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廿一章 拜亲娘 舐犊情深
 
2020-01-19 11:34:42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城开之后,花紫云懒懒地站起身来,道:“走吧!”
  狄抱寒也不言语,跟着她走下城去,“三手枭”杜子雄早已牵着那匹五花骢,候在城门旁边。
  花紫云接过缰绳,朝杜子雄道:“你就守在此处,有什么重要消息,立即来平度见我。”
  狄抱寒一听平度二字,一声不响,纵腿往城外奔去。
  花紫云急忙飘身上马,追在后面喊叫道:“抱寒,上马来!”
  狄抱寒充耳不闻,两足如飞,当真是疾逾奔马,花紫云唤得声嘶力竭,他就是不予理会。
  这匹五花骢亦是罕见的良驹,追在狄抱寒身后,从辰时驰到午时,就是赶不到狄抱寒的前面。
  狄抱寒蹩着一肚皮闷气,疾驰过甚,已是浑身汗湿,心跳气喘,却是依旧不肯停步。
  日中时分,到了灵山麓,狄抱寒穿城而过,继续朝前飞奔。
  蓦地,身后马蹄疾响,只听花墨兰的声音大叫道:“狄大哥,等等小妹。”
  狄抱寒这可不能不停,回身一看,只见花墨兰骑着另一匹五花骢,追在花紫云马后,挥鞭急追而来。
  马临近处,花墨兰扑身下地,直跃狄抱寒身前,两人默默无语,泪眼相望,都如再世为人一般。
  花紫云伏在鞍上,双手扪胸,娇喘吁吁地自语道:“累死我了!累死我了!”
  花墨兰泪汪汪地痴立半晌,移目望着狄抱寒的双臂道:“大哥,手臂还有希望,咱们快见师父去。
  她清瘦之状,较病中时强不了几许,狄抱寒看在眼中,心内之酸楚,真较自己断臂时更甚。
  忽听花紫云道:“五妹,退回城中歇一会,吃罢饭再走。”
  花墨兰知道,必是狄抱寒尚未进过饮食,连忙道:“大哥,吃过饭再走,好么?”
  狄抱寒摇头道:“我不想吃,你们忍着点,大概天黑前可以赶到。”
  花墨兰只得点头道:“那么大哥骑这匹马,我与二师姐共骑。”
  狄抱寒也无暇细问,这匹马怎会落到她们手内,当下跃上马鞍,花墨兰将缰辔缚在他的腰上,然后飘身落在花紫云马上,狄抱寒双腿一夹,那马长嘶一声,奋蹄朝前驰去。
  一路之上,丝毫未停,刚刚赶上闭城时进入平度,花紫云缰绳一领,策马奔在前面,转过几条长街,花紫云在一座道观前—下马来。
  三个人正往观内走进,观内恰好走出一人,银髯拂胸,藜杖拄地,赫然是“天巧星”孟康。
  狄抱寒乍遇孟康,立即剑眉双剔,斜跨数步,横身挡住他的去路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藜杖一拄,炯炯双目,在狄抱寒脸上纵横一掠,接着转面朝观门之内,笑呵呵地扬声道:“青棠侄女,少爷已到,你还不一出来迎迓!”
  语声甫落,观门内青影一闪,赶出了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。
  花青棠一见狄抱寒,顿时喜从天降,语声微颤,玉手连招道:“抱寒快进来,恩师忧心如焚,正打算亲自出去找你!”
  狄抱寒情不自禁地眼眶一红,道:“大师姐稍待,小弟与孟员外有几句话讲。”接着冷冷地望了孟康一眼,道:“老员外反手成云,覆手成雨,在下衷心佩服得紧!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一捋银须,仰天笑道:“狄老弟谬赞,老朽愧不敢当!”
  狄抱寒怒哼一声,凝视孟康道:“司徒瑾现况如何,老员外可否见示?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走到狄抱寒身旁,皓腕一伸,轻轻拉着他的手臂道:“司徒彦不是泛泛之辈,你何必多操无谓的心事?走吧,快进去。”
  狄抱寒内心深处,总觉得对花墨兰负疚良多,同时对司徒瑾的印象不恶,因而总希望促成两人的好事,此刻赖着不走,目射精光,依旧朝孟康盯着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突然嘿嘿一笑,道:“司徒瑾业已死在老夫的手中,他日‘美髯公’司徒彦前来报仇,狄老弟算上一份就是。”
  说罢哈哈大笑,扶杖扬长而去。
  狄抱寒轻轻一哼,朝着他的背影冷冷地道:“老员外,庞纣已死,这事料必在老员外的算中吧?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驻足转面,拂须傲然道:“那人狂妄浅薄,死不足惜,怎么样?孟康此举,狄老弟该当感激吧!”
  狄抱寒冷然微哂,淡淡地道:“狄某感激不胜,只是他临死之际,遗言相求,要我为他另觅传人,代授‘天魔秘籍’,将来杀老员外为师门报仇,狄某想来想去,深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,此事难办得很。”
  说罢亦自冷笑一声,昂首朝观内走去。
  瞬息之间,“天巧星”孟康脑中掠过四五个念头,只见他目中奇光流转,双眉飞快地一阵跳动,接着转过身形,纵声含笑道:“狄老弟,庞纣死时,莫非只有你一人在场。”
  狄抱寒转面问道:“是又怎样?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洪声笑道:“如果只有你一人在场,老夫相信你所说是真,嘿嘿!万想不到,长孙咎与申元化竟是两个酒囊饭袋,哈哈!哈……”
  笑声中,转身缓步而去,狄抱寒望着他那微呈佝偻的背影,直待其消失于沉沉夜色之中,方始浩叹一声,转面朝观中走去。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领着他转过一座神堂,由一条幽篁小径,朝道观后院走去,一面讶然问道:“你与他说这些闲话,可有什么意思?”
  狄抱寒沉重地将头一点,叹道:“依我猜想,司徒瑾必然还在他的手内,他回去之后,必会将司徒瑾释放,令他找来此处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黛眉一蹙,问道:“你所说的都是真话?”
  狄抱寒点头道:“庞纣死得很惨,他确已将后事相托于我,有个叫做‘雷震子’轩辕石矶和一个叫做‘血影神幡’耿温的,已经疑心到了此事,多一个人知道,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戚然道:“对于此事,务必要审慎处理,最好你先与恩师仔细商量一番,千万不可将个中秘密,贸然便告诉司徒瑾。”
  说话间,四人进了一座小小庭院,来至一间颇为雅致的精舍之外。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领着狄抱寒步入厅内,走到一间竹帘深垂的房外。
  四人刚刚站定,房中忽然传出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声音,道:“棠儿等留在外面,让他自己进来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一听,急忙轻轻地掀开竹帘,让狄抱寒自行进内,花紫云和花墨兰朝着房门拜了一拜,匆匆地退出了精舍之外。
  狄抱寒跨入房中,只见靠壁一张玉石云床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盘着双腿,坐在云床边上。
  这房间中央,陈列着一张石几,石几之上,放着一只青铜古鼎,古鼎中青烟袅袅,彷佛在云床与房门之间,布下了一层薄雾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宫装高髻,淡扫蛾眉,一双澄澈如秋水,灿烂如寒星的眸子,望着房门处一瞬不瞬。
  狄抱寒站在门口,痴痴呆呆,隔着一层青烟,楞楞地朝云床上望着。
  半晌后,狄抱寒绕过石几,走到云床之前,怔了一怔,突然双膝一屈,跪至地上。接着身形一俯,将脸埋在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裙上,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阖上了双目,两行清泪,由眼睫中迸出,顺着两腮,洒在胸前襦衣之上。她并未伸手揩拭泪痕,却将双手在狄抱寒头上轻轻地抚摸着,轻,轻得如房中缭绕的烟雾一般。
  亲情深似海,大英雄也罢,大魔头也罢,谁都不能抹煞。
  良久之后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含泪道:“儿啊!让娘看看你。”
  狄抱寒抬起头来,噙着眼泪,让母亲仔细端详着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双手微颤,在狄抱寒清瘦的脸上摩娑了一阵,接着轻轻地捏了捏他两臂筋断之处,最后捧着他的面颊,柔声道:“让兰儿进来,服侍你盥洗吃饭,待你歇息一阵后,娘便带你动身,到析城山去治疗膀臂。”
  母子间的天性,使她变成了一个慈祥的妇人,狄抱寒也彷佛突然回返到童年,依依膝下,满怀孺慕之情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握着衣袖,替他擦着面上的泪痕,随即朝着门外,正拟传花墨兰进内。
  狄抱寒突地低声道:“娘,就让小环进来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玉面一俯,渎近狄抱寒的脸庞,悄声道:“小环留在宫中未曾出来,兰儿那一点不好,你不喜欢她服侍你?,”
  狄抱寒俊面一红,摇头道:“孩儿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霭然一笑,道:“坐下来讲。”
  狄抱寒坐上云床边沿,心中暗忖道:“此时若提萼妹之事,难免大伤慈母之心。”想着忸怩一笑,道:“司徒瑾对兰妹极为痴情,孩儿颇想玉成其事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替他解下包裹,和腰上束手的绸带,一面温柔地道:“别胡闹,司徒瑾什么东西,岂能配为娘的徒儿?”
  狄抱寒一笑,道:“孩儿见过一位自称师叔的女子,另外还有许多事故,俱要禀告母亲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轻轻一拍他的头顶,道:“花无畏的事娘知道,这事不足重视,其余的你一面用饭一面讲,兰儿是为娘的弟子,令她侍奉巾栉,于礼并无不当,否则的话,就命棠儿来侍候你,也是一样。”
  狄抱寒急忙道:“孩儿不敢劳动大师姐,脸不用洗,饭我自己会吃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慈祥地一笑,朝着门外道:“棠儿,传你五妹进来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在外应了一声,少顷,花墨兰掀开竹帘,肃容走了进来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待她见过礼后,道:“兰儿快招呼你哥哥洗脸吃饭,三更之际,为师便要带他动身。”
  花墨兰躬身领命,转朝狄抱寒道:“厨下正在整治酒食,少时便为大哥接风,小妹先替大哥梳梳头发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接声道:“你就坐在此处不要移动,我看你功力大非以前可比,是否最近期间,又有何等遇合?”
  狄抱寒点了点头,说出在崂山得遇师母,赐服三粒灵丹之事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听在耳中,声色不动,等他讲完后,始才朝花墨兰道:“兰儿将那几上的请帖取来,让你哥哥过目。”
  花墨兰正在替狄抱寒梳头,闻言忙向云床侧面的一张长几走去,狄抱寒移目一望,顿时瞿然一惊。
  原来长几上列着几样东西,一是两份大红请帖,一是司徒砚梅赠予自己,后来在淮阴河中遗失的那柄喂毒宝剑,另一样则是碧光潋澈,能解万毒的‘天螭珠’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莞尔一笑道:“寒儿,如果你的膀臂能以治愈,则与孟康间的仇恨,还是暂时抛开的好,否则崂山会上,难免腹背受敌。”
  说话间,花墨兰业已拿了一份请帖,放在狄抱寒眼前。
  狄抱寒闪目一看,只见请帖上款,是“二相门掌门人狄”,下款则是“阴阳二圣丙”。
  只听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笑道:“闯得过蟧山大会一关,此后的江湖,便是吾儿的天下。”
  狄抱寒摇头道:“孩儿并无称霸武林之心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微微一笑道:“所谓‘身不由己’,你虽无心,也逃不过造物的安排。”
  狄抱寒叹了口气,将庞纣身死,及相托自己料理后事等情,说与花无忌得知,只是略了点苍山天琴壑六字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接口说道:“你既答应了庞纣,自不能失信于死人,‘天魔秘籍’的藏处,任何人面前不可泄露,就是对为娘也不例外,至于对司徒瑾,更须慎重将事,否则秘籍就有落于孟康之手的可能。”
  狄抱寒叹道:“孩儿一则怕失信于死人,再则也怕告诉了司徒瑾,反而替他惹下了杀身的祸端。”
  花墨兰由房外端了一盆水进来,插口道:“大哥自己也须当心,不要中了宵小的暗算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轻轻一堆狄抱寒道:““快去洗脸,兰儿说的好话,吾儿务必谨记在心。”
  狄抱寒起身,走到水盆面前,让花墨兰替自己洗面,不料脑海之中,蓦地浮起了长孙萼的倩影。
  伊人是否无恙?狄抱寒默默思念,暗暗叹了一声。
  少时,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进房,禀知酒筵业已备好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立即牵着狄抱寒的手走出房外,转入一座小厅之内。
  小厅之内,设了一台酒筵,花紫云眉飞色舞,笑吟吟地立在桌边。
  花紫云待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坐定后,立即躬身道:“妙善知道恩师不耐烦嚣,不敢进来打扰,托弟子代向恩师申贺,同时代敬寒兄弟几杯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唔了一声,转朝狄抱寒道:“这道观的主持法号妙善,是紫云结识的朋友,吾儿不要辜负人家的敬意。”
  狄抱寒唯唯喏喏,此时此地,也无心与花紫云计较,坐定之后,低声向墨兰道:“有劳贤妹,请将为兄的手臂搁在桌上。”
  花墨兰依言将他的手臂放好,然后傍着他坐下,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坐在情天一魔左首,花紫云坐在对面,一顿接风家筵随即展开。
  酒席筵前,言笑宴宴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固然满心欢畅,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姐妹,同样是欣喜无比。
  狄抱寒是情厚之人,他岂能没有孝思?众人都将他凤凰一般地捧着,他又岂能不受感动?只是他心中不时浮动长孙萼的影子,因而神色之间,偶尔会透露出淡淡的哀愁。
  这一抹哀愁,虽然淡得令旁人难以觉察,但却暗暗地啃啮着他的心,令他痛苦莫名,无法自遣。
  酒筵散后,狄抱寒又被簇拥回原来那间屋内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朝着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道:“为师去后,你督促两个师妹加紧用功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恭谨受命,花墨兰已将那柄喂毒宝剑以及那粒“天螭珠”一齐送到狄抱寒的屋里。
  狄抱寒连忙摇头道:“这东西为兄不要,贤妹交给师傅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伸手接过,含笑道:“此珠即要送人,就由我收着也好。”
  花紫云忽然道:“师傅,如今离蟧山会期尚有一二十天,老人家何不将五妹携去,一路之上,也可照料抱寒的起居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摇首笑道:“此去麻烦太多,而且路途又遥远,兰儿的脚程太慢,带在身畔,恐有碍行程。”
  说到此处,突地面色一沉,道:“你最好是闭门不出,加紧练练功夫,否则终有一天,会弱了为师的威名,那时你悔已不及,休怨为师无情。”
  花紫云吓得芳容失色,粉颈低垂,大气也不敢出。
  狄抱寒见司徒瑾尚未找来,只得朝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道:“大师姐,如果司徒瑾到了,烦你转告他,就说庞纣的骸骨遗在平度西南,一两百里的海滨里之处,要他赶去收殓,另外约他在崂山会期见面,说我有他师傅的遗言,要转告予他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颔首道:“愚姐记得,你放心去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扫了众人一眼,起身朝房外走去,众人即随后跟着,出了精舍,花无忌揽住狄抱寒的膀臂,道:“就由屋上走吧。”
  “玉蕊仙子”花青棠率领花紫云和花墨兰跪下,狄抱寒已被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带着,纵身朝观外跃去。
  片刻功夫,二人到了城外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立定身形,探手在怀中摸索,同时笑问道:“寒儿,你能一面行路,一面运功么?”
  狄抱寒眼睛一眨,问道:“勉强能够,娘要干什么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摊开手掌,畅然一笑道: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  狄抱寒低头一看,脱口道:“这是玄鼎丹,孩儿已经服过三粒了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掌中托着两颗腊壳封住的丹丸,这时轻声一笑,道:“谁起的名字,听来倒很顺耳。”
  说着拈起一颗丹丸,两指一抡,顿时脱去了封壳,接着手腕一抬,直往狄抱寒口中塞来。
  狄抱寒连连摇头道:“这丹丸起死回生,吃掉了太以可惜,娘留着救人性命吧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失笑道:“娘只管你的性命,其余的事,概不放在心上。”
  说着将一粒旷世灵丹,硬生生塞入狄抱寒口内。
  狄抱寒突然转念道:“萼妹武功已失,有这一粒玄鼎丹相助,功力岂非可以恢复大半。”
  想到此处,不禁急声道:“娘,另外一粒让我带在身上,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  只听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笑道:“带在身上,不如溶在体内,为娘的主意绝对无错,我儿快快呑下。”
  说话之际,早将余下一粒玄鼎丹的腊壳捏碎,塞进了狄抱寒嘴里。
  狄抱寒既是惋惜灵丹,复感慈母之爱,沁人心脾,一时之间,眼中热辣辣的。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双掌一拍,轻笑道:“自今以后,世上再无毒龙丹了,你别告诉几个丫头,以免她们暗笑为娘的偏心。”
  说罢,一拉狄抱寒的手臂,朝西北方疾驰而去。
  疾驰中,忽听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欢声道:“儿啊!你还须快点!”
  狄抱寒强笑道:“孩儿无法再快了!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身形疾掠,顿时超前了数尺,口中柔声道:“乖儿吃点苦,追上了为娘,就差不多了。”
  狄抱寒一听,急忙施展“金雁一气功”,连窜几步,讵料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身影微幌,仍是奔在他身前数尺之遥。
  只听“情天.一魔”花无忌温婉地道:“儿须迸发全身之力,突破自己功力的限制,始能将灵丹妙用,尽行溶入周身百骸。”
  狄抱寒不忍辜负母厚望,牙根一咬,亡命地朝前飞驰。
  星光之下,二股疾风贴地而掠,其快速之甚,直非肉眼所能捉摸。
  疾驰了个把时辰,狄抱寒依然未曾追前半步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突地心肠一软,放慢了自己的脚程。
  狄抱寒煞脚不住,闪电般地朝前冲去,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皓腕一抬,挽住他的手臂,道:“这样不算,待一会再赶吧。”
  狄抱寒略略调匀呼吸,羞郝地笑道:“儿子不争气,娘很伤心吧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笑道:“若非情势所逼,娘也不忍逼你,停会为娘带你跑一段再说。”
  狄抱寒解嘲地道:“孩儿的脚程,除娘之外,就只输于师母一人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笑道:“孩子话!”
  狄抱寒强笑道:“真是长孙老前辈和孟康等人,如今也强不过孩儿。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轻声一笑,道:“长孙咎的武功,只能算第二流,比起你爹爹在日,也相差得甚远。”
  狄抱寒一直想要动问,却怕出言不当,令慈母难堪,这时忍耐不住,讷讷地道:“娘,孩儿何以姓狄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笑声道:“为娘的俗家姓狄,‘花’是玉蕊宫祖师爷的姓,你四岁时,被你爹爹抱去,姓名均是由他取的。”
  狄抱寒点了点头,直觉得心中服服贴贴,豁然开朗起来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二十章 伤别离 峰回路转
下一篇:第廿二章 开光会 血海行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