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二十章 伤别离 峰回路转
 
2020-01-19 11:32:54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崔千嫪头晕跟花,颓然后倒,眼见就要丧命在“艳尸”花无畏袖下,“天巧星”孟康徒自急煞,却是相救不及。
  “鬼仙”申元化忽然怪声一笑,五阴鬼爪其快如风,倏地向花无畏抓去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只注意“天巧星”孟康,几曾想到申元化会倒戈相向,反助敌人,惊怒之下,右臂一沉,左袖反甩而出。
  只听“鬼仙”申元化阴恻恻一笑道:“花无畏,情天一魔来了,你还不夹尾巴快逃!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浪声娇笑,双袖疾挥,朝“鬼仙”申元化连施杀手,一面娇滴滴道:“申老鬼,花无忌在那里?你赶紧带我去见她。”
  这两人的身法手法俱都诡谲到极点,狄抱寒站在一旁,看得直蹙眉头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松了一口大气,一待崔千嫪退开,立即挥掌向申元化击去。
  霎时间,又成了孟康与“艳尸”花无畏连手,双双朝申元化疾攻。
  另一边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挟着庞纣,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恶斗,时间一久,即感只凭单手,无法继续支持。
  长孙萼见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窥伺在侧,丁公望及邓横等人则守在外围,知道自己的父亲徒自苦战,终必劳而无功,于是提高嗓子,向激斗中的长孙咎叫道:“爹,庞纣已经死了吧!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见她站在狄抱寒和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身伴,想来庞纣已死之事不会有差,恶战之中,不遑多想,左臂一松,便将庞纣放掉。
  蓦地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大袖一抖,随手一幌,长达八尺的绛引幡执于了手中。
  只见他手持长幡的风磨铜杆,朝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身后一摇。
  长孙萼急叫道:“爹,当心背后!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何许人物,双足微挫,欸然转了一圈,左掌一挥,猛击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右手扣指一弹,霍地向耿温“七坎”穴遥遥袭去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身形一闪,伏身一窜,将庞纣狭于了胁下,长幡一扫,直往场外跃去。
  只听长孙萼急声道:“哎呀糟了,原来庞纣未死!”
  话声中,忽听“七海王”邓横厉声大喝,“霹雳梭”轰轰作响。
  刹那间,丁公望手挥金锹,“七海王”邓横双掌翻飞,崔千嫪拐杖疾舞,连同另外几人,朝“血影神幡”耿温,一涌而上。
  长孙萼突地扬声道:“使幡的,手下轻点,别将庞纣夹死了。”
  一言点醒梦中人,丁公望、邓横齐声大喝道:“姓耿的,赶快将人放下!”
  忽听崔千嫪嘶声大叫道:“各位伯叔卖点劲,先将姓耿的剁掉。”
  众人皆怕“血影神幡”暗下毒手,将庞纣夹死,不觉各自加劲,朝耿温猛攻不已。
  这批人无一是庸手,三个四个,就足以和耿温缠斗终日,十个人一哄而上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顿时陷于危境,这时便是真想将庞纣夹死,也是力不从心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左遮右架,勉强支持了数招,眼见再不见机,势必丧生乱刀之下,于是厉吼一声,左臂一松,身形剌空射起。
  “铁爪神刀”许玄一见,即忙抢上一步,欲将庞纣抢于手中。
  正在此际,“天巧星”孟康霍地舍却“鬼仙”申元化,暴叱一声道:“一齐退后!”
  喝叱声中,人如电光闪耀,疾往半空中的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射去。
  只听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狞声狂笑,声如枭鸣,刺耳慑人。
  笑声甫出,手中绛引幡凌空挥舞,直罩丁公望等人的头顶。
  刹那间,惨嚎之声大起,人影纷飞,俱朝四外狂窜,一个个宛如负箭之狼一般。
  只见“天巧星”孟康须发怒张,半空中手臂一挥,猛地向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击去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回幡不及,匆忙中左掌一甩,接下了“天巧星”孟康一掌。
  双掌一交,“轰!”地一声暴响,“天巧星”孟康反震出四五尺远,朝地面疾坠而下。
  这一掌孟康急怒而发,使出十二成功力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匆促应敌,不过使出六七成功力,消长之余,顿时被击得闷哼一声,身形震飞丈外,人未落地,满嘴已是鲜血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坠地之后,只见自己这面,有三个人倒地不起,其中一人,赫然是自己的老伴崔千嫪。
  “鬼仙”申元化和“艳尸”花无畏守在庞纣身旁,二人打得如火如荼,激烈之至,谁也无暇将庞纣抢过手中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和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二人,都想窜过来抢夺庞纣,两人相互纠缠,谁也无法脱身,逼得各下杀手,猛攻无已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打量形势,知道谁将庞纣抢到手中,谁就是众矢之的,当下把心一横,猛向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扑去,相隔六七尺远,即便隔空一掌,遥遥击去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刚刚将一口鲜血呑入腹中,一见“天巧星”孟康挥掌袭来,顿时仇上加怒,狂吼一声,不退反进,猛将长幡一挥,直对“天巧星”孟康扫去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阴沉沉一笑,身形电闪,霍地往“血影神幡”耿温身后转去。
  他过人之处,便是镇定工夫极高,虽在万般沉痛之下,心神仍然不乱,这时全神贯注,以绝快的身法,一掌朝耿温后心击下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也知“天巧星”孟康之能,非万不得已,不敢轻用绛引幡中的杀手,这时快绝无伦地转过身形,横展长幡,护住周身要害。
  蓦地!暴响连声,狂飙奔腾,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连对三掌,同时间登!登!登!连退三步。
  这两人势均力敌,竟看不出谁的功力较逊。
  狄抱寒站在长孙萼身畔,见她双眸之中,愁绪隐隐,显然是为自己的父亲担忧,侯亮亦是抓耳挠腮,两眼随着“鬼仙”申元化打转,略一沉吟,遂以练气成丝的功夫,对着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耳中道:“老禅师,弟子想请你老人家,代为照看两个孩子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回顾狄抱寒一眼,颔首莞尔一笑。
  狄抱寒也不与长孙萼招呼,身形电射,直对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纵去,半空中朗声道:“长孙老前辈请退,让晚辈试试腿法!”
  话声未歇,欸然发腿,飞踢轩辕石矶的后脑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与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硬拼三掌,再度交手,刚刚拆了两招,忽听狄抱寒自后袭来,立即双肩幌动,横闪数尺,回身一掌,望空遥击过去。
  狄抱寒自从服过师母所赠的三粒药丸后,老觉得体内有一股潜伏着的内力,极欲一泄为快,这时见轩辕石矶隔空发掌,不觉毫不思索地一腿踢去。
  掌风腿力一交,响声起处,狄抱寒直往高空翻腾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右足拖动,硬是退了半步。
  狄抱寒翻腾未定,吸一口气,飞快地在周身流转一匝,发觉除略感心跳耳鸣外,并未受着内伤。当下精神大振,右腿一摆,掉正身形,微一幌动,直往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头顶泻落,一面洪声笑道:“雷震子,你再接一腿试试!”说着右腿虚幌,左腿猛踢向前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接过狄抱寒一腿后,心下又惊又疑,不知他的腿风,何以强劲至此,眼见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已向庞纣窜去,急忙劲贯右臂,猛地朝狄抱寒挥去,一面拧腰作势,待往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身后赶去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身法似电,倏地到了庞纣身前,长臂疾探,直往地上抓去。
  蓦地轰轰声响,两根黑忽忽的“霹雳梭”一在上右,一在下左,疾往长孙咎身后飞射而来。
  只听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狞声一哼,身形犹如鬼魅,霍然贴地电闪,瞬息间到了丁公望等人身前,右掌左指,倏地朝使“霹雳梭”的青衣老者袭去。
  “七海王”邓横眼力不慢,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在跟前一长身形,他立即双掌迸发,猛力推了过去。
  忽听那使“霹雳梭”的青袍老者骇然狂叫道:“诸位赶紧闪开!”
  语声未落,丁公望业已抓起躺在地上的崔千嫪,快绝无伦地往一旁飞闪。
  “七海王”邓横掌势才出一半,耳闻话声,脑中嗡然一响,双足拼命一蹬,朝后激射而去。
  只听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暴喝道:“狄抱寒退!”
  喝声中,但见人影纷飞,紧跟着“轰!”然两声暴响。
  两根“霹雳梭”就在那青袍老者立身之处,一撞而爆,血肉横飞,钢片四溅,浓烟随风飘散。
  伤在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绛引幡下,倒地未起的两个老者,已被炸得骨碎形消,荡然无存。
  场中情势未清,只见“艳尸”花无畏和“鬼仙”申元化二人,各自抓着庞纣的一条手臂,两人并肩驰行,将庞纣提在中间,朝山坡上如飞而去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形如流星赶月,追在二人身后两三丈处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在前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在后,两人吊在长孙咎身后三四丈处,亦自紧追下去。
  “霹雳梭”爆炸之后,“天巧星”孟康立即向崔千嫪等人看去,狄抱寒则回顾长孙萼和侯亮,就这分心旁顾的一瞬,轩辕石矶和耿温亦去了恁远。
  只见“天巧星”孟康纵腿便奔,口中扬声道:“许老弟带大嫂上船,各位兄弟随后跟来!”语声摇曳,最后一字讲完,人已驰出百余丈外。
  狄抱寒陡地纵腿飞驰,与“天巧星”孟康衔尾而奔,待至山岭半腰,蓦地身形一转,挡在弘法的身前。
  风声飕飕,丁公望与邓横等人先后由二人身侧驰过,弘法狞笑一声,一掌朝狄抱寒推去。
  狄抱寒双目如电,盯着弘法瞬也不瞬,右腿一扬,迎着弘法的掌势踢了过去。
  “蚀骨阴风掌”剧毒无比,但是弘法的内功,较狄抱寒相差太远,两股劲风一遇,弘法顿时被震得连退两步,狄抱寒屹立坡上,却是稳然不动。
  弘法气得双眼火红,他是怎么也想不通,狄抱寒只剩双腿,自己还是远远不如。
  狄抱寒嗔然道:“你若想走路,就将那粒‘寒魄神针’的解药留下。”
  弘法反手抽出肩后的长剑,厉声道:“解药早已扔了,你要动手,道爷无不奉陪!”
  狄抱寒见他色厉内荏,两眼逡巡不定,不禁冷笑一声道:“你若配与狄抱寒动手,你师父何必还要费事,命你远至海外请人?”
  弘法捧声一阵冷笑,道:“小儿不要自抬身价,道爷奉师命迎客,岂是为了你这小辈?”
  狄抱寒剑眉一剔,逼问道:“为的什么?”
  忽听长孙萼的声音道:“自然是要将‘寰宇五绝’一网打尽,自江湖除名,弘法,我讲得对是不对?”
  弘法回身一看,只见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和长孙萼侯亮三人,缓步朝山坡上走来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来至近处,朝着弘法合掌道:“这位道友,如果你将‘寒魄神针’的解药赠予老衲,老衲愿以一粒少林寺的‘大栴丸’酬谢盛情。”
  长孙萼忽向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娇声道:“老禅师……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摆手道:“孩子,那解药可有可无,你不必强逼这位道友。”
  弘法突地一指狄抱寒,朝着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愤然道:“他是花无忌的儿子,要多少解药没有。”
  狄抱寒不知怎的,只感到胸前热血一冲,欺身上步,一腿朝弘法踢去。
  这一腿快如闪电,但见弘法吭得一声,身形飞起,直往坡下摔去,落地之后,动也不动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低声诵了一遍佛号,转面朝弘法走去,长孙萼却款步走到狄抱寒身前,伸手一理他的衣襟,柔声道:“寒哥,禽兽亦知有母,纵然你不喜欢她,她也是你的母亲。”
  狄抱寒陡地双目垂泪,颔首道:“这个我知道……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走到弘法身前,将他扶起,拍开狄抱寒一腿踢闭的穴道。
  弘法咬牙切齿,恨恨地扫了狄抱寒和长孙薷一眼,接着由囊中挖出一粒药丸,朝着“神拳大师”一印用力一扔,然后向山坡上疾奔而去。
  侯亮站在一旁,忽然大声叫道:“狄哥哥,将那恶道拦住!”
  狄抱寒与长孙萼默默相对,黯然无语,长孙萼抬着手臂,正在为他揩拭泪痕,闻得侯亮喊叫,弘法早已一阵风地由身旁逸过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扬声道:“不用拦阻,他已将解药留下。”说着走到长孙萼身旁,将弘法留下的那粒丹丸递了过来。
  长孙萼尚未接过丹丸,先已噗哧一笑,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惑然问道:“乘孩子,何事好笑?”
  狄抱寒与侯亮听一印大师唤长孙萼作乖孩子,不禁都笑得背转面庞,朝别处望去。
  长孙萼横了二人一眼,接过一印大师掌中的丹丸,随手一扔,笑道:“老人家,这丹丸是假的啊!君子可欺以其方,真是一点不错!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霭然笑道:“不要紧,待老衲以内功替你将毒炼化掉,大概两三个时辰也就够了,来,让我再看看你的手指。”
  长孙萼娇笑一声,伸出两只拇指道:“老人家,我还未曾讲完,那一尘老和尚真坏……”
  狄抱寒笑叱道:“萼妹,你敢胡说!”
  长孙萼固执地道:“不,我偏要告诉老禅师!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握住长孙萼的两只拇指仔细看了一眼,慈祥万分地道:“你只讲几句,老衲也都明白了,想那花紫云武功有限,若无一尘从中作梗,她怎能伤得了你。”
  长孙萼咭咭呱呱,口若悬河地道:“这还不算,寒哥双臂已经废了,他还将咱们一直追到二圣宫内,要将寒哥押回少林寺去!”
  狄抱寒插口道:“老人家,别听她乱讲……”
  长孙萼截口叫道:“我那里乱讲?咱们找他对质去!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连连点头,含笑道:“不用对质,我知道你讲的句句真实,来,老衲先替你将针毒炼掉,你年纪幼小,又不愁无人指点,再练武功,也可以迎头赶上。”
  长孙萼将手一缩,摇头道:“我这事不忙,寒哥自己练了一套‘天龙腿法’,他师母说,举世之内,只有你老人家可予点拨点拨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微微一笑,谦逊地道:“太抬举老衲了,反正无事,咱们就先看腿法,再来炼化针毒吧。”
  长孙萼一指坡下那片空地,道:“老人家带他在坡下练,我和亮弟弟待在岭上,免得他分了心神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微笑着点了点头,当先朝坡下走去。
  狄抱寒向长孙萼道:“包裹中还有食物,你取下和亮弟弟先吃。”
  长孙萼目光一掠他胸前缚的包裹,摇头笑道:“快去练武,等一会四个人一齐吃吧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亮弟弟大概饿了一天,你还是让他先吃的好。”
  长孙萼笑了一笑,解下他胸前挂的包裹,然后替他将衣领理好,轻轻一推,道:“快去,别让老禅师等候。”
  狄抱寒连忙反身一纵,凌空朝下射去,足点地面,忽听长孙萼扬声唤道:“寒哥——”
  狄抱寒转面问道:“干嘛?”
  只听长孙萼温柔之极地说道:“二圣宫的‘开光大会’,是一场江湖大决战,强存弱死,没有什么侥幸可言,你要趁这机会,向老禅师多多讨教……”
  狄抱寒听她到后来,语声中带着哽咽,不禁惊疑陡生,喝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  长孙萼挥手道:“我在上面望着你,快快练!”说罢径自转身,朝岭上缓步走去。
  狄抱寒直感到心情无端地沉重,一时之间,又想不出道理何在。
  忽听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在身后叹道:“这孩子,几月工夫,历尽人事的沧桑。”
  狄抱寒转过身形,坚决地道:“只等要回达摩内典,弟子若能逃得残身,必定带着她遁迹海外,再不踏上中土一步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低声叹了口气,领着狄抱寒走了一两丈远,在一块平地上站住,道:“你先将自己练的腿法施展开来,待我仔细看看,是否有应该增减的地步。”
  狄抱寒躬身领命,跃起空中,将那六十余招腿法使开,霎时满空腿影纵横,狂欻排空,回旋震荡不已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双目微阖,两道细细神光投注当空,随着狄抱寒的身形移动。
  不过两盏热茶的时间,狄抱寒腿势一收,落至地面。
  他一口气将腿招踢完,发觉多了四招以足跟反腿后踢的腿法,全部招式,却仅剩四十七式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默然凝思良久,始才开口道:“这腿法虽然漏洞颇多,但是老衲想来想去,总觉得无从改动,看来只有你自己勤练不缀,多多与高手激战,磨练日久,自可一点一滴的改进,逐渐地臻于完善。”
  狄抱寒恭谨地将头一点,道:“弟子也觉得只有拼死力战之际,才能使出简练切要的招式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道:“神来之笔,固然要在迸力拼斗之际创出,不过基本功夫,却须先行练好,否则先送了命,那里谈得上其他。”
  狄抱寒双眉微蹙,轻叹一声道:“先师的武功,不谓不杂,弟子倒也涉猎过一些其他门派的功夫,只是拳掌刀剑都有,偏无腿法一门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道:“从来武家有一种说法,所谓‘手是两扇门,全凭脚踢人’,倘若相斗的两人都是高手,则招式之中,自然不会再有破绽,要想取胜,也只有求助于腿了。”
  狄抱寒听得双目一亮,迫切地道:“老人家,您可知道什么腿法么?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含笑道:“少林寺的七十二种绝艺中,有为独臂人准备的,有为单腿人准备的,甚至有为双腿俱断,仅凭拐杖支持体者所备,单单缺少凌空腿法。”
  老禅师不说双臂俱废四字,以免刺激了他,狄抱寒智慧过人,体会老禅师言中之意,心头暗自悲伤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继续道:“虽然腿法都是配合拳掌,但是也有一套拳法中,特为注重脚下的,少林派的‘天龙四象拳’就是如此,又恰好与你的‘天龙腿法’同名……”
  狄抱寒俊面一红插口道:“这是萼妹顺口乱叫的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霭然一笑,道:“我如今将‘天龙四象’使出来,你留意瞧着,或许小有帮助。”说罢跨出几步,亮开门户,将拳法施展出来。
  狄抱寒整肃心神,凝目静观,只见这套“天龙四象拳”两上一下,拳拳之后,继之必有一腿,这一腿猛如雷,锐如电,快如风,幻如云,因俱雷电风云四象,故而叫作“天龙四象拳”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一招一式,使得极为周到,练完之后,向狄抱寒道:“腿招共二十四,你可记得一个大概?”
  狄抱寒肃容道:“要点所在,弟子均已默记心中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颔首道:“这样就行,你闲来无事,便在脑中默想,久而久之,或许可以溶汇到你的腿法之内。”
  狄抱寒知道这套拳法是少林派的绝艺,格于门规,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只能演练出来让他自己观摩,老禅师不便于一招一式的相传,狄抱寒也不便于当着他练,于是老少二人,并肩朝山坡上走去,。
  一直走到岭上,尚未见着长孙萼与侯亮二人,狄抱寒环扫四周一眼,心头一慌,不觉纵声高叫道:“萼妹,萼妹——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也觉得兆头不佳,身形一幌,当先朝左面搜去,狄抱寒一面喊叫,一面朝右面搜寻。
  这荒岭只有虬松乱草,嵯峨怪石,狄抱寒纵跃奔驰,找了半个圆圈,忽听“神拳大师”一印的声音传入耳际,隐隐是在呼唤自己。
  狄抱寒心头狂跳,彷佛觉得大祸即要临头似的,当下循着声音来处,纵跃如飞,急急赶了过去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站在一片荒草没径的山坡半腰,左手提着狄抱寒和长孙萼的那个包裹,右手遮在眉际,朝着山坡之下,凝神瞭望着。
  狄抱寒飞快地奔到神拳大师身旁,颜声问道:“老人家,萼妹怎么了?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伸手一指荒草中的一块大石,戚然道:“唉!石上有字,你过去着看。”
  狄抱寒急忙闪了过去,月光之下,只见大石上以针尖似的物件,刻了几行浅浅的字迹:“哥,你母亲讨厌我,咱们在一起,必陷你于不孝,女儿可以私奔,男子不可违母就妇,我去了,不必寻找,切切。”
  狄抱寒彷佛被人在心上刺了一剑,浑身颤栗,直欲往地上倒下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走到他的身后,叹息着道:“有那小孩子与她作伴,她不致有何险阻。”
  狄抱寒陡地反身跪下,垂泪道:“弟子彷徨无主,求老禅师指点迷津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低诵一声佛号,道:“长孙姑娘舍己全人,作来殊为不易,百善孝为先,以老衲之意,你还是先见令堂一面才是。”
  狄抱寒哽声道:“她定然未去远,弟子欲待寻着她再见一面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浩叹一声沉郁地道:“孩子,如果有缘,将来自有相见之日,如果缘尽,见面也是枉然。”
  狄抱寒声泪俱下,冲口道:“弟子就是身入阿鼻地狱,也决不背弃于她。”
  “神拳大锢”一印低眉道:“善哉!善哉!阿弥陀佛,有道是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只要你一禀至诚,矢志不渝,总可以上格天心,如愿以偿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
下一篇:第廿一章 拜亲娘 舐犊情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