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二十章 伤别离 峰回路转
 
2020-01-19 11:32:54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只见庞纣厉啸一声,双臂疾伸,十指箕张,猛地朝“血影神幡”耿温,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罩去。
  刹那间,破空锐啸,慑人心魄,两股绝猛无伦的排空罡力,朝二人头面处疾罩而至。
  “三虚化一罡”的威力,端的惊人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双掌齐扬,迎着扑面而至的罡风猛地一推,两足疾蹬,迅捷至极地倒射而起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手持绛引旗未曾展开,一见庞纣隔空袭来,不敢再攫锋锐,足下一挫,闪电似的,暴退丈余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掌力与庞纣的“三虚罡力”一接,顿时感到心神一阵猛震,亏得藉势后跃,消解了庞纣的大部份功力,否则非得当汤重伤不可。
  忽听庞纣厉吼道:“你们当真不走?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和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齐齐扫了庞纣一眼,交换一个眼色,双双转身驰去。
  狄抱寒暗忖道,“这庞纣先头被众人你争我拿,挟来挟去,曾几何时,又是这般骄横暴戾,胜者为强,当真可笑亦复可怜。”
  想着叹息一声,转身拔步而去。
  忽听庞纣厉声喝道:“狄抱寒,站着。”
  狄抱寒闻声驻足,转过身形,俊面一沉道:“你唤住我又怎样?”
  庞纣缄口不语,一双凶睛,威棱暴射,盯住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和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的去路一瞬不瞬,片刻之后,方始转向狄抱寒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狄抱寒双眉一轩,冷冷地道:“狄某何人,岂容你呼来喝去。”
  庞村闻言一楞,双目光彩一黯,缓缓阖了起来。
  狄抱寒讶然问道:“你的双腿,莫非出了毛病?”
  庞纣双目徐徐张开,摇头道:“毛病倒是没有,你凭心而论,我庞纣的武功如何?”
  狄抱寒见他突然问起武功,不知他目的何在,只得淡淡地道:“你的武功,较之适才那一批人,是要强过不少,不过江湖鬼蜮,步步危机,你会落在孟康手中,我也落得双臂残废,可见单凭武功,并不足以驰骋江湖,什么以拙制巧,亦不足恃。”
  庞纣眼帘一垂,目视地面道:“你可知道,二圣宫隐着一人,武功并不在我之下?”
  狄抱寒记起那个自谓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,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”的人,于是问道:“你指的那人,可是姓韦?”
  庞纣双目一睁,在狄抱寒脸上一扫,颔首道;“此人当初曾有誓言,要将‘天疑九势’与‘二相神功’剔除,我也是暗中与他较劲,才想到收司徒瑾之事。”
  狄抱寒惑然问道:“司徒瑾当真是自愿拜你为师?”
  庞纣怒哼一声,冷冷问道:“寰宇五绝哪一点值钱?老夫哪一点比不上?”
  狄抱寒被他问得哑口无言,搜索枯肠,终是想不出寰宇五绝曾经做过什么值得称道的事,就是自己,出道江湖以来,所作所为,亦是无一足取。
  庞纣冷笑一阵,突地目光一黯,自言自语道:“丙氏兄弟衔恨多年,这次处心积虑,将四海九洲之内,潜隐多年的同道人物尽行请出,武功强过耿温之辈,至少总有五六个人,我是不克参入了,依我相劝,那开光大会,你也不必参加了。”
  狄抱寒听得双眉紧蹙,满腹疑云,讶声问道:“听你言下之意,莫非中了孟康的暗算,身上有何不妥之处?”
  庞纣面上肌肉陡地一阵颤抖,挨了半晌,终于点头道:“我丧命在即,你若肯念在司徒瑾份上,发个毒誓,我便将后事相托于你。”
  狄抱寒毫不思索,摇头道:“狄某顶天立地男子汉,立身行事,只求无愧于心,你若不能信任,就不要相托于我,至于什么毒誓,狄某可不屑于立。”
  庞纣见他不肯立誓,双目之内,顿时杀机大盛,双爪微提,作势欲扑。
  狄抱寒暗自戒备,防他暴起发难,两人僵持了片刻,忽见他变幻不定的目光中,隐隐露出哀戚之色,心下直感不忍,道:“誓言虽毒,还须人去信守,你到底相托何事,说将出来,我斟酌斟酌,只要力所能及,必不负你所望,否则我也无法承受。”
  庞纣陡地将暗暗凝聚的功力一散,疲乏地道:“我想将‘天魔秘籍’的藏处相告于你,如果司徒瑾安然无恙,便烦你转告于他。”
  说罢之后,两睛精芒电射,凝注狄抱寒脸上,好似唯恐放过他脸上丝毫的表情。
  狄抱寒见他目光锐利,逼得人有喘息之感,不禁微露不耐地道:“你将‘天魔秘籍’看得太大,其实狄某凭师门所学,亦足以行道江湖,再说双臂残废,也无意侵占你的秘籍。”
  庞纣好似什么内伤突然发作,青渗渗的面孔经过一阵抽搐后,额上沁出一层黄豆大汗珠。
  狄抱寒暗暗惊凛,料不到“天巧星”孟康的手段,竟是如此的毒辣,一时之间,生了一股敌忾同仇之念,冲口道:“孟康必定未伤司徒瑾,你有话尽管讲出,我必替你传到,并且绝不会有甚么异心。”
  庞纣似乎支持不住,急声道:“如果司徒瑾受不住孟鸾音的蛊惑,无法杀孟康为我报仇,你便替我另外觅个传人。”
  狄抱寒蹙眉道:“司徒瑾是否受孟鸾音蛊惑,不易判断,要杀孟康的人多,也不一定挨得到他武功练成之后。”
  庞纣坐在地上,身躯已现出扭动的样子,额上汗珠滚滚,面如死灰,可怖之极。
  狄抱寒话一讲完,庞纣立即接声道:“秘籍留在点苍山,天琴壑,你务必依我所言,否则我死不瞑目……”
  说至瞑目二字,只听“波!”的一响,庞纣震天一声惨号,肚皮炸得四分五裂,血雨狂飞中,内腑五脏,溅出一丈开外。
  狄抱寒悚然心惊,不知“天巧星”孟康使的什么手段,致令庞纣遭此横死。
  血污遍地,令人不忍卒睹,狄抱寒双手束在腰上,也无法为庞纣收敛,想起他先前所说,没有一点比不上寰宇五绝的话,不禁感慨系之,浩叹不已。
  正当他触景伤怀,不忍遽去之际,耳畔倏地闻得疾驰绝速的衣襟带风之声。
  狄抱寒瞿然一惊,循声一望,只见两条淡影,朝自己飞掠而来。
  他此时的眼力,已如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一般犀利,瞥眼之下,看出疾驰而来的,正是去而复返的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和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两人。
  狄抱寒暗忖道:“此时此地,还是不与两人动手为佳。”
  想着故意纵声一啸,然后反身疾驰而去。
  朝暾之下,狄抱寒奔得风驰电掣,双足彷佛未曾点地,凝神细听身后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,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二人,似乎较自己起步之时,更形落后了少许。
  狄抱寒心头忽发奇想,暗忖自己以一敌二,打起来不是二人的敌手,何不带着两人,跑个三天三夜,煞煞两人的傲气。
  想着脚步微慢,辨明方向,朝西南方疾驰不已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和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二人,先头并未去远,两人一听庞纣发出惨嘷之声,立即迸力朝原处驰回。
  两人驰近庞纣身旁,略一瞥视,立即加速朝狄抱寒追赶。
  二人一般心意,都料狄抱寒知道“天魔秘籍”的秘密,因而不用招呼,同是紧追不舍,疾驰之中,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纵声道:“耿兄,你的内伤怎样?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微提真气,扬声道:“轩辕兄尽管上前,我就不信,连这小杂种也打不赢。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双足加疾,提气飞身,尾随狄抱寒迸力追赶,转眼工夫,已将“血影神幡”耿温丢下了三四丈远近。
  他虽全力急赶,叵奈狄抱寒足下的功夫,原本超人一等,加以连获殊遇,凭添了四五十年的功力,其快速程度,实非他所能及。
  自凌晨开始,一直追到黄昏,其中翻山越岭,纵涧跃溪,时快时慢,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,始终是二三十丈远近,那“血影神幡”耿温,则踪影不见了。
  疾驰之际,狄抱寒忽见左面现出一片城廓,一时兴起,遂将方向一折,直对城市奔去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追了一日,心下愈为肯定,狄抱寒必然已由庞纣口中,探得“天魔秘籍”的藏处,故而越发舍不得半途而废,将狄抱寒放脱,只是自己已经微感疲惫,狄抱寒的速度却丝毫不见减缓,却又令人心头惴惴不安。
  狄抱寒奔至城下,双足一垫,飞身跃上了城垛,身形一转,就在城墙之上,放腿狂奔起来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先前怕他窜入街上,自己找他不着,这时见他绕城而奔,又在欣喜之中,增添了几分狐疑。
  一个时辰不到,狄抱寒飞快地绕城盘旋了两匝,发觉此处城墙特高特厚,范围却是较小,略一揣摩,知道竟日疾驰,已奔到淮北界上的安东卫了。
  下弦月尚未升起,满空繁星之下,城上站了一些闻风而至的闲人。
  狄抱寒兴致大起,绕城又奔一匝,接着拣了一处无人所在,突然止步不前,停身蓄势以待。
  幌眼之间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疾冲而至,狄抱寒不声不响,跃起半空,迎面一腿踢去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只道狄抱寒后力不继,反身负隅而斗,当即旋身挥掌,口中狞笑道:“小儿你就逃向天边,我也要将你抓在手中。”
  狄抱寒朗声笑道:“小爷正少一人服侍,如今就将你收服,作个随身的厮仆。”
  说话中,左足一腿,右足一腿,刹那间连连攻出九招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双掌迎空乱舞,左闪右避,堪堪挡过九招,两掌一挫,直往狄抱寒足胫砍去。
  狄抱寒轻啸一声,双足一绞,霍地到了轩辕石矶的脑后盘腿迸发,猛袭而至。
  这一招石破天惊,猛锐无伦,乃是狄抱寒抄袭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所授,“天龙四象拳”中的一招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双掌砍出,顿失狄抱寒的人影,未及回身,已被一片凌厉至极的劲风,将后脑撞得生痛。
  急怒之下,快若流矢地伏身一窜,足下一旋一飘,飞出五丈之遥。
  狄抱寒足不沾地,浊气一吐,清气一提,飘身又朝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逼近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见他跃起之后,简直就勿须落地换气,惊愕之余,飞快地探手襟下,撒出了一根长约三尺,三棱无刃的兵器。
  狄抱寒身形一顿,虚幌一腿,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你藏得有宝!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怒喝一声:“小辈下来!”
  喝声中,只见他扬臂一挥,幻起满空青影,朝狄抱寒足下涌袭而去。
  狄抱寒见他兵器怪异,招式诡谲,心头亦自暗暗惊凛,但却强笑一声,疾驰一摆,剌空激射而起,口中并自道:“小爷偏偏要上去!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手中这兵器是武林一宝,通体青色,有棱无刃,无论何宝刀宝剑,碰上便折,这东西名叫“三棱镇天尺”,可作刀剑鞭笔之用,堪称为妙用无穷。
  昨日与孟康等人动手,他也未曾取用,这刻与狄抱寒打了几招,只觉得仰面发掌,蹩手蹩脚,狄抱寒凌空挥腿,又如鸟飞长空,鱼游深水一般,势逼无奈,始才将看家本领施展出来。
  狄抱寒身形一坠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再度挥尺袭来,狄抱寒虚踢一腿,再度凌空射起,心头却自闪电般地转念道:“单凭腿法,遇上了凌厉的兵器,终还是无法相抗!”
  勉强又斗几合,总觉得既无法揽拿,又无法硬碰,直踢直扫,过于不利,不禁废然一叹,有了撤退之意。
  陡地,一条人影疾掠而至,立在七八丈外。
  只听那人高声问道:“场中可是狄爷?”
  狄抱寒激斗正烈,无暇分神旁顾,闻声双腿连踢,纵起三丈余高,扬声道:“什么人?”
  来人一听声音,立即闪身一退,接着“嗤——”的一声,一支冲天火炮,直飞十余丈高。
  狄抱寒瞥眼之下,看出来人是沐阳褚家堡的“三手枭”杜子雄,于是不待身形落下,腾身再度纵起,一面厉声道:“杜子雄,什么事?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亦是心头起疑,一见狄抱寒在空中飘来幌去,顿时飞身纵起,挥动“三棱镇天尺”朝狄抱寒身后追击上去。
  狄抱寒腾空攻来,不禁放声一笑,身躯疾扭,眨眼到了他的背后,左腿一挥,猛地一腿踢去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亟思速战速决,尽快将狄抱寒制服,只是人一跃起,即知自己失策,这时一面朝下疾泻,一面反臂回身,挥尺护住身形。
  狄抱寒左腿攻敌,右腿罩在他的肩后,一见他反臂挥尺,顿时哈哈一笑,飕的一腿踢了过去。
  举世之中,若说凌空相搏,恐怕无人是狄抱寒的敌手。
  只听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怒哼一声,接着“当!”地一响,“三棱镇天尺”脱手飞落地面。
  火星飞溅中,狄抱寒快如劲弩脱弦,追着镇天尺激射,足未沾地,横腿便踢,要将三棱镇天尺扫下城去。,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冷冷一哼,如影随形,追在狄抱寒身后,双掌并推,猛袭狄抱寒背后。
  狄抱寒足尖尚未扫着镇天尺,忽觉一股凌厉无俦的劲风,直逼自己后心,只得足尖点地,剌空拔起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大袖一挥,将镇天尺卷入了手内。
  忽听“三手枭”杜子雄扬声道:“狄爷支持片刻,花仙子就在城中!”
  狄抱寒见他躲得远而又远,不禁感到好笑,一面吸气腾身,―面高声问道:“是那个花仙子?可是在找我么?”
  “三手枭”杜子雄大声道:“小人不敢直呼名号,这江北一带,差点天翻地覆,所有灵华派的弟子,都在帮同寻找狄爷!”
  他说不敢直呼名号,狄抱寒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都以为指的是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。
  恶斗之中,只听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狞声道:“小儿赶快讲出‘天魔秘籍’的所在,否则送了性命,后悔不及。”
  狄抱寒大喝一声道:“且住。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鼠首两端,看看一时收拾狄抱寒不下,又耽心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赶来,闻言闪身后跃,手横镇天尺道:“小儿有何话讲?”
  狄抱寒冷冷望他一眼,故意露出鄙薄不屑地道:“打了半天,原来是为这个,东西在长白山天兵谷,是真是假,狄某也不知道,不过谁练了秘籍上的功夫,谁就是庞纣的门徒,如果你不要脸,尽管去找一下试试。”
  他说得倒像真的,只是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年老成精,偌大的事,决不相信他会轻易地吐实。
  狄抱寒见他目光灼灼地望住自己,不禁脱口一笑道:“我若不存心等你,你自量是否追得上我?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狰狞一笑,道:“你上天入地,终逃不出轩辕石矶的掌握!”
  狄抱寒哑然失笑道:“口说无用,我再跑你三圈试试!”试字出口,反身撒腿就跑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拔步急追,厉一连声道:“小儿站住!”
  狄抱寒展出“金雁一气功”朝前直纵,口中高叫道:“三圈跑完再讲!”
  霎时间,两条人影绕城而驰,狄抱寒存心要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好看,愈跑愈疾,将他拖得越掉越远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气得直想吐血,料不到狄抱寒奔驰一日之后,仍有如此悠长的内力。
  三圈奔完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业已落后二十余丈,狄抱寒刚刚到达原地,黑暗中突地闪出一条俏生生的人影。
  “抱寒!”
  狄抱寒闪目一看,正是切齿仇人花紫云,怒气横生之下,不待她身形立定,飞身一腿踢去。
  这一腿既快又猛,花紫云虽然有备,依旧是躲让不脱,只听嘤咛一声,娇躯被踢得飞出两丈开外。狄抱寒余怒未息,窜上去又是一腿。
  花紫云来不及站起,急忙向一旁连滚,蓦见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一闪而至,“三棱镇天尺”挥洒如网,朝狄抱寒胸前电激涌去。
  狄抱寒知道在地面决非他的对手,匆促之下,迸力朝上一跃,身在空中,眼见花紫云一挺而起,也向足下闪来。
  花紫云闪身到了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身侧,未见扬腕作势,三根“寒魄神针”即已悄无声息脱手射出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见她挨了狄抱寒一腿,只道她是自己的同路人,故而虽见她趋近自己身侧,亦未加以防范。
  三枚毒针同时钉上了背后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只感椎心一痛,脱口发出一声厉吼。
  花紫云“寒魄神针”出手,蛮腰一扭,眨眼退出了七八丈外。
  刹那间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面孔泛青,浑身颜抖不已。
  狄抱寒足落地面,扫了花紫云一眼,见她右手抚着左肩,狠狠地瞅着自己,不觉冷哼一声道:“你将‘灵猱软甲’弄到那里去了?”
  花紫云瞅着狄抱寒一瞬不瞬,妩媚万端,迷人之极,瞧那神情,彷佛受了天大的委曲。
  狄抱寒在她左肩上扫了一腿,足下一触,已知她未将“灵猱软甲”穿上,在狄抱寒的心目中,软甲是属于长孙萼的,这时见她闭口不言,顿时怒喝道:“软甲呢?”喝着大踏步向她逼近。
  花紫云急声道:“交给灵华派的老和尚,拿去换药了!”
  狄抱寒真恨不得一腿将她踢死,—道:“可是铁云大师?换什么药?”
  花紫云可怜生生地道:“铁云和尚打听到有人藏着一种胶,说是可以治疗你的手,我问他是谁,他又不肯讲,我怕他求不到手,因而将软甲交他带去……”
  说至此处,倏地一望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道:“留心暗算!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勉强将针毒逼在一处,这时缓缓移步,朝二人身前走来。
  狄抱寒回顾一眼,见他满面狰狞之中,隐隐透出死亡的恐怖,心中一烦,不禁怒叱道:“弘法手中看一粒解药,你还不滚开,难道想我补你一腿不成?”
  花紫云“嗤”的一笑道:“啊!我倒忘了!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磔磔怪笑道:“姓狄的,你算什么好汉?”
  狄抱寒怒道:“哼!与你这种人,还讲什么好汉坏汉!”突地心念一动,冷冷地道:“你发个毒誓,此生不踏入长白山一步,我便将解药给你。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一听,心头猛地一跳,差点将逼在一处的针毒松散了。
  他先头只道狄抱寒所称,“天魔秘籍”藏在长白山天兵谷之事是假,这时见狄抱寒逼迫自己发誓,不禁暗忖道:“小儿到底嫩得很,先前以为手臂已断,此生再无练掌之时,因而将重宝等闲视之,这刻听说手臂有治疗之望,又生出反悔之心,嘿嘿!”
  想着故意冷笑一声,昂然道:“只有你这无知小儿,才会轻信死鬼的话,庞纣素居岭南,魂也未曾踏入长白山过,祖师爷何等样人?岂能对你这小辈立誓,解药要给就给,不给拉倒,祖师爷今日不死总要你这小辈知道厉害!”
  花紫云吃吃笑道:“可惜你就要死了!”
  狄抱寒怒叱道:“谁要你讲话!”
  花紫云驯服得很,任他喝叱,丝毫也不动气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亦不以为怪。
  顿了片刻,狄抱寒忽向花紫云道:“给他解药。”
  花紫云轻声说道:“给他一半。”
  狄抱寒冷冷地道:“谁管你给多少,饶他一命便了。”
  花紫云取出一粒解药,指夹一划,分了一半扔给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接住解药,急忙呑入腹中,右臂微提,将“三棱镇天尺”横在身前。
  狄抱寒见他双目闪动,鹰视狼顾,不觉冷笑一声道:“你不要多起异心,还是立即赶回二圣宫去,向弘法索取解药为是,如果不服,也在开光会上,一并清算便了。”
  “玉蕊宫”的“寒魄神针”端的厉害,一粒解药,管三根针毒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服下半粒丹丸后,不过觉得气力减去一半,剩余的留在体内,以自己的一身功力,勉强能将毒力逼住,不使四散流窜,但若妄提真气,与人动手,依然是有性命之忧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隐恨在心,冷冷瞥了花紫云一眼,转身疾步朝城下走去。
  花紫云待得轩辕石矶背影消失,立即莲步轻移,姗姗朝狄抱寒走近,一面笑吟吟地道:“师父心急如焚,咱们歇息一阵,立即乘马赶路。”
  狄抱寒冷声道:“她老人家现在何处?”
  花紫云窃窃笑道:“先不告诉你,反正明日带你前去就是。”
  狄抱寒怒道:“站远点!”
  花紫云柳眉微蹙,手抚香肩道:“你差点将我的肩骨踢碎,师父得知,必会怪罪于你。”
  狄抱寒怒哼一声,转身往城内便跃,花紫云急叫道:“师父不在这里!”
  狄抱寒飘身折回,含怒道:“你到底讲是不讲?”
  花紫云螓首一低,轻声道:“你打死我,我也不讲。”
  狄抱寒暗叫冤孽,走到城垛之旁,独自一人坐下,花紫云有如阴魂不散,重又款步走来,狄抱寒俊面生嗔,含怒朝她望去。
  “让我瞧瞧你的手臂。”花紫云柔声道。
  “没有什么好瞧的!”
  “咱们回店去歇憩一会儿。”
  狄抱寒转面不理,两人僵持了片刻,花紫云突然轻叹一声,倚在狄抱寒腿旁,抱膝坐在地上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
下一篇:第廿一章 拜亲娘 舐犊情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