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
 
2020-01-19 11:30:47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且说狄抱寒坐在树下,远远望着庞纣、白发上人、司徒瑾三人过去,不禁废然一叹,软弱无力的往地上躺了下去。
  长孙萼娇躯一侧,俯身勾住他的颈项,笑道:“快讲怎么回事?相隔太远,我瞧不清。”
  狄抱寒摇头不迭,苦笑着道:“司徒瑾有说有笑,兴高釆烈,瞧他那份得意的样子,倒似当真拜得良师了。”
  长孙萼—道:“这小子本就没有骨头,你偏要将他看得恁重。”
  狄抱寒低叹一声,道:“如果他是自愿拜庞纣为师,美髯公老前辈定必伤心得很。”
  长孙萼突然伏在狄抱寒胸上,窃窃一阵私笑,狄抱寒被她笑得莫名其妙,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事这般有趣,当心笑断了肠子。”
  长孙萼仰面道:“你自己.想想,如果你丢了两只耳朵,咱们可不是锦上添花啦!那时任他天下一等一的高手,不用动手过招,单凭咱们那副形象,吓也要将他吓死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夸大其词,那来那么骇人,走,咱们快去瞧瞧,看孟康老儿究竟闹什么鬼?”
  长孙萼按住他的肩胛,道:“别忙,反正总是酒中菜中下毒,去早了两面不讨好,你还是先打定主意,此行目的何在,到底与谁为敌?”
  狄抱寒毫不思索道:“目的自然是在‘达摩内典’,至于与谁为敌么,两面皆非善良之辈,也只好见机而行了。”
  长孙萼断然道:“没有什么见机而行的,我爹爹尚还生死不明,不杀孟康,我是死不甘心,你仔细想想,若不依我,我立刻回娘家去。”
  狄抱寒脱口一笑,问道:“你不是讨厌杀人了么?”
  长孙萼格格娇笑,伸出一只白玉手指道:“最后一个,指日为誓,下不为例啦!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真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就这么办,孟康第一,庞纣其次,好歹拼此残身,为武林行点好事。”
  长孙萼忽然笑道:“你猜猜,孟康诡计连发,不辞劳苦,甘冒羞辱,到底为了什么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可是为了‘达摩内典’?”
  长孙萼道:“当然不是,公孙赞手中的那本,未必就是真的。”
  狄抱寒问道:“可是自忖不是公孙赞的敌手,因而先下手为强?”
  长孙萼摇头道:“两人的功夫纵有高下,所差也定然有限,以孟康之能,只须略使狡狯,即可反败为胜,用不着这般小题大做。”
  狄抱寒呵呵一笑,道:“是否因为孟鸾音看上了司从瑾,孟康老儿要为爱女找个乘龙快婿?”
  长孙萼噗哧一笑,粉拳一扬,一拳擂下道:“你想想嘛!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是你自己叫我猜猜,孟康满肚皮坏水,我怎能想出他打的什么主意。”
  长孙萼笑骂道:“傻瓜!”
  狄抱寒心下一乐,故意调侃道:“你本来也欠聪明,如今怎的突然神志灵明,善解人意了?”
  长孙萼忸怩一笑,道:“如今我手无搏鸡之力,当然要以智计胜人,倘蒙不弃,就为爷台作个军师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如何?”
  狄抱寒哈哈大笑,道:“很好!很好!军师爷快讲,孟康老儿一计未成,又生一计,到底所为何来?”
  狄抱寒连忙道:“先生请讲,‘天巧星”孟康冀图何在?”
  长孙萼一笑道:“那还不简单,庞纣夸下海口,要司徒瑾在‘开光大会’上,当着天下群雄,取下你的双耳,他那金针大法,八成有点邪门。”
  狄抱寒插口问道:“你是说孟康要想抓住庞纣,从他那里逼取金针大法,以便将一身武功,传给两个女儿?”
  长孙萼颇为得意的一笑,说道:“这不过是一端罢了,庞纣必然身怀什么绝世武功,或是什么足以震骇当世的武学秘籍,孟康居心必在那武功或秘籍之上。”
  狄抱寒瞿然一惊,想了一想,道:“说得有理,快将脸伸过来,咱们亲亲,立刻去办正事。”
  长孙萼一哼,道:“我是先生。”
  狄抱寒脱口笑道:“快!我是主公!”
  长孙萼盈盈一笑,伸过脸去,在他面颊下略略一碰,立即爬起身来。
  狄抱寒挺身站起,一待她伏至背上,立即撒开大步,往那酒店前奔去。
  转眼工夫,来至酒店门外,狄抱寒身形一幌,闪了进去。
  堂中靠壁一张桌上,赫然坐着庞纣,白发上人公孙赞,及司徒瑾三人,三人正在擎杯而饮,吃得津津有味。
  庞纣见狄抱寒突在此处现身,而且当门而立,一双凤目神光隐隐,在堂中各人脸上逐个逼视,对于自己三人,反而视若无睹,不禁既感有气,又觉好笑的朝着司徒瑾一施眼色。
  司徒瑾放下酒杯,起身抱拳道:“狄兄与长孙姑娘久违,此间白酒尚佳,两位这厢坐吧。”
  狄抱寒点头笑道:“司徒兄好。”说罢重将一双神目,朝帐柜一侧,一排酒缸后的一个当炉妇人扫去。
  这妇人荆钗布裙,黑黑面庞,年纪看来二十多岁,此时正将一只酒杓往缸中打酒,彷佛并未见到狄抱寒进店。
  一名店小二趋了过来,朝着司徒瑾那面一让,道:“爷台这面请坐。”
  狄抱寒双目一垂,在那店小二脸上转了一转,他目光锐利如双,吓得那店小二一个哆嗦,身子倏地往下一矮。
  忽听长孙萼娇笑道:“司徒瑾,恭喜你拜了好师父啊!如今你的功夫,只怕在我之上了。”
  司徒瑾俊面之上,微微一红,白发上人忽然呵呵笑道:“小丫头太不害臊,大庭广众之下,爬在男人背上不肯下来。”
  狄抱寒陡地微微转面,低声道:“萼妹看看,是否认识那沽酒的妇人?”
  长孙萼摇头道:“早看过,素不相识。”
  狄抱寒修眉紧蹙,悄声道:“我倒见过她,那日半夜,骑‘乌云盖雪’一驰而过的,正是这个妇人。”
  长孙萼附耳道:“你撩拨她一下,看她是否会武……”
  一言未竟,忽听白发上人狂叫道:“庞兄不好,兄弟已遭狗贼的暗算!”
  庞纣蓦地抓起桌上的酒壶掀开壶盖看了一看,手臂一挥,猛地朝那当炉妇人摔过去。
  他这一摔手法虽准,但却软弱无力,与常人无异,那妇人手腕一伸,已将酒壶接住。
  只听司徒瑾惊惶万分地叫道:“师父,我的丹田真气提不上来。”
  狄抱寒蓦地纵上身旁的一张酒桌,大喝道:“是孟康使的鬼计,上人快请留下‘达摩内典’,抢马逃生!”
  喝声中,右腿一扫,将满桌杯盘碗盏踢得激飞而起,直往那妇人身上射去。
  满堂食客大哗,纷纷离座而起,庞纣拉住司徒瑾的手腕,当先往门外奔去,白发上人随在身后,三人脸上,俱都怒成一片铁青。
  长孙萼伏在狄抱寒背上,倏地娇喝道:“公孙赞,快将内典留下。”
  狄抱寒见他尚无留下内典之意,顿时大喝一声,飞身一腿,猛地往他肩头踢去。
  白发上人与司徒瑾所说一般,胸腹之间,“上脘”、“下脘”两穴间蓦地堵塞,丹田真气最多只能抵达“建里”,无法再往上提,情知必是吃了什么奇绝的药物,这时见狄抱寒一脚踢来,急忙猛一侧身,全力朝门外扑去。
  狄抱寒见他冥顽至此,怒哼一声,右腿一摆,人如狂风似的涌进数尺,霍地一腿往他后心踢去。
  白发上人料不到他双臂俱废,却凌空卷进,连发两腿,待得惊觉,避让已是不及,百忙中身形一侧,全力向左面暴闪。
  狄抱寒这一腿含怒而发,公孙赞便在平时,也难以干干净净的躲过,此时内功被药物锁住,单凭身法灵活,那里闪让得开。
  只听公孙赞闷哼一声,被狄抱寒一腿踢在左肩之上,身躯飞出丈外,一跤摔在地上。
  狄抱寒足尖点地,闪至公孙赞身前,厉声道:“赶快留下内典,我替你们挡住追兵!”
  庞纣与司徒瑾业已奔至系马桩前,庞纣一面攀鞍上马,一面敞声道:“上人快将东西留下,不杀孟康,老夫誓不为人。”
  狄抱寒双手扎在腰上,但却威风凛凛,气焰逼人,白发上人忍气呑声,探手怀中,掏出那部曾被河水浸湿的内典,猛力朝他面门上掷去,自己则挺身站起,疾往马前扑去。
  狄抱寒张嘴一喷,一口真气吹在迎面飞来的内典之上,那内典来势一顿,转朝地面落下,长孙萼尖着嗓子一嚷,双手一抄,一把抓在手中。
  刹那间马蹄急响,尘土飞扬,三骑马朝平度方向疾驰而去。
  狄抱寒一想不妙,凝足真气,纵声道:“孟康老儿候在前面……”
  一言未毕,忽听身后有人冷笑一声,道:“小儿残废之身,还在江湖上现世,莫非是不想活了?”
  狄抱寒转面一看,只见店门前一排站着三人,正是浙海船帮的老三,老四,老五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,“金刀”屠啸天,“混海彪”宋陆。
  发话的正是“千面灵官”万雷,这时慢呑呑的迈步向前,狞笑一声道:“小儿跪下磕个响头,爷们有好生之德,今日网开一面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  狄抱寒方在思忖是战是走,长孙萼忽然匆匆地解开绸带,溜下地来,朝着万雷冷冷道:“万雷,那夜在水中,可是你下的手?”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冷森森.一笑,道:“你问的想必是挑断这小儿臂筋之事。”
  长孙萼冷冷地将头一点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纵声一笑,傲然道:“此事虽非姓万的亲手所为,但万爷与有荣焉,你们要想报仇,就找爷们好了。”
  长孙萼冷冷地望了万雷一眼,转面将“达摩内典”塞在狄抱寒怀中!道:“纵然有人将我万刀分尸,你也不必理会,只要我爹爹在世,他必会替我报仇,你全力而为,好歹先将此人废掉,如果他们倚多为胜,你抵敌不住时,务必独自逃生,千万不要管我。”
  狄抱寒哑然一笑道:“你站到对面屋下去,待我试试看。”
  长孙萼冷冰冰地道:“话要讲清楚,若不依我,我自寻死路!”
  狄抱寒笑声道:“依你就是,你也将这三人看得太大。”
  长孙萼不再讲话,莲步姗姗,往对面屋下走去。
  此时路旁逐渐有人围拢,酒店中的人也大都挤了出来,狄抱寒朝店中望了一眼,那黑面庞的妇人业已不见,于是转向“千面灵官”万雷道:“你一人决非敌手,还是让你两个兄弟一起上吧,省得临时有险,救援不及。”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脸上阴晴不定,神色显得极为古怪,说道:“老子真是哭笑不得,信其有吧,又觉得太以滑稽,信其无吧,小儿讲得又如真的一般。”
  狄抱寒见他口出不逊,心头不禁杀机大盛,怒喝一声,飞起一腿,直对他面门踢去。
  这一腿电激风扬,大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迫得“千面灵官”万雷怒吼一声,双足一挫,猛地塌腰暴退。
  狄抱寒面凝严霜,一腿未尽,旋身又是一腿。
  忽听长孙萼尖叫道:“当心暗器!”
  破空风响,三枚毒蒺藜飞射而至,分袭狄抱寒背后三处大穴。
  狄抱寒听风辨位,姿式不变,霍地往地面泻落,身法之快,无与伦比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堪堪躲过一腿,蓦感劲风震耳,潜力如山,撞得后脑如遭锤击,骇极之下,猛力朝地面一仆,疾往一侧翻滚。
  狄抱寒足落地面,耳听身后又有暗器袭到,不禁冷冷一哼,身形一幌,闪电般地伏身一窜,一腿朝未及起立的“千面灵官”万雷丹田上踢去。
  只听金刀屠啸天嘶声大喝道:“老五,抄家伙上。”
  “嗤!”的一声,一枚毒蒺藜破空生响,直往对面屋檐下射去。
  狄抱寒厉喝道:“好贼子!”
  人影一幌,狄抱寒以目力难见的速度,飞身追上,一脚将那枚毒蒺藜挑落在地。
  忽听长孙萼冷峭之极地道:“寒哥,怎么说的?”
  狄抱寒沉声道:“你退到屋内去!”说着闪身向前,直对“千面灵官”万雷扑去。
  刀光一闪,“金刀”屠啸天一招“神龙抖甲”,横里砍到。
  “混海彪”宋陆亮银软鞭挺直如矛,一招“灵蛇吐信”,直向狄抱寒“乳根”穴点至,一左一右,顿时将狄抱寒的去路封住。
  狄抱寒滑步旋身,疾飘三尺,闪进一步,一腿朝“金刀”屠啸天的右腕踢去。
  蓦然间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手挥一根黑黝黝的分水蛾眉剌,狂飙般的卷了拢来。
  狄抱寒修眉一蹙,单足一弹,身躯冲天而起,半空里足尖一闪,霍地向“金刀”屠啸天双目踢去。
  “金刀”屠啸天气的哇哇怪叫,金背大刀一扬,一招“沙僧脱帽”,猛地朝当顶反削。
  狄抱寒暗暗心惊,双腿一幌,陡地凌空一个盘旋,一腿横踢“混海彪”宋陆的后颈。
  “混海彪”宋陆伏身一转,亮银软鞭盘头上扫,疾往狄抱寒腿上缠去。
  狄抱寒飘忽如电,凌空转折,突地到了“千面灵官”万雷身侧,飕然一腿,隔空踢了过去。
  强猛的腿风,划起了呼啸之声,直向转面迎来的万雷胸口上撞去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脸色一变,分水蛾眉剌一挥,立时幻起一片青影,拦在自己胸前。
  狄抱寒凌空冲飞过来的身子,竟然一滞,由空中泻坠下来,但“千面灵官”万雷也被那强猛的腿风,震得向后退了两步。
  万雷等三人心下骇然,万万没料到一腿凌虚,竟有这等强劲的潜力,宛如掌上所劈的内家劲力一般。
  狄抱寒也是心下一动,暗忖道:“内家真力,未始不能逼出腿外,自来无人练这门功夫,想必总是无其需要之故!”
  思忖中,身形疾变如风,刹那间朝三人连攻五腿。
  三个人三件狠兵器,屠啸天的金背大刀力猛招沉,只见他刀光闪闪,刀风霍霍,劈刺截扫,斩削砍剁,招招暗藏两劲,狄抱寒也不禁暗忖道:“这样使力,才当得‘刀如猛虎’四字。”
  “混海彪”宋陆的亮银软鞭特长特粗,施展起来,哗喇哗喇乱响,鞭上的招术,辛辣灵动,兼而有之,招招找人大穴,彷佛已成精怪的灵蛇异蟒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所使的一根分水蛾眉剌,乌光闪亮,份外沉重,招式诡异,尤为凌厉。
  三个人身手俱皆不弱,连手拒敌,回环进扑,此遮彼架,将狄抱寒逼得一时跃起,一时坠下,兔起鹘落,星掷丸跳,大有应接不暇之势。
  恶斗之中,狄抱寒身形渐趋飘忽,腿势踢出,逐渐变得含蓄不明,收敛不吐,每一腿都是点到即止,看来直如虚招连发一般。
  突地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目光所至,发觉狄抱寒一双凤目,紧紧地阖在一起,不禁又惊又怕,忧声大喝道:“老四老五,快掏暗青子喂这小狗。”
  狄抱寒陡地双目一睁,右腿一挥,使一招“空空拳”中的“垂手破敌”,遥向“金刀”屠啸天腰际踢去。
  “金刀”屠啸天左手刚刚插入鹿皮囊中,相隔六七尺远,霍地被一股凌厉的腿风撞上身来,顿时身心猛震,直往一侧摔去。
  狄抱寒电闪云飘,倏地转向万雷身后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心下大骇,一面旋身暴闪,一面反手一甩,一把子午问心钉脱手而出,朝狄抱寒疾射而去。
  他这暗器手法厉害无比,随手挥洒,九点寒星,登时将狄抱寒的来路尽行封住。
  狄抱寒只感到左闪右避,皆难以闪避摆脱子午钉的攒射,只得足尖一垫,斜斜剌空拔起。
  原来他方才一面听声辨位,与三人动手,一面阖上双目,瞑心内视,功行双腿,正在揣摩将一身功力,借着腿势踢出的法门。
  这时初窥门径,不觉精神大振,气沉丹田,重又疾坠下地,就以剔窃得来的“乱五行迷仙遁法”在两硬一软,三般狠兵器中飘来闪去。
  “金刀”屠啸天隔空挨了一腿,受伤竟还并不太轻,此时转折一快,腰际便感隐隐生痛,无形之中,手脚显得慢了不少。
  狄抱寒东飘西窜,左发一腿,右踢一脚,招招均是含劲不吐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等却是见即闪避,不敢再容他的腿风扫至身上。
  狄抱寒正自打得意与神会,得心应腿之际,西面镇外,霍地卷来了两道轻烟。
  这两道轻烟来得好快,贴地飞驰,简直看不出是人是鬼。
  狄抱寒心头方自一震,忽听一个激越的声音道:“狄抱寒,萼儿呢?”
  长孙萼站在屋檐之下,与一群人挤在一起,接口尖叫道:“爹!孟康在前面,庞纣……”
  话未讲完,“金刀”屠啸天忽然闷哼一声,口中鲜血狂喷,身躯飞出丈外,拍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  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顺手一掌,结果了屠啸天的性命,人却毫不停顿,眨眼驰出了数十丈外。
  狄抱寒方自一怔,忽听“鬼仙”申元化的声音道:“小儿不要脸!”
  声未落,一股潜力如潮的掌风,霍地往胸上撞来。
  狄抱寒脱口一笑,横飘三尺,猛力一腿踢去,只是腿出未半,“鬼仙”申元化也奔出了数十丈外。
  忽听长孙萼尖声叫道:“寒哥,快下手。”
  狄抱寒笑声道:“那来的手?”说着飘身一腿,全力向惊悸未定,正在鼠首两端,尚未决定是战是走的万雷踢去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脸色大变,分水蛾眉剌挥舞如屏,疾往一侧闪退,讵料狄抱寒一腿崩出,劲风强猛惊人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半边身子遭腿风一撞,竟自原地一个旋转。
  狄抱寒业已无心再战,身形一幌,闪过“混海彪”宋陆的亮银软鞭,欸然一腿,直往万雷右肘上踢去。
  只听“千面灵官”万雷震天一声惨嘷,分水蛾眉剌脱手而飞,一条右臂,被狄抱寒齐肘踢断,仅剩两条软筋相连。
  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左手抓住半截右臂,直痛得浑身乱抖。
  狄抱寒不忍多看,闪身一旁,朝着须发皆颤,激动万分的“混海彪”宋陆道:“狄某不为己甚,新仇旧怨,改日自与七海王面算。”
  “混海彪”宋陆钢牙乱咬,手提亮银软鞭,忿忿地朝狄抱寒瞪着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目含怨毒地盯了狄抱寒一眼,切齿道:“小狗今日不杀老子,总有一天,老子将你的两腿剁掉。”
  长孙萼突地怒声道:“寒哥,拖泥带水,婆婆妈妈的!”
  狄抱寒淡淡一笑道:“何必与这种人计较,前面有事,咱们快点赶去。”
  长孙萼气虎虎地移步过来,伏至狄抱寒,上,狄抱寒待她缚好,立即撇下“混海彪”宋陆与“千面灵官”万雷,朝平度方面飞驰而去。
  这时的狄抱寒,脚程之快捷,丝毫不让于“玉面毒心”长孙咎和“鬼仙”申元化等人,转眼工夫,奔近了另一处小镇。
  狄抱寒刚待奔入镇内,道旁一株枣树上,蓦地跳下了“小丧门”侯亮,狄抱寒一见,即忙定下身来。
  侯亮拦在道上,朝狄抱寒与长孙萼望了一忽,口中讷讷的叫道:“哥哥,姐姐。”
  长孙萼嗔道:“干么做出这副哭稀稀的鬼相,我爹和你师父呢?”
  侯亮一指南面荒野道:“孟康老儿弄走了那个没耳朵的,大概是要入海,师父和你爹爹都追下去了。”说着目光一瞥,在狄抱寒双臂上滑了一眼。
  狄抱寒见他面有哀戚,不禁朗声一笑道:“兄弟别伤心,我手虽废了,一脚踢去,依然踢得死一条活牛。”
  长孙萼娇笑一声道:“寒哥刚刚和三个人打完架,一脚将浙海帮那个姓万的膀臂踢断了。”
  侯亮一听,两粒眼珠一亮,低头朝狄抱寒脚下瞧去。
  狄抱寒笑道:“我偷了你的迷仙遁法,刚才差点挨了申老前辈一掌。”
  侯亮急忙道:“回头有时间,我将那套步法走出来,哥哥仔细瞧瞧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多谢你,这样就够了。”
  长孙萼忽然催促道:“寒哥快走,待会追不上了。”
  狄抱寒向侯亮问道:“那公孙赞和司徒瑾呢?”
  侯亮一指平度方面道:“公孙赞和司徒瑾都被留在前面镇上,孟康另外拨得有人看守。”
  狄抱寒扭头道:“萼妹,咱们先救司徒瑾,然后再追‘天巧星’孟康……”
  长孙萼不待话完,立即在他背上一阵摇撼道:“不!不!司徒瑾掉进温柔乡啦,偏要你去多事。”
  狄抱寒忍唆不住,问侯亮道:“孟鸾音可在此处?”
  侯亮裂嘴一笑,道:“有个黑脸婆娘,到底是不是她,我也没弄清楚。”
  狄抱寒想了一想道:“咱们去追孟康,你是否留在此处?”
  侯亮嘻嘻一笑,用眼朝长孙萼望去。
  长孙萼叫道:“大伙一道去,快走,快走,别再啰嗦了!”
  狄抱寒无法,只得朝侯亮道:“你抓住我的腰带,我带你奔一程。”
  侯亮心下一乐,伸出右手,抓紧狄抱寒束缚双手的绸带,狄抱寒喝一声“走”,举步如飞,直往南面荒野中奔去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八章 天龙腿 大闹崂山
下一篇:第二十章 伤别离 峰回路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