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十八章 天龙腿 大闹崂山
 
2020-01-19 11:28:02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弘修知他又想踢瓦伤人,嘶声一喝,疾冲上前便是一掌。
  他去势虽不甚快,掌势劈出,却有一阵阴惨惨的凉风,朝狄抱寒身前涌去。
  狄抱寒知他掌风阴毒,不敢任其沾身,足下一挫,疾往一侧闪避,胸内却涌起一股悲愤,将双眼胀得血红。
  长孙萼武功虽失,却深明武学之道,这时也突然变得怏怏不乐,暗自伤怀起来。
  弘修一掌将狄抱寒逼向一旁,收势而立,傲然冷笑,神情好不得意。
  狄抱寒牙关一挫,转面望着一尘大师道:“你待怎样?”
  一尘大师沉声道:“老衲只要查明‘达摩内典’的下落,那位司徒姑娘说内典落在白发上人手中,如果查明属实,立即放你离去。”
  狄抱寒怒道:“大言不惭,你以为当真拦得住狄某?”
  一尘大师淡然道:“若在往日,老衲确实不敢自信,如今小施主双臂无法使唤,老衲若再阻拦不住,如何还有脸面在江湖上奔走?”
  狄抱寒厉声道:“狄某试你一试,你若拦阻不住,赶快滚回少林寺去!”一声甫落,腾空扑起,双腿狂风骤雨一般,径对一尘大师头面踢去。
  一尘大师高诵一声佛号,朝空一掌推出,口中敞声道:“小施主定欲动手,请先将背上的人放下。”
  一尘练的大力金刚掌法,掌力阳刚,雄浑异常,漫空劲气,将狄抱寒的身形硬行挡住。
  狄抱寒鄙夷不耐的道:“不要面子的东西。”
  说着双腿一扭,霍地腾身尺许,越过掌力中心,双腿猛朝一尘头顶踹下。
  一尘大师左手扶住锡杖,虽听狄抱寒出言辱骂,仍是自矜身份,不肯动用,仅只旋身一转,右手使大力鹰爪功,往狄抱寒足踝上抓去。
  狄抱寒对一尘大师厌恶之感,突然加深,觉得丙灵丙晟等阴险刻薄,事属当然,这一尘枉在佛门,行事鬼蜮,实在情理难容。
  这时足下踹空,不待他右手抓到,双腿一蜷,快逾闪电的在他锡杖头上一蹬,藉势跃了开去。
  长孙萼呸的一声,一口唾沫朝下吐去,只是狄抱寒去势快捷无伦,唾沬未能沾着一尘。
  自来腿法虽多,却无人专练过凌空腿法,拳掌兵刃,也无专破凌空腿的招式,一尘大师一爪抓空,忽感锡杖猛力一震,为恐捣碎了屋瓦,面上无光,只得劲贯左手,用力朝上一顶。
  狄抱寒借力跃开,落下时已在一丈开外,足尖点处,飞身荐坠地面,口中朗声道:“狄某去也,和尚还不快追?”
  一尘大师脸色发青,怒哼一声,一跃下地,追踪在后疾赶。
  丙灵丙晟仰天狂笑,眼神笼住屋下两人,却不立即追赶。
  狄抱寒一跃下地,连纵两步,越过一道院墙,纵身到了另一座院落,心头却自电转道:“不与这老秃驴恶斗一场,实难消心头之恨,只是放下萼妹,又令人心悬两端。”
  思忖之际,拧腰一纵,跃上了另一座大殿。
  月光之下,殿脊后陡地现出一人,蛾冠道袍,背插长剑,拦住自己的去路。
  忽听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的声音道:“弘恢勿须拦阻,放两人过去。”
  那道人闻得吩咐,身形一侧,闪退半步,飒飒风响,狄抱寒与一尘大师衔身冲了过去。
  一尘大师忽然宏声道:“狄抱寒,你再不站住,老衲拼受江湖人士耻笑,也要将你伤在掌下。”
  狄抱寒怒声道:“少吹大气,有什么本领,只管使将出来’。”
  长孙萼忽在耳旁道:“寒哥,走吧,改日再找他们算账。”
  狄抱寒咬牙道:“不,找找弘法看。”
  长孙萼幽幽一叹道:“算了吧,纵然找着,此时也拿他无法。”
  狄抱寒仍不死心,不往外逃,反而向二圣宫后面闯去。
  接连冲过三重大殿,每重大殿上都有一个老道把守,其中两个狄抱寒曾经见过,知是丙灵丙晟的弟子,但无弘法在内。
  一尘大师久追不上,恼羞成怒,一见狄抱寒又待跳落屋下,心头霍地启动了杀机,足下连展“千里户庭”身法,口内洪声道:“狄抱寒,看掌!”
  掌字才出,长孙萼陡地尖叫一声,狄抱寒也感到一股暗劲直袭后脑。
  狄抱寒怒气上涌,热血沸腾,脚下一挫,旋身闪出数尺,厉声道:“萼妹下来!”
  长孙萼默然不响,匆匆将缚住自己的绸带解开,滑下背来,狄抱寒回身道:“坐下来,当心摔下屋去。”
  长孙萼点了点头,缓缓地坐将下去,莲足抵住瓦缝,双手扶在两旁。
  狄抱寒看她坐好,转过身来,只见一尘冷冷地站在丈外,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也悄没声息地到了一旁,另外一个年约二十的年轻道士,垂手站在一边。
  忽听丙灵丙晟阴恻恻一笑,道: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小辈尽管放胆一战,胜了包你扬名天下,败了自然有人为你报仇。”
  一尘大师倏地双眉一剔,目射寒光地一扫两人道:“阿弥陀佛,两位道长一定要考量贫僧,何不干脆亲自赐教?”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冷冷一笑道:“二圣宫虽不是龙潭虎穴,擅自闯入者,也别想好着出去,不过贫道等轻易不愿出手,老和尚且先抖露两招,若能胜得了狄姓小儿,贫道等自然下场。”
  一尘大师沉声一哼,道:“请问两位道长,白发上人公孙施主可曾转回蟧山?”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诡谲一笑,道:“老和尚休得害怕,胜得了二圣兄弟,即可生离此处。”
  狄抱寒突地一言不发,大喝一声,纵步上前,扬腿朝一尘大师胸口踢去。
  一尘大师重重一哼,左腕一抡,将锡杖扔了出去,右掌微扬下砍,一招“躺挡切掌”,对着狄抱寒的足背砍下。
  狄抱寒来势猛恶,他这一切掌去势凌厉,双方一凑,刹那即要接上。
  突地,狄抱寒右腿一曲,左足猛一点地,身躯激冲而起,双足飞动,眨眼间朝一尘大师由胸至顶,连踢了一十二腿。
  那元通刚由屋下纵上,接住迎面飞到的锡杖,眼见一尘大师身前腿影如山,直惊得目瞪口呆,矫舌难下。
  一尘大师面色沉凝,如临生死关头,双掌翻飞,使出少林七十二种绝艺中的“擒龙手”,夹杂大摔碑手与大力金刚掌法,运封带架,将十二腿挡了过去。
  狄抱寒彷佛上天梯一般,足下飞踢,人也节节升高,最后一足下踹,被一尘大师一掌上托,将人弹入了半空。
  凌空腿法,非有绝世轻功无法施展,非有极强的内功,无从产生威力,但是谁若具有绝世轻功与极强的内力,也不会再练这种事倍功半,吃力异常的武功。
  狄抱寒势迫无奈,粗枝大叶的练了这套功夫,施展出来,直将丙灵丙晟与一尘大师俱皆镇住,惊为生平所未闻未睹。
  忽听丙灵独自一人怪笑一声道:“哈哈!小辈残而不废,这样看来,开光会上,还少不得你。”
  狄抱寒充耳不闻,含胸吸腹,身形一弓,倏地射至一尘大师的头顶,双腿交叉,足尖猛然下点。
  一尘大师惊怒交迸,脚下一滑,疾闪半步,双掌上擎,全力推将出去。
  狄抱寒如今最忌的是敌人掌风有毐,但只无毒,即可勉力周旋。
  此时一见一尘大师望空发掌,遂将交叉的双腿一弹,身躯电激一转,脱出了掌力中心,内劲外运,双足猛力下踢,隔空朝一尘双腕撞去。
  这般以双足将内力踢出,较之掌力,自然十不及一,但若任其撞上手腕,手腕顿时便将折断。
  一尘大师见相隔数尺,两股劲风由狄抱寒足尖飞起,直袭自己腕肘,激怒之下,两臂一屈,身形亦自跃起,双掌平推,遥向狄抱寒胸腹间击去。
  狄抱寒双足踢出,已感真气不继,须得坠地换气,一见一尘凌空发掌,立即藉势飘身,飞落于两丈开外。
  一尘见狄抱寒飘坠瓦上,立即沉身下坠,飙然卷将过去,相隔寻丈,先自一掌拍去。
  狄抱寒知道一被他缠在地面,便是有败无胜,再无还击可言,当下劲贯双足,功凝全身,冒着掌风,疾往空中射起。
  这是一场猛恶无比,惨烈异常的搏斗,交战二人,皆是武林中一流高手,只见腿影纵横,彷佛弥天罗网,拳影翻飞,宛如惊涛骇浪,攻拒往来,无不神奥莫测,奇幻夺人。
  狄抱寒身悬半空,久久不坠,翻腾转折,如鹰隼翔空,龙鱼戏水,每一腿踢出,皆是奇招怪着,武林前未曾有,直将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看得疏眉狂扇,细眼暴睁,神形为之摇动。
  两人俱打得吃力异常,狄抱寒全凭一口精纯至极的真气,凌空起伏腾挪,真气一浊,虽能在空中换气,少时之后仍须坠地一次,身形一坠即起,慢了分毫,便得为一尘困住。
  一尘大师仰面对敌,一身武功施展不出三分,满腹招术,似乎全无用处,仅能凭着数十年的临敌经验,与毕生参详武功的本能,信手发招,随机应变。
  久战之后狄抱寒忘了仁恕之道,一尘大师忘了慈悲之旨,两人谁也不愿认败服输,却都希望尽早拼出结果。
  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腿来掌去,大违武学之道,直将两人激得心浮气燥,怒火如焚,往复来去,俱是辛辣毒狠的险招。
  两人俱是迭连遇险,时蹈危机,狄抱寒气息粗重,已觉在空中存身不住,一尘大师头晕目眩,只感到摇摇欲倒。
  片刻之间,二人已力搏八九十合。
  突然,狄抱寒心头涌起一阵生平未有的逞强之念,只见他贾其余勇,大发神威,双腿连环迸发,朝一尘大师面门之上狂踢不已。
  这一轮狂攻恍若长江大河,滔滔不绝,没有竭止,将一尘大师逼得连连后闪,双掌电掣,迎着狄抱寒的双足猛拍不停。
  双方俱已真力耗尽,势成强弩之末,谁若再能支持半晌,谁便胜了这艰苦惨烈的一仗,叵奈谁也无法逞强了。
  蓦地!一尘大师大喝一声,猛一转身,将头让了开去,左手反臂一甩,一掌朝后击去。
  只听一尘大师和狄抱寒同时闷哼一声。
  一尘大师被狄抱寒一腿踢上右肩,身躯连冲五步,将屋瓦踏碎了一大片。
  狄抱寒被一尘大师一掌拍在左胯之上,身躯飞出丈余,一跤跌在瓦上。
  两人均是最后一招,余势虽猛,真力已竭,俱未伤着对方的筋骨。
  这一战前后百十来招,但两人都像已经力战一日一夜似的。
  一尘大师喘息未定,伸手要过锡杖,冷然望了跌坐瓦面的狄抱寒一眼,默然无语地转身下屋,疾纵而去。
  元通一见,急忙随后跃去,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相视一眼,并不加以留难。
  长孙萼双膝跪在瓦上,正往狄抱寒身畔爬去,狄抱寒忽然挺身跃起,喝声道:“萼妹别动,小心摔下去了!”说着赶忙闪了过去。
  长孙萼攀着狄抱寒的腿站起身来,一面替他揩拭额上的汗水,一面娇声道:“今日打服了少林寺的和尚,过些时咱们再打服二圣宫的道人。”
  狄抱寒微微一笑,转身一蹲,让她爬上背去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突地嘿嘿一笑道:“小丫头,你们想走么?
  狄抱寒修眉一轩,厉声道:“你们要拦便拦,啰嗦什么?小爷如果怕事,也不会来到此处。”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仰天一阵长笑,接着笑声戛然而止,场中霍地沉静下来。
  月光之下,屋面现出一位手握拂尘,身着玄色道袍,姿容美绝天人的中年道姑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为人邪恶,一看突然现身的是个道姑,立即准备开口讲话不料目光瞥处,发觉这道姑非但气度高华,而且脸上若隐若现,笼罩着一层薄辉,不仅道气盎然,且以玄功已达灵胎胚育,大丹将成之境,“阴阳双圣”不禁话到唇边,重又咽了回去。
  “弟子参见师母。”
  长孙萼刚刚将绸带缚在狄抱寒身上,未及解开,他已跪了下去,只得照样在他背上伏着。
  道姑双目轻阖,在长孙萼与狄抱寒面上凝视了一瞬,温言道:“罢了,站起身来。”
  狄抱寒恭谨地叩了一个头,然后方始站起。
  道姑忽地转过身去,朝大殿丹墀下缓缓道:“韦道友,朱彤的这个弟子你已见过,得罢手处且罢手,四十年的往事,还记著作甚?”
  只听丹墀下有人低吟道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;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”
  长孙萼听不懂这两句话,遂在狄抱寒耳畔悄声问道:“寒哥,他讲什么?”
  狄抱寒急忙摇首示意,命她不要出声。
  只见道姑略一凝思,接着朝狄抱寒道:“走吧!”
  狄抱寒才听到叫走,眼前一花,发觉师母已停身在殿侧的围墙之上,急忙纵身下屋,随后跟去。
  “阴阳双圣”丙灵丙晟相视一眼,两人扳着面孔,一无表情。
  道姑在前,狄抱寒在后,幌眼出了二圣宫外,道姑虽是走得从容,狄抱寒足下如飞堪堪不曾落后。
  长孙萼忽然重又问道:“寒哥,那人讲的什么?”
  狄抱寒拿她无法,只得边跑边讲道:“那是诗经上的两句,说是石可转,我的心不可转,席可卷,我的心不可卷。”
  长孙萼一笑,道:“我的心正是这样。”
  狄抱寒也一笑,道:“这是朱夫子解释的,另外有个许谦又说是:石不可转,是其贞洁自守之意坚,席不可卷,是其公平及下之心大,这就比较难懂,刚才那人说话的意思也在这里。”
  长孙萼追问道:“怎么说呢?”
  狄抱寒道:“他自认无错,所以心意不改。”
  长孙萼点头道:“我也是这样。”接着问道:“那人是谁?怎么文诌诌的?”
  狄抱寒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别多问。”
  片刻之后,前面道姑停下身来,狄抱寒一看,原来纵跃之间,到了日间练功的那片断崖之上。
  长孙萼下地之后,狄抱寒重又上前见礼,道姑忽然递过两粒丹丸,微喟一声道:“来日大难,想你必然明白,你先服下这两粒丹药,然后盘膝运功,尽量的将真气逼往足经之上,行功三匝后,再将腿法练给我瞧瞧。”
  狄抱寒双手接过丹丸,一眼看出其中一粒,正是内含毒龙丹的那种,当下不及细看,捏碎蜡壳,一口将两粒丹药呑下腹中,然后盘腿坐下运功。
  长孙萼提着包裹,悄悄地退至石壁前坐下,道姑则依然负手立在狄抱寒身旁。
  功行三匝后,狄抱寒一跃而起,纵起空中,将那自行钻研出的九十几招腿法使将出来。
  狄抱寒只感到体内真气倍加悠长,身躯也似轻了不少,一腿一腿,愈使愈慢,彷佛可以停身在空中一般。
  落地一次后,狄抱寒已将腿招使尽,躬身朝师母道:“弟子原来练有九十四招,与那少林僧人一战后,已只能练出七十三招了,是否已将原来的精华简并进去,弟子一时还体会不出。”
  道姑微微颔首凝思了一刻后,说道:“你从第三十招起,再使一遍。”
  狄抱寒急忙跃起空中,将最后四十余招使了一遍。
  道姑想了一想,道:“你这腿法有进无退,非但使来危险,而且一旦遇上两面夹攻时,势必无法前后兼顾,被迫由空中坠下,我的拳技较你不如,无法指点于你,你先惮精竭虑,想出两三招回身腿法,以备逃命之用,若能见着神拳大师,向他请教,必然有所进益。”
  接着朝长孙萼点手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长孙萼闻得召唤,连忙起身走了过来。
  道姑再朝狄抱寒道:“孟康在平度以西百余里处,接连收买了四家酒店,看来必是要使阴谋诡计,暗算庞纣与公孙赞两人,你立刻赶去,相机查探公孙赞所持的那部内典是真是假,如何进行,敌友之间,都在你自行去衡量。”
  接着向长孙萼道:“你跟我回山,我必在短时间内,还你一身功力。”
  长孙萼一听,霎时双眸晶莹,泫然欲泣,转面朝狄抱寒望去。
  道姑轻叹一声,霭然道:“他如今处境艰危,步步有杀身之险,你跟着他,彼此都无好处。”
  长孙萼点了点头,两串泪珠,顿时撒将出来。
  狄抱寒忽向师母躬身道:“这些时来,弟子常感人生在世,诚如白驹过隙,生死之事,殊不足以挂怀,弟子既是朝不保夕,也望与她守在一起。”
  道姑见两人一个甘舍武功,一个漠视生死,一个痴情,一个挚爱,不禁勾起了自己的往事,一时之间,感慨丛生起来。
  半晌之后,道姑向二人道:“你二人动身吧,路上不要耽搁,谨记只可智取,不可力敌。”
  狄抱寒唯唯受教,重又拜将下去,长孙萼也跟着跪下,叩了一个头。
  道姑忽向长孙萼道:“我知你针毒未去,若以玄功逼出,费时甚久,只恐延误了行程。”
  长孙萼急忙道:“些许小事,弟子不敢多渎。”
  道姑暗叹一声,看了二人一眼,身形一闪,径自上岭走了。
  狄抱寒一望星辰,知道四更已过,于是朝长孙萼道:“咱们索兴吃点东西,然后一心赶路。”
  长孙萼此时转悲为喜,闻言忙将包裹解开,取出夜间买的东西,两人并肩坐在地上吃着。
  匆匆吃罢,长孙萼收拾包裹,伏至狄抱寒背上,狄抱寒刚刚服下两粒药丸,此时微感体内燥热发胀,一待长孙萼缚好绸带,立即纵跃如飞,朝山下奔去。
  入了平地,狄抱寒竭尽脚程,迸力朝前疾驰,愈跑愈快,待至后来,直跑得风驰电掣,宛如一缕轻烟贴地飞卷。
  长孙萼先时说笑了几句话,后来疾风扑面,无法开口,只得将头埋在狄抱寒颈后,过了一会,竟自迷迷糊糊地睡去。
  已时未到,狄抱寒踏入了一片小镇,一边行走,一边两面查看。
  长孙萼揉着惺忪睡眼,朦朦胧胧地两边张望,道:“寒哥,到了么?”
  狄抱寒应声道:“差不多了。”
  长孙萼睡意阑姗,重又将头伏在狄抱寒肩上,闭着眼道:“好快呀,我才睡一忽。”
  狄抱寒一个时辰不到,疾驰了一百余里,便是异种龙驹,也难以如此。
  走完小镇,发觉临街只有一间酒店,进去望了几眼,也未觉出异样。
  狄抱寒见时光尚早,于是绕着小镇疾走一圈,不料正走在小镇外侧时,耳中陡地听到一声极为高亢嘹亮的马嘶。
  长孙萼忽然抬起头道:“寒哥,这马好极啦,比咱们那五花骢好得多了。”
  狄抱寒也觉出马声耳熟,好似自己曾经骑过的那匹“乌云盖雪”,循声望去,发现马声发自一间茅屋,那茅屋门外,坐着一个青衣男子,狄抱寒遥遥望了一眼,立即转身离去。
  长孙萼问道:“寒哥,看嘛不看清楚?”
  狄抱寒道:“勿须细看,那人我在孟家见过,孟康老儿必在近处。”
  俩人出了小镇继续前奔,行出七八里后,发觉道旁有十来户人家,其中有一间带卖茶酒。
  狄抱寒再不迟疑,撒腿朝前跑去,一直奔出十里之外,方始踏入另一片镇集。
  长孙萼忽在狄抱寒耳畔娇笑道:“再没错了,这镇上恰好有两家卖酒的。”
  狄抱寒点了点头,大步穿过镇集,出镇之后,觑看身后无人,立即转身朝荒野中奔去。
  奔出一两百丈后,狄抱寒找了一株大树,停身道:“萼妹下来,咱们就在此处等候。”
  长孙萼解开绸带,笑嘻嘻的溜下地来,小嘴一张,打了一口呵欠。
  狄抱寒微微一笑,倚着树身坐下,长孙萼忙也坐了下去,解开他项下的包裹。
  两人就这样坐着守候,长孙萼取出水壶,将酒你一口我一口的饮着,相依相偎,娓娓谈心,让时光在身后悄悄的溜过。
  狄抱寒疾奔一个时辰后,已将那两粒丹丸尽行吸收,无形之中,陡增了二一十年的功力,这时一眼向官道上望去,只觉得往来车马,纤微毕现,彷佛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,俱在自己眼前一般。
  日挂中天之际,远远处忽现三匹健马,并辔小驰而来。
  三骑马越驰越近,狄抱寒的脸色却愈变愈见苍白。
  狄抱寒忽感心头剧痛,彷佛自己双腿的经脉也被人挑断了。
  长孙萼也是惊怔不已,睁着一对星目,盯住官道上的三骑健马,疑是自己眼力不佳,看错了人。
  三骑马上列坐三人,一个是五岳朝天,双耳俱缺的庞纣,一个是长发披肩,面红如火的白发上人,另一个则是美如子都,容光焕发,神釆奕奕的司徒瑾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战淮河 英雄历劫
下一篇:第十九章 争魔笈 正邪混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