何人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道:“多哩!‘兀南居士’韦翰、‘阴风手’古幽屏、‘恶祖’郅苍、‘雷震子’轩辕石矶、‘血影神幡’耿温,还有一个与花无忌一般厉害的女子,可惜你这无名小卒孤陋寡闻,俱未听人说过!”
  诸葛辙突地凄厉一笑,喝问道:“这小儿可是断了韧筋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淡淡的道:“一点不错。”
  诸葛辙激动异常,接问道:“千年续断与合柔胶可曾到手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懒懒地将头一点,道: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若无灵药,你有本领治好吾儿的膀臂么?”
  诸葛辙钢牙咬得格格乱响,突地转身朝那青衣小童喝道:“取我的‘麟角弓’与‘忘归箭’来!”
  那青衣小童急忙奔入房内,抱出一副宽达六尺的角弓,和一根长达四尺,足有拇指粗细的长箭。
  诸葛辙接过长箭,拿起桌上的“灵猱软甲”卷在箭杆之上,扯断一截束腰丝绦,将软甲缚扎停当,然后朝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冷声道:“诸葛辙臂力不够,花仙子如能开个满弓,将这‘忘归箭’朝门外东南方射出三里之外,诸葛辙立即动手,为令郎接续膀臂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莞尔一笑,振衣而起,接过弓箭,款步朝门外走去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缓步走出门外,左手持定“麟角弓”,右手执定“忘归箭”,含笑自语道:“这副弓箭,看来是古代异宝,没有两千斤神力,势难将弓劲拉满。”说话之际,缓缓地将“忘归箭”往弓弦上搭去,心中却自千回百转,想找出一条两全其美的计策来。
  “灵猱软甲”缚在箭杆之上,这一射将出去,实不知落在何处。
  崂山大会迫在眉睫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顾念爱子的安危,殊不愿失掉这副刀抢不入,水火不侵,并能抵挡任何内家掌力的宝甲。
  诸葛辙见她按箭不发,陡地冷然说道:“花仙子如果自料射不出三里之外,不如掉转箭头,射向诸葛辙的心窝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沉声一笑,道:“我只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,‘灵猱软甲’是你故人之物,你何以忍心将其遗弃?”
  诸葛辙狞声笑道:“这种武林至宝,人人有心掠夺,凭我那点微末之技,岂能保守得住它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微哂道:“你的意思,是怕我事后将软甲夺回?”
  诸葛辙冷冷地将头一点道:“艺不如人,只得防患于未然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面露诡笑,道:“如果你接续过吾儿的膀臂后,我再动手杀你,你又如何?”
  诸葛辙冷漠地道:“诸葛辙年事已高,得报故人之仇,死不足惜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哼了一声,冷然道:“当真是‘如死一般强’,你既视死如归,花无忌只得向你低头了!”
  说罢功凝双臂,左手如托泰山,右手如抱婴儿,弓开满月,一箭朝东南方射去。
  嘶---
  一声撕裂人心的锐啸,划破长空,往云端上电掣而去。
  那件曾被“天巧星”孟康称作不祥之物的宝甲,已随“忘归箭”一去不返了。
  星空之下,重又宁静下来,只听诸葛辙淡淡地道:“请随诸葛辙来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,花无忌揽住儿子的手臂,随着诸葛辙朝石屋中走去。
  诸葛辙命那小童将大门关好,然后将花无忌和狄抱寒领进靠后壁的一间房内,烧起了两只粗如儿臂的牛油巨烛,然后冷冷地说道:“医者有割股之心,诸葛辙既然自愿动手,你们勿须再存疑忌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阴森森哼道:“无间地狱,亦不见得好受!”说着掏出囊中的“千年续断”和孟康交与的“合柔胶”,一并置在案上,然后替狄抱寒解上身的衣衫。
  这间石室之内,除了堆满药材和瓷瓶瓦罐外,尚有一具上铺草席的木榻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将狄抱寒看作孩童一般,脱光了他身上的衣衫,然后扶他躺在榻上,替他放好竹枕,怜爱横溢,无微不至。那青衣小童,早已将木案移近榻畔,案上铺着一块白绫,绫上列着十来把大小粗细不同的银刀和银夹。
  诸葛辙拔开那只小瓶的木塞,在烛光下仔糊的看着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盯在他的脸上,心头悴悴乱跳不已,暗自捏着一把冷汗,只怕他突然说上一句,这个合柔胶是假的。
  一忽,诸葛辙将那碧玉小盒一推,道:“花仙子可有方法,将这小盒劈开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拿起玉盒,右手拇指一屈,以指甲顺着玉盒边缘的白痕一划,只闻嗤的一声轻,玉一处,小盒一分为二。
  狄抱寒躺在榻上,双眼瞪得又圆又大,咋舌道:“娘这指甲好厉害!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瞧也不瞧盒内装的什么,顺手放置案上,飘身飞至榻角,盘膝坐定,手抚狄抱寒的面颊,含笑道:“儿吃点苦,勿须多少时日,即可赶上为娘。”
  诸葛辙拿起案上的玉盒,在烛火前仔细看了半晌,陡地大惊道:“这不是‘千年续断’,此乃‘獭膏’,虽然疗伤生肌,特具神效,但却不得接续韧筋!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狡黠地一笑,接着由囊中摸出另一只玉盒,劈开之后,向诸葛辙递了过去。
  狄抱寒见母亲脸上,神色变了一瞬,不禁颤声问道:“娘,怎么啦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抿嘴不言,美眸熠熠,紧盯在诸葛辙脸上。
  诸葛辙拿着第二只玉盒看了半晌,自顾自地道:“这个是真的,罕世灵药,当真百年难得一见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吁了一口长气,俯身朝狄抱寒笑道:“好险,两只盒内装着的一模一样,白糊糊的东西,若非孟康,咱们母子非上当不可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娘也未看,怎知盒内的药物一样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莞尔道:“娘的眼睛比你尖,只须瞟着一丝,就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  接着黛眉一挑,道:“明非那贼秃太可恶,咱们回头将他了结掉。”
  狄抱寒苦笑道:“算了,娘,得罢手时且罢手。”
  诸葛赖将一柄银刀在火上烧了一忽,擦拭干净,重又排在白绫上,又将烛台移近榻畔,口中道:“有了这‘白獭膏’后,伤口可以迅速复原,大约明日午夜,即可完好如初了。”
  说罢,俯下身躯,仔细检视狄抱寒臂上的创痕,然后拿起了银刀,徐徐地由创痕处切下。
  血,由狄抱寒羊脂美玉般的皮肤下冒出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两道眼神,像那支“忘归箭”,像那柄喂过毒的宝剑,一瞬不瞬地盯在诸葛辙脸上。
  盯在诸葛辙的手上。
  盯在那柄小小的银刀之上。
  血,愈流愈多。
  刀,愈切愈深。
  逐渐地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额上,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。
  ……:……
  今日七月十五。
  自城门开后,一批一批的善男信女,潮水一般地往二圣宫涌去。
  五里阳关道上,挤满了穿红着绿,嘻嘻哈哈的男女。
  蓦地--
  二圣宫内,响起了嘹亮的钟声。
  当--当--当---
  钟声悠扬,直达平度州内,朝山进香的男女骚动起来,一个个兴奋异常,加快了脚步,彷佛赶着去朝拜新转世的活佛一般。
  辰末已初,出城的人依然如流水似的源源不断,只是,人潮之中,逐渐出现了一伙伙高头阔臂,目光炯炯,步履轻健,身带兵刃的人物。
  怪!道观开光,和尚亦去贺喜。
  人丛之内,并肩走着四名老僧,最右一名,形似苍松古月,双手虚握在前,举步轻缓,气度好生高华。
  这个老僧非是别人,正是三十年前,被江湖人士誉为拳技冠天下的“神拳大师”一印。  
  最左一名,左手拄着一根锡杖,右手缠着一串念珠,正是“神拳大师”的师弟一尘。
  一尘身旁的和尚法号一虚,排行在一印一尘之间,这三人俱是上辈长老,俱着灰布僧袍,年龄俱在七旬之上。
  神拳大师和一虚长老之间,是少林寺方今的掌门,法号了缘大师。
  了缘大师身披一袭锦缎袈裟,手拄一根八宝禅杖,神态肃穆,宝相庄严,一眼望去令人油然生敬。
  四人身后,一排又是四人,这四人俱是少林寺的三代弟子,元通亦在其内。
  人丛之内,又出现了三个绝色的女子,一个是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,一个是花紫云,一个是花墨兰。
  三个人三种服色,青的、紫的、玄色的,但却是同样的美貌夺人。
  这三人过去后,人丛中又出现了三个头挽高髻,肩插长剑的道人,江湖人士,称这三人为武当三子,公认是除掌教真人外,武当派武功最强的三人。
  一忽,城门中涌出十七八人的一伙,为首一个老叟,生相威猛,神情瞿铄,顾盼之间威势凌人。
  此人姓蔺名归,绰号“一指追魂”,乃是江北道上,水旱两路的绿林总瓢把子,黄河自河曲以下,统统归其管辖,坐地分赃,人称北地一霸。
  这批人过去后,人潮之中,出现了一僧一俗,及两个老尼。
  这僧人乃是衡山派的上座护法,法号大休,人称“铁面尊者”,此时手拄一根亮银方便铲,走在四人的最左。
  右面两个老尼,一个法名昙云,一个法名净因,俱是峨嵋派支撑门户的高手,中间那俗家打扮的人年约五旬,肩插一柄古剑,此人乃是昆仑派的第一位高手,名叫“风云剑客”陆舒戊。
  这批人之后,城中走出了“天巧星”孟康。
  孟康昂首阔步,左顾右盼,神情得意之极。
  他今天换了一袭全新的蜀锦宽袍,系一根羊叔子暖带,头戴员外巾,足踏一双雪白的千层底多耳芒鞋,青藜杖擦得油光闪亮,满面春风,不时与左右的人交谈,瞧那样子,倒像个朝山进香的富翁。
  簇拥在他身外的,有崔千嫪,丁公望,“七海王”邓横,巢湖水寨的总寨主“过天龙”齐敖,伤势初愈,太原帅家门的掌门人帅遇春,以及“铁爪神刀”许玄等,十七八个,数也数不清楚,只是缺少“金陵三姝”之首的孟鸾音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等过去不久,城内走出八个人来,灵华派的铁云大师和集云大师走在前面,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和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居中,再后面是李天琼和司徒砚梅,两人并肩而行,喁喁私语,神情亲密得很。
  再后面是一老一幼,老的是白发盈头的卫天衙,幼的是他唯一的爱孙。
  这孩子好惹人爱,十一二岁年纪,雪白的脸蛋,乌溜溜的眼珠,琼口瑶鼻,满身灵毓之气。
  非是卫天衙老悖,将爱孙往那数十年未见,眼看是腥风血雨,惨绝人寰的屠杀场带,实因这小孩独自一人偷偷地离家,间关数千里,跋涉五省,由阮州找到了平度。
  钟声仍在响着。
  往二圣宫去的人有增无减。
  人人向西,未见一个回转一—
  有去无回,这真是不祥之兆。
  二圣宫,殿宇重重,金碧辉煌,占地数千亩,其规模之庞大,气势之雄浑,竟有直追嵩山少林寺,和龙虎山“上清观”之势。
  此时宫前广场之上,万头攒动,人山人海,除香客和游客外,尚有出卖饮食和香烛的摊贩,人声鼎沸,情况热闹至极,这批人均因宫内无处容身,因而留在外面,等候敬完香的人让出地位来。
  宫门之内,挤得水泄不通,每一重殿内,俱是黑压压一片,鞭炮劈拍,钟鼓齐鸣,汇成了一片令人头昏脑胀的声响。
  但是……
  没有一人想出去,每人均是挥汗如雨,却又拼命地往后殿挤去。
  第五重大殿后,当路竖着一块高高的石牌,牌上镌着九个朱漆大字:
  朝山进香者到此止步。
  十二名身穿绽蓝绣银线八卦道袍的年轻道士,夹路列站在两边。
  十余丈外,高高一座拱门,拱门右侧,并排站着四名老道,为首一人,正是阴阳双圣大弟子弘修。
  这四人俱都穿着鹅黄朱线八卦袍,头戴星冠,肩插长剑,喜气洋溢,正在代师迎宾。
  应邀赴会者,一批一批的由拱门中进去,入门之后,继续前行,足音渐远,终至了无声息,彷佛石沉大海一般。
  第九重大殿后,赫然一大片广场,广场中央,以上好的纯白花岗石,砌了一座高仅三尺,直径十丈整的圆形平台。
  平台之外一丈远处,盖了团团一圈,整齐划一,编竹为瓦的凉棚,凉棚下座椅胪列,此时业已大半有人。
  广场后方,恰好居东,凉棚以栏枰隔了五丈宽的一段,其中坐满了奇装异服,扎眼之极的人物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坐在最右,两人各自握着一根玉柄拂尘,疏眉细目之上,天师冠端端正正,绛红道袍,有如两团火焰,绣金八卦,熠熠生光。
  两人身后,环列着八名黄袍弟子,弘法居首,双手合抱一柄宝剑。
  向左去约四五尺远,一张高背太师椅上,盘腿坐着一个身躯高大,紫须绕颊的怪人。
  此人双眉如戟,两眼深陷,白晰的面颊之上,两眼后侧,各有三条深深的紫纹,一眼望去,令人恐怖陡生,不寒而栗。
  他——“兀南居士”韦翰。
  在他身上,有一段惊神泣鬼的往事,一件足令鬼哭神号的秘辛。
  这一段往事,这一件秘辛,举世之间,只有两个人知道,一个是狄抱寒的“师母”—一史兰因,一个是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,但是两人均不能对狄抱寒说明。
  “兀南居士”韦翰之左,坐着“艳尸”花无畏。
  这女人,依然是满面春风,丝毫不似大敌将临的样子,只见她隔不一忽,即对西棚将手一招,嘴皮动上半晌。
  西棚之内,一身紫罗的花紫云盈盈而笑,不时将螓首摇上一摇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过去,坐着一个鸠形鹄面,身穿皂色长袍的老叟,此人即是娄山的“恶祖”郅苍,目光磷磷,当真看看就怕人。
  “恶祖”郅苍椅后,侍立着五名男女,除了年龄较大的两名男子生相较为狞恶外,余下白云飞和另外一男一女,长相倒也不俗。
  再过去一人,乃是“阴风手”古幽屏。
  古幽屏年约六旬,文士打扮,脸庞瘦削,表情极为深沉,这时闭目而坐,似在冥心思索着什么。
  他的身旁,立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,头梳丫角,粉装玉琢,虽然年幼,却是明眸皓齿,十足一个美人胚子。
  最左面,则是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和“血影神幡”耿温,两人俱未携带从人,却都将寒光迸射的眼睛,在凉棚内四处环扫着。
  白发上人公孙赞迄未到场,想是被孟康暗暗弄死了。
  西面棚下,以栏枰隔了四丈宽一段,棚前悬挂着一块木牌,上写“寰宇五绝”四个大字。
  这段凉棚划归“寰宇五绝”专用,显然地,今日之会,系因“寰宇五绝”而开。
  南北两面,俱未划分地段,赴会之人,各自选拣座位,无形之中,显示出南北棚下,俱是应邀观礼,权充见证的人。
  然而——
  东西两棚,虽是邪正混淆,善恶不分,南北两棚,却是黑白异趣,泾渭分明。
  少林、武当、昆仑、华山、衡山、峨嵋,以及灵华派,卫家门等名门正派的人,俱都集中南面棚下,其他江湖侠客,如天西一叟,美髯公等人,亦都坐在棚内。
  北面棚下,却大半是草莽间的好汉,南七北六,十三省内有名有姓的人物,几乎都赶来了此处,为数之多,竟在百名以上。
  所有的目光,俱都不时朝西棚下瞟去,“寰宇五绝”享誉三十年,曾经见过全部的固少,一个也未曾见过的人更多。
  西棚之下,右首坐着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,和紫云墨兰三姐妹,左边坐着“天巧星”孟康和崔千嫪夫妇俩,其余则是虚位以待,尚无到场之人。
  请柬之上,注明午时正,此时一轮炎阳,正往当顶靠近,午时正已快到了。
  一忽,走道中并肩转出二人。
  一男一女,男的是一身洁白绸衫,美如潘安宋玉的司徒瑾,女的则是螓首蛾眉,绰约多姿的孟鸾音。
  二人向四周环顾一眼,然后低声讲了几句,接着司徒瑾走向南面棚内,孟鸾音走向西棚下,各自投向自己的老父。
  蓦地——北面棚下的群豪,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,百余道目光,一齐朝左侧的走道望去。
  形容枯槁,瘦骨如柴的“鬼仙”申元化,带着小侯亮走在前面,一身玄黑,重纱掩面的长孙父女,举步在后面跟着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,二个都是名震江湖的人物,此时双双以蒙面出现,不知内情的人,疑是疑非,真假莫辨,不禁交相探问,纷纷议论起来。
  这四人刚刚落座,纷杂之声,倏地一瞬而断。
  偌大一片广场,霍地变得鸦雀无声,死一般的寂静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,狄抱寒缓步走出了通道。
  全场的目光,俱都集中在二人的身上,绝无一人例外的。
  大半的人,神色在激动着,有的因为爱,有的因为恨,有的因为仇,有的因为忌,但其关心则一。
  大半的目光,都集中在狄抱寒的双臂上,甚至因而忽略了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盛名,忽略了她绝世的风华,和夺目的美艳。
  狄抱寒,身穿一袭海青儒衫,腰悬一柄松甲古剑,举步飘逸,徐徐的朝西棚走去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似乎满怀欣慰,与爱子走个并肩,不时转面顾盼一眼,喜悦之情,一丝隐藏不住。
  走进西棚之后,狄抱寒首先朝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,和“鬼仙”申元化分别一揖,躬身道:“两位老前辈好。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将手一摆,道:“免礼,今日应该摒绝杂虑,专心对敌。”
  狄抱寒肃容说道:“多谢前辈指教。”
  说罢转望长孙萼,唤道:“萼妹。”
  长孙萼坐在父亲身旁,这时静静地望了狄抱寒一眼,蒙面黑纱之后,樱口微微一张,却未吐出任何声音来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再度将手一摆道:“时刻已到,自回座中去吧。”
  狄抱寒深深地凝视长孙萼一眼,转身朝“天巧星”孟康拱了拱手,然后走到母亲身旁坐下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见他坐下之后,不看对面的敌人,却向南面棚下的司徒瑾望着,遂以练气成丝,传音入密的功夫说道:“儿要听话,专心一志对敌,司徒瑾已算庞纣的叛徒,‘天魔秘籍’不应传授予他,吾儿暂行放开此事,日后再慢慢设法处理。”
  狄抱寒收回目光,亦以内功传音道:“孩儿只防不测,误了庞纣的遗志,因而想将此事,转托一位可靠的人,再则也想与神拳大师商讨一下,有关‘达摩内典’的事。”
  话声刚了,忽听广场后方,传来当……当……当三声钟响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柔声道:“强敌当前,时不我予,吾儿速即静神待敌,不可再存杂虑。”
  说话之际,忽见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离座而起,冉冉飞出凉棚,飘然落在那花岗石的十丈平台边缘上。
  刹那间,全场肃静无声。
  只见阴阳双圣丙灵丙晟同时举起单掌,朝四外稽首一礼,扬声说道:“今日开光大典,承蒙天下道友赏光赴会,名山增色,蓬荜生辉,贫道兄弟,不胜感激之情。”说罢客套话后,顿了一顿,继续道:“在座之人,无非鲁殿灵光,一时之俊彦,贫道兄弟忝为地主,特备这三尺低台,以供天下道友各留雪泥鸿爪,以志今日之会。”
  说到此处,霍地四目同射奇光,双双朝西棚望住,道:“寰宇五绝,驰誉江湖数十载,今日之会,敢请五绝为主盟?”
  刹那间,数百道目光,一齐往西棚移来,看是何人,代表五绝答话?
  西棚下,目光闪电般地交炽了一瞬,“寰宇五绝”四字,只是江湖人士的称谓,五人之间,既未结盟,亦未承认谁是五绝的首脑。
  忽听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说道:“寒儿出去,与两个杂毛交待几句,如果由我方指名索战,你便先与他两人动手,能将他两人去掉,便可使局面混乱,能使局面混乱,便可寻出一条生路来。”
  狄抱寒颔首受命,看看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等人没有异议,于是缓缓起身,举步朝前一跨。
  这迈步一跨,与常人走路时毫无二致,只是才见他走了三步,人已移出十丈之遥,穿过平台,气定神闲地站在阴阳二圣身外八九尺处。
  广场之内,弥漫着一片令人窒息的气氛,炎阳当头,人人心内暗暗生出寒意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,眼中奇光流转,朝狄抱寒打量一霎,齐齐稽首道:“狄公子玉体无恙,可喜可贺!”
  狄抱寒双手一拱,道:“有劳挂念,狄某感激不尽。”
  接着手按剑柄,朗声说道: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,寰宇五绝享誉已久,如今亦该避位让贤了。”
  说到此处,顿了一顿,道:“国有国法,会有会规,两位道长身为主人,如何比划,只管吩附,寰宇五绝无不奉陪。”
  只听“阴阳双圣”齐齐一笑,敞声说道:“风月无古今,林泉孰主宾,吩咐不敢,丙灵丙晟之意,先由寰宇五绝,指名赐教,如果三百招满,尚未分出胜负,立即换人上场,寰宇五绝轮完后,再由他人向五绝指名讨教,狄公子认为愚见如何,是否公平合理?”
  狄抱寒朗声一笑,道:“如此甚好!”接着双手抱拳,肃容道:“先师见背,狄某不肯,滥竿充数,就向两位道长讨教几招吧。”
  此言一出,南北两棚的人,俱都怦怦心跳,寰宇五绝中,以“乾坤一怪”朱问天的名头最响,如今到场的老少五人,亦以狄抱寒最引人注目,今日之会,眼见是个不死不休的局对,两方轮次挑战,先出场与后出场都无便宜,狄抱寒首先以一敌二,真不知结果如何?
  忽听阴阳双圣哈哈一声大笑,道:“狄公子,今日的寰宇五绝,武功以你为首,临会之人,也大半是因你而来,丙氏兄弟只要命大,迟早与公子见个真章,眼前却碍于主位在身,只得请你暂缓一场了!”说罢纵声长笑,举掌一礼,飘身退回了东棚之内。
  狄抱寒闪目朝东棚内扫了一眼,情知对方八人中,只有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和“血影神幡”耿温二人稍弱,其余的人,俱都深浅难知,而且极可能武功皆在长孙咎之上。
  忖念之间,不禁暗暗地叹了口气。
  当下飘身退回棚内,朝着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等人抱拳道:“那一位老前辈有兴先上?弟子听候各位前辈的调遣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廿一章 拜亲娘 舐犊情深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