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

第十七章 战淮河 英雄历劫
 
2020-01-19 11:26:43   作者:易容   来源:易容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这燕青果是始终未向长孙萼注目瞧过,此时仍然身形微躬,目光望着地面道:“在下虽听孟老安人言过,长孙小姐的武功已废,但小姐名震江湖,有道是虎死不倒威,在下怎敢对小姐骤与简慢。”
  长孙萼淡然一笑道:“你倒是老于世故,招子雪亮。”
  接着转朝狄抱寒与司徒砚梅道:“现在时候还早,咱们先下船去,一览灯火帆樯之胜,救人之事,到时候见机而作吧。”
  狄抱寒暗自沉吟道:“孟康诡计多端,他这般作为,决不会安着好心,萼妹杀了‘飞天龙女’齐霞,齐敖夫妇也决不会就此干休,萼妹如今手无缚鸡之力,我岂可任其再行涉险。”
  想着心意一决,朝长孙萼道:“司徒兄落入庞纣手中,咱们纵是拼命,也得将他营救出来,但不必与孟康搅在一起......”
  长孙萼忽然低声一笑,不待狄抱寒讲完,立即截断他的话,道:“寒哥畏首畏尾,不觉得愧对梅姐姐么?”不待狄抱寒答话,即朝燕青将手一摆道:“你带路,咱们瞧瞧你准备了怎样的一条船只。”
  那燕青说声“遵命”,转身向河下走去,长孙萼立即莲步轻移,跟在他的身后。
  狄抱寒明知长孙萼是好奇喜事,故意出言相激,但觉自己如果执意不肯下船,也难免令司徒砚梅不满,于是不再多说,赶上一步将长孙萼搀住,跟着燕青朝一条梭形小舟之前走去。
  这小舟长不过丈二,宽不满三尺,舟中搁着一根单桨,却是上好的镔铁打成。
  燕青来至小舟之前,扯断缆绳,也不作势腾身,微垫足尖,便已跃至舟尾转身坐定,非但身法轻灵,而且干净利落,那扁舟丝毫也未见幌动。
  狄抱寒暗暗一蹙眉头,带着长孙萼飘身跃入舟内,让她坐在小舟中央,自己坐在燕青身前不远,司徙砚梅跃入舟内,坐在船头的踏板之上。
  燕青等众人坐定,不待吩咐,便将铁桨往水中一插,微微一拨,将小舟划了出去。
  狄抱寒见长孙萼忽然又变得遇事专断,不纳人言,心下虽然不满,却也不愿再作主张,仅只默然静坐,一面浏览水上夜景,一面暗自留意燕青的举动。
  这燕青彷佛在此处土生土长,终身皆在这河上荡舟似的,只见他目不旁瞬,专心一意的运桨,轻起慢落,不慌不忙,自始至终,铁桨不曾带起一粒水珠。
  司徒砚梅陡地微感不安,仆过身子,朝长孙萼附耳道:“萼妹,师哥水里的功夫怎样?”
  长孙萼笑声道:“只怕不行,依我猜测,大概淹不死便算好了。”
  司徒砚梅闻听此言,顿时秀眉一颦,转面朝狄抱寒看去,只见他正襟危坐,两眼神釆柔和,微含笑意的望着河岸,对长孙萼的话彷佛一个字也未曾听入耳中。
  忽听长孙萼问道:“梅姐姐水中的功夫行么?”
  司徒砚梅苦笑了一下,愁眉不展的道:“我也是仅能浮着,与人动手可是不成。”
  长孙萼“噗嗤”一笑,突地转面朝燕青问道:“你内外兼修,水中的能耐想必更为拿手了。”
  燕青手划铁桨,微微抬眼道:“长孙小姐过奖,在下水性倒是可以,却还谈不上功夫。”
  狄抱寒声色未动,心头却暗自寻思道:“这姓燕的身手不差,出语不俗,不卑不亢,看来是个很不错的角色,唉!若是花紫云那坏东西在此,她定然先在这人身上钉上几根毒针,那么一来,便不怕他作怪了。”
  想着心下一动,欲待使阴手点燕青的穴道,旋又废然一叹,暗自里念道:“大丈夫死则死耳,别人阴谋未着,我岂可罗织罪名?”
  只听司徒砚梅柔声道:“师哥,你干么叹气?”
  狄抱寒微微一怔,吱唔道:“唔......我觉得此处景色如画,你们都视若无睹,未免有点可惜。”
  司徒砚梅听了,转面朝河岸望去,果然一弯新月在天,万点灯火明灭,一水如带,帆樯林立,端的绚丽迷人,好一片景色。
  狄抱寒忽然伸手一指高挂在天空的上弦月道:“萼妹且说说看,‘月坠西城’,该是什么时分?”
  长孙萼朝远处朦胧的淮阴城瞥了一眼,娇笑道:“看这光景,总在三更以后。”
  司徒砚梅转过面来,小嘴一撇,道:“怕不还在五更以前。”
  三人不理会燕青,燕青也不搭理三人,只是将小舟划至清口外面,在河心来来回回的游荡。
  逐渐地,河畔灯光熄灭了,夜已深沉,那弯银钩似的新月移近了西城,苍穹上蔚蓝如洗,大好一片岑寂,小舟仍在河心缓缓地摇荡,众人的心弦却暗暗地紧张起来。
  夜风习习,将河面吹起层层的波纹,蓦地,水天之际,出现了一片帆影。
  长孙萼瞥了淮阴城头的月亮一眼,朝狄抱寒笑道:“寒哥仔细瞧瞧,河面上有无可疑的船只?”
  狄抱寒功凝双目,朝四外环视一圈,摇头道:“船舶多的是,只是瞧不出可疑之处。”
  说话间,那片帆影渐近,风帆之后,又现一面风帆,原来是一条双桅单橹的乌木大船,此时双帆饱涨,正自乘着西南风赶路。
  船上静悄悄的,单橹高搁,船头上看不见一条人影,两侧蓬窗之内,却透出明亮的灯光,想是船中主人尚未安寝。
  长孙萼盯着来船看了半晌,忽向狄抱寒笑道:“寒哥,看样子那话儿当真来啦,现在就瞧你和孟康斗法了。”
  狄抱寒一笑,道:“我与孟康斗什么法,你和师妹乖乖的在此待着,我上去瞧他一眼,若司徙兄无恙,我便立即退下,等候司徒老伯与瞿卫诸位老前辈到此,共商一个妥善的救人方法。”
  司徒砚梅先时只道狄抱寒在水中也与在陆上一般了得,因而当长孙萼闹着下船时,她尚在一旁暗暗的心喜,殆至知道狄抱寒水性不佳时,心下不禁又暗自懊悔起来,这时一听狄抱寒要孤身上船,急接口道:“师哥留着照顾萼妹,让我上船去看看。”
  狄抱寒低声一笑,道:“庞纣虽然厉害,却不敢伤我一毫一发。”
  说话之际,那船已来至三四丈内,坐在舟尾的燕青似有意似无意的将铁桨一拨,小舟立即快如流矢,直往来船迎去,狄抱寒勃然大怒,转面一瞪燕青,即待出手将他制住。
  那知狄抱寒尚未出手,突听长孙萼娇喝道:“梅姐快跳!”
  司徒砚梅早已跃然欲动,一听长孙萼出声喝喊,顿时长身而起,莲足一蹬,朝来船激射而去。
  这梭形快艇底尖而窄,被司徒砚梅一蹬,立即猛往左侧一倾,那燕青霍地就势一倒,疾往水中扑去,小舟被他一压,船舷刹那间插入了水内,长孙萼也惊叫一声,被抛得往河中翻倒。
  狄抱寒大吃一惊,一手抓起宝剑,一手飞快地攫住长孙萼的臂膀,人也腾身而起,足尖在翘起的右舷上一点,直往迎面而来的大船跃去。
  司徒砚梅人才纵起,耳闻长孙萼惊叫,半空中扭头一望,只见她与狄抱寒两人仰面后倒,似要被那小舟罩入水中,直骇得心头狂跳,差一点失神落入河中。
  还好她这里足尖堪堪点上船头,狄抱寒也抓着长孙萼飞上了大船,司徒砚梅羞得满面通红,口中讷讷地叫了一声“师哥”。
  狄抱寒朗声一笑,也不管船中是否庞纣等人,放下长孙萼后,对着舱门便扑,同时右腕一抖,扔掉了裹住毒剑的布卷。
  “砰!”的一声,舱门被狄抱寒猛力推开。
  舱内灯光耀眼,“白发上人”公孙赞盘腿坐在一张高背椅上,右角设着一张木榻,司徒瑾一丝未挂,直挺挺地躺在榻上,正面的大小穴道插满了黄澄澄的金针,金光闪耀,灿烂夺目,那庞纣则盘膝坐在榻里,满面俱是傲然自得的神情。
  狄抱寒才看一眼,霎时百脉贲张,怒吼一声,飞身一剑往庞纣头顶刺去。
  只听庞纣极为自傲自满地阴笑一声,身形原式不动,右臂一抬,准备夺取狄抱寒的喂毒宝剑。
  不料坐在一旁的白发上人倏地扬掌一推,口中哈哈大笑道:“小儿胆敢撒野!”
  狄抱寒身才扑起,蓦感一股重如山岳的潜力由侧面涌来,迫得宝剑一沉,欸然刺出一剑,人也借势一闪,落于木榻侧面的空地之上。
  木榻侧面有一道矮门通往后舱,狄抱寒足未沾地,道袍背剑的弘修忽由门中钻了过来,狄抱寒也不出声招呼,猛然一剑,便往他头顶劈下。
  弘修虽是丙灵丙晟的大弟子,武功也够上了一流,但与孟飞一样,仍是较狄抱寒远逊,他虽早知狄抱寒等人上船进舱,并且眼见刚才动手的情况,但未料到狄抱寒不退反进,偏会往这死角里闪,此时眼看乌光暴涨,电掣而下,直骇得惊汗一乍,神魂一颤,举臂往头顶抱去。
  狄抱寒哼得一声,喂毒剑正自加疾而下,霍地感到背后风响,耳听白发上人纵声一笑,司徒砚梅惊惶一喊,当下顾不得再行伤人,回剑旋身,斗然一剑往身后削去。
  袭向狄抱寒背后的正是“白发上人”公孙赞,他见狄抱寒与弘修撞在一处,立即由座中激飞而起,五指隔空抓向狄抱寒背上,狄抱寒回剑削来,他又原式朝坐椅倒飞而回,自始至终,盘着双腿,未见有丝毫幌动。
  且说司徒砚梅奔进舱内,一见狄抱寒被白发上人追向一隅,自己的哥哥则满身插着金针,彷佛人已僵硬,骇极之下,脱口叫了一声,这时见白发上人凌空飞回,狄抱寒业已无恙,立即伏身低窜,挺剑往榻前纵去。
  白发上人尚未落座,忽见司徒砚梅由脚下窜过,顿时纵声一笑,大袖一挥,击出一股震耳劲风,兜头朝司徒砚梅罩下,迫得司徒砚梅缩身不迭,重又退回舱门之前。
  狄抱寒见公孙赞内家罡力收发由心,在这狭窄的船舱之中,掌力击出,毫不损及舱内的器物,其功力之精纯,为自己生平所仅见,不觉暗暗发愁,想不出如许的纠葛,怎样才能有个了局。
  白发上人安坐椅上,忽然一指司徒砚梅道:“你这女娃,你哥哥光着屁股睡在这里,你还不退出舱去,眼巴巴站在此处作甚?”
  狄抱寒怒喝道:“老鬼住口,同胞骨肉,有什么忌讳?”
  白发上人捻须大笑道:“小儿敢骂上人,且待司徒瑾取下你的双耳后,上人定然亲自动手,将你的舌头割下。”
  接着又向站在舱门外的长孙萼一指道:“你与司徒瑾也不是同胞骨肉,怎的——噫!你进来一步,待我看看你的眼神。”
  狄抱寒见他东扯西拉,全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,气得冷哼一声,朝榻上的庞纣厉声道:“姓庞的,你也算是武林前辈,究竟你使用什么手段对付司徒瑾,赶快说将出来,否则休怪狄某等不及‘二圣宫’的开光大会,眼下便要与你决一死战。”
  庞纣磔磔一笑,哂然不屑的道:“祖师爷所用的手段若是传将出去,整个武林便得为之震动,我劝你还是赶紧找一处清静所在,趁着尚有一月时间,好好地苦练功夫......”
  说至此处,倏地语声一顿,浓眉一剔,朝狄抱寒阴森森一笑,道:“小儿你真有胆量沉船?”
  狄抱寒闻言一惊,倾耳一听,舱底依稀有斧凿之声,转念一想,恍然大悟道:“是孟康使的诡计,事情决非如此简单,你们速即设法逃命!”
  说罢直扑榻畔,伸手便将司徒瑾托起。
  庞纣与白发上人相视一眼,同时朝舱门外飞去,庞纣飞至门口,突地停身转面,朝狄抱寒冷然道:“这金针总共百零四根,拔出一根,司徒瑾立即丧命,祖师爷有话在先,小儿可不能乱来!”
  说完身形一幌,人已到了桅杵顶上。
  司徒瑾面色栩栩如生,人却双目紧闭,身躯僵硬,触手一片冰凉,他身前插满了粗如棉线的金针,针头露出体外寸许,根根一样,几乎没有毫厘差异。
  狄抱寒小心翼翼,一手托住颈项,一手托住腿弯,将司徒瑾搬至船头,放在舱板之上。
  此时船底已被人凿破,舱底水声隆隆,连船家亦已发觉,船身虽然尚在缓缓移动,下沉之势,却是相当的快速。
  船尾人声嘈杂,乱作一片,船家已在抢细软准备逃命,弘修抱着一块舱板,站在船棚上东张西望,仓皇失色,显然也是不识水性。
  狄抱寒环扫四周一眼,原来船已到了清口之外,正是运河分汊,西北至微山湖,东北至连云出海之处,这里河面宽阔,船在河心,离峰边远在两百丈以外,再好的登萍渡水,或一苇渡江的功夫,也难以一口气抢到岸上。
  长孙萼镇定得站在旁边一声不响,彷佛隔岸观火,事不关己一般,司徒砚梅恰恰相反,提着一柄长剑,心神不定,手足无措,焦急有似热锅蚂蚁。
  蓦地,司徒砚梅望了长孙萼一眼,又一瞥舱板上的司徒瑾,一拉狄抱寒的臂膀,急声道:“师哥,我喊救命好么?”
  狄抱寒闻言一怔,略一转念,含笑道:“别喊,孟康与齐敖想必都在四外,他们早有准备,不会容许别人过来搭救。”
  说话中,舱底水声愈响,船已停了移动,两舷离水面已只尺许,舱底几只老鼠倏地钻了出来,在甲板上四处乱窜,更使司徒砚梅心慌意乱,六神无主。
  忽听桅枰顶上的庞纣与白发上人齐声一阵怪笑,二人飘坠船棚之上,同时出手拉着帆索一扯,未待那风帆落下,三把两把,便将布帆扯脱,接着庞纣横掌一削,白发上人竖掌一推,将一根长达两丈,光秃秃的桅杆掀落在河中,跟着如法泡制,将另一根桅杆也掀了下去。
  只见两人相视大笑中,双双将手一拱,同时腾身而起,冉冉地往河中降下,各自落在一根飘浮于河面的桅杆之上,其得意之状,竟像小孩子正在玩着新鲜把戏似的。
  狄抱寒看得又好气又好笑,眼见水快淹上舱面,忙将宝剑在舱板上连连划动,切下了上十块六七尺长,尺把宽的舱板,一半横着一半直着的架叠起来,先将司徒瑾搬在上面,脱下自己的长衫往他身上一覆,然后命长孙萼与司徒砚梅在他两旁坐下。
  长孙萼与司徒砚梅刚刚坐好,那船霍地猛然往下一沉,“哗喇!”一声大响,河水业已漫上舱面,狄抱寒手提宝剑,飞快地双足一垫,跃上了留下的一块舱板之上。
  转眼之间,那条大船业已沉没,狄抱寒身形微弓,立在小小一块木板之上,随风摇摆,暗自捏着一把冷汗。
  陡地,庞纣与白发上人的怪笑之声一歇,接着响起“白发上人”公孙赞穿云裂石的声音道:“孟康老狗听了,你还有什么狗皮倒灶的手段,火速使将出来,否则......”
  言犹未了,忽听白发上人一声怒喝,长孙萼与司徒砚梅罗袖掩口,笑得香肩不住的耸动。
  狄抱寒轻轻一跃,在木板上转身立定,只见白发上人正由空中飘下,往那桅杆上落去,两眼却是精芒暴射,盯住水面瞬也不瞬,庞纣也是目光似电,在自己身侧水面上扫射不已。
  原来白发上人话才讲出一半,足上的桅杆倏地一滚,他无备之下,双足一滑,顿时便往水中跌去,幸而他一身武功炉火纯青,危急之下,随手在桅杆上一按,身躯立即腾空而上,跃起两丈多高。
  白发上人身未落实,那桅杆突然又向左侧连连滚动,这倒难他不着,但见他袍袖一摆,身躯横飘数尺,单足一点,已将滚动中的桅杆定住。
  同时间,只见庞纣阴森森一笑,身躯闪电般激射,眨眼到桅杆尾部,飞起一脚,贴着水面猛踢,但见河水一阵搅动,水下隐约传出一点声响,一条又粗又壮,肌肉结实的手臂,被庞纣一腿踢上了半空。
  此时天交四鼓,月光之下,河面静寂异常,长孙萼,司徒砚梅与司徒瑾三人存身在叠起的木板上面,狄抱寒足踏一块船板,傍着三人,任由木板在河上漂动,庞纣与白发上人一人踩着一根木柱,那弘修则蹲在一块方方的木板之上,双手偶尔在水中拨动一下,以防离开了庞纣与白发上人。
  众人心中,无不暗自惴惴,都知道如果落入水中,便只得束手待缚,再无挣扎的余地,偏是这运河中的水流动极慢,漂了一刻,仍是浮在河幅最阔的地方。
  忽听长孙萼娇笑一声道:“寒哥,两个老怪物不时掉头回顾,你朝后面望望,看看有没有异样?”
  狄抱寒在木板上呆了一刻,业已摸着了一点诀窍,闻言并着脚跟一旋,转身朝后望去。
  那白发上人哈哈一笑,手指长孙萼道:“你这蒙面丫头,是谁废了你的武功?怎么竟敢称呼我老人家为怪物。”
  语声甫落,长孙萼忽然扬声道:“寒哥快看这面。”
  狄抱寒连忙转过身来,只见就这一会工夫,河面上突然一字排开,出现了四条大船,大船之间,更有十余条小舟,月光之下,但见大小船只上人影幢幢,为数总在百名之外。
  “哈哈哈哈......”白发上人倏地震天一笑,声如裂帛,激得河面上回声四起,余音摇曳,似欲将河水掀起波浪。
  “孟康老狗,公孙赞在此相候,你还不赶紧探出头来!”
  语声甫落,大船上霍地梆子一响,霎时“飕!飕!飕!”直响,宛如草中群蛇乱窜一般,眨眼之间,船上的人影大半没入了水中。
  司徒砚梅忽然颤声道:“师哥,快跳到这上面来。”
  狄抱寒双眼盯住水面,沉声道:“这板上也是一样,师妹留意令兄,别让他落入河中,再过一刻,后面即有船只路过。”
  司徒砚梅一听,连忙转面朝后方望去,果然远远处似有一片帆影。
  忽听庞纣怪笑一声道:“来的正是美髯公司徒彦,小儿勉力支持一刻,待会瞧祖师爷杀孟康老狗解恨!”
  狄抱寒冷哼一声,道:“但愿司徒老前辈救了你的性命,你感恩图报......”
  话未讲完,两三丈外水中蓦地冒起一人,正是“千面灵官”万雷,万雷齐腰以上露在水外,纹风不动,直如足踏平地一般。
  “姓狄的,老子只道你永远不落水中,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好讲!”
  狄抱寒怒喝道:“鼠辈拢来便了,啰里啰嗦作甚?”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狰狞一笑,伸手一指道:“离却陆地,老子便是扬威七海的万三爷,小辈看看脚下,便知用不用得着你三爷亲自动手?”
  语声甫落,狄抱寒蓦地感到所踏木板之下有物撞动,急忙双足一滑,换了一个位置,只听一声轻响,一根明幌幌的三棱刺洞穿木板,冒起了三四寸长。
  狄抱寒又惊又怒,宝剑一沉,挑断了露出板上的三棱刺,不料尚未来得及看清周遭的形势,那木板霍地猛然往侧面一翻。
  同一时间,庞纣与白发上人怒吼连天,两人均已腾身跃上了半空,这两人的武功已至惊世骇俗的境地,随便一纵就是三四丈高,身形凌空挪移,变化由心,并不费力。
  狄抱寒情知水中既有人捣鬼,木板上再也存身不住,危急中双足一蹬,身形笔直朝上空射起。
  这木板不好着力,狄抱寒枉有一身傲视武林的“金雁一气功”,竭力一跃,也才不过纵起两丈多点,身在半空,突听长孙萼尖声一叫,瞥眼一看,水中探出一条纤细的手臂,一把将长孙萼扯下水去,司徒砚梅挥剑一撩,那手臂早已连同长孙萼一起没于了水中。
  此时河面上浪花翻搅,水声嘈杂,那两根桅杆左摇右摆,滚动不已,庞纣与公孙赞两人纵起落下,落下纵起,吼啸连声,夹杂着不时拍向水面的刚猛掌力,直闹得天翻地覆一般。
  狄抱寒一跃势尽,堪堪点着木板二度跃起,眼望水面,木板已被人拖入了水下,长孙萼生死不明,他也横下了心肠,急啸一声,掉头下扑,直往水中栽去。
  司徒砚梅坐在木板上面,被人在水下推着移动,与狄抱寒愈离愈远,此刻见他泻落水中,直急得芳心大乱,泪如雨下,若非身旁尚有个人事不知的哥哥,简直也想纵身朝河中扑去。
  庞纣与白发上人确然厉害,水里的人将两根木柱翻来覆去,就是无法将他两人扔入河中,凡有浮上水面,身法稍慢的人,无不被二人凌空挥掌,隔水震死在河里。
  狄抱寒自坠入水中后,再未曾浮起来,司徒砚梅仍在那小木筏上嘤嘤的垂泣。
  在数百丈外,另一条大船正自帆橹并用,兼程朝此处赶来,刹时那四条大船与十余条小舟亦已逼近了十余丈内。
  蓦地!金柝一响,四条大船上万弩齐飞,黑压压一片,直向庞纣与白发上人射来。
  庞纣与白发上人目光如电,虽是跳跃不已,对四外的动静却看得一清二楚,眼见漫天劲弩蜂涌而来,知道闪避不掉,更无法以掌力劈击,无奈之下,两人同时一声怒啸,双双掉头往水中扑去。
  两人一般心思,均是摒住呼吸,直往河底疾射,目光所及,数十条人影由四面八方游了拢来。
  一至河底,白发上人拉着庞纣一比手式,两人背对背一站,同使“铁树桩”功夫,力贯足尖,两人下半身俱皆插入了河底泥沙之内。
  这河底水深数十丈,非但压力奇重,而且月光难以射透,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纵是功力深厚如庞纣,也无法看出二寸以外去。
  数十条人影追着二人游下河底,这批人半是巢湖水寨的属下,半是浙海船帮的帮众,都是倚水为生,靠水扬名的人物,他们沉入河底,眼虽看不见东西,对那奇重的压力却能或多或少的忍耐得一时,这刻一个个身如游鱼,循着二人沉落之处围来。
  庞纣与白发上人皆有―甲子以上的内功,个把时辰不呼吸换气,在两人乃是轻而易举,此时半截身子插在泥中,一感到身前水动,立即同时伸手向四外捞去,庞纣左手拿住了一人的手腕,右手一搦,已夺下了一根分水蛾眉刺,顺手一捣,插入了那人的心窝,出手之间,分寸不爽,除了动作缓慢之外,直如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般。
  白发上人掌力不及庞纣凌厉,内功也不及庞纣深厚,但内外功夫,都比庞纣精纯,在他来说,这般凭着水的动荡交手,直与陆地上听声辨形,闭目换掌一般容易,庞纣将先前冲来的一人弄掉,他也揪着一人的后颈挡在身前,右手抓了一柄长长的三尖两刃刀,与身外的兵器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。
  四外众人中也不乏好手,“千面灵官”万雷,挨过狄抱寒一鞭一脚的金刀屠啸天,“混海彪”宋陆,“多臂秦琼”姚青蛟,这几人久在海中,其本身武功已是不错,一入水内,更是如虎添翼,庞纣与白发上人若非半截身子插在泥中,而且背靠背站着,身后无须防御,也经不起这多人的围攻。
  这水底一战,犹如苍蝇叮疮一般,万雷等人此进彼退,蹈隙发招,偶尔也有功夫差的,浮起水面换气,不过众人虽不敢再行燥进,庞纣与白发上人也不敢移动身形,唯恐出了泥土,四面受敌,招架不住,这两人睥睨当世,自信天下难有敌手,此时受困水底,也算是龙游浅水遭虾戏,虎落平川被犬欺了。
  蓦地!水底又来两人,这两人矫如游龙,灵动非凡,一人空手,一人持定一柄隐隐生光的短剑,两人沉至河底,即向围攻庞纣与白发上人的人动手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怒发如狂,他是这水底众人之首,深知今日若不能了结庞纣与白发上人,浙海船帮非但永无宁日,只怕还要落个土崩瓦解,死无余类,因而一见敌人来了援手,立即向身旁之人传出暗号,分出一半人来,朝后到的两人围了上去。
  原来赶到的两人一个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,一个是瞿宫浩的独传弟子李天琼,瞿宫浩空着两手,一把未曾将万雷的兵刃夺下,身躯一扭顿时溜了开去,十指箕张,直往一人的双腿抓下。
  李天琼手中的短剑削铁如泥,虽在水中,威力并不多减,就这一忽工夫,业已悄没声息的削断了三根兵刃。
  忽然,有人在水中击柝,沉闷的“当当”之声,一下接一下地传来。
  “千面灵官”万雷等闻得柝声,立即舍下瞿宫浩与庞纣等人,纷纷往水面游去。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拉住李天琼,不让他追赶,接着游至白发上人面前,举手朝前推出一掌,白发上人不知来者是谁,三尖两刃刀斜着一推,瞿宫浩右臂一圈一锥,左掌同时递了过来。
  白发上人觉出掌到,左手扔下用作盾牌的尸体,亦将左掌推了出去。
  双掌一交,两人心下同是一震,白发上人只道是“美髯公”司徒彦,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则试出对方不是狄抱寒,却不知是庞纣或公孙赞那一个。
  两人接掌一震,连庞纣也感觉出来,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却不再试,抓着白发上人扔掉的尸体摸了一摸,接着将李天琼一推,两人分头向别方游去。
  庞纣与白发上人手臂互撞,同时扔掉兵刀,翻掌下按,将插在泥沙中的双腿拔了出来,然后朝水面升起。
  闹了一个更初,此时月已隐没,东方现出了一片曙色,庞纣浮出水面,一看那四条大船,早已风帆高挂,在向东北方行驶,十余条小舟则在向东岸疏散,自己身侧不远停着一条双桅大船,船头上有僧有俗,共有十二三人,司徒砚梅也在其中。
  庞纣满腹鸟气无处可出,陡地飞身拔起,纵落在美髯公的大船之上,朝那飘然远扬的四条船纵声大喊道:“孟康老匹夫,庞纣与公孙赞尚还活着,你的一家老小想不想要命了!”
  白发上人跟着上了船头,接着高喊道:“孟康直娘贼,你便上天入地,公孙赞也要将你剁成肉酱,扔到河中去喂王八。”
  语声甫落,前面船上突地响起“天巧星”孟康的声音,只听他纵声长笑一阵,接着道:“你两个贼鸟厮,大难不死,还要鬼叫什么,老夫正自赶往山东,少不掉前途等着你这两个笨鸟!”
  三个武林中闻名丧胆的人物,竟如泼妇骂街似的,只是那骂声震金碎玉,裂石穿云,将这运河两岸的居民,俱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。
  这后到的船上正是“美髯公”司徒彦,瞿宫浩,卫天衙及灵华派的铁云大师等,这条船业已赘了庞纣与白发上人的船只一天,双方心里俱都有数,只是“美髯公”司徒彦行事稳重,心下虽然忧急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  孟康语声甫歇,“美髯公”司徒彦见瞿宫浩浮出水面,立即开口道:“瞿大哥,怎么样?”声音之中,充满了焦急惶恐。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面色沉重,缓缓地将头一摇,道:“两个都未见着。”
  说话之际,李天琼也浮出水面,脸上神色徂丧不已。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忽然转过身来,朝着不请自到的庞纣及公孙赞将手一拱,道:“司徒彦请教一句,不知两位可曾得知狄抱寒的下落?”
  庞纣冷漠的瞧了司徒彦一眼,淡淡说道:“二圣宫的一个小道跟着庞纣到此,如今踪影不见,你们找庞纣要人,却教庞纣找那一个?”
  司徒砚梅站在一旁,气愤愤的接口道:“那个坏道人偷偷地上岸去,难道我们也须赔人么?”
  只听白发上人哈哈一笑道:“要想知道狄抱寒是否遇害,只有追上孟康老贼才行。”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沉吟不下,揣度二人言中之意,都想自己立即追赶孟康,只是自己又恐万一狄抱寒尚未绝命,受伤困在水中,自己等人贸然一走,岂不错过挽救他的机会。
  忽然数十丈外浮上一具尸体,李天琼急忙游将过去,看过不是狄抱寒之后,掉头游了回来。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心意难决,用眼朝卫天衙望去,卫天衙须发颤动,满脸沉痛之色,顿了半晌,忽向水中的瞿宫浩与李天琼道:“瞿大哥与李贤侄请回船上,我们追向孟康,找他索人去罢。”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搜遍了河底,未曾发现狄抱寒的踪迹,心中也认为只有明里找孟康索人,比较能以获得较确实的真象,于是拉着李天琼拔出水面,飞身回了船上。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一待瞿李二人回船,立即吩咐船家扬帆进驶,向孟康那四条大船追去,接着向庞纣及白发上人拱手相揖,将二人让进舱去。
  落坐之后,船舱内的情势突地变得剑拔弩张,分外紧迫起来。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浑身是水,却不退至后舱更衣,仅只匆匆披上一件长衫,傍着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坐下,卫天衙,铁云大师,及灵华派的南宗掌门集云大师等三人则横生一侧,李天琼侍立在瞿宫浩身后,其余灵华派的两辈门下,及萧威的几名友好,则依然留在舱外。
  在座七人,两个是久未出现江湖的魔头,两个是方今武林的侠义领袖,余下三人则是一派的宗主,这几人武功各有高低,但是各有专长,各有造诣,那一个也小觑不得,若是一言不合,混战起来,那情况真是非同小可。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身是事主,微一沉吟之后,朝着庞纣将手一拱道:“犬子有幸,得蒙尊驾垂青,照理说司徒彦该知好歹,只是司徒彦与狄抱寒忘年之交,而且小女拜在朱夫人门下,故尔犬子决不能与狄抱寒为敌,如今狄抱寒生死未明,不知尊驾对犬子之事作何处理?”
  庞纣阴森森的目光横扫一眼,漠然道:“庞纣生平说一不二,收徒之事,再无更改之意。”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怒火倏炽,双目之中,寒光熠熠,利刃般地在庞纣脸上一转。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忽然冷哼一声,朝庞纣语带讥哂的说道:“阁下自说自话,就不觉得狂妄可笑么?”
  庞纣浓眉一轩,怒喝道:“老儿何人,胆敢冲撞庞纣!”
  喝声中,右掌一竖,遥遥向瞿宫浩胸前一按。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鼻中一哼,抬手一掌推了过来。
  “美髯公”司徒彦见二人一语说僵,动起手来,只恐瞿宫浩一旦不敌,断送了一世的英名,当即双手抱拳,朝庞纣微微一拱,沉声道:“人各有志,相强不得,尊驾岂可欺人太甚!”
  庞纣一掌按出,刚刚要与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的掌力接实,忽见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借着拱手,袍袖逼出一股潜力,同时向自己撞来,遂将掌力一撤,冷冷一笑道:“人说你们一公一叟,欺世盗名,原来还是倚多为胜的鼠辈!”
  “天西一叟”瞿宫浩见庞纣将掌力撤回,遂与“美髯公”司徒彦同时缩手,将击出的掌劲袖风收了回来,哑然一笑道:“原来阁下也还识得瞿某,既然如此,冲撞冲撞也就算不得什么了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血海行舟

上一篇:第十六章 中毒针 娇娃饮恨
下一篇:第十八章 天龙腿 大闹崂山