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十八章 天龙腿 大闹崂山
 
2020-01-19 11:28:02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狄抱寒跳至岸上后,蹲着身子,让长孙萼伏至背上,接着转面望了船边众人一眼,扭头大步奔去。
  今日一别,谁也不知是否尚有后会之期,船边各人,想起自己与狄抱寒的相识过往,虽是恩怨各别,但每人心中,皆有一个不可磨灭的影子。
  一个松风水月,俊逸潇洒的少年!一个双臂伤残,末路穷途的豪杰!
  庞纣突然凝气纵声,朝着狄抱寒的背影叫道:“狄抱寒,祖师爷言出法随,既曾讲过不容任何人伤你,便杀孟康老狗为你报仇,你也早作打算,别使二相门的武功失传了。”
  狄抱寒驻足转身,望着大船上扬声道:“狄某也不知仇人是谁,要你找孟康作甚?你还是稍敛凶锋,好好的茹保天年吧!”
  庞纣接声道:“小儿逞强无用,就是你墓木已拱,祖师爷也要亲将孟康老狗的人头送至你的坟上。”
  狄抱寒未再答话,转身重往河堤外奔去,众人目送他的背影,耳中彷佛听到水流在呜咽。
  卫天衙忽然朝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将手一拱道:“司徒老哥,崂山之会尚有一月之期,兄弟打算就此登陆,乘着北上之便,在江湖上打听一下,看看世间是否真有‘千年续断’与‘合柔胶’这两种东西。”
  忽听铁云大师道:“铁云与师弟也有这番心意,反正船小人多,不如分道北上,在崂山聚齐的好。”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黯然点头,道:“应该这样,只待瑾儿事了,我也要尽一番人事。”
  接着朝向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道:“大哥不如也下船走走,只要探得世间果有其物,大伙再商议搜索之策。”
  他怕瞿宫浩留在船上,又与庞纣等发生冲突,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知道庞纣狂妄自大,讲出的话,轻易不致变卦,因而也不愿再与彼等同船,于是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你将侄女让我带走吧。”
  司徒砚梅泪痕未干,哽声道:“侄女要即时去见师父,无法跟着伯伯。”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忽然摆下长辈的架子,沉声道:“崂山会期已近,眼前这条道上人物极为混杂,你要见师父,伯伯送你去。”
  且说狄抱寒将长孙萼负在背上,沿河疾行,往淮阴城走去。
  他俩女的黑纱覆面,男的双手束在腰际,再加衣履潮湿,血迹斑斑,直引得沿途之人,频频朝二人注视。入了闹市,更惹得路人侧目,狄抱寒先时尚感到有点忸怩,走过一程之后,渐渐的也就无所谓了。
  长孙萼忽然娇声道:“寒哥,你就这么背我一辈子,好么?”
  狄抱寒笑叱道:“耳朵好痒!”
  原来长孙萼在他耳畔讲话,那蒙面黑纱蠕蠕而动,擦在他的耳朵之上,痒不可耐。
  长孙萼咯咯直笑,娇嗔道:“到底好不好嘛?不好我便跳河。”
  狄抱寒笑声道:“好!好!总不能吃饭睡觉也背着。”
  一刻回了客店,长孙萼在司徒砚梅遗下的衣包中翻出一锭银子,命店伙上街购买衣衫,然后替狄抱寒洗脸梳头,喂他吃饭,直忙到晌午时光,才将他料理完毕。
  狄抱寒双臂无法举起,只得任由她摆布,长孙萼内功已毁,簿暑之下,直忙得香汗淋漓。
  灾难与折磨接踵而至,两人均是劫后之身,长孙萼秉性坚韧,狄抱寒胸怀坦荡,两人均不怨天尤人,反而各将自己的伤痛深藏心底,强颜欢笑,百般慰藉对方。
  长孙萼将狄抱寒拉至床边,迫他躺下,悄声道:“你好好地憩息一阵,夜间咱们出去作笔买卖,明日起早好赶路。”
  狄抱寒一楞,惑然问道:“作什么买卖?”
  长孙萼噗嗤一笑,道:“这也不知道,作买卖便是作案。”
  狄抱寒恍然大悟道:“我明白了,你是说咱们去偷银子。”
  长孙萼笑道:“不是偷,是拿,到外孙家去拿,到侄孙家去拿。”
  狄抱寒摇头道:“那多不好,还是另打主意吧。”
  长孙萼叹口气道:“要不你将我卖掉好了,反正没有银子也走不出店门。”
  狄抱寒连连摇头道:“卖你我舍不得,再说谁不怕死,敢要你这杀星。”
  长孙萼握着粉拳,在他额上槌了一下,接着正正经经的道:“这一辈子,我是再不杀人了。”
  狄抱寒失笑道:“说说容易,待你武功恢复后,只怕杀得更凶。”
  长孙萼螓首微摇,幽幽的道:“别说从头练起,非三年五载之功,纵算武功旦夕间恢复如旧,我也不再想杀生害命。”
  狄抱寒不胜诧异,朗朗双目,盯着她的双眼,问道:“其故何在?你不说出道理,我终难以相信。”
  长孙萼轻轻的叹息一声道:“记得当初在微山湖时,‘情天一魔’花无忌言道,我残忍乖张,你一意维护于我,将来定然受我连累,陷于万劫不复之地,如今灾厄果然降到了你的头上......”
  狄抱寒不待她讲完,截口道:“孟康窃据‘达摩内典’,我与他结仇,势在难免,他使人断我的臂筋,并非完全因你之故。”
  说到这里,突然双眉微蹙,独自沉思起来。
  长孙萼将他的下颚推了一推,娇笑道:“你想些什么?我也要想想!”
  狄抱寒一笑道:“我是在想,断我臂筋之事,只怕并非孟康的意思。”
  原来狄抱寒落水之后,即被十余人围住,他不识水性,从未与人在水下交过手,转眼工夫,宝剑已被人夺走,接着腰上一麻,竟被人在水中点了穴道,跟着双臂一痛,韧筋已被人挑断。
  长孙萼是被“金陵三姝”之首的孟鸾音由水中擒去,孟鸾音将她点了麻穴,扔在一条大船的后艄,随后狄抱寒也被人抛了上来,两人在船板上躺了个把时辰,接着孟鸾音再度出现,默默无言地替狄抱寒敷药扎伤,便将两人放下小舟,拍活了二人的穴道后,一声不响地跳回了大船,狄抱寒与长孙萼恨得目眦欲裂,但却一言未发,静静的忍受着。
  这时长孙萼听狄抱寒说,断他臂筋之事,并非孟康的意思,不禁又是怜惜,又是气恼的道:“直到如今,你还不了解孟康的为人,邓横那批人恨极了咱俩,他故意设下圈套,让你落在那批人手中,借刀杀人,岂不胜于自己下手?”
  狄抱寒微微点头道:“我就是奇怪,下手的那人武功颇高,当时只看出一条人影,不过既不像孟康,又不像邓横,彷佛是个从未谋面的人。”
  长孙萼问道:“是那‘千面灵官’万雷么?”
  狄抱寒摇头道:“万雷在陆上也无那好的武功,那人手法极准,而且快得如在水外一样。”
  长孙萼想了一想,问道:“是丁霸南丁公望么?”
  狄抱寒又是摇头,道:“也不似,咱们在那船艄时,我已将这些人全都想过。”
  长孙萼伸出双手,在狄抱寒臂伤处轻轻地抚摸了一下,道:“别想了吧,反正若有机会报仇,屠尽孟康一家,准是没错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刚才还讲,这一辈子再不杀人......”
  长孙萼垂首窃笑,忸怩道:“我又不动手,由你杀怕什么?”
  说着腰肢一扭,溜至地上,道:“你面朝床里睡,我要洗个澡。”
  狄抱寒笑笑道:“你还未吃饭哩,来,头伸过来。”
  长孙萼咯略直笑,反身走向房外,吩咐店伙打水。
  狄抱寒忽然将她唤住道:“你与店家讲,要他替咱们将马匹卖掉,以后咱们昼伏夜行,一则趁凉赶路,再则避人耳目,掩蔽行踪。”
  长孙萼一想,狄抱寒双手残废,自己连马鞍也无法攀上,那两匹五花骢留下也是无用,于是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房去。
  狄抱寒躺在床上,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今后的行止。
  反复思忖,了了恩仇,力不从心之下,毕竟只有一笔勾销,唯独师门未了之事,终是令人撒手不下。一忽,长孙萼在房中沐浴吃饭,接着店东送进了五锭赤金,两颗珍珠。
  长孙萼暗想,两匹五花骢虽是千金难求,这淮阴地方,倒也有人出手豪爽,问那店东,马是何人所买,那店东则吱吱唔唔,不肯讲出人来。
  挥退店家后,长孙萼闩上房门,偎到狄抱寒身边躺下,狄抱寒思潮起伏,念念不忘,仍是那部“达摩内典”。
  长孙萼蜷伏在他身旁,低声道:“寒哥,想什么嘛?”
  狄抱寒一笑道:“你的手呢?”
  长孙萼伸出白玉般的小手,搁在他胸上道:“你恨我么?”
  狄抱寒笑叱道:“胡说,人与人之间,须是经得住考验,咱们现在不是很好么?”
  长孙萼将面庞在他肩头揉了揉,道:“那么你想些什么,怎的不让我知道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你孩子气太重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让你知道多了,反而有益无害。”
  长孙萼窃窃私笑了一阵,道:“我已长成大人啦,你快将心事说给我听,我替你出个最好的主意。”
  狄抱寒听她说得认真,忍笑道:“你当真甘心雌伏,就此转回九宫山去?”
  长孙萼沉吟半晌,缓缓的道:“寰宇五绝,威镇江湖数十年,黑白两道高手虽多,却无人武功能出其右,如今形势忽变,那庞纣武功之强,或许‘情天一魔’花无忌差堪抵挡,我爹爹与孟康申元化等,显然是较之不如。”
  狄抱寒插口道:“隐在二圣宫的不知是谁,我说他的武功胜过庞纣,庞纣装聋作哑,也不出言驳斥。”
  长孙萼叹口气道:“偏是这两人与你都有宿怨,你又双臂俱废,再不退出江湖,丧命固是可虑,受了屈辱,岂不较死更为难受。”
  说着陡地泪珠泉涌,低声垂泣起来。
  狄抱寒讶然道:“好好地哭什么?生死荣辱,都算不了大事,咱们慢慢商议,达摩内典未曾追回,我还不甘心就此罢手咧!”
  长孙萼抽抽噎噎的道:“若非我赖着要上船去,你怎会落得这样,我将你害苦了......”
  说至此处,索兴放声大哭起来。
  狄抱寒笑道:“孟康既然存心谋我,我事前未曾料到,迟早仍是落入他的算中,你快别自怨自艾,否则我手虽残废,身子一动,仍可将你挤下床去。”
  长孙萼破涕一笑,忙将他的腰肢抱住,道:“如今武功一个强似一个,你插足其间,如何能是对手?”
  狄抱寒干笑一声道:“事情确是讨厌,我也想不出一点办法,不过你要是不怕死的话,我倒想跑到崂山去瞧瞧。”
  长孙萼急道:“我是从小就不怕死的。”
  狄抱寒解颐一笑,道:“就这么办,你的手别拿开,咱们睡一觉起来动身。”
  长孙萼将他抱紧了点,两人都阖上双目,过了一忽,俱都沉沉睡去。
  黄昏时分,狄抱寒与长孙萼先后醒来,两人吃罢晚饭,算还店钱,缓步离了客店。
  长孙萼准备了一些路菜,连着金银打着一包,挂在狄抱寒项下,又因狄抱寒双臂已废,自己也气力不足,因而备了一段白绸,以便狄抱寒背负自己时,将自己缚在他的身上。
  两人徐徐而行,出城之后,长孙萼爬至狄抱寒背上,自己将自己缚好,狄抱寒哈哈一笑,纵身跃至城外,直往北面奔去。
  自此以后,两人昼伏夜行,一路上隐迹潜踪,避人耳目,赶了八个整夜,始才到达崂山脚下。
  这崂山绵亘胶东,向阳之面临海,东西四百里,藤罗楱莽,古树参天,巉崖削壁,绝壑荒峪所在皆是。
  二圣宫筑在崂山西麓,下临平度州,宫在半山,离山脚不足两里,拾级而下,再行五里官道入城,此时宫中正在日夜赶工,大兴土木,由平度州城上望去,见南山之上,灯火繁盛,有如一片市集。
  如今六月十六,离中元鬼节恰好尚有一月时间,五更之际,狄抱寒负着长孙萼由北边上了崂山,在山阴找了一处绝壁削岭停下身来。
  长孙萼解开缚带,溜至地上,取下狄抱寒项下的包裹,和一个在路上添制的水壶,两人席地而坐,长孙萼先喂狄抱寒饮了几口水,旋即关切地问道:“寒哥肩上还痛么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我早说不痛了,你偏不相信,快将腰带解开,身上扎的绷带也快弄掉。”
  长孙萼移至狄抱寒身前,替他解开腰带,将双手放出,接着替他脱开衣衫,将那裹伤的白绫解下。
  那挑断韧筋的两处伤口俱已长拢,长孙萼用手轻按了一下,眼眶一热,似欲落下泪来。
  狄虚寒伸过头去,在她面纱上揉了一揉,道:“快给东西我吃,吃罢了我要练功。”
  长探萼噙住泪珠,替他着好衣衫,解开包裹,取出干粮喂他。
  狄抱寒双腿一缩,笑声道:“你将我的双手搁在膝上,我自己吃给你瞧。”
  长孙萼擦了一下眼睛,将他的双臂扶起,搁至膝上,放了一个馒头在他手中,狄抱寒将头一凑,开口大嚼起来。
  吃了几口,狄抱寒突然右手五指一动,笑声道:“萼妹,给只元宝我瞧瞧。”
  长孙萼由包裹中摸出一锭金子,放在他右掌之上,狄抱寒劲透指端,用力一握,摊开手掌一看,那锭金元宝业已不成形象。
  狄抱寒低下头去,将左手半个馒头塞入口内,接着双膝一并,两手凑拢,左手食中二指微张如剪,将那块金子一夹一夹,眨眼剪作了五六小块。
  长孙萼哽咽道:“膀臂无法举动,掌指虽然完好,还不是形同虚设。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那也不一定,或许那个倒霉鬼时运不济,自行撞到我的手上。”
  说着双足一弹,身躯激射而起,直往绝壁外飞去。
  长孙萼骇得亡魂皆冒,尖声哭喊道:“寒哥!……”
  狄抱寒人已射出削壁外一丈多远,突地纵声一笑,身躯后仰,接连两个盘旋,飞回了断岭之上,身形落地,仍是先时那般的坐着。
  长孙萼惊魂乍定,一头钻入狄抱寒怀中,嘤嘤垂泣起来。
  狄抱寒在她颈后呵了口气,含笑道:“你真傻得可以,怎会想起我要跳崖?”
  长孙萼呜咽道:“我以为你一时想不开......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我有什么想不开的?而且我也不能将你扔在此地。”接着叹口气道:“看来这双手臂不如卸掉的好,半空中摔来摔去,太不方便。”
  长孙萼忽然将头一昂,道:“不!现在先捆着,说不定将来还有法子治好。”
  狄抱寒点头笑道:“好的!好的!快吃东西,我要练功夫。”
  长孙萼忙又递与他一块烧鸡,一个馒头,狄抱寒风卷残云,吃了又要,直将肚子填饱,然后让长孙萼替他将双手缚在腰上,便在这悬崖上空,练起凌空换气,腾身形变化来。
  狄抱寒练了一阵,停下来沉思一番,想过之后,重又腾起空中再练。
  长孙萼披着狄抱寒的一件长衫,倚壁而坐,忽然招手道:“寒哥歇息一会,我和你讲话。”
  狄抱寒飞回她身畔坐下,道:“我还没累,你要讲什么?”
  长孙萼用衣袖在他额上揩了揩汗,道:“森罗九九剑最后凌空九招,身法每招不同,我仔细说给你听,你看有无用处。”
  狄抱寒忽然问道:“很多次生死关头,我都未见你施展这九招剑法,其中是否有什么缘故?”
  长孙萼幽幽一叹道:“这套剑法与我的性格不合,我与人动手,恨不得一剑将人杀掉,什么虚招都懒得使用,更懒得跳起空中,九虚一实,九实一虚的,先时未遇上高手,没有仰仗剑法,其后成了习惯,总将这九招忘了,而且身形颠倒后,眼睛也不方便。”
  狄抱寒望了她面上覆的黑纱一眼,知她不用凌空九剑,系因黑纱移动,阻碍视线之故,于是道:“侯亮的‘乱五行迷仙遁法’,我偷得了一点门路,不过窥师窃艺,难免别人笑话,你将森罗剑私传于我,只怕你爹爹也不高兴。”
  长孙萼娇笑道:“有什么笑话不笑话,高兴不高兴的,反正你也不靠这剑法步法成名,参考一下,有什么关系。”
  接着便将“森罗九九剑法”中凌空九招,仔细解说与狄抱寒听,尤其凌空换气,腾挪身形,说得更为详尽。
  狄抱寒的武功早已升堂入室,这种上乘剑法,也勿须演练,长孙萼讲出精要所在,狄抱寒即能窥知全貌。
  九招剑法,讲了两个时辰,狄抱寒听完之后,不胜惋惜的叹道:“你若能把握先机,把这九招剑法善为运用,小辈之中,无人逃得出你的剑下。”
  长孙萼娇笑道:“难道你也逃不出么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我指的是孟鸾音与......嘿!我岂是小辈!”
  长孙萼低声一笑,追问道:“与谁?快快讲清楚,否则我却不饶你。”
  狄抱寒微微一笑道:“我是说墨兰,唉!她对我也是很好,只不知她如今病势怎样。”
  长孙萼见他当着自己面前这般说法,不知怎地,心下反而没有什么嫉妒之念,想了一想,将头偎在他的怀中道:“这几天我也曾想过,我应该自行引退,让你与花墨兰或是司徒砚梅在一起,不过我又有点舍不得。”
  狄抱寒低头望着她道:“你怎么老是攀扯砚梅?万一被她知道,岂非大家尴尬?”
  长孙萼嗤的一笑,道:“好,算我说错啦,少爷别生气。”
  狄抱寒坦然道:“如果咱们未曾相识,与墨兰长相厮守,自然也是人生快事,不过既已相识,也就无人能够替代你,一如无人能够替代我一般。”
  长孙萼将眼一抬,望了狄抱寒一瞬,低声道:“话虽不锗,只是你如今须人照料,我又无能为力…
  狄抱寒朗声一笑道:“人生百岁,终难逃六尺桐棺,一堆黄土,见异思迁,又有什么趣味?而且咱们两心相悦,其乐融融,你便舍得离我而去,我也不愿另寻高就。”
  长孙萼哼哼道:“谁与你两心相悦啦!不害臊!”
  狄抱寒哈哈一笑,跃起空中,将那森罗九剑的身法演练起来,有那练错之处,长孙萼便在一旁指点。练到下午,狄抱寒开始练出一套腿法来,但见他身形凌空,双腿飞舞不定,待至后来,一次纵起空中后,连踢百十腿,快得只见一片灰影,不见足在何处。
  狄抱寒练一阵,想一阵,练至后来,思索的时间愈来愈长,有时一想一两个时辰,然后跳起空中,一试不对,又坠下地来沉思默想。
  长孙萼静静的待在一旁,一点不去打搅他,后来索兴溜至断岭侧面,远远地躲在一处石隙之中。
  狄抱寒浑然忘我,完全浸入了武功之中。
  又是两日两夜过去,狄抱寒不眠不食,在悬崖上空足足翻腾了三天。
  第四日晨间,狄抱寒突然摊倒地上,四仰八叉地停顿下来。
  长孙萼远远瞧见,忙由地面爬起,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。
  她才走到狄抱寒身外三四丈处,狄抱寒忽然转过面来,望着她摇首示意,长孙萼忙在原地坐了下去。
  已未午初,狄抱寒由地上站起,步法跟跄,摇摇摆摆地朝长孙萼走去,口中欢声道:“萼妹,快与为兄道喜,恭贺我练了一门绝艺!”
  长孙萼双手撑地,仰面望着他道:“你快吃点东西,歇憩一阵,有话晚间再说。”
  狄抱寒走近她的身前,仔细瞧了她一眼,回头一望,水壶干粮俱在数日前的老地方,不禁又气又怜,恨恨的道:“你这小胡涂,我真想一掌打死你!”
  原来长孙萼躲在远处,竟也三日三夜未进饮食。
  长孙萼攀着狄抱寒的腿爬了起来,笑声道:“我不饿,只是夜间好冷啊!”
  狄抱寒见她讲话时有气无力,想要出手去抱她,蓦地感到双臂不听使唤,于是让她挽住自己的手臂,缓步朝存放包裹的地方走去。
  两人坐到地上,择那尚未腐坏的东西吃了一饱,狄抱寒望了望长孙萼困倦的双眼,道:“你仆在我腿上,好好的睡一觉,我也要练练内功,夜间咱们找弘法要药去。”
  长孙萼星目一眨,娇笑道:“你练的功夫不会忘掉么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怎么会,刚才我已从头至尾想了两遍,这一辈子,再也无法忘掉。”
  长孙萼确是困极,闻言仆在狄抱寒腿上,蜷伏身躯睡了,狄抱寒也阖上双目,调息练气,暗行出纳之功。
  日影西斜时,长孙萼一觉醒来,揉着惺忪睡眼道:“寒哥,我刚刚作了个梦,梦见来了一位神仙。”
  狄抱寒早已回复了元气,闻言笑道:“可是神仙治好了我的膀臂?”
  长孙萼双目大净,惑然点了点头。
  狄抱寒哈哈一笑道:“我也梦见了一个神仙,你那神仙是女的还是男的?”
  长孙萼道:“是女的。”
  狄抱寒点头道:“我梦见是男的,八成是一对夫妻。”
  长孙萼看出狄抱寒在说笑,遂将一对小拳头在他胸前拼命地槌着,娇嗔道:“人家讲真话,你偏要胡诌!”
  狄抱寒大笑不已,道:“快住手,咱们先下山吃东西,回头上二圣宫瞧瞧,若有看不入眼的地方,索兴不待他竣工,一把火将它烧掉。”
  长孙萼挣起娇躯,雀跃道:“好!就这么干!”
  狄抱寒挺身而起,故意打趣道:“我知道你最爱杀人放火......”
  长孙萼粉拳一扬,旋又想起打他不痛,于是双手抓住他的臂膀,狠狠地一口咬去。
  狄抱寒因她没有武功,不好意思躲让,眼看她一口咬上,直痛得大叫一声,几疑她已咬下一块肉来。
  长孙萼松开樱口,恨恨的问道:“下次可还乱讲?”
  狄抱寒眼眶发热,摇头不迭道:“不敢!不敢!下次再不敢了!”
  长孙萼瞅着眼道:“我武功虽失,可还没有忘记该咬什么地方。”
  说着噗嗤一笑,俯身打好包袱,挂在狄抱寒项下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战淮河 英雄历劫
下一篇: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