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二十章 伤别离 峰回路转
 
2020-01-19 11:32:54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狄抱寒伤心欲绝,左思右想,也觉得应该早见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一面,总要先弄清楚,她究竟是否自己的生身之母?自己的生父是谁?为什么自己姓狄?
  只听“神拳大师”一印温言道:“长孙姑娘武功已失,如果业已动身,自然是未曾走远,说不定她藏在附近,根本未曾离去,但你执意见她,实是有害无益,说不定她性子激烈,反而演成大变。”
  狄抱寒含泪点头道:“弟子知道,只是放心不下,又恐自此一别,再无相见之日。”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轻拍他的头顶,抚慰着道:“依老衲看来,情势倒无那般恶劣,婚姻之事,令堂不致过份勉强你,反是江湖上即有巨变,多少人逃不过这场杀劫,你首当其冲,还宜早为盘算。”
  说至此处,老禅师倏地仰天一声长叹,半晌之后,方始幽然道:“若是你的双臂未坏,未尝不能独挽狂澜,如今却不知结果如何了!”
  狄抱寒陡地慨然道:“也罢,弟子一向太重私情,如今决定撇下一切,只等崂山‘开光大会’之日,找个最厉害的人物一拼,一死百了,剩下的让各人去碰运气。”
  说罢双腿一弹,欲待起身,蓦地心下犹豫,重又跪好,热泪盈眶,讷讷无语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轻叹一声,霭然道:“好孩子,你且起来,老衲定然寻着长孙姑娘,亲自送到她父亲手中。”
  狄抱寒急忙叩了三个头,然后挺身站起。
  “神拳大师”一印将包裹系在他的项下,看他连吃饭也无法自理,老禅师虽然修持年久,心中也不禁激动异常。
  狄抱寒环顾四周,希望能够发现长孙萼所去的方向,只惜空山寂寂,除了风吹草偃外,一点蛛丝马迹也瞧不出来。
  望了半晌,终是一无所见,只得告别“神拳大师”一印,转身往平度方向奔去。
  一路疾驰,依然未见长孙萼与侯亮的踪迹。
  他心灰意懒,忧思重重,颓丧之甚,无以复加,心情坏得和严冬时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。
  蓦地,百余丈外,几条人影横掠而过,朝西南方疾驰而去。
  狄抱寒心念一动,折转方向,斜刺里追上前去。
  原来奔驰的正是“天巧星”孟康所带的几个老者,狄抱寒知道孟康等必在前面,不禁心中发狠,展尽脚力,拼命朝前飞射。
  片刻之后,狄抱寒追上了丁公望与“七海王”邓横两人,丁邓二人见狄抱寒由身旁一掠而过,快得连身形也不易分辨,震骇之余,俱都凭添出一股醋意。
  再追片刻,耳畔已闻得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长幡展动,所发出的啸空声响。
  狄抱寒使出“金雁一气功”的绝技,一跃数十丈,接连十余个“八步赶檐”,飞身纵到了场中。
  只见那庞纣委缩在地,周围六个人战作三起,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对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“鬼仙”申元化对“艳尸”花无畏,“天巧星”孟康对“血影神幡”耿温。
  狄抱寒暗忖道:“形势所迫,‘寰宇五绝’居然联起手,想想倒也可笑得很。”
  看了半晌,见几人打得虽然猛恶,一时之间,还难以分出胜负,心下闪电般的转了一个念头,朝众人朗声说道:“各位都请住手,在下有个主意在此,可以解决庞纣的问题。”
  众人打得正酣,对他的话,俱都充耳不闻。
  狄抱寒等了少顷,陡地厉声道:“住手。”
  忽听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狞笑道:“小杂种,此地那有你开口的!”
  狄抱寒勃然大怒,飞身纵起,直投幡影之中,口中厉喝道:“先结果你这畜生!”
  只听“天巧星”孟康朗笑道:“这还象话!”
  刹那间,“天巧星”孟康长剑的光华大盛,招招进逼,着着奔向要害。
  也只有他做得出来,换了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,或是“鬼仙”申元化,决不会以多为胜,与狄抱寒连手对付一人。
  狄抱寒素来对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印象不好,如今得知她是自己的生母,心下不觉生出一种混杂不清的情感,一听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骂自己“小杂种”,不禁生起一股空前未有的恼怒。
  这时卷在幡影之中,一腿快于一腿,盘空飞踢不已,势道之凌厉,招术之猛锐,看得“天巧星”孟康也暗自悚怵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先头与孟康对掌受了内伤,再加鏖战已久,那里还经得起狄抱寒夹攻,三五招才过,已如釜底游鱼,岌岌可危。
  场中七人,个个是一等高手,虽在激战之中,对周围的动静,全都巨细无遗的看在眼中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和“艳尸”花无畏,都想赶过去救援,讵料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和“鬼仙”申元化毫不放松,二人眼看“血影神幡”耿温身陷危境,无法分身前去解围。
  忽听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厉声道:“狄抱寒,留心幡中有鬼!”
  狄抱寒纵声叫道:“晚辈省得。”
  只听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阴恻恻长笑,血红色的绛引幡蟠绕周身,回旋滚动,彷佛一条狂飞乱舞的火龙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展开了“璇玑剑法”,绕着耿温盘旋进击,身形剑招之快,看得人目摇神眩,骇异不置。
  狄抱寒身形始终未离耿温头顶,一腿追着一腿,径踢耿温脑门。
  正当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支持不住,欲待使出绛引幡的煞手绝招,拼个死里逃生时,丁公望与邓横陡地闪电般地奔临场中,直往庞纣身前扑去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念头转得最快,见状立即大喝道:“两位贤弟别动!”
  喝声甫落,丁公望与邓横业已到了庞纣身旁,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和“鬼仙”申元化不觉同时出手,分别朝丁邓二人袭去,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和“艳尸”花无畏则齐齐纵身,直对狄抱寒与孟康扑来。
  狄抱寒心知均衡局面一破,再难伤着耿温,于是凌空一个转折,飞身泻落在丈余远外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一见情势有变,也立即舍却耿温,闪身赶到丁公望与邓横身旁,丁邓二人被长孙咎和申元化一招逼开,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舒臂一探,又将庞纣夹于了胁下。
  如此一来,又成了三分天下,“天巧星”孟康一面虽然实力较弱,依然是足以左右大局,使得谁也无法将庞纣带走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瞟了众人一眼,手指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说道:“瞧你这副样儿,也不想想,蛮干成么?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目光阴冷,睥睨着“艳尸”花无畏道:“你少惹我恶心,弄烦了我,今日先不饶你。”
  众人都有点微微喘息,不愿开口讲话,只有“艳尸”花无畏与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两人,依旧和未曾动过手一般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也不生气,淫声浪气一笑,道:“本来助你将庞纣带走不难,我只是不服,你将那丫头给我,又有什么不妥?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冷冷地道:“我教不好,你教得好,那么你的武功胜过我了?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媚眼一飞,在长孙咎蒙面黑纱上一转,娇笑道:“如果没有胜过花无忌的十成把握,我还再出江湖作甚?”
  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的功力,狄抱寒亲眼见过,“艳尸”花无畏与“鬼仙”申元化不过战个平手,却说对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有十成的制胜把握,狄抱寒听在耳中,不觉冷冷地哼了一声。
  只见“艳尸”花无畏水汪汪的眸子朝狄抱寒一瞟,娇滴滴问道:“你不信姑姑的话么?”
  说话中,长裙摇曳,斗然间移近了寻丈,罗袖一挥,直往狄抱寒腹上击来。
  狄抱寒见她这一袖轻飘飘地,知道其中必藏妙着,疾将右腿一扬,迸力踢了过去。
  一阵猛烈的腿风,朝“难尸”花无畏冉冉拂来的罗袖撞去。
  二人相隔不足七尺,挥臂扬腿,霎时便听一声轻响,狄抱寒蓦感身形一震,左足离地,仰面朝后飞起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忽然格格一阵娇笑,五尺多长的罗袖宛如一条水蛇,破风游进,疾往狄抱寒翘起的右足缠去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荡笑连声,右臂后缩,霍地将狄抱寒拉回了两尺,欺身上步,右腕一抬,春葱似的五只手指,倏地往狄抱寒胸上一拂。
  狄抱寒横卧空中,俊面早已红似枫火,只是羞怒之余,心神依然不乱,未待“艳尸”花无畏五指上身,陡地暴喝一声,身形猛地一翻,霎时变了面庞向下,凌空俯卧,那只左足却藉身形一翻之势,猛地踢向花无畏的小腹。
  这一腿以足跟踢出,猛锐之势,如巨斧开山,“艳尸”花无畏五指若拂上狄抱寒的背部,自己也得腹破肠流,横尸就地。
  只听“艳尸”花无畏笑叱一声,娇躯欸然后闪,长袖一抖,将狄抱寒扔了出去。
  她这随手一抖,看似轻飘无力,以狄抱寒的功力,依然身不由己,被她扔出了一丈多远。
  狄抱寒身未落地,突然一个翻滚,凌空射了回来,疾若流矢,幌眼到了“艳尸”花无畏的上空,双腿交叠,径往她的面庞踢去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也真邪得可以,垂手待敌,娇嗔的道:“你真敢放肆?”
  狄抱寒腿发如风,眼看就要踢着她的前额,见她垂手不动,横摆长辈的架子只得怒哼一声,千钧一发之下将腿一提,身形一折,斜落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身旁。
  他这凌空一阵腾折,堪称前无古人,连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在内,各人心目之中,本已将他的武林地位取销,如今见了这番功夫,除掉惊诧莫名外,不觉又将他看作一个有力的对手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妙目流波,瞅了狄抱寒半晌,蓦地咯咯一笑道:“花无忌倒会养儿子啊,是那个缺德,弄坏了你的手臂?花无忌是否已将那人十八代的祖坟全都掘了?”
  狄抱寒怒声道:“狄某的事,用不着你来多问!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站在一旁,心头暗暗的发愁,如果“艳尸”花无畏所言属实,则“情天一魔”花无忌那一关当真难过,想想目光一掠,情不自禁地朝长孙咎胁下的庞纣飘去。
  只听“艳尸”花无畏对着狄抱寒娇声道:“你怎么不姓朱?是你爹的主意,还是你妈的主意?”
  狄抱寒闻言一怔,旋即怒哼一声,转面不予理会。
  “艳尸”花无畏亦不动怒,悄悄踏上几步朝狄抱寒道:“你说有个主意,可以解决庞纣的问题,到底是何等妙策,说将出来,待大家听听。”
  狄抱寒如电双目,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,最后朝着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欠身道:“老前辈,若依晚辈愚见,还是让孟康交出解药,救转庞纣,一切恩怨,统统留在蟧山大会上解决。”
  语声甫落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首先狞笑一声,道:“这办法可行,谁敢不依,不妨站出来讲话。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洪声一笑道:“本人也赞成这个主意。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瞟了狄抱寒一眼,笑声道:“这办法真绝,只怕杀了孟康的头,他也不敢将庞纣救转过来。”
  “血影神幡”阴森森一笑,道:“那么就杀孟康的头吧。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哂然不屑地一望耿温,冷冷问道:“是你一人动手?还是大伙齐上?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厉声道:“你道耿温一人,就要不了你的性命?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移步向前,隔在二人之间,朝着“天巧星”孟康笑道:“小燕青,你若独持异议,大伙儿当然合力治你。”
  说着目光流转,在长孙咎面上一溜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冷哼一声,转面朝“鬼仙”申元化望去。
  申元化哈哈一笑,说道:“拿住了庞纣,也不一定逼得出‘天魔秘籍’,我倒真想将他救转,见识一下‘血手印’和‘三虚化一罡’,看看究竟神妙在那里。”
  长孙咎略略一顿,转向“天巧星”哈哈地笑道:“孟康,怎么样?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和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二人相视一眼,身形齐闪,守到了“天巧星”孟康的背后。
  形势一变,成了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等人在外,将“天巧星”孟康和丁公望邓横三人围于了中间。
  正当此际,几条人影飞快地奔临近处,这几人脚程相埒,正是“天巧星”孟康一边的八个老者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等头也未回,根本不将来人放在眼中,“天巧星”孟康却掉面大声吩咐道:“各位兄弟站在一旁,未得老哥的呼唤,一概不要过来。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突地手捋银须,宏声一笑,转朝狄抱寒说道:“小儿主意倒是不差,只是你双臂已废,若再去掉两耳,岂不太以难堪?”
  狄抱寒冷笑一声,淡淡地道:“孟康,狄某宿仇太多,加上庞纣一人,也没有什么可虑,至于我的断臂之仇,那就看你孟康的造化了。”
  忽听“艳尸”花无畏纵声一阵娇笑,纤手指住孟康,意似不信地问道:“小燕青,你真有这份胆量?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冷声道:“可惜你不能生儿子,否则也知孟康的胆量如何?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螓首微摇,撇嘴道:“这里面定有讲究,不过我敢打赌,你金陵那个老巢,必定已经被花无忌烧了,还有那些什么‘金陵三姝’,如今也危险得很。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一听,彷佛遭了一个闷雷,默然半晌之后,忽然目光灼灼,朝狄抱寒望去。
  狄抱寒心头也是一阵激动,只怕那位母亲未曾寻着自己和孟康,先拿孟鸾咏等人出气。
  他心地仁慈,想了一想,朝“天巧星”孟康道:“我虽双手残废,单凭双足,你仍无法胜我,何况眼前的情势,也不容你有所作为,你不必多打无谓的主意,还是赶紧救转庞纣,速急赶回金陵。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确实有意先将狄抱寒擒于手中,闻言之后,双目倏地在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和“鬼仙”申元化脸上一扫。
  “鬼仙”申元化怪声一笑,道:“孟老儿,看你晦星照命,流年不利,当真是可怜得很,那小子讲得不错,你还是速即救转庞纣,遄返金陵为是。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须发一阵波动,显然是忿怒到了极点。
  面临紧要关头,不由他不委曲求全,默然半晌之后,终于由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朱红葫芦,扔向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道:“全部灌下,半个时辰后即可无恙。”
  说罢朝丁公望与邓横二人低喝一声:“走!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陡地敞声道:“孟康慢点!”
  “天巧星”孟康面寒如冰,旋身一掌,朝耿温猛击而去。
  这一掌势如奔雷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情知抵挡不住,绛引幡斜劈一招,身形往一侧暴闪五尺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情急拼命,幌身又是一掌,狂欸奔腾,宛如惊霆迅雷一般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眼见耿温不敌,正想上前插手,忽听花无畏急叫道:“长孙咎要跑!”
  轩辕石矶一听,急忙转面朝长孙咎望去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也匆匆回顾,以防长孙咎趁机逸去。
  “天巧星”孟康哼了一声,领着丁公望等人投西而去,晓色朦胧中,转眼失了踪影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左手扶着庞纣,右手拈着那个朱红葫芦,朝“鬼仙”申元化道:“孟老儿的杂碎最多,这玩意是否能够救转庞纣,还是个大大的问题。”
  忽听“艳尸”花无畏插口道:“你不用多打歪主意了,不管有用无用,先灌进庞纣口里再说。”
  “鬼仙”申元化细眼一眯,瞥着长孙咎手中的朱红葫芦,道:“以孟老儿的为人,绝不会拉屎不揩屁股,他既对庞纣下手,必不会留下丝毫的祸根,这葫芦中的东西固然救庞纣不转,孟老儿说咱们无法令庞纣讲话,多半也不会有假。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略一沉吟,道:“看来也只有试上一试了。”说着食指一弹,揭掉了葫芦盖子,看也不看其中装的什么,就朝庞纣口中灌去,接着双手一扔,连人带葫芦摔在众人的面前。
  狄抱寒修眉一蹙,暗忖道:“原来都是老奸巨滑,并无真正救转庞纣之意。”
  此时场中分外地寂静,俱朝地上的庞纣望着,六个人的心情同样地复杂,包括狄抱寒在内,既不完全愿庞纣活着,又希望他活转来看看。
  忽听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问道:“萼儿呢?”
  狄抱寒呆了一呆,微露嗫嚅地道:“她留下一番言语,和亮兄弟不辞而别了。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猛一转面,厉声道:“什么言语?”
  狄抱寒轻轻一叹,道:“有关‘玉蕊宫’的事。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牙齿挫得乱响,恨声道:“她身无武功,你就任她独自离去?”
  狄抱寒看他的眼神,知他正将功力往掌上凝聚,叹了口气,道:“那地方四面都是荒草乱石,我一时找不出她走的方向,不过神拳大师已经应允,将她寻着送于老前辈手中,我崂山事了,再与她……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见他说不下去,接口道:“小儿大概心里明白,活不过蟧山事了。”
  狄抱寒瞥了耿温一眼,鄙薄地道:“寰宇五绝,都是凭真功夫闯出的名头,如果有五个人出来,想将寰宇五绝同时击败……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狰狞一笑插口道:“那也不是难事!”
  狄抱寒哂然道:“可惜没有你的份。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怒火倏炽,大袖一扬只听咔嚓声响,绛引幡顿时缩回了袖中。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见他又想动手,连忙将手一摆,笑声道:“耿兄,何必呢?七月十五转眼便到,在数的难逃,到时若无你的长幡指引,总有人变作孤魂野鬼便是。”
  说着转朝狄抱寒笑道:“朱问天横行一时,他倒是见机得很,寰宇五绝少了一个,是否将你递补上了。”
  只听“艳尸”花无畏娇笑道:“这小子不错啊!如果花无忌将他送给我做儿子,我与她的事,就一笔勾销掉。”
  狄抱寒俊面胀得通红,含怒道:“玉蕊宫有个花紫云,给你做女儿正好。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柳眉一挑,接口问道:“怎么说会正好?”
  狄抱寒厉声说道:“不要脸到家了!”
  “艳尸”花无畏听得大感兴趣,眉花眼笑地道:“真有此事?那我一定要找着瞧瞧。”
  忽听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重重地唉了一声,接着向“鬼仙”申元化道:“那老秃驴一本书找了三十多年,那里找得着人?兄弟放心不下,打算立即前去看看。”
  “鬼仙”申元化怪笑一声道:“一起走吧,我也要将小黑炭抓着,狠狠地整治一顿。”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陡地伸手一指狄抱寒,道:“如果萼儿再出了差错,你最好自裁,省得老夫动手!”
  说罢身形一幌,一掌朝庞纣挥去。
  他是恐怕自己走后,万一庞纣不死,落到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和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手中。
  正当他一掌罩下,众人俱感一怔之际,一直委顿如泥的庞纣,霍地身躯一翻,滚出了长孙咎的掌风之外,双腿交盘,睁目坐在地上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大感意外,冷冷朝他面上扫了一眼,也不追击,径自飘身而去。
  “鬼仙”申元化呵呵大笑,双袖一拂,与长孙咎同时离去。
  突地,“艳尸”花无畏娇唤道:“慢点,等等我!”说着身形连幌,眨眼追上了二人。
  狄抱寒见她舍了耿温与轩辕石矶二人,招呼也不打一声,不禁暗忖道:“这女人真邪!”
  忽听“艳尸”花无畏的声音道:“狄抱寒,见着你妈,先替我问一声好。”
  狄抱寒暗叫晦气,转面朝庞纣望去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瞥了狄抱寒一眼,忽向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道:“轩辕兄趁着有空,先将这小子结掉如何?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辖石矶诡笑道:“兄弟无可无不可,耿兄若怕夜长梦多,兄弟也不表异议。”
  狄抱寒知道两人想联手对付自己,心念电转,尚未决定是战是走,忽见坐在地上的庞纣双目一抬,黯然无光的眼睛突地精芒暴射,朝着耿温与轩辕石矶冷冰冰地道:“两位最好不要多事,庞纣要在此处静坐一刻,不愿有人在一旁打扰。”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桀傲成性,闻言双手一拱,纵声道:“阁下无恙了?”
  话声中,双袖抖出一股潜力暗劲,直对庞纣袭去。
  只听庞纣阴笑一声,右手一扬,遥遥向外一抓。
  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双袖拂出一股潜力,只见庞纣福爪抓来,双方相隔七尺之遥,不知他虚空一抓,妙用何在,猜疑之下,借着沉臂之势,又将一股暗劲逼了过去。
  蓦地,“血影神幡”耿温宽大的袍袖上,响起一阵裂帛之声,耿温骇得心头猛跳,双足顿处,闪电般地跃开数尺。
  庞纣坐在地上,身躯如岩石屹立,一丝未见幌动,身上所穿的灰锦长袍,都被“血影神幡”耿温所发的内家罡力,吹得飒飒一阵震响。
  狄抱寒与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,俱都耸然动容,移目朝耿温袍袖上望去,只见他右手大袖,被庞纣撕裂了大半,折作一叠的八尺长幡,正由袖中落下。
  这虚空一抓,威力慑人到如此之巨,饶他“血影神幡”与“雷震子”不可一世,心中也不禁暗生出怯意。
  庞纣突然啊啊一阵怪笑,转向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道:“轩辕石矶,莫非你也要试验一下?”
  “雷震子”轩辕石矶嘿嘿一笑道:“阁下怎不站起来讲话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
下一篇:第廿一章 拜亲娘 舐犊情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