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六章 悲永诀 缘寄来生
 
2020-01-19 10:50:30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狄抱寒方自跃过墙头,即见前面不远有两条纤小人影伏身疾窜,此时虽是月明如昼,但因这两人奔得太快,以致看来只是两条淡影,狐狸一般的贴地飞驰。
  “萼妹,是我,我是寒哥哥!”
  狄抱寒一面展尽轻功脚力朝前疾追,一面声嘶力竭地喊叫。
  刹那之间,前面两条人影业已跑成一先一后,狄抱寒心中震骇不已,后面一条身不过三尺的人影明明是那个小黑炭,他小小年纪,不知何以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脚程。
  前面那条人影跑得更快,狄抱寒一身超凡入圣的“金雁一气功”,此时虽然内伤未愈,功力打了折扣,却也快得电激风扬,武林中罕有并驾齐驱的对手,那知追了半晌,虽然眼见就要将后面的小黑炭追上,可是与前面那条人影间的距离却依然原样,连一步也未曾赶上。
  狄抱寒惊疑不止,他与长孙萼同行同住,相处将近两月,长孙萼的贴身琐事他都清楚,武功深浅更是知之有素,眼前这条人影,看身形步法,是长孙萼再无疑义,只不知分别不过旬日,她的功力何以会陡然增加数倍不止?
  霎时间,狄抱寒业已追近小黑炭身后一丈以内,小黑炭倏地拿桩一挫,转面定下身来,手中金光闪耀,双手各执一只紫金点穴环,左手一招“白燕剪尾”,疾向狄抱寒拦腰一划,右手一招“翻身卷袖”,猛朝狄抱寒“藏血”穴点来,狠辣锋锐,威势好不惊人。
  狄抱寒未曾料到他竟会动手,追临切近,方待越身而过,霍地金光一闪,两只金环离身已只寸许,狄抱寒骇得额上冷汗一炸,他一意急追,前冲之势彷佛江河下泻,这时后闪已不可能,危急中身躯猛力向旁一滑,双手电掣般地一抓。
  小黑炭意在阻扰狄抱寒的追势,心中原无伤人之意,一见狄抱寒身躯旁闪,立即左腕上翻,变横划为直戳,一招“小鬼钻墙”,紫金点穴环前端的笔尖猛然刺向狄抱寒的胸口,右臂回收,反砸狄抱寒左腕。
  狄抱寒心急如焚,岂能容他久事纠缠,双手同施“天疑九势”中的“疾”、“疑”二诀,快捷无伦,奇幻不测地一穿一探,将两只紫金环抓到了手中。
  小家伙见势不佳,双手同时一绞,猛力往怀中一夺,狄抱寒急欲将之摆脱,立即双臂微注真力,猛地朝空一甩,冀图将之连环带人的抛入空中,不料小家伙狡猾之极,他看准了狄抱寒不会伤他,竟然乘着狄抱寒双臂上扬之际,突地双手一松,放弃自己的兵器,接着双臂一合,一招“蜻蜓撼柱”,蓦地抱向狄抱寒的双胯,同时一招“小鬼撞钟”,一头撞向狄抱寒的裆中。
  狄抱寒又急又气,双手乘势扔掉一对金圈,足下倏使“移形换位”的上乘轻功,朝后暴退了两尺,俯身探臂,一把抓住了小家伙的后颈,猛力朝着路旁一座院墙中扔去。
  好不容易的摆脱了小家伙,前面的人影已然奔出百丈之遥,狄抱寒发足疾追,跟着那点依稀恍惚的淡影前进,顷刻之间,城墙在望。
  狄抱寒深吸一口长气,接连几个“八步赶蟾”,接着一个“一鹤冲天”,“飕!”的一声飞身城头,足尖在城垛上一蹬,扑身跃向地面。
  此时前后两条人影彷佛脱缰之马,流星赶月一般,狄抱寒不顾伤势未复,竭尽余力的朝前追赶,距离虽是愈缩愈近,怎奈速度快得有限,要想赶上这遥遥百丈的距离,至少还须一两个时辰。
  狄抱寒倾力奔驰,跑得耳畔呼呼风响,再过一刻,忽然发现前面有极大一片矮林阻路。
  “完啦!如果萼妹存心避我,今夜是无法追上了!”
  思忖之际,前面的人影业已隐于林中,于是身形连纵,疾箭一般地朝前飞射,眨眼之间,人已穿林而过。
  “噫!”狄抱寒脱口惊呼,猛施一个“千斤坠”定下身来。
  “哈哈哈哈!真人们正要去找你,不想你这小子反倒送上门来,有趣有趣!”
  这矮林后面是一片广场,广场之外是占地千亩的一片屋宇,屋宇却被高可两丈的木寨,及宽约两丈的护庄河围住,此时刚刚由寨门中走出五个道人,正是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,及弘法等三个弟子,寨门口却高高矮矮,站了二十余人,居中一人年约六旬,挺胸凸肚,气概颇为威猛。
  丙灵丙晟见狄抱寒面露重忧,两眼四下扫射,似在搜寻什么,于是拉开嗓门一笑,问道:“小子你瞧的什么?是否花紫云花墨兰两个妞儿床头争风,打翻了醋罐,跑了一个到这里来啦?”
  狄抱寒长眉怒剔,双目神光暴射,朝着两个老怪厉声道:“你两人年过古稀,口齿龌龊如斯,真是粗鄙不文,下流无耻至极了,狄某人在此处,你们师徒一齐上吧!”
  两个老怪嘿嘿一笑,尚未回话,居中站在寨门下的老者突地迈步向前,朝着狄抱寒着意打量一眼,神色傲慢的说道:“尊驾何人?夤夜降临褚家堡外,想必是有所为而来,但不知是意在双圣二位老真人,还是意在褚万霸身上?”
  这褚万霸江湖巨盗,狄抱寒才一落店,他便得着了眼线的禀报,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等晚间至此,探询狄抱寒的落脚之处,此时送客出门,一听丙灵丙晟开口,就知对面这个少年即是新近崛起江湖,武林第一号人物朱问天的弟子,他谅想狄抱寒避还不及,决不会反而找上门来,此时夜临褚家堡外,八成系冲着自己来的。
  狄抱寒一听丙氏兄弟与褚万霸言中之意,好似两方皆不知长孙萼的事情,是则长孙萼将自己引至此处,乃是存心要置自己于死地了,想着心中暗自叫道:“萼妹啊!萼妹!我对你一心不渝,念念如兹,你却狠心谋我的性命?”
  旋又想起花紫云身中毒剑,今夜若无解药返店,花紫云死不足惜,自己有何面目与兰姑娘相见,想着心下一灰,蓦然间萌上了厌世之念,暗忖除了兰姑娘的大恩未报,“达摩内典真铨”未能由自己亲手送回少林寺,宝剑未能退还司徒家外,再也没有多少牵挂了,想着暗暗叹道:“唉!生也何欢,死也何憾,不如舍命除掉两个老怪,也算为江湖造福,为武林留一段佳话!”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见自己问语之后,狄抱寒不理不睬,垂目沉思起来,不由弗然不悦,冷哼一声道:“这位小朋友耳朵是否不便,老夫‘金掌夺命’褚万霸问你姓什名谁?到此何干,你怎的听而不闻,装袭作哑?”
  褚万霸虽知狄抱寒是名师之徒,但见他如此年轻,实在不相信他有多高的功力。
  狄抱寒两眼蕴怒,沉声说道:“小爷狄抱寒,随缘至此,你待如何?”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哈哈大笑,朝着褚万霸道:“褚老弟如何?‘乾坤一怪’朱问天虽死,他的独传弟子可不含糊!”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双掌连拍,砰!砰!砰三响,清越震耳,宛如两面铁牌相击一般。
  “小辈胆敢无礼!”褚万霸厉声道:“暗箭伤人,胁迫杜子雄奔波效命,想必均是你这小辈所为,来来来!且待老夫试试威震江湖的‘天疑九势’与‘二相神功’,看看可有欺世盗名,言过其实之处。”
  狄抱寒见他双掌姜黄,发金石之声,知道他的金沙掌已至登峰造极的境界,心内倒也不敢小觑于他,于是也将双掌一拍,淡然说道:“杜子雄咎由自取,略施薄惩,理所当然,你要见识‘天疑九势’就赶快动手,小爷有事待理,没有时间与你多做纠缠!”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一声怒喝,欺身上步,挥掌朝着狄抱寒左肩砸来。
  狄抱寒见他脚步沉稳,掌未近身,已有金风劈面,于是错步旋身,倏地转至他的身后,右掌顺势搏进,疾向他的背脊拍去。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坐地分赃,雄霸一方,手掌上确有真实功夫,若非“乾坤一怪”朱问天的名头过于响亮,使他对狄抱寒不得不另眼相看,他褚万霸真还要搭搭架子,不会亲自出手。
  此时一见狄抱寒身法奇快,知道名家之后,果是不同凡响,于是不慌不忙的拧腰一转,挥掌朝着狄抱寒击向自己的手掌迎去。
  狄抱寒连经大敌,出死入生,两月之内,会遍了正邪两派享誉最盛的代表人物,这种难得的经历,非但使得他临敌动手之际胆识大进,而且在气度风华方面,也显得较前更为雍容,更为优雅。
  此时一见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有意对掌,知他自恃功力,不明“二相灭绝真气”的厉害,于是就在双掌即将相触之际,倏地一侧一翻,擦着他的掌背朝前一滑,疾扣他的手腕。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一掌对空,只觉狄抱寒的手掌柔若无骨,软绵绵的宛如妇人,心下虽然震惊于“天疑九势”的神奇快捷,却道狄抱寒年岁所限,成就仅在阴柔方面,于是傲然一笑,左掌一招“山君搏兔”,猛朝狄抱寒的小腹拍去,右臂一曲,以肘拐撞向狄抱寒的肩胛。
  狄抱寒滑步飘身,再往他的背后转去,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在一旁呵呵笑道:“褚老弟,这小儿已得老怪的真传,掌力十分雄浑,你当心中他的诡计!”
  两个老怪奸猾似鬼,他们见狄抱寒腰下悬着宝剑,又疑心花紫云花墨兰姐妹藏在林内,因此明相点醒,实则相激,要想两人对上几掌,损耗狄抱寒几成功力,以便自己动手时少些阻碍。
  狄抱寒足下快转,掌上慢拍,打得轻描淡写,行云流水一般,同时口中微笑道:“小爷留着气力为江湖除害,你两人安心等待,少时自有你们瞧的!”
  丙灵丙晟哈哈大笑道:“道爷们等不得了,现在就想出手哩!”
  接着高声叫道:“褚老弟,要不咱们大伙连手,三招两式的结果掉这个小儿吧!”
  两个老怪生来就有一股瘟劲,无所谓争强好胜,更无所谓江湖规矩,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则大是不同,如他这种威福自用,雄视一方的黑道枭首,正所谓头可断,血可流,身家性命俱可不要,要的就是这么一点面子,此时一听丙灵丙晟之言,立即扬声道:“两位真人勿须出手,兄弟虽然不才,收拾这个小辈尚无问题!”
  狄抱寒接口笑道:“只怕未必。”
  说着双掌翻飞,回环拍出三掌,踢了三脚,他内伤未愈,不愿耗损真力,每一招均是蕴劲不吐,点到即收。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霍地一声怒吼,掌势变快,亦是着着抢制先机,招招不离要害,皓月银辉之月,一对金掌往复上下,金风霍霍,威势凌厉慑人。
  狄抱寒意在丙灵丙晟身上,岂愿与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多耗,三十回合一过,立即拳脚交加,连下杀手,逼得褚万霸脚下闪避,掌上封架,身形后退不迭,狄抱寒连攻十招,霍地一声厉喝,一掌捺上了褚万霸的胁下,但却含劲不发,双目神光隐隐地注在褚万霸脸上。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勉强拆了四十招,被狄抱寒一掌贴在胁下,顿时羞得老脸飞红,不知如何下场,他明晓得自己艺不如人,输得一点不冤,狄抱寒蓄力不吐,算是手下留情,但如就此垂手退开,这面皮实是无处搁下。
  狄抱寒见他羞愧难当,神色尴尬万分,不觉心肠一软,将贴在他身上的手掌缩回了来,那知就在此际,两个老怪蓦地纵声狂笑,笑声中满是讥诮之意,狄抱寒闻声转面,怒视两个老怪一眼,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则被两个老怪笑得血气上冲,一掌拍向狄抱寒的胸上。
  两人近在咫尺,狄抱寒心神旁骛,这一掌再也闪避不脱,幸得“二相灭绝真气”念动即至,百忙中功凝当胸,硬抗他一掌。,
  掌落胸上,如击败革,这金沙掌是外门掌力中一等一的功夫,褚万霸绰号“金掌夺命”,更属此中翘楚,只听“卜!”的一声闷响,狄抱寒的身躯被击得向后疾飞而去,差一点就将护身真气击散。
  “哈哈!有趣!”两个老怪狂笑大喊,双双出掌外推,同向狄抱寒的背后袭去。
  狄抱寒挨了一掌,被打得脱线风筝一般的飞出三丈以外,身未落地,蓦然感到背后吹到一股阴森森的凉风,顿时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,身躯落下地来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同声狂笑道:“小儿业已中了道爷们的‘蚀骨阴风掌’,如今就是道爷们大发慈悲,有意饶你的性命也不能了,你已活不过一时三刻,还是赶紧回去交待后事吧!”
  狄抱寒知道两个老怪所言不假,立时深吸一口长气,在丹田中略一流转,然后散布周身,微微挡住侵入体内的尸毒。
  两个老怪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小儿快不要枉费心机,道爷们的‘蚀骨阴风掌’乃是天地之工,造化之奇,中上之后,大罗神仙也是无救,你若不信,尽管坐下身来盘膝用功,只要你能将掌毒逼出分毫,道爷们再要找你的麻烦,就算你二相门下的徒子徒孙吧!”
  狄抱寒突地傲气勃发,朗声大笑道:“小爷的历代祖师均未成立门户,‘二相神功’自来皆是一脉单传,你兄弟二人同生同死,却要我传给那个才好!”
说着“呛啷”一声龙吟,已将宝剑摘在手中,可怜他口中虽是说得硬朗,心中还不是为了“二相灭绝真气”与“天疑九势”这两种不世神功将绝迹江湖而惨痛无比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虽知狄抱寒必死,但也怕他垂死之际伤人,此时一见他撒出宝剑,立即全神戒备,四只怪眼盯着他瞬也不瞬。
  狄抱寒仰天一声长啸,惊虹乍展,疾向丙灵丙晟卷到,风起云涌,威势好不骇人。
  丙灵丙晟同声厉吼,拂尘狂挥,兄弟二人肩并肩的全力封闭,弘法等三个弟子见得暗示,一见狄抱寒拼命,顿时纵身后跃,闪出四五丈外,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骇得面无人色,此时才知狄抱寒与自己动手,原不过顺手比划,虚应故事而已。
  霍然间!场外窜入一条娇小的人影,一身黑衣,黑纱蒙面,手持一柄长不盈尺,黑忽忽的匕首。
  这全身黑色的人影飘忽玄异,阴沉如同鬼魅,才一现身,已至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身前,黑色匕首一撩,顿时削下了褚万霸的一只左掌,接着贴地一窜,直向丙灵丙晟射去。
  “金掌夺命”褚万霸才见黑影出现,惊凛未了,手掌已被削掉,黑血一喷,立时痛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嘷。
  “龙儿快来!”褚万霸急声喊道。声音颜抖,极为恐怖难听。
  寨门下飞纵过来几人,褚万霸抢过当先一人掌中的吴钩剑,“飕!”的一声,齐肩斩下了残余的半条膀臂,残臂落地,两端齐冒黑血,这匕首不知被什么毒药熬过,毒性剧烈得触目惊心,骇人听闻。
  狄抱寒与两个老怪拼命,黑影才现,三人俱看出是长孙萼来,狄抱寒衷心大慰,暗忖自己能死在她的面前,也不枉彼此相爱一场,于是宝剑疾挥,山崩地裂般的袭向两个老怪身上,“天疑九势”鬼斧神工,狄抱寒只攻不守,两个老怪那里经受得起。
  这娇小的蒙面黑影正是“断魂仙”长孙萼,旬日不见,她的武功突飞猛进,不可以道里计,此时贴地一窜,人已到了丙灵身侧,蛇行而进,一匕首刺向丙灵身上。
  丙灵见她身法古怪,前所未见,一身玄黑,面目难见,充满神秘阴沉之气,顿时不由自主的心神一凛,不敢容她近身,竭力推出一掌后,身躯欸然向后疾飘,兄弟二人竟分了开来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对“蚀骨阴风掌”悍然无惧,俯身探臂,迎着丙灵的掌风一匕首刺来,丙灵身形才起,黑影一幌,一截乌光闪闪的锋刃业已贴着了道袍。
  丙灵骇得目摇神驰,心惊肉跳,这时再不敢以掌劈击,仅只拂尘狂挥,不住地抽缠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的手腕,冀图夺下她掌中的喂毒匕首,足下即连连纵跃,不住地朝后闪避,“嗤!”的一声,道袍当胸被拉开了两尺多长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身形不变,如影随形,衔身跟着丙灵前进,匕首宛如毒蛇吐信,伸缩不已,飕飕作响,接连不断地朝前猛刺,“嗤”的一响,丙灵的道袍又被撕开一处。
  丙灵已骇得浑身冷汗,此时他看长孙萼直如洪水猛兽一般,觑得一丝空隙,脱手将拂尘朝着长孙萼的面门掷去,接着反身疾纵,直到十丈以外,方始喝了一声:“老二快走!”
  喝声未歇,人已飞身跃入了林中。
  丙晟所受更惨,狄抱寒拼命,他一人已是难当,再加眼见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那副凶神恶煞的狠劲,心中一寒,手下一乱,眨眼间被狄抱寒连挑了十余剑,虽然伤非要害,也闹了个血污满身,狼狈不堪,此时一见丙灵遁去,立即连劈两掌,拂尘猛扫一记,反身仓惶纵去。
  老怪一纵七丈,轻功确也惊人,那知身形方自下落,蓦地一道黑烟朝脚下卷来,乌光一闪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的匕首已然刺到。
  丙晟骇得魂飞魄散,足未着地,立即凌空一阵翻滚,身未落下,口中急声叫道:“长孙姑娘且慢,贫道尚有话讲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听他喊叫,果然立定身形,手中匕首前指,蒙面黑纱之上露出两点冷芒四射的寒星,这两点寒星如刀似剑,满是恨毒,满是煞气,没有一丝一毫的暖意。
  丙晟与她的目光一触,立刻打了一个寒噤,全身汗毛直竖了起来,这老怪驰骋江湖垂一甲子,即使当年面对威震天下的“乾坤一怪”朱问天,也没有像此时一般的怕得厉害。
  “长孙姑娘!”丙晟目光移至长孙萼匕首之上,语声极为柔和地道:“狄公子虽然中了贫道兄弟的‘蚀骨阴风掌’,但他内功深湛,姑娘若能于七曰之内找来令尊大人,则狄公子的性命必可无碍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毫不考虑,黑影一幌,再度扑向丙晟。
  丙晟业已乘着说话之际相好了地势,这一幕惊人动魄的扑杀开始后,褚家堡的人众早已全部躲入了寨内,弘法与另外一个道人亦已逃入了林中,只有丙晟亲传的一个弟子对师忠义,尚自站在他身后两三丈处,这老怪贪生怕死,一见长孙萼重又扑到,立即反身疾纵,跃到他那刚刚起步的弟子身旁,抓着他的手臂朝后一甩,直向长孙萼当面扔到,自己却接连两纵,窜身遁入了林中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疾若飘风,正自追向丙晟身后,忽见他将自己的弟子迎面扔到,立即匕首一伸,插入了他的胸上,同时左掌一挥,将尸体击飞出去,这道人才只一声惊叫,惨嚎之声未及出口,即已血雨狂喷地死了过去。
  长孙萼尚不干休,纵身疾跃,待向林中追去,狄抱寒恐她中人暗算,又怕她一去不返,立即扬声喝道:“萼妹回来!”
  狄抱寒自念必死,这一声呼喝随性而发,包罗了说不清的各种情感,怨恨,恨长孙萼无情,怜惜,怜长孙萼遭遇悲惨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闻声一震,娇躯停了下来,呆立半晌,方才转过身形,幽灵一般地飘了回来,不声不响地站在狄抱寒身前两三丈外。
  狄抱寒注视了她冷芒四射的双眼一会,微笑说道:“恭喜你啊!武功大进了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面隐黑纱之下,除了那对依然冷削如刀的眸子外,看不出她是否有何表情。
  狄抱寒淡然一笑,盘膝坐向地上,复对长孙萼道:“坐下!”
  他此时心如止水,讲出话来具有一股不可违拗的威严,“断魂仙”长孙萼怔了一瞬,依言坐了下来,将一柄乌光闪闪的匕首横置膝上。
  “匕首扔过来!”狄抱寒道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一楞,接着将匕首插向怀间。
  “扔过来!”狄抱寒厉声道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犹豫不定,只见狄抱寒目光如矢,似要穿入自己心上,顿了一顿,终于重又抽出匕首,朝着狄抱寒扔去。
  狄抱寒伸手接住,略略审视之后,微笑说道:“毒药喂在宝刃之上,也真难为你了。”
  说着右手握柄,左手三指钳住剑尖,功凝双臂,“呛!”的一声,折下了三寸来长一段剑尖。
  狄抱寒右腕微震,匕首重向长孙萼飞去。
  “没有剑尖也是一样使用,你好好的收藏起来吧!”
  语声甫落,口角蓦地溢出两行紫黑色的血液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端坐地上,彷佛丝毫不为所动,狄抱寒用衣袖抹去血迹,含笑说道:“我毁了你父亲的容貌,当时含愤出手,希望你不要记恨于我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微一摇头,表示她并不记恨。
  狄抱寒突地哑然失笑道:“唉!人死之后,还管他恨与不恨。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久未开口,此时忽然幽幽的道:“你先去吧!只等我将该杀的全都杀了,立刻就来见你。”
  狄抱寒摇头道:“你不必来见我,我不要你。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微微一呆,接着轻轻的道:“你不要我,我也要跟着你,我们来世可作夫妻。”
  狄抱寒含笑地摇了摇头,突然心中一动,问长孙萼道:“你准备杀那些人呢?是否都想好啦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点头说道:“丙灵,丙晟,孟康,孟圣,花紫云,花墨兰,司徒砚梅,我爹爹,还有我就想不起来了,反正凡是恨你的都要死,爱你的也都要死!”
  狄抱寒讶然道:“花墨兰对我有救命之恩,你既怀念咱们的旧日之情,就该替我向她报恩才是,只知记仇,不知记恩,那还算什么人呢?再说司徒砚梅与我只有一面之识,你杀她所为何来?你爹爹是你生身之父,你又怎么能杀他呢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顿了一瞬,道:“我爹爹不能体念我的心意,反而要想取你的性命,我不杀他,岂不是对你不起!”
  她不提花墨兰与司徒砚梅之事,显然是必欲杀此二人方才甘心。
  狄抱寒奇道:“你有什么心意?再则你既答允下嫁孟圣,为什么又要杀他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道:“我答允下嫁孟圣,原只望乘着孟康不备之际,将他合家大小一网打尽,如今已被他看出破绽,不敢再要我了,不过他为人狡诈,也许当时向我爹爹求亲,原只是防我爹爹要取孟圣的性命,行的一时权宜之计。”
  狄抱寒问道:“那么你必欲置我于死地,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道:“我没有存心要你死,那日在微山湖时,是他们先动了杀你之心,我才是那般说的,今夜至此,你原无性命之虞,是你自己手软心慈,临事又不机警,才会着了丙灵丙晟的暗算,本来我身上怀有‘天螭珠’,原可救你的性命,不过你寂寞孤苦,并无一个真正的亲人,心肠又软,这般闯荡江湖,纵有一身武功,到头来仍是吃亏受苦,再来——!”
  “再来什么呢?”狄抱寒问道。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嗫嚅地道:“花墨兰与司徒砚梅她们对你不会死心,我虽然知道你真心要我,不会移情别恋,但我不在你的身边,也不愿她们纠缠于你。”
  狄抱寒微微一笑,点头说道:“如今我一切都明白了,此时我体内尸毒业已侵入心脏,你看得出来吧?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点了点头,少顷之后,忽然开口说:“如果你一定喜欢活着,那么你就活着吧,现在还来得及,再过一会恐怕就不行了!”
  狄抱寒将头一摇,含笑说道:“我不想活了,现在你离开此地吧!,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凝然不动,彷佛未曾听到。
  狄抱寒重又催促道:“我要你离开此地,你怎的不听话了?我垂死之际,难道你还忍心违拗我的心意么?”
  “我等着替你收尸。”长孙萼期期艾艾地道。
  狄抱寒拿起那半截喂毒的匕首尖端,指着自己的心口道:“我不要你替我收尸,你再不走,我就将这半截匕首插了进去,那么就等于你亲手杀死我了!”
  “断魂仙”长孙萼身躯震动了一下,接着站起身来,口中喃喃地道:“你恨我么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决不恨,快走,我支持不住了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五章 意绵绵 双星作月
下一篇:第七章 困情义 进退维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